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都春子-皇集团神秘总裁不简单!+番外)-第6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缓茫磕阋丫芾狭死玻绻偕幕埃岢ず芏嗪芏嘀逦疲岣细系模圆灰撕貌缓茫俊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这就是她道歉的方式?
    还是诚心要把他气死才甘心?
    吻擎轩终于忍不住,一下笑了出来。漂亮的俊颜出现一丝笑意,光芒乍现,茉儿险些看痴了。
    “你啊,真是老天派来折磨我的小恶魔。”他含着笑意,语气满是宠溺。他怎么敢生她的气,不过他倒是蛮享受她向他撒娇的感觉。当然,要将耳朵闭起来。
    见吻擎轩不再生气,茉儿甜甜的一笑。这才想起来自己此行的真正目的,拿起早被遗忘在一旁的药膏:“你转过去,我帮你上药。”
    吻擎轩看了一眼她手中的东西,皱了皱眉:“不用它好不好?”
    见他一脸厌恶,茉儿瞬间由柔弱的小女子变成了强悍的母老虎,双手叉腰,一脸没得商量的表情:“不行!刚刚伤口本来就沾了水,为了防止它感染,一定要涂药。”当然,也为了不给他的肌肤留下伤疤。她明白吻擎轩不在乎这点疤痕,但是她在乎。她不要看到他完美的身体上留下任何瑕疵,时时刻刻提醒她,他这是为了谁才受的伤。
    吻擎轩见茉儿一脸坚定,眉头又拧了几道弯,才不甘不愿的转过身去。
    即便之前看过他更恐怖的伤口,但是此刻看了还是忍不住倒抽口气。纵横交错的淤青和红肿,加上有好几处地方被抽出了长长的口子。他是没有痛觉神经还是怎样?怎么洗澡的时候完全不会觉得疼?
    仿佛是为了惩罚他不爱惜自己,茉儿用手指揩下一指冰凉的药膏涂在他伤口上,并没有可放柔力道。
    然而下一秒,便听到男人粗重的喘息了一下。
    吻擎轩虽不知道她究竟在气什么,但也只是抿唇忍着背部火辣辣的疼。药膏微凉,涂在伤口的那一刹那,感觉像是将烫伤的伤口放在了冰块里,那感觉说不出,但实在很不好过。
    不过再下手时,茉儿显然放轻了力道。
    她的手指温软,刻意很轻的接触到他的伤口,听着身后茉儿有些慌乱的呼吸声,吻擎轩却难得觉得这一刻如此的温馨。
    但是忽然,他等了许久,却长时间没有等到她继续为自己涂抹伤口。
    “小茉,已经好了吗?”他回过头,却看到她一脸若有所思的盯着他的头发呆。
    茉儿被他的声音惊醒,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黑瞳中闪过一丝迷惘不解:“啊?你说什么?”
    吻擎轩深邃的视线停留在她的笑脸片刻,然后耐心的重复道:“我问你是不是已经上好药了?”
    茉儿回过神,点了点头:“呃,是啊,已经好了。”
    他皱眉,研究她心不在焉的神情。而她好似在刻意回避他的眼神,低着头用纸巾擦拭着沾着药膏的手指。
    她刚刚,难道是看错了?茉儿咬唇,陷入沉思
    吻翌晨虽生性好玩,但是却不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而相反的,吻翌晨有着极好的商业头脑,只不过不喜欢商场的尔虞我诈才没有投身商界。
    吻擎轩交给他的人物,就是要在三天之内,将纳伊尔收购。
    吻翌晨不负众望,本就是个空壳子的纳伊尔,经过吻翌晨在商界刻意散播的谣言,加上一股不明势力连续收购了纳伊尔旗下的几家子公司和股份后,终于入不敷支宣布破产。
    纳伊尔公司总部的三十四楼总裁室内。
    “废物!饭桶!都是一群废物!”这时,一阵暴吼从总裁室的暗室内传了出来。
    一名有着深灰眸色的男人站在办公桌后,怒吼过后,伸手将桌上所有文件扫向了地面。
    “你们到底是怎么办事的?不是说还能坚持一阵子,怎么会突然这么快就破产了?我雇你们来就是和我打太极的吗?”说着,男人阴恻恻的灰眸扫过面前的三位下属。
    其中一名硬着头皮说道:“老、老板。其实我们估算并没有错误,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频频有人收购我们的股份然后以低价卖出,甚至有谣言在商圈内散播,将我们的财政状况全部泄漏了出去,股东们纷纷退股,这让我们也很难再坚持下去”看到老板骤变的脸色,下属吞了吞口水,声音越来越小。
    办公桌后的男人听闻,脸上青白交加,属下们看了都不敢抬起头,哆哆嗦嗦的站在原地,生怕第一个倒霉的人是自己。毕竟他们清楚,这个有着笑面虎之称的老板,其实内心有多么残暴。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但是——
    出乎他们预料,灰眸男人却忽然大笑起来。笑声过后,男人的表情愈发的阴狠毒辣,他咬牙道:“吻擎轩,你想置我于死地,也要看有没有这个能耐!现在是你逼我的,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同一时间,茉儿趴在长安房里的阳台上发呆。
    “唉。”
    原本在收拾房间的长安,在听到小姐不知第十几声的叹息后,终于忍不住走过来。
    “小姐,你到底在愁什么?这几天怎么一直在唉声叹气的?”
