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0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记得!”沈峰愣了一下,看着凌天痕,立刻恭敬得回道:“当日师父让我加入蜀山,我救人心切!便提出了那个要求。”〖TXT小说下载:。。〗

凌天痕今天居然把他拉出来说这件事,沈峰现在甚至可以确定,凌天痕身上多半带了地级中品灵丹。可是他一直看着凌天痕,却没见凌天痕有任何动静。

“那一日,我以为你要我蜀山掌门之位。没想到你只是要了一枚地级中品灵丹。”凌天痕依旧看着远处森林,过了一会转身对沈峰道:“其实,当日你做官突破半步先天后期之时,为师怕你日后心魔缠身,我便已经让你大师兄高海成将地级中品灵丹送了出去,交予你们阎王殿一位老殿主手中。而且那是一枚刚刚炼制的灵丹,甚至此刻,我都还能闻到它的香气!”

沈峰听闻为之一愣,微微张口,结巴道:“师……师傅,救命续魂的地级中品灵丹……你已经送出去了?那这么说,我的朋友……”

“她醒了!就是因为,我闻到了那颗灵丹的味道。我想,她就在这附近!”凌天痕对沈峰,轻轻笑着,开口说道。

第二五零章 形单影只

白玉清醒了,就在附近!

沈峰听了凌天痕的话,如同晴天霹雳,心脉如同刀绞!那个黑衣年轻人的样貌再次出现在沈峰脑海之中,特别是黑衣年轻人看着他的眼神,那种期盼,那种欣喜。沈峰的手在颤抖,强忍住心神的悲痛冲出了出去,释放出心神感应着周围每一股气息。

现在,在沈峰眼中,一切都不重要了。不管白玉清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也不管白玉清是如何醒来,更不管白玉清的实力为何又达到了先天王者之境,他现在只想找到白玉清,只想见到白玉清,将对方深深得拥入怀里。

喜悦?沈峰此刻心中的喜悦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的心在滴血,想起白玉清在比武擂台之上拼死战斗的神态,想起白玉清周身如同凌迟一般的伤口。沈峰的心在滴血,眼角也在留着泪。

“除了我家主人,谁也不许砰林家大小姐分毫!”白玉清的话依旧在沈峰耳边回荡。此刻,他第一次为了一个人留下泪水,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可是沈峰止不住,也忍不住。

呼!

劲风呼啸,沈峰在林家镇方圆数十里的地方乱窜,追查着一个个先天王者初期武者的气息。不对,还是不对,沈峰到处找着,却依旧没有白玉清的身影,连气息都感应不到。

难道不在?沈峰擦着眼泪,却又立刻否决了。自己师傅蜀山掌门凌天痕乃是先天秘境之中第一人,只要凌天痕说白玉清在这周围,那一定在。沈峰握紧了拳头,环顾四周密林,那一棵棵阴暗的树影在自己脑海中盘旋,就好像整个世界天旋地转一般。

她一定在!可是为什么她不来见我!沈峰此刻确定了,白玉清一定在这周围,可是,他却无法感应到对方的气息,又或者说白玉清故意避开了他!

“白玉清!”沈峰站在林中,稳住心神,突然口中尖啸,运足了气劲,叫出了白玉清的名字。那三个字在林中回荡,久久没有散去。

没有!依旧没有!

沈峰看向四周,握紧双拳,眼神凛冽,心中有几分焦急,再次吼道:“白玉清。我是沈峰,我是你的主人,我命令你出来。现在就给我出来!”极品恶妃不好惹

呼!

微风在林中吹过,片片树叶窜动,交织出沙沙的响声。沈峰可以静静得站在原地等待着,他相信白玉清一定会出现,因为她就是那样的人,只要他需要白玉清,白玉清一定会出现。

哒!

一个黑色身影无声无息得落在沈峰身后的空地上。绝美的黑衣女子,脸色苍白,看着沈峰的背影,女子轻抿嘴唇,眼中的泪水在也止不住在眼角滑落,如同珍珠一般滴滴落在地上。

“白玉清!”沈峰感觉道身后人影的出现,转过身子,化作一道虚影,只是眨眼间便出现在绝美女子的身前,将女子紧紧得拥入怀中。

绝美女子静静得站在那里,将头轻轻得靠在沈峰的肩上,一滴滴泪水湿透了对方那一身红艳艳的新郎服。绝美女子此刻说不出话,心中的激动和委屈也让她说不出丝毫的话来,她只是想这么靠着眼前的男子,静静得靠着,就算一辈子这么靠着,她也愿意。

