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0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先留你一命,路边停车吧!”随着娇媚女子的话,黑色奥迪缓缓停在了路边,娇媚女子再一次叮嘱唐启生道:“记住,尽快查出沈星的下落。还有佐藤先生的事也要办好,只要办好之后,唐氏集团就是你和你爹的!”

唐启生连忙笑道:“知道了。伯母。我一定努力去办!”

娇媚女子离开了,唐启生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起来,胸中却是极为郁闷,前面受了唐妙妙的气,这一转身上车又受了女人的气。趣~读~屋如若不是真因为他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或许他早不把那娇媚女子当回事了。天价婚约,隐婚总裁超完美!

“女人真他么贱!”唐启生看着娇媚女子消失的背影,口中唾骂一句,心中有几分嫉妒和不甘,随即开车离开。

……

天岭山,墨竹林!

砰!

一个壮硕的身影依旧在撞着那成人手臂粗细的竹子,靠山背这门功夫练就气劲法门,其实靠得更多的乃是外练。只有不断得去撞击,去摸索其中的力道以及角度,最终才能慢慢领悟道这一招功夫的真谛。

壮硕身影的身后,已经倒下了几颗墨竹,从哪断裂的程度来看,就好像一辆汽车碾压上去,强行扯断一般。不过,如若有人真正试过这些墨竹之后,恐怕就会知道,这里的竹子根本不是一辆汽车可以随意碾断的。

砰!

壮硕的身影一直在撞击着,知道烈阳当空,满身汗水,才渐渐喘着粗气,一身肌肉慢慢收缩,最终变为一个身体略显瘦弱的少年。

“撞!撞!撞得头都晕了!”瘦弱少年如同讨厌作业的学生一般,口中嘀咕着,可是当他刚要离开墨竹林,回去吃饭的时候,突然听到墨竹林深处响起了一丝脚步声!

不是一个人!瘦弱少年心中一惊,刚准备避开,只见那墨竹林之中已经有人走出来了。而当瘦弱少年看清从墨竹林走出的青衣男子面容之时,顿时眼神惊住了。

“哥!”沈星惊呼一声,一下子扑到沈峰身上,开心大笑道:“哥。我想死你了。那次我和月溪嫂子一起来天岭山,要不是最后被师傅给强行拦了下来,我就直接冲进去找你了。”

在沈峰面前,沈星永远就是一个纯真的少年,脸上时刻洋溢着开心的笑容,无忧无虑。沈峰用手揉了揉沈星那半寸短发,心中也极为开心,直接道:“还好你秦广王老殿主把你拦下来,不然你进去,到时候就轮到我不放心你了。好了。先让我见见你师傅吧。来到这里,我也应该拜访一下他老人家。”惊世废柴,天才魔法师

“哎!”沈星一点头,连忙带着三人向竹林之内的竹屋走去。而当四人来到竹屋之时,一名壮硕老者已经等在了那里,沈峰三人,连忙恭敬行礼道:“见过秦广王老殿主!”

“你一个人!进来吧!你外公给你留下了一封信。有些事,我也需要和你交代一下!”秦广王秦漠之第一次见到沈峰,上下仔细打量了一眼,微微点头,随即转身入内,示意沈峰跟着进去。

外公孙洪武居然留下一封信!沈峰为之一愣,示意三人在门口等一会,随即跟着秦漠之进了竹屋,当他走近竹屋之时,瞬间感觉到一股浓烈的火焰气息。

火焰气息?沈峰眼神微亮,看着竹屋中间那一个火坑里面在细细燃烧的竹片,心中不禁悍然。那竹片燃烧的火焰里面有一种极其特别的气息,如果是外人或许很难差距,不过沈峰身怀妖灵重明鸟本源正阳之气,一触及这股火焰气息却是有一种贪婪的吞噬感。

秦广王秦漠之没有感觉道沈峰的一样,直接指了指一旁竹桌之上,开口道:“那是你外公留给你的信。你看一下吧,还有些事情,等你看完再说。”

“哦!”沈峰回过神来,看向了那封信,直接走过去,随即盘腿坐在靠近火坑的一边,打开信封看向了那一排排篆体小字。只不过几息功夫,沈峰便读完了那封信,此刻他的眼神里面充满了惊骇之色,也有几分疑惑,更有几分忧伤和心酸。可以说,信中的几件事给他的感觉各不相同,而最让他心酸一件事,就是莫白怀孕了,而且看时间起码已经有六个月之久!

