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李雷和韩梅梅的失败与伟大-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做的。”

韩梅梅心里觉得幸运,转来的是这个学校,所以能遇见这么多特别的人。老师这个职业最能反映一个社会未来的风貌。一个老师,要能包容不同个性的学生,就如同一个社会想要成熟,它就必须具备宽容异己的胸怀。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没梦想的学生,只有没梦想的老师;没有平凡的孩子,只有平凡的家长。她念了这么久的书,转了这么多个学校,Miss高这样的老师,也只碰见这一个。

虽然在公事上韩梅梅和李雷好像配合得天衣无缝,可是私下里,缝隙却越来越大得难以弥补。她跟大家的关系越来越好,经常地,她会听到很多人议论李雷,她知道,成绩好,又爱玩,又能玩得出新奇的花样,在单调乏味的中学校园怎么能不受女孩欢迎?怎么可能不是她们讨论的中心?其实,吉姆远比李雷更英俊,几乎是学校最帅的了。可惜现在的国人都更狂热地看重综合实力。每次讨论到李雷的时候,她总是小心回避,直到觉得自己好像真的能够把他给忘了,惹得每次莉莉都问:“梅梅,你怎么不说了!”自从她们两个成了好姐妹,莉莉就特喜欢和她说话,因为她觉得韩梅梅对事物的观点非常具备参考意义。

这天下午,她站在走廊上等人,穿着白色校服的学生们匆匆来往,像是晴天里飞来飞去的雪花。人渐少时,她转头刚好看见李雷和一个小几年级的学妹站在那里,那个长得挺乖巧的学妹拿了几张卡片给他,他对着那个学妹笑得那叫阳光,两排整齐洁白的牙齿是他的招牌表情。

原来自己还是不能够,还是做不到。

韩梅梅自己对自己说:“一口大白牙,真讨厌。”可是她很羡慕这些学妹们有捧出一颗心的勇气。

她只看了两眼就转头了,风言风语刚消停不久,免得又被无端端地卷入风波。学妹心绪荡漾地走了,李雷一回头,看到韩梅梅立在这里,于是就快步走了过来。

李雷手在她面前一扬,问她:“你在这里干吗?”

“等人。”韩梅梅说,视线被他手上晃着的卡片吸引了片刻。

李雷特别高兴地说:“要不要看看?这个是我现在收集的明信片!”

“明信片?”韩梅梅没想到是明信片,原来她想错了。

“很多城市都有卖手工艺人画的明信片,很棒。我托朋友从各地带了很多给我。”然后就把手上的展示给她看,果然比市面上卖的8毛钱一张的明信片有诚意有风格很多。

韩梅梅好奇地问他:“你干吗收集这些明信片?”总是有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爱好兴趣。

李雷看她感兴趣,兴致也特别高:“到时候毕业,给每个同学送一张!你要哪一张,给你先挑。”

你看,你看,他就是这样,他总是这样,对每个人都这么充满着热情,毫无例外,毫不偏袒。韩梅梅不知道该说什么,就说:“无所谓啊,随便一张我都挺喜欢的。”

李雷的热情最近总是碰到一鼻子灰,心都灰了,垂头丧气地问:“韩梅梅,究竟怎么了?你最近对我的态度很奇怪。”

韩梅梅还没有说话,就看见吉姆走过来对韩梅梅说:“走吧。”

李雷皱着眉问韩梅梅:“你等的人是他?”

韩梅梅点点头,向李雷挥了挥手,吉姆故意说:“没错啊,那我们先走了。”

我们,真是一个刺耳得令人讨厌的词,李雷插着口袋站在那里。

绿帽子事件查不出元凶,校务处主任的元配就不会放过他,校务处主任可不想最后只能随身携带警告牌:家有恶妻,请勿靠近。Miss高倒是给大家带来一个喜讯,她告诉大家非典的预防疫苗快研发出来了,不久之后应该就可以遏制非典的蔓延。韩梅梅想,人类真是聪明到对能够传染病防范于未然,那么爱就是另外一种传染病,既然每一种传染病都有疫苗进行预防,那为什么就没有一种疫苗,我们打上一针,就可以预防爱上别人?原来天底下只有爱和死一样,无法预防无法避免。

下午刚刚放课,李雷毫不气馁地再次邀约韩梅梅:“走吧,一起去吃饭吧。”

不料,韩梅梅边收拾书本边回答:“可是,我和其他人已经有约了。”

李雷很郁闷,想问的话还没问出口就看见吉姆走了上来,对韩梅梅说:“走吧,等一下食堂人特别多。”

