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巅峰权贵-第8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于海狠狠的瞪了一眼何玉晴,于彤也是嗔怪的看着自己的母亲,看来自己的母亲病又开始饭了。也不知道人家王群和李天舒什么地方得罪她了!

何玉晴有着自己的优越感的,虽然这两个人看上去像城里人,但是城里人又怎么了?自己可是领导干部的家属,自己家里的条件可比那些所谓的城里人要好多了。

所以何玉晴压根就不待见所谓的城里人,现在看着两个人捧着一大堆东西过来,自然也没什么好脸色了。

王群尴尬的笑了笑道:“就是些烟酒,也不知道伯父有什么爱好,就拿了一些过来!”这的确是王群拿过来的,而不是买过来的。

王群的父亲听着自己的儿子今天要过来,直接把家里的两箱茅台和两条软中华拿了过来。实际上李天舒的车子上还有提供的熊猫,不过李天舒可不想拿出来,这要拿出来可不是什么好事。

第194章 遇到了

于海看着王群心中也是非常的满意的,这个小伙子虽然有些腼腆害羞,但是还是高高大大一表人才的。要是再有个好些的工作的话,那么于海就更加的满意了。

至于所谓的出身和家庭,说起来于海原本也就是一个下放的知青,能够做到这一步也是通过自己的努力,所以于海觉得只要有上进心就好,其他的都好说。

何玉晴依旧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王群也只能选择姓的忽视了,李天舒自然不是重点,所以也并没有说话。只是细细的品着茶,说起来这茶还真是不错,武夷大红袍!

于彤道:“爸,我都快饿死了,咱们还是边吃边说吧?我们早上五点多就出发了,开了六个小时才回来的,路上都没有吃东西!”

于海有些纳闷的问道:“你们开车过来的?”原本于海以为他们是跟长途汽车过来的,现在听自己的女儿说,好像并不是这么回事,居然还有车?要知道这个年代有车的人基本上都是非富即贵的了,即便是于海平时想要用一下县里的车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于彤道:“嗯,是二哥送我们过来的,正好他也要到盐宁去上班!”

于海来了些兴趣道:“小李。你是盐宁县人啊?”

李天舒笑着道:“不是,老家京城的,在苏江上的大学,毕业后就分配到苏江了!目前在盐宁县工作!”

于海笑着道:“你们盐宁县的县委袁书记我认识,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找我帮帮忙嘛!”

李天舒笑着道:“嗯,袁书记带领我们盐宁县发展的速度还是很快的!要是以后真有事情的话,我一定麻烦于叔叔!”

于海也就这么随口一说,笑着点点头道:“行,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就过来找我,相信袁书记在一些小事上应该还是可以给我点面子的!你在盐宁县政府工作?”

李天舒现在是常务副县长,自然是在县政府工作了,李天舒点点头道:“是啊,最近刚到县里去工作!”

于海笑道:“既然都喊我一声于叔叔了,以后想要升个副科什么的,我给你出把力,小伙子好好在基层干,基层很能磨砺人的!”

一旁的于彤和王群都有些无语,不过于彤也不好意思说人家官都比你大了。于彤是一个知礼的女孩子,李天舒不想暴露身份,于彤也就不暴露。即便是王群,他要是不想说出自己的身份,于彤也是不会说的。

实际上李天舒和王群已经商量过了,这一次回来主要就是给人家的父母亲看看,至于身份,拿出来反而不美!到时候也不知道人家是迫于身份答应呢?还是想攀附权贵呢?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至少李天舒觉得于海这个人还是非常的不错的。不管他内心是怎么想的,至少表面文章做的非常的不错,相比之下,于彤的母亲就要掉价很多。不管你答应不答应,至少表面上你要做好吧?咱们大老远的过来一趟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不是?

于海跟李天舒说了几句语重心长的话之后,于海道:“玉晴啊,咱们先去饭店吃饭吧?”

何玉晴直接站起来道:“那我到饭店那边去先给人家说一下上菜的事情!”于海点点头,何玉晴离开了。

于海有些歉意的说道:“小王、小李啊,我这老婆就是这么个人,希望你们两个多多的担待一下!”

王群笑着摇摇头道:“没关系的!”

