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0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瑁蚍迮级岷绕【坪筒瑁还匀惶泼蠲畹牟枰帐悄貌怀鍪至耍呐伦罱窃谘А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看向白玉清,也不需要多说,白玉清自然会知道怎么做。对方现在的目标依旧是沈星,不过沈峰心里倒是不担心沈星,毕竟那小子现在和秦广王在一起修炼,恐怕就算东岛国一等将军出现,也未必能够带走他。

可是现在电话那一端的佐藤一郎,却是不择手段。先是安排人追杀司家弘和萧程风,另一面又拿唐妙妙的安全来威胁他,而且根据现场摄像头的安装情况来看,似乎对方早已经准备多时。

当唐妙妙从厨房中走出来的时候,两人恢复了往日的笑容。唐妙妙站在场中,略显尴尬,最终还色脸色绯红得选择坐在了靠近白玉清的那一边。

“沈大哥。你们回来了,月溪姐怎么没有回来?”唐妙妙放下手中东西,轻声问道。

沈峰此刻心里在寻思着要不要将唐妙妙送到青云山去,可是这么一想,心中不禁有些自嘲,感觉那青云山都要成为他后宫了。再加上唐妙妙本身不属于古武世界的人,沈峰内心也的确不想把他带入那个世界,如果可以选择,沈峰甚至希望自己和唐妙妙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该来的来了,不该来的也来了。沈峰知道,此刻自己还是要做出选择,保证唐妙妙的安全,哪怕两人之间再谈不上什么爱情,至少交情还在。趣~读~屋而就在沈峰开口准备让唐妙妙去陪同林月溪的时候,门外响起了汽车的停靠声。修仙之女主难为

有人来了!沈峰的心神一直笼罩着四周,汽车靠近的时候他并没有过分去观察,此刻汽车突然停下了,也由不得他不去注意。当他从心神之中勾勒出对方的样貌之时,顿时愣住了,那个人他只见过几面,而且还有种让人讨厌的感觉。

“唐启生!他来做什么?”沈峰口中嘀咕,坐在那里等待着。

此时别墅的大门门锁正好被沈峰一剑劈了,唐启生依旧往西的一脸傲气,嘴角轻笑下了车,看着敞开的门,带着几个人直接走进了别墅,刚要开口,却看见沈峰坐在别墅内,顿时面容呆滞苍白,刚才那一脸傲气也烟消云散。

“沈……沈先生,您回来啦!”唐启生站在门口,吞咽着口水,他在唐妙妙身边挖了许久沈峰的消息,一直没有找到结果,却没想到沈峰居然今天直接回来了。

沈峰轻轻点了点头,看桌上还有一包当初自己放在那里的玉溪,随即拿起从里面抽起一根点燃轻笑道:“唐先生是有好久不见了。当初在南门市一别恐怕也快有半年时间了,不知道你今天来我这地方有什么事?”

“他是来拉我去参加什么宴会的!”唐妙妙眼神清冷,对唐启生的出现极为反感,不等对方开口就起身道:“唐启生。我告诉过你了。不管那个佐藤先生和我们唐氏集团有多少合作关系,哪怕他是我们原材料供应商,我也绝不会和他有任何交集。至于他举办的什么宴会,我更不会去参加!”

宴会?佐藤?

沈峰听了,饶有兴趣得看着,心中有几分不屑,他没想到那佐藤还真会墨迹,居然还打算通过正常方式交往唐妙妙。不过眼前唐启生来,显然还没有和那个什么佐藤一郎通过话。否则恐怕也不会惊讶他在此,更不会来邀请唐妙妙参加什么宴会了。

唐妙妙语气坚决,要是往昔唐启生早就苦口婆心好言相劝了。可是今天,沈峰这个正主在场,唐启生连张口的勇气都没有,他可是亲眼看到过沈峰出手的,他自问自己连一个体格稍微好一点的门卫保安都打不过,自然不会是沈峰的对手,所以,他还不想死。武林秘闻录

“妙妙!不去就不去,没关系。既然沈先生回来了,正好让他好好陪陪你。我就先走了!”唐启生打起了退堂鼓,准备离开,然后立刻将这里的情况和佐藤一郎还有李秋月汇报。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踏出别墅大门,身上的手机就已经响了!

滴!

