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胭脂结-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咯”地响了两声,又往下弯去两尺。
  然而李歆严正要击出第三掌时,李赤岚的剑光已经架在了他的颈上。
  他这一剑倾尽全力,周身上下空门大开。
  李赤雷发觉此情形,顿时弃了云、电二人,腾身上了那铁索,掌若奔雷,直击李赤岚的后心。
  云、电二人,一左一右,向李赤雷杀去。
  而铁索之下,无数刀剑枪棍,伺机而动,急欲噬血。
  第八章
  窗口正对着古枫,李歆慈将五人情形看得一清二楚,不由心头狂跳,她几乎能从脑海中描绘出李家子弟尽数在这一役中伤亡的场面。
  她再不能犹豫,一掌击开面前的玻璃,抽出腰间长剑,纵身而出。
  “全给我住手!”
  她这一声清咤,满庭皆惊,李歆严身子一颤,几乎跌下树去,然而那掌却无可收回,依然结结实实地击在了树杆上。
  巨大的树冠呼啸着倒地,李歆慈此时目迷耳乱,只凭着那一丝不可言说的灵觉,架住了李赤岚的倾力一剑,李赤岚轻哼了一声摔下树去,他内力震得李歆慈手臂酸麻。李歆慈换手再次出剑,挡在李赤雷迎击而来的掌上。
  那掌心喷吐着暴烈的内力,李歆慈一时拿握不住,长剑脱手。她微哼一声,使出“捕霓分光手”,扣住李赤雷腕上三寸,含声吐气。李赤雷腕骨顿折,闷哼一声,坠下索去。
  李赤云李赤电的一刀一锏这时已近在咫尺,她无论是招架还是避让都再无余暇,只来得及厉声一喝,再度使出“玲珑无垢”,浑身佛光乍现,将那刀光锏影融化在这团橙黄的微芒中。
  这时那树冠方才沉沉坠地,李歆慈狂喷鲜血,提身而起,接住坠下的长剑,勉强划开那些迎面扫来的枝叶,卓立于断折的树上。
  她的伤势本来只好了六七分,而方才一连串拆解,便如应付这五人合力一击,此时只觉得内腑绞痛,竟双腿一软。李歆慈拿剑插下断面,勉强支撑着自己站立。断面上圈圈的年轮仿佛无尽的涟漪向四面八方扩去,一时数不尽是多少年月。
  呛咳而出的鲜血,一滴一滴地淌在上面。
  “大小姐……”
  “大小姐还活着!”
  “她回来了!”
  片刻沉寂后,无数或惊或怒或惧的叫声充塞了天地。
  李歆慈几乎想大叫一声“都给我安静”,然而她却只能颤颤地拔出剑,道:“你们,你们还是、李、李家的人,就,就给我住……住手!”
  “大小姐?”
  这时院内院外的人已经静下来,因此这一叫便格外响亮,李歆慈听得出那是锐羽的人,便勉强向灌木丛中挥了下手,道:“你们不必出来,若有人还要动手,你们杀……无赦!”
  “是!”他们有人应了一声。
  李歆慈扫过方才斗得你死我活的几个人,李歆严跌坐在大堂的阶上,李赤岚手中垂着个剑柄神色难辨悲喜,左边是面色惨然的李赤雷,李赤云李赤电脸色沮丧,站在院墙之下。
  他们中间,是那轰然塌掉的古枫。在夕晖残照中,枝叶如同血色波澜般铺陈开去,几乎占据了整个院落,将所有人都挤得只能紧贴着墙站立。
  她叹了一声:“你们……这个家毁了,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李歆严忽然道:“姐姐,我知道你会回来的。”
  李歆慈骤地回头看他,只见他站起来,檐角投下的影子狰狞地涂了他一脸一身,他面上的表情被掩得无法看清。
  正这时,大堂内的门轴,忽然“吱呀”一声转开,漱雪扶着周身绵软的赵夫人出来,然而她指尖不知何时,竟有了一把锃亮的匕首,架在赵夫人颌下。
  她的神态依然沉静而恭顺,举止也很轻柔,就仿佛只是服侍夫人梳洗,声音也很平缓地道:“大小姐,请听从公子的命令!”