莫白怀孕了。沈峰惊栗当场,心中心酸无比。他一直在心里逃避对莫白的感情,那个第一次让他感觉到男女之欢真实感情的女人让他有点不知所措。这些日子以来,他经常会想起莫白,想起那个夜晚,想起莫白最后离开时的背影,可是他却不敢主动提起,更不敢去寻找,就连白玉清交给他的消息也被他自己亲手封存了。而莫白却留着那个孩子,在青云山之中一个人默默守候着自己最后的一丝尊严。虎啸全球

呼!

信看完了,沈峰随手丢入了火坑之中。那纸张瞬间燃起,化作灰烬。沈峰深吸了一口气,稳住了心神,毕竟信中还有其它事情,此刻也不是他儿女情长的时候。

“信你看了!”秦广王秦漠之见沈峰将信看完,口中轻声叹息道:“时间,地点你都知道了,在两个月之后。你外公会在那里等你,这也是每一代十殿阎罗传承者必须经历的一关。身为沈星的师傅,我也希望你能够闯过去。到时候你得到了阎王殿最正统的传承,我们十殿阎王也该是时候回断魂塔了。那里也会是我们最终的归宿!”

外公孙洪武在信中一共只交代了四件事,一件事便是在三个月之后,十殿阎王的位置将开始正式传承。而沈峰要做的事情就是按照外公孙洪武的要求到达指定地点。这一件事却也没什么,毕竟沈峰心中早有准备,到时候该如何就如何,就算真无法夺得阎王殿殿主之位,对于他来说也不是什么大的负担,只要到时候他争了便好。

而第二件事,便是那阴阳界,外公孙洪武将当初凌天痕所说的事在信中提了一遍,同时将阎王殿与蜀山当初的约定也说了一遍。从字里行间之中,沈峰感觉这件事极其危险,他这时候也知道先天秘境之内的魔教其实就是阴阳大陆从古武秘境通道进入先天秘境的武者,只是因为古武秘境通道的封印存在,所以那些武者最厉害的也只是尊者巅峰之境而已。而在外界,却同样有一处通道,名为断魂塔,而十殿阎王传承者真正历练传承的地方也正是那断魂塔之中。

华夏,先天秘境,阴阳界,这是三个不同的世界。对于不同世界的触碰,恐怕在场所有人当中只有沈峰内心感触最为深刻。当初作为一名特种兵去参加第三世界国家维和任务的时候,他可以感受到那里人对他们这些外来军人的敌视情绪,特别是一些极端的组织,更是不惜身死来捍卫自己的那片土地。而这还仅仅是地球之上,不同文化、不同国家之间的触碰。而华夏、先天秘境、阴阳界,这是三个世界,当三个世界真正触碰到一起的时候,唯一的结果只有统治与被统治,而经过,只有无尽的杀戮和鲜血。

第二五八章 杀母之仇

十点传承者经历断魂塔,真正传承归于谁家,却并不是通过武力就可以完全解决的,同时还有选择,断魂塔之内的种种也并不是沈峰一个人可以决定的,所以此刻的他也无法多取关心。趣~读~屋第二件事乃是先天秘境和阎王殿以及整个华夏的事,也正是因为如此泰山王老殿主最终才决定将古武传承在整个华夏世界之内发扬,以面对未来需要面对的一切。

第三件事,外公孙洪武只在心中提及了一个姓氏“佐藤”。而这个姓氏也只有沈峰和外公孙洪武知道,就连姐姐沈欣也不知道。

沈峰站在竹屋门口,握紧了拳头,最终平定心神,拜别秦广王秦漠之,并将沈星留在了那里。而沈星此刻也明白,凭借自己的实力,对于沈峰来说,他已经帮不上什么忙,更多的是一种累赘,再加上秦广王秦漠之也不可能让他就此安然离去,在拥别之后,沈星直接窜入了竹林之中,那墨竹的断裂声随之响起。

天岭山天梯之上,沈峰遥望着东边的方向,过了许久,才最终下了决定,看向身后两名女子,直接对白玉清交代道:“玉清,帮我查一下最近华夏之内有哪些东岛国人和企业存在,当中有没有一个姓佐藤的!”

“佐藤!”白玉清听到这两个字,眼神一惊,面色略显苍白瞬间恭敬领命道:“明白了。少主!”