    “没什么。”茉儿无精打采的喃喃道。
    她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还是自己误会了。总之,那件事应该不可能吧
    见茉儿又陷入自己的思绪中,长安也跟着她一样叹息了一声,转身就要继续收拾东西。
    忽然,茉儿好似想到了什么,出声问:“长安,你的医术是和谁学的?”
    “二少爷啊。”虽不解茉儿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但长安还是老实回答道。
    “那我二哥在帮人缝制伤口时,是不是有个特殊的针法?”她好像记得二哥和她说过这件事。
    长安点点头:“是的,二少爷因为用的是左手,所以针法和别人不太相同,我跟着二少爷学习时,也是学的左手。”
    “那就是说,如果有人经过你的手缝制过伤口,你只要看到便能认出来是不是?”
    “这么说没错,不过时间如果太长,疤痕消褪的话我不会有太大把握。”长安凝眉,疑惑的看向茉儿:“小姐,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
    ---
205 重遇故人'VIP'
    茉儿不知道是不是自己误会了,自从那天晚上第一次为吻擎轩上药时,她看到他头顶上地那个伤疤,就始终陷入烦闷的思绪中。冥冥中总是有个真相欲从她的脑海中挣脱,却每每在就要抓住的时候而溜走。
    后来的几天,都是茉儿亲自为吻擎轩上药。终于又一次,她忍不住开口问道:“吻擎轩,你后脑这里有个伤疤,它是怎么回事?”肋
    “伤疤?”吻擎轩拧眉,好似有些记不清,只是说:“好像是近几年才有的,亚德里恩说是一次矿山事故中不小心落下的,当时磕了头,所以当时的片段我有些忘记了。”
    矿山的事故?而且具体发生什么吻擎轩自己都记不清了?
    这未免太过于巧合。
    带着疑虑茉儿走出了吻擎轩的寝宫,夜晚的微风轻拂,夹杂着情人蜜甜而清新的味道,树影斑驳,圣莲殿城堡的顶端一角映衬着子夜上空皎月的光芒,愈发显得不切实际起来。
    茉儿只觉得自己仿佛走在了云里雾里,很多事情越来越看不清楚,连吻擎轩她都已经不再确定是不是自己心里那个男人。
    这时,一阵脚步声传来。
    “茉儿小姐。”正带领侍从进行安全巡逻的亚德里恩,看到茉儿时,规矩的点了点头。镬
    就在亚德里恩正要离去之际,茉儿忽然出声:“亚德里恩,等一等,我有事想要问你。”
    原本要离开的亚德里恩转身看了一眼茉儿,见她表情严肃认真,思忖片刻,对身后的侍卫队队长点了点头,示意他们先行离开。
    直到周围没有其他闲杂人等,亚德里恩才走到茉儿面前:“茉儿小姐,殿下的伤势怎么样了?”
    “好多了,而且也没有留下太多的疤痕。”她一笑,这几天用她二哥的药膏帮他涂了几次之后,原本的痕迹现在变得越来越浅。


    亚德里恩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
    这些日子是非常时期,三殿下嘱咐他让他好好的保护圣莲殿的安全,几天来忙的昏头转向,一直惦记殿下的伤势却没有时间询问,每次和殿下见面也都只是匆匆一瞥。
    “啊,对了,小姐刚刚说有事想要问我,是什么事?”亚德里恩想起刚刚茉儿叫住他的原因。
    茉儿点了点头,却迟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想了很久,才试探性的问:“亚德里恩,你认不认识一个叫做Eric的男人?”
