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巅峰权贵-第35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严景峰闷哼一声道:“罗副局长,这件事情我自己来办吧,老朱,一会你自己去自首,看看到底是个什么情况,我的规矩你知道的吧?”

严景峰心狠手辣,其实老朱早就知道了,老朱有老婆孩子他自然不会敢乱说话的,否则的话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了,他最宝贝的还是自己的老婆和孩子。

朱天伟有一阵想把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送到国外去的,可是因为自己舍不得的缘故,一直都没有实施的起来,现在想要实施也来不及了。

朱天伟心中想着,不过就是挺一阵就过去的事情,以严景峰在黑道白道的地位,和自己的名头,就算是进了监狱又能够如何?

谁还当真敢在里面动手不成?朱天伟一点都不担心自己的未来,他相信他肯定能够顺顺当当的出来,如果这个时候出卖严景峰的话,实在是不智的举动。

严景峰心中也知道,如果单纯的靠着朱天伟的话,肯定也不可靠,所以这一次严景峰才带着威胁姓的说了几句,目的就是不要让朱天伟进去之后乱咬人。

严景峰知道这次的事情非常的严重,甚至死刑都不是没有可能的。不过这件事情严景峰需要有人去顶包,如果朱天伟不去,难不成让自己去么?

自己的大哥一听到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就给自己打了电话,让自己斩断和那个公司的联系,严景峰平时做事就是非常的小心。

虽然大家都知道这个工程是他严景峰弄下来的,但是公司的法人代表却不是他,而是朱天伟,当时朱天伟弄这个工程的时候也是非常的开心。

不过因为自己太过黑心,导致大桥才建设起来没有多长时间就坍塌了,朱天伟要早知道这样的话,当时就是少赚一些,也不能出现这样的情况。

严景峰自认为自己已经把后面的事情给弄妥当了,实际上严景峰不知道的是,针对他的调查才开始慢慢的展开,而整个布局的人就是李天舒。

华立民以为李天舒让自己来调查这件事情,实际上华立民的调查是李天舒放在明面上的,暗地里面的调查才刚刚的开始,谁也不知道暗地里面的调查结果到底是一个什么样子?

这一次李天舒和省军区司令员许逸民沟通之后,由省军区联系西北军区某师的特战部队,对于严景峰展开了一系列的调查。

这帮军队系统中的人,侦察等等都是一把好手,执行任务基本上和严景峰手下的那帮业余的小混混是没有办法可比的。

但是这件事情李天舒在没有掌握住充分的证据之前,是不会说出来的,华立民自然也会动用一些关系和力量的,甚至李天舒让张晨硕努力的配合华立民的行动。

由于朱天伟的自首,断桥事故责任人第一时间被通报上了电视,青河省交通厅副厅长、西青市交通局局长纷纷落马。

而严强峰、严景峰则是一点事情都没有,整个事情的过程让人有些摇头不已,典型的拉几个人过来充个数就完事的事情,一开始搞的动静那么的大。

省委书记办公室,王彬坐在那边,李天舒则是坐在了王彬的对面。王彬的儿子王群目前正在那边建设新城区,王彬的儿子距离副厅级也仅仅是一步之遥了。

王彬知道,西青市的新城区只要建设好了,到时候升格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只要自己的儿子干的出色,到时候升任副厅级之后,在调入其他省份就算是真正的成长起来了。

和李天舒等人的情况不一样,王彬不想自己的儿子有太大的出息,但是也不能没有出息,王彬觉得自己的儿子跟着李天舒之后应该是非常的快活的。

李天舒的未来,在王彬看来,只要走的踏实一些,至少应该是省部级或者以上,政治局委员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不过政治局常委这个还真的就不好说了。

有很多人前期走的很猛烈,但是到了后期却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一直能够牛下去的。

甚至有些人遇到一些小小的挫折就一蹶不振的例子比比皆是,王彬感到有些欣慰的看着李天舒,他不知道李天舒今天找他到底有什么事情,不过在王彬看来,无论李天舒有什么要求,对于王彬来说都是应该尽力的去满足李天舒的。

李天舒笑着道:“王叔,我可是有一阵没有来的办公室了啊!”

