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胭脂结-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时她一眼就看到了那个守在房门外的孩子。他眼中满是惊恐,可双腿与脊梁却挺得笔直。
  李赤霆上前想扯开他,被他一口咬在手背上。
  李赤霆急怒着要把他摔在地上时,她从窗口跃了进来,在半空中捞到他,跳回那房间门口。
  “姐姐!”记忆中的声音与现在身后响起的声音融为一体。李歆慈骤然回首,看到李歆严握着破霞箭,面色有些惊疑地跑进来。看他衣衫整齐,李歆慈“哦”了声,道:“这么晚了,还没睡?”
  “四叔、五叔叫我再去商议些事。”李歆严环视着四下,“在路上遇到饮冰,说姐姐……到这儿来了。”
  李歆慈轻轻推开了门,走进去,跪在当中的那张光秃秃的大床前。
  李歆严跟着她进来,李歆慈抓了他握箭的手,李歆严似乎僵了一僵,却也顺着她,跪下来,将手放在床板上。
  当年赵夫人将李赤阳握着这支箭的手抬起来,放在他们合握的手上。弥留之际的一代武林大豪声弱气促:“若……是老二他,能服……众,我便也交出来了。可、可他不……能!歆、歆慈,苦,苦了你了。”
  言毕,他的手无力地垂在那床板上。
  落声细微,却缭绕不散,仿佛依然回荡在这里。
  她那时不能全然领会父亲这一句话的含义。然而很快她便知道,她的承诺需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她代父与九歌剑客决斗,九歌剑客全没有把这小女孩儿放在眼里,便答应下来,说她若是胜了一招,便率众退走。
  那一场九死一生的恶斗,她至今不能准确地回忆当初第一次与人真刀实枪地拼杀,她是怎么能胜了一招的。然而尽管重伤脱力,她终究还是将剑刺进了九歌剑客的胸口。
  九歌剑客惊骇得几乎发狂,他约来助拳的党羽,一个个虎视眈眈。
  就这个时候,自山下施施然走来个青衣小奴,捧着陈家主人的拜帖,拜在李歆慈面前,恭恭敬敬地称道:“少夫人!”
  朗朗秋日之下,一片哗然之声。
  在那无数诧异的目光中,李歆慈接过拜帖,凝眸片刻,淡然道:“公公他老人家总算来了。”
  据后来得到的消息,当时陈家老爷子悄然来到金陵,本来未必对李家有什么好意。他只是得到了九歌剑客逼上栖霞山的消息,过来看看情形,直到他见到李歆慈的作为,动了怜才之意,才出来为李家助阵。人人都知道陈家独子体质孱弱,不堪习武,老爷子万般无法,只能想法娶个能支撑家业的媳妇。
  他将一道即刻求解的题目,摆到了李歆慈的面前。
  李歆慈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她在那瞬息之间,已经把自己的婚姻押了上去。只是她向陈老爷子言明,弟弟稚幼,她受亡父重托掌管家业,必要等弟弟十八岁成家之后方能嫁去华山。陈老爷子拿到一份有利双方的结盟合约,很是欣喜,便也慨然允诺。
  “严弟,我知道你怨我。”她小声地道,似怕惊扰了亡魂。
  “不,我……”
  “你不要怨,这一切,只是因为我当初在这里答应过的事。你别忘了,我在那一天,已经付出了什么……你所付出的,已经比我迟了很久很久……”
  “我,我明白。”
