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都春子-皇集团神秘总裁不简单!+番外)-第9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不,说着说着,孙婆婆也到了。镬
    “哎哟,茉丫头,你要是再摇,你孙爷爷的老胳膊老腿可就要散架了。”孙婆婆虽然比孙爷爷只小两岁,但是一生有孙爷爷的爱情滋润,再加上从来不服老,远远看起来,也只有五十岁左右。
    她也是满眼的笑意和宠溺,看着眼前这个几乎是自己看着长大的小女生。
    “谁说得,孙爷爷可不老。我看啊,孙爷爷倒是越活越年轻了,孙婆婆你可要小心些,小心那些千金啊少妇啊什么的,被孙爷爷的魅力收服了。”
    茉儿笑着打趣,把两位老人哄的眉开眼笑,尤其是总在老婆淫威下存活的孙爷爷,见有人说自己年轻英俊,立刻理直气壮了起来:“听到了没,老婆子,我这颗老草可是人人都抢着要呢。”
    “是是是,你魅力无边行了吧。这么大年纪的人了,竟也跟个孩子似的没个正经。”孙婆婆笑着瞥了一眼不服老的老伴。
    孙老哼哼了一声,惹得茉儿哈哈笑了起来。
    一旁的宾客看着,都觉得不可思议。商场上的老狐狸出了名的怕老婆,但却没人知道孙老竟也有这么可爱的时候。再看看孙家二老身旁笑得乐不可支的小女人,脸上的笑容仿佛在瞬间也将会场点亮了一般,美得让人移不开眼睛。
    当然,不远处的男人此刻眼神中的气愤更加炽烈了几分。
    “对了,茉丫头,前不久我听皇家老大说你受了点伤,又没有大碍?”孙老口中的皇家老大,就是茉儿的大哥皇傲天。
    茉儿抬了抬自己的左脚,忍不住抱怨道:“只是前些日子不小心把脚给扭伤了而已,没大哥说的那么可怕啦。孙爷爷也应该知道,我大哥那人就爱小题大做,要不是我坚持,还要派个医生要二十四小时监督我呢。”
    孙老颇不赞同的看着茉儿:“我觉得皇家老大做的对!”
    “爷爷!”她嘟唇。
    孙婆婆拍了拍茉儿的手:“茉丫头,你可不要小看扭伤,若是修养的不好,等你再长大些,以后就是一辈子的毛病了。傲天哥几个天天把你当宝贝贡着,当然不希望你落下病根了,这么做也是关心你嘛。要是你不喜欢医生住在你家,不如搬来和我们一起住吧,我们也好久没有说说体己话了。”
    听到老婆这个提议,孙老连忙随声附和:“对对对,茉丫头都快把我们两个老骨头给忘了。也巧了,我那不成器的孙子也从国外回来了,你们也有许多年没见了吧,这次多联络联络感情。”
    抱怨归抱怨,茉儿也知道大哥他们是为了自己好。不过她现在每天还要上班,再加上自己行动还是不太方便,不希望来打扰两位老人。
    不过提到孙老的孙子,说不成器应该是谦虚的意思吧,她可是看到了二老在提到孙子的时候,脸上闪动着的自豪骄傲的光芒。
    茉儿正想着不知道该怎么拒绝,这时候一道清朗的男声忽然插进他们的对话。
    “爷爷,你又在为难谁了?”
    听到声音,孙家二老回过头,见到身后站在的高大的男人,脸上出现笑容。
    “来来来,翌樊,你来的正好。你看看,还茉儿不?”
    孙翌樊走上前来,一伸剪裁得体的西装将比例完美的身材衬托的更加俊挺非凡。他走了过来,看到站在孙老面前的茉儿,脸上没有太多表情,但眼神却让茉儿觉得有些不自在。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不记得了吗?”孙老忍不住出生提醒:“就是小时候,总喜欢把你爱看的书剪成一条一条的茉丫头呀,你小时候总是因为她气得不得了,你忘了吗?”
