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都春子-皇集团神秘总裁不简单!+番外)-第1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正文 333 兄弟之间的恨'VIP' 
    皇集团调查出来的消息,从未有过失误。
    吻擎轩自然知道这一点,否则皇傲天不会这么轻易的把得到的消息告知给他。以皇傲天向来做事的方式方法,必定是百分百的肯定。
    吻凌月突然复活,甚至变成LY集团总裁,诺维亚最大的竞争对手这件事,本来就让人不敢相信。而如今,还有更令人吃惊的消息,那就是吻斯澈的亲生母亲,莉亚夫人还没有死。肋
    吻擎轩坐在书房里,旭日东升,却还没有一丝睡意。
    紧锁着的眉头,昭示着此刻他正被一些事困扰着。
    皇傲天之前说的那些话是什么意思?
    他的父亲
    吻擎轩轻叹一声,伸出手掐了掐眉心。
    拿起一旁的电话,熟练的拨出一组数字,片刻后待电话接通,低声道:“亚德里恩,帮我去LY集团盯着,一有吻斯澈的消息,就立刻通知我。”
    “是,先生。”虽然不知道吻擎轩所意为何,亚德里恩还是答应下来。
    放下了电话,吻擎轩脸上的神情并没有缓和多少。他又坐在书房一会儿,然后缓缓起身,来到茉儿的卧室。
    此刻,朝阳缓缓升起,映红了半边的天色。窗帘被微风吹起,偶尔露出那旭日火红灿烂的一角。
    镬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一缕缕晨曦从窗帘的缝隙中折射进来,细细碎碎的金光肆无忌惮的倾洒在卧室里,光可鉴人的大理石地板,此刻也好似一个发光体,洋洋洒洒的散播着清晨的阳光。
    通常这个时间,皇家老宅的佣人们已经开始起床收拾房间,也为少爷小姐们准备早餐。
    但自从怀孕以来,茉儿越来越嗜睡,这个时间,她的好梦正酣。
    肤若凝脂,红晕诱人,唇红似血。茉儿侧身熟睡着,白色的丝质被单滑落在她的腰际,露出小巧的肩头那白如凝脂的肌肤。而她一头长发凌乱的披散在身上,黑墨一般的颜色和肌肤那种近乎透明的白皙形成了一种强烈的视觉效果。
    眼前的小女人此刻睡得正熟,阳光像是一层金粉洒在她的羽睫上。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过五厘米,近距离观察下,他甚至能看清他太阳穴青色的血管。忍不住伸出大掌,用有些粗糙的指尖触碰她的脸颊,只听闻她不知咕哝了一句什么,更向他的怀里贴去。
    吻擎轩的唇角上扬出一个弧度,只有看到茉儿的时候,无论多么糟糕的心情都会刹那好转起来。
    她是他的劫数,但同样的,茉儿也是他的终点。
    他明白,这一辈子,再也不会向爱她一般的爱上别的女人。
    低下头,带着珍惜温柔的轻吻落在女人的额头。
    只见她的唇角微勾,似是梦到了什么美梦一般
    LY集团副总裁办公室——
    “副总裁,大堂那里说有一位名叫Eric的先生想要见您。”秘书小姐说道。
    吻斯澈正站在巨幅落地窗前,听到秘书小姐的话,收回了不知望向何方的视线,微微拧眉。
    Eric?
    “好了,我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
    “等等。”吻擎轩忽然出声,秘书小姐疑惑的转过身,他思忖了片刻,说:“总裁要是找我,就说我出去喝咖啡了,一会儿就会回来。”
    秘书小姐怔了一下,立刻会意过来,点点头:“我明白的。”
    吻斯澈好歹收拾了一下办公桌上的东西,但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这间公司对于他来说,有用的东西太少太少了。
    他乘坐电梯走出办公大楼,按照前台接待小姐指给他的方向走去。
    LY办公大楼的马路对面,停靠着一辆价值不菲的高级房车。
    见到吻斯澈接近,房车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张美得惊艳的男性面孔。
    “上车吧。”吻擎轩只是淡淡的瞥了一眼吻斯澈,目视前方说道。
    吻斯澈皱了下眉,虽然不想上车,但是却又想知道吻擎轩的目的是什么。
    沉吟了一下,他还是打开车门坐了进去。
    待吻斯澈坐好,车子缓缓启动,开上了路。
    “你找我有事?”过于冷淡的语气,几乎就像是陌生人。
    吻擎轩只是偏头看了一眼吻斯澈,便将手中的文件交给他,然后一言不发。
    吻斯澈眼底有着疑惑,纳闷的解开牛皮纸袋,在草草浏览了文件后,带着蓝色美瞳的眼底,闪烁着怒火——
    “你派人调查我?!”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免费TXT小说下载
    吻擎轩似乎没有感受到吻斯澈的火气,仍旧是优雅淡定,他只是轻声说:“你早就知道,你母亲并没有死?”
