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风流太子后宫-第3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风骚艳女慕晴那只贲张鼓荡的香峰,随着她激烈的呼吸,抖的比之前更加迷人,好像比刚被他弄上沙发之前,还要丰盈了少许,连峰尖那两朵娇美香甜的蓓蕾,此刻都已经鲜美的绽放开来,泛出了动情的玫瑰艳红,骄傲地挺立在白玉般晶莹的高峰上头,风骚艳女慕晴媚眼一线,带着无比欲火的眼儿美妙无比地飘着林昊然,雪白的肌肤已染透了甜美的嫣红色泽,似连呼息之间,都能透出甜蜜的香氛,那迷离如水的媚眸,虽是仅留一线,媚惑之意却更加诱人,再加上风骚艳女慕晴小嘴微张,香甜软嫩地不住吸气,显见她也正渴求着。
  原本饥渴的风骚艳女慕晴还想回吻上林昊然,寻求着他口中那湿润的气息,至少在现在得到一点儿满足;但林昊然却像是看穿了她的想法,竟故意俯下身去,将脸凑在风骚艳女慕晴的山峰之间,在那深邃的谷间舐了起来,香峰虽是敏感无比,但在风骚艳女慕晴的身上,乳沟处原还不算怎么敏感的地带,但在此刻已被诱发了春情的状态之下,那处的感觉竟也变得敏锐起来。
  加上林昊然不只是舔舐而已,整张脸都凑了下去,短短的鬚根处,在已被舐的柔软滑润的乳沟处来回摩挲之后,那酥痒难搔的感觉,却是更加美妙,而且在舔舐当中,林昊然的脸颊也不时轻揩着风骚艳女慕晴的香峰,虽说被磨挲的部份较属内部,不是常被他搓揉的蓓蕾四周的性感带,但在这间接的摩擦下,连那极敏感处都像是被刺激到一般地火热起来,那股热是由内往外的,比起一般的抚弄更是火辣,还勾着风骚艳女慕晴芳心当中的一丝向往:他到什么时候,才要再度光临那敏感的蓓蕾呢?
  那想法是如此刺激和羞人,光只是想着而已,风骚艳女慕晴的胴体已愈发灼热起来,风骚艳女慕晴好不容易筑起来的一线理智,登时全被欲火蹂躏得不成模样,就好像涨到顶处的洪水,一举淹破了堤防一般,狂热的欲焰一口气溃发如洪,瞬间便烧遍了风骚艳女慕晴敏感的周身,令她整个人都被那股火充的满满的,其他的念头都被瞬间蒸发,说有多渴望就有多渴望侄儿儿林昊然的狂野挞伐,让她体内奔腾的火焰找到一个出口,把她每一寸肌肤彻底烧熔。
  风骚艳女慕晴的蜜唇花瓣慢慢地膨涨起来,深深的美穴甬道越来越热,春水蜜汁也越来越多,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好紧,好热,好柔软,温温烫烫,湿湿黏黏的,褶绉层绕的湿润穴肉严丝合缝的包容着林昊然的庞然大物,像是被无数细嫩的小嘴同时柔密的吸吮。
  先不讲他事前的准备充分,还未交合便弄得风骚艳女慕晴飘飘欲仙,浑身上下每一寸仙肌玉骨只渴求着云雨之欢,连插风骚艳女慕晴嫩穴时都是小心翼翼,冲激着穴内的力道不仅全不逊于楚心,还有过之,抽插之际更不带丝毫痛楚,令风骚艳女慕晴只觉得舒服欢愉,穴内更是湿滑,润得他更好动作,加上林昊然的庞然大物既粗且长,顶挺之时技巧熟娴,不仅胀的风骚艳女慕晴畅快至极,抽送之间还时有勾挑,巨龙头处似有若无地揩弄着风骚艳女慕晴娇嫩敏感的阴道花心,弄得春心荡漾的风骚艳女慕晴更加情热难抑,在林昊然身上娇痴扭摆,口中时发软语,娇嫩淫媚、嗯哼连连,浑身都似充斥着火热情欲,对他真是又爱又恨。
  林昊然感到下身一片火热,彷彿全身的血液都一齐涌向那里,这真是世上最销魂最难耐的滋味,过了一会林昊然觉得风骚艳女慕晴已经适应了,才再次弓腰挺臀慢慢用力,逐渐将整根庞然大物尽根插入,林昊然开始缓慢的动作起来。
  每一次的深入,林昊然都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唯恐弄疼了风骚艳女慕晴,望着怀里这个令他发疯发狂的风骚女人,他的心灵里激荡不宁?
