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李雷和韩梅梅的失败与伟大-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涞募贰⒈涞牧痔巫呱习独吹氖焙颍访肪醯盟侨妓懒耍欢ㄈ妓懒耍僖渤挪蛔』杷懒斯ァ

第十二章 这个世界是否真的有乐园?

韩梅梅醒来的时候,她已经躺在医院里洁白的床铺上,那白炽灯的光冰冷地照在她的脸上,她忽然想到发生了什么事,那不是一场梦,她问:“他们没事吧?”喉咙里发不出声音,几乎只有自己听得到。她多么希望她们告诉她一切都是假的。”

来照顾她的舍友说:“李明他……他们刚才有人带来了消息,说他们已经捞到了李明的尸体。”

韩梅梅整个人发紧,就像是一把绷得紧紧的弦,听到尸体两个字,她紧紧地咬着自己的唇,害怕自己再次昏过去,勉强坐了起来,好不容易才说:“不会的!你们没有救他吗,你们没有救他吗?你们怎么可以……”

她的舍友说:“你冷静点,捞起来的时候,他已经死了几个小时了。”她忍住那种撕心裂肺的痛楚,又问:“那其他人呢?李雷吉姆林涛呢?”

“还在抢救!”她说。

韩梅梅勉强聚起来的力气消失得无影无踪,“哐”的一声又昏了过去。

韩梅梅再醒来的时候,露西和凯特都在身边,她们说李雷吉姆林涛已经救了回来,三个人突然一起抱头痛哭。她下了床去看李雷,李雷已经醒了,只是眼神空空地注视着虚无,那眼神就像是穿破了医院这冰冷的墙看见了远处的荒原。

韩梅梅紧紧握着他的手,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李雷突然就崩溃般地哭了起来,他有生之年从来都没哭得这样厉害:“我就在他旁边,差不了几米,可是我游不过去,我一点力气都没有,我救不了他。眼睁睁地看着他在我面前沉下去,我看着他在我面前死掉……”他哭得喘不过气来,“我看着我的兄弟在我面前死掉,我真他妈的……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韩梅梅的眼睛已经肿得像是核桃一般,看他这样又跟着哭了起来,抽噎着说:“不怪你,真的,李雷,李明不会怪你的……”紧紧拥抱着他,害怕他也在自己面前消失掉。

日子缓慢地过去,他们身上的伤痕渐渐愈合,也开始陆续听到一些消息,他们说人们在表彰他们的见义勇为,人们被李明舍己救人的精神深深震动;他们说愤怒的人们冲到了事发现场,烧了那些见死不救,比江海还无情的船只,愤怒的妇女狠狠地甩了那个负责人的耳光;他们说这些天那几个船夫都不敢出来,因为很多为年轻生命悲痛的人们拿石头扔他们,而他们也解释说他们不能救人,是因为他们的负责人其实就是混黑社会的,而且黑白通吃,如救人就是断了他的财路,他们的负责人不会放过他们,他们也只是为了自保……

好多原因好多解释好多苦衷,活着的人各说各的,有了理由好让自己继续心安理得地活下去,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而那又怎么样呢?只有李明的死是真的。他们几个人听着这些事,心中却只是淡漠,就好像是遥远的身后事一般。

他们就像是约定了一样不去提他的名字,这个名字像是一个伤疤像是一个裂痕。渐渐地,他们更加康复了一些,终于可以回学校上课。莉莉听了这噩耗,也抽空赶回来陪伴着他们,流着泪回忆那个曾经和他们一同呼吸而现在却中途丢失的朋友,他们之间永远都少了一个,就像是拼图少了一块,再也拼不回完整,那一角残缺着,直到永远。

到学校上的第一堂课是公共课,大学的课都是流动的,学生管理并不严厉,很多人可以去听课,所以林涛和莉莉他们也便跟着去了。这个年轻的老师大家都没有见过,大概每个新来的老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自我介绍,第二件事就是点名。这个老师也不例外。

李雷他们几个人都恍恍惚惚,脑子只是隐隐约约听到他在用清脆的声音点名:“沈亮。”

底下的沈亮答:“到。”

“刘嘉。”

底下的刘嘉答:“到。”

他们似乎看到那个时候的李明,他总是一个人留在这里替他们伪装声线答到,低一定费了很多工夫,他这样的性格也一定会害怕,可是他没有一次对他们说过他做不到,可是如今他却真的再也到不了了。

