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0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欺人太甚!”王鼎盛脸色阴沉,一双浓眉锁紧,握紧拳头,看向台下众人道:“蜀山弟子此次不光废我族人本源烈阳之火,就连那个凌天痕也如此蛮横,如若不将那风名扬铲除,我王家还有何颜面留存在这先天秘境之内?恐怕无需百年,六大家族之位必然落入他人之手,更不要说做什么六大家族之首了!”

此话,王鼎盛也算是征求在座诸位长老的意见。虽然他身为王家家主,拥有决断权,但是面对王家生死存亡的问题,他也需要和在场众多老者通报一声。而此刻,便是王家生死存亡之时,并不仅仅是因为凌天痕说出的那一句话。而是因为蜀山和其他六大家族众位家主的态度。王鼎盛当日坐在台上之时便已经感觉道了六大家族的态度,再加上当日他要拿下风名扬,成家和马家接连跳出两名晚辈,这件事也足以表明成家和马家多半会选择靠向风名扬和蜀山。至于林家更不要谈了,现在人家和蜀山已经算是联姻了,连婚礼凌天痕都是座上宾,自然此刻不会再靠向他王家。剩下的只有孙家和刘家,刘家这些年已经上不了什么台面了,而且和王家积怨也不小,不用想也知道不可能靠过来。至于孙家,王鼎盛心中也疑惑,当日他是看着孙家孙茂昌直接离开林家庄的,如此动作,想来孙家不会靠向林家那边,也更不会靠向蜀山那边了。佛王妃

孙家为什么要如做,王鼎盛猜不透,不过他也懒得去猜,他现在需要的便是给众人一个决断,让王家众人知道,后面的日子该怎么做。

“一定要将那魔教孽畜铲除,为我孙儿报仇!”王海山听到王鼎盛如此说,上前一步,直接厉目道:“那魔教妖孽,仗着自己邪恶功法。居然直接废了我孙儿本源烈阳之火,如若不将其斩杀,我们王家还有何颜面在中原大地存在。再则,那小子在我孙儿耳边亲口承认,他叫沈峰。那沈峰乃是阎王殿少主,阎王殿更我们先天秘境早有约定,不可踏入界限一步。然而那沈峰不仅进入了先天秘境之内,居然还成了凌天痕的关门弟子,我看那凌天痕也有意包庇他。他蜀山内通外贼,还有什么颜面做四大门派之首!”

风名扬居然是阎王殿少主沈峰!王鼎盛面容惊讶,这件事王成却是没和他说过。如果真是如此,那风名扬争夺林月溪、废了王成的本源烈阳之火却也是可以理解了。不等王鼎盛开口,王家另外一名长老看向了王成,口中轻疑道:“王成。你确定那人是阎王殿少主沈峰?”

“见过执杖长老!”王成从角落慢慢走出,上前一步,没有了往日的傲气,直接恭敬行礼,随即点头道:“当日他吸我本源烈阳之火的时候,的确在我耳边亲口承认,他就是那外界阎王殿少殿主沈峰。不过他当时只让我一人听见,想来,我们和他对峙,他也不会开口承认。”

吸?在场长老清楚得听到了王成所说的吸字!王鼎盛眼神微动,刚要让王成先下去,大堂之上一个高胖的王家尊者直接上前一步,惊声道:“你是说他吸了你的本源烈阳之火?王成,你莫要为了报仇就骗老夫等人。你可知道,能够吸收王家本源烈阳之火,需要的条件是什么?”

“三弟,这件事可以一会再谈!”王鼎盛起身阻止那名高胖的尊者,又开口道:“如果蜀山真的内通外贼,我们王家必然要连接其他三个门派和蜀山凌天痕讨个说法!就算拿妖孽真不是魔教中人,他身为阎王殿之人踏入先天秘境之内,也是罪无可恕!”权少;惹火伤身

王鼎盛本来要岔开话题,可是那高胖王家尊者根本不买账,直接冷哼道:“谁愿意和蜀山作对,谁就去。这件事跟我没点屁关系。我现在只想知道,那沈峰是怎么吸了王成的本源烈阳之火。王成,你可要老实交代,说清楚了。”

哒!

不等王成开口,王鼎盛后退一步,坐在藤椅上,手一触桌面发出清脆之声。此刻王鼎盛脸色更不好看,直接捧起茶杯,对王成冷声提醒道:“是啊。王成,现在我倒是也有点兴趣了。那沈峰到底是一剑废了你的本源烈阳之火,还是吸了你的本源烈阳之火?”

