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都春子-皇集团神秘总裁不简单!+番外)-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个孩子有多爱吻擎轩,已经不言而喻。
    倏地,吻擎轩勾起凉唇,薄薄的唇片上扬出浅浅的弧度,魅惑众生的浅笑。
    他身处另一只干净的大掌,揉了揉洛亚的头:“这样啊,那明天晚上来父亲的琴室,让父亲听听你的功课做的怎么样,好不好?”
    洛亚听到后,明显很激动:“真的么?”
    吻擎轩笑着,点点头:“真的,到时候你也可以和我一起吃晚饭。”
    洛亚已经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好运,他转过头,楼主茉儿的脖子:“女士,你听到没有,父亲让我和他一起吃完饭,还要听我弹琴!”
    茉儿柔柔的笑着,点点头,轻抚洛亚微微有些冰凉的小脸:“听到了,那到时候洛亚可要好好表现哦,也许你父亲高兴了,还会有额外的奖励给你。”
    “嗯!”洛亚坚定的点点头,认真的神情从眼中流露。
    茉儿抬起头,对上吻擎轩的灰眸。浅浅的,对他一笑。
    走出第一步了不是?这父子俩只是不懂得如何相处而已。
    这时,茉儿的眼神忽然落在吻擎轩身后的位置,微微收回了笑容。
    玻璃房的门口处,出现一抹高大颀长的身影。映照着淡淡的阳光,和煦暖阳的光芒却无法将那人与生俱来的冰冻缓解半分。
    许是没有料到吻擎轩会出现在这里,吻斯澈欲走进来的脚步微顿,深沉带着探究的目光落在茉儿的身上。但是不消片刻,却已经重新挂上了一层笑容面具。
    他大步走了过来,在桌前站定:“咦,三殿下原来在这里。陛下刚刚在开会的时候还念叨着三殿下怎么没去,派了一个小队的认出来找您,却没有想到您在这里。”
    “嗯。”吻擎轩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语气明显的冷淡。
    茉儿还来不及揣摩这两人相处时不对劲的气氛,却忽然听到吻斯澈轻笑了一声:“霸天,你怎么窝在‘叔叔’的怀里?看把叔叔的裤子蹭的都脏了。”
    “没关”吻擎轩还没说完,就被吻斯澈下一个动作堵了回去。
    吻斯澈弯下腰,一把抱起霸天:“哟,我的儿子都这么重了,再过上几年,爹地估计都要抱不动了。”
    霸天一脸不明所以,灰溜溜的眼睛在三个大人的脸上流连。
    吻擎轩动了动唇,发不出声音。吻斯澈的话像是一根长长的刺,梗在他的喉间。
    茉儿不知道吻斯澈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她悄悄的掀开眼帘,看向吻擎轩,却见不到男人隐藏在羽睫那额前碎发的眼睛。薄唇微抿起,连一贯的笑弧都无法再挂在脸上。


    还有什么比这更痛苦的?心爱的女人是别人的妻,儿子叫另一个男人爹地。
    而他,只是叔叔。
    吻擎轩勾起淡淡的,自嘲的笑容,低下头,却见一只小手轻轻的拉起他的。
    抬眸,是洛亚。
    连小孩子都能明显的感觉到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戚哀的情绪。
    他对洛亚浅浅一笑,揉了揉孩子的棕发。
    再抬眸,茉儿也已经站了起来。只是蹙眉,目光有些复杂,又有些担忧的情绪,看着他。
    刹那,布满阴霾的心情,又仿佛被照进了一缕阳光,不再那样令人难以忍受。
    他对她微笑,眨了眨眼睛,有些调皮。
    茉儿飞快的移开视线,偏过头去,面对着他的耳根却升起了可疑的潮红。
    这两人的小动作被吻斯澈看在眼里,他抱着霸天,一抹略微深沉的光芒从眼底倏然划过。
    “对了,三殿下,刚刚陛下已经决定了,过几天就为茉儿和霸天在皇室开一个私人宴会接风洗尘,我们好像有五年没有这样热闹过了。到时候,把三王妃也叫出来,我们大家凑在一起热闹热闹吧。”
    闻言,吻擎轩并没有先回话,而是仔细又紧张的端倪着茉儿的表情。但是她因为是侧对着他,所以看不真切,并且脸上也没有明显的情绪波动。
    他垂眸,掩住一丝黯然。再抬眸时,眼底已经又恢复了一派的清明。
    “好,我会通知给她的。”
    “那好,三殿下应该还有很多事情要做。那我们一家就不打扰你了。”吻斯澈笑着说。
    他揽住一旁茉儿不盈一握的腰肢,对吻擎轩点了点头。
    吻擎轩面无表情,只是平静的坐在那里。在他的目光注视下,吻斯澈拉近了和茉儿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近。
    她没有反抗,毕竟她名义上仍旧是吻斯澈的妻子。没有理由反抗,也没有必要刻意在吻擎轩面前和别的男人拉开距离。她很乖巧的任吻斯澈揽着她,一直走到玻璃房的门口。
    因为吻斯澈一只手抱着霸天,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腰上。理所当然开门这件事就要由茉儿来做。
    她向前一步,刚要伸手推开门,却让吻斯澈拉了回来:“你这里好像脏了”
    “哪里?”