  林昊然的庞然大物和风骚艳女慕晴的穴肉紧密的相互磨擦挤压着,释放着如巨浪般的快感,突然林昊然锐的感觉到风骚艳女慕晴的蜜唇花瓣正在急剧收缩,风骚艳女慕晴的蜜唇花瓣正在紧紧的咬他的庞然大物根子,于是他轻轻一动,立即一阵说不出的酥、麻、酸、痒,沿着他的庞然大物从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里传了出来,这是林昊然从未有过的快感,从那里涌出的快感佈满了他全身的每个细胞,使他产生了更加强烈的性欲。
  林昊然用大手紧紧箍着风骚艳女慕晴弱不禁风的柳腰,用灼热昂挺的庞然大物在她柔软花径中反覆抽戳着,风骚艳女慕晴白嫩的大腿本能的勾住了林昊然的猿腰,紧贴着他,迎接着他饥渴无度的索求,林昊然的汗水不断的滴落在风骚艳女慕晴的细嫩肌肤上,往着丰盈的双乳间流去,和她的香汗彙集凝合,那情景格外刺激,这使林昊然眼中的欲火更加炙热,情不自禁的低下头去,舔吮着风骚艳女慕晴濡湿挺翘的乳尖。
  林昊然能明显的感到风骚艳女慕晴汗湿的娇躯紧贴他黝黑壮实的身体,颤抖着,扭动着,是那样的柔弱无助,不知不觉中,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已经渐渐熟悉的适应了他硕大的庞然大物,疼痛已悄然褪去,风骚艳女慕晴的身体也发生着变化,两人的性交已慢慢的渐入佳境,他和风骚艳女慕晴的一进一出、一迎一送,都那么丝丝入扣,妙不可言。
  他们就像一对相濡多年的恩爱夫妻,对那庞然大物的粗壮和劲道之满意和热爱那是不用说了,偏偏林昊然虽有绝技,却不肯尽施,明明每下冲击之间,都可将威力尽情展放,将风骚艳女慕晴脆嫩的阴道花心尽情蹂躏,转瞬间便令风骚艳女慕晴爽到死去活来的,抽送之间动作却意外的柔软收敛,让风骚艳女慕晴虽是舒服畅快,彷彿每个毛孔都在欢唱、每寸肌肤都在沉醉,却没有被他全力征服时,那般全盘崩溃的尽兴,让情浓欲热的风骚艳女慕晴就好像是正被钓饵撩弄着的鱼儿一般,她已舒服到浑然忘我,神智早已飞到了天外,好想要上钩给他捕去,这坏心的侄儿儿林昊然却偏偏不肯收线,只是饱览着她那渴求的样儿,彷彿正乐在其中似的。
  加上林昊然的手段还不止于此,一边挺腰抽动,他竟一边抱着风骚艳女慕晴圆润柔若无骨的香肌仙体,在包间来回走动着,随着林昊然的走动,风骚艳女慕晴的享受可愈发热烈了,她原还娇吟着,不想林昊然边干边走,搞的这般激烈,让她连被林昊然抽送之间,从穴里头勾出来的盈盈珠泪,都四处飞溅而下,弄得整个包间都是满载着淫欲的异香。
  但走了几步之后,风骚艳女慕晴可就感觉到,这走动之间的好处了,随着林昊然步子跨出,行动间那原本还只是似有若无地揩着她阴道花心的庞然大物竟是一步一顶,下下捣弄着风骚艳女慕晴敏感的地带,那滋味让她的娇吁甜声忍不住奔出了口,顺着林昊然一步步走动的节奏抑扬顿挫,不住在包间高吟低唱、盘旋不去,再加上背后没有了支撑,林昊然酥软的娇躯只能八爪鱼似地紧偎在林昊然身上,双手环住了他的脖颈,一双玉腿紧紧箍在他腰间,嫩穴更是和他爱恋交缠、无法须臾脱离。