林月溪看着沈峰说出佐藤两个字阴沉无比的面容,以及白玉清略显苍白的脸,刚要对沈峰开口询问,却见沈峰已经看向了他。

“月溪!莫白已经怀孕了。就在青云山之内!她的孩子是我的,我希望你能帮我陪她一会。现在,我还不能去见她!”沈峰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里有些透不过气来。而此刻一旁的白玉清已经唤出三千小鬼,分派人手下去,执行沈峰的命令。当白玉清听到沈峰提及莫白,心中也有几分阴霾。

莫白怀孕!林月溪当初并不知道沈峰和莫白之间发生的事,此刻听闻顿时脸色惊愕无比。可是,她此刻并不急于知道沈峰与莫白的事情,而是更想知道刚才沈峰和白玉清提及“佐藤”这两个字的时候,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反应。趣~读~屋白玉清了解沈峰每一件事,能让白玉清同样为之色变的事情,多半不简单。废材仙,狂傲逆袭

“我管不了你有三妻四妾。不过,就算莫白怀孕,正常情况下你也不会让我去陪她。你这么做是将我支开对不对?”林月溪盯着沈峰的双眼,又继续问道:“我可以答应你去青云山,但是身为你的妻子,至少你要让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佐藤这两个字对于你来说,为什么又如此重要!闻之色变!”

沈峰握紧了拳头,避开林月溪的眼睛,看向了东方有一丝恨意,过了许久,才开口道:“佐藤这两个字对于我来说就是杀母之仇!”

杀母之仇!不等林月溪再次开口,沈峰已经在天岭山峰一跃而下。当林月溪打算追出的时候,却被白玉清给拦住了。当白玉清触及对方询问目光的时候,只是微微摇了摇头,开口道:“他这时候不想其它人去打扰。就让他一个人静一静吧!”

“他妈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应该都知道对不对?”林月溪拉着白玉清惊声问道。

白玉清微微动眉,过了许久,才摇头道:“这件事,不是我不想告诉你,我的确也知道的并不详细。我只知道少主仇人姓佐藤,准确得说那是一个组织,在外界一个实力极其强大的组织。当年老殿主还是尊者之境,因为少主母亲之死这件事一直追杀佐藤会社的人到东岛国,甚至惊动了那里的式神强者集体围杀,最终拼死一战才逃了出来,却没有完全铲除那个组织。那时候少主在山上修炼,直到老主人受伤归来,他才知道自己的母亲已经离开了。那一次,他在荒山之上整整站了三天三夜,后来下山之后,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老主人答应他,杀母之仇由他亲手解决。那时候佐藤会社已经消声觅迹,老主人伤势也未能痊愈,最后便答应了少主。那时候,我也利用手中小鬼查探过佐藤会社的消息,也因为这件事派往东岛国的小鬼死伤不少,但是依旧没有佐藤会社的消息。只是没想到,这已经九年多时间过去了。佐藤会社会再次堂而皇之的出现,恐怕这一次来着不凡。所以,他才希望你去青云山,和莫白在一起,因为这时候的他,真的无法顾及你们!如若不是我踏入先天王者之境,还需要帮他打听消息,或许他连我都会赶走!”

杀母之仇!不共戴天!殇天下,霸道君王醉倾心

沈峰在林中疾驰,隐藏了多年的恨意也渐渐显露出来,甚至面容之中透着几分狰狞之色。自从那一年,外公孙洪武踏入东道,身受重伤归来,将一切告诉沈峰之后,沈峰便在那破庙荒山之上静静得站了三天。这三天之中,一部分是痛苦,更多的是仇恨。本来,从小受到父母良好教育的他并不是一个不动脑袋的愤怒少年,不会和其他人一样提起华夏以前的事第一时刻就想到杀戮,灭绝整个东岛国。可是在三天的时间里,他心中无数次出现过这个念头,他希望自己的外公可以将东岛国每一个人都杀光,不管是是不是佐藤会社人,在他眼里东岛就是他的仇人。但是他也怕,当他见到外公孙洪武那身上的伤口之后,他害怕自己最亲的外公也会离开自己,所以他将这份仇恨隐藏了起来,同时也让外公孙洪武将仇恨隐藏,答应他让他自己来报仇,来面对这一切。也因为这一次变故,沈峰才在父亲爱上另一个女人之后,毅然加入了军队,因为在那里,他可以找到更多和他一样讨厌并憎恨东岛国的人,甚至他希望有一天,自己会以一个华夏国家军人的身份,面对东岛国。

人的一生会经历各种各样的事,而其中某些事对于一个人的意义重大,同样也会完全改变一个人的人生轨迹。如果没有母亲孙文琴之死,或许沈峰此刻依旧还在那破庙荒山之上,潜心修炼古武,不会离开外公孙洪武的身边,毅然加入军队,最终出现在南门市,经历现在所有的一切。

一件事,改变一个人。

……

呼!