此刻,大堂之内有点剑拔弩张的气氛。王家众多长老却都是纷纷眼神清亮,盯着王成,特别是那几位已经成就先天尊者之境的老者,更是将王成死死盯住。

王成此刻知道,自己一句话出口,以后的自己的处境便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了。王家武者凝聚本源烈阳之火便可以踏入先天王者之境,而当王家凝聚本源正阳之火的时候,便可以踏入先天尊者之境。可是,也只有王家真正踏入先天尊者和即将踏入先天尊者的王家武者知道,王家所凝聚的本源正阳之火并不精纯,甚至可以说是一种虚火,只能算得上含有本源正阳之气的烈阳之火。而根据王家古籍记载,只有真正凝聚出本源正阳之火的王家武者才可以踏入通玄化虚之境。

在场众人都知道,本源正阳之火王家历代祖先虽然有人真正凝聚过,但是哪已经是极其遥远的事情了,甚至王家尊者都怀疑当年王家老祖到底是怎么凝聚出本源正阳之火的。不过,王家法门有个异极为奇特的地方,那就是并不是一定要靠自身凝聚出本源之火,就算强行夺舍也是有用的。所以,在场众人的心情王成自己也可以预料到,只要他说出沈峰的确还有正阳之火,那在场众多尊者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这一次踏入通玄化虚之境的机会。

在场众人等待王成答案,可是王成又何尝不知道王鼎盛那句话的意思?

第二五三章 阴门十三氏族

要说着世界也算无奇不有,在场众人从来没有听说过出了王家武者意外,还有人能修炼出本源正阳之火的,而且对方又如此年轻!可是不管再如何稀奇,在场的几位王家尊者也没有放弃过意思希望,如果对方真的是以正阳之火吸收了王成的本源烈阳之火呢?因为,在场的几位尊者可都是能这么做的。

此刻,轮谁的心情最郁闷,莫过于王鼎盛了。那个风名扬,也就是沈峰身上有没有本源正阳之火,他可比众人清楚得多。作为王家现今明面上的尊者第一高手,他又和沈峰面对面接触过,对方身上的气息他自然早就察觉,所以那天也有了要生擒沈峰带回王家的念头,却是没想到凌天痕那么霸道,直接坏了他的好事。不过,王鼎盛并没有放弃,就算凌天痕能够阻止他一次,但是也不可能永远守住沈峰,哪怕只要一次机会得逞,王鼎盛吸收了沈峰本源正阳之火,那踏入通玄化虚之境成为中原大地第一人,便是板上钉钉的事。到时候,就算凌天痕再厉害,那又如何?他随手就可灭之。

可是现在,大堂之上的场景出乎了王鼎盛的预料,他没想到王成居然把那一个吸字说的那么清楚,同时也吸引了在场王家其他几位尊者的目光。

王成看着台上的王鼎盛,王鼎盛什么意思,他听的极为明白。那是让他不要说出沈峰身上有本源正阳之火,而且那眉宇之间,甚至还含有一丝杀气。

“三长老!”王成上前一步,对那名高胖老者恭敬行礼,又对周围人施礼,最终直接背对王鼎盛对在场几人开口说道:“正如三长老所猜测的那样,沈峰体内的确含有本源正阳之火,而我的本源烈阳之火也是被沈峰一次次吸掉的。他在台上,并没有想取我性命,而是凭借自身身法先后拍了我六十多掌。这六十多掌每一次拍到我身上,我却没有受什么伤害,只是烈阳之气少了一点。当时我一开始并不知道对方身怀本源正阳之火,或者说我根本不相信,出了我们王家尊者,还有人能够修炼出本源正阳之火。可是当我万般无奈之下,使用了本源正阳之火以后,才确认对方拥有本源正阳之火,完全是我的克星。并且最后,他也在我耳边亲口承认了,说我王家烈阳之火再厉害,也不过是他正阳之火的补品而已!”