  第二章
  屋檐上的茅草压得极低,湿答答地披到了李歆慈的肩上。屋内昏暗糟乱,桌椅板凳无不歪歪斜斜勉强立着,在最深的角落里,伏案趴着一个劲装披蓑之人。
  他似乎早已听到脚步声,却直到此时方才抬起脸来,从低低的笠帽下,冲他们绽开一嘴锃亮的牙齿,懒洋洋地站起身来。
  “沈叔来了?”他迎上来抱拳。
  沈礁笑盈盈地回礼,端详了他片刻:“鹰老弟面色看着还好。”
  那人想来就是猎天鹰了,茅屋阴暗,他又戴着斗笠,以李歆慈的眼力,也只能看出来是个三十上下的壮汉,容貌甚是英挺,腰间吊着根短枪,却拿布帛缠裹着。若这是他真面目,倒与她搜罗到的猎天鹰形貌大致相符。
  二人似乎极熟,见面便寒暄不止,彼此你撞我擂,笑闹个不休,过了一会儿,猎天鹰忽然想起来什么,侧过头去吼了声:“老吴,鸡快些下锅!还有,给沈叔上茶。”
  一个蓬乱头发,裹紧了棉袄的老头子蹲在灶台的木槽前,满手都是鲜血和鸡毛,却对猎天鹰这一声招呼毫无反应。直到他走过去,拍了老头一记,他才咧着瘪瘪的嘴壳,作出个类似“笑”的表情。
  “啊咦……哇,哈。”老头的手在空中胡乱画着,末了擤了把鼻涕。
  李歆慈看着恶心,转过脸去。屋前破敝褪色的酒旗无力地耷拉着,旗杆上方,皇陵在氤氲烟雨中若隐若现。
  方才她已发觉这店是建在进皇陵的小路上,多半是那些在皇陵偷猎的山民歇脚之处,想必一天也难得有什么生意,加上掌柜的又是个聋哑人,自然是个隐秘不过的地方。猎天鹰选这里接头,倒也独具慧眼。
  此时此刻,从皇陵到湖边,李家精锐满门出动,从陵下到湖边,每一条最细微的小径,也被牢牢地把守,连守陵的禁卫军也戒备起来。
  李歆慈在袖中装着只长哨,只要她吹响,方圆十里以内,连一只鸟雀也休想走脱,然而她并不打算动用,她早已决意亲手杀了此人。
  老头儿用破了口的碗给沈礁上了盏浑茶,便又回灶前,缩进炉灰里去。沈礁坐下,李歆慈默不作声地侍立在他身后。
  “上次那单货的款子,沈叔可带来了?”猎天鹰急急问道。
  “如何敢误了你的事。”沈礁从怀中点出几张银票来递与他,猎天鹰抓来一看,似乎很是不满意:“怎么才一千?我原以为……”
  沈礁不满地道:“原以为什么?货是好货,可你也不看有谁敢买?你以为有几个人不知道这玩意儿是李家的?老沈我也担着老大的干系呢!”
  猎天鹰便只嘟哝着,冷笑了几声:“看来如今我手上的这单,沈叔是不要了?也好,免得连累了沈叔,叫那李家来个毁家灭族……”
  “我做这单生意,若是不担风险还赚什么赚……只是老弟也得体谅一二,毕竟这风口浪尖的,找买家不容易呀!”沈礁向猎天鹰赔着笑脸道。
  猎天鹰哼了声:“可那一匣南浦珠,市价三千两不止,你这也……”
  两人讨价还价了半天,李歆慈打量着猎天鹰身上,见他胸口微有方形印记,想必就是被劫的宝物。她耐着性子等着,两人尚未谈妥,那灶上已是嗞嗞作响,鸡肉香味随着炭火气一起扑出来。那老吴虽然样貌衰朽,手脚倒还挺快,未几便捧着一只硕大的粗瓷花碗,端上桌来,一时酒肉俱备,很是诱人饥肠。
  沈礁一拍大腿道:“罢了罢了,不要让点小事坏了今日兴致,我再加上两百两,这一单货,老弟只要不急着脱手,必定给你个好价,到时三七分,如何?”
  他手正要再往怀中探去,猎天鹰一挥掌道:“有沈叔这句话就成,这两百两银子算我给侄子们耍了……俩伢儿还好吧?”