    “Eric?!”亚德里恩惊愕的看着茉儿,不过也只是片刻,便别过了头去:“我我不认识。”
    茉儿不动声色的观察亚德里恩的表情,就连他说不认识一闪而逝的心虚都没有逃过茉儿的眼睛。
    她轻叹一声,语气波澜不惊:“亚德里恩,我不是笨蛋。”
    亚德里恩愕然的灰眸看了一眼茉儿,见到她毫不掩饰坦诚的黑瞳,局促片刻,重重叹息一声。
    此刻已经顾不上主仆之分,他将茉儿拉到花园处的一个角落,谨慎的看了看周围,确定没有其他人之后,才对茉儿开了口。
    “对不起,茉儿小姐,我不是有意对你说谎,只是这件事情关系太重大,我不想让茉儿小姐也陷入进来。”
    茉儿了解亚德里恩的为人,知道他这人正直不阿,做事向来一板一眼,看来今天问他是找错了人,不过也不算完全没有收获,因为从亚德里恩此刻的眼神可以看的出来,Eric和吻擎轩的关系一定不同寻常。
    “那,亚德里恩,你只要告诉我,Eric是不是就是吻擎轩?”毕竟那样的疤痕,和当年长安为Eric缝合的位置一模一样,再加上Eric的长相和吻擎轩如此相同,她没办法不将两个人想成同一个人。
    亚德里恩看着茉儿的眼神很复杂,欲言又止。须臾,他摇了摇头:“对不起,茉儿小姐。”
    茉儿理解的笑了笑:“没关系,是我为难你了。你快去工作吧,我也要回宫看看洛亚。”
    亚德里恩点点头,转身离开,走了两步又忽然回过头:“茉儿小姐,如果你想知道的话,可以亲自去问Eric先生。”
    茉儿怔了怔:“可是我要怎么联系他?”
    亚德里恩摇了摇头:“对不起,这个我没办法,你只能等他来找你。”
    洛亚的病情在三天前就好转了,经过茉儿这几天的细心料理,洛亚不仅没有再发烧,反而还胖了一些,霸天成天闹洛亚,说洛亚不久之后也会被茉儿喂成他这模样似的小肥猪,洛亚却很开心的牵着茉儿的手,说喜欢茉儿像妈咪一样喂他饭吃。
    经过这一次,洛亚和茉儿的关系变得很亲近,洛亚好像到了五岁才有了刚刚出生时的福利,吃饭要茉儿亲自喂,睡觉要茉儿亲自哄,做什么事都要向茉儿撒撒娇才行,而茉儿也对照顾这个孩子而乐此不疲。
    今天天气很好,茉儿则是带着两个孩子出来散散步,有了上回的教训,这次茉儿和孩子们出行,前簇后拥的侍从和仆人就有将近二十人。
    而需要换换新鲜空气的人不止是洛亚,还有茉儿。上次和亚德里恩谈完话后,茉儿一直在纠结如何让Eric亲自来找她。就如亚德里恩所说,Eric这个行踪飘忽不定的人,从来没有什么联系方式,每次都是他想出现了才会出现。
    不知不觉,茉儿一行人已经走出了圣莲殿,两个还在在前方带路,走了一条他们并不常走的路。茉儿回过神来,刚想出声叫住两个孩子,忽然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茉儿不由得一怔。
    一名纤细的身影身后跟着两名随从,许是不希望引人注意,那女人行色匆匆,步履极快。而女人最惹人注目的是那头上围着的头纱,仿佛阿拉伯女人一样只露出两只眼睛。
    “玛丽,那人是谁?”茉儿不由得出声问道。
    玛丽顺着茉儿的方向看了一眼,覆在茉儿的耳边道:“那是艾莉小姐,自从五年前被人毁了容貌之后,就一直围着头巾。”
    艾莉?
    茉儿问:“她不是出国了吗?”
    “是出国了,可能是又悄悄地回来了吧。毕竟艾莉还是公爵的独生女,就算有人发现她偷偷回国也不会有人举报。”
    茉儿皱眉思忖了片刻,艾莉这个时间段回来也真是太过巧合。她回过头,抛给长安意味深长的一眼。
    长安立刻领会,对茉儿点了点头,不动声色,悄悄退了下去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免费电子书下载
    夜深,茉儿坐在寝宫的阳台上望着窗外,手边放着一杯红酒,时不时会拿起来浅酌。
    没过多久,寝宫的大门被人打开,自从午后便消失了的长安此刻步入卧室,停在茉儿的身侧。
    “小姐,果然是艾莉。”
    茉儿点了点头:“那么她去了哪里?”
    长安将一晚上查到的情报汇报给茉儿:“一共两个地方。第一站是帕斯利诺夫人的寝宫,第二站是二殿下那里。”
    “艾莉是二殿下的人?”茉儿皱了皱眉:“可是,她又为什么去找帕斯利诺夫人?”
