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李雷和韩梅梅的失败与伟大-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韩梅梅本能地回避:“没有啊!”

没有?李雷对这个答案很不满意,如果他不和她说话,她绝对不会主动和他说话,约她做任何事她都回绝,这还能说没有?

李雷忍不住脱口而出:“你和吉姆那小子……”说了一半,又转了个方向,“我做了什么惹你不高兴了?你可以跟我说。”

“真的没有。”韩梅梅小心翼翼,半点想法也不能露出,那朦胧的小情感就让它朦胧地死去吧。韩梅梅其实心里很恐慌,以前很多老师都警告他们早恋的危害,她都无所谓,她不相信一个人会因为另一个人忘记自己的方向,她现在明白了,不是忘记自己的方向,是根本没有了方向,因为心心念念的是全部都是另外一个事。但是现在是高中学习的最关键时刻,她怎么可以为了这个事荒废了学习!不应该也不可以。

李雷被她如此折磨,简直要苦恼而死,还要继续发问,就听见校务处主任在门口中气十足地训诫一个中年女人,中年女人衣着简朴破旧,头发粗粗挽了个髻,插着两朵小小的塑料花。脸上的皱纹多得和木头上的纹理一样,不知道经过多少尘世的风霜洗礼。

声音大得他们都可以听到,他对那个老人说:“你儿子太不成器了,你们对他的教育很有问题,你回去应该和你老公反省一下。”

那个女人唯唯诺诺地点头。

校务处主任又居高临下地说:“你们自己就没什么文化,没文化肯定是让人看不起的,所以更不能让你们的儿子走你们的老路。”

这样一句又一句刻薄的话刮着他们的耳膜。为着儿子,这个女人一句话都没有辩驳,默默地承受,只是因为他是他儿子的老师,她怕得罪他会耽误儿子的前途。又或者是,半世的辛劳和白眼早已经教她懂得一切逆来都只能默默顺受。

可韩梅梅没有学会,李雷也没有学会,韩梅梅看着那个女人的身影,努力咬着唇,心里只是委屈地想,我知道你是一个母亲,可是除此之外,你还是一个有尊严的人,你为什么不反抗?

韩梅梅最怕,她回去还要对着自己的儿子说一句:“你老师说得很对……”她知道她会,因为她是一个母亲,一个中国土生土长的母亲。

那个女人很难过地走了,难过的原因不是自己没被尊重,而是因为被说成不成器的儿子。

前座的露西传了一个纸条给韩梅梅,韩梅梅打开看到露西写着:“那个妈妈好可怜。”

韩梅梅飞快地回她:“是啊,主任真可恶。不过我们是学生,也只能忍耐了,又有什么办法?还好剩不到半年了。”

是啊,露西默默地想,如果自己做老师,一定不会做得这么失败。

校务处主任训斥完母亲,得意洋洋地回到教室,又说:“你们看到了吧,她是李明的妈妈。”

韩梅梅和李雷觉得他实在可恶到了极点,他们没有回头看李明,因为知道,李明此刻一定低着头,深深以他的母亲为耻,因为这个母亲让他丢脸,与其如此,还不如母亲早已经死掉。

母亲是这个世界上最艰难的工作。

校务处主任又对李明怒斥:“李明,你们家那么穷,你还不认真读书,你到底想干吗?想和你妈一样,回去菜市场卖菜吗?有点出息好不好!不要以后一辈子抬不起头来。”

贫穷是一种罪恶吗?韩梅梅开始怀疑,这个老师真的是在爱他的学生吗?真的有在爱他的学生吗?怎么可以这么刻薄?李雷觉得实在难以入耳,便嗤之以鼻:“老师,我家更穷,你说说我家吧。”

校务处主任生气地看了他一眼:“我懒得说你。”

李雷继续火上添油:“老师,以后你来我们家鞋店,我一定给你优惠,真的。”

校务处主任气得把课本大力甩到办公桌上,粉笔灰粉笔头四处飞溅:“李雷你实在太狂妄了,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明天让你家长过来!你看看李明他妈妈……”

李明还是沉着脸,沉默着一句话也没有讲。韩梅梅虽然告诉自己要忍耐,可是她实在无法忍受了,大叫了一声:“够了,老师!”