  “你!”李歆慈眼前仿佛有个巨雷打过,她一阵恍惚,身子飘飘悠悠,似乎在无穷无尽的冥空中飘荡着,许久许久……
  一直到四肢痛如寸裂,方才睁开眼,只见周身都是簌簌抖动的叶子,人们环站在四下,彼此警惕地望着,却谁也不敢来扶她一扶。
  李歆慈后脑上疼得一抽一搐,麻木得全然想不起眼前都是些什么人,这又是什么地方,发生了什么事情。在这瞬间的茫然中,她害怕得颤抖着,若是此时还有力气站起来,她一定会马上从这里消失掉。混乱成一团的头脑中骤然闪过一个地方,那黑而阴冷的墓穴,是多么安适的地方,那里有人,有人在等着她……
  临走时,聂熔的声音骤然回荡在耳畔。
  “你家中情形不明,此时回去,不知会遇到什么,我们一起去!”
  “你是对的。”李歆慈想着,自己是局中之人,有太多太多的束缚和迷障,她应该让聂熔一起来的……
  然而此时,这想法除了让她倍觉凄楚以外,再无丝毫益处。她慢慢地、慢慢地,抬起头来,一个一个地扫视过眼前的人。
  众人无不往后退了半步,只有李歆严迈下台阶,一步步踏向李歆慈。
  李歆慈合上眼,倾听那些枝叶在他靴下碎裂的声音。她默默计算着他的步子,指间的名门微微地发着热。
  她脑中一瞬间闪过好几个招数,能在此时拼力一搏,置他于死地,然而直到那靴子在她面前顿下,直到他弯下身来,异常温雅地在她耳畔道:“姐姐!”
  她也没能让这绝世神兵绽现光芒。
  李歆慈蒙眬的眼中,闪着赵夫人焦灼担忧的目光。她心中一清二楚,赵夫人担忧的不是她,而是这个正拿她的性命作要挟的儿子。
  他不论做了什么,都是李赤阳的独子,再没有人能替代他。
  李歆严蹲跪下来,李歆慈猛地侧过头,看到他的二指夹在了她手中的长剑上,他手指白皙修长,细看却有着浅浅的瘢印。那是李歆严小时候练武时留下的,她曾心疼地在那伤口上吹拂,亲手为他包扎。
  李歆慈缓缓地嘘着气,仿佛一口气呼了十年八年,胸腔中空荡荡一片,连周身要穴被急骤地点过,也几乎不曾察觉。
  指间一松,剑被李歆严夺在了手中,他随手掷往身后,长剑如一条银鱼般,无声无息地潜入重重叠起的红涛中。
  这一刻他的双肩耸动,喉头发出诡异的声音,竟辨不出是大喜或是狂悲。然而等他站起来时,面容却已是平静无比。
  他整了整衣冠,向赵夫人跪了下来,叩头道:“孩儿叫母亲受惊了,万死不足恕罪。”
  漱雪收起匕首,将赵夫人交到李歆严的手上,李歆慈制穴时本就不敢下重手,又过了这个把时辰,此时李歆严随手拍去,竟给解开。赵夫人一得活动,举起手来便是一个耳光。
  “啪!”
  李歆严不避不让地受了这一记,她还待再扇,然而见他瞑目以待的样子,却也只是僵在空中,末了长叹一声:“我,我再也不要见到你!”
  “漱雪,送夫人回曦晖堂去。”
  李歆严吩咐完这句,面上带着那红通通的五个指印,大步走到院门口,骤然从袖中翻出破霞箭来,高声道:“破霞箭在此,锐羽听命!”
  许久之后,枫林中有人发声:“请公子将大小姐送出来。”
  李歆严阴沉沉地道:“你们是李家手中的利箭,如今我手执破霞箭,是李家主人。”
  又过了片刻,那林子里没有动静。
  “为了姐姐的安全着想,你们也该知道怎么办。”他又补上了这一句。
  枫林中发出一些怒吼声、争执声,片刻后,终于有人答话:“大小姐若是无事。我们锐羽当听从公子差遣!”
  李歆严颇为满意,转身院中喝令道:“叔爷们和歆荣留下,其余人,都出去!”
  这瞬息之间,他便多了股生杀予夺的威风,一时竟无人敢出言反对,纷纷脚步慌乱着退出去。院外的姚总镖头和吴啸子等人,见局势如此,却也不敢妄动。
  一时众人退尽,李歆严道:“歆荣,关了门!”
  李歆荣听到这话,虽有些不服的神色,却也还是将门扉用力一甩,“砰”地合上。
  李歆严忽而对着整个院子里的人团团作了一揖,道:“歆严诸般悖逆处,还望长辈们谅恕!”
  李赤岚有些沉不住气:“你休要得意了!这种无耻手段,别想我也服输!”