妈的,果然又是吉姆。谁都看得到,最近韩梅梅和吉姆走得越来越近,凯特为了成全他们两个人,经常跟着露西和莉莉混。

李雷想不明白,为何韩梅梅老是和吉姆待在一起,而且偏偏还是吉姆,这小子可一直是他的手下败将。他甚至不知道具体从哪一刻起,她和他的一切悄悄起了变化,他们之间的关系原本像是一只想往上高飞的氢气球,可是没想到她轻轻地一笑,就洒脱地放开了手,让彼此从此都有了自由,自由得好像从未拥有过。

韩梅梅和吉姆吃完晚饭后,散了半里的步,准备回教室自习。这个时候,吉姆指着学校最高的楼,对韩梅梅说:“跟我到上面看看,好吗?”

韩梅梅犹豫。吉姆又说:“反正还要一个小时才开始晚自习啊,你成绩这么好,不用这么拼命吧。”

韩梅梅从来没去过那个楼,能上去看看倒是也不错,就跟着他一道上去了。

灯还没开,他们沿着楼梯灰暗的空间往上爬,韩梅梅问:“怎么想起来这里?”

吉姆阴深深地说:“因为这里是化学和生物实验室,你知道,很多动物都在这里被肢解。”继而,又阴测测地问:“你知道吗?”

韩梅梅横了他一眼:“知道什么?”

他压着嗓子吓唬她:“这里——闹鬼!”

说完想看韩梅梅反应,结果韩梅梅没有一点反应,他呵呵地说:“原来你不怕鬼。”

韩梅梅鄙视了他一眼,说:“我如果怕鬼,怎么敢每天和你这个洋鬼子在一起?”

小不列颠于是被她的这句话打败了,两人一齐爬到了顶楼。韩梅梅透着窗户看那实验室,房间里面很暗,但隐约可以看见很多透明漂亮的瓶瓶罐罐。对于文科生来说,有点神秘的宗教意味。

吉姆叫他:“韩梅梅,过来,这里可以看到学校全景。”韩梅梅跑到他身边一看,果然。她用手臂抵着栏杆,又抬头看天空,对吉姆说:“小的时候,我妈告诉我星星是天上的路灯,到了时间,天神就会一盏一盏地把每颗星星点亮。每次看夜空,漫天都是闪亮的星星,我都会想,哇,天上的城市真是繁华而美丽。你说,我妈妈是不是在那里面的城市住着?”

吉姆看着她,点点头:“你妈妈现在一定很快乐。”

韩梅梅有点哀愁,转头对他微笑:“她不快乐了一辈子,但愿如今她能快乐。”此时斜阳已经下去了,光芒都消逝了,远山显得更远,天地之间特别的清冷和空旷。她就那样纯真而忧愁地看着他,夏天的风吹着她的脸庞,星星跑进了她的眼睛里,在里面闪着光。吉姆突然有种抑制不住的冲动,很想抚摸她的脸,想亲吻她的脸,可是他不能,因为她不喜欢他,不,她喜欢他,但是,她并不爱他。

他忽然很难过,是的,黄昏总是会让人难过。快六点半了,吉姆神秘地对她说:“我要送你一个好东西。”

“噢?什么东西?”韩梅梅问,有几分的心不在焉。

吉姆看了看手表,对她挑了挑眉毛:“不过你要闭上眼睛,我倒数到零,你才能睁开眼睛。”

韩梅梅笑他有点幼稚:“保持神秘感吗?”不过还是依着他的话闭上了眼睛。

他悦耳的倒数声在耳边念着:“十,九,八,七,六……”看不见光,时光在迫近,韩梅梅其实不喜欢期待,因为有了期待,就有了等待,等待是被拉长了的痛楚。

五。是你在我心中起舞?你总是这样,走到哪里都像是那里的主人,整个世界都像是你的国土,我带着镣铐,跟不上你的节奏,有谁能帮我解咒?

四。四是失去。青春的学校,古老的钟声,花朵是大地的伤口。晚风带来栀子花的香味,轻吻着我的脸,为了让人愉悦,大地把它的伤口提供给世人欣赏。

三。你送我的伞,带给了我整个雨季。我的世界从此雨下个不停,而你的世界一直是晴天。

二。然而,不过,只是。那么多人的喜欢,是否也是你骄傲的资本?见不到你,我就特别想你;见了你,我又特别讨厌你。但我更讨厌自己不能放低的骄傲。

一。遇见你是最美的意外。我很想悄悄把和你的回忆收在香水瓶里,以后每次想你,我打开它,就会有满室的芬芳,那是记忆的香气。

“零!”吉姆看着韩梅梅睁开了明亮的双眸,就像是守着一夜的昙花,终于等到了它的盛开。吉姆用手指着学校,对她说:“你看!”