    吻斯澈愣了片刻,随及将目光移到窗外,冷冷的道:“你得到的消息是假的。我母亲在很多年前就已经死了。”
    “哦?”吻擎轩终于转过头来看他,目光灼灼:“吻凌月当年那么对你,我知道你恨不得杀死他。如果不是有把柄在他手里,你会乖乖的在他手下做事?”
正文 334 禁忌的引 诱'VIP' 
    吻斯澈当年还很小的时候,就一直受到吻凌月的控制。
    吻斯澈的母亲是个佣人,并没有高贵的身份,就算为皇室生下一个王子,依旧被所有人所歧视。而吻斯澈更是这其中最大的受害者。
    那个时候的吻斯澈还很小,什么都不懂,只是知道所有人对他都不好,都喜欢嘲笑他。而他也没有有力的靠山,所以每每被那些王孙贵胄的孩子欺负。肋
    吻斯澈从很小的时候就长得极为精致,甚至有些像小女生。尤其是一双灰色的眸子,随着年龄的增长,渐渐的变得愤世嫉俗,那其中闪烁着的冰冷却更加的吸引人。
    当初吻凌月,应该就是看上了吻斯澈这一点,所以才愈发的想要征服他。
    吻擎轩曾经一直想要帮这个可怜的弟弟,但是那时候忙着被父亲训练成一位合格的继承人,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直到有一天,他在吻斯澈宫殿的花园看到了那一幕
    从那天开始,吻斯澈对吻擎轩的态度似乎变得越来越恶劣。他们兄弟两人的关系,也紧张到一定程度。
    而吻擎轩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才渐渐和这个弟弟疏远。
    但是,并不是因为记仇,而是怕吻斯澈会尴尬,毕竟他看到的那一幕,就连当时年长的他都有些受不了。镬
    吻擎轩从回忆中抽回,转眸,身旁的吻斯澈一直是一言不发,冷冷的看着车窗外。
    低低的一声轻叹,逸出吻擎轩粉色的薄唇:“斯澈,对不起,这些年来我对你的关心并不够。我是你的三哥,却从没有帮助你逃脱那个男人真的,很抱歉。”
    是真的对不起,他早该帮助吻斯澈离开,而不是一直怕被拒绝而袖手旁观。
    这个弟弟,没有母亲的依靠,没有娘家家族的保护,只身一人生存在水深火热的皇室里挣扎,他早该意识到这有多么难。
    冷漠和倔强,不过是保护自己的方式。
    如果他不自己保护自己,还有谁能陪在他身边?
    吻擎轩觉得心口有些疼,刹那间涌上来许多的歉意。
    而吻斯澈只是冷冷的一哼:“对我说这些,有什么目的?你觉得我会因为你的几句话就该和你抱头痛哭?吻擎轩,你是我见过最虚伪的人。”
    吻擎轩抿唇,并没有因吻斯澈失礼的话而生气。他明白,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想要化解他们兄弟俩之间的隔阂,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的。
    “我没有任何目的,也不会要求你为我做什么。”吻擎轩看向吻斯澈冰冷的灰眸,四目相对:“只是我是你的哥哥,我想要帮助你。”
    吻斯澈眯起眸子,心里还存着疑惑,小心翼翼的应对着。
    “莉亚夫人这件事,是小茉的大哥查出来的。我已经拜托他继续帮我查找莉亚夫人的下落。一旦有消息,我会立刻通知你。”
    吻斯澈看着吻擎轩半晌,倏地笑了出来:“你希望我为你做什么?做间谍,还是帮你打败吻凌月?”
    他们这些人的手段不过如此,给他一个好处,然后让他为他们卖命一辈子,吻凌月口中说爱他,不也是如此?拿他母亲的下落威胁他,让他失去自由。
    吻擎轩只是微微摇头:“我什么都不要,唯一的要求,就是——”
    他看到吻斯澈眼底闪过一抹‘果然如此’的轻蔑,吻擎轩心底轻叹,才缓缓说道:“我对你唯一的要求,就是希望你可以脱离吻凌月的掌控,有了自由,就去做你想做的事,而不必活在任何人的阴影下。”


    闻言,吻斯澈脸上的表情微僵。
    “好了,下车吧。”
    吻擎轩低沉的声音响起,吻斯澈望向车外,车子已经停在了LY集团大楼的不远处。
    他低下头,微微蹙眉,并没有下车。
    吻擎轩也不出生催促,直到过了很久,吻斯澈才呐呐的开口:“你会帮我查清楚我母亲的下落?”
