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李雷和韩梅梅的失败与伟大-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李雷一听就明白了,她这个做法是想摆平其他系学生对他们系主任及老师的质疑和指责,既然那碍眼刺眼的图书馆变为院所有,那么大家也就没那么多废话了,久而久之就淡忘这件事了。可是凭什么他们自己侵吞了学生的财产,捅的破洞却要他们替他们补,图书馆是他们用自己的财产自己的人力辛苦建立起来的,李雷问:“院长是让我去给我们系的学生做这个工作,让他们把图书馆交出来?”

院长连声笑着说:“错了错了,不是交出来,只是大家共有,既然有这么个平台当然要帮助更多的人。”

李雷不客气地说:“首先我们并不吝啬,其他系的学生来借我们一样平等对待,所以现在已经是和大家共享这个资源了。第二,如果是要收归院有,那么其他的系准备投多少钱?他们也同样要把系费拿出来吗?”

这明知故问的话问得院长大人一时无法回答,她有点怒气地拿出院长大人的威严:“你怎么这么较真,你都是要毕业的学生了,临走前为学院立个功不好吗?”新院长不知道这个李雷是天下第一等难被收买的主。

李雷说:“立功当然好,但我觉得这件事功过实在难说。您这么包庇这些贪污的老师,那他们只能继续腐烂下去。”李雷又何尝不知道,这个新院长刚刚过来,为了稳定自己的地位,看到哪一派势利比较大就靠向哪一派了,哪管是与非。

院长听他这话,本来就处于更年期,脾气十分易燃,刚才做出的温和已经强撑不下去,之前的她对李雷已经比对自己的老公还要温柔百倍,这下她马上气得跳脚,像是踩到了弹簧一般:“你还要教我怎么做院长吗?”

李雷带着隐隐的笑意:“当然不是了,也不敢,院长如果没有事情,我就先出去了。”他开了门自个就走了出去,以后建议更年期妇女都自带一个牌子,上书八个大字:“易燃物品请勿靠近”。

院长又陆续找了其他的人,看她破败的脸色就知道不是很顺利。那个晚上,大家吃饭的时候,李雷把这件事当做头等趣闻来讲,大家喝了几杯酒,李雷又绘声绘色地夸大院长大人那便秘般的脸色,说得大家几欲喷饭。

然后吉姆就问:“你们已经开始选毕业论文指导导师了吗?”因为吉姆之前上的预科班,所以比李雷他们晚一个年级。

李雷就说:“我早就确定了,我当然选 Uncle Wang 。”

韩梅梅说:“我选的是冯教授。”

露西同韩梅梅是一样的选择:“我也选冯教授。”

大家看李明没有说话,就问:“李明你呢?还没考虑吗?”

李明支支吾吾了一下,原本想隐瞒过去,但是想他们早晚都会知道,还是决定说了:“我选新院长。”

“什么?”大家的筷子跌落到桌子上,碗里平静的汤水起了皱纹。

李雷正色问:“院长和你谈过了?”

李明点点头,李雷又追问:“你就答应了?”

李明没有说话,李雷不希望自己的兄弟做出让学弟学妹看不起的事:“你要好好想清楚啊,现在后悔应该还来得及吧。”

李明要坚持自己的错误,因为心虚反而更要理直气壮:“我就是要选院长了,没什么要后悔的。”

李明抬头看了看他们,他们都露出迷惑的脸色。李雷看他这样就知道他真的成了院长的附庸,而院长的最终目的是把 Uncle Wang 罢职,然后他还是那种得意洋洋的口气,李雷气得骂道:“靠,真是个孬种。”

淡淡的月色下,李明的脸涨得通红。

韩梅梅劝解道:“听听李明的想法。”

李雷满是鄙视地笑:“他能有什么想法,他就是惦记着优秀毕业论文,惦记着实习单位,还能有什么高尚的想法?”

李明也生气了,就说:“是啊,我就是惦记着这些,怎样?”

李雷嘲意更深了:“这下倒是有志气了!看你这口气,嫌弃我阻挡你奔向光明美好的未来了?”

李明最讨厌别人用这种挖苦的语气对他,而李雷却一挖就挖到了他最深的伤口,他焉能不怒,坚贞是美好的,谁不想坚贞,谁又想做个叛徒?李明承认是自己没有足够魄力拒绝诱惑。他口不择言地说:“李雷,你别阴阳怪气的,为什么别人的选择就非得跟你一样?