手机一边震动一边响着,唐启生微微一愣,刚准备拿起手机接电话,却突然感觉喉咙处有一丝凉气!只见白玉清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在他身后,一把匕首抵住了他的喉咙,像是只要他在动分毫,那匕首就会直接扎进去。

“接电话,如果是佐藤那边打来的。你就说早上……不,你就说你正在来这里的路上!”沈峰清冷的声音在佐藤耳边响起。本来他是想让唐启生说早上来过,唐妙妙拒绝了宴会。可是话道嘴边,他突然激起一生冷汗,佐藤在别墅里装了十六个摄像头,如果唐启生来过,他自然知道。所以沈峰话到嘴边,又立刻改了口。

唐启生此刻早已全身冷汗,一边示意身边几个保镖不动,一边慌忙点头,从怀里接过了电话。电话的确是佐藤打来的,唐启生虽然声音比以往僵硬了几分,但是最终还是蒙混了过去。不过沈峰倒是也无所谓,就算佐藤知道他要去,沈峰也未必会怕

电话挂断,唐启生差点吓得跪在地上,连一身尿意都有点憋不住了。当他见白玉清已经收回匕首,连忙缓缓转身,满头汗水的看向了沈峰,他知道,沈峰此刻绝对不会让他就这么走了,否则也不会让他那么回复佐藤先生。

“玉清!把事情先问清楚,我先上去洗个澡,今天晚上让他带路,你和我去参加那场宴会,去见见那个佐藤一郎,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沈峰眼神清冷活动了一下手脚,又看向一旁唐妙妙,轻轻皱眉道:“妙妙,晚上我们要出去做点事,一会我让几个人来送你去一个地方待一会。等晚上我们办完事,就去接你!”

唐妙妙虽然还不太清楚沈峰具体什么身份和来历,毕竟她也不是一个十分多嘴的人,对于沈峰以及林月溪还有白玉清的事情想向来没有多问。但是她也知道沈峰会功夫,是高手,要做的事自然会有危险。沈峰从来没让她做过什么事,今天让她这么做自然有自己的道理。登天浮屠

“沈大哥。我听你的。那你们晚上要小心!”唐妙妙坐在沙发上点着头,心中并不担心自己的安危。而是更担心沈峰以及白玉清的安全。

沈峰轻轻点头,随即上楼,走进了自己的房间,查看了房间一圈之后,最终将身上几样不便携带的东西放在了天花板上一个夹层之中。

古籍,丹药,沈峰只留下了几颗人级上品疗伤续命的丹药,其它都放在了那里。收拾完一切之后,沈峰便脱光了衣服,洗了个澡,当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白玉清已经站在了房间之内。显然是该问的已经都问的差不多了。

“少主!要不要奴婢帮你!”白玉清和沈峰单独相处的时候,不再像以前那般清冷,见沈峰在擦拭自己的湿润的头发,便起身询问道。

“男人头发短,好打理!”沈峰连忙摇了摇头,又抬手指向一边天花板的角落对白玉清道:“我的东西在那上面,你知道在那里就好!”

沈峰交代这些东西,就如同交代后事,毕竟面对东岛国并不是没有丝毫危险,哪怕他再自信,也不敢保证自己真的全身而退。再加上此次乃是弑母之仇,沈峰担心自己压抑不住自己内心的仇恨,做出不明智的举动。

“明白了!”白玉清静静点头,两人之间有些事不需要多说,白玉清又继续汇报道:“刚才唐启生那边的话,奴婢已经问出来了,现在他被奴婢关在下面地下室内。那个佐藤一郎,的确在一个多月前就在让唐启生调查少主你,而且李秋月也有份,他们一直在找沈星少爷的下落,不过没有丝毫进展。还有今天晚上的宴会,佐藤一郎在三天前就已经准备了,似乎要接待什么人。唐启生邀请唐妙妙也是佐藤一郎的意思,不过那时候佐藤一郎并不知道少主会出现在京都内,想来今天也不会因为少主出现真的取消宴会。”

“接待人?那正好,我们今天就去看一看,他佐藤一郎是不是未卜先知,安排这么一个宴会来接待我!”沈峰穿起一见白色衬衫,眼神也坚定了几分。

第二六三章 狂妄自大

好险!

