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0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场中,一片寂静,身穿黑衣的白皙男子站在阵盘光华笼罩的边缘冷眼看向了光华之内的张日尧。好莱坞大亨

“这位兄台。现在我阵盘已下,可以说先天王者初期之境,我已无敌手。你又何必上台,自讨苦吃?”张日尧看着眼前白皙男子站在场中一身超凡脱俗之气,却是不让人那么讨厌,便好言劝道。

身穿黑衣的白皙男子看了一眼张日尧,声音略显清脆,冷声开口道:“对不起。林大小姐我今天一定要带走。除了我家主人,你们谁都砰不得!”

“你家主人?”张日尧轻拧眉头,深吸了一口气,眼神也冷漠了几分。眼前男子不过二十多岁,但是身后却有个主人,想来那主人实力绝对不凡,而且年纪也不小,否则不会派此人来上擂台。张日尧又受成梦阳托付,自然更不会想让,随即声音也冷漠了几分,带起一丝厌倦道:“那今天就没得说了。我也受人之托,要将人带走。孰高孰低,手底下见真章吧!”

张日尧话音落下,手中长剑嗡鸣出鞘,只是剑锋一点,那光华之内瞬间激起七道剑芒,如同飞舞的蝴蝶一般,静静得悬浮于空中。

“我今天一定要带她走。谁也拦不住!”身穿黑衣的白皙男子手一伸,亮出一把极为普通的铁剑,冲进阵盘之内的那一刻,眼都没眨一下,瞬间和那几道剑芒缠斗在一起。

武当山乃四大门派之一,阵法一道更得上古道教三清观真传,那阵法自然十分了得。身穿黑衣的白皙男子也不敢有丝毫大意,身形速度飞快,直接虚身穿过那七道剑芒组成的阵法向张日尧所处的位置逼去。

“哼!”

张日尧看着身穿黑袍的年轻男子逼近,口中轻哼,剑指一抬,那七道剑芒紧随黑衣白皙男子身后袭来。黑衣白皙男子感受倒那七道剑芒在身后,手中铁剑一剑劈去,瞬间断为几节。

“一把普通铁剑就想阻挡我的剑芒,是不是有点做梦了!”张日尧轻退几步,口中低声讽刺道。却没想到那黑衣白皙男子并没有丝毫迟疑,就在铁剑碎开的那一刻,脚下一扫,将那几片铁剑碎片,直接向张日尧的方向踢去。

呼!

那几道铁剑碎片的角度极其刁钻,似乎专往要害而去。而那速度更是极快,甚至比一般先天王者初期武者丢出的暗器还要快上几分。花都狱龙

“力道和准确度都这么高。看来这人根本就不是用剑的!”张日尧看出了端倪,眼前那名黑衣白皙男子剑法却是出奇得差,甚至没有什么特定的剑招。可是此刻几枚碎片袭来,张日尧却感觉道了一股极其强大的劲气同时袭来。想来对方,也是一名用暗器或者飞刀的高手。

挡!

张日尧手中长剑一抬虚晃,瞬间拦截了几枚碎片,随后不过剑指一抬,凝气屏神,那阵盘之中的三十六道剑气轰然升起,瞬间形成了一一个三十六天罡北斗大阵。这阵法一处,引来下方众人惊叹,虽然这阵法中剑芒的威力和先天王者初期的实力相差无几。不过如此多的剑芒,从各个方向清晰而来,确实不是一般人可以阻挡得了的。这也是武当阵盘的惊人之处。

身穿黑衣的白皙年轻人眉头轻拧,并没停下脚步。虽然张日尧阵法已起,但是他手中断了还剩下不多剑刃和剑柄的铁剑突然反握,脚下一点,瞬间出现在张日尧面前,一见反手挥了过去。

匕首?

对方居然用匕首的方法来攻击他,而且这一招的造诣极深,角度和隐秘度都不是寻常人可以做到的。易容,伪装,却最终踩显露出自己在匕首上的造诣。

此刻,张日尧也不敢大意。每一个用匕首的人都是天生的暗杀者,而且特别是近身缠斗方面尤为危险。再加上对方那满身血腥煞气,张日尧第一时间选择了脱离对方的缠绕。但是黑衣白皙男子却也是知道自己的优势,张日尧想退,他便紧随而至,完全不让对方可以随心所欲得控制三十六道剑芒。

“你以为逼着我。我就拿你没办法?”张日尧不屑冷哼,手中长剑一挥,脚下一点,飞跃而起。只见那三十六道剑芒瞬间将其包围直接由上而下,对着那面容白皙的年轻男子直刺而去。

呼!