李雷说:“我从来都没要求任何人的选择和我一样,院里的老师这么多,你可以选任何人,可你为何要选院长,难道你不知道这样做,别人会在背后怎样议论你?”

李明说:“我没有办法在乎那么多,我比不了你,你不用担心工作,自然有工作找上你;你不用担心论文,你的论文能不优秀吗?可是我做不到,你不打算替我想想吗?”

李雷冷笑道:“哦,那你怎么不想想 Uncle Wang 他是怎样的人,又是怎样对我们的?想想你这样做对我们系有什么后果?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遇神杀神遇鬼杀鬼,那我等着你得到皇冠。”

如果这件事说给社会里的成年人听,估计有八成人赞成李明的做法,现在的人道德观脆弱,没有荣誉观,他们并不欣赏崇高,他们欣赏成功,当然,如果一个成功的人不小心还余留一点崇高,那简直就是锦上添花,要被百世传唱。所以在这样的一个浮华时代,一个人要恪守自己的品格,不仅要忍得住寂寞,还要忍得住旁人的指责。

李雷一旦刻薄起来简直是能让你七窍流血,李明咬着牙说:“你说话能再贱一点吗?”

几个人都手忙脚乱地劝架,韩梅梅对李雷说:“你别这样,别人老是要听你的。”韩梅梅觉得这件事是李明不对,但是这个时候她也不能维护李雷。

他的兄弟要出卖自己的老师出卖自己的专业,李雷正在气头上,又喝了酒,他愤怒地说:“他做这种事,还是我的不对咯?”

吉姆维护她说:“她不是这个意思。”

李雷说:“你倒是知道,那她是什么意思,你说来听听?”

吉姆气得大骂:“妈的,你现在是想一个个吵架吵过去吗?”

凯特连忙拦着吉姆和李雷,他们的吵架历史已经够多,凯特可不希望历史重演噩梦再现。

露西温柔地对李明说:“我也没想到你会选院长,反正事情都这样了,别吵了,互相道个歉就算了。”

李明本来就已经心虚,但是被李雷劈头盖脸一阵讽刺,虽然反唇相讥,但是心里也不好受,又听到露西这么说,露西的每一句话始终都向着李雷,他更加酸苦,她那话里明摆着说他是个小人,那他不是吗?连他自己都无法说自己不是,这让他更加痛苦,更生自己的气,他握着拳头说:“我不是你,我也做不了你,你什么都容易得到,手一伸就可以摘到星星,所以你有节气有骨气,我没有。我很辛苦才能转到你们系,我这么努力还是怕没有未来,连我喜欢的女的都一直喜欢你,你让我怎么办?”他说着用力摔了一个啤酒瓶,也不知道有没有受伤,就跑了出去,露西见状,忙跟着他追了出去。

剩下的人被他的一番话震得哑口无言,吉姆和李雷都转头看韩梅梅,没想到他竟然也喜欢韩梅梅,连韩梅梅自己也迷惑了,她心想,不可能的,怎么可能?

露西找到李明的时候,他找了一个烧烤摊自己续摊,露西默默坐到了他的旁边,他喝了一罐子酒,才苦笑着问露西:“你也觉得我是个小人吧?”

露西摇摇头,说:“没有,从来没有这么想过。”在这样的午夜,风瑟瑟地吹着,像是来自于遥远的陌生小城镇,那里有淳朴的村民,他们热情单纯,每天只要把种出来的葡萄酿成酒,不懂得追逐名利,是和太阳打交道的职业,多么坦荡。风吹得远了,听起来有点像若有若无的呜咽。

李明低声说:“大家都很讨厌我这种人吧,以前放了绿帽子不敢承认,现在为了前途又不惜牺牲系里的利益,不顾自己尊敬的老师,巴结院长……”露西听出了他的哭声,他的眼泪悄悄地掉入了酒中,变成金子一般的色彩。

露西说:“没有人讨厌你,如果讨厌你,他们就不会把你当兄弟了。”她看到李明苦笑了一下,她又肯定地说:“我说的是真的。”

他断断续续地诉说着:“有勇气,讲义气,我知道李雷值得大家喜欢,我也想成为李雷那样的人啊,谁不想啊?”

