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仅仅一击之间的威力,就让沈星撞三击才能撞裂的墨竹成片被碾碎,这股气势的确威力极大。如若不是秦漠之在前叮嘱,恐怕此刻沈星早被震出天岭山顶之外了。

“最强圣者!果然不凡!不知道我从外界回先天秘境之时,你是否还能挡住我。”黑衣蒙面汉子的身影已经消失在天岭山之上,口中略有怒气的声音在夜空中传来,随着那翻飞之声渐行渐远,很快连气息也消失在了天岭山之上。

走了!

站在秦漠之身后的沈星目瞪口呆得看着眼前一切,又见师父秦广王秦漠之依旧站在那里纹丝不动,眼神之中有几分惊慌,连忙冲了过去。重生之刺客王妃

“别过来!我没事!”秦漠之口中低吼,不让沈星靠近一步,随即身形一抖,将双脚从深陷的是山石之上拔出。然而就在秦漠之站起的那一刻,一口鲜血由口中喷涌而出。

噗!

这一口鲜血极为灼热,落地之时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灼热烟气。沈星一见秦漠之都吐血了,这哪是像没事的人?慌忙上前几步,将秦漠之身子扶住,接过了那玄铁大盾。

“老了!看来我真的是有点老了!”秦漠之这时候终于承认自己受了伤,也没挣扎,任由沈星扶着往竹屋走去,口中有继续苦涩笑道:“想当初你师傅年轻的时候,遇见那先天尊者没有十个也有八个。就说那几个老阎王又有谁能够让我脚下移动分毫的?现在确实是老了,经不起以前那样折腾了。”

沈星听在耳中,哪管秦漠之以前如何,口中直接问道:“师傅,你的伤到底怎么样?”

“不是说了没事吗?不过吐了几口血而已。我们秦广王一脉练就的乃是御之极限不死之身,如果吐几口血就死了。那还是什么不死之身?”秦漠之口中强硬撑着,但是底气却是略有不足,口中疑惑又道:“那王家正阳之火也的确厉害,就算我最后使用了玄龟盾击,却也被他震得受了伤。不过,想来那个人也不好受,否则不会轻易退去。现在让我最担心的是,这个王家先天尊者破坏两界约定,从先天秘境之中跑出来到底是为了什么?”

沈星一听,心中有几分担忧,惊愕道:“王家人?我哥好像和王家人有仇啊!”

“这就是我担心的地方!当日你哥出来之时,身体内含有正阳之火,而且十分浓烈。那王家本来就和你哥有仇,现在先天尊者又从先天秘境内强行冲出,恐怕真有可能是为了找你哥而来。我一会让人给你外公送一封信去,希望他能及时找到你哥。否则如若让那个王家之人找到你哥,恐怕你哥连半层胜算都没有。”秦漠之心中也极为担心,毕竟沈峰乃是阎王殿正殿继承人,如若真出了什么意外,对于阎王殿来说那是一次极为沉重的打击。对方可是先天尊者之境,哪怕刚才与他一战之中受了伤,却依旧不是一个先天王者中期的武者可以抗衡的。

沈星听了秦漠之的分析,心中立刻想去寻找沈峰,可是他知道凭借自身的实力,就算去找了又有什么用,刚才那人出现的时候,他可是连动弹一下都不行。古墓毒妃:绝色庶女药师

气氛有几分凝重,秦漠之回到屋内,没有进行疗伤,也不知道从哪里招来一个看上去如同农民的中年汉子,直接写了两封信交到那人手中,口中吩咐道:“交给三千小鬼,一份交给阎罗王,一份交给沈峰。去办吧!”

“那位大叔是谁?”沈星看着那极为普通的农家汉子出了竹屋,不过眨眼间就消失在天岭山之上,心中也是万分好奇。

秦漠之看了一眼,直接解释道:“那是我的蜀川大山五百樵夫之一,他们都是农家汉出身,世代传承,一直跟随着我。以后这股势力也会传给你。”

“五百樵夫?和我哥的三千小鬼一样吗?”沈星口中惊讶反问道。

秦漠之轻动眉头,本来是打算疗伤的,却见沈星如此好奇,就再次解释道:“阎王殿十殿阎王本身各有家族依附,同样也有各自的情报组织。我有五百樵夫,轮转王有一百零八罗汉,卞城王有三百歌姬,五官王的医者更是遍布天下。还有其他几位,同样都有自己独自的势力。只有阎罗王正殿最为强大,不仅拥有三千小鬼,还有五百修罗军,同时我们各殿势力在必要的时候,也会归其差遣。其中那五百修罗军最为强大,暗修罗皆为男性,血修罗皆为女性,当着五百修罗军在经历血池洗礼之后,他们的实力也会直接踏入先天王者之境。只是他们的力量过于暴躁,特别是想要实力更加进步,就必须凝炼修罗血衣。而修罗血衣最佳的凝炼之法,便是杀戮,只有无尽的杀戮,修罗血衣才能凝聚出更多的修罗血,而修罗也是通过身体吸收那修罗血来提升自身实力。”

“血修罗!修罗血!”沈星心中惊骇,他此刻才知道阎王殿真正强悍之处,居然有一批通过修罗血池激发自身实力,然后凝聚出修罗血来提升自身的修罗军。可是沈星心中却也有疑惑,不禁问道:“师傅。你说的修罗血,不会是通过人血凝炼而成的吧?”