沈峰紧紧拥着绝美女子,同样眼泪一滴滴坠下,口中含糊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你不告诉我那个人就是你?为什么你不和我相认!你知道这些日子,我心里多么怕吗?我害怕我救不了你,我害怕我出去的时候会永远见不到你!我一直撑着,一直撑着,我每天告诉自己一定要救活你,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一定会救活你,就算用我的命去换,我也愿意。你不能死……你永远不能死……我说过要带你浪迹天涯的……你不能死……”

“呜!”白玉清终于止不住,哭出了淡淡的呜咽声,她的双臂紧紧抱着沈峰,放声哭着,口中含糊,连连点头,口中的话却怎么也说不清楚。

两个人在林中就这么站着,站了许久许久,沈峰才将白玉清轻轻松开,查看着白玉清身上的伤,轻声责怪道:“你怎么那么傻!你明明知道成梦阳和我是朋友,却为什么还要与他请的那名武当弟子争斗?”

妃若倾城

“我……”白玉清气虚微弱,依旧靠在沈峰的肩头,声音略显平静道:“我不想把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我怕他对战王成不尽全力,我怕月溪姐沦为别人的妻子,我怕少主你伤心。所以我必须自己上,因为就算身死,我也会用尽全力和王成一战,就算是输,我也会废了他!”

是啊!不仅仅是白玉清,就连沈峰也不会愿意将希望放在别人身上。所以,如果是他在,他也会毫不犹豫得选择自己和王成一战,因为他知道,自己一定会用尽所有的全力,而那一场战斗也只有胜利和死亡。

“谢谢你!以后我不会再让你面对这一切了。不会你再为我受苦了。”沈峰看着白玉清虚弱的身体,直接将其抱起,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道:“走吧。我带你去见林月溪。她刚才还提到你。如果不是为了帮着我救你,她也不会进到这先天秘境之中来。”

白玉清听闻沈峰所说,轻轻点头,长发垂于沈峰肩头,任由沈峰如此抱在怀里,向林家大宅的方向飞踏而去。白玉清其实心中也早已猜测到,林月溪进入先天秘境或许有一部分是为了找沈峰,但是其中肯定也有她的元素在里面。白玉清想起当初林月溪对她说的话,心中微微颤抖。

同为姐妹!两个女人真的可以同时拥有一个男人嘛?白玉清靠在沈峰的怀里,心里一直在想着当初的决定,眼神也渐渐显得有几分平静而坚定。

房间门打开的那一刻,林月溪就已经感觉到了门外有两个人的气息。而当她见到沈峰抱着一个女人进来的时候,面容错愕,当她再看清楚对方的面容时,顿时惊讶无比得睁大了眼睛,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一切。

“怎么……”林月溪慌忙起身落地,当她感觉到自己周身*的感觉之时,慌忙脸色羞红得穿起了衣服,莲步上前,将白玉清看得真真切切,过了许久才松了一口气,连忙招呼沈峰道:“玉清妹妹受了伤,你还不把她放到床上。”

沈峰点着头,慌忙将白玉清放在了床上。白玉清却挣扎着起身,对林月溪轻声道:“白玉清见过主母!”

“你怎么能叫我主母!”林月溪连忙阻止,又面容惊讶开口问道:“玉清妹妹。你不是受伤昏迷了吗?怎么醒了,还进了先天秘境?”寻唐帝妆

白玉清微微张嘴,看了一眼沈峰。林月溪眉头一抬,也看向了沈峰,直接道:“对不起了新郎官。今天我们就不留你了!”

新婚之夜居然被人赶出去?沈峰微微张嘴,瞪大了眼睛,好一会才结巴开口道:“我……我不能留在这里吗?睡地上也行啊!”

“想得美!出去!”林月溪直接将沈峰推了出去,口中又道:“玉清受了伤,我一会要给她处理一下伤口,还有好多话要和她说。你今天就委屈点,随便找个地方坐会,看天色也不过三个小时就天亮了。很快就过去了。”

三个小时天亮?很快就过去了?沈峰张口结舌,其实出去也没什么,可是他丢不起那个人啊。这林家庄来了起码三四万人,要是他这时候出去被人家知道了。那整个中原大地的武者都会知道他今天的糗事,千辛万苦才赢得比武招亲,却是当天晚上又被新娘赶了出去。这要是传出去,沈峰这辈子还不被人笑话死?