劲风四起!三十六道剑芒在那阵盘之中,速度极快。在刺下的那一刻就如同一条晶莹剔透的长龙激起满地沙尘,想着对方的身体直窜而去。那三十六道剑芒闪烁着寒光,而且速度快若闪电,再则两人一个在上一个在下,距离不过十五六米而已。这距离可谓极短,而就在众人以为大局已定之时,却只见那晶莹剔透的长龙直接穿透了那名年轻男子的身躯。校花的暧昧男神

砰!

三十六道剑芒穿透年轻男子身躯的同时,去势不减,直接撞击在地面石板之上,留下了一道粉碎的坑洞。然而,众人所想象的惨叫声并没有想起,就在众人惊愕之际,那面容白皙的年轻男子突然如同幻影一样消失了。而就在张日尧落地的那一刻,只感觉一道寒芒在身后直刺而来。

闪过了?

张日尧眼神惊骇,转身便抬剑挡了过去。两把剑交织在一起,砰然作响,瞬间交织出一丝火光,溅射在双方脸上。而此刻张日尧才看见眼前的白皙男子身上已经有数道血痕,想来刚才那一击并没有完全躲过。面容白皙的年轻男子一击未中,左手一抬,寒光闪烁,突然出现一把匕首由张日尧腹部直接向上刺来。

“找死!”张日尧眼神暴怒,顺势左臂一抬直接向对方肩头一掌拍去。两人近在咫尺,白皙男子左手的匕首在外围根本看不见,而且角度极为邪异,如若不是张日尧身处阵盘之内,或许他也未必能够及时防住充满杀气的一击。对方所用的每一招,完全是为了杀戮存在,也正符合了对方的一身血腥煞气,完全就是一名杀手。

噗!

白皙男子手中的匕首一挑而上,直接在张日尧胸口留下一道血痕。而张日尧一掌拍出,直接将对方击出数米,才险险站稳身形。白皙男子闷哼一声,口角流出一丝血迹,这一掌受下多半也不轻,而此刻,白皙男子左手中的匕首已经消失了,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张日尧看了一眼胸口依旧在流血的伤口,眼神微怒,剑指一抬,那阵盘之中光芒疯涨,九十九道剑芒拔地而起。而阵盘之中白皙男子,依旧一脸平静,仿佛不畏生死,只是双瞳之中渐渐显露出一丝血色光芒。

“如果你现在放手,你还能活着出去!”张日尧面容严峻,直接对眼前白皙男子冷声喝道。

白皙男子轻轻摇头,平静道:“除了他,谁也不许砰林家大小姐分毫!”

第二四一章 你可认识

看台之上,沈峰站起身子,凝视着场中两人。趣~读~屋那阵盘的光华如同水中波纹一般,急速颤抖,在外之人只能看个大概,却无法分辨场中具体影像。而沈峰凭借着心神感应,却是能知道对方的一举一动,可是他现在心中万分疑惑的是,那白皙男子,为何让他那么熟悉,甚至给他一种心颤的感觉。

到底是谁!沈峰深吸了一口气,脑袋中过了无数个人,可是最终没有以为先天王者,甚至靠近先天王者的人物存在。难道是自己真的感觉错了?可是,感觉怎么会出错?

“风先生!你看他们当中,谁会赢?”张奎生一个四五十岁的人,没有机会踏入比武场,但是对于场内先天王者的战斗却是极为关心和好奇。

沈峰看在眼里,沉思片刻,轻轻摇头道:“很难说。张日尧的阵盘的确厉害,九十九道剑芒,每一道都有他自身五六成气劲以上的威力。不过那个黑衣年轻人,却有点奇怪。刚才他在阵盘之内那一次闪躲,就算是我,也没有察觉出是怎么做到的,恐怕对方也有极其奇特的法门。”

“胜负难料啊!那有得看了!”张奎生口中轻鸣,眼角扫向一边角落人群之中对沈峰直接道:“风先生,那边有人开庄,你要不要压点?”

沈峰一愣,刚想摇头,却又深吸了一口气,直接丢出一块十两的银子道:“我买那个黑衣年轻人赢!”

买黑衣年轻人赢!沈峰此刻心里也说不清为什么,的确想那人能赢,甚至担心那黑衣年轻人继续打下去。这种感觉让沈峰有点心烦意乱,喘不过气。

嗡!