这个时候,台上的老师念到:“李明。”

台下鸦雀无声,没有人回答,李明永远不会再回答。

台上的那个老师又奇怪地重新念了一次名字:“李明。”

李雷眼泪几乎又要流下来,他一定要做一些事,不然他现在就会崩溃,他咬着下唇,大声地说:“到。”那么多次都是你帮我们,这一次我也一定不会让你缺席。

然后像是心有灵犀,他同时听到耳朵响着好多声音,他们都喊着同一个字。

韩梅梅她在说:“到。”

吉姆他在说:“到。”

露西她在说:“到。”

林涛他在说:“到。”

莉莉她在说:“到。”

凯特她在说:“到。”

大家互相望着,眼睛里闪闪的都是泪花,他们的青春到此提前夭折。亲爱的李明,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从此失去了欢笑,泪水却充满眼眶。

陌生的老师还不明白这状况,抬起头惊奇地笑了笑:“怎么突然蹦出这么多李明?”

大家都沉默了,台下的每个人都知道为什么,可是没有人回答。其他的同学只是怔怔地看着他们。

新的老师忍不住又问:“到底谁才是李明啊?”他停了下,像是日本推理小说一般地说,“还是其实你们都不是?”

底下几个人异口同声地说:“老师,我是。”

这下老师真的有点懵了,他连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疑惑越来越大,又自言自语地说:“这个名字好像有点耳熟。”

这个时候,露西猛地站了起来,她大声说:“老师,我就是李明。”善良的李明,你一定宽恕了所有没去救你的人,你一定得到了自己的安宁。

这个年轻老师也没有生气,他想起他读书的时候也有人用同样的方式帮他喊到,不禁感叹道:“这个李明还真有人缘啊!”

然而,露西和韩梅梅听到这句话,终于忍不住哭着跑了出去。吉姆和李雷担心她们,也跟着跑了出去。年轻的李明,了不起的李明,临别前和我们说着再见却再也不能见的李明,从此以你的名字呼唤我们,你就是我们青春的名字。

被撇在教室里面的年轻老师,蓦然之间知道这个李明是哪一个李明了,一下子明白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忍不住手的颤抖,粉笔一下子掉到地板上,只是怔怔地望着跑远了的他们,这些又年轻又沧桑的孩子。

可是这件事情远远没有结束,新院长为首的一群老师还没来得及悲痛已经开始化悲痛为力量,把此事当做自己的筹码来攻击 Uncle Wang ,因为李明是 Uncle Wang系里的学生,他们抨击 Uncle Wang 监管不力,他们甚至自己制造了详细细节,在网上大肆渲染这个信息,引来处在强烈的愤怒中,还来不及分辨是非的网友对 Uncle Wang 的大量攻击, Uncle Wang 很快就引咎辞职。

李明被追封为烈士,他的追悼会在学校隆重地召开,不仅是校领导,还有很多当地领导都来参加都来露脸,按照议程安排,由官位最大的领导讲话,双下巴的领导用沉痛的两声咳嗽声开始了他对李明的追思:“……李明同学以及xx大学英雄集体的出现,不是偶然更不是孤立的。近年来,越来越多优秀大学生的表现为大学教育争取了荣誉。在成就英雄的道路上,李明并不孤单。我们的英雄们生活在一个伟大的时代,在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的浓厚氛围中,他们沐浴着育人为本、德育为先的阳光,他们感受着学校、家庭、社会的关爱,他们也把这种关怀无私地奉献给他人。他们的成长和表现是我们的时代造就的,是思想政治教育的成果……”忽然之间,追悼会开得像是庆功会。

底下的李雷韩梅梅原本泪眼婆娑,可是听着听着渐渐觉得厌恶,领导的讲话像是馊掉的饭菜一般搅着他们的胃口,让他们觉得恶心欲呕,这些领导像是落后了时代几十年,或者是已经和温情人间距离几万公里,他们忽然觉得苍凉和无助,死者已矣,生者奈何?