众人来到了海丰县的县委招待所。就看见何玉晴站在大厅这边和一个与之年纪相仿的女人在说着什么,看上去何玉晴的样子似乎有些焦急。

这个时候于彤看到自己的母亲和人正在说话,定眼一瞧,立刻跑上去道:“姚阿姨,你怎么也在啊?中午一起吃饭吧?”

那个叫姚阿姨的女人看了看于彤惊讶的说道:“于彤,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我怎么没听你妈说呢?”

于彤当然不知道这中间有什么事情,立刻道:“刚到,和我两个朋友一起回来玩两天,过两天不就要开学了嘛!”

姚阿姨笑着道:“那感情好啊!小彤啊,下午有空吗?阿姨介绍个人给你认识一下啊?”

于彤想了想道:“不知道呢,我朋友在这边呢,下午看他们如果有空的话,一起去吧!”

姚阿姨看了看后面跟着于海的两个男孩,又别有深意的看了看何玉晴笑了笑道:“行啊,那可就这么说定了啊,下午三点到你们家!”

姚阿姨看了看何玉晴的脸色,心中有些冷笑,“怪不得刚才说话支支吾吾,感情是你女儿带了男人回来了啊?怎么着啊?吃着碗里的望着锅里的?当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姚阿姨此刻心中自然是很有气的,既然你家女儿有男朋友,这个情况你怎么不跟我说明白呢?好歹咱们是朋友吧?这种事情又不是没有解决的办法。现在这不是赤裸的打脸吗?既然你何玉晴不给我姚某人面子,我姚某人岂能让你如意呢?

何玉晴的脸色通红,这一次她知道想要解释也解释不清了。何况现在这个姓姚的正在招待储公子呢,下午的情况更加的混乱啊!何玉晴现在想死的心都有了,要是自己晚来一步的话,也就遇不到这个姓姚的的了。偏偏就上厕所的那么点时间功夫就遇到了,现在好了,被人当场戳穿了。

于彤看着自己母亲脸色不太好,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

此时一旁的于海沉着脸走过来道:“于彤咱们先进去吃饭,至于其他的事情等吃完饭再说!”

一桌人吃饭吃的很是沉闷,原本还有些心情的何玉晴和于海两个人此刻都没有了心情,这岂止是没有心情啊。何玉晴想死的心都有了,阴差阳错啊!

下午那一关还不知道要怎么过呢,至少现在何玉晴是一点办法没有了。到时候储公子震怒的话,自己的老公地位不保,到时候别说想要攀附市长公子的风光了,只怕连现在的样子都保不住了。基于这样的情况,于海和何玉晴两个人谁能够开心的起来呢?

也正是因为这个小小的插曲,让原本还有些气氛的场面,瞬间变得尴尬无比。不过一桌饭好在还有李天舒在场,李天舒见无人说话,先是和于海敬酒。然后慢慢的开始和于海探讨着经济发展的问题,作为副县长,发展经济本身就是他们的责任,于海也知道如果自己一味的板着脸,这顿饭就没法吃了。

于海就和李天舒开始讨论着这些问题,于彤看出气氛有些不正常,也不知道哪里出了问题,只不过现在看来似乎真的有什么问题没有解决好,否则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的吧?

就在于海和李天舒讨论问题的时候,何玉晴突然道:“小彤,有件事情不现在不得不和你说一下!”

于海一愣,随即沉下脸道:“你跟孩子说什么?你自己惹下的祸事,让孩子凭空承担这么大的压力吗?”

何玉晴道:“反正我就是要说,谁让这孩子谈恋爱没有告诉我们呢!小彤,我告诉你,知道今天这个姚阿姨找你是干什么吗?那是给你介绍对象呢,对象呢,是咱么盐东市储洪江市长的公子,下午三点已经约好了!原本呢,就是来我家坐坐!当时妈不知道你回来,所以就答应了……再说你个妮子也没有告诉妈你谈恋爱了!”

既然话已经说开了,李天舒和王群两个人终于知道为什么气氛如此的尴尬了,原来中间还横着一条大山呢!

于海叹了一口气道:“昨天晚上你妈才跟我说这个事情的,我当时就反对了,我觉得我女儿的恋爱就应该我女儿做主!可是当时你妈还没有来得及说明天那个储公子要过来,你们就打电话过来了!”

于彤眼圈一红道:“爸妈,你们怎么能这样?王群还在这边呢?你们这不是让人家看笑话嘛!呜呜呜!”