  随着林昊然的走动,重心变换之下,他每一步一顶上,正是她娇躯下滑的当头,虽说林昊然意存爱怜,以双手捧住风骚艳女慕晴的圆臀,行步之间颇有分寸,庞然大物顶的不甚用力,但在风骚艳女慕晴的感觉,阴道花心却似是被庞然大物一下一下地猛轰一般,一步一下狠的,紧紧地在风骚艳女慕晴阴道花心处厮磨揩擦,顶的风骚艳女慕晴媚声难抑。
  林昊然的手段是那么的强烈,光只是前戏时的款款挑逗,已令风骚艳女慕晴娇躯酥软如绵,再也无法撑持,如今给他一步一顶,插的舒服快意至极,更不可能有丝毫矜持和保留了,娇嫩的阴道花心处连环受袭,舒服的让风骚艳女慕晴犹似虚脱了一般,加上林昊然的庞然大物那般硬挺,似是光靠这庞然大物便可将她香港圆润的胴体支撑住一般,双手更是毫不停歇地在风骚艳女慕晴的腰上臀上来回抚弄,节奏分明、手段奇诡,满腔欲火在这效率十足的搬弄之下,更是炽烈旺盛地烧透了风骚艳女慕晴全身上下。
  那感觉实在太过美妙,令风骚艳女慕晴爽的浑然忘我,不知不觉间已被快感全盘占有,她艰难地挺动着纤腰,像是要断气般的喘息呻吟,一声接一声地将她的快乐吹送出来,高潮之下,淫雨纷纷,随着林昊然的走动甘霖遍洒,包间登时馨香满溢、娇语不休,两人肢体交缠之处,黏稠津液混着汗水连绵,似连包间的空气都浸湿了一般。
  在一阵阵甜美娇媚的娇喘吁吁声中,风骚艳女慕晴高潮已至,只觉浑身上下似都敞了开来,在高潮乐趣的加温之下,被那快感火山爆发般地,冲开了全身肌肤,炸的她浑身酥软,美的再也无法言语了,偏偏风骚艳女慕晴虽已经舒服到瘫软如泥,但林昊然的手段,才正要开始发威呢。
  在高潮冲激的茫然之中,风骚艳女慕晴只觉浑身绵软酥麻,再也无法自主,似连芳心之中都似虚了,什么念头都起不来。茫然之中,风骚艳女慕晴只觉耳边仙音环绕,林昊然的声音不知从何而来,既温柔又美妙,犹如圣旨一般,令她不由自主地听从追随,一点儿抗拒的心意都没有。
  在林昊然的指示之下,风骚艳女慕晴仰躺在沙发上,酥软乏力的双手勉力攀住了双腿,让那已经满足过一次,既是潮湿润滑,又晕红如玫瑰盛开般的嫩穴,高高地挺将出来,完全是一幅仙体横陈任凭宰割的诱人模样,而林昊然自己呢,则是以双手撑在风骚艳女慕晴耳侧,腰间慢慢用力,让才刚光临过,现下是旧地重游的坚挺庞然大物一分一分地送了进去,再缓缓抽出,在那敏感之处不时轻磨几下,弄得风骚艳女慕晴回光返照似地娇吟低唤,情欲的烈火不断攀升着,相奸的快感都要令林昊然快发疯了。林昊然欠起上身,一边卖力的挺动着巨大的庞然大物,一边俯视着身下如癡如醉的风骚艳女慕晴。
  这时风骚艳女慕晴的双臂正紧紧的搂抱着林昊然弓起的腰肢,丰满的双乳正紧紧的粘贴着林昊然的胸膛,挺直的脖颈向后拉直着,酡红的粉脸伴随着林昊然的动作不停的左右摆动着,而头发则飘洒在沙发上,风骚艳女慕晴做爱时的这种媚态是林昊然早就看见过的,风骚艳女慕晴她香汗微出,面容酡红,牙关紧咬,嘴唇轻抖,娇吟声声,偶尔从嘴角边吸一口冷气,鼻孔不规则的张翕着,而秋波荡漾的水眸则半睁半阖渐趋迷离,恰似烟波浩缈的大海,这一切充分的显露出风骚艳女慕晴对他的性交动作有着强烈的反映,对此林昊然感到满心喜悦,心中充满着无与伦比的成就感——他是一个男人,一个能充分满足风骚艳女慕晴性要求的真正男人。
  “骚女……”