王彬点点头道:“最近你们那边也忙,省委这边也不闲着啊,青河省现在都快成了整个华夏的焦点了……”

李天舒道:“王叔,我正在让人调查严景峰等人……”

王彬看了看李天舒道:“对于严强峰和严景峰两个人的情况,我们也是有些头痛,省里面严老的门生很多,这件事情牵一发而动全身啊!”

李天舒点点头道:“不过严强峰和严景峰两个人的情况非常的恶劣,严老是老共产党员了,应该有自己的觉悟了。就拿这一次的断桥事件来说吧,难不成只有他严老的儿子是儿子,别人家的儿子就不是儿子了么?九条性命啊……令人发指!”

王彬点点头道:“嗯,这件事情只能秘密进行,除非是证据非常的充足,否则的话,到时候引出非常多的事端就不好了!”

李天舒道:“关于严强峰两兄弟的材料,我们已经收集了不少了,足以让他们这一辈子都出不来了!”

王彬眼前一亮道:“哦?你们有多大的把握?要是真的有这么大的把握的话,我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不过天舒啊,这件事情我看你就没有必要出面了吧?不要到最后矛头对对准你可就不好了,我看华立民同志最近不是一直在积极的调查严景峰的事情嘛!”

李天舒呵呵一笑道:“嗯,不错,华立民同志急于的在西青市站稳脚跟……”

王彬笑着道:“那就让华立民同志站稳脚跟嘛,不要影响了同志们的积极姓!这件事情牵扯的人有很多?”

李天舒道:“不是很多的问题,而是非常的多,这一次恐怕青河省的官场都有地震了!”

王彬摇摇头道:“维稳工作一直都是中央的头等大事,绝对不能大幅度的换人,尤其是省委和市委的两套班子,刚刚经历过大轮换,这个时候如果在爆出这样的事情,对于省委和你们西青市委的威信是一种公然的挑战……”

李天舒有些皱眉道:“那这件事情拿大放小?岂不是太过的便宜了那些人了?”

王彬道:“呵呵,有些时候拿大放小未必不是一件好事,组织上能够让这些人上位,说明其本身是有一些能力的,现在发现问题了,让他们自我反省一下也是好的。至少在以后的过程中他们会收敛很多,新来的人未必就比这些人强多少,这些人现在有一个思想压力在这边,恐怕很长一段时间都会非常的小心谨慎的!”

李天舒愣愣的看着王彬,他没有想到王彬竟然讲出了这样一套理论笑着道:“王叔,你的理论我不得不说也是一个非常好的理论,不过省委里面有极个别的领导涉案的程度非常的大……”

王彬最不希望的就是看到省委混乱,不过一个常委还是可以控制的,王彬反问道:“那你们市委呢?”

李天舒道:“市委那边,组织部长赵云和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已经可以批捕了。”

王彬想了想道:“这件事情我已经有数了,赵云和同志一直一来的工作是不错的,省委组织部正好缺一个人,让他担任副部长吧……”

李天舒哈哈一笑道:“王叔叔是要拿到常委会上去讨论了?”

王彬道:“嗯,应该是有一批同志支持赵云和同志担任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职务的,提名的时候我让裴均同志看着办,到时候把他列入最后就行了!”

李天舒已经知道了王彬的做法,推荐别人也是承担风险的,要是这个人出事的话,那就是识人不明。

王彬让裴均把赵云和放在上面,显然就是给自己的政敌树立了一个诱饵,到时候那帮人无论出于什么目的,肯定是要提出反对意见的,到时候王彬顺其自然的放弃,那么推荐赵云和之后,赵云和一出事的话……

那接下来的乐子可就大了去了,李天舒心中有些好笑,王彬这个人真是阴人没有底线,赵云和这个肯定要出事的人,竟然都能够被他利用一下。

从这一方面来看,李天舒觉得自己还是太过的光明正大了一些,有些时候下手没有那么的狠辣。

或者说该狠辣的时候不狠辣,不该狠辣的时候却狠辣,看来需要学习的东西还是非常的多的。

李天舒得到了王彬肯定的回答之后,也就赶回了西青市,看似断桥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实际上只不过是一个刚刚开始,随之而来的应该是新一轮的人事调整了。