校务处主任倒真的被她吓了一跳,瞠目结舌地看着韩梅梅,不知道她又是受到什么刺激。

韩梅梅这次看他的眼光变成了愤怒:“老师,你有什么资格批评我们的父母?”嘲笑别人的贫穷并不会让自己变得富有。

韩梅梅吸了一下鼻子,飞快地说:“老师,我妈妈在我上小学的时候就去世了,我连她的容颜都快要淡忘,只有一件事我永记于心。那一次我调皮,撕破了同桌的书,被一个生性暴躁的老师整整打了十几棍子,当时,我觉得手都快被打烂了。从小到大,我爸爸妈妈当我像块宝,一次都没舍得打我。那是我第一次挨打,我大哭大骂着跑回家,我妈妈一个字都不认识,可是她让我住嘴,我没想到她竟然不肯帮我。她说:‘不管怎么样,你都不能这样骂你的老师。’这句话我至今都忘不了。”韩梅梅倔强地忍住自己的眼泪,“你知道,我们的父母有多么的敬重老师?那么,老师,你觉得你又有什么资格批评我们的父母?”

是的,也许他们粗鄙,他们没有文化,他们急了会骂脏话,他们见了强权会害怕,可是他们是我们的父母。老师,你怎么能够在我们的面前这样批评他们?

后座的李明一直是沉默的孩子,可能一年后,你拿起毕业照,已经念不出他名字。他从来没有如今天般,在人群中这样地引人注目。可遇见这样的事,是一个陌生的女生站出来替他讲话,他觉得羞愧难当,忽然起身从后门跑出去,最后面的吉姆眼疾脚快,连忙跟着他出去,凯特也跟着哥哥出去。

校务处主任每次都被韩梅梅说到无言可对,这才发现这个韩梅梅生性倔强,凡是她觉得自己有道理就不会放弃申辩,根本不会比李雷更好对付。

怒火腾腾的校务处主任鼻孔直出粗气:“韩梅梅,你究竟想干什么?”

韩梅梅刚才因为太过激动,血气如惊涛骇浪般直涌向脑袋之中,两个耳朵“嗡嗡”直响,现在平静了一下情绪,才平静一点地说:“老师,我只是觉得您应该向李明的妈妈认一个错。”回过头去看,却发现李明已经不在自己的座位上。

“你说什么?认错?”不可思议,滑天下之大稽,世界第一笑话!校务处主任简直要笑出声:“你到底知道不知道,我说这些做这些都是为你们好!”

“是吗?”李雷手托着脸庞,仰着脸对校务处主任似笑非笑,“看来我应当做个孝顺儿子,不要让我爸妈来受这个罪。”

韩梅梅始终坚持自己的看法:“老师,我觉得这件事好不好和它本身对不对并不是同一个命题。”

胆大又嚣张的莉莉也在那边跟着起哄:“对啊,老师你不是说过,世人孰能无过?你还说过,有错就认,这也没什么的!”考试的时候莉莉的记忆也能有这样好,哪个大学上不了?

校务处主任发现整个班级的情绪就如休眠的火山变成活火山,要喷出浓浓的烈焰。难为他既要把班级的热浪安抚下去,又要极力控制自己即将要爆发的怒火,那么只能哑忍了这口气,又说:“这件事先算我的错。另外一件事呢?

“什么事情?”很多人都不爽地问。

“就是那件事情,我叫你们班主任去查,她说已经问过你们了,你们说没有做那就好像真没有。这么信任你们啊?我可和你们班主任不一样。”他如瑞士军刀一样的眼光扫过李雷、韩梅梅、莉莉、露西……“你们班我要亲自来查,明天早读,你们按学号一个一个来我办公室。”

韩梅梅立刻又说:“我反对。”

校务处主任几乎要崩溃,他觉得现在的韩梅梅简直是一个自动答复机,只要他说什么,她就立刻弹出三个字:“我反对。”

校务处主任气煞之极,皱得如同干枣的脸涨得通红:“你反对什么?”