    二殿下和吻擎轩是敌对的双方,这件事已经渐渐浮出睡眠,帕斯利诺夫人不会不知道,可是怎么又会和艾莉搀和到一起?
    茉儿想了想,道:“长安,这几天你先把手头的事情放下,帮我跟着艾莉,看她还有什么举动。”
    长安点点头:“是,小姐。那艾莉回来这件事,要不要告诉殿下?”
    茉儿一笑,摇了摇头:“不用了,艾莉回来这件事我们都知道了,吻擎轩自然不会蒙在鼓里。这城堡都是他的眼线,这么大的事瞒不过他的眼睛。”
206 不一样的母亲4000+'VIP'
    第二天内阁会议结束后,吻擎轩便来到帕斯利诺夫人地寝宫。
    此时,一身白衣的男人愈发的出尘雅致,领口稍稍立起,内衬是用金线缝制具有阿狸奇特色的花纹,花纹一路顺延而下,一直蔓延到左肩,大片的白莲用金线编织而成愈发的闪耀夺目,上面镶嵌的无数颗细碎珍贵的宝石,点缀出男人特有的贵气不凡。肋
    见吻擎轩到来,正在收拾餐桌的仆人匆匆站定,弯腰行礼。
    吻擎轩只是随意挥了挥手,嗓音低沉:“夫人呢?”
    “回殿下,夫人正在花园里。”仆人恭敬的答道。
    吻擎轩点点头,迈开修长的双腿便向宫殿的花园走去。
    帕斯利诺夫人喜欢摆弄花草,也许这也是唯一能让她在这样明争暗斗的皇室内保持内心安静的渠道,因为若争宠,她不及三夫人四夫人年轻貌美,若谈地位,她不如王后崇高无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也许就是她这个安定,与世无争的性子,却让国王更加喜爱,虽没有太多的宠爱,但国王却给了帕斯利诺夫人更多的空间和权利,再加上她的儿子吻擎轩在阿狸奇的地位,这让她的生活更加惬意悠然。
    吻擎轩走进花园,第一眼便看到一行人站在不远处的花圃前。
    一名女仆费力的撑着伞,他的母亲就在那伞下,弯腰细细打理着玫瑰。镬
    娇艳欲滴的玫瑰在阳光下鲜艳夺目,花蕊有几滴水珠,莹莹亮亮,像极了镶嵌其内的宝石。芳香盈满了整座花园,连吻擎轩都不自觉的为这香味吸引,飘渺清雅,却带着那么一抹无法忽略的香甜。怪不得情人们,都喜欢买玫瑰赠与心爱之人。
    察觉到吻擎轩的脚步声,帕斯利诺夫人并没有立刻出声。吻擎轩也始终沉默的站在原地,看着自己的母亲认真小心的修剪枝条。
    他或许已经习惯了,习惯自己的母亲对待花草比对待自己还要用心。他的记忆里,他甚至没有得到过母亲的一个拥抱或者亲吻,就连此刻,她母亲的注意力仍旧不在他的身上。
    忽然,脑海里浮现出茉儿对待霸天和洛亚的情景。那个时候,茉儿通常是看不到任何人的,即便有他在身旁,她的眼睛里也只有两个孩子。她说孩子是从她心尖上掉下来的肉,不爱他们的话就等于不爱自己的心。
    同样都是作为母亲,为什么差别却会如此之大?
    吻擎轩安静沉稳的站着,身姿挺得笔直,即便心里思绪百转千回,但表面上却还是那个屹立不倒的强势男人。
    仆人见吻擎轩站在太阳下,急忙拿来另一把伞想要为他遮阳。吻擎轩却挥了挥手,仆人只要退下。
    过了一会儿,帕斯利诺夫人的注意力终于从那些没有生命的花花草草上移到自己儿子的身上。她看了一眼吻擎轩,将手上的剪刀交给仆人,接过递上来的手帕擦了擦手。
    虽然人到了中年,但是帕斯利诺夫人的脸上因保养得宜,几乎看不到什么皱纹,再加上一头漂亮的金发,蓝色澄清的眼睛,让人很容易认为她只不过才只有三十几岁。从自身散发出雍容华贵的气质,让人更是怀疑她真的快要六十岁了?
    “你来了。”帕斯利诺夫人擦擦额际上的汗珠,又接过仆人递上来的见到:“有事?”


    如此冷静的对话,真的不想母亲对孩子一般,太过冷淡了。
    而吻擎轩早已习惯,声音也是波澜不惊的平稳:“母亲应该知道我来找您是为什么?”