他怎么能够做得到,让一个学校刹那间有如夺目耀眼的烟花。韩梅梅实在是又惊又喜,忍不住叫道:“天啊!你简直是天神。”

在一分钟之内,从学校最西边的操场到最东边的教学楼,灯光迅速地一路亮过去,没有尽头的光明,像是花开,像是日出,有如神助。灯光点亮了老旧斑驳的宿舍楼,就像是鸟儿站在那燕尾脊上愉快地歌唱;灯光点亮了高高的古罗马式礼堂,它在夜色里越发巍峨;教学楼里的每一个窗户都透出白色的光,看得到里面跳跃青葱的同学;而两排路灯的长长林荫道简直就是喧哗的灯光的河流,这个世界好像用另外一种面目重新复活了起来。

他们两个站在高楼,就像是在天上俯瞰地面的城市。韩梅梅笑颜如花:“你怎么做得到?”

吉姆还是继续卖弄那一点神秘感:“秘密。”

可是她明白,他记得她说的每一句话。这个学校七点亮灯,他不知道用什么办法才能让管理员今天早了半个小时开灯。韩梅梅心内非常感动,竟然有一个人可以对我这样的好。直到后来的后来,她每次想起他,心里就会点亮这些星光。年轻的时候,我们只管浪漫,谁又会去计较早开半个小时灯会浪费多少电?当我们开始斤斤计算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浪漫的热情。年轻的时候,做很多事情,不过就是想让喜欢的她开心,并没什么其他的奢望。

韩梅梅说:“实在太漂亮太壮观了,谢谢你。”有些话不用说出来,她都能明白;有些话说出来也没用,她同样要假装不明白。

吉姆很开心,他们国家的文学巨匠莎士比亚说过,没有什么比爱情的责罚更让人痛苦,可是也没有什么比服侍爱情更让人快乐。是的,是这样的。

吉姆还有话要说。韩梅梅抬头看天空,天空灰灰的,像是要落雨,没想到这一念之间,天意好像被她的意念控制,豆大的雨水竟然降落下来,韩梅梅连忙和吉姆下了楼,一路地跑,总算跑到了班级,还是被淋了一些雨。

第五章 我的青春仿佛因爱你而开始

一看到他们两人这个模样,李雷用那黑亮的眼睛看着她,语气中带着点奚落:“可怜的两位,晚上不是说要进行合唱排练的?不知道还有没有空?”

韩梅梅说:“当然没有问题。”

李雷怪里怪气地说:“哦!没有问题——就好。”

为了节省时间,班级这次合唱比赛只把歌曲发给参加比赛的各位自行练习,选择的歌曲也是耳熟能详。至于排练,只会进行三五次,尽管如此,还是有几个人很有怨言,退出了比赛。

里面的人排练得热火朝天,走调也走啊走四方。外面的雨越下越大,这南方夏天下起雨来,简直像是大动脉出血。隔着窗户,隔着走廊的灯光,可以看到那雨线像是一条条粗大的白链子笔直地落下来,摔到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排练结束,雨还是没有停,大家看着窗外的雨,有雨伞的就先行告退了,韩梅梅和李雷都没有带伞。莉莉对他们说:“我们一组送一个?怎样?”

吉姆率先说:“这样吧,我送韩梅梅,我们同路。”

想起之前那个雨夜,李雷不爽地说:“这你都知道。”

莉莉问韩梅梅:“怎么样?”

韩梅梅点点头:“我是没有问题。”李雷于是笑着沉默了。

莉莉说:“好啊,露西,那我们和李雷一起走吧。”露西车技比较差,就由李雷带露西,莉莉一个人自己骑着车,哗啦啦地跟雨水一样,一会儿就跑远了。

李雷心情很不好,就说:“我也要骑快一点了,你要抓紧。”

露西连忙轻轻抓着他的腰,说:“不要骑太快啊,前面又看不清楚,很危险的。”