  李歆严丝毫不曾动怒,也不理会他,自顾自道:“父亲去得早,二叔去年在滇边罹难,五叔重伤卧床,而今八叔也……”他转了面孔,看着李歆慈。
  李歆慈淡淡道:“八叔没了。”
  李歆严并不惊讶,继续道:“八叔也亡故,下一辈的兄弟也不多,如今成年的只有歆荣一人……今日我们李家能撑着家业的,可都在这院子里了。”
  “你倒叙起亲谊来了。”李赤云打断了他。
  李歆严低声笑着,指着横陈满地的残枝败叶,枕藉尸首。“难道不该叙亲谊么?这古枫一直盛传为我李家的根基,而今如此惨淡景象,难道李家真要盛极而衰,从此消亡?”
  李赤岚哼了一声:“却不知是谁折断的!”
  李歆严摇着头道:“其实,七叔如今该知道,漱雪去你那里告密,是我有意促成的。”
  这事李歆慈已前后想明白,李赤岚也略有些觉悟,而院中其它的人,无不骇然望着李歆严。
  李歆荣指着他,声音开始发颤:“你,你疯了?”
  李歆严“嘿嘿”了两声,道:“我若真能疯呢,倒也好了……”
  “好个一箭三雕。”李歆慈低低地笑出声来,院中之人面面相觑,就连李歆荣也现出恍然的神色来。
  李歆严挑起李赤岚与李赤雷两派的争斗,让他们消耗掉彼此的实力,又诱得李歆慈回来自投罗网。他藏着破霞箭一直不用,是为了保存锐羽,不伤家族元气。
  李歆严默认般地笑笑,又道:“大伙儿可都瞧见了,姐姐安然无恙地回来,先前一切自然是误会,从今以后这些天的事便是一笔勾销,大家齐心合力,光大我李氏门楣!这乱事中受伤需救治的、不幸亡故要抚恤的、房舍坏了需修葺的,等细细算清了,再一一来我这里结算。不论是哪一房的,都一视同仁,决不偏倚……”
  他侃侃而言,显然这番话,一字一句,早暗中斟酌过多次。
  “罢了罢了!”李赤雷将李歆荣手一拖,道,“歆荣,去给大哥磕头认错,过去的事,再也不必提了……”
  李歆荣站那里有一刹那的愤恨神情,却还是依言上前跪拜,李歆严神色庄肃地任他拜倒,在他将要磕下去时,却伸了手去扶起来,故作讶然:“自家兄弟,何必行这样的礼?”
  他携了李歆荣的手,慢步下阶:“各位长辈,先前一场误会,而今都不必提了。我李歆严今日在此立誓,从今往后,便是有对我李歆严一人不满,或是想要取而代之,只要光明正大,不弄些有损家业的阴谋,我也决不挟私报复。若违此誓,我子孙后代必将互为荼毒,绝门灭户!”
  他毒誓发得情真意切,然而李赤雷听着,神色却忽然变得异常诡异,道:“你姐姐当年当我发过毒誓,决不会加害二哥,若违此誓,必被至亲之人以利刃穿身……这誓言,似乎是应了呢?”他笑得有些森然,“你也需小心一二。”
  言罢,他拉着李歆荣,推了院门,大步去了。
  余下赤岚赤云赤电三人,彼此对望一眼,也觉败局已定,无话可说,上前冲李歆严揖了一揖,便随之而去。这院中骤地空落下来,只余下姐弟二人。此时天光渐敛,一团将满之月钻出云际,将皎皎清辉洒在二人身上。
  李歆严步下阶来,向李歆慈伸出手去:“姐姐,我扶你一把,进屋说话吧?”
  他虽问了一句,却也没等李歆慈回话,便将她搀在臂间,扶入了天时阁,将她放置在那张李赤阳生前睡过的榻上。
  “漱雪安顿好母亲,自会将嘉仪堂收拾好,接你过去。”李歆严看到榻上并无被褥,颇有歉意地解了自己那件外衣,铺在床上。
  李歆慈扯了下嘴角,道:“麻烦公子与……雪姨娘了吧?”
  “哪里哪里。”李歆严默认了“雪姨娘”的说法,“五日后,陈家的人便来迎亲,姐姐若是身体欠佳,不免让一桩喜事,染了些瑕疵。”
  “喜事?”
  李歆严侧过头打量着她:“姐姐莫非忘了八月十五便是出阁之日?陈家公子染恚,老爷子派了一个如今当家管事的堂侄代为亲迎,前日来的拜帖,说明日便在扬州下船,后天晚上,必然就到了金陵。”
  李歆慈奇怪地道:“你难道没有跟陈家说,我已死了么?”
  李歆严诧异,道:“姐姐分明好好的,何出此言?”