佐藤一郎站在书房的阳台之上,心中松了一口气,将刚刚才换的新手机放倒一边,轻轻握起了拳头。趣~读~屋刚才在和房间内的客人提到宴会的事时,他心中突然惊出一身冷汗,随即找了一个手机打通了唐启生的电话。这一次宴会,对于佐藤一郎来说,虽然说不上极为重要,但是宴会中请来的人对他来说却也有不少帮助。

本来,他也只是想让唐启生勾搭一下唐妙妙,再从唐妙妙口中套出沈峰和沈星的下落。如果唐妙妙能来这次宴会,那就再好不过了,到时候自己表现出一丝绅士风度,给对方留下一点美好的印象,最终发生一些让人心醉的事!的确,佐藤一郎有一种极其特殊的征服*,每一次当他确认敌人身份之后,他总希望自己可以给对方最残酷最致命的打击,而这种打击并不是来自于生命,而是来自己于灵魂。在他的世界里,只有将对方的意志和灵魂完全击溃,那才是一场真正的胜利。

女人,注定是一个男人生命中最大的弱点之一。只要一个男人还有七情六欲,只要一个男人还会对女人有感情,那注定灵魂也会因为一个女人的存在而丧失。所以,佐藤一郎喜欢这么做,当他看了沈峰的资料之后,就将目光停留在了林月溪、白玉清、唐妙妙、莫白这四个女人的身上。本来,对于他来说最好的目标莫过于白玉清和林月溪了。可是根据资料显示,那两个女人都前后消失了,就算不消失,下手难度也比较高。至于那个莫白,佐藤一郎那里的资料极少,也找不到对方的人影。无奈之下,他只能将目标定格在唐妙妙身上。

唐妙妙,一个还在上学的大学生,单纯,乖巧,有些公主小脾气和小小的倔强,但是面对困难的时候显得有几分柔弱,更喜欢逃避现实。多么完美的一个受害者,佐藤一郎甚至觉得,这么一个人就是天生为了受骗上当而存在的。而用这个女人虽然未必能够给沈峰心灵上最深的打击,但是也未必不能取得显著的效果。可是,有时候哪怕再柔弱的女人,面对爱情时的倔强和忠贞也会让人感觉手足无措。准确得说,佐藤一郎这种从来不相信爱情的人没有预料到爱情两个字的真正威力,而这两个字对于唐妙妙这样的女孩来说,更为深刻。韩娱之终极幻想

因为单纯,柔弱,唐妙妙坚守自己的爱情,如同守护一座无法攻破的无门城堡,因为那是她心灵最深处的依赖。而当其他人想插足的时候,她就本能得害怕,后退,逃避,用自己的公主小脾气和小小倔强告诉对方,那是她的东西,那是她的依赖,任何人都不可以改变。就算撑不住,她也会守着。

无法攻破的无门城堡!佐藤一郎只见过唐妙妙一面,却遭到了唐妙妙的拒绝,碍于自身的骄傲,佐藤一郎没有为难唐妙妙。毕竟,沈峰没有出现,时间还长,他可以慢慢玩。可是他没想到沈峰出现的如此突然,似乎没有任何预兆。

哒!

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妖娆女子,轻动红唇,出现在佐藤一郎的身后,看着佐藤一郎放在一旁的手机,轻声禀报道:“佐藤先生。我们安插在靖王府周围的几名探子已经失去了联系,而且我接到情报沈峰已经出现了。”

“我已经知道了。先前我还和他通了电话!”佐藤一郎心中有些不爽,声音阴冷道:“他只是一个没有礼貌,自以为是的支那人。哪怕有点实力,但是我还没把他放在眼里!你给我继续去追查实验体的下落,还有沈峰身边几个女人的下落,至于沈峰,交给我就好了。我会一步步,慢慢玩死他!”

李秋月在听到佐藤一郎和沈峰通话的那一句,就已经皱起了眉头。再加上佐藤一郎后面的几句话,她内心不禁有几分嘲讽。她先后和沈峰交手过三四次,从第一次在唐家见面,她被沈峰盯上开始,她就觉得这个男人给他一种极为可怕的感觉。

心思缜密,出手果断,并且深受也不极为不错,当初就连山野村夫以及地下的实验体都没有要了对方的命。再加上后面李秋月两次失算,差点还被三千小鬼盯上,所以李秋月就越发谨慎,更何况对方还有一个思维极为强大、可以掌控全场的白玉清。此刻,她想提醒佐藤一郎几句,但是见到对方那一脸傲气的样子,她便闭了嘴。正好对方让她别管沈峰的事,她倒是轻松了几分。盛爱独家伪甜心

只要不对上沈峰,那危险就不大,至于追查沈星和那几个女人,只要派出手下就好。李秋月心中有了退意,也没说什么,只是嘴角轻声笑道:“既然佐藤先生不让我插手沈峰的事,那今晚的宴会我就不参加了。也祝佐藤先生今晚的目标顺利达到,马到成功!”