秦漠之愣了一下,看向沈星,咳嗽了几分道:“这些事跟你没什么关系,你就不要再问了。好了。你退下吧。这几天别进屋打扰我,我要疗伤!”

“明白了!师傅!”沈星听说秦漠之要疗伤,心中顿时压抑了几分,没敢开口继续打扰,连忙起身,返回了自己的屋内。

第二七零章 逃跑

啪!

太壁式乃是一式掌法秘技,此掌法,刚柔并济,快而不乱,慢而不断,刚而不僵,柔而不软,兼太极拳连绵不断之长,有具有铁臂拳挺拔大方之美。

整整一夜,沈峰一双手掌如同那暗夜的中的蒲扇,身体四周含着一股绵柔气劲,将周遭沙尘距于体外。而在气劲迸发之时,又如同利刃在手,刚劲猛烈。

这一式掌法刚柔并济,集卸力防御、驭力上敌为一身。快如腾蛇,慢如玄龟,防御之时玄龟乍现,伤敌之时腾蛇猛扑。

“玄龟,腾蛇!刚柔并济,这便是真正的玄冥之力!”沈峰收起掌势,看着周围地面之上被自己气劲扫下的一层沙尘,淡淡得呼出一口浊气。

在传说之中,真武大帝乃称玄冥,是由玄蛇和鬼武烟花而来。龟武乃是指玄龟,龙首鳌背麒麟尾。玄蛇是龙首凤翅蟒身,乃是腾蛇演化而来。在传说之中,玄龟可称玄武,一身土性,力大无穷,鳌背甲壳乃是天地至坚之物,纵然金属杀伐之身白虎战神,也无法破开之鳌背甲壳将其击杀。而一头玄龟只有在寻得腾蛇融合之后,才能堪称玄冥,不仅掌控一身土性,还可掌控腾蛇之水性,并且最终以水为主,以土为辅,刚柔并济,静若泰山,动若江河。

这一式掌法的确极为玄妙,如若能够炼制大成之境,防御伤敌皆可随手拈来,不亏四象拳二十七式秘技之一。

沈峰在收起掌势的那一刻,东方已经鱼白,而白玉清从二楼阳台翻身而上,直接出现在沈峰面前,将一封信交至沈峰手中。

“少主!我们恐怕有麻烦了!”白玉清脸色凝重,显然信封之中的消息让人极为不安。

沈峰眉头一动,也没多问,直接打开信封一看,眼神惊栗,吓出一身冷汗,此刻他也明白为什么白玉清脸色第一次如此凝重。

王家先天尊者!沈峰差点破口大骂,当初凌天痕叮嘱过他,让他小心王家之人夺取正阳之气。趣~读~屋可是他在林家住了足有一个多星期,却没发现有人来打扰过他。本来他也觉得可能无事,可是没想到刚出外界还没几天,对方居然真的追来了。末世女王:血灵召唤师

不怕?这两个字沈峰连自己都骗不过,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不怕死的。就算有时候沈峰也抱着必死的决心去面对,可是那也是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而现在,来的人可是先天尊者,一个指头就能将其碾碎的人物,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沈峰自然不会傻得去送死。

“妈的!没完没了!总有一天要把王家连根给他拔了!”沈峰动了火气,但是底气略有不足,此刻他也没多想,这时候别说什么重要了,就算再重要,还是要逃。只要身边的人都没事,沈峰就不会傻到和那王家先天尊者去见面。沈峰下了决定,轻眯双眼,刚想说去青云山,可是想到这又憋了回去。

去青云山?那个地方虽然有五官王在,还有其他人在,但是并不是绝对安全。如若他一个人在那里,或许五官王能够护住他,但是那里一下子聚集了五六个人,而且个个对沈峰来说都重要万分,如果对方到时候找过去不折手段,到时候五官王老人家也未必能够守住那么多人的安全。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凝重,直接对白玉清交代道:“你现在就去青云山和林月溪他们在一起。这是命令,最近你不能跟着我。王家对我身上的正阳之气有特殊的感应,如果你跟着我,到时候我们两个人谁也跑不了。”

“明白了。少主放心,我会尽量保证两位少主母的安全!那少主如何打算?”白玉清知道此刻该如何选择,沈峰身法玄妙,一个人或许还能努力逃跑,但是如果她跟着,到时候对方只要拿住她,沈峰恐怕只会站在原地等死。可以说,此刻跟在沈峰之后,也只是累赘而已,白玉清这么想,却没这么说。