    听到孙老把小时候的事情拿出来说,茉儿咬着唇,脸颊酡红,不敢去看孙翌樊的表情。
    她小时候就喜欢恶作剧,而孙翌樊常年呆在英国,她又不是经常住在孙家,和他碰面的机会也就两三次。但是她对这个早熟的小男生印象很深,也许是因为父母去世的早,过早要承担孙家庞大的家业,孙老虽宠爱这根独苗,但是也不得不让孙翌樊接受精英教育,以至于造成这个男生小小年纪就极少出现笑容,反而总是像个小大人一般的紧锁双眉,仿佛有愁不完的事情一样。
    来到孙家,孙翌樊是唯一一个和她年纪相仿的孩子。所以她总是想着要和孙翌樊一起玩,但是又一次她未经允许闯进他的书房,被他大声吼了出来,她就发誓和这男生结下梁子了。
    他喜欢看书、喜欢学习,她就偷偷的把他的书偷走,然后剪成碎纸条,再放回他的书房上。总之,就是做一切让他会生气、会大叫的事。但是预料之外的,除了第一次对她吼过之外,孙翌樊即便是看到自己做了一半的功课因她而毁于一旦,也再没有对她发过脾气。久而久之,茉儿就也懒得去找这个冰山的麻烦。后来不久,孙翌樊就被孙爷爷送去英国念书,两人再也没见过面。
    茉儿后来想了想,当初想要引起孙翌樊的注意,不过是小孩子为了引起喜欢人的注意的一种手段而已。除了家里的哥哥之外,孙翌樊是她见过最漂亮的男生了,而那时候翟耀堂还没有进入她的生活。
    但是小事后的事情现在想来,可真是幼稚。想着自己当初把孙翌樊很多做好的功课都拿去发泄,长大后两人再次相见,茉儿不自觉的有些难为情,小脸红了几分。
    因为她低着头,所以没有注意到一旁孙婆婆笑颜中闪过的暧昧:“好了好了,没看到我们茉丫头害羞了吗?不许再提小时候的事情了。翌樊,你今天是主人,茉丫头的脚不方便,你带她去休息一下吧。”
    孙翌樊这时才将目光从茉儿身上移开,对自己奶奶的点了点头:“好。”
    今天很多有头有脸的宾客都是来给孙老祝寿的,孙家二老不可能一直陪在她身边闲话家常。于是,茉儿也点点头,跟着孙翌樊来到会场的酒水区。
    “要喝什么?”忽然,身边传来孙翌樊的低沉的声音。
    “啊?”茉儿收回在会场上搜巡那个男人身影的视线,抬眸,望进孙翌樊漆黑的瞳仁,微怔片刻,才道:“红酒就好了。”
    孙翌樊点点头,端起一杯红酒。茉儿接过来,说了一声谢谢。
    “其实,我记得你。”
    她微微偏过头,眸底有一瞬间的疑惑。
    他微笑,看着她孩子气的举动,眼底闪过一抹光芒:“你曾经剪过的那些书我现在还留着,所以,你刚刚出现的时候,我就认出你了。”
262 他是GAY?'VIP'
    听到说那些曾经被自己剪得乱七八糟的书竟然还留着,茉儿有些惊讶,不过很快便也觉得那时候的自己确实有些过分了。
    虽然孙翌樊吼过自己,也是因为她私闯人家的领地,她因此记了仇,而且还处处刁难这个男人的确是自己不对。虽然那时候她才几岁,但是现在见了面难免有些尴尬。肋
    “小时候的事情真的很抱歉,我好幼稚,竟然把你那些辛辛苦苦做好的功课全部剪掉,现在想想你当时没有打我,真是太绅士了。”要是换成别人这么对她,她早就想别的方法折磨对方了。那时孙翌樊也就只有十几岁,就已经有了宽容的雅量,从没对她厉声厉色过。
    他微微一笑:“我从不打女人。不过那时候你确实太调皮了,当时管家和孙家的几个佣人天天被你整的很惨,不过我爷爷奶奶又都这么宠你,他们都是有苦不能言。”
    茉儿咬了咬唇,有些抱歉的问道:“真的把他们弄的很惨吗?”
    孙翌樊忍住想要大笑的冲动,看着她无辜又充满歉意的眼神,笑意加深,点了点头:“真的。那时候管家总会来书房和我抱怨你又做把谁谁谁弄哭了,而我爷爷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根本就是放纵你为所欲为。”
    那时候他每天都要应付繁重的功课,还要腾出来时间面对老管家的喋喋不休。因为管家从小看着他长大,对长辈的那份敬意让他忍着烦躁听着他们的抱怨。但是时间久了,他从原本的不耐烦渐渐变成了好奇。镬
    他每天把功课抓紧时间提前做完,在书房等着管家将她今天又闯了什么祸,捣了什么乱诉说给他听。他们的抱怨变成了他每天唯一的乐趣,有几次听到她的丰功伟绩他很不厚道的笑出声,管家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惊愕不已。到后来,也许管家从中嗅出什么不同寻常的味道,每天诉苦的时间增加,而且没有一天落下。
    所以,她不知道的是,他不仅还记得她,而且远比她想象中的还要了解她潜伏在内心深处那小恶魔的性子。
    听到孙翌樊这么说,茉儿恨不得眼前有个地洞钻进去。她小时候折磨那么多人,竟然现在还敢出现在孙家?幸亏有孙爷爷和孙婆婆罩着,否则待会儿要是看到老熟人,前仇旧怨加在一起,她还能不能走出这幢别墅都是未知数呢!