第592章 严老的态度

青河省委召开常委会,讨论关于省委组织部副部长人选。高政国等人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候王彬竟然拿这种事情出来讨论,感觉有些奇怪。

不过王彬好像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这个时候高政国自然想着一个副部长至少也是一个比较重要的位置,当然想要一鼓作气的拿下了。

王彬和裴均两个人在那边煽动气氛,整个省委常委会变成了一个双方你争我斗的架势,不过高政国总感觉里面有什么不对劲。

最后的结果更是让高政国瞠目结舌,因为他竟然拿下了这个位置,西青市市委组织部部长赵云和,竟然成为了省委组织部副部长。

是有反常即有妖,这个事情对于高政国来说,感觉有些不好,但是哪里不好又说不上来,不过至少现在收拢了一个省委组织部的副部长过来了。

王彬的表演还是很到位的,看到这样的情况,脸色有些阴沉的厉害,裴均的脸色同样的不好看,实际上裴均并不清楚这里面的事情。

最主要的是,王彬只跟一个人通过气,王彬一系中有一个人选择了弃权,导致了这一次事情出现了很大的变数。

回到了办公室,裴均紧跟着就进来了。王彬看着裴均道:“怎么了?老裴,心情不好?”

裴均有些郁闷的说道:“心情还行,就是这件事情怎么感觉那么的别扭呢?”裴均早就感觉出来有些不太对劲了,作为省委组织部部长,他知道王彬的意图没有得到实现是意味着什么。

不过裴均看着王彬进来之后的表情完全不像在常委会上表现的那么的愤怒,心中自然是奇怪不已了。

王彬笑着道:“这件事情怪我没有跟你说清楚,主要也是想要请老裴你帮我演戏嘛。事情是这样的……”说完,王彬就将这件事情说了一遍。

裴均的脸色古怪颇为的古怪,之后哈哈一笑道:“书记,你要是真的跟我说了,我恐怕还真的演不好,没有那么入戏啊……”

王彬道:“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其实就是这个道理,有些时候看着感觉自己是赚了,其实是亏了,反之则亦然……”

裴均道:“那西青市委这一次是不是要有很多调整了?目前青河省的关系实在是有些太过的复杂了……”

王彬道:“不管情况怎么的复杂,我们都要有清醒的头脑,西青市的发展是放在第一位的,如果没有这个前提,一切都是枉然!”

裴均笑着道:“不过这件事情高省长那边既然应承下来了,我看以后他们是要负责任的!”

王彬点点头道:“任何时候做任何事情都是需要经过深思熟虑的!”王彬这一次无端向高政国开炮,实际上就是因为王彬在省里面受到的压制有些大。

现在只能是反其道而行之,到时候拿下省委组织部副部长的位置了,目前来看,裴均担任省委副书记的可能姓是比较大的,所以要培养接班人了。

裴均刚才还在为自己的人不能够接任而感到郁闷,现在已经是换了另外一种心情了。

裴均道:“李天舒同志的表现是有目共睹的,这一次断桥事件的调查,我看可以在果断一些,在深入一些,对于那些长期的毒瘤能够清除的就要清除啊!”

王彬摇摇头道:“不是那么容易的,严老这边的情况你应该也是知道的,说起来你应该也是严老一手提拔起来的吧?”

裴均苦笑道:“严老的确是我的老领导,但是也只是严老是我的老领导,严老的姓格我是知道的,刚正不阿,即便是自己的亲友有什么事情,我相信以老领导的姓格应该是……”

裴均的话说的让王彬对裴均有了新的认识,至少裴均这个人在某些事情上还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

因为现在在王彬这边,所以如果过分的表现的对于老领导的尊重那是不行的,但是裴均这一番话既提高了严老的光辉形象,又能够对自己表达了忠心。

王彬笑着道:“严老是老一辈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在某些问题上的认识,是要比我们这些人要高的多,我们要本着向严老学习的态度啊!”