  李歆慈骤然将功力提到十成,察听沈礁的动静,只听得他道:“赛着皮,一日不打上屋揭瓦,差点没把我这把老骨头给折腾没了!”表现得倒也正常。
  那猎天鹰这才点点头,便珍而重之地从怀中掏出一只长方形的包袱来,大红锦缎上用金银丝一层摞一层地绣着龙凤花鸟,角落上更是用米粒大小的珍珠拼出“陈李联姻,百年好合”八个字。
  沈礁啧啧道:“这一张被袱,只怕都值得好几百银子了。”
  猎天鹰嘿了一声,拆了包被,滑落出用酸梨、紫檀、沉香三种名木榫接而成的扁木匣,木匣抽开,几颗晃晃亮的水晶珠子就蹦了出来。
  “这……”还不等沈礁问出来,他将珠子毫不顾惜地往外一拨拉,乍一拨开时只觉得瑞彩流转,目迷五色,然而定神再看,却又分明是漆黑的一片,就仿佛那盒子里装着的,是无穷无尽的空暝一般。
  “这才是正货。”猎天鹰的声音也变得郑重起来,“乌冰蚕丝!”
  “原来这神神秘秘的嫁妆,竟是一卷丝。”沈礁脱口道。
  “哈,一卷丝?”猎天鹰很是不满,“这乌冰蚕丝的织物寻常的宝刀、宝剑、内力、真气都伤不了分毫,穿上它就是多出几条命来!罗浮剑府去年亏得李家母老虎鼎力相助,才收拾了滇边那一拨土司,他们感恩戴德,千方百计才搜罗到这件宝物,送来给李家母老虎做嫁妆的——若是那些俗滥的金珠玉宝,李家母老虎未必看得……”
  “晓得晓得……”听他一口一个李家母老虎,沈礁瞥了一眼李歆慈,略有不安,打断了他,手探过去触了一触,先是冷得他哆嗦了一下,急急抽了手,之后却又感觉到一股温润之意,徐徐自指尖流入胸口。此物如此奇异,自是正品无疑了。
  沈礁掏了两张千两的银票拍上桌子,道:“这东西不好估价,我先下两千的定钱吧!”
  “好!沈叔果然爽快。”猎天鹰将那桌上的水晶珠子捧回匣子里去,合上盒,系紧包袱,往沈礁面前一推。
  李歆慈紧盯着那木匣的动向,就在滑入沈礁手中的瞬息间,她长剑出鞘,已是连取猎天鹰前胸要害。
  她李家门中近来与猎天鹰作生死之搏的甚多,她曾与他们一一详谈过,也曾用南释派“信谛心法”检查他们的伤势。她得出结论是此人武功并不见得有多高强,他能折腾这么大,主要还是仗着为人机警狡猾,又人脉甚广。
  因此她对猎天鹰本人虽然视为劲敌,可心中实实警惕的,却还是那些相助他的人——被她视为前庭后院的苏杭地面上,竟有这么多人愿舍命助他。只是这些杂念在出剑前的一刻已尽数消逝,她眼中紧盯着猎天鹰的一举一动,看他先是去拔腰间的枪,手画了小半个弧已知来不及,向后平翻下凳,拎着凳子去挡这一剑。
  李歆慈清叱一声,剑锋一绞,凳子裂绽,砸在了猎天鹰的脸上。猎天鹰口鼻顿时胀紫见红,怪叫连声,却终于拔出他的短枪,反手挥出,一股盛烈的风扑面而来,招式毫无新奇,用力却精准得很,“铮”地格开了这一剑。
  这时沈礁抱着匣子,惊惶地想往桌子下躲去,然而枪与剑在空中不绝地交击,尖吟声刺耳惊心,他吓得仰倒在地上,慌里慌张地将匣子举起来胡乱挡在头上。
  两人不约而同地向那匣子抢去,剑锋枪刃交会处,这名贵之极的木料顿时绞化成渣,与水晶珠混成一体,化作一团芬芳而晶莹的风,李歆慈一剑却已逼到猎天鹰的胸口。