阵盘之中,那九十九道剑芒拔地而起,静静得悬浮于半空之中。这剑芒威力虽然不如蜀山飞剑,却依旧不能让人小视,看台周围势力略显低微的人,纷纷后退逃避,不敢靠近半步。

“既然如此,那就别怪我下狠手。接招吧!”对方已经决定,张日尧也不再废话,本来他一方面不想为此事伤人,另一方面他也想保存实力迎战王成。不过此刻看来,这种想法已经破灭了,甚至让张日尧有一丝气愤的是,此刻他连下一场对战王成也没有了十足的把握。

九十九道剑芒一处,就代表了张日尧最强实力。而剑阵一出的同时也代表这自己的招式已经落入对方眼中,如果有高人在侧有意观察,未必不能从他剑阵之中找出破绽。趣~读~屋现在,王家家主就在台上,恐怕自己剑阵一处,到时候再对战王成,自己剑阵薄弱之处也一览无余了。农家丑媳

呼!

此刻多说无益,九十九道剑芒,形成一座大阵,将黑衣年轻男子团团围住。张日尧也没打算再留手,直接悬于半空,控制着剑阵向场中黑衣年轻男子碾杀而去。

哼!

黑衣年轻男子虽然身上已经有几处剑刃伤痕,却依旧面容平静。只是口中轻哼,突然之间,身上气势飞速增长。在场众人眼神一惊,却无法真切看清场内情形。张日尧在剑阵之中,眼神惊骇,只见眼前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此刻双眼赤红,嘴唇发黑,如同地狱恶鬼一般周身散发出血腥的杀戮气息。

张日尧感觉不妙,控制着九十九道剑芒组成的耀眼巨龙,直接将对方身体卷起。而此刻情形,正如刚才一样,场中那名年轻男子,不过瞬间就已经消失了。

又消失了!张日尧眼神阴冷,嘴角不屑冷笑,双手一张,那九十九道剑芒瞬间盘旋而起。化作一道旋风,自身为重心,向四周开始疯狂碾压。人消失了,但是张日尧知道对方肯定在剑阵之中,虽然不知道对方如何做到的,秘法又如何神奇。不过,只要对方在阵盘之中,张日尧就有信心用九十九道剑芒将对方逼出来!

剑芒在阵法之中窜动,向四个角落席卷而去,连一丝一毫的地方都没有放过。足足三分钟,张日尧都没有收索出对方的身形,此时他不禁一愣,难道对方已经离开了?可是却有不像,以对方刚才坚韧而有果决的态度,似乎不像中途逃跑的人。

“没了?”张日尧口中轻鸣,九十九道剑芒也随之停了下来,静静悬浮于空中。

嗡!

而就在张日尧九十九道剑芒停下的那一刻,一丝嗡鸣之声由张日尧耳边响起。来了!正如张日尧所料,对方在他停下那一刻,果然必杀的一击直接刺了过来。而这一击速度极快,整个场中突然闪过一道黑色身影,那剑刃寒光在黑色身影前端,如同一道耀眼的流星!

“你以为我还会让你偷袭得逞吗?”张日尧口中怒喝,九十九道剑芒瞬间归于身前,如同一条巨蟒一般直接向那道黑色身影撕咬而去。

那黑衣年轻男子却是不闪不避,口中冷漠轻鸣:“修罗血煞!”皇裔战神

修罗血煞?张日尧眼神惊异,却未听过这个四个字。而他直视那黑衣年轻男子依旧如同一道虚影,直接由九十九道剑芒组成的巨蟒口中一窜而过,右手那把短剑直接刺向张日尧。

“你这是送死!”张日尧口中暴喝,双手十指一抓,那九十九道剑芒瞬间围绕着黑衣男子的虚影疯狂绞杀。此刻张日尧甚至可以看见慢慢合拢的九十九道剑芒之中已经出现一丝血光,显然对方已经被剑刃击中,而随着黑衣男子的靠近,剑刃绞杀的速度却是越来越快。

咻!

然而就在这一刻,黑衣男子的虚影就好像突然挣脱束缚的利箭,眨眼间已经落在了张日尧的身前,手中断剑瞬间刺入了张日尧的胸膛,而对方左手两一把匕首则同时停在了张日尧的脖子处。

“你这是何苦!就算你赢了我!也赢不了王成!”张日尧此刻并没有为自己胸膛那一剑担心,因为他知道,对方并没有真下杀手,那一剑虽然刺入胸口,但是距离心脉还有一丝距离,所以伤及不了他的性命,否则对方不会拿出另一把匕首抵住他的脖子。可是,让他无法理解的是眼前的黑衣男子。此刻黑衣男子已经满是剑刃伤口,身上的衣服更是如同碎片一般,如若不是里面还有一层,对方恐怕已经光着身子了。而更让人震惊的是,张日尧已经察觉出了对方的性别,从对方的露出肩头的肌肤来看,眼前居然是一位女子。