  林昊然低低的吼着,把风骚艳女慕晴的屁股抱得更紧,庞然大物抽插得更深、更有力,随着林昊然抽插速度的加快,他的庞然大物在风骚艳女慕晴的肉体内迅速膨胀,越来越粗,越来越硬,越来越长,越来越大,每插一下都直穿风骚艳女慕晴的宫颈,使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急剧收缩;每抽一下都只留龙头在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口内,以便下一次插的更深,插进去的时候,响如重拳猛捣;抽出来的时候,唧唧的叫声就像玉米拔节,林昊然越插越舒服,越抽越爽快,挺动着庞然大物在风骚艳女慕晴后的肉体一再狂烈地插进抽出,随着他的动作,风骚艳女慕晴的全身不停的抽搐、痉挛。
  风骚艳女慕晴的头发散乱的披散在地上,她紧闭双眼,双手紧紧的搂抱着林昊然的腰,双腿紧紧的夹着他的臀围,林昊然每一次的插入都使风骚艳女慕晴前后左右的扭动性感的小屁股,而丰满雪白的大奶子也随着林昊然抽插的动作不停的上下抖动着,磨蹭着他坚实的胸膛,突然林昊然敏锐的感觉到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里一阵阵的痉挛,一阵阵的收缩,随即一股滚烫粘滑的春水蜜汁涌了出来,浇烫在他的龙头上,使他猛的一个激灵,庞然大物不由自主的向上抽动了一下。
  “啊……好棒…………好棒……的……肉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啊……好棒啊…………好舒服…………对……掐爆……我的……奶子吧…………干死我……奸死我……好了……对……对……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
  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正在吸吮林昊然的龙头,风骚艳女慕晴的蜜唇花瓣正在嚼咬他的庞然大物,那难以形容的酥痒差点使林昊然快崩溃了,林昊然不想让激情就这么快结束,他抽出庞然大物定了定神,待射精的冲动过去后又奋力地插了进去。
  随着林昊然巧妙的动作一下接着一下,在风骚艳女慕晴湿润的嫩穴里头轻描淡写地搓揉勾送,本已丢精到软了的风骚艳女慕晴竟又被勾起了重重情焰,连呼吸都慢慢火热起来,好像连口鼻之中都充满着性欲的渴望般,芳心之中早已充满了对林昊然接下来那新奇手法的渴求,再也无法端庄起来了,强抑着心中的焦燥,一边似有若无地揩弄风骚艳女慕晴余沥未干的嫩穴,一边留意着她的反应,林昊然慢慢地等待着,直到风骚艳女慕晴媚眼又泛欲焰、娇吟重燃生气,娇躯又复鱼龙曼衍起来,泛出了欲火重燃的点点香汗之后,他才算是松了口气,这样紧紧地撑着,忍着不对风骚艳女慕晴那仙子一般迷人的肉体大加挞伐,一直等到风骚艳女慕晴欲火再起,娇躯也慢慢开始蠕动,这般努力总算有了代价。