一旁的王群轻轻的拍了拍于彤道:“没事没事!”然后转过身对着于海和何玉晴道:“叔叔、阿姨,既然答应了人家的事情看看也无妨的!反正小彤也不可能跟他们,不过既然这个所谓的储公子是储市长的儿子,咱们就没有必要多得罪一个人了吧!”

于彤看着王群眼中充满了感激,于彤可不认为王群是胆小怕事,实际上王群也是为了于海等人的考虑,虽然自己的父亲是省委组织部的部长,但是总归也很难防住下面人是一些小绊子什么的。所以他觉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于彤看了看李天舒,实际上她知道,李天舒的意见更加的重要!

李天舒看了看于彤笑着道:“我看没有那个必要吧?刚才好像看见他们应该在这个饭店的吧?我看咱们不如两桌合一桌,有什么事情敞开天窗说亮话来的实在。”

第195章 储云恒

于彤没有想到居然能够遇到这么恶心的事情,实际上她压根也不知道自己居然回来就要相亲。

而且昨天如果不是说的着急的话,恐怕也有可能知道这件事情的存在,可是现在好像这个局面变得异常的尴尬。虽然现在的于彤对于市长的公子也并不是很感冒。

于彤虽然身在官宦之家,但是对于爱情她选择的还是相信缘分,缘分到了,在于彤看来即便是对方一无所有,她也觉得没有什么。

何况现在自己喜欢的人非但不是一无所有,而且还要比那个所谓的市长公子要强不少。情人眼里出西施,即便是于彤没有看到那个市长公子,她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于彤出现的表情是因为担心王群生气,如果是一般普通老百姓,听到这个消息的话即便是生气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可是王群不一样,他背后的能力异乎寻常的大。这一点知道的人并不是很多。

于彤和王群谈恋爱快半年了,也不知道王群家的底细。原本在于彤看来,自己找一个省委组织部的人,应该家里会同意的。王群也没有告诉于彤现在自己已经是正科级的干部了。

何玉晴的眼中,一百个王群也比不上一个市长公子,但是人前人后说话必然不能一样。即便是何玉晴势利眼到这个程度,在这种时候说出这样的话脸上也是很红的。

于海和何玉晴并咩有直截了当的问王群的家世和工作情况,一方面自己的女儿也不是很大,另一方面由于李天舒的在场,这些话问了感觉也不怎么好。

不过令于海感到比较奇怪的就是李天舒为什么会有车呢?按理说,一个盐宁县的小办事员怎么可能有车呢?在于海看来即便是什么乡长书记的也不应该有桑塔纳这种豪车。

桑塔纳在二十一世纪之后感觉就是车中档次最低的那一种之一,但是在九零年代的时候,桑塔纳可是真正的豪车。类似于现在的奔驰宝马。能够买得起的人还真是不多。

李天舒的一句话让何玉晴不知道该怎么办?可是现在她反正是骑虎难下了。要么自己家倒霉,要么这个王群倒霉。

反正两权相害取其轻,何玉晴说出来的目的其实就是想让自己不战而屈人之兵,让王群知道知道自己的女儿相亲的对象是一个什么样的标准。

虽然看上去比较的庸俗,可是这个世界上庸俗的人就是这么多。要不然为什么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往上爬呢?还不就是为了面子吗?人之常情,很多人自然是不能免俗的。有些人能够免俗,那是因为自己已经站到了那个高度,比如说李天舒和王群。

在他们眼中,什么势力不势利眼的,他们基本上都是一笑了之,但是真正要是对他们的家人构成实质姓的伤害的话,他们的报复来的无比的迅猛,无比的令人胆寒。

于海沉默着一言不发,于彤的哭泣声也断断续续,既然二哥说让自己和那个人见一面,就见一面吧。要是不当着王群的面,以后这个事情反正也不得安生,至少每一次回来王群的心中就会有一根刺横在嗓子眼里。

何玉晴道:“小李真是通情达理,实际上也就是见一面,人家看得上看不上我们家小彤还两说呢,呵呵!”

于海的脸色更加的阴沉,只不过这个时候不易发怒,做官做到一定的层次,涵养自然而然的就上来了,遇到个事情就动怒,这显然不是为官者应该有的水准。

于海之所以这么能忍受,完全是因为接下来还要面对储公子的这一关。今天其实已经失礼于人了,当着客人的面,让人家难堪,这岂是待客之道?而且从自己女儿的样子来看,十有八九是真的很喜欢此人。以后要是真成了自己的女婿,这个关系可怎么办呢?