李雷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路过一棵一棵笔直的法国梧桐,韩梅梅看着远方被太阳照得发白的绿叶,那些细碎的叶子像是苍白的命运。鸟从这个繁华繁忙的城市中飞过,看着自己翅膀下这个面目全非的城市,恐慌得像是要在空中跌倒。

她跟着他上了一辆公车,坐在他旁边,两个人一路都没有说话,公车开到最后一站停了下来,韩梅梅跟着他下来,才发现那是刚上大学的时候他们一起看日出的地方,当时他们都还年少轻狂,没经历多少世事,而现在这样的日子已经结束。

现在大海落潮了,露出了细白的沙滩,像是女人温柔的颈弯,那些坚硬的礁石就是手臂上的肌肉。他们在一块礁石上面坐了下来,望着天和海交际处的落日。

李雷看着那远方将逝未逝的光芒,像是被生活无可救药地放逐,他茫然地说:“在这个社会,所有神圣的信仰都崩坏消解了,可是我们总还是需要相信一些什么,不然人生就会变成彻底的虚无。”他彻底感到一种生命的悲伤和荒谬。

她能感受到他的那种生命痛感,他对炎阳对海洋那种近乎狂暴的热爱,他对光芒的向往和对黑暗的反抗。

李雷眼睛望着远方:“我想去北京。”

韩梅梅没有想到是这样的决定,她心里一痛,她知道他不想待在这个城市,但他以前也从来没有想过去北京,她当然了解他如今为何要去,他是想代替李明完成那未完成的梦想,他心中抱着对李明巨大的愧疚。她说:“毕业后的事情,我们以后再说吧。”

李雷摇摇头,说:“我过几天就要去了。”

“什么?你还没毕业呢。”韩梅梅惊慌地说。

“我论文会写好了寄回来,至于他们要给我结业证书还是毕业证书,随便他们吧。”他淡淡地说,这对他已经不再重要。

韩梅梅紧紧拥抱着他,说:“李雷,你不要再为李明的事情内疚,不要用你的前途去做赌注。”

李雷说:“去北京,是为了他,也是为了我自己。”

韩梅梅却还幻想着能够翻盘,她说:“法院、检察院、企业,那么多单位都要你,前程美好,你一定要就这样放弃吗?每个城市都一样,没有一个地方是净土,北京和这里又能有什么不一样?”

可惜李雷没有一点动摇:“我已经决定了,我要去更大的天空那边看看,我不能像他们那样活着,不能活到了中年的某一天,才发现自己也变成了他们。”

韩梅梅知道他所说的他们指的是谁,她看着他坚毅的表情,慢慢松开了手,只是绝望地问:“那我呢,那我呢?你还说过你要把你的天空送给我。”

“对不起,你等我,我很快就会回来的,我要把最好的都带给你。”李雷百分之百认真地说,就像是韩梅梅父亲对他说的,你能够给韩梅梅什么呢?

最好的,那是什么?李雷不明白其实她韩梅梅并不需要那些,她脆弱地说:“我知道我不应阻扰你……可是,你不能为我留下吗?”

而韩梅梅同样不明白,李雷也是因为她才去的,为了能够给她最好的天空。李雷没有回答,却已经有了答案。

韩梅梅说:“那我要跟你去。”

李雷坚定地说:“你不能,你一定要等到毕业拿到毕业证书,我什么也没有给你,不能现在让你连毕业证书都失去。”

韩梅梅望着那像是凝结的眼泪一般的落日,自我解嘲地笑了笑:“真的很应景,以前你带我去看日出,如今你带我来看日落。”

李雷听了她这句话,心里异样地难受,他紧紧地拥抱着她:“你不要恨我。”

“我拿什么恨你?”韩梅梅轻声问他也是问自己,假如太爱一个人,那即使你牺牲了自己的所有,还是会觉得不够多,还是会觉得内疚。

韩梅梅静静看着夕阳下他的脸,从今以后,他把自己的生活变作了一个旅行箱,把自己喜欢的过去和不喜欢的过去都装在了里面,孤独地往前走,一步也不回头,却连考虑的时间都没有给她。

大家都知道了他的决定,也明白没有人阻拦得住他,吉姆不行,林涛也不行,李明呢,李明已经死了。露西和凯特没有力气再去想其他,她们第一次意识到青春的残酷和生命的无情。

别离原本就是一场情感和光阴的拔河赛,她刚刚送走李明,现在又要挥别李雷,韩梅梅被一种即将分别的慌乱和对未来的迷茫追逐着,她觉得一生的眼泪就在这两天已经预支完了,全都流完了,可是不管如何,她下定决心,一毕业一定要去找他。

李雷订了火车票,去看了 Uncle Wang 之后,就踏上了新的征程,大家到火车站去送他,韩梅梅怎么都觉得他更像是断腕的壮士,更像是赴死的荆轲,她整个脑子里面只有担心和害怕,可是性格的倔强让她沉默着不说话。

吉姆还是担心:“你到北京要怎么生存呢?你考虑过没有?我在北京有亲戚,你可以找他们帮忙。”

李雷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谢谢。”

可是他们都知道他不会去找,他这个人有时候古怪得让你觉得齿冷。

凯特哭得如同梨花带雨:“李雷哥哥,李雷哥哥。”

李雷捏了捏她的鼻子:“傻瓜,可以来北京来看我啊,哭什么呢?”