“你为什么这么想,你自己就是你自己,你也有自己的优点,而李雷也有他的缺点。”

“那你为什么喜欢李雷?”李明抬头问她。

露西一怔,才说:“说实话,其实我已经忘了他了。”

李明说:“我就是没办法像他那么洒脱,我学过,可是做不到。我的父母那么辛苦地供我上大学,我不能让他们失望,我的爸妈每天早上四五点天未亮就出门,晚上七八点才能回来,在菜市场赚那么一点点钱,还经常遭人责难,我不希望他们就这样做到死,可是,我又经常感到无力,我知道自己能力有限,我知道自己再努力都做不到最好……”不管什么理由,都比不得节气重要,陶渊明不为五斗米折腰,可是陶渊明最后饿死了,骨气永远替不了你胸口那一口气。

露西听得特别难过,他背负着比他们更大的压力,他们都应该谅解他。她的心肠变得很软很软,自己开了一瓶酒,听着他的心事,跟着他对饮。直喝得两人看天空的时候都觉得天花乱坠,站起来跌跌撞撞地又坐了下来。看来是回不了学校了,只好找了就近的旅馆住,结果又发现身上的现金剩不多了,没法开两间房间,只能勉强订了一个标间。

那边的李雷被韩梅梅训得垂头丧气,虽然他的原意是要自己的兄弟争气地抬起腰来,不要到时候连系里的学弟学妹都看不起他。他第二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打电话给韩梅梅道歉,韩梅梅说:“你要道歉的人多了,我是最次要的一个,你知道吧。”

李雷挂了电话又打电话给吉姆、李明等人,结果一直在通话当中,就这样打了十几分钟后,终于打通了吉姆的电话,他一接电话李雷就问:“怎么打不通你的电话?”

吉姆说:“我也在打电话给你和李明啊,结果也打不通。刚才打通了,李明才说他一直挂电话给你,但老是打不进去。”

李雷这下才恍然大悟,原来他们一大早都忙着打电话给对方道歉,结果各自打来打去的,越是焦急就越打不进去,还真是窘迫。想通了之后,他和吉姆都哈哈大笑起来。

李雷看了看外面的天气,风和日暖,蓝蓝的天上云山云海,李雷发了兴致说:“反正也没事,大家就约出来一起玩吧。”

然后兴致勃勃地又去约了李明、林涛等人,昨天的事情就像是昨夜的星辰昨夜的风一样,大家都要把它抛到脑后。

几个人特意坐了公交车跑到江边的一家饭店吃饭,毕竟即刻就要分离,以后大家分散在五湖四海,要再聚会也不是那么容易了。吃饭的时候,林涛问他们:“你们有打算报考公务员吗?”

旁边的露西说:“我打算回加拿大。”

凯特惊讶地说:“怎么?你以前从来没说过要回去啊。”

露西说:“这两天才决定的,在这里的外企,还不如去加拿大呢。”

韩梅梅是最先知道这个消息的,虽然不舍,但是很多人毕业挤破了脑袋出国留学,她回加拿大是没得挑剔的选择,她也没有理由劝她,只能让她以后多回来,倒是李明显得很是吃惊。

韩梅梅问林涛:“想不到你竟然想考公务员,以前打死你都不会考吧。”

林涛说:“现在每天听说大学生的非人待遇看大家找工作那个劲头我就害怕,公务员至少也稳定点。”嗯,以前玩着超级玛丽,整天追逐蘑菇和金币的时候可不是这样想的。

这种姿态令人心酸,大家沉默地点头,李明同意他的说法:“是啊。”

林涛问李明:“你有什么打算?”

李明心虚地笑说:“我想去北京看看,可是又害怕自己的筹码不够,毕竟没什么经验,就一张简历,北京的竞争实在是太激烈了。”

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所以他跟随了院长。其实李雷也想开了,毕竟大家都有自己的选择权,再多说也没有必要,而以后的李明也要为自己今日的选择负责。昨天他有些冲动,早上打电话给李明是预料让他骂回来,不过李明没抓住机会。

李雷有点感慨:“你去北京,莉莉在上海,林涛考其他区的公务员,露西又要回国,看来大家以后要见一面还真难。”

李明率先笑着说:“没关系啊,总会再见的,不过我们应该提前计划一下一年准备聚它几次,在哪里聚会,这样的话就不怕见不到面了。”

吃完饭,几个人边聊边散步,江边的风很大,韩梅梅就问吉姆:“怎么吃个饭偏要选择这么远的地方呢!”

凯特抢着说:“我哥哥现在是一个诗人,诗人吃饭当然要选择这种地方了!”