    茉儿下意识的回过头,但是刚说完这两个字,吻斯澈凉凉的唇瓣却已经印上她的唇角
    他微笑,像只偷腥的猫:“现在没有了。”
    茉儿微微一怔,甚至忘记了反应。
    面前吻斯澈的笑容愈发的模糊,她却转过了头,目光落在仍旧站在落地帷幕旁的男人。
    他安静的站在那里,这一刻仿佛是黑暗中的幽灵。眼底晦暗,嘴唇紧抿,一般的俊颜隐在背光出,阴影洒在脸上,看不出是什么表情。
    只是,洛亚却怯怯的拉住了男人的紧握的拳头。
171 家宴上的针锋相对'VIP'
    在举办正式地宴会之前,国王已经叫人准备了一个家宴,宾客不多,就是阿狸奇皇室的这个兄弟携带家眷参加而已。


    茉儿没有拒绝,其实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决定好,等到过了这一阵子风头,就和国王彻底摊牌,然后再也不来阿狸奇。按理说,不应该让霸天和阿狸奇这些人有太过深的牵连。可是想一想,这些人不管怎么说都还是霸天有血脉关系的亲人,理应见一见。肋
    想着如此,便也没在拒绝。
    茉儿进入会场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怔住了。
    这五年,她的变化很大。
    以前不管是吻擎轩的喜好,还是她自己的喜好,每每参加宴会都是一副白衣仙女的模样。为了给吻擎轩的亲人留下好印象,不惜弄出一个乖宝宝造型,一丝不苟的妆容和仪表,只为得体不给他丢脸。
    而今天,火辣包身的鲜红色礼服,不知到底燃烧了多少人的血液。波浪的黑色长发,随着走动而在裸背上调皮的画出弧线,偶尔风吹过,扬起她的发丝,都像是拂进了所有人的心尖儿,又酥又麻。
    礼群下摆包裹着她浑圆玲珑的翘臀,一双修长纤细的美腿被黑色丝袜包裹住,更是增添迷人的风情和妩媚。
    单只是看着,就让人有一种想要上前撕毁这双薄如蝉翼的丝袜的冲动。镬
    吻斯澈一手揽着茉儿纤细的腰肢,另一只手牵着同样一身小西装的霸天,一步步走向红毯的另一端。
    茉儿知道此刻所有人都在看着她和霸天,眼神怪异。但是,仍旧是挺直了脊背,高傲而又风姿独立。
    如果五年前她还是一个怯怯的小公主,那么五年后的茉儿就已经成为了一位真正的女王。不是身份的原因,而是从自身散发出的那一种气质。
    之前,是因为吻擎轩在乎他们,所以她才在乎。如今,没有理由在对他们每一个人放低姿态,她不属于任何一个人,于她来说,这些人纵使是高高在上的国王、王子,在她心里也不过是和自己儿子有着那么一丁点儿血缘关系的陌生人。
    不必在乎,不必用心。
    终于,在红毯的中央,一家三口牢牢地站定。
    然而这时候,每一个人越来越震惊的表情和眼神,全部定格在霸天的小脸上。
    索性小孩子生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只是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好奇的看着,丝毫不怯场。
    茉儿注意到这里每一个人的眼神。吻邵泽,吻翌晨,吻炎曦,还有坐在主位上的国王和王后,还有国王的其他几位夫人。
    当然,也包括吻擎轩的母亲——帕斯利诺夫人。
    因为是家宴,所以便没有太多的规矩。吻斯澈一只手规矩的放在右胸,微微弓身,茉儿则是行了一个屈膝礼。
    “参见陛下,王后,和几位夫人。”吻斯澈低沉冰冷的声音响彻在高高宽敞的宫殿内。
    在他说话的同时,茉儿嘴角始终挂着一抹浅浅笑意,略微点了点头。
    不得不说,她还蛮享受所有人都瞠目结舌的这种状态。