可是面对林月溪的坚持,沈峰最终还是一脸无奈得被推了出来,直到林月溪窃笑的面容在门缝中消失的那一刻,沈峰依旧目瞪口呆,静静得站在那里。

先前,沈峰是从窗户出去的,并没有惊动门口丫鬟。而现在,从正门被赶出来,顺时惊动了外面打着瞌睡的两个丫鬟,那两个丫鬟迷迷糊糊睁眼一看,顿时对视一眼,显然她们也没想到这新姑爷居然会被林家大小姐赶出来。不过,这也不是她们丫鬟可以管的事,两个丫鬟只是偷偷一笑,随即不再管沈峰。

沈峰轻叹一口气,也不远在新房门口给人看笑话,整理了一下衣衫,直接出了宅院,顺着记忆中的位置向成家所在的方向走去。当沈峰来到成梦阳所在的宅院门口之时,只见里面居然还亮着烛火。而宅院花园的亭台中,还坐着两个人。

成梦阳和冯彩玉!沈峰刚抬起的手又缩了回来,最终无奈苦笑直接转身离去。新婚之夜,人家成双成对,自己有两个女人在,却还是孤单影只。而就在此时,沈峰居然感觉道凌天痕的气息依旧还在那山坡之上,随即脚下一点,向凌天痕的方向掠去。

第二五一章 交代

山坡之上,凌天痕收拿酒坛,坐在那山石之上,鬓角白发随风而动。趣~读~屋在沈峰出现的那一刻,他只是手指轻点,示意沈峰坐在一旁。

“多谢师傅!”沈峰没有坐下,而是先对凌天痕再次拜谢道。

凌天痕摆摆手,嘴角轻笑,点了点沈峰坐到一旁,开口笑道:“不必谢我。我凌天痕此生有你这么一个徒弟,已经算是心满意足了。如若你真有感激之心,就记住我当日对你的要求,如若你能做到,就算哪一日我道消身殒也有颜面去见蜀山历代祖师了!”

“师傅放心!总有一日,我会练就万剑归宗,然后将此传承流于蜀山。此身也绝不辜负师傅对我的栽培,不会对蜀山有半分叛逆之心!”沈峰声音极重得回道。

“好!”凌天痕直接点了点头,将一个酒坛放在了沈峰面前道:“我相信你。来吧,喝点酒,为师也有几个问题想问你。如若你可以回答就回答我,不可以回答,为师也不勉强于你!”

问题?沈峰当先接过酒坛,灌了一口,心中也在猜测凌天痕想问他的问题,同时口中道:“师傅请问。”

“第一个问题!”凌天痕似乎心中早有计划,直接开口道:“你不过半步先天后期之境便已经能够使用御剑之术,如若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自身还有其它修炼法门,而且你也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实境!我猜测的对不对?”

人剑合一实境?这一点沈峰却是不知道,不过想来应该就是人剑合一的第三阶段境界,被凌天痕称为实境吧。

“师傅!我的确有其他修炼法门!”沈峰也没打算隐瞒什么,直接恭敬道:“不过,这个法门乃是阎王殿传承之物,所以……”

炼气诀乃是阎王殿传承之物,当初沈峰传授沈星一层法门那是因为他将沈星当成了自己的弟弟,同时也准备将沈星交予外公孙洪武认识,所以才传授了出去,并且让沈星不的传授与其他任何人。可是现在,凌天痕乃是蜀山掌门,如若对方要求沈峰将三层无名炼气诀法门传授下去,沈峰自然无法答应,所以便事先开了口。恶毒女配洗冤录

凌天痕只是看了沈峰一眼,轻笑摇头道:“你这小家伙。你觉得为师会那么蛮不讲理要你将阎王殿传承也留下吗?算了。这事也就不说了。我问你下面的问题,那王家王成体内本源烈阳之火消逝应该和你有关吧?而且你体内应该还有另外一种本源之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本源正阳之火!”

“我……”沈峰有些为难,他实在有点不想把妖灵重明鸟的存在说出来。虽然妖灵重明鸟的确下了套子套住了他,可是对方却也给了他极大的机缘,特别是身上本源正阳之气,哪怕不是火种,却依旧有火种的奥妙所在,不光帮助他吸收了王成的本源烈阳之火,还不断再淬炼着他的身体,让他的肌体不断进步,修为境界也自然进步神速。沈峰沉思了片刻,才开口道:“师傅。这次我在妖兽山谷之中,的确有所奇遇,而且收获颇大。但是我答应了以为前辈,不可以说出她的下落!”