露西只是泪眼汪汪地看着他,什么话也说不出来,林涛咧着嘴说:“我知道你小子很行的,一定要衣锦还乡啊。”可是说着说着就有了哭腔,“不衣锦还乡也不要紧,只要别老是让梅梅担心就行了。”

火车站机械的女声已经在提醒大家别误了出发的点,它的终点站是陌生的北京西站,而那是他想象中新的起点,他将是北漂一族其中的一员。

吉姆拉着韩梅梅,焦急地说:“火车就要开了,你就没话说吗?”

李雷看着她的眼睛:“梅梅,你想说什么?”

韩梅梅摇了摇头,只是帮他整理了一下乱了的衣领,淡淡地说:“如果你听得进去,又何必我说?如果你听不进去,我又何必说?”

火车呜呜地悲鸣着,要带着别人的爱人去远方。李雷潇洒地上了车,在车内笑着对他们挥挥手,说:“大伙,再见。”

韩梅梅插着口袋在那里看着,直到火车的尾巴消失在白萧萧的天和苍茫的群山之中,她才落下泪来,自言自语地问大家:“为什么他也要说再见?”

即使在他们身上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大事,学校的事情依旧像是一个精密的机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照理说学院经过这般风波,聪明的人都不会选择冯教授和 Uncle Wang 作为导师,可是露西依然坚定地选择冯教授,韩梅梅竟然更加坚决地选择了 Uncle Wang 。

连 Uncle Wang 自己都想要劝退她,因为选择他等于选择了艰难和痛苦,选择了在答辩会上被百般刁难,在成绩上被恶意压低。而他最不希望的就是优秀的学生因为自己受到这样的待遇。

他对韩梅梅说:“韩梅梅,你不会不知道选择我作为导师意味着什么吧!”

韩梅梅坦然地说:“老师,我知道,可是我尊敬您,钦佩您在专业上的高度,我愿意您做我的导师。”

他曾经是一个最棒的导师、一个学识渊博的导师,曾经是对学生最有耐心、帮助最大的教授,可惜现在的他却不敢带任何的学生,生怕连累到年轻的他们。Uncle Wang 觉得韩梅梅做了一个下乘的选择,继续想要劝退她:“露西选择冯教授,冯教授都百般地劝她放弃了!何况你选的是我?韩梅梅,我推荐你给其他教授,我们系还是有几个教授不错的。”

韩梅梅异常坚决地说:“UncleWang,您就答应我的请求吧,这是我的理想,不管得到什么分数,我都有心理准备,也不会后悔,您不做我的导师,我才会后悔。”

Uncle Wang 又是疑惑又是叹气:“你为什么要这么坚持?”

韩梅梅说:“我就是要赌一口气,并不是我好胜,想要赢,只是要告诉那些人,他们也没有赢。”

Uncle Wang 听她的口气,明白她的决定无法扭转,她秀气的眉眼之间隐约有男子的英气,韩梅梅这样的女子坚持起来并不亚于任何一个刚毅的男子,于是无奈之下 Uncle Wang 只能答应了。

可是韩梅梅还是不甘心:“Uncle Wang,遇见这样的不公平,你不愤怒吗?”