李雷对露西说:“没事,相信我,到了你家你要喊我一声啊。”说着真的骑着贼快,简直像是在飞车上与他一起逃亡一样。

露西顾不得腼腆,紧紧抓着他的腰。前面有一辆卡车光速一般地开过来,车灯照得她睁不开眼睛,她大叫了一声,心里面害怕无比。

他熟练地转了一下,几乎是和卡车是擦肩而过,露西良久才敢睁开眼睛,每次和他一起都是这样的惊心动魄。自从很久以前,她第一次见到他,甚至那个时候她和他还不在同一个班级,他就成为了她日记里青春的主人公,她可以用一百种一千种方式来描述那美丽的一天,那一天的他:

图书馆偶遇的第一感觉

明前茶一般的香气

拿同一本书的你对我微笑

不自觉地跟在你的后面

看你踩着米黄的叶子和粉红的落花

只有我自己发现

青青的苹果被时光摇落

同时的甜蜜和胆怯

后来她才了解,第一次见到的他根本和真实的他完全不同,那个有太多自己想象的加工,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只能比想象中的更好。莉莉这家伙趁她不注意,偷看了她几页日记,发现了她的诗,所以才这么费劲地要撮合她和他,甚至还曾经那样为难过韩梅梅。其实露西自己知道这根本不可能,这只是她一个人的妄想。不用劳烦别人告诉她,不需悲伤着流泪才领悟,她都明白自己毫无闪光的地方,甚至她绝望地知道,自己很丑,配不上他。让她默默地、绝望地迷恋他,已是奢侈。

李雷对她说:“怎么还没到?我家都到了。”

露西说:“可能是你家先到。”其实她家的门口早就走过了,她不舍得说。

李雷的家到了,他停了下来,要进屋去拿一把伞,然后送她回去。露西坚持说已经剩很短的距离,她可以自己回去。雨花像是星星一样落着,他见她这样坚持,就把握着的伞给她,她接了过来,手柄上还有他手上的余温,转身的时候,她悄悄用它贴着脸,温度烫伤了青春的脸庞。

这天下午,李雷看到在操场上自己投篮的吉姆,他一过去就把篮球抢断,自己在那里挑衅地运球。

吉姆在那里站直了,冷冷地问:“你想干什么?”

李雷用同样的问题反问他:“我就是想问你,你到底想干什么?”

吉姆对他的问题爱理不理:“什么想干什么?讲清楚点,听不懂。”

李雷看着他的眼睛,了然地看着他:“你不就是还想比吗?”

吉姆对他的论调嗤之以鼻:“懒得和你比。”

李雷把手上的球扔掉,篮球被用力一掼,弹得好远,“你这么做什么意思?”

吉姆瞄了他一眼,然后说:“怎样?我喜欢她,有问题吗?”

没想到他会如此坦白,托他的福,李雷也明白了自己。他明显脸色变了一些,随即冷笑了一下:“你可从来没赢过我,你就一个人待着吧。”

吉姆突然恶从胆边生,加了一句:“笑话,问题是现在她也喜欢我,你看不出来吗?”

本来要走开的李雷像是被棍子打了一下,明亮的眼神一暗:“你说什么?谁会信!”

吉姆说:“你想想,不然为什么她更愿意和我待一起?”

这也是他一直疑惑的,李雷知道这是真的,但还是强着说:“我看是你自己想太多。”

吉姆强作得意地笑:“我就知道你不敢相信。”

就算是李雷,碰见这样的打击心也乱了,本来他一定会转身走开,没想到他竟然走不开,只是站着,看着他先走。然后自己走到前面的榕树下坐着。好一会儿,韩梅梅正好走过去,看到李雷坐在树底下,面前开着橘红色的小花一灭一闪,他竟然在吸烟。

韩梅梅有点生气,进去想要制止他:“李雷,你竟然公然在这里吸烟?”走过去,要把他的烟拿掉。

没想到他恶狠狠地看了她一眼:“你管我!”

韩梅梅一下子就怔住了,那个眼神像是一只手紧紧扼住她的脖子,他从来没用过这样的口气对她说话,已经是带了憎恨。

李雷也不看她,只是自己抽着烟,骂了一句:“真他妈的感觉糟透了。”

没有想到会这样,他竟然在厌恶她了。韩梅梅呆呆地看着他,心情难受至极,她原想等她自己想清楚,慢慢放下,两个人再回到以前那样可以共同出游的好友,她紧咬着唇不再发一话,自己转身走了。李雷无声地看着她走远的背影,此时夕阳的余晖落在古旧的教学楼,整个学校昏昏黄黄,仿佛是千古不变的模样,简直有一种永恒的伤感。

露西和莉莉一坐到教室就回头跟韩梅梅说:“韩梅梅,你知道吗?”

韩梅梅心不在焉地问:“怎么了?”