    吻擎轩点点头:“我会尽力。”
    吻斯澈抬眸,眸光复杂的看着吻擎轩,须臾,点了点头:“我等你的消息。”
    说罢,男人打开车门,走了出去
    十二岁的吻斯澈就像是一个娇滴滴的小女生,他有着白皙的肌肤和娇颜的红唇,还是个孩子,却已经有了让所有人为之着迷的特色。
    有人总是拿他和三王子吻擎轩相比较,但是他不喜欢。因为这只会让他觉得自卑。三王子受到万人的敬仰和追捧,捧在手心里生怕都会摔了。而他呢?一个毫无身份地位的女佣之子,就连宫殿里的佣人都可以随意欺侮的人
    没有人喜欢和他说话,没有人愿意和他做朋友。十二岁的他,就已经看透了世态炎凉,人间百态。
    没有说话的人,他就对着镜子,自己对自己说。
    没有朋友,他就和茶杯做朋友,和沙发做朋友,和书本做朋友。
    他总是一个人,形影但只的自己
    不过有一个人,一直对他很好。因为没有人对他好过,所以他觉得,那个人对他很好很好。
    还记得那晚,是阿狸奇大王子吻凌月十六岁的生日。
    当然,没有人邀请他这个女佣之子。
    不过那时候还是个孩子的他,好奇生日晚宴是什么模样的,因为他们六个王子之中,只有他没有举办过,也没有参加过。
    于是,他偷偷的支开身边的护卫,一个人跑去吻凌月的宫殿。
    热闹非凡,缤纷的烟火不停的在空中绽放。衣着华贵的王子公主们,更加反衬出他的卑微和渺小。
    他见到那人的时候,他穿着一身洁白的衬衣和灰色西裤站在楼梯上,月光从窗子里射进来,给他的身体镶了一层银色的光边,他像极了一颗挺拔的白杨。他比同龄孩子个子要高许多,才十六岁的少年身上便有一种说不出的优雅,眉目都极其雅人深致,散发着内敛含蓄的气息。
    像是察觉到了他肆无忌惮的目光,那人忽的转过头,视线对上他的。
    他心里一惊,慌忙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向后退去。
    却忘了他的背后,是一个巨大的游泳池——
    扑通一声,他整个人落了水。听到动静,许多人都跑出来瞧,见到是他,都发出令人作恶的笑声。
    他狼狈的从游泳池站起身,透着水光,他隐隐看到那个被称为阿狸奇之莲的三哥向他焦急的跑来。但是在他之前,另一抹洁白的身影向他伸出了手
    他被吻凌月救了,送到吻凌月的卧室清洗。
    他一路上惴惴不安,生怕因为自己扰了人家的宴会而收到责罚。但是那个人什么都没说,而是一路牵着他的手。
    中途,他听到敲门的声音:“大哥,我马上就好。”
    他声音带着不安,是不是自己花费的时间太长了,大哥不高兴了?


    “斯澈,我给你拿来了衣服,把门打开。”大哥声音柔和地说。
    他这才向四周看了看,比他宫殿要大上许多的浴室,竟然连浴巾都没有。他总不能再把刚刚的湿衣服穿上吧?