吉姆表示尊重凯特的发言权利,但是如果再次含沙射影,他将会相当的不客气。

林涛说:“不过说真的,这条江挺可怕的,每年都要淹死几个人。”

李雷略微沉重地说:“对啊,记得前两年有个学长也是在这条江上溺死的。”

话还没说完,几个人刚走到江边,就听见有杂乱的声音大叫着:“有人落水了,救人啊,有人落水了……”

“不会这么邪门吧,说什么就来什么!”他们连忙跑过去,一靠近就看见有好多人在那里围观,他们几个人凑过去一看,原来有两个初中学生模样的孩子在大江里面浮浮沉沉,眼看就要彻底消失江面了。

吉姆想都没想就说:“我们要救人!”

几个人刹那间达成了这个共识,救人。这里的水流从西往东,穿过大桥,水流打在江心的礁石和沙堆上,又形成暗流,有无数非常危险的漩涡,逆流游过去救人,又极耗费体力,然后还要再把人救回来,这并不容易。没想到李明鞋袜衣服也来不及脱,已经先大家一步跳入了江中,他们几个人想都来不及也赶紧跟着跳入江中,虽然大家的水上功夫都算还可以,但是无奈那水的力量实在太大,游在前面的李明使劲了全力,奋力地向那个小孩子游过去,像是要努力证明什么,二十米、十九米、十八米、十八米……他离那个孩子越来越近,可是比距离消失得更快的是自己的力气。

几个女孩子的心吊到了嗓子眼,在岸上使劲呼唤着他们的名字,当李明揽住那个孩子的时候,那个孩子出于求生的本能仅仅地抱着他,吸水的牛仔裤沉沉地把他往下拖,他已经彻底失去了力气,再也游不回来,只是勉强让那个孩子和自己不要沉下去。李明没法游,倒是巨大的波浪和风推着李明走。李雷是离李明最近的,但是就是差了那几米,他怎么用力都游不过去,像是昆虫在金黄的松脂里面极力挣扎一般,怎么用劲都没法逃出,一切都是徒劳。他们预感到了自己体力的极限,忙大声向岸上呼救。

岸上的几个女孩子紧张得哭了起来,这里的水势很危险,旁边的人都在看,几个女孩子焦急地问过去,大家但求自保,没有人有意愿下水,正绝望的时候,韩梅梅竟然看到岸上停着船,就连忙跑过去求助。

没想到其中一个船夫说:“我们这个船是救不了人的。”另外一个好一点的,看到他们如此可怜,指着不远处一个穿着黑衣的人低声告诉她们,“我们无法随便救人,你先找我们老板,我们要听他的。”

从未想过竟然有人会这般冷漠,韩梅梅她们慌忙又掉头跌跌撞撞地去求助那个负责人,可是不管怎样恳求,那个人却无动于衷。

韩梅梅她们只能退而求其次地哀求:“求你了,要不然你们只要扔几个救生圈给他们就可以了,他们就会没事的,求你了。”

他无动于衷,是的,他像是无情的雕塑一般,是谁的手刻出他这么冰冷的棱角?他说:“这条大河哪年不死人,死几个人算得了什么?”

“我朋友他们是下去救人啊,你们怎么能够这样眼睁睁地看着……”

“这大河上到处都是漩涡暗流,我们的船过去有多大风险,你知道吗?”

韩梅梅看着他无情的眼,他的眼里竟然没有一丝丝的怜悯,他的表情比大理石还要冰冷,他说话的时候那种不慌不忙让她突然明白了,他真的做得到,静静看着人死,静静地,眼睛都不会眨一下。

韩梅梅望向那惊涛骇浪,她已经看不到李明了,李雷、林涛和吉姆也用完了所有的体力,只是勉强地支撑着,零散地飘荡在江面上,微弱地向岸上的世界呼救,她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做沧海一粟,在这样雄伟浩荡的大风浪中,他们拿什么来避免这灭顶之灾,是谁说的这天地自有正义在?是谁说的这人间自有真情?她的心像是被人整个吊在那里用力地往下扯,她痛得嗓子发紧,连哭都哭不出声来,只是不断地流着眼泪,眼泪已经把她的眼睛弄瞎了,让她再怎么努力都看不到他们,耳边的露西在那里尖叫着哭喊:“李明不见了,李明不见了……梅梅,李明不见了……”露西说不出其他的话,像是一个坏了的播放机,带子被卡住了,那个关卡再也过不去,用残破的声音不断地重复着一句话。