  沈礁连声尖叫,往李歆慈足下滚来。
  李歆慈骤生警觉,双胫已如沉冰水。
  她隔着乌冰蚕丝踏下去,有骨头在她足下“咯咯”碎裂,伴着一声嘶吼,一柄沾着血的匕首飞射而出,钻进茅草之中。
  李歆慈一抖剑尖,将乌冰蚕丝挑飞,露出沈礁捂着喉头的惨淡面孔。
  “这沈老头不顾孙子的性命了?”她又恼又惊,直觉有些地方出了差错。然而此时短枪如鹰隼自高空劲扑而来,啸声峻烈,她无暇多想,凝神翻腕,微振剑锋严阵以待。
  就在此时,身后传来些动静,她整个背脊沥沥地一寒,眼角余光里,一团灰蒙蒙的影子连滚带爬地从灶房里冲了出来,正被那团飞在空中的的乌冰蚕丝蒙了个正着。
  “咿呀哇……”
  李歆慈听到这声音,方才记起这店子里还有个老吴。那老吴本来聋哑,这一下又被蒙了眼睛,便没头没脑地往李歆慈身上撞来。
  李歆慈已看出猎天鹰此招破绽,正欲一举击杀他,此时换步移位,只怕劲力会有松懈,便心念微转,运起“玲珑无垢心法”,浑身泛起佛光般淡淡晕华,此时老吴撞上来,自会被弹跌出去。
  然而他当真逼近时,一股浊臭扑鼻而来,即便是那枪尖杀气已是裂肤摧发而来,李歆慈还是不愿被老吴贴上身,便咬牙行险,在这几无转圜的情形下,硬是拔身跃起。
  本是将要与枪尖格挡的剑身,此时斜斜在枪身上一掠而过,倒划向猎天鹰握剑的五指。猎天鹰反应也极快,枪身外振,挥打向李歆慈的腰眼。李歆慈剑身反转,在枪身上一拍借力将要跃开。就在此时,乌丝之下,探出老吴的一只手臂,那手臂在这瞬息间暴长,指间炸开一星赤红的光,又转瞬间成燎原烈焰,炫满了她的视野。
  色泽太亮,速度太快,便如一丝绮念,毫无征兆,顷刻间现没,令人无从提防,茫然失措。
  这瞬间她向右闪去,于是那柄绯红色光芒的软剑,便无声无息地贯入她的右肩。
  “若是我不闪避,这时软剑应是穿入我的胸膛了。”
  李歆慈此一瞬间虽剧痛恼怒,却还是有一丝庆幸。
  她五指一软,长剑脱手坠下,此时短枪正刺向她的左肋,猎天鹰见胜利在望,满面狂笑,那枪力也使得格外刚猛。
  猎天鹰枪力刚猛过甚,出招方位却是漏洞百出,李歆慈左掌切在枪身,枪身一振,已振开猎天鹰的十指。她飞身疾退,攥紧枪头往后狂推,猎天鹰惨号一声,一只眼睛已被枪柄贯入。
  老吴眼见这一幕,面上虽木无表情,软剑的招数却是愈发紧催,似乎将空中的水也灼干了,四下里都腾着烫人的水汽。
  李歆慈踩着猎天鹰的胸膛,拔枪刺向老吴的咽喉,他也极快地抬掌去攥,可枪尖的方位微微一换,便穿透了他的掌心。
  “咔!”枪尖断折。
  “啊!”
  李歆慈此时才来得及痛哼一声,她弃枪而退,俯地一掠,左手捡回长剑,运剑如飞,虚影漫空,这本是破软剑之法,然而那软剑丝毫不惧,紧蹑着绕上来,两剑似乎还不及接触,李歆慈便觉手上一空,她眼睁睁看着剑从中折,锋头直坠。
  李歆慈将手中断剑往侧面抛去,正中那捂着一只血眼,依然试图扑上来的猎天鹰。随后她身子一飘,足背一弯,将猎天鹰掀得飞起来,挡在了自己与老吴之间,同时双手发力,潜心修炼十八年的灵魄逆髓功沛然离掌,击在猎天鹰的背心上!