  只见林昊然双手撑直,将身子高高抬起,膝盖也离了沙发,将庞然大物收至只插着风骚艳女慕晴的嫩穴一点点,在风骚艳女慕晴娇吟不依,差点要挺起乏力的纤腰,好主动贴上那炽热的当儿,才以臀部用力,重重地插了下来,不断地弹起重插,就以这动作周而复始地奔腾着,在风骚艳女慕晴的身上忘情耸动,犹如海潮一般地袭上身来,偏偏阴道花心在这么强烈的狂风暴雨之下,竟涌起了强烈的快感,她的欲念犹如烈火上泼洒了油般,一口气冲上了顶点,目翻白眼、形容呆滞,再也无法作出任何反应。
  于是林昊然钢铁般的庞然大物又在风骚艳女慕晴紧缩的美穴甬道里开始了又一轮急剧的抽插,他就像一只纵跃入水的青蛙一样,双脚有力的蹬着沙发,两膝盖顶着风骚艳女慕晴的小屁股,宽大的胯部完全陷进风骚艳女慕晴的双腿里,全身的重量都汇聚在庞然大物上。
  随着林昊然腰肢上下左右的伸张摆动,随着他聚成肉疙瘩的屁股一上一下、一前一后、一推一拉的猛烈挺动,他的庞然大物也就跟着在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里进进出出、忽深忽浅的一下下的狂抽、一次次的猛插。
  林昊然在风骚艳女慕晴的胴体上,尽情的、亢奋的、疯狂的、粗野的发泄着他旺盛涨满的性欲,一阵阵的酸、一阵阵的痒、一阵阵的麻、一阵阵的痛,从他和风骚艳女慕晴庞然大物美穴甬道的交接处,又开始向他们的全身放射着,放射着,就像一波接一波的海浪,一阵阵的快感一浪高过一浪……风骚艳女慕晴在呻吟,林昊然在喘息,风骚艳女慕晴在低声呼唤,他在闷声低吼。
  疯狂的性交达到了令人窒息的高潮,他将风骚艳女慕晴的双腿撑得更开,做更深的插入。庞然大物再次开始猛烈抽插,龙头不停地撞击在风骚艳女慕晴坚硬的子宫口上,使他感觉几乎要达到风骚艳女慕晴的内脏,风骚艳女慕晴的眼睛半闭半合,眉头紧锁,牙关紧咬,强烈的快感使她不停的倒抽冷气,她微微张开嘴,下颌微微颤抖,从喉咙深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呻吟声。
  风骚艳女慕晴的欲火早已高燃,不一会儿她已熬过了那强烈的攻势带来的不适,全心全意地享用着那前所未有的欢快,那快感当真强烈的前所未有,令风骚艳女慕晴浑然忘我,竟连要给林昊然欢呼助威都忘了,现在的她目光呆滞,樱桃小口微微开启,香甜的津液虽不似嫩穴里泄的那般疾,却也是不断倾出,表现出她全心全灵的臣服。
  “啊……好棒……好棒……的……肉棒……对……就是……这样……我要疯了……用力插……进来……啊……好棒啊……好舒服……对……奸死我吧……干死我……奸死我……好了……对……对……我……干我……来……对……就是……这样……啊……啊……舒服啊…………”
  此刻的风骚艳女慕晴已彻底敞开了自己,再没半分保留地迎向那似可击入骨髓深处的冲刺,全神贯注在林昊然的庞然大物的狂猛冲击,和他下身的大起大落,虽在这体位下,无法挺身迎合,她仍倾力拱起了腰,好让林昊然下下着实,一次又一次地勇猛开垦着她的肉体。
  无论何人这样以臀部用力,将全身重量用上,给予阴道花心处次次重击,力道自然比纯靠腰部抽送的力道要大得多,只是强攻猛打之下,力道难免太过激烈,一个不小心便无法自制,若非林昊然这般技巧熟娴、控制自如的高手,换了旁人怕只会让女人感觉到痛,而不是爽若登仙吧?