“那小子居然承认了。如果他当真有本源正阳之火,那便是我王家的造化。这是天要我王家有人成就通玄化虚之境!”高胖老者一听王成说完,眼神贼亮,心中充满了激动。趣~读~屋此人不知道什么是城府,更不知道什么是隐忍,天生大开大合,直来直往,他更不怕谁和他去抢什么本源正阳之火,也正是这种性格,成就了他一身先天尊者的实力。联姻

可是,王鼎盛却是胸中极为恼火,本来这件事就他一个人知道。此刻王成一抖出来,王家前后加起来有好几位尊者,再加上暗地里那些没有出世的老怪物,王鼎盛的心恐怕是在场中人最恼火的一个。

一个废了他本源烈阳之火,一个刚才骂他是废物。虽然王成极想隐忍下去,可是此刻他也抑制不住胸中的恨意,摆了王鼎盛一道,同时也给沈峰招来了众多生死之敌!王成知道,这些王家尊者和王家禁地内的几个一直坐修一直想要踏入通玄化虚之境的老怪物,只要知道沈峰拥有本源正阳之火,无论沈峰逃至天涯海角,也不会放过沈峰。

“还有!”王成见众人低声议论,王鼎盛又没开口,便又添加了一把火,轻声道:“当日在连云镇之时,沈峰抢了王奇一本四象拳古籍,后来经过我多方查证证实,那本古籍证实西方白虎七式之一的身法秘术法门少毕式。”

西方白虎七式!在场众人再次眼神一惊,身为尊者和巅峰圣者,他们对四象拳再了解不过了。四象拳西方白虎七式秘术法门之中,其中五式虽然稀少,但是在外都有流传,而唯一没有流传出来的只有少胃式和少毕式。曾经有人说过少胃式在蜀山之中,可是少毕式世人却从来未曾听说哪里会有。可以说,要想齐集白虎七式,少胃式和少毕式是其中关键,尤其是少毕式!

西方白虎乃是杀伐之位,主攻。而齐集的神通虽然没有人真的修炼过,想来也是极其强悍的杀伐秘术。杀伐秘术可与玄乎的终极防御不同。天下武者公认的一句话,那便是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只有死了的敌人才可以让人安枕无忧。所以,西方白虎七式其价值在众人眼中远在北方玄武之上,至于青龙和朱雀,在场众人都没想过去手机,当年龙灭天练就两门神通,两部法门几乎没有丝毫流传,相比齐集西方白虎秘术更是难上千百倍。

“王成,此话当真?”王家在座的一位尊者凝眉,感觉王成有意将仇恨拉到沈峰的身上,便直接起身对王成质问道:“此事关乎到王家存亡,如若因为你几句话,我们和蜀山不死不休,你可是我王家几百年来的第一罪人!”

王成一愣,嘴角轻笑,看向站在王鼎盛身后的王奇,直接指道:“如若长老不信,可以问王奇。他可以作证!”重生一九九三年

“我?”王奇见王成将话头引道他身上,随即微微张嘴,看着众人询问的目光,也没敢隐瞒,直接点头道:“当日的确被那沈峰先手买走了一份古籍。我手下说是有可能是少毕式,但是我却为亲眼见到。”

众人一听,知道此事多半是*不离十了。王鼎盛轻拧眉头看向王成,声音冷漠道:“王成。你身上有伤,再则这里都是长老议事的地方。以后这大堂之上,你还是少来为好。你现在先下去吧……”

什么是虎落平阳?什么是龙困浅滩?王成现在就有一种感觉,当初他本源烈阳之火在身之时,乃是王家年轻一辈第一妖孽天才,也因为王家诸位长老的器重,甚至王鼎盛都已经口头答应过,等待他踏入先天尊者之时,便将家主之位传出。可是现在,前后不过过了五天时间,王成已经成了不宜出现在大堂之上的人。王成也早就知道了这个结果,直接嘴角自嘲轻笑,拱手离开了大堂。

走在昔日的走廊上,王成早已没有了当初的傲气,而见到他的人有惋惜,有同情,更有许多不屑神情。想起当初的威风,想起当初这些人的嘴脸,王成算是大彻大悟,想笑也想撕心裂肺的哭。悟了,可是他终究没有希望。

哒!

穿过走廊,王成来到了自己所在的宅院,而当他站在宅院门口之时,只见里面几个王家丫鬟正帮他收拾东西。

“少爷……”一个丫鬟见王成进院子,拿着东西有几分尴尬,又低声禀报道:“大少爷说他想要这个院子,老爷已经同意了……”

王成看在眼里,轻轻点头,只说淡淡说了一句明白了,随后转身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一般向外走去。

“哎呦!还王家年轻一辈第一人?还妖孽天才?还少爷?本源烈阳之火都被人给废了,丢尽了王家的脸,还好意思住深宅!”领着几个丫鬟的一名中年王者口中不屑讽刺,他是跟着王家大少爷王胜的人,向来对王成有些不对眼,现在王成已经废了,他自然不会放过奚落对方的机会。