  老吴一触猎天鹰的身躯,便是自头及踝一个狂颤,然而这片刻,他手中的短枪枪尖也脱掌射出。老吴飞身后退,蹿出茅屋,然而那神功凝成的气团,却如重锤,其势暴烈无比,他虽勉力闪躲,终究还是大吼一声,一团混着内脏的血喷吐出来,将漫天的雨都染得红透。
  当李歆慈一瘸一拐挪出来时,似乎还行走于这一团血雾之中。
  她大腿根上扎着那支枪尖,手中握着重新拾起的断剑。老吴从泥地里爬起来,血淋淋的掌中,却不见方才软剑的踪迹。
  “你、才、是、猎、天、鹰!”她这次并非询问,而是断定。
  他叹了一声,道:“可惜可惜。”虽然没有承认,然而他脸上的表情,却已经没有半点讳避。
  此时他的身躯尽展,站起来比李歆慈要高出一个头,方才笼在身上的灰布衣裳尽数裂开,片片缕缕地挂在身上,露出虬结匀称的肌骨,右胸口上还露出一角乌丝。他面上的油彩也绽裂开了,又在雨水的冲刷下褪落,渐渐显现出棱角分明的脸膛,深而浓的眉眼。
  李歆慈咬牙道:“不可惜了,再来!”
  “好!”猎天鹰掀眉长笑,双足微分立实,盯着李歆慈在大雨中目不转瞬。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长哨,厉得连四下的雨滴都似乎顿住了,漫山草木都静止了。
  “他们来了?”李歆慈想自己一直不曾吹响警哨,不知是谁发觉不对,在向她示警。
  猎天鹰听这哨声,一言不发,掉头狂奔。
  李歆慈一面吹响长哨应和,一面追袭而去。
  第三章
  “跟来了!”猎天鹰一面狂奔一面调匀胸腑间烦躁不安的气息。他所受的伤势,其实没有看起来那么沉重。方才混战中,他胡乱将乌冰蚕丝塞进怀中。此时那团乌丝隐隐泛着热力,将痛楚丝丝缕缕融开。
  他方才咬裂舌尖,伪装受创极深,本是想在过招中骤然发难,只是李家援兵意外赶来……不过李歆慈是极自负之人,必然不等同党会聚,便孤身追来。
  他一路飞奔一路察看自己先前做好的标记,果不其然,有些地方被人动过。他并不吃惊,李家的人既然先示警,自是发觉了异处。
  猎天鹰到了那个洞穴的入口,就听到洞内有人走动。
  他放柔身段潜了过去,随手在地上一按,寻那个把柄,连转数下,身子就无声无息地隐入洞壁之中。这夹壁中存着柄备用的枪,形制轻重都与方才折断的那柄一模一样。猎天鹰执枪在手,便又回想起方才扮成自己的结义兄弟息猛那血淋淋的眼眶,不由双目一热,几欲落泪。
  洞穴内脚步声更近,他收拾心情,捡了块石子掷在洞外石板上。挥着剑的男子冲过来的刹那,猎天鹰一枪从侧面贯向他的小腹!