韩梅梅冷静地回答:“我觉得这样不好,因为班里每个人都会觉得背后有人随时要出卖自己,一定会破坏我们班级彼此的信任度。”

“韩梅梅,你要适可而止。这件事情还轮不到你来决定,别跟我没完没了讨价还价。”校务处主任冷冷地抛下这句话,又扫射了一下班级:“现在SARS蔓延,全校开始封校,你们不要再让我逮到偷溜出去外面看电视,去年你们经常跑出去看世界杯,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次可没那么容易了,SARS期间如果还这样,被我抓到一律休学。”说着,用力拿起自己的教科书,就走了出去。

校务处主任刚出去不久,教室有好几个人像是国庆节大放烟花一般欢呼起来,最大鸣大放的是莉莉同学。

不一会儿,莉莉回头对韩梅梅说:“韩梅梅,对不起。”

这位黑手党大姐向她道歉,韩梅梅实在始料未及,简直受宠若惊。莉莉又真心地夸奖她:“你真了不起,以前是我看走眼了。”

李雷饶有兴趣地看着这两个人。雨过天晴,露西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开心的笑容。

韩梅梅看着她,还在想自己是否有那么大度,把过去一笔勾销。莉莉又说:“韩梅梅,我要向你坦诚一件事。”

“什么事?”韩梅梅再次疑惑。

“你上次被关在洗手间,是我干的。”这个莉莉,一旦认定某个人值得结交,那就一定掏心掏肺,她的行事风格还真的比校务处主任大气得多。

韩梅梅微笑着点点头:“我知道。”

莉莉诚恳地说:“你会原谅我吗?”看了看韩梅梅,发现这些日子以来,自己果然没少得罪她,于是开始出主意自裁:“不然你也把我关一回?”

这样的莉莉,像是浓烈的花香,韩梅梅忽然把那一切都释然了,她玩笑道:“好啊,那到时候你也会还我那一句刻薄话吗?”

莉莉笑道:“拜托,怎么可能?我也是有一点格调的。”说着自己傻呵呵地大笑,几乎要把日光灯震碎,八盏日光灯,把一个夜晚照得如同白昼。

韩梅梅被传染了开心,莉莉就是这样一个人,如果你是她的朋友,肯定爱她爱到死,同样,如果你是她的敌人,肯定憎她憎到死。

韩梅梅开她玩笑:“以后你可不要再欺负我了。你知道,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莉莉竖起大拇指:“是的,见识到了。以后你我是好姐妹。”又对露西说:“姐姐,以后我们几个不分你我。”转头看到林涛,就叫道:“林涛过来。”

林涛装作诚惶诚恐地说:“大姐大有什么吩咐?”

莉莉不客气地说:“你也算一个。”倒是露西早已习惯她的一惊一乍,她总是想到哪一出就是哪一出。

莉莉又兴奋地跳到椅子上,很严肃对大家地说:“韩梅梅是我的好姐妹,以后谁说她的是非,就是和我莉莉过不去。”发誓要把黑社会大姐演到底。

可惜有人不配合,几个跟她比较熟悉的同学趁机笑话她:“可是有好多话都是你以前自己说的。”

莉莉尴尬了一下,发觉大家说得很有道理,立马又自我检讨:“我是大嘴巴,以前统统是我的错。从今以后,一定不会有这种事情。”低头对韩梅梅说:“是吧!”

韩梅梅露出甜美的笑容:“那是当然了,不然我可会发飙的。你也知道那有多可怕!”

露西和李雷听得直笑。

其实班级也有人对韩梅梅很有意见,觉得她是为了巩固班长之位,而且锋芒毕露,爱出风头,反正不管你做什么,该有意见的那些人总会生出意见。正在这个时候,后面的教室门被推开了,吉姆和凯特终于把李明给追回来了。李明不声不响地走回自己的位置坐下。

韩梅梅觉得自己应当向他道歉,因为她觉得是自己把这件事情闹得更大,不然按照李明的方式,让事情顺其自然地过去,可能反而不会这么难过。

正寻思着要如何道歉,李明传了一张纸条给她和李雷,韩梅梅始终觉得有点不安,感觉自己和李雷就是用好心做坏事,就像是黑夜中的鸟,它们以为能给世界带来欢乐,没想到人们却痛恨它们挡住了月光。

打开纸条,却看到纸条上只写了两句话:“我觉得很羞愧,可是代我妈妈谢谢你们。我真他妈的窝囊。”

李雷转身过去,亲昵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兄弟,别老是板着脸,如果你愁眉苦脸地面对生活,生活也会同样对你。

李明长得小小瘦瘦,从来不喜欢出风头。但其实也有很多优点,比如他很有耐力,闲暇时候学会了弹吉他,画画也很厉害,但是,这些对高考不止没什么用处,还要被嫌弃浪费宝贵的时间,衡量角度不同,优点都成了缺点。李雷跟他的关系也还不错,每次都说他是一个超级闷骚的人,像是滚沸的锅,你不揭开是不晓得里面究竟有什么的,如果把他拍成电影,整部剧一定是充斥着旁白和独白的伍迪艾伦式电影。