    仿佛看穿茉儿此刻所想,孙翌樊勾着唇,轻声道:“虽然他们每天都会向我抱怨,但是你走了之后他们都很想你,有时候还去问爷爷你什么时候再来。”
    孙家就只有两位老人,而他生性比较内敛,又早熟,不似她一般那么活泼。所以那时候孙家唯一的欢乐就是她带来的。后来她回到皇家,因为年纪大了些要接受教育,所以就很少再来孙家做客。最初那段时间,没有了她的那些糗事做生活的调剂品,他每天都觉得很枯燥,索然无味。
    不知道孙翌樊是不是说这话来安慰她,但是茉儿还是稍稍松了口气。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听说,你有个儿子?”他两指把玩着红酒杯,忽然轻声问道。
    想到霸天,茉儿脸上的笑容变成了苦笑:“是啊,所以我尝到了报应。”
    “什么意思?”他微怔。
    她嘟唇,苦着脸看着面前的男人:“因为霸天和我相比,是有过之而无不及。皇家那些佣人天天受那小恶魔的荼毒,我就天天跟在他背后对那些被他折磨的人道歉。唉,若是知道将来我得儿子好的不学,竟然会学我从小调皮捣蛋的性子,我说什么也要从小学着做个淑女。”
    虽然口中抱怨,但就如同孙家的管家一般,她的语气中却是饱含着对自己儿子的宠溺和纵容。
    一个像她的儿子
    “原来他叫霸天,很好玩的名字。”孙翌樊浅酌口红酒,黝黑的深眸落在她美丽的小脸上:“那孩子的爸爸”
    茉儿一怔,没有半分想要隐瞒:“我们分手了,霸天一直跟着我。”
    她和吻擎轩和Eric此时的关系,她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说分手,应该是最合理的解释吧。
    孙翌樊点点头,没有出声安慰。对于这一点,茉儿是欣赏这个男人的。
    现在这个年代,未婚妈妈也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而且现在的女性都要求自主独立,虽然她还在半独立的摸索过程中,但是别人的同情和怜悯她同样也是极为厌恶的。
    这时,茉儿觉得自己对孙翌樊的欣赏又加深了几分,眼前的男人事业有成,孙家家大业大,六年前交给这个男人后,非但没有走下坡路,反而越做越辉煌。很多人奉承孙老说他教子有方,但是茉儿却是了解这一家人的,孙老对自己的孙子要求极高,但同时也给予了相当大的空间。如果孙翌樊不是经商这块料,孙老根本不会勉强他继承自己的家业。不过显然的,孙翌樊是青出于蓝胜于蓝的那一类人。
    此时,钢琴声停顿了片刻,应该是换曲子。不一会儿,悠扬的琴声再一次响起,缠绵细腻的韵律,经过钢琴师的十指,流泻出令人回味无穷的美妙,甚至会让人不自觉的深深陶醉其中。
    茉儿也被琴声深深吸引,晶莹剔透的钢琴声,却又带着绵绵不尽的韵味,仿佛山高水阔的景色呈现在面前,一派磅礴大气的自然美景。
    会场此时安静许多,甚至渐渐的没有了交谈的声音,许多人驻足停下,静静的欣赏这动听的音乐。
    茉儿转过头,想要去看是谁将这普通钢琴竟然弹奏出如此让人沉落其中的音律,但是身旁的孙翌樊好似说了些什么。
    她回过神来,有些抱歉的看着眼前高出自己许多的男人:“不好意思,你刚说什么?”
    孙翌樊没有不悦,仍旧是那副沉着稳重的样子。他耐心的重复一遍:“我刚刚问,你有没有打算结婚?”
    茉儿一怔,不知该怎么回答。
    她咬咬唇,对面男人的眼睛很深邃,看不出是什么情绪。可是他问这个,做什么?
    仿佛是察觉到茉儿渐渐升起的距离感,他只是耸肩一笑:“我我有些个人原因,不能结婚,但是你知道的,我爷爷奶奶抱重孙子心切,一直在逼我找个好孙媳妇给他们。”
    “个人原因?”茉儿不解:“你有个要好的女朋友,但是孙爷爷不喜欢对方?”