    霸天的容貌隐藏不住,尤其是见过吻擎轩小时候的国王和帕斯利诺夫人。不过,茉儿也没有想着要隐瞒什么,毕竟她现在是吻斯澈的妻子,国王即便是想要让霸天‘认祖归宗’,却还是要考虑一下皇室丑闻会不会流露出去。
    帕斯利诺夫人脸上的震惊毫不掩饰,瞠目震惊的看着小霸天。
    “他他是”
    没等帕斯利诺夫人的这句话说完,最先恢复过来的是国王,很果断的阻截了帕斯利诺夫人下面可能会让大家都很尴尬的话。
    “好了,既然主角都到场了,宴会就开始吧。”
    闻声,帕斯利诺夫人像是被定格,稍后就收回了颤颤巍巍的手,径自低下头不语。
    吻邵泽也回了神:“可是,父亲,三弟还没有到”
    “三殿下,三王妃,洛亚小皇子到!”大殿的门口处,忽然响起仆人汇报的声音。


    吻斯澈带着茉儿霸天,稍稍向左竖排站了过去。
    紧跟着,是一阵缓慢有致的脚步声,愈来愈响。
    吻擎轩走在前方,昂首阔步。不同于以往着装的纯白,今日反倒掺杂了一丝灰蒙蒙的杂色,不过仍旧还是两个字,好看。傲然风姿绰约,幽邃的眼神愈发的勾人,他缓步走进,像是从梦里走到了所有人的现实。肩胛处的白莲盛开依然,金线勾勒出的衣领,衬托着男人如玉的肌肤,珍惜贵气的光芒照耀周身,所有人的视线不约而同全部落在他的身上。
    一旦有他的存在,所有人刹那都会被忽略。
    茉儿抬起头,恰好对上那双平静无波的浅色灰眸。在四目相对的一刹那,男人眼中仿佛划过一丝什么。
    茉儿迅速收回了视线,安静的站在吻斯澈的身旁。
    忽然,微微有些冰凉的掌心握住她垂放在腿侧的柔荑。
    茉儿霍地抬起头,目光触及到吻斯澈冰冷线条的侧颜,立体感强烈而富有棱角,最致命的还是从男人自身散发出来与人不慎亲近的冰冷。
    感受到她的视线,吻斯澈转过头,微微一笑,愈发握紧了她的小手。
    这时,吻擎轩带着家眷已经站在刚刚茉儿他们所占的位置。只不过他们不是并排,而是梅西贝尔和洛亚分别站在吻擎轩的左右后侧,如下属一般。
    “陛下,抱歉,我来晚了。”
    这么重要的聚会上迟到,也只有吻擎轩能够这么大胆,而且得不到国王的任何苛责。
    国王随意摆了摆手:“没事,来就好。而且宴会还没有开始,也算不上迟到。”
    未免太过偏心!
    茉儿蹙眉,心里忽然为吻斯澈有些不平。
    抬起小脸,吻斯澈依然面目表情。也许,是已经习惯了吧
    茉儿悄悄抽出被男人握住的手,他松开没有强留。然而下一秒,温热而又柔软的掌心包裹住他,像是无声的在给予他鼓励和支持。吻斯澈猛地转过头,看到茉儿对着他柔柔一笑,晕黄的水晶灯下,笑容如精灵的翅膀,触碰到心湖,激起涟漪
    吻斯澈轻轻皱眉,没有表示什么,只是任自己安静的被她握住自己的手。
    “擎轩,国王再同你说话。”轻轻浅浅的声音自梅西贝尔的口中说出,她复杂的目光落在不远处沫儿和吻斯澈交握的双手上片刻功夫,便面无表情的调转。
    吻擎轩不着痕迹的收回了目光,回答国王有关最近经济的问题。但心里、脑海里,像是古老的影像机一般,回放着她刚刚主动握住吻斯澈手的画面,一遍一遍,吻擎轩想着,觉得很是刺眼。
    国王又关心了几句政治,宴会便正式开始。
    一条长长的餐桌,将所有人隔成遥遥的两端。
    用餐期间,餐厅里安静的像是深夜。落地窗外偶尔刮起的风,摆动的树叶,声音如此明显。
    茉儿第一次和这些人用餐,才知道他们用餐的环境竟然如此憋闷到令人窒息的地步。
    但,显然的,觉得不适应这种气氛的除了茉儿,还有坐在茉儿身旁的小霸天。
    “妈咪,我想要吃那个。”
    突然,稚嫩清脆的童声,打破了像是魔咒一样笼罩在餐厅的氛围。