    他惴惴的打开门,门外仍旧是那恬适的少年。
    “大哥”大抱紧双臂,双腿紧紧并拢,仰头看着他。他似乎发现了他的异常,眼眸中闪过一丝探究的光芒,他注意到他用手捂住的下体,伸出手来,轻轻的试图打开它。
    他面颊立刻热起来,手臂不由自主的收紧。
    “放松,把手臂打开。”大哥一边说一边将他的手臂向两边拉开。
    “大哥”他闭上眼低低的唤着。
    数秒钟的静默,他感觉大哥的目光一直停在他的双腿之间,虽然不曾有人教过他,但是十二岁的少年,已经隐隐知道那个地方,是身体上最羞耻的地方。
    他终于害羞地张开眼,看到大哥的眼眸浓郁,有奇怪的光芒划过,他对他:“不要藏,他很漂亮,很美”
    吻凌月将浴液涂抹在他的身体上,修长的手指轻轻的刷过他的每一寸肌肤,他的手指在他的腿根轻轻的打圈,范围越来越小,直到手指停在了他的顶端。那里被白色泡沫包围,却依旧遮不住春**滴。
    他轻轻啊了一声,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在大哥的手指下越来越热,像是一个能散发火热的火炉,而他的身体也好像变得很奇怪。
    大哥拿着莲蓬帮他清洗,泡沫一层一层从他身上滑下去,大哥的衣服也被淋湿了,湿潞的贴在他修长的身体上,显出他完美的体型。
    “大哥”他一直叫着他,却只是叫着他,不知道要说什么,心里好像被什么揪起来,又好像被他的手指撩起一种他所不知道的渴望。
    大哥也不应,而是熟稔而从容地帮他擦拭身体,然后他抱起**的他走进卧室,将他放置在大床上。大床向一边倾斜,是他的重量,他坐在他身边:“小斯澈真的很漂亮呢。”
    “真的么”他又下意识地用双腿加紧了那个小肉芽。
    大哥轻轻皱眉拉开他的双手:“不,他说过它很美,大哥很喜欢。大哥可不可以碰一碰?”
    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只觉得脸颊发热,懵懂的点了点头。
    但他不知道,大哥碰它的方式竟然那么特别——
    大哥抬起他的下巴,嘴唇轻轻落下来,他的吻像羽毛一样轻,像春风一样柔,他的唇轻刷过他的嘴唇,慢慢落在他的颈项上,向下移,他含住了他的唇瓣,轻轻吸吮,打圈。
    “大哥”他觉得难受,又舒服又觉得身体里好像有一种奇怪的电流在流淌,这种电流一下向下传递。
    在他意乱情迷的时候,大哥的双手轻轻拉开了他的大腿,他的头俯下去。他居然在亲吻他最羞耻的地方,他惊叫,羞得无地自容,下意识地并拢双腿,将大哥的脑袋夹在了双腿间。
    大哥的唇舌不停地吻着他未发育好的小东西,含弄着顶端,在他的唇齿下,他有点混乱的叫着他,感觉身体好像被大哥下了蛊一样,他的吻像线一样牵引着他,忽冷忽热。
    大哥轻轻将他的腿拉开,舌头开始在他的臀间滑动,他觉得下体像有无数只蚂蚁在爬动,浑身悸动不已。
    “大哥求你放开斯澈”他身子弓起来,感觉到有一股热流从小腹流下去,身体里奇怪而陌生的感觉让他不停地叫着他。
    好半天他才放开他,他已经浑身虚脱不已,他紧紧地搂紧他,轻点他的唇瓣:“大哥好喜欢斯澈的小东西,很甜。”
    十二岁的孩子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只是知道,终于有人喜欢他了。
    自此开始,他经常跑去吻凌月的宫殿,虽然每次大哥都会对他做那些令他害怕的事,但他却希望大哥能继续喜欢自己。
    那个时候的孩子,却不知道正是自己的这种渴望,才使得自己一步一步的跨向那深渊——
    “在想什么?”
    忽然,门口响起熟悉的声音,让吻斯澈从回忆中抽回。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转过头,见到那优雅的男人时,瞳孔猛地一颤,似乎刚才的回忆并未完全从他的脑海里离开。 
    “在想什么,我刚才敲了那么长时间的门,你都没有听见?”吻凌月大步跨进吻斯澈在LY集团的办公室。
    吻斯澈低下眉目,并不想说话,只是沉默。
    吻凌月见此,眉峰聚拢,眼底闪过一丝什么,沉沉的问道:“秘书刚刚说你和咖啡去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
    【今天春春会多更一些给大家,稍后还有更新。】
正文 335 下落不明'VIP' 
    吻斯澈看了一眼吻凌月,不语,直接走到自己的办公桌后坐下,闭目养神。
    吻凌月见此,眼底倏地闪过一抹愠怒。
    “发生什么事了?还是你刚刚见到了什么不该见的人?”吻凌月开口问道,向来疑心病的他,自然怀疑吻斯澈此刻的不对劲是不是受到了什么人的挑唆。肋