    他摇摇头:“不是,比这要糟糕些。”
    忽然,一道亮光闪过脑海,她惊讶的微启樱唇:“难道是”
    “难道是什么?”见她的表情,他倒有些好奇她现在的想法是有多惊天地泣鬼神。
    “难道你是Gay?”所以他才说糟糕,所以面对孙爷爷的逼婚他完全不能接受?因为他喜欢的是男人,没有办法接受和一段正常的婚姻?
    他挑了挑眉,看着她,忽然眼底划过一丝笑意。
    她将他眼底的笑意意会为终于有人能看出他的苦,不自觉的对眼前这个男人有些同情,孙家三代单传,到了孙翌樊这里当然不能后继无人。可是他喜欢的又是男人,他的压力一定很大。
    “对不起,我不该这么直白。但是,你对我说这些是为什么?”
    他看着她半晌,喝了一口杯中玫红色的液体,才对着她说道:“爷爷最近觉得自己年纪大了,所以对我的逼婚越来越严重。我刚从国外回来,在这里认识的人不多,但是我看到你”他顿了顿,斟酌如何用词才能浅显易懂:“我们从小就认识,不用担心你会像外面那些女人一样对我别有目的。而你又有一个儿子,我想让你帮我转移我爷爷的注意力,而且让霸天暂时满足一下老人想要小孩的愿望,可以吗?”


    孙家财大势大,孙翌樊这样的担心当然有理可据。若是被别有心机的人知道他这个隐疾,万一大肆宣扬给媒体,让孙家二老难看就不好了。
    可是
    让她做他的挡箭牌,这听起来好像有些太不正常了。虽说他们从小就见过面,但是并不算太熟悉,再说他们也有十几年没见过了。
    “你不必现在答复我,毕竟这件事是我请求你帮忙。等你考虑清楚了,再回答我也不迟。”他并不想步步紧逼,从现在开始他的事业已经转移到这里,以后有大把的时间和她慢慢磨。
    茉儿咬了咬唇,然后点点头:“我会好好考虑的。”
    这时,琴声渐歇。会场内响起如雷的掌声。
    在宴会上弹奏钢琴只是为了助兴,可是今晚的钢琴师好像把这里当成了个人音乐会。而竟然还有那么多人陶醉其中,甚至忘记了交谈。
    茉儿好奇的向演奏台望去,一个黑衣的身影进入她的视线。不由得,惊讶的捂住唇。
    从Eric进入会场那时起,便成为了女人眼中的焦点。刚刚他烦躁急了,尤其是看到茉儿和一个陌生男人站在一旁交谈,而她竟然还露出了那该死的羞涩的表情。
    他不想站在原地看着她和其他男人亲密,可是又不想离开会场,生怕单纯傻气的女人会被人拐走。那时恰好听到琴声渐渐到了尾声,他毫不犹豫的让钢琴师离开,自己坐在上面弹奏起来。
    琴声停了下来,宾客都用热烈的掌声来表现对他琴声的暂可,当然,其中不乏有很多女人拼命的献殷勤,但Eric却视若无睹。
    他从演奏台缓步走下,一身休闲衫与会场内的其他人格格不入,但是却极其彰显个性。尤其是哪一张可以算是倾城倾国的俊颜,更是让许多女人倒吸口气,垂帘不已。
    他一步一步的走进,看到茉儿惊讶的表情,俊眉微微蹙起,同时将目光落在她身后的男人身上。
    那个男人看着他的表情极其深沉,没有任何情绪表露,但是男人的眼神,却让Eric自动将他划为敌人那一类。
    他没有注意到多少人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但是茉儿却注意到了。自他从演奏台走下开始,无数女人都在对他释放媚波。他俨然不清楚自己此刻造成了多大的轰动,尤其是那狂放不羁的姿态,不知夺去了多少女人的心魂。
    “很晚了,我们该回家了吧。”他在她面前站定,神情有些不大高兴。因为他讨厌有男人站在她的身后,尤其是那人好像一副她的保护者姿态
263 性 感的另一面'VIP'
    茉儿没有出声,但身后的孙翌樊却疑惑的开了口:“回家?”