张日尧想不明白,为什么一个女子会为了林月溪男扮女装,弄的满身伤痕,拼死一战。而这一战却又毫无意义,不过给王成徒做嫁衣罢了。

眼前女子的冷静同样让张日尧震惊。对方身上密密麻麻的伤口不下百出,虽然绝大部分并不深,但是哪凌迟一般的伤痕不管是谁恐怕都无法忍受,就算是男的也早已经全身动弹不得。可是眼前女子却依旧静静得站着,眼神执着,平静,似乎想要做的事一定要做到一般。而此时,张日尧甚至感觉,眼前女子哪怕是死,也会和王成拼死一战,最终将林月溪带走。

黑衣女子依旧带着人皮假面,面容有几分僵硬,手中匕首轻轻抵着张日尧的脖子,没有顾忌嘴角溢出的血迹,直接开口道:“我说过,出了他,谁也不能带走林大小姐。现在是我赢了吗?”

“你赢了!”张日尧后退一步,慢慢走向台边,最终又深吸了一口气道:“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如此执着。不过,我劝你放弃吧。下面一战,你是不可能赢的。活着,一切才有希望!”幻笔仙踪

黑衣女子看了张日尧离去的背影一眼,收起手中的匕首,那台上的阵盘也消失了。阵盘光华消失的那一瞬间,台上台下寂静一片,那在场数万人,遥遥得看着场中那名满身伤痕,却依旧站着的黑衣年轻男子,无法深深倒吸了一口冷气。

满身伤痕,满身血迹,出了那面容之外,在场众人甚至感觉不出对方那一处位置没有伤痕。这如同凌迟一般的大刑,不管是谁都不敢相信,可是最终对方赢了,而且还静静得站在那里,身上散发出一股执着的煞气,似乎场中不管是谁,都无法阻止他要达成的一切。

此刻,在场众人,无一敢上前挑战,是尊敬却也是怕。他们害怕面对场中这个人,害怕去与之对战,哪怕对方满身伤痕,却无人敢轻言胜之。

足足三分钟,无人上台,林家长老周围环视一眼,直接轻笑道:“在场诸位还有谁要上前来比试的嘛?如若没有,这位少侠将是今天暂时的擂主!眼前,这位少侠已经身体劳累,不宜再战,如果真的没人上前挑战,那这最后一战,我们林家将决定定于明日……”

“这不对!”林家长老没有说完,台下一名王家老者直接开口嚷道:“这规矩怎么能说变就变。明明今日就是良辰吉日,怎么能拖到明天?”

那王家老者一开口,下面王家人立刻起哄。而周围人则一片嘘声,显然看不惯王家如此行事为人。台上林家老者面容尴尬,刚准备开口,却听身后之人出声了。

“今天,我一定要带林家大小姐走。不管是谁,要战便来!”身穿黑衣的年轻男子轻声开口,语气依旧平静,充满了执着。

王家老者一听,直接朗声笑道:“你们林家也是。人家公子都不愿意收手,你们林家多管什么闲事?现在该没人上来挑战了吧?现在我就去叫我们家少爷来。诸位放心,我们王家必定手下留情,不会伤及这位公子的性命。当然,如若这位公子偏要逆天而行,到时候送了小命,可千万不能怪我们王家!”

哒!

就在王家老者话音落下的那一刻,一把枣红色长剑冲天而起,直接立于高台之中。而坐席之中一名青衣男子踏空而入,就在众人以为又有一战的时候,只见那青衣男子双脚落于场中,直接祭出一把断刃立于他与那名黑衣年轻男子身前凝视问道:“这把剑!你可认识?”

第二四二章 出战

这把剑!你可认识!

沈峰问的仓促,心中却是猛然一惊,这时候才想起自己身份。趣~读~屋可是眼前之人,给沈峰的感觉太熟悉了,熟悉得就好像身边的至交一般。

为什么那么像,这股气息为什么这么像白玉清?可是白玉清不是在青云山上等着自己回去吗?沈峰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感觉自己唐突,并且短暂时间内失去了理智。他知道,眼前之人不可能是白玉清,白玉清受伤了,等着自己回去。白玉清也没有如此修为,哪怕这股气息真的很想。

不等对方开口。沈峰已经收回了断刃,直接深吸了一口气,冷声道:“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认错人了!站在三米开外的黑衣白皙男子眼神错愕,唇齿轻动,却最终没有说出一句话。过了半响,黑衣年轻男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环视四周,又看向台上那十多人。