“马到成功?”佐藤一郎嘴角冷笑,不屑道:“华夏的词语的确深奥,不过我并不喜欢。你走吧,只要找到实验体的下落就行,至于沈峰那是我的事,就不需要美子小姐插手了。

哒!

李秋月没有多说,回身看了一眼房间内的男人,微微行礼,随即从阳台一番而下,不一会就消失在佐藤一郎的眼中。佐藤一郎转身走进房间,见里面的中年男子一脸询问的神情,便不屑讥讽道:“慰安部的贱人就是男人的玩物,没有一个是好东西。前面山野将军的义子来到华夏,跟这个女人在一起,最后尸首都没有被找回。我们还是离她远一点的为好!”

“女人,的确容易让男人丧失心志!”那中年男人微微点头,似乎极有见地得点评,不过话锋一转道:“不过,在我来这里之前,家师就交代过,华夏守住者阎王殿,这个组织及其厉害,并且叮嘱我一定要小心行事,不到完毕得以,不可以与之正面接触。所以,佐藤一郎,你还是小心行事的好!”

佐藤一郎看着中年男人,轻轻一笑,直接道:“伊川先生,你要记住,我是一名将军,哪怕只是一名三等将军,我注定在东岛乃至这片华夏也是高手。阎王殿和沈峰注定是要被我踩在脚下,今天晚上我就有一个极其重要的宴会,一方面是为你接风洗尘,另一方面,我也约了华夏商务部和教育部的几名高管。华夏最近在建设古武军事学院,我打算也在这片土地之上建造一个我们东岛私人投资的剑道学院,将我们的剑道传播到这片我们祖先曾经占领的土地,我要让他们华夏支那人知道,只有我们东岛帝国的剑道和忍术才是这个世界上最伟大的功夫!”'黑子的篮球'实妹

“你打算在华夏建设剑道学院?”中年男人微微皱眉。

佐藤一郎嘿嘿一笑,点头道:“没错。这是我们东岛帝国的文化入侵战略。就好像当年,我们祖先站在这里一样,他们教授这里的人学我们东岛国的语言,学习我们东岛国的文化。这是一个极其伟大的战略,我要让他们知道,我们东岛国是一个伟大的国家,我们东岛名族是一个伟大的名族,我要让他们爱上我们东岛的文化,也要让他们知道他们的国术,在我们东岛剑道和忍术面前是多么的不堪一击!”

“佐藤一郎,你果然有气魄。恐怕就连你的叔叔,也没有想过用这个方式来征服华夏这个名族。”中年男人口中轻笑,夸赞着佐藤一郎,又含糊其词道:“算了。我一路上也累了,下面的事等你把今晚的宴会处理完再说吧。到时候也不用给我接风洗尘了,我想好好休息一下,听说你这里慰安部的女人都不错,凭借我们的关系,我可以随便挑选吧?”

“伊川先生!当然,这里的女人注定是我们的玩偶,如果你喜欢,你可以随便玩乐!我就留你,一面打扰了你的雅兴!”佐藤一郎口中轻轻笑着,见到中年男人离开了房间,嘴角有几分不屑,眼神阴冷道:“又一个即将死在女人身上的废物!”

同样,中年男人伊川俊太走出房间,站在走廊上的那一刻,也说出了白痴两个字。在伊川俊太眼中,佐藤一郎就是一个狂妄自大的白痴,当初他离开东岛前往华夏的时候,师傅交代他不仅要小心阎王殿,还要小心佐藤一郎。准确得说,在佐藤一郎做出某些决定的时候,他也要多加用心考虑。现在,伊川俊太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师傅会如此叮嘱他,对方完全就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白痴。

第二六四章 云集

伊川俊太踏入自己房间的那一刻,就见到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站在窗口,静静得看着遥远的西方城市。趣~读~屋伊川俊太没有感觉意外,直接反手关上了门,将西服脱去挂在一旁的衣架之上。

“美子小姐!没想到三年未见,你还是如此漂亮!”伊川俊太自顾自得在一旁酒架上挑选了一瓶红酒,看着年份嘴角轻笑说道。

一身黑色长裙的李秋月,缓缓转身,轻笑道:“自从东京一别,没想到已经三年了。伊川先生此次来,恐怕并不是来听佐藤一郎指挥的吧?”