一切都没了!一切不过只是过眼云烟!王成感觉自己回到了十多年前,那时候他进来王家内族的时候什么都不是,现在也一样什么都不是。不过十年前他还有希望,此刻他感觉自己连希望都没了。我的娃娃亲鬼夫

“蒙先生!”王成走出深宅不就,却是当面遇见了一人。那人一身清瘦,脸上只有皮没有肉,整日冷眉冷眼看上去极为吓人。这人叫姓蒙,至于叫什么王成却也是不知道,乃是王家一位客卿长老,可以说当年是老家主亲自在外面请回来的。王成以前在族内,每次见到这位蒙先生都会感觉道一丝极其危险的气息,对于这样的高手,纵然当年他一身傲气,也会恭敬得叫一句:“蒙先生!”

那清瘦、冷脸的中年男人见王成要离去,却是身形一动挡住了王成。王成差点撞上去,却是收住了脚步,后退一步,直接自嘲笑道:“蒙先生,我一直对您恭敬。难道今天,你也要奚落我一番吗?”

“我蒙罗生可没你当年傲气十足的王家少主想的那么无聊!”冷眼的蒙罗生声音嘶哑,直直得看着王成。

王成一听,心中诧异,自嘲笑道:“蒙先生你还是要奚落我。我现在不过是个废人。有今天没明日,说不定今天晚上未必能够活过去。你又何必拦住我,奚落我!”

“我说了不是奚落你!”蒙罗生声音依旧嘶哑,突然身形一晃,出现在王成身后,直接击中王成膝盖,将其身体压住跪倒在地。不等王成反抗,蒙罗生声音嘶哑道:“看你向来对我恭敬的份上,我给你一次机会。只要你现在给我磕三个响头,拜我为师,我便传授你我阴门秘法,让你比那些奚落你的王家尊者强上百倍千倍。不过,你也要想好,跟随我修炼,很可能你会生不如死,人不人鬼不鬼,成为行尸走肉。我也只有五成的把握帮你修成正果,现在给你三息时间,你自己决定,是否愿意拜我为师!”

噔!噔!噔!

蒙罗生话音刚落,王成已经一挪身子,恭敬叩头拜师,并口中略显激动道:“师傅,只要你能够让我修成正果,哪怕一成把握,我王成也愿意拼搏一次。”

“干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阴门十三氏族蒙家的子弟了!”蒙罗生声音清冷,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

第二五四章 少胃式

这些日子,沈峰可谓相当郁闷,本来新婚大喜的日子,刚尝到点甜头,可是那滋味还未尝实在,就被赶出了婚房。而且自从赶出以后,沈峰再也没有能在深夜之中踏入那房门一步。

“不就是那么点事!有那么舒服?”沈峰难得做一次哈巴狗,却被林月溪一句话给堵住了。而白玉清的伤势也渐好,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哪有当日在林中小女儿家哭泣的尊荣,与沈峰见面除了眼神多看几眼意外,依旧少主之称从不离开!

哒!

林月溪白了沈峰一眼,又一次把门关上了。吃了闭门羹的沈峰哭笑不得,见两个女人又在里面低声细语,微微叹息,自嘲一笑,向着院外走去。这丢人的时候,总会遇见看他丢人的人,沈峰不过穿过一道走廊,就遇见了还在林家的成梦阳!

“呦!新郎官这又被赶出来了?”成梦阳一句话,激起了不远处扫地的林家家仆笑声。成梦阳也就是说句玩笑,见沈峰走到跟前,直接道:“去你那坐坐,我正好要去找你。过两天我打算回蜀山了,我想你现在抱得两个美人归,肩头的担子也卸下来了,这些日子也有自己的打算了吧?不会真一直住在这林家做姑爷吧?”

沈峰点了点头,示意成梦阳前面走,到自己住的地方再说。两人直接走进不远处沈峰所居住的小院落,在一个凉亭中坐下,院子里的丫鬟也直接送上来一份茶水,随后便被沈峰遣散了。

茶香四溢!杯声清脆!