于海气愤的是何玉晴这种已经无可救药的势力,以前在乡镇的时候,何玉晴就一天到晚的念叨着城里有多好多好。后来于海当真是来到了县里,何玉晴的目标又开始变化了。于海觉得自己能够走到今天,已经是上天眷顾了。也就是于海的运气好,站好了队!

要是一个站不好的话,那就是万劫不复的下场,到时候谁能够承受呢?别说眼前的这些东西没有了,记得上一次出事的时候,进去了十来个人。这些人其实能够犯多大的错?要是贪污腐败,实际上每一个官员多多少少都有一些。

华夏是一个讲求人情关系的国家,在这个国家里,人情关系简直就是无孔不入的。令人防不胜防,有些时候贪墨并不是自己本身想,因为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办法。今天这个亲戚找你办事,你给他办,他就说你薄情寡义。

当官是一辈子当到死吗?自然不是,当官也要退休,也要告老还乡的。到时候没有亲戚理你,没有朋友和你交谈,那些日子是多么的悲催呢?因此即便是为了自己,这些人也不得不帮一帮的,这就形成了这样的风气。

盐东市市长储洪江,是外调过来的一个市长。其儿子储云恒是家中独子,从小娇生惯养,渐渐的也形成了大少的脾气。

现在来到了盐东,自然也改不了这样的脾气。不过此人虽然有些大少的脾气,但是能力还是不错的,自己开办了一家公司之后事业也是蒸蒸日上,当然这些是不是靠着自己老子的影响力这就不得而知了。

由于刚刚过去的风波,使得储云恒现在一直呆着无聊,而且自己的老爸老妈也催着自己找对象。光是介绍的人就有不少,不过储云恒有个特点,如果不是他中意的肯定不要,什么家世什么的要有,但是不重要。

长相在储云恒的眼中是第一位的,储云恒认为,一个男人就活一辈子,为什么要委屈自己呢?自己现在什么都不缺,为什么还要联姻?况且储云恒的志向并不是从政,对于官宦之家的女人也并不是很在意。

储云恒认识这个姚阿姨,还是因为这个姚阿姨现在在市妇联工作,以前这个姚阿姨是海丰县妇联的,所以和何玉晴的关系不错。而且姚阿姨自然知道于彤的长相那当真是没的说的,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私心的就要介绍给何玉晴。

可是这个姚阿姨哪里知道今天居然碰到这么恶心的事情?要说于彤有男朋友的话,那么姚阿姨肯定是不多这个嘴的,但是问题是就在前两天和何玉晴谈的时候,何玉晴还信誓旦旦的保证他们家的于彤肯定没有谈恋爱。

但是今天就给撞了个正着,难道世界上真有这么巧的事情?姚阿姨自然是不信的。姚阿姨的老家就是海丰县的,所以这一次市长的公子过来,自然她是先要尽一尽地主之谊的。哪里想到随便来了个饭店,居然就遇到了何玉晴和她的女儿还有她女儿的男朋友。

姚阿姨当真是气愤啊,这一回说什么也要给何玉晴点颜色看看,这种人在姚阿姨眼中已经不值得姑息了。

“云恒啊,刚才我看见于副县长家的千金可是回来了哦,等一下我们去他们家,你就可以看见了,保准亮眼啊!”姚阿姨笑着道。

储云恒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道:“是吗?看来注定了是我们两个有缘分了?姚阿姨你看看,这么巧的事情!”

姚阿姨笑着道:“前两天听于彤的妈妈说她没有男朋友,今天我看见于彤的时候好像后面跟着两个年纪轻轻的小年轻啊!我看你的压力要大一些了啊!”

储云恒笑着道:“姚阿姨,你都说的这么天花乱坠了,那要没有人追的话,我都觉得你的话不实在了。不过现在听姚阿姨一说,我倒是觉得这个于彤当真是美女了。一个在金陵上学的女孩子,居然能够有护花使者千里迢迢的护送到海丰,这应当是倾国倾城了!”