李明说:“主任一定不会就这样算了的。”

管他是蒜还是葱,李雷让他不必杞人忧天,因为不管你如何担心明天,明天都还是会如约降临。

虽然Miss高还在医院,但因她每天都会询问班级情况。校务处主任(〃文〃)要一个个(〃人〃)调查她班级(〃书〃)学生的事情(〃屋〃)还是传到了她的耳朵。她第一时间打电话安抚班级的学生,让他们放宽心,只管关注学业,不要花时间顾虑这些事,她会马上回来周旋。

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难处,Miss高知道校务处主任也有他自己的压力,那么多人都想弄清楚他是否真戴了绿帽,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无疑是一项挑战。

何况,他曾经是个倒插门女婿,现在还是。

第二天早上,校务处主任不知道为何又惹恼了他老婆,他老婆竟然跑来办公室撒泼,一进办公室,就问:“我家那个没用的东西呢?我家那个没用的东西呢?”有早课的老师不敢肯定她指的是哪一件没用的东西,只能哭笑不得。

这时,校务处主任刚好拿了一杯水回来,他老婆板着脸冲着他吼道:“叫你查的查出来了没,你这个没用的老东西。”

嗯,现在大家都知道哪一件是没用的东西了。

校务处主任觉得很没有面子,脸上丢失了表情,不想理会她。

这个婆娘人到中年,人生顺遂中途发福,大腹便便犹如一个被击打得下坠的沙袋。她死命地挖苦她的丈夫:“不吭声?给老娘摆什么校务处主任的架子啊!瞧你那尾巴都翘天上去了。”然后又声如洪钟地摆事实,“不要忘记了,没有我爸,没有我,你能坐到这个位置上吗?你这个白眼狼,懂不懂得什么叫感恩!”

校务处主任也不知道是天生妻管严还是真觉得欠他老婆太多,在家里的每天几乎都要聆听狮子吼,就像是风雨不改准时到达的新闻联播。可能是在家里受气太多,所以到学校他就变本加厉地变态。不过,他没想到有朝一日,妻子功力升级,竟然破关而出,专程跑到办公室来展现狮子吼神功,一点不顾虑他在同事和下属前的脸面。大家完全可以想象平日他战鼓震天硝烟四起的家庭生活。是个男人都会思考,当时校务处主任占尽她娘家多少好处,和这样粗暴易怒、头脑又不清醒的女人结婚比较可怕,还是终生面临灾难般的贫穷比较可怕?

校务处主任劝说:“好了好了,回去再说吧。”在河东狮前,他好像功力全失,顿时失去了在学生面前那种狠劲。

“回去说什么?现在就给我说清楚。”他老婆依然大声地骂骂咧咧,不肯买他的账,她老婆一定是雷震子转世。

校务处主任不敢让她听到语气里面的怒气:“你还是先回去吧,现在我要上课了。”

当然很少老师会真心喜欢校务处主任这个人,所以看到这一幕倒多少有点幸灾乐祸,人生它从来不模仿艺术,它模仿狗血的连续剧,他们就差拉个售票亭开始售票。

他老婆走过去拿起他的水杯,猛喝了口水润润喉,好有口水继续骂:“我告诉你,姓苏的,没给我个结果,我跟你没完没了。”

校务处主任最大的怀疑当然落在李雷他们这个班级,特别是那几个重点人物。他老婆一走,他就黑着脸传讯班级里面的一号过来,准备开始拷问,即使暂时问不出结果,但也可以让他们互相盯梢,培养一个充满间谍的班级,再成熟的年轻人也有得意忘形的时候,只要这元凶露出马脚,就会有人来向他报告,加快他的侦破速度。

完美计划确实是那样的。可是世事它就没完美过,一号没有来,反而是李雷来了。

校务处主任知道他来不会有任何好事,连看都懒得看他,更别提和他讲话。

倒是李雷特别热情地说:“老师好。”

校务处主任鼻子里哼了一声,问:“你来干什么?一号呢,怎么还没来?”

李雷笑呵呵地说:“那件事真不是我们班人做的,您这样调查的话,班级里的人个个人心惶惶,多影响高考的情绪!”