    蓦地,所有人的目光都直直的落在霸天的脸上。
    对于霸天和吻擎轩的关系,他们本就好奇。现下,更是明目张胆的打量着霸天。
    茉儿觉得自己真是也独一无二的怪脾气了,竟然忽然有一种想笑的冲动。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txt电子书下载
    “霸天想吃哪个?告诉妈咪,妈咪拿给你。”她没有不悦,反倒语气里满满都是宠溺。
    “吃那个!”霸天伸出粗粗的小手指,指向餐桌中央的土豆泥沙拉。
    茉儿点点头,动作熟练的用勺子将沙拉放倒霸天的碗里。
    忽然,吻邵泽第一个笑出声来。
    “霸天小皇子毕竟是在普通民众家庭长大的,皇室的规矩还是不太熟悉。我想五王妃这段时间可要忙了,多教教小皇子些规矩,这次是家宴,我们大家不会在意,但等下次国宴的时候在这样,可是要出丑的。”
172 第二储君'VIP'
    “霸天小皇子毕竟是在普通民众家庭长大地,皇室的规矩还是不太熟悉。我想五王妃这段时间可要忙了,多教教小皇子些规矩,这次是家宴,我们大家不会在意,但等下次国宴的时候在这样,可是要出丑的。”
    听闻,茉儿蹙眉,缓缓抬起头,对上吻邵泽含笑的脸。肋
    一阵厌恶。
    茉儿轻启樱唇,刚想要开口,就听到霸天脆生生的声音先一步响起——
    “这位叔叔,霸天不能吃土豆吗?”
    所有人均是一怔,包括坐在茉儿对面的吻擎轩。拇指摩挲着黑翼之晨,深邃幽幽的目光缓缓抬起,落在霸天一脸困惑的小脸上,若有所思。
    吻邵泽见所有人都在听他怎么回答,正经的咳了咳:“吃土豆,当然可以,只是”
    还没等吻邵泽下一句话出来,霸天已经若有其实的点点头:“那霸天可以吃土豆,叔叔为什么还说霸天没有规矩呢?小皇子不能在餐桌上要土豆吃吗?叔叔刚才不也吃了土豆?叔叔是欺负霸天胳膊短,拿不到土豆,所以就说霸天没规矩吗?”
    连珠炮似的问题一声声从霸天的口中问出,吻邵泽不,是包括过国王在内的所有人,惊愕的目光都集中到霸天的小脸上。
    吻邵泽,哑口无言。镬
    只是奇怪的盯着霸天。
    霸天眨巴眨巴眼睛,一副打破砂锅问道底的模样,清澈浅灰的眼眸此刻充满了无辜。如果不是这个孩子真的是什么都不懂,只是单纯的对土豆皇子这件事赶到困惑。要不,就是这个孩子太过于可怕,表面一副无害的模样,实则聪明得很。
    否则,问题怎么能这么犀利,竟然让想要发难的吻邵泽一下子没了声音?
    茉儿低垂下头,只是那肩膀一耸一耸,明显正在克制即将要出口的笑声。
    这个孩子她了解,因为像她。从小就是一副不好欺负的模样,想要从霸天身上占到便宜,可是不容易。
    以前皇傲玺带着霸天出去泡妞,对方女士也许是为了讨好二哥亦或是为了要过二人世界,便也带了一个孩子方便陪伴霸天。可那孩子是个小地痞,看到霸天胖乎乎的尤其是那双灰溜溜的眼神很是厌恶,说了不少难听的话。
    但是谁知,最后哭着跑回家的竟是那个小地痞。而且据说回家还一路嚷嚷着自己黑色眼睛是怪胎,灰色的才好看,才有女孩子喜欢。
    皇傲玺和茉儿当时都不知道霸天和那小孩子都说了些什么,不过由此可见,这孩子歪曲事实的功力可见一斑。
    此刻,看着吻邵泽哑口无言,顶着一个欺负小孩子的头衔,茉儿觉得欢乐极了。
    因为现在吻邵泽说什么都是错,对方是一个四岁多的孩子,他要真是说了什么批评或者稍微重一点儿的话,恐怕其他人又该骂他度量小了。
    霸天见吻邵泽久久没有说话,小大人似的摇了摇头,轻叹一声:“叔叔,我妈咪教过我,喜欢什么就要说出来,这样别人才会知道。霸天喜欢吃土豆,所以霸天说出来,难道霸天做错了吗?”