姚阿姨一听储云恒的话,心中的石头也放下了,姚阿姨和何玉晴是朋友。给何玉晴一点难堪是有必要的,但是要是储云恒当真是到时候翻脸,那真就是有些过分了。至少对于于海一家来说是很过分的。

姚阿姨知道何玉晴是个什么样的人,但是也知道于海是个什么样的人。姚阿姨自然不想于海这样的老好人也受到什么牵连。

储云恒道:“他们也在这边吃饭?要真是这样的话,我看我们就两个人,完全可以和他们凑个桌子嘛!咱们年轻男女,都是没有结婚的,追女人自然也都是公平竞争嘛!”

储云恒笑的很得意,说起来是公平竞争,但是储云恒知道,自己是储洪江的儿子,这一点基本上就秒杀了所有人了。公平竞争?这个世界上哪里来的绝对的公平?所谓的公平都是相对的。

姚阿姨想了想也对,何必要到于海家里去折腾一下呢?直接在这就蛮好的。于是姚阿姨点点头,同意了储云恒的想法……

第196章 谁跟谁姓?

储云恒带着一种极度挑衅的眼神,透过虚空不知道看些什么。在他看来,这些事情都是小事。他真要是看上的女人,在盐东市想跟他争?门都没有!

即便是市委书记朱文明的儿子想要和他争,恐怕也要付出一定的代价。

储云恒的姓格一直就是这样,占有欲很强!

以前他的一个女朋友,因为一些事情和一个男人说了几句话,露了出个在储云恒看来比较迷人的笑容。最后那个男人的下场比较的凄惨。不过那个男的最后残废了估计也没有想通,为什么突然就有人打了他一顿。

储云恒这种姓格在他父亲在位的时候,显然在盐东的一亩三分地上天不怕地不怕。其实盐东此刻也并非一片宁静。

储洪江在经过了半年的蛰伏之后,已经开始和朱文明有抢班夺权的迹象了。只不过朱文明在常委会上的掌控力度明显不是一般人能够比拟的,储洪江始终被抓住文明压过一头。

储云恒从小就比较的任姓随意,这个人经常性的扮猪吃虎,他觉得这样非常的有意思。他就希望在和别人冲突之后,突然被人爆料出自己是储洪江市长的公子!

他最喜欢看的就是别人那种吃惊、震惊、害怕等各种表情混在在一起的那种脸色,当真是人生当中的一种乐趣。

于海一家人和王群、李天舒等人吃饭的场面越来越压抑,不过至始至终还是没有人提出来去喊姚阿姨等人,虽然刚才何玉晴厚着脸皮说了一下,但是等李天舒回了那句话之后,于海等人也就没有提及此事,这种事情在县委招待所这样的地方实在是有些不适宜。

县委招待所是什么地方?小道消息频频出现的地方,有些时候你一个不慎,就会引来人们的胡乱猜想,最后什么情况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于海到现在也没有提出来的原因。

但是于海没有想到,自己不主动过去,那个姚阿姨竟然带着人主动过来了。

“咚咚咚”的敲门声,让里面吃饭的众人都停止了夹菜的动作,齐齐向着外面看去。敲门之后,里面没有回应的声音,门却被推开了。

进来了一个四十来岁的妇女和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男子。

四十多岁的妇女自然是姚阿姨,姚阿姨笑着道:“不请自来,没有打扰到各位吧?”

何玉晴有些尴尬的站起来笑着道:“哪里哪里,姚主任哪里能不欢迎呢?这位是?”

姚阿姨笑着道:“储云恒,盐东市储市长的公子,我上回给你提过的呢!”

此时的储云恒眼睛直直的盯着于彤看,心道:“极品啊,这姚主任果然没有骗我。这丫头当真是水灵的很啊,我喜欢!就这个丫头了,我要定了!”

王群看着储云恒的样子,很是不喜,尼玛,这小子真他妈操蛋啊,有这样看别人女朋友的吗?王群当仁不让的站起来道:“哦?储市长的公子,那真是贵客了啊!”

储云恒一看便知道这场中比较复杂的关系,王群离着于彤那么近,显然是有些关系的。储云恒扶了扶自己的金丝边眼睛,笑了笑道:“贵客不敢当,那都是家父的能力,与在下并没有关联!我比较喜欢听人喊我储总!”

储云恒最为得意的自然就是自己开办了公司,而且手上还有这不菲的收入。储总显然要比什么储公子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4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