前辈,凌天痕眼神轻动,心中却也是坦然,见沈峰无法开口也没追问,直接指了指酒坛示意沈峰继续喝。沈峰刚才那话,的确撒了谎,妖灵重明鸟没有说过不许他说出自己的下落。只是妖灵重明鸟却也告诉沈峰,只有妖灵剑和鬼侍剑可以穿透阵法结界,否则其他人根本无法进入。而妖灵剑和鬼侍剑对沈峰来说,都是极其重要的两部分东西。鬼侍剑断刃乃是阎王殿传承之物,无论是好是坏,沈峰也不会把那东西交予其他人手。至于妖灵剑,乃是重明鸟赠予他使用的,而且威力极大,能够操控自身正阳之气,乃是上古兵器之中真正的神物。如此神物要沈峰送出去,自然也不可能。

两个一连窜的问题过后,凌天痕却也没有再开口,而是直接拿出一本古籍交予沈峰手中,示意沈峰自己去看。此刻虽然没有烛火,不过凭借着那一丝月光以及沈峰自身眼力,自然可以看清那古籍之上的篆体小字。

“少胃式!”沈峰看着这几个字,心中一惊,手中这本古籍居然和自己前面见过的两本四象拳古籍一样,出自同一个人之手。而沈峰手中这本少胃式,却是西方白虎七式中的一份孤本。沈峰自从有了四象拳基本拳术秘技古籍之后,又听闻四象拳每一部练至大成之境以后,都会有一门神通,此时的沈峰自然不会放过收集四象拳的机会。可是他没想到,凌天痕会将这本古籍交予他手中。无情剑客无情剑

“将他读熟后交予你大师兄!”凌天痕看了一眼沈峰,沉默片刻,才继续道:“如果我没有猜错,当日你激战王成之时所用的身法秘技应该是少毕式!”

这一点,沈峰没什么号隐瞒的,毕竟凌天痕是他师傅,也不会真的将它有此物的消息传出去。再则,其实现在沈峰拥有少毕式的消息恐怕已经从王成的口中传出去了。

沈峰点头直接道:“我的身法的确是西方白虎七式中的少毕式。至于少毕式的秘技古籍,说起来也是机缘巧合,当日我在连云镇之下住下,等待蜀山招收门徒,却是逛地摊之时,无意中发现了少毕式的一本秘术古籍,也因为这事,还得罪了王家的王奇!”

“王家?”凌天痕闻之,微微点头,轻拧眉头对沈峰道:“你的少毕式,以后要留一份在我蜀山之内。还有王家,最近你也要多加小心。就算我有心护你。但是他们也未必不会暗中下手。”

暗中下手?沈峰愣住了,他可是记得凌天痕今天在擂台之上说过的话。如果有人敢动他分毫,凌天痕那可是要灭王家满门的。难道面对如此威胁,王家还要逆天而行?

“这件事,关乎到他们的功法。”凌天痕见沈峰疑惑,便沉声解释道:“王家本源烈阳之火极其厉害,可是却只有少数人知道王家此门本源烈阳之火,修炼起来极其邪意,那王成你看他三十三岁凭借本源烈阳之火踏入先天王者之境,如果我没看错的话,他那本源之火一开始那么浓郁,起码吸收五名先天王者初期的本源烈阳之火才可以做到。这也是因为他踏入先天王者中期的原因。不过他这次也算是失算了,不光没能战胜你,还被你强行吸收了本源烈阳之火。刚才你虽然不承认自身还有本源正阳之火,但是我却能感觉道那股浓郁的火焰气息。既然我可以感应,想来王家众人也可以感应到。如果王家家主为了突破,真把你抓住,吸收了你的本源正阳之火也不一定。那正阳之火对王家人可是大补,不过要是从你体内强行抽出,到时候结果,我想你比我还要了解。”鹰扬美联邦

结果!沈峰瞪大了眼睛,心中自然明白,王成体内本源烈阳之火可是被他亲手给吸收了的。而王成体内本源烈阳之火被吸收的那一刻,就连沈峰也可以确定,对方修为要想再有所进步,那简直比登天还难。可以说,王成此刻是完全废了,一辈子只停留在先天王者之境,而且没有了本源烈阳之火的王家先天王者中期,恐怕连其他各门各派先天王者前期都不如。

此刻,沈峰心中却也是有些无所谓,毕竟当初吸走王成本源烈阳之火的那一刻,他已经想到了自己多半会受到王家高手报复。至于现在,不过是将这本报复完全肯定了下来而已。他可从来没有相信过自己如果落入王家家主手中之后,还能活着离开王家。