    帕斯利诺夫人淡淡一笑,没有停下手中的活计:“我知道,是为了艾莉。昨天艾莉刚和我见上一面,你今天就等不及来找我。兴师问罪?还是警告我不能和她接触?”
    不难听出,帕斯利诺夫人的语气夹杂着淡淡的讥讽。他明明也是从她心尖上掉下来的肉不是?
    吻擎轩不着痕迹的勾了勾薄唇,一抹自嘲的弧度晕荡出唇角。他和母亲从没有亲近过,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份亲情更是越来越疏离,越来越淡漠。
    “母亲,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要你远离艾莉。你明明不喜欢皇室之间的争斗不是吗?我是怕你会难做,如果有找一如我和公爵形成对立,你和艾莉这么亲近毕竟不太好”
    忽然,帕斯利诺夫人执着剪刀的手微微一顿:“怎么?你要对付公爵和艾莉?”
    吻擎轩没有回答,答案却已经不言而喻。公爵是他最大的障碍,不仅因为公爵手握重权,而且这人贪得无厌。如果他一旦登位,这样的人会是他第一个下手的人。
    帕斯利诺夫人看懂了吻擎轩的表情,立刻厉声否决:“不行!”
    没想到会引起帕斯利诺夫人这么大的反弹,吻擎轩幽邃的灰眸中迅速闪过一抹高深莫测的光芒。
    帕斯利诺夫人也注意到自己有些激动,忙说道:“擎轩,公爵、我、还有陛下从小一起长大,我了解他的为人。虽然有些贪婪,但他对于阿狸奇的功劳也不可抹去。可以说,没有公爵,也就没有阿狸奇的今天。你除去他,不是给了民众一个说你忘恩负义的借口吗?”
    吻擎轩脸上没有出现任何情绪,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帕斯利诺夫人见吻擎轩没有否定,续道:“公爵帮陛下执政四十多年,在阿狸奇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虽然这几年他的势力因艾莉那件事被压制了一些,但还是不容小觑。只要他的一句话,你就可以顺利把你父亲的位子接过来,而没有任何阻碍,你明白吗?”
    吻擎轩心中已经有了些预感,表面却不动声色的道:“那母亲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是让你摒弃前嫌,重新把艾莉娶进门。”帕斯利诺夫人,看着吻擎轩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帕斯利诺夫人这么说,连一旁的仆人都不禁惊愕,然后看向吻擎轩的表情。
    但是,奇怪的是,吻擎轩十分平静,那眼中甚至没有一丝丝的惊讶。
    “娶艾莉?”他浅浅一笑:“母亲,你是在说笑吗?”
    吻擎轩的笑容高深莫测,让人猜不透情绪,帕斯利诺夫人皱了皱眉头,风韵犹存的脸上出现了认真的神情:“擎轩,你知道我从不开玩笑。”
    她轻叹一声,放下手中的剪刀。走到吻擎轩的面前,第一次拉起他的手,语气深长的道:“擎轩,你好好想一想,艾莉一旦和你成为夫妻,那公爵就成了你的岳父,他的势力能不向你这边靠拢吗?二殿下虽然能力不及你,但他却是正室所出,你的母亲不及他的母亲地位高,王后也有着自己衷心大臣。想要与他抗衡,你势必要付出些什么,失去些什么。”
    吻擎轩低敛着羽睫,深幽的目光落在自己被拉着的手上。
    须臾,他沉沉一笑:“母亲,当初让我和艾莉订婚就是你一直坚持的,我当初同意是因为不想让你失望。可是你看看,艾莉是可以做王后的女人吗?她心胸狭隘,手段毒辣,当初对小茉”
    帕斯利诺夫人皱眉,打断他的话:“又是小茉!擎轩,你好好想一想,那个女人除了给你生了个儿子,还能给你什么?皇集团财大势大,但是在阿狸奇什么都不是。只有艾莉才能帮助你登上你父亲的宝座!”
    “看来母亲一直都希望我娶艾莉,那么当初为什么又使计让我娶梅西贝尔?”
    忽的,帕斯利诺夫人没了声音,蓝色的眼睛也别开不去看吻擎轩。
    当初茉儿被梅西贝尔陷害多次,说要给彼此时间冷静离开阿狸奇之后,在一次宴会上,帕斯利诺夫人突然当众宣布梅西贝尔怀了吻擎轩的孩子。当时梅西贝尔住在吻擎轩的宫殿里已经多日,吻擎轩抛弃茉儿和梅西贝尔旧情复燃的消息始终流传在皇室。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