莉莉说:“刚才看到李雷一个人在那里跑操场,一身都是汗,跑了十来圈还在跑,我们就上来了。”

露西说:“不知道他碰到什么事情了,他以前都没这样过。”

韩梅梅自己已经在替他开脱,原来他是碰见了不开心的事,难怪刚才口气那么差,刚才对他的责怪是自己不对。

趁着省质检还没有到达之前,隔壁班级的人想和他们班再踢一场球,一决两年来的宿怨。作为拉拉队成员的莉莉、露西和凯特都特别高兴,因为其他的她们不行,叫喊她们在行!她们每次的叫声都完全盖过隔壁班级,几乎可以令天地变色风起云涌,谱写学校创建以来拉拉队的历史新篇章。凯特把中国民族歌曲改编成R&B歌曲:“大草原是我们的家?no、no、no!操场才是我们的家。”李明和林涛虽然只是龙套代表人物,也很有干劲。

几个女孩子拉着韩梅梅说:“等一下我们一起去看。”

李雷半开玩笑地说:“那就要看吉姆上不上场了。”

莉莉站起来大骂李雷:“李雷,你别发疯了,好不好?”

倒是韩梅梅冷静地望向凯特:“凯特,你哥会上场吧!”她和李雷两个现在处于几乎不讲话的状态,她知道这种状态她需要负很大责任,可到了这样的僵局之后,既然他厌恶她,她更不肯先开口挽回了。

比赛一开始,双方就争夺得很激烈,露西轻声说:“李雷踢得很好啊!”韩梅梅又怎么可能看不到呢,因为不晓得为什么,虽然心里有点恨李雷,她的眼睛还是跟着他的身影走。其实没有办法继续喜欢一个人,掩饰的爱就变成了恨,恨更会让人奋不顾身,不让你去计较开不开心,快不快乐。上半场快结束的时候,李雷非常巧妙地进了一个球,看台上的女生一阵欢呼。

中场休息,球员满头大汗地跑回,有好几个女生拿着水跑过去给班级英雄李雷,其实韩梅梅也想这么做,可惜他哪里需要?她便拿了毛巾和水向着吉姆走过去,吉姆对身旁的女生说:“没事,不用了,我让人拿给我了。”然后笑着向韩梅梅走过去,接过了她的水和毛巾。

李雷看了非常不爽,对旁边的人挥挥手说:“不要了,不会渴死的。”

下半场开始不久,球场上骚乱起来,好像是李雷在那里扭打起来,场上的人围起来,韩梅梅看不清楚,和莉莉她们面面相觑。情况好像越发严重,她们终于坐不住,几个人走下看台,到了跑道,就看到吉姆和李雷都带着伤,跟两只受伤的豹子一样互相不理睬地走下来。

一般都是双方球队打起来的,难得看到一次自己队伍里的人打起来,现在两个人都被罚下场了,这次比赛他们能赢才怪。

莉莉非常生气地对他们两个人吼:“你们两个到底想干什么,有没有点集体荣誉感!”

李雷不耐烦地说:“不想玩了行不行?”

暴躁的莉莉不客气地骂了回去:“妈的!当然不行!”

气氛变得异常糟糕。韩梅梅看着他们俩,有点心疼,叹了口气:“别说了,还是先处理一下伤口吧。”

李雷冷冷地抛给她一句:“死不了。”

韩梅梅被他恶劣的态度气得一脸煞白,背不自觉都挺直了,她并不是受了委屈就默默忍受的乖巧人,盯着他的脸就问:“你这是干什么?你最近有什么事情不高兴可以说出来啊!你凭什么发火?”

吉姆上前去要劝解韩梅梅。

李雷看他们两个这样,显得自己是个局外人,心里更不爽了,他从来就不是计后果的人,把手上的毛巾摔在地上,大声道:“凭什么?就凭我喜欢你你喜欢他,够了吧!这理由你还满意吗?”

没有人料到他会说这样的话,很多陌生人都朝这边望,露西的脸一下子变得更加苍白,吉姆的手僵在半空中。韩梅梅心里有不可置信和害怕,像是在随着风随着浪飘荡,在他们交集的一刹那,顷刻之间又各在一方,在各自的岸上回望。

李雷看她不说话,失落变成愤怒,就要走开。这个时候,只见李明脸色涨红地跑了过来,远远地就对着他们喊:“不好了,不好了!迷死高……”因为上气不接下气,后半句说不出来就吞了回去。

韩梅梅紧张地问:“怎么了?”

李明喘了口气才激动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