UncleWang摇摇头:“其实我觉得自己有错,我监管不力,他们给我的惩罚就是我要给自己的处罚。”隔了一会儿,他又说:“老了也渐渐相信宿命这东西了,可能生命走过的路都是必经之路。”

Uncle Wang 和韩梅梅都知道既然做了这样的选择,他们就只能加倍地努力,绝对不能让任何教授挑出论文中的毛病,至少是要在答辩的几十分钟之内挑不出。韩梅梅再优秀毕竟只是个学生,要同时应对五个教授的轮番质问也不是件易事,当然露西那边也是同样的艰难。

论文改了又改,Uncle Wang 还是继续找出一个又一个的瑕疵,只改得韩梅梅头昏眼花,当然,以 Uncle Wang 的品行也不可能替韩梅梅改写,而韩梅梅也不会愿意,所以这段时间过得异常艰难,何况她还要一边实习。幸好在韩梅梅焦头烂额分不开身的时候,还有露西陪她。

这个晚上,她们两个难得分出身来,在这个物是人非的学校里面散着步,韩梅梅说:“凯特小我们一年级,不能体会我们毕业生的心情,幸亏还有你能和我一起散散步。”

可是,露西没有接话,像是有心事。韩梅梅正欲转头看她,露西突然对她说:“梅梅,我准备换实习的地方了。”

韩梅梅惊讶地问:“怎么?现在的单位不习惯吗?”

露西平静地说:“不是,我申请去西部支教。”

韩梅梅又惊又恐地说:“你要去西部,你不是说要回国?”刹那间她的脸色比天上那枚纤细的月儿还要苍白。

露西抱歉地点了点头,说她已经改变了主意。

“你要去多久,还会回来吗?”韩梅梅的心像是掉入了万丈深渊,怎么也找不到着落,她紧张地问。

露西说:“我毕业答辩的时候会回来,然后答辩以后再回西部去。”

这短短的时间,韩梅梅经历着最爱的男友离开,最好的朋友去世,现在露西又说要走,她再也承受不了:“你怎么可以这样,你怎么可以这样?”她难受至极地问着露西。

露西流下了眼泪,颤抖地说:“梅梅,你别这样,即使我没有去西部,我们毕业了也会分开,那有什么不一样吗?”

“你觉得一样吗?一样吗?”韩梅梅反复地追问她,她又想起小时候她母亲对她说的,每一样美好的事物都有尽头。

露西说:“到时候我还可以来看你啊。”

韩梅梅哭着说:“你们每个人都这样说,你们每个人都要走。好啊,那快走快走,不要回来看我了,我不稀罕。”

韩梅梅不想理她,只是一边走一边流眼泪,露西也垂着泪跟着她。她一个晚上都没有再跟她说话,直到第二天早上,她才问露西:“那你毕业论文写好了吗?”

“已经写好了。”

“去西部的事情也确定了,其他的人知道吗?”韩梅梅抱有一线生机地问。

“申请下来了,这两天就会走了。我也告诉他们了。”

韩梅梅没有办法之下,终于接受了这个现实,她坐在露西的床上,沉默了好久才说:“其实,我这几天一直在想,如果五年前我没有转学到你们学校,今天的我们会是什么样子呢?会不会都更好一点呢?是我们的生活轨迹因此完全改变,还是命运必然会让我们以另外的方式相遇?无论怎样改变,我们一定躲不过现在这样的局面。”

露西握着她的手说:“可是我很高兴你转来我们学校。”

韩梅梅说:“我也从来都不会后悔,可是我们现在……”她很努力地吸了一下鼻子不让自己说下去,然后问:“你行李准备好了吗?那里条件特别艰苦,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会的。”露西说。

“不行,我要帮你买一些东西。”韩梅梅说。

事不宜迟,她去上网查了好多西部的资料,然后和凯特上街购买了整整两大袋,回来露西一看,大呼根本带不了。韩梅梅发话说如果漏掉一件,她也就别去了。终于她还是全部带走了。

全部带走了,只留下一张空空的床,她曾经在那张床上和韩梅梅无数次嬉闹、夜话、讨论系里面的男生、笑着分析李雷吉姆林涛李明各自性格的优劣点,最后还总是要大大贬损李雷一番。而今只有这寂寞得像是只能活得一夏的蝉一般的月光照在上面。

日历终于撕到了答辩的那一天,韩梅梅一进去就看见他们如同野兽一样发着光的眼神,不过韩梅梅一点都没有惧怕,这几个月这么多变故,她已经没有什么好再失去的了。要知道,野兽并不可怕,它们都会在猎人的鞭子下驯服的。

一开场,新的系主任就问了一个问题:“你这个论文论题很难,其实已经相当于研究生的研究课题,所以你还是没有把握住精髓。”

“那就请主任提出具体问题的所在吧。”韩梅梅直截了当地说。

短短十几分钟,大家竟然提了十几个问题,幸而韩梅梅已经做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