校务处主任怎么可能相信他的话,本来就在气头上,现在更恨不得把这小子撵出学校,来个眼不见为净,“李雷,你自己的事情还一大堆没处理呢,别以为我不会开除你。”

李雷还在那里嬉皮笑脸:“老师,生气伤肝,您怎么一看到我就这么上火?”

校务处主任不想废话,直接撇下他,快步走到他的班级,在门口叫道:“一号,我叫你来我办公室你没听到吗?”

教室里的吉姆响亮地回答他:“老师,要不十一号先吧,我是十一号,一定有一说一。”

校务处主任狠狠瞪了一眼吉姆,他能够容忍他的唯一原因是他的父亲。他公事公办地郑重再说了一次:“还有,现在非典期间,全校封校戒严,你如果再偷偷跑出去,别说我没通知!现在,一号出来。”

没有办法,一号同学站了起来,毕竟只是高中生,有很多同学都很害怕。韩梅梅和莉莉正想帮一号同学开脱,就听到一个温柔的声音问道:“苏老师,这是怎么了?”

原来,Miss高匆忙从医院赶回来了,虽然医院证明她是普通流感而非SARS,她休养了两三天,因为挂心这事心急如焚,病还没好就赶回来了。

校务处主任阴阳怪气地说:“这件事情引起了校方的重视,是对我们学校的挑衅,在老师群体里面有很差的影响,我们不能过度纵容学生,任由他们胡作非为。你这段时间生病,所以我自己来查。”

Miss高倒还是温温柔柔,如同江南田田的莲叶:“可是,苏老师,你也知道,这样对于学生的心理特别不好,现在是他们最关键的时候。何况,您这样的方法,也不一定能有作用。”她试着把校务处主任带远了点,免得学生们被干扰,希望自己的教育理念能够得到校务处主任的支持。

一样米养着百样人,有些人显然是白白养了。校务处主任虽然吃得最多但心眼最小。他怀疑Miss高是故意要让他出丑,他们本来就在教育观念上有很多摩擦,她现在这种态度摆明了就是隔岸观火。他说:“不行,这次我一定要查个清楚。”

Miss高无奈地问:“为什么您老是怀疑是我们班级做的呢?”

校务处主任说:“毫无疑问。”

虽然他职务比她高,但并不妨碍Miss高不同意他的观点:“我知道您怀疑的就是李雷和吉姆,可是他们两个我都问过了,他们没做。我最了解他们,如果他们有做,就会承认,这两个人都是敢做敢当的孩子。何况他们虽然调皮,但还不至于做这样的事情。”她停了一下,又说:“其实我觉得这件事也不一定是学生干的,说不定是其他人故意的恶作剧呢。”

校务处主任说:“所以我才要查个清楚!免得说我冤枉了谁!”

“但我不能同意您这样的做法,这样对他们的影响很不好。要不,我们可以考虑用其他的方法。”虽然Miss高为人文雅秀气,但是关键问题她不会让步。

李雷和韩梅梅、莉莉、林涛等一伙人在里面看见Miss高和校务处主任争论得不可开交,特别是校务处主任,他眼里射出的火花已经足够供应学校一个月的电。他们不想Miss高为了此事导致自己的事业受到牵连。既然问心无愧又何惧被查?所以决定后退一步,李雷和韩梅梅走了出去,正好听到校务处主任放出话来:“我不会管你同不同意!”

“苏老师,我觉得真的不能这样。”Miss高抬起头,坚定地看着校务处主任。

“你还要坚持吗?你要知道,如果你非要这样,事情会闹得不可收拾的。”校务处主任低沉地说,语气里面有恐吓的味道。

没错,在这个生物圈中,他是比她高级。Miss高看着校务处主任,点点头:“我坚持。”这是她作为一个老师,对她的学生的坚持。

韩梅梅对Miss高说:“老师,我们觉得……”

校务处主任一刻都待不下去了,转身就离开。每个人都知道这件事没完,完不了。韩梅梅心里很是抱歉,李雷对Miss高说:“苏老师这么坚持,要不,成全他吧?”

Miss高笑了笑:“这件事情就先这样吧,你们也别老是纠缠在这些事上。”

李雷收敛了他的笑容和脾气,对Miss高说:“老师,对不起。”沉重得如同哀悼。

Miss高用亲切如一的笑容戏谑道:“这还真不像李雷啊。”

李雷继续深刻地反省:“如果不是我,苏老师也不会这么……”话还未说完,Miss高便打断他,说:“这不关你的事,我知道不是你做的。”

韩梅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