    Eric根本好似没有看到孙翌樊一般,两只眼睛一瞬不瞬的停在茉儿身上。见到所有人都在注意这里,茉儿不悦的咬了咬牙。
    此时,音乐响起。肋
    茉儿回过头,对孙翌樊嫣然一笑:“孙先生,不介意的话,我们跳支舞吧。”
    闻言,Eric的眉头整个都拧了起来。
    孙翌樊深沉的目光扫了一眼茉儿背后,脸色愈发男人的男人,心中了然几分。他绅士般的伸出手,微微弯腰:“May。I?”
    茉儿笑着将手交到孙翌樊的大掌里,滑步进入了舞池。
    这时候,灯光昏暗下去,仅有的晕黄的光线全部集中在舞池中央——
    高大的孙翌樊和美丽的茉儿身上。
    因为气Eric故意在孙翌樊面前将话说的这么暧昧,她才使小性子不理他,反而和孙翌樊一起跳舞。但是刚进舞池,她就后悔了——
    她的脚跳华尔兹,明显有些吃力。
    更何况在她与孙翌樊步入舞池的同时,有不少女人都鼓起勇气,向Eric邀舞。
    哼,到处给她招蜂引蝶的男人!

霸气书库(WWW。87book。COM)好看的txt电子书
    茉儿跳的不专心,加上受伤的那只脚力不从心,有几次猜到了孙翌樊的脚。镬
    又一次不小心,茉儿有些抱歉自己一时冲动,然孙翌樊做了倒霉鬼,不好意思道:“对不起,要不算了吧,不要跳了,我跳的不好,若是不结束的话可能会一直踩你踩到这支舞结束的。”
    孙翌樊反倒是没有她那么紧张,一直大掌勾着她不盈一握的腰肢,说话时微微低下头,属于男人的气息瞬间包围着她。
    “中途退场的话好像更不好。”他浅笑:“你只要专心跟着我,就不会再踩到我。”
    茉儿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她尽量将注意力从场边的Eric那里转移到面前的孙翌樊身上,虽然,这很难,她很难不去注意Eric,也很难忽略他那落在自己身上的两道灼热的视线。
    场外的这一端,Eric已经拒绝了十几个女人的邀舞,他脸上明显出现了不悦的神情,而且额头上仿佛赫然写着四个大字——
    生人勿近!
    但是,女人们好像胆子比天还要大,明知道他会拒绝,还是前仆后继。
    一个李家千金自持自己良好的家世和美貌,在看到二十个失败者落败而归后,不但没有望而却步,反而升起了想要征服面前这个男人的欲望。
    虽然孙翌樊不错,但是眼前这个男人更是极品中的极品。就好似罂粟花一样,妖孽魅惑,明知道他沾着毒,却还是让人想要靠近,想要征服。
    她大着胆子,走了过去,身后无数道视线都落在她身上,等着看她的失败。而李家千金也一样,随着越来越靠近那个浑身戾气的男人,心里也开始打退堂鼓,但是箭已在弦上不得不发,如今也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先生,我能邀请您”
    “来吧。”
    “呃”李家千金愣了一下,她、听错了吗?
    “先生,你同意了?”
    Eric没有回答,直接一手拉起李家千金,一只手勾起女人的腰,优美的滑入舞池。
    本以为男人的钢琴已经举世无双,甚至比名家弹奏的还要美,但是没想到,男人的钢琴和舞姿相比起来,竟然略逊一筹!
    每一个旋转、回身、摆荡,都做的极尽完美,动作细腻优美,其中又带着几分魅惑人心的狂野。明明是最优美缓慢的华尔兹,男人跳起来,仿佛是最激越的舞蹈形式,身体的每一个变化都美得令人咋舌。连最初因为紧张而步调乱了节拍的李家千金,在男人的带领下,也宛如舞池中的精灵一般。
    茉儿的唇死死的咬住,又走错了几个步调,孙翌樊没有不悦,而是顺着她的目光落在舞池中最吸引眼球的男人身上。
    “哦,天,对、对不起。”再一次踩上孙翌樊的脚,连茉儿都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没关系。”他轻声道。
    万幸的是,音乐节奏渐渐加快,有几对新人步入了舞池,下面的是维也纳华尔兹,也就是快节奏的华尔兹,茉儿松了口气,终于可以不用再折磨孙翌樊的脚了。
    她和孙翌樊刚要走出舞池,身旁响起一道低哑性感的男声——
    “不介意交换下舞伴吧。”
    孙翌樊还未来得及说些什么,只觉得掌心中柔软的小手被人抽走,眼前的人影一闪,再注目的时候,面前已经换了一个陌生的面孔。
    茉儿被Eric重新带入舞池,可是她连自己究竟是怎么落在Eric怀中的都不知道。
    “Eirc,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