  慢慢地习惯了那强力的冲击,风骚艳女慕晴尝到的满是甜头,拱出纤腰美穴的角度些微调整之下,已逐渐找出了最好享受抽插的位置,这几下的重击在风骚艳女慕晴阴道花心处,那种前所未有的重击,次次都直达阴道花心深处,将快乐一波一波地冲进了她的体内,一遍又一遍地将她洗礼,登时将风骚艳女慕晴的淫欲推升到了最高处,爽得她痛快无比的娇啼起来,没几下已是阴精大泄,酥麻地任人宰割。
  但林昊然可还没满足,只见他上提下击的动作愈来愈快、愈来愈重,野马一般地奔腾跳跃着,插得风骚艳女慕晴穴口嫩肉不住外翻,汁液更是痛快地倾泄出来,那种畅快到了极点的欢愉,让风骚艳女慕晴完全失去了矜持,她快乐地呼叫着,只知痛快迎合,享受林昊然所带来的、快乐欢悦至极点的肉欲快感,全然不知人间何处,这动作深深地击入她芳心深处,一次次地疯狂占据着她的身心,每一次的满足都被下一次的更加痛快所整个打碎,那滋味之强烈狂野,令人不尝则已,一试之下便迷醉难返,只怕就算是真正的仙女下凡,给这样淫玩几下之后,也要承受不住的忘情迎送。
  开始挨轰的当儿,风骚艳女慕晴原还有几分畏惧着,她一向温婉优雅,胴体是那般的娇软柔嫩,彷彿重插一下都会坏掉,怎承受得如此狂烈勇猛、万马奔腾般的冲刺?尤其是林昊然的庞然大物如此粗长,即便是平常交合,也能轻易地占有她极娇弱的阴道花心,如今这般狂攻猛打之下,她的阴道花心岂不一触便溃,要被林昊然这般强烈的冲动,给击成破碎片片了?
  但也不知是风骚艳女慕晴天生异禀、构造特殊呢?还是女子的阴道花心,只是敏感无比而已,并不如想像中那般脆弱呢?猛地挨了几下,但阴道花心处的快乐,却比方才狂暴万倍地袭上身来,那滋味真令人难舍难离,就算是会被玩坏掉也不管了,何况阴道花心处的感觉那般强烈,虽承受着这般狂烈的攻势,感觉却是愈来愈狂野美妙,几乎完全没有一点点受伤的可能。
  风骚艳女慕晴什么都忘记了,一切一切都抛到了九霄云外,她的身心已全然被林昊然的力量所征服,只知软绵绵地被他痛宰着,宰得她魂飞天外、飘飘欲仙、爱液花蜜狂喷、阴精尽漏,将肉体完全献上,任林昊然痛快无比地奸淫享乐,风骚艳女慕晴爽的连眼都呆了,呻吟都无法出口,只能张口结舌,全心全意地去感受从穴里传来那强烈无匹到难以承受的快感,如海啸般一波又一波冲刷她的身心。
  “啊……啊……啊……喔喔……”
  风骚艳女慕晴全身僵直,她的臀部向上挺起来,主动的迎接林昊然的抽插,由于风骚艳女慕晴的主动配合,林昊然的动作幅度也越来越大,速度越来越快,抽的越来越长,插的越来越深,似乎要把整个下体全部塞进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里,那种难以忍受的快感使他越来越疯狂。身下那是妖娆的骚女,而现今他却在她的胴体上发泄着他疯狂的性欲,这是多么的刺激啊。
  光看风骚艳女慕晴竟没两下便爽到毫巅,美的甚至无法反应、无力呻吟喘叫,只能呆然地承受他的冲击,好像整个人都被那快感舂得紧紧实实,娇躯里头再没剩下其他的空间,看得林昊然征服的快感油然而升,让他上腾下击的力道更加强悍了。


  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内象熔炉似的越来越热,而林昊然又粗又长的庞然大物就像一根火椎一般,在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里穿插抽送,每一次都捣进了风骚艳女慕晴的阴心里,风骚艳女慕晴那美穴甬道壁上的嫩肉急剧的收缩,把他的庞然大物吮吸的更紧,随着他的抽插,风骚艳女慕晴的蜜唇花瓣就不停的翻进翻出。
  风骚艳女慕晴的美穴甬道里滚烫粘滑的阴液就越涌越多,溢满了整个美穴甬道,润滑着林昊然粗硬的庞然大物,烫得他的龙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6 4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