    吻斯澈半晌没有动静,后来才慢慢的睁开那双冰冷的眸子。
    十二岁少年的青涩和幼稚在此时已经完全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令以外一种冷到骨子里的冰寒。
    他看着面前吻凌月的眼神,早已经不如小时候那般崇拜和渴望。
    如今,如果仔细去看,不难发现吻斯澈瞳眸的深处,闪动着的厌恶、甚至嫉恨的光芒。
    “我母亲到底被你们母子藏到哪里去了?”开口,吻斯澈的声音低沉,镀上了一层冰霜。
    吻凌月没有想到吻斯澈会突然询问他母亲的下落,成熟的男性面孔微微一怔,随及别开头,转身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我不是说过了,等到解决完吻擎轩,我们一同回到阿狸奇之后,我会把莉亚夫人接到你的宫殿去。”
    “我问的是现在!”砰的一声,吻斯澈大力拍向自己的办公桌。
    吻凌月又是一愣,不可思议的看着男人。
    “二十年了,你一直拿这话来敷衍我。吻凌月,你至少要让我见一见她,让我确定她还活在人世!”他已经被他用这话敷衍了二十年,莉亚夫人是生是死,完全是凭着吻凌月每年圣诞节时寄给他母亲的照片。镬
    吻凌月眯眼看着吻擎轩,二十年了?时间怎么如此飞快,竟然也已经二十年了。
    倏地,他站起身,徐徐的走进浑身散发着冷意的男人。
    “你母亲的确还活着,你只能选择相信我,不是吗?”凑近吻斯澈的脸,吻凌月挑起男人深刻棱角的下颌。
    吻斯澈紧抿薄唇,别开头,逃开男人的钳制:“我已经听这句话听了二十年,就算我多相信你,这时候也不确定了。”
    说罢,他拿起自己放在一旁的外套,离开前,微微偏过头——
    “给你一个选择,什么时候你让我见到我母亲,我什么时候再回来。”
    砰的一声,留给吻凌月的是吻擎轩毫不留情离开后的门声。
    吻凌月微微蹙起眉尖,站在原地隐忍怒火。
    吻斯澈走出大楼,直到坐进自己的跑车内,才敛去一身的寒意。
    拿出手机,播出了一组从未拨通过的电话——
    “你好,吻擎轩。”电话那端,传来吻擎轩低沉磁感的声线。
    吻斯澈沉吟半晌,才缓缓说:“我向吻凌月提出要见我母亲的要求,以他的性格一定不会答应。但是吻凌月生性多疑,一定会亲自查看我母亲那边的情况。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了。”


    吻擎轩正拿着钻石钢笔的手微微一顿,眼底划过一丝柔色,说道:“好,我会派人跟着他。”
    吻斯澈点了点头,得到吻擎轩的允诺,已经放心不少。
    半晌,谁都没在说话。
    吻斯澈闭了闭眼睛,声音带着一丝紧绷:“我只想知道我母亲的下落。”
    吻擎轩那端顿了片刻,说:“我明白,都交给我吧,放心。”
    事情果然不出吻斯澈的所料,过了几天,吻凌月真的亲自去查看莉亚夫人的近况。
    吻擎轩早已经将事情拜托给皇傲天,皇傲天也派去了最好的影卫跟踪吻凌月。但那男人生性多疑,做事也十分谨慎,让影卫吃了不少苦头。
    一边着手莉亚夫人的事,吻擎轩一边还要为诺维亚争取京东百货的标案而努力。一时间,忙得焦头烂额。
    茉儿也对吻斯澈的事情有些耳闻,愈发的觉得这皇室根本不是人待的地方,阴谋阳谋错综复杂。
    同时的,她也对吻斯澈的同情又增添了几分。
    在那样豺狼虎豹遍布的地方,吻斯澈依靠着自己生存着。而他急于找到自己母亲的想法,她也完全可以理解。毕竟国王全副心思都在阿狸奇的政治上,只能将希望寄托于另一个与自己有着亲密血缘关系的人。
    得到吻擎轩的‘命令’,茉儿只好呆在家里安胎,一边带霸天。
    午后,人有些困倦,茉儿拿本小说从花园里走回大厅,想要回放就休息,正好看到佣人正将电话机放在茶几上。
    “谁来的电话?”茉儿走近,随口问道。
    佣人闻声回过头,见到是茉儿,才回答道:“哦,小姐。是影卫那边的电话,说要找大少爷。可是大少爷不在家,我已经派人去请二少爷了。”
    “嗯。”茉儿点点头。
    这时,皇傲玺恰好被佣人叫了从来。
    一件鲜红色的衬衣穿在身上,带着一丝慵懒邪肆。下场的桃花眼在见到茉儿时,微微挑起眉角。
    皇傲玺没和茉儿交谈,先是拿起了电话,和对方交谈了几句之后,才转过身来面对有些焦急的茉儿。
    “怎么样了,二哥?是不是莉亚夫人那里出事了?”茉儿赶忙问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