  “然而你刺下那一剑时……”李歆慈凝视着他,“我已经死过一次了。”
  李歆严摇着头:“那凡铁俗剑,如何杀得了姐姐?若是就这么死了,‘玲珑无垢,元婴真身’,也配称是南释不传之秘么?”
  李歆慈将眼一闭:“你竟不怕我回来杀了你?”
  李歆严轻笑道:“姐姐怎么能杀我?便是一万个想,可……”
  “为什么?”李歆慈忽然打断了他,“你既不愿杀我,我倒不明白了,你大费周章,难道真是疯了?”
  李歆严似乎倒有些困惑了:“姐姐在滇边借那群土司之手杀了二叔,又是为了什么?难道不是怕你出嫁后,叔叔们有异心?只是姐姐再如何为我铲除后患,总不如我自己来得好……”
  “哦?”李歆慈依然追问着,“叔叔们虽然各自有些心思,然而二叔一死,他们本已深自收敛……你真是为了防他们?你自己也说过,我并无第二个兄弟,这家业,迟不了几日终究要交给你的,你却为了什么?”
  李歆严默然了一小会儿,忽然站起身来。“正如姐姐不能让我死,我也不能让姐姐死。我若要接手李家的产业,要维持与陈家的盟约,都无论如何少不得姐姐——这情形你我都一清二楚,然而、然而……”他两颗瞳子在月色下闪成幽蓝,“若我说,我是为了莺莺,姐姐……必然是……不信的。”
  李歆慈忽然浮现出想起什么的神情,忽然探入怀中,片刻后,拉出一根胭脂红的丝绦。
  他的目光渐渐从错愕转为震惊,向后踉跄着退了半步。
  胭脂结在李歆慈的指间晃荡着,她微觉可惜地看着,道:“在水里浸过两道,有些褪色了。可惜了,顶漂亮的一根绦子……”
  她一句话没说完,便被李歆严劈手夺去。“你,你是怎么得来的?”
  绦子在他手上荡起来,那珠光与丝光漾成一重又一重的影子,他的瞳子在那重重虚影中晃动,先是他的目光,接着是他嚅动的嘴唇、脸庞、身躯,都似乎在此时此刻融化。
  “有人让我给你的。”李歆慈道,猎天鹰的身影又一次从心中划过,想那三日五日之约,到了那日,他会等她么?
  李歆严哆嗦的手指从袖子里翻出来,那是一段残绳。李歆慈想起从扬州赶回来的路上,他嘴里一直咬着这段索子,瞪着大而无神的瞳子,那么出神地望着窗外。
  他猛地转过身去,看着穿厅斜顶的小天窗,被李歆慈打碎的玻璃间嵌着将圆的月。
  “八年前你从这天窗中跳下来将我抱在怀里的时候,你击败九歌剑客,斥退二叔的时候,我看你仿佛看神一样,我那时多么爱慕你,崇拜你,依恋你,我小的时候,除了让你满意,从没有别的想法……然而这么多年,你一心一意,只想让我变得不再是我。
  “如今,你成功了,就在莺莺死去的那一刻,你夺走了我的一切,我只能像条烂透的蛆,寄生在你给我的这粪堆上,苛延残喘地活着……
  “那天,我跪着求你让我去见她一面,跪了好久好久,我只要见一面,你都不肯……
  “她死的消息传来的时候,我便想杀了你……我以前从没有想过……然而,杀了你,这家业就此毁去。这世上已没了莺莺,我弃家出走,哪里又是我的归宿?然而我如此不甘心,我总要……让你也尝一尝被伤害的滋味,卑屈隐忍的滋味。你总是将这些赐予人,总要自己来领受一回!”
  李歆严的声音戛然而止,他耸动的双肩,在一地清辉中投下战栗的侧影。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我不能嫁去陈家了。”李歆慈忽然道
  “为什么不能?”
  “你到我这里来。”李歆慈柔声道。待他走过来后,她盯紧了他微微泛红的双眼,道:“我已不是处子之身……陈公子再柔弱,也不会对这种事忍气吞声的。”她微微笑,带着一丝极怜爱的神情,伸出双手,抓紧了他的双臂,“如今,我对你已是无用……我给你这个机会杀我,为你爱的女子报仇,你无须再含恨隐忍!”
  李歆严一惊,挣开了她的手,又喝了一声:“你……”
  他僵硬地站在那里,那一会之后,忽然浮现出一阵狂喜:“我的复仇……为什么,一定是要你去死呢?”