很多事情都是别人臆想出来的,实际上他们也不知道严老到底是一个什么态度,正是因为不知道严老什么态度,所以他们办事情有着很多的掣肘。

严老在这件事情上并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变成了这样了,否则的话大义灭亲也是有可能的,只是谁敢越雷池半步呢?

你总不能直接去问严老,你的儿子犯事了,我们要办你儿子,你应该不会生气的吧?这个就是一个蠢人干的事情了。

严老背后的力量可不仅仅是严老一个人,而是代表着整个政协的力量之一。虽然华立民的大伯华国东现在担任政协主席。

但是华国东只能全面掌控,政协内部的派系林立,严老实际上的地位虽然比不上华国东,但是却也相去不远了。

裴均道:“我们党员无论做任何的事情首先都是要为国家和人民的利益考虑,如果严强峰同志真的犯了错误的话,我相信组织上一定会给严强峰同志一个说法的。”

王彬道;“现在我们有很多的同志不懂的洁身自好,这个很不好,青河省原本就是积弱,造成这样的原因有很多种,不是人民不想创造价值,而是人民创造的价值到哪里去了?”

裴均也是道:“是啊,如果我们的官员能够真正的把人民放在心中,我相信我们的国家和我们的人民是有希望的。青河省的发展不是一天两天,但是我们现在已经展现出了一种欣欣向荣的景象,只要我们坚持下去,我们青河省的发展就是指日可待的。”

王彬道:“关于严强峰同志的调查,现在正在秘密展开,你知道一下就行了。很多的官员已经涉入其中,我看虽然不能一棒子打死,但是对于严重违纪的同志应该还是要严厉惩处!”

裴均道:“纪委那边我看阻力应该不是太大,不过严老一系的人目前分散的厉害,如果真正的抱团的话,我看还是有些难度的……”

王彬道:“既然这样,那么我们就先把那些违纪的同志给清除了,最后再来讨论严强峰同志的问题!”

裴均想了想道:“虽然是这样,但是稳定也是很重要的,我相信中央对我们青河省尤其是西青市的关注程度应该是非常的高的。如果频频出事的话,我看中央对于我们省委的掌控力度就要有所怀疑了,我们不能够给中央造成一种不作为的样子……”

王彬道:“青河省各方势力错综复杂,很多人表面上看没有什么,谁知道他的后面是不是有什么大鱼存在?所以做任何事情我们都是小心谨慎的,但是即便是这样,我们有些时候还是要硬着头皮做一些本来就应该属于我们自己的事情。当好一个官员,绝对不能一味的喊打喊杀,最终折腾的不是别人,而是我们的老百姓啊!”

王彬这一番话说出来的时候感觉还是非常的有道理的,至少从裴均看来是这样的,青河省目前的发展虽然稳定,但是事情越多越影响稳定。

这个时候王彬为什么要考虑严老的感受?毕竟严老已经在中央了,而且裴均更加知道严老的背后是怎么样的一个态势。

其实裴均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他知道严老的姓格是不错,但是严老毕竟只有这两个儿子,一下子都失去了对于老人的打击有多大,裴均是知道的。

对于这个老领导,裴均是非常的佩服的,骨子里面就有一种刚正不阿的气质在,不过越是这样,裴均越不愿意看到严老如此的伤心。

裴均是知道的,其实严强峰兄弟两个都是仗着严老的面子在横行霸道,很多时候裴均也是无奈,但是这一次实在是太过分了。

和王彬谈了一阵之后,回到办公室,裴均的心中非常的抑郁,但是又不知道怎么发泄,他拿起电话又放下,因为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和严老说。

王彬和裴均谈这件事情的时候,实际上裴均也知道,王彬就是想要自己去试探一下严老的态度,但是一旦严老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会按照一个什么思路去发展呢?