“这位兄台,你已经身负重伤,难道真的还要一战吗?”沈峰已经确认眼前之人,不会是白玉清,随即声音也冷淡了几分。

黑衣白皙男子听到沈峰说出此话,却是一愣,身子晃了半分却还是站住了。黑衣白皙男子愣愣得看了沈峰许久,才微微张嘴道:“你说的对,我身负重伤已经无力再战。这一战,我输了了。”

在场众人听了黑衣白皙男子口中的话,却是纷纷惊愕无比。先前那黑衣白皙男子还执着一战,却没想到,这不过眨眼间的时间,对方却是变了卦,不想再战。这戏剧化的一幕,让众人惊愕面面相视,无言以对。

“林家家主。聘礼晚些时候,还请还于我!”黑衣白皙男子对着台上林伯成拱手拜过,随后又深深看了沈峰一眼,转身台下走去。

沈峰看着那黑衣白皙男子的背影,心中有一种极为难受的感觉,想伸手拦住对方,却最终忍住。沈峰轻轻闭上眼,再次调整心神,他感觉自己太思念白玉清了,明明不可能的事,却那么希望对方是白玉清。这种感觉,让他不知所措,极为苦闷。

台下,张日尧胸口的断剑已经去除,吃了伤药止血之后,身体已无大碍。趣~读~屋只是张日尧此刻百思不得其解,看着那名黑衣年轻男子离去,轻轻皱起了眉头。不落皇旗

成梦阳看着张日尧那伤口,心里也有几分愧疚道:“没事了吧!今天这事也多亏了你,要不是你,我这位朋友恐怕也赶不上!”

“伤无大碍!”张日尧轻轻摇头,眼神却是放在了沈峰身上,对成梦阳道:“这位就是你那位朋友?蜀山掌门关门弟子风名扬?”

成梦阳点了点头,又低声道:“他其实不叫风名扬。真实身份我也不便现在对你说,等一会有时间你们认识了,他自己应该会说。”

还有身份?张日尧也没多问,直接点了点头,口中却又低声嘀咕道:“刚才那位姑娘如此执着,却在最后一刻放弃了,也不知道为何!”

“女的?”成梦阳一听,口中惊愕,却也是没多想直接嘀咕道:“一个女的来参加什么比武招亲啊!”

张日尧此刻其实更想知道一人是谁,那人便是刚才场上那名女子口中的主人。一个甘心让侍女如此付出的主人,到底什么样?那名女子到底是心甘情愿又或者被逼无奈?但是不管如何了,张日尧心中都有几分敬佩和惊骇,此人能让侍女如此付出,想来手段必然不凡。

黑衣男子离去,场上还剩下沈峰一人。而此时在场许多人已经从耳闻之中得知了对方的沈峰,连那主席台之上几名家主也在议论。

“阿弥陀佛!”了凡和尚轻念佛号,口中略显惊愕道:“想来这位就是蜀山凌掌门所收的关门弟子风名扬师弟了。小僧小山时却是听师傅说过,这风师弟三个月前似乎才是半步先天中期之境,而且是刚刚跨入而已。这三月不见,却没想到这位风师弟居然已经是先天王者中期之境。恐怕就算当年的周楚涵师弟,也未必及他吧?”

在场众人都是尊者之境,自然已经看出了沈峰身份。此刻高海成一脸惊骇,他收到师傅凌天痕的信之后在心里已经猜测到沈峰多半已经踏入先天王者初期之境,可是他怎么也不会想到沈峰一出现居然已经是先天王者中期之境。这不过相差一个小境界,但是实力却有极大的变化。

屠龙仙侠传

“是他。这些天小师弟一直在妖兽山谷厮杀闭关,当日送他进去的时候,只以为他能踏入先天王者初期之境就已然不错。却是没想到他修为进步如此之快,恐怕就算我师傅也会感觉惊讶!”高海成想到此,不禁感叹道:“想来,他也有所机缘吧!”

了凡和尚轻声感叹:“机缘之事乃由天定。风师弟能有如此机缘,跨入先天王者中期之境,也确实让人惊叹。”

这边聊着,心中惊愕。而另一边,六大家族家主也是惊骇无比,王家家主更是轻拧眉头,手指轻握椅把留下了五道痕迹。这些人都是三个月前见过沈峰的,谁都没想到沈峰晋级如此之快。而最惊愕的莫过于林伯成和成延坤,两人都知道沈峰身份,只是对视一眼,看出对方眼中惊骇神色,随即也没多说。而此刻林伯成更是从身后一名长老口中得知,那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