汽车的引擎声轰鸣,此刻那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已经拉到了两百码的速度,而且看那势头还在加速。驾驶座上的年轻男子神情严峻,副驾驶座位上一个带着金丝边眼镜的年轻男子,身上已经中了三处刀伤,最要紧的是腹部那一刀,依旧在流着鲜血。

“太快了……”金丝边眼睛的年轻男子看着身边晃动的车影,对坐在架势位置上的冷峻年轻男子虚弱开口提醒道。

冷峻年轻男子眼神凛冽,并没有减速的意思,只是看了后视镜一眼,当他看见后面那两辆汽车依旧紧追不舍时,口中不禁大骂:“草他妈的!那几个鬼子追着不放,我再慢你就死了。快想想,这时候我们去什么地方才能保命?”豪门风云:强情夺爱亿万妻

呼!

前面的车越来越多,冷峻年轻男子依旧没有减速的意思,见一旁金丝边眼镜男子没有开口,随即毫不犹豫得一巴掌扇了过去,怒骂道:“司家弘,你他妈醒醒,好歹你现在也是司家家主,别给老子这么快就挂了。”

“没死,也被你打死了!”司家弘无力得瞥了主驾驶位置上的萧程风一眼,虚弱开口道:“去靖王府!那些鬼子太厉害了。李新龙他们未必是对手,来救我们也是送死。我们去靖王府,就算遇不见大和尚,至少还有以为府主在那里。”

“好。你撑着!最多二十分钟咋们就能到!”萧程风一咬牙,看了一眼身旁的导航仪地图,又扫向四周,突然在一道岔道口一打方向爬拐入了逆行道,又看了一眼后视镜上被甩开一些距离的两辆汽车,口中怒骂道:“草他妈的小鬼子。老子开赛车的时候,你们还在玩蛋呢!”

黑色奔驰商务车在逆行道中疾驰,险险得避开一辆辆迎面而来的汽车,随即整条路乱作一团。最终,萧程风在一个十字路口的方向进入了顺行道,但是他速度并没有减,直接超过一辆辆汽车,向着靖王府所在的方向呼啸而去。

两辆黑色本田汽车一直紧追不放,虽然被甩开了许多距离,但是依旧能够捕捉到萧程风所在的位置。直到追至靖王府门口,两辆黑色本田汽车里的几名黑衣男子看着那辆空空如也的黑色奔驰商务车,才停了下来。

哒!

几名男子之中,其中一人手持单刀下车,看着远处靖王府的大门许久,才轻轻皱起眉头,拿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电话通讯时间并不长,但是里面的内容显然让那黑衣男子有所忌惮。最终黑衣男子返回车中,手一挥,两辆本田车离开了现场。

第二五九章 古武学院

滨城,位于辽东半岛南端,地处渤海之滨,背依华夏东北腹地,与山东半岛隔海相望。海口镇,位于滨城临海西部,与天津市隔海相望,站在高处,可着眼那远处灯火。

海口镇一座临海别墅之内,灯光依旧亮着,一个身穿黑色西服、衣着极为严谨的短发年轻男子正站在一副巨大的地图面前,准确得说,这不是一张纸质地图,而是一副画在墙上的地图。

地图之上,还有一副旭日旗挂在那里。如果有华夏史方面的专家在此,恐怕就有人会发现,年轻男子面前的地图并不是现在的地图,而是当年东岛军国主义侵略华夏之时使用的军事地图,并且这张军事地图之上,还标有东岛军队所在位置的标识。

哒!

一名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轻步走进房间,见到那个头不算高的短发年轻男子正在入神得看着墙上的那面地图,便没有开口打扰,而是静静得站在一边等待着。

啪!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短发年轻男子突然抬手拍向了地图的一角,面色狰狞,极为疯狂的嘶吼道:“这里是东北三省,美子小姐,你可知道,当年这片土地包括我们现在所站的地方,那是我们东岛帝国的领土。是可恶的华夏支那人侵略了我们,掠夺了我们的领土,将我们的祖先赶出了这片富饶的土地,是该死的美利坚帝国让我们一蹶不振。就是因为他们,我们才生活在那个小岛之上,被这些肮脏的民族侵略者称为东岛人。”

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对眼前短发年轻男子的疯狂已经习以为常,并没有开口说什么,甚至连抬眼都没抬,依旧静静得站在那里。

“该死的华夏支那人。我一定会让你们偿还这一切。”短发年轻男子用拳头狠狠得砸在那副地图之上,而落拳的位置正是华夏京都市。

砰!