沈峰轻品茶水,过了许久,才开口道:“先天秘境是一处好地方,可以让人心理平静,不像外界那般喧哗。不过,外面还有许多事等着我去处理,还有一些人等着我回去。所以,明天,也是我该离开这里的时候了。不过,等外面事情处理差不多了,我还会回来的。你也知道我的身份,在先天秘境内常住是不可能了,只能偶尔进来小住而已。”

的确,作为一名武者,最需要的就是可以让人心灵平静之地。而先天秘境之内,没有外界那般喧哗,再加上那充裕的天地灵气,实乃是一处可以久居的地方。趣~读~屋不过,沈峰身为阎王殿的少主,也是阎王殿殿主继承人,阎王殿和先天秘境各门各家又水火不容,纵然沈峰再想留在这里,也难以让各门各派和六大家族真正得容纳他。所以,他也只能改变容貌偶尔进来处理一些事情,在蜀山小住而已。强宠新妻,总裁好粗鲁

“外面!”成梦阳沉默半响,轻轻叹息道:“我倒是想外面去,不过我知道现在的我更需要什么。我会留在蜀山之中,继续修炼,我不知道将来会有什么样的成就。但是我已经和彩玉约定了,十年之内,一定会去峨眉金顶找她!”

冯彩玉!沈峰却是知道成梦阳和冯彩玉之间的关系的,两人就是欢喜冤家,对上眼的时候谁也不愿意开口承认,知道沈峰结婚那日,成梦阳才接着酒胆说穿,两人关系一日千里,现在阻挡在成梦阳面前的便是那峨眉山的门规,凡是要娶峨眉山女弟子的人,必须经历峨眉山刀山火海之行。这也是峨眉山几百年来恒久不变的门规,想来当年峨眉老祖也是一位伤情之人吧!

沈峰也没多说什么,毕竟这件事他也插不上手,成梦阳也不是一个孩子,如何拿捏,什么时候做什么事,心里也极为明白。两人不咸不淡得聊着以后的事,沈峰却又突然想起了当初才入秘境之时遇见的人,便对成梦阳问道:“北域流家你知道吗?”

“流家?”成梦阳愣了愣神,微微摇头笑道:“你这倒是问错人了。别说北域家族就算我们西域成家周围的小家族我也没认识几个。不过你有什么事就说,我让下面人打听就是了。”

成梦阳比起沈峰进入先天秘境之内的时间也长不了多少。沈峰心里也知道,这个以前成天只知道游山玩水的折扇公子向来不问世事,跟他说流家之事,的确有些为难了。不过成梦阳答应让下面人去打听,那也好办了许多。沈峰直接道:“其实也没什么,当初才入秘境之时,我和流家大小姐有过几面之缘,也算互相有点交情。我离开的时候,流家和北域雪狼帮之间有些瓜葛,要是你有机会,就让人帮我照应着点流家!也算是还流家一个人情!”

“这事好办!我说你找我其实也没什么必要。回头我让人传个信给马胖子。那家伙精明得狠,正好也靠得近,只要能赚你人情的地方,保管办得妥妥当当!”成梦阳嘿嘿一笑,却是一愣,直接对沈峰又叮嘱道:“你说这事,我倒是也要拜托你了。我暂时是出不去了,我爹也不想我出去,让他见到我这时候在外门,多半会打断我的腿。不过那时候我进来的时候,我们成家外门事情不少,反正你收下探子那么多,有机会也帮我照应一下。省的,老爷子吃了亏!”'剑三'西湖二人转

这是要离别,两边都在互相嘱托。外面的事,沈峰却是丝毫不在意,毕竟外面出了阎王殿以外,最厉害的也不过只是宗师武者而已,和现在的他来对比,那是天地之别。沈峰还真没想过,在外面还有人能够伤害他,除非阎王殿众多传承者之中,或许在争夺殿主之位的时候才会对他有一点点阻碍而已。

夕阳西下,两人喝茶吃饭一直聊到烛火通明,成梦阳才一拱手,头也不回得离开了。他们知道,这一别,至少近期内两人是见不着了,索性也没拖泥带水,各自回了房间。

酒足饭饱,沈峰却是依旧没有睡意,直接将柜子里的几样东西拿了出来,嘴角又带起了一丝感叹之意。此刻他的面前放着一把剑鞘和七八瓶丹药,以及几本古籍。

剑归!沈峰看着这把剑鞘,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心神一动,妖灵剑瞬间从剑归之中破空而出。剑归的奥妙也不复杂,沈峰在几天前就已经摸索出来了,说白了,直接把剑丢进去就立刻没了影,只是沈峰握在手中,用心神之力感应之时,却依旧能够感觉出里面的妖灵剑。

呼!

妖灵剑带出一丝枣红色火焰光芒,不过闪烁了一下,随即被沈峰又送入了剑归之中。沈峰此刻也明白,为什么万剑归宗要有剑归才能发动了。如若沈峰练就万剑归宗之后,站在万剑山之上,那还好说。可是万一离开了万剑山,他有怎么带着近万宝剑到处走呢?不过,有了剑归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