李雷是离李明最近的,他奋力地过去拉他一把,可是天意弄人,李明反而被波浪冲得更远了些,李雷的手再长五倍十倍也够不到他,不断有波浪冲过来,挡住他的人,挡住他的嘴,他一开口就立刻被江水灌满,连话也喊不出来,眼泪混在江水中微不足道,他眼睁睁地看着李明在旁边沉下去,消失在自己面前,无能为力,他救不了,他连自己都救不了,何况是李明。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让他一刹那之间也想放弃自己,也跟着李明沉入这大江中。

凯特的手紧紧捏着韩梅梅的手晃动,她感觉不到疼,她的肉体已经变成了空洞的躯壳。韩梅梅告诉自己不能绝望,这个时候你不能绝望,他们都还没放弃,你就不能放弃,她一下子跪倒在那人面前,露西和凯特也几乎同时跪倒在这个冷漠得如同石头的人面前,勉强发出声音央求他们:“求求你们了,你们要什么条件我们都答应你们,只要你们救人……”

负责人平静地说:“救人也是可以的。死的一万二,活的一万八,给钱就救人。”冷冷的调子,像是这冰冷的江水,他们不是救人,他们只是做一项生意,谈妥就做,谈不妥就拉倒,因为他们不会有任何损伤,别人的悲痛欲绝又关自己什么事?何况,他心中的某一部分其实也暗自在等他们中的其中一个先死去,因为只有这样,他们才会更加悲痛欲绝,更加惊慌不安,到时候不管提出什么条件他们都会满口答应。

韩梅梅哭得沙哑:“你们要多少钱都可以,我们都给,求求你们先救人。”

“不行,拿到钱才做事。”以前经常有人被救起来之后,拒不付钱,负责人吃过这样的亏,所以制定了新政策,没有拿到钱之前他是不会下去救人的,他的头脑很清醒,面对金钱他们头脑永远清醒。

“等我们筹到钱,他们早都死了。”他们只是出来游玩,谁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们都是学生,哪里会带那么多钱出来,韩梅梅无法抑制自己的悲愤,恨不得把他扔下江去喂鱼。

“这不关我们的事。”他说。

她们知道再求他也无济于事,他已经不是人,即使养一只狗都不会这么伤人。

她们的求助转向那些围观的群众,原本只有十来个,现在愈聚愈多,简直是里三层外三层,再多有什么用?没有一个人站出来救援,大家只是袖着手在那里指指点点,互相讨论,讨论这可恶的社会世风日下人心不古。

她们彻底绝望,这里有上百人,可是没有人伸出一只手来帮助她们,他们沉默得好像他们才是死人。

那些孩子刚刚落水的时候,就已经有人报警,不过现在海事局、消防局等相关部门才匆忙赶到,看到这个场面不免大吃一惊,然后说他们没有带齐救援工具,因为原先也没有想到场面这样恶劣,所以连忙致电后台,等他们带着救援工具过来再实施救援。多么荒谬,过来救援却没带齐救援工具,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真的发生了,你永远不会相信它会发生。终于有个部门里的人耐不住她们的哀求,走了出来,韩梅梅她们心里生出一点点希望和无限的感激,他小心翼翼地走到江边,然后又迅速退回来,说了句:“不行,没法下去。”可是他连鞋子都没有碰湿。她们的血彻彻底底地凉了。

韩梅梅几个人把身上值钱的东西全部都掏出来,放在那个的负责人面前,他已经不算人了,不过他还依然会算数,看到韩梅梅他们的钱包首饰之后,等到韩梅梅签下借据之后,负责人决定救人。

或者虽然她们没有办法感动这些人,可是她们却感动了老天。有几个冬泳的老人过来看到这情况,看到那额头血流不止的几个女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在负责人吩咐启动船只的时候,二话不说就跳入江中救人,真是滑稽又可笑,那些强壮的人都站在一旁表示无能为力,而被认为无能的老人却下水救人。韩梅梅她们已经完全喘不过气来,极力瞪大了眼睛却看不清楚江海里面发生的事情,那么久那么久,一分钟就像是一千年一万年,可以让人死去千万回。当老人和负责人等陆续扛着冰冷的李雷、冰冷的吉姆、冰冷的林涛走上岸来的时候,韩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