随着那一拳落下,地图之上的京都市瞬间龟裂,随即化作碎屑掉落在地。趣~读~屋短发年轻男子依旧面色狰狞道:“美子小姐,你知道为什么我会选择居住在现在我们所在的位置吗?因为,我要站在这里,看着华夏京都市灭亡,看着他们在我东岛国武者的利刃下,化作血的汪洋!”山海封神录

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嘴角轻笑,微微点头,并没有答话。短发年轻男子神色激动,过了许久,才深吸了一口气,面容变得平静,严谨,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刚才的疯狂和狰狞早已消失不见。

“说吧。事情办得怎么样?”短发年轻男子拿起水壶在桌上倒了一杯水,自顾自得喝着,动作极为平静。

李秋月见短发年轻男人疯狂状态已经过却,随即略显恭敬禀报道:“佐藤先生,事情恐怕并没有想象的那般顺利,唐启生的作用并不大,依旧没有丝毫进步。至于今天晚上派出去追杀的人,虽然砍伤了其中一名目标,但是被对方逃脱了。”

“逃脱了?”短发年轻男子嘴角轻笑,捧着茶水轻抿一口,随后不屑道:“华夏武者不过如此,遇见我们东岛国大名级的武者还是要转身逃跑。不过没有关系,咋们可以慢慢来,一直追杀到他们的主子回来,也就是你说的那个很厉害的沈峰。到时候,我要亲自把他踩在脚下,逼他交出那名实验体,让他知道我们东岛国将军真正的实力!”

李秋月眉头轻动,微微点头,奉承道:“有佐藤先生这样的将军在,那些华夏的武者自然不需要放在眼里。不过,据我所知,那个沈峰可是华夏守护者成员之一,恐怕他的实力并没有佐藤先生想象的那么简单。”

“美子小姐!你是不是在这里输得太多了?连胆子也变小了。要知道,你现在可是咋们会社慰安部的一名将军。”短发年轻男子显然对于李秋月的话有一丝不满意,直接不屑道:“华夏的那些什么宗师级别武者连我们大名三等武士都无法抵挡。更何况我们这里还有将军。而且这次来的,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将军而已。”

还有人要来?李秋月并没有问出口。虽然半个月前她的实力也已经晋级为一名将军,但是她知道自己的实力来自于自己的魅惑之术,身手方面却并不怎么样,面对东岛大名武士还行。如果面对一名将军恐怕稍有差池就会万劫不复。所以,此刻李秋月早已经想好了退路,只要情况不妙她就会离开逃离华夏再做打算,她知道也正是因为她的谨慎小心才让她一直存活到现在。如若不是眼前年轻男子在佐藤会社的等级比他高上许多,而且还是社长家族的人,恐怕她也不会来理会眼前这个人。狂颜女帝

如此狂妄,终究很难取胜。不过李秋月听会社里还有人要来,心中却也疑惑,为什么这一次会社会接连派出两位将军来华夏,而不是像往常一样,隐秘在后?此刻李秋月感觉可能有大事要发生了,只是什么事恐怕以她现在的等级,还没有资格知道。

……

呼!

飞机呼啸声就在耳边,沈峰带着白玉清走出京都机场的那一刻,便接二连三得到了小鬼送来的情报。当初沈峰和白玉清离开的之前,曾经下达命令让京都市内的小鬼收集所有关于东岛国的资料。而这些小鬼当中许多人并没有跟随白玉清离开京都,而是依旧恪守职责,努力收集所有的情报。

此时,已经三个多月时间过去了,这些情报足有好几百个信封,沈峰并没有抢先去看,他知道这些情报之中,有许多已经过时了,只有等到白玉清删选过后,他才能得到有用的情报。

“司家弘受伤了?”沈峰打开一张白玉清递过来的白色信封,眼神阴冷,直接对出租车司机吩咐道:“去靖王府!”

靖王府?出租车司机只是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了地方,点了下头不再做声。而沈峰看着手里的信封,心中极为恼火,这些日子司家弘和萧程风一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