“他?不过一个白痴而已!”伊川俊太有几分不屑,抖了抖嘴上的小胡子,拧开了红酒的瓶盖,在桌上倒了两杯,直接道:“本来上面的意思是让我在这个白痴做出不明智举动的时候,做出决断权!可是我现在发现,一个人的愚蠢,不是其他人可以阻止的。”

李秋月拿起桌上的一杯红酒,轻抿了一口,享受着那独有的香气,过了许久才嘴角娇媚笑道:“那如此看来。我们有了共同的语言和立场,的确有些人的骄傲自大和愚蠢,并不是其他人可以阻止的。所以,不如看着他自取灭亡,或许结果对我们来说会更好一点!”

“这一点,我正在考虑,或许还要考虑很长时间。”伊川俊太没有否认也没有肯定,不过他的考虑或许也只有佐藤一郎自取灭亡的时候,才能得到答案。

……

当佐藤一郎从直升飞机上下来的时候,神情有几分激动,心里想着这片艳丽的城市如果在自己的手中亲自被摧毁,会是一个什么样的状况情形。

站在天津瑞泰酒店的大楼顶层之上,佐藤一郎突然感觉自身有一股说不清的畅快感,好像他俯视的大地之中,总有一天会成为他脚下的领土,就好像他的祖先曾经践踏过这里一般。

佐藤一郎站在那高楼边缘,看了足有五分钟,才对身后那名紧紧跟随的女子开口道:“怎么样,事情按照我预定的一切办理好了吗?”

“是的。趣~读~屋佐藤先生!十三张存有一千万美元的金卡已经准备好了。慰安部的十三名处子也已经准备好了。华夏天津市和京都教育部的几名官员基本上也都到了,各地商界领袖,以及和我们会社企业有合作的公司高层也邀请了不少。”那名黑衣女子站在佐藤一郎身后恭敬得说道。帅哥你假发掉了

佐藤一郎嘴角轻笑点头,有几分不屑得对黑衣女子说道:“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准备十三张金卡吗?因为十三那是魔鬼的数字,代表了魔鬼的诱惑。华夏这些官员们,注定在我的诱惑之下,踏入魔鬼的圈套,永世不得翻身。金钱和美女,是他们那些愚蠢的男人永远也踏不出去的牢笼,他们注定会收了我们的钱,然后心甘情愿得为我们办事!我们东岛帝国的剑道和忍术会在这片土地上开花,我要让他们爱上东岛的文化,成为我们东岛国的精神奴隶!”

那名女子听了之后,沉默了少许,才提醒道:“佐藤先生,据我在华夏十二年的经验来看,这里的人对我们东岛国相当排斥,或许……今天的事……”

“没有或许!这个世界上难道还有人不爱钱吗?难道还有男人不喜欢处子的芳香吗?”佐藤一郎对女子的话有些不满,直接转身,向一旁楼梯走去,口中轻笑道:“现在就是我佐藤一郎表演的时刻了,我会让国内的那些老顽固们知道,他们畏首畏尾的性格永远征服不了华夏!而我,佐藤一郎必将做到!”

……

吱呀!当汽车停下的那一刻,唐启生的眼睛不由得抽动了一下,他通过后视镜看着后座上的一对年轻男女,心中有几分胆怯。

“放心吧!你还不值得我家少主动手!你将我们带入宴会,就可以自己离开了!”白玉清清冷的声音在黑暗的车内响起,又叮嘱几分道:“还有,唐家的事我了如指掌,以后怎么做你自己想清楚!”

唐启生听完,慌忙恭敬点头道:“我明白了。我发誓,从今天开始不会再对唐氏集团有什么歪心思。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哒!

沈峰下车的前一刻,就用心神扫视了周围的环境。当他的心神之力,穿透过一堵堵墙,触及到一个个人的气息之时,顿时发现,这瑞泰酒店周围,居然隐藏了不少宗师武者,而其中有几股沈峰还有几分熟悉的感觉。白玉清没有沈峰如此强大的心神感应能力,不过也发现了站在瑞泰酒店一名服务生的气息极为熟悉。重生之干爹是亲爹

“嘿!这几个家伙我还没来得及去见他们,没想到在这里见到了!”沈峰嘴角轻笑,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气息停留在了他的身上,这股气息在他身上停留了几秒钟时间之后,又有三股气息留意道了沈峰的存在。而站在瑞泰酒店门口的服务生惊讶得抬起了头,看向了沈峰的方向。当那名服务生见到已经走进的白玉清之时,一股细流从鼻尖流出,顿时面色赤红得低下了头,连忙找了一包纸巾堵住鼻孔。

白玉清嘴角轻笑,对沈峰道:“少主,你这几个手下三个月来倒是一点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