  李歆严的笑容慢慢隐下去,却似乎刻在了骨子里,他站起来,面向李歆慈,用力地挥动双手,脚步跌跌撞撞地往门口倒退而去:“你不是说,我无力自制吗?你不是说,身为李家子弟联姻是我的责任吗?你不是说很久以前你已经付出了吗?哈哈,原来你的自制力也不过如此!这婚姻,也是你的责任,你的命!婚床上的事,我才不担心,有的是办法糊弄过去……你若是觉得没有,我会告诉你……你看,这就是报应……你做过的事情,如今总算、总算全轮到你自己,来尝一尝这苦果了!”
  “你难道不怕,我在陈家掌了权,会对你不利吗?”李歆慈奋力坐直,大声叫道。
  李歆严扶着门歪过头来看她:“我怕什么?如今三家瓜分江湖的局势,是你一手促成的,除非你想毁了这一切,你怎么可能向我报复?若是……有一天你觉得可以毁了我、毁了李家。”他微笑,面孔转向门外,只留下一个极暗淡的背影给李歆慈,“那便是一切崩毁的时刻!这一点儿恩怨,又算得了什么呢?”
  李歆严大踏步走出去,脚步起落间溅起无数碎叶,还有叶片上附着的淡淡月光。
  他推开院门时,漱雪正进来,退开一侧微微曲膝,李歆严没有停下来和她说话,带着那种近乎癫狂的步态远去。
  漱雪身后跟着几个家奴,吃力地推着车,车身上严严实实地围着喜气洋洋的帷幕。
  李歆慈的手指收紧了。
  车停到堂前,漱雪不紧不慢地走过穿厅,在她身前行礼:“小姐,请上车,婢子接您回嘉仪堂梳洗。”
  “为什么?”李歆慈盯着她。
  漱雪搀起她:“我不想当一辈子奴婢。何况,我知道公子不可能杀了小姐的。”
  漱雪撩起那些帷幕,森冷的气息扑面而来,月光下一片幽幽的光,李歆慈探出手去,扶在儿臂般粗细的钢栏上。
  “囚笼?”
  “大小姐神功盖世,我们做下这事来,着实战战兢兢、寝食难安。”漱雪从腰间拿出钥匙,启开门,深深地躬下身去,作了个请君入瓮的姿势。
  李歆慈的手指紧紧抓着这寒如冰凌的柱子,忽然道:“是你杀了咀霜?”
  漱雪瞬间面色惨然:“这,这都是公子……”
  “你的理由,你用来出卖我已经够了,然而,”李歆慈在钻入笼中的那刻道,“用来害死咀霜,还不够。”
  漱雪不敢与栏后李歆慈的目光对视,垂下头去,颤抖着的手失误了好几次,才终于将门锁扣上。
  第九章
  由两艘三层大船和七八艘中小船只组成的船队,在八月十五日亥初时分,泊入了瓜洲渡口。次日一早,船队会从扬州转入运河北上。大船上结着极为显眼的陈、李二姓灯笼,点出这前面一艘是陈家迎娶的船只,后面的,是李家送亲的船只。另有各色喜庆花灯,挤挤挨挨地饰满了一层层绘舷、一扇扇雕窗。
  灯光在粼粼波光上流转,铲碎了江心那一轮欲盈还缺的明月。
  而岸上码头,扬州当地的江湖帮派,富商大户甚至是官府中人的车马轿舆已是排出半里长,伙夫长随们聚成一堆小声议论着这江湖上近来的诸般趣事,卖茶水糕点的小贩们,已是如逐臭之蝇般赶了过来。
  近日来因为李家内乱,江湖风波甚多,这码头颇显萧条,如今更是只泊着这一支结亲的船队,因而此刻的喧闹惹出的便是一派病态的繁华。李家的家奴封锁了离岸十丈之地,连那些有头有脸的人们,也只能在彩棚下嗑牙,直到船上相请,才可上去。
  这时便有个长随举着灯下船来,一面恭送着“威武会余当家”、“春山会馆朱爷”、“昌广商会胡爷”,一面扯着调门叫道:“公子恭请‘激流船队的吴爷’、‘落叶织坊柯娘子’……‘逐潮馆沈爷’上船!”
  最后一声让那坐在棚中许久不发一言的老人受惊似的跳站起来,哑着嗓子应了。
  他非同一般的嗓音引得四下里的人们投以同情的目光,逐潮馆主被卷进李家内斗,险死还生的事,他们都微有所闻。
  按规矩,随从们全都留下,他一人跟在前几位被请的贵客后面,步履蹒跚着踏上跳板。
  船边上站着的一个小家奴见了,赶紧抢过来扶了他一把:“沈爷当心!”
  却又在他耳边极快补了一句:“鹰爷当心!”
  这第二句“鹰”字说得极含糊,外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