  男子万没想到石壁中忽然出来个人,只来得及将身子往上提了一提,枪尖正中大腿,他惨呼一声,侧倒在地。
  “七爷!”洞深处骤然冲出来一个婢子打扮的女子。
  “漱雪……”男子坐倒在地上,勉强抵挡着猎天鹰一枪快过一枪的攻击。
  猎天鹰见那婢子手中执着两把短剑,身法极快,心道:“这想必是那李家母老虎身边的四狐之一。”
  他曾与饮冰动过手,知道她们的实力,便不恋战,手指在身后连转那手柄,一道槽道“咯咯”地开启,他便钻了进去。
  猎天鹰跑出来一程,用碎布裹了手掌上的伤,又将怀中的乌冰蚕丝取出,裹在胸腹之间,外面勉强用衣裳掩住。他调匀呼吸,不一会儿,便听到机关“咔咔”作响。
  已经有人进来了。
  “这是什么地方?”从侧面的小孔里传来李赤岚强忍着痛楚的声音。
  “瞧这格局,是帝陵。”李歆慈观察了一会儿,得出这个结论。
  猎天鹰不由得有几分佩服她,只这片刻已看出来了这洞穴的来历。这本是当年为先帝修筑的墓室之一,专是为了防范有人盗掘,因此布下许多机关阵法,然而后来发觉墓室方位有偏斜,于风水有碍,便废弃封存,然而大体完好。猎天鹰发现这墓室后,摸索着调整,便有许多机关可以使用。
  茅屋中的杀局,他并未指望能尽全功,真正倚仗的,其实还是这里的布置。
  “漱雪,你在这里看着七叔,我往前探去。”
  漱雪劝她道:“小姐受了伤,不如等他们到了再进去。我看这里的布置不简单。”
  “不。”李歆慈回答得异常干脆,隐约有种非同寻常的焦虑。
  她声音未落,已是启动了前面的石门:“我去了。”
  “这是最后一搏了。”猎天鹰从窥孔中看着闯进来后面现迷茫的李歆慈。连破数关后,她身上又多了好几处伤口,虽非致命之处,然而她的举止分明迟钝起来,重浊的呼吸声在狭小的石室里回荡。更重要的是,李家的援兵,被拦截在了这重重机关之外。
  他启动机关,一面面玻璃窗开始转动起来。无数个影子与无数道厉喝向李歆慈袭去。猎天鹰在那机关开合间,默不作声地等待时机。
  李歆慈奋力向空中挥舞着,果然不久便把身后要害露了出来,猎天鹰软剑骤长,李歆慈若有所觉,奋力跃起闪开,然而背心上还是掉下成串血珠。
  只是这一受伤,她骤地阖上双目,剑尖上浮起一层橙黄色的光芒,最后那光芒越扩越大,竟化作一团光罩,将她笼在其中。她飘然跃起,剑光一闪,便是“哐啷”一声,这名贵之极的西域玻璃碎了一块,接着又是一块……
  李歆慈身笼佛光异彩,穿于碎冰琼雪之中,尽管面上伪装未脱,却依然有种飞天妙舞的神韵。若不是在生死相搏间,猎天鹰几乎要忍不住鼓掌喝彩。
  厅中幻影消逝殆尽。
  她身姿一凝坠地,踩在熠熠生辉的碎玻璃上。剑锋所指,遥遥指向最后一面玻璃窗。
  这法子实是最直接有效不过,只是消耗的真气却也着实不少,那护体光晕已全然淡去。
  就在猎天鹰屏息要给她致命一击时,大厅骤然间剧烈地往上弹了弹,两个人被一股巨力抛得飞开,各自撞到了一面墙上。
  若非李歆慈有护体神功,猎天鹰有乌冰蚕丝裹体,这一摔都必然会奄奄一息,晕厥过去。然而此刻他们也各自喘着气,一时动弹不得。
  之后,这天旋地转的大厅竟如从山顶往下剧烈滚动的大石,终于触底,在一通颤动后静了下来。
  然后是“砰砰”两声,有人在用掌力击打石头,一个男子轻喝了声,似乎正在号令众人,紧接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半面石墙终于倒下,火把的光在迷蒙的粉屑中透了进来,渐渐地,照出一张十八九岁少年的面孔。
  他虽穿着劲装短打,然而在这地宫深处,衣裳和面容都依然清爽。
  猎天鹰见到他的瞬间眨巴了下眼睛,这满室飘飞的粉屑让他的视野模糊。不由自主地,他忆起那间散发着淡淡茉莉香的闺房,伤重不起的他侧卧着,透过一面晃动着的珠帘,在缤纷的珠光晕华中,见到这少年如痴如醉地从一双纤纤素手中接过那胭脂色的丝绦……
  然后思绪就无可避免地,跳到了那具被水泡得肿胀,覆了一层青头苍蝇的尸体上。
  “姐姐!”少年似乎终于松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