山坡之上,凌天痕后三层御剑术法门传于了沈峰。他此刻也知道,沈峰寻的林月溪,又遇见了白玉清,短时间肯定要回外界一趟,而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凌天痕也没开口去问。他将那后三层御剑术法门传于沈峰,心中也有了定夺,那便是此刻他也不着急沈峰什么时候回去,在他眼中,虽然蜀山天地灵气极其充裕,但是沈峰奇遇不断,要是安身于蜀山之中平静修炼,恐怕未必有沈峰在外进步得快。所以,凌天痕也不管沈峰具体去向,只是叮嘱了几句有时间便去蜀山看看,随后在太阳初升的那一刻便离开了山坡。

太阳升起,凌天痕也走了。沈峰此刻也知道,自己是该回一下外界了。此刻外界之中,还有自己外公存在,沈星存在,并且自己计划的华夏古武学院也在开口。同时,沈峰也想在外面安静得配以配林月溪和白玉清,哪怕两个女子不愿意同床共侍一夫,沈峰也愿意静静得陪着他们一段时间,过上一段安静祥和的日子。

第二五二章 东域王家

东域王家!

坐落于那东窑山之内的正阳山庄,此刻庄内的气氛有几分黯然。庄里庄外的王家子弟见面没有了往日的喧嚣气氛,交耳低语,然而当他们见到家族长老出现的那一刻,又会略显惊慌得靠在一边,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气愤,嫉妒,忧伤,不屑,各种情绪交织在王家这些年轻子弟当中。有替王成惋惜的,有替王成感觉痛心的,自然也有人看笑话,口中不屑得说着:“不过如此!”

人心就是这般,有时候亲兄弟都可能因为嫉妒而厮杀,更何况王成本就是一个外门少主。外门少主居然插入内门胶着,也不知道多少内门子弟表面阿谀奉承,内心却恨死了王成。现在那一座山头倒了,自然有更多山头显现出来。王成是废了,对于有些人来说,的确是好事。

“枉我当初那么巴结他。也不过如此!”大堂之上,众多长老未到,王奇站在自己父亲身后,口中嘀咕。这一句自然引来了王鼎盛严厉的眼神,王奇也只得闭了嘴,正经了几分,看着那王家长老一个个踏入大堂之内。而这时,王鼎盛的声音也只有王奇一人可以听见。

“废物!本源烈阳之火居然都被人给废了!”王鼎盛这句话让王奇心中好笑,可是他没想到这句话并不是让他一人听见,而是以自身气劲直接传到了坐在角落的王成耳中。

王成深知自己已经废了,所以回来的那一刻,心中还算有几分理智,唯唯诺诺不敢对王家任何一人再有往日傲气。可是此刻听到王鼎盛这一句话,他的心在剧烈跳动,一股怒火在胸中燃起。不过,王成却是握紧了拳头,缓缓闭上了眼睛,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当初忍了那么多年,王成此刻本源烈阳之火被废,才知道自己一朝得势,忘记了本来该坚忍的一切。

大意了!王成心中在滴血,可是木已成舟,他知道,自己这辈子完了。失落和不甘的心绪一直缠绕着王成,可是他没有绝望,正如当初他凝聚本源烈阳之火那一刻告诫自己一般,无论如何,一定要活下去。

大堂之上气氛压抑,十多位王家长老齐聚,多数都是圣者巅峰,也就一两位刚刚踏入尊者之列。这些老头有些根本没有看角落上的王成一眼,自顾自的聊着,还有几个不过看个笑话。'陆小凤'但逢打雷掉节操

天才?妖孽?不一样还是有陨落的那一天?

“活着,才有希望!”断了一指的老者王海山,正是王成的亲爷爷,同样是王家少数尊者之一,王成能有今天也是王海山一手拉上来的。本来以为自己孙子以后可能成为王家家主,可是不过一天时间,又或者一炷香不到的时间,王海山的所有希望都破灭了。可是这时候,他依旧沉稳得告诉王成,活着才有希望。正如他当初栽培王成之时所说的一样。

王成看着自己爷爷的背影,紧紧握着拳头,生硬得点了点头。

哒!

王鼎盛手往桌上轻点,站起了身子,大堂之内瞬间压抑了几分声音,几名老者直接将目光看向了王鼎盛。

“欺人太甚!”王鼎盛脸色阴沉,一双浓眉锁紧,握紧拳头,看向台下众人道:“蜀山弟子此次不光废我族人本源烈阳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