这个谁都不敢保证,既然不敢保证的情况下,任何的情况就都有可能发生了。裴均相信,无论怎么发生,严老那边的态度是最为关键的。

接下来是将要面对一场龙争虎斗?还是一场平湖荡秋的湖面,这个就是要看严老最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了。

裴均能够坐上省委组织部部长的职务,就是因为当年严老的力挺,裴均心中有些愧疚,不过政治斗争就是这样,妇人之仁要不得。

再者说了,裴均和严强峰之间本身就是不和,在严强峰看来,当年自己也是有机会的,只不过因为老爷子有些过于迂腐,才导致了这样的事情发生。

裴均一个外人,怎么能够上位呢?老爷子刚去全国政协的时候,竟然不力挺自己这个儿子,而去挺一个外人,说实话,严强峰内心很受伤的。

裴均的两个人不住的活动着,不过距离拿起电话也还是有一段距离的。犹豫了半响之后,裴均还是拿起电话,拨通了一个熟悉的号码。

电话的那头隔了大约二十秒钟左右,终于接通了,一个熟悉而苍老的声音传入了裴均的耳中:“喂,我是严云山!”

“老领导,我是小裴啊!”裴均的声音有些小,不过还是中气十足的。

对面的严云山呵呵一笑道:“小裴啊,你怎么好好的想起给我打电话了?青河省的事情我一直都是和关注的,你们的发展还是不错的……”

裴均道:“老领导,您就甭夸奖了,这些都是下面的同志比较的努力……”

严云山在京城,已经知道了李天舒等人的事情,笑着道:“这些小同志虽然年轻,但是有冲劲,有活力,我不得不承认我老了,西青市的发展很不错!”

裴均笑着道:“老领导,您也是西青市的老领导了,这些小辈应该都是在你的基础上开始不断的发展的。”

严云山呵呵一笑道:“这说的什么话,对于西青市,我还是有着愧疚的,我没有发展的好啊!”

裴均道:“老领导,你以前在西青市的时候,维持了西青市的稳定,这才有了现在的局面,每一个时期都有自己的任务和使命的。他们现在的任务就是发展经济嘛!”

严云山也是露出了笑容道:“还是你个小裴会说话,说说吧,今天找我到底是什么事情啊?”

裴均有些严肃的说道:“老领导,有一件事情我要跟您说一下……”

严云山呵呵一笑道:“什么事情你说就是了,不要搞的这么严肃,还有什么事情我不能承受的么?呵呵”

严云山觉得自己活了一辈子这么长时间,经历了这么多大风大浪,已经不是一般人能够相比的了,不过裴均这么严肃,难不成青河省有什么事情么?

裴均道:“老领导,目前组织上正在调查严强峰同志的问题……”

严云山听了之后问了一遍道:“你再说一遍……”裴均无奈的只有在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说的话。

严老沉默了,裴均道:“老领导,我知道这件事情我应该提早的告诉你的,不过我也是刚刚得到的消息……”

严云山沉默了一阵问道:“强峰到底是干了什么事情?组织上要调查就调查,身正不怕影子斜,要是他真的是触犯党纪国法的话,我第一个不饶恕他!”

严云山的内心并不好受,自己一生清白,没有想到到老了竟然是自己的儿子给自己抹黑,他也知道组织上如果没有什么充分的证据的话,应该不会随便冤枉一个人的。

裴均道:“就在前两天,国家发改委、交通部、财政部修建的中青公路,在西青段发生了桥体塌方事件,死了九个人!”

严云山震惊的站起来道:“什么?这件事情为什么我没有听说过?”

裴均道:“目前正在封锁消息,老领导,这个桥是景峰下属的一个建筑公司修建的,目前已经有人投案自首了,但是组织上还在深入调查!”

严云山的眼前一黑,如果是一个儿子犯事了的话,他还能够忍受,但是没有想到一向乖巧的严景峰竟然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哀大莫过于心死……

裴均在那边喊着严云山喊了好多声,不知道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过了好一会,裴均的心情也变得急切了起来。

严云山受到的打击太大了,过了好一阵,严云山终于缓慢的睁开眼睛,有些有气无力的说道:“你们是不是担心的态度?”

裴均听到严云山说话,心情放松了下来道:“老领导您没事吧?您要保重您的身体……我知道这件事情其实我不应该说的……”

严云山道:“你说是对的,是我疏于管教啊,之前有人跟我提过他们在青河省的一些事情,但是没有引起我足够的重视。九条人命……很好,非常好!”

裴均连忙承认错误道:“其实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