    “霸天没有错。”这次说话的,是始终沉默不语的吻擎轩:“霸天做的很对,你母亲说的也很对。喜欢——就要勇敢的说出来。”
    霸天听后,很满意的笑了。开始津津有味的吃着碗里的土豆泥。
    茉儿下意识抬起头,看到他也正往她这边看来。


    吻擎轩浅浅一笑,白莲般的肌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更显得妖艳动人。
    茉儿有些尴尬的调转视线,知道他可能是记起了她曾经就是经常这样告诉他的——
    喜欢什么,就一定要说出来,然后不惜一切抢到手。
    当初,他就是一个例子。
    她喜欢他,毫不吝啬示爱,不顾一切,乃至粉身碎骨也要和他在一起。
    可如今,再也没有那样的勇气了。
    从前,我们总是冲动的做许多事,现在却不会了,不是因为没有想做的事,而是开始害怕了。越长大越是变的脆弱,越是小心翼翼。或许,我们都已经失去了当时的勇气
    晚宴结束后,茉儿松了口气。所以人站了起来,等待国王最先退席。
    然而这时,茉儿却听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
    “茉儿小姐,跟我来书房一趟。”说完,仆人已经推着国王的轮椅离开。
    茉儿微怔,身边的吻斯澈忽然抓住她的胳膊,低声在她耳边轻语道:“我陪你去。”
    茉儿看了一眼国王离去的背影,对吻斯澈摇了摇头:“不用了,我自己应付得来。霸天你先帮我照顾一下,别让他再闯祸了。”
    吻斯澈蹙眉,低眸看了一眼正仰头好奇看着他们的霸天,点了点头。
    茉儿转身就要离开,却在不经意的瞬间对上吻擎轩的目光。他蹙眉,目光深深,隐约夹杂了些微的担忧。
    她错开目光,仿佛没有见到,向国王的书房走去
    书房里,国王依旧坐在轮椅上。
    五年前还勉强可以站立的双腿,如今只能颓然的呆在轮椅上,毫无作为。
    茉儿安静的站在书桌前,等着国王开口。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应付国王接下来的问题。
    霸天的身世,她和吻斯澈的关系,吻擎轩的态度,等等等等。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国王开口的第一句话,竟是——
    “要怎么样,你才能放手将霸天留在阿狸奇?”
    茉儿不由得吃惊,国王这是要和她抢儿子?
    “我不懂,您到底在说什么?”
    国王缓缓转过轮椅,仰起头看着茉儿。虽然身高不占优势,但那凌厉而威严的眼神,丝毫没有因为屈身轮椅而有丝毫的削弱。
    “你和吻斯澈没有丝毫的夫妻关系,这件事五年前我就已经知道。不说,只是不希望你和吻擎轩之间再有任何牵连,所以你们那些事我也只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茉儿没有丝毫吃惊,其实她根本就不认为国王这么笨,会不知道她和吻斯澈假的婚姻关系。只是,没想到他会等到五年后才对她质问。
    “之前我想着,你生下来的孩子只要还是我们阿狸奇的血脉就算了。只要不影响擎轩和梅西贝尔之间的关系,不影响到洛亚将来的地位,我就不管你和吻斯澈怎么折腾。但是,今天我看到霸天”
    突然,国王竟然缓缓的笑开。
    茉儿不由得睁大眼睛,这是她五年来第一次看到国王的笑容。
    “尽管我不愿意承认,但是还是不得不说——你把我们的小皇子教的很好。霸天很聪明,和擎轩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如果好好培养,将来一定会有一番作为。”


    茉儿渐渐明白了国王的意思,摇了摇头,很认真的语气道:“陛下,你该知道,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霸天。你想将霸天留在这里,我只能告诉您——不可能。霸天,只能留在我身边。”
    国王并不恼怒,而是一笑,说出了他刚刚做好的重大决定:“如果我说,我可以将霸天作为阿狸奇的第二继承人呢?”
    国王年迈的声音在书房内回荡,茉儿却惊愕的说不出话来。
    “你不会不理解第二继承人的意思吧。只要等我退位,吻擎轩就会做为阿狸奇的国王。但是他的继承人,只会是我指定的人,那就是霸天。我想过了,霸天比洛亚更有能力作为阿狸奇的第二储君。”国王笃定的眼神落在茉儿的脸上:“我想这不光是对霸天,就连对你、对皇集团,都是莫大的荣耀。”
    ---
173 喝醉'VIP'
    第二继承人,就是意味着继吻擎轩之后,唯一有资格继承阿狸奇国家,主持这个国家地人,会是霸天?
    茉儿不知道此刻应该说什么,亦或者惊讶的无法用语言来形容。在这之前她曾想过无数种可能,但却从来没有想到过国王会喜欢霸天,甚至喜欢到将整个阿狸奇都交到霸天的手上肋
    仿佛看懂了茉儿眼中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