如何打算?沈峰眼神阴冷,此刻他能去的地方还真少,沉思片刻,终于做出了决定叹息道:“外界虽大,但是我的气息太明显了。我还是得回先天秘境之内,你帮我和莫白说一声,等我下次去青云山的时候一定娶她。在孩子出生之时,我一定也会回来。”

短短相见,又要离别,白玉清静静得站在清晨的微风之中看着沈峰许久没有移开目光。沈峰看着白玉清,过了许久,才微微张嘴,上前将白玉清抱在怀里。白玉清没有挣扎,她知道,这一别路途艰险,追杀沈峰乃是先天尊者,稍有差池,不过眨眼间,沈峰便会道消身殒。邪师

沈峰静静得抱着白玉清,突然之间觉得自己欠对方太多了。白玉清一直以丫鬟的身份跟随其左右,时刻为自己着想,总是在自己想到的那一刻,提供力所能及的一切,特别是为了将林月溪从林家带出了,更是身受凌迟之苦,却依旧静静得站在那里不肯退缩半步。

白玉清平日超凡脱俗,冷艳孤傲,生人勿近。但是沈峰知道,白玉清心中有情,而那份情只对他一个人而已,只属于他一个人的爱情。

“我想娶你!”沈峰抱着白玉清口中低声道。

白玉清闻之身体轻颤,沉默少许,才推开沈峰轻声道:“少主。你不懂女儿家的心思!少主母之位虽好,但是奴婢只想做少主身边的侍女,一个可以时刻为少主排忧解难的侍女,一个可以时刻陪着少主,为少主宽衣,为少主安排好衣食住行的侍女!因为,只有那样,白玉清才可以每时每刻得出现在少主身边,而无需去争夺主母之宠。”

争夺主母之宠!沈峰微微愣神,白玉清说出,他也明白了对方的意思。虽然沈峰没有想过娶几个老婆,当初他也是受着一夫一妻的制度熏陶长大的,可是事不由人,纵然沈峰不愿意,林月溪本来就是他的正房妻子,莫白已经怀上了孩子。对于这两人他同样有感情,更无法推脱,再加上时刻陪伴自己,让自己深爱不已的白玉清,沈峰有时候无法正式面对自己的感情问题。每次想到这些,他的内心之中只有深深的亏欠。

“我明白了!”沈峰再次将白玉清抱入怀中,低声道:“玉清,我这辈子都会把你带在身边的,让你永远陪伴我。你也帮我转告林月溪和莫白,我沈峰这辈子亏欠她们太多,如若真的这辈子还不了,下辈子还有机会我一定好好爱她们,将所欠的恩情一点一滴得还上。”

白玉清闻之,微微愣神,轻动柔唇,抬起额头在沈峰脸颊流下一个印记,随即推开了沈峰轻声道:“少主。你走吧!其他人那里,我会通知他们。你一定要活着回来,我们都会等着你。”星际如昨

呼!

分别的时候到了。白玉清向来冷静果断,没有多说多少,直接翻身进入了自己所在的房间。沈峰站在阳台之上,深吸了一口气,带上该带的物品,便头也没回得离开了灵玉山庄。

房间之中,白玉清静静得看着那三个木雕许久,才拿起纸笔留下一封信在别墅客厅之中,随后飘然离去。

逃跑!沈峰还是第一次面临真正的逃跑,纵然上一次面对雪狼帮之时,也是因为冯大安父女三人在身侧,所以才跟着逃跑,否则他一人在外根本不足为据。可是现在却有所不同,这一次沈峰乃是真正的逃命,面对先天尊者的追杀,哪怕只是一个照面,他都会身死当场,再加上自身妖灵重明鸟留下的本源正阳之气,沈峰不敢有丝毫停留。

“王家尊者修炼正阳之火,恐怕就算百里开外,也都可以感应到我的踪迹。妈的,要不是这样,老子易容一下,就可以混过去了!”沈峰心中苦涩,妖灵重明鸟所留的本源正阳之气虽然一直再淬炼他的*,可是给他带来的麻烦却也不小。前面那三月灼烧之苦那也就算了,现在被先天尊者追杀,那可是要人命的。沈峰一路飞驰,没有多想,回忆起三月之前自己走的道路,日夜兼程,向那山川之中急速踏去。而这其中,他还特地向北绕了一圈,才冲向了蜀川之地。

苍鹰泣鸣!叶落飞雪!

沈峰再次拿山巅之上,看着那万丈深渊之时,心中有一股熟悉的感觉。而就在他闭眼向下跳去之时,只感觉肩膀被人抓住,整个身子向上急速窜去,不过一息时间沈峰再次回道了山巅之上。

“都快成为殿主了。还这么没出息就知道逃跑。跟我走!阎王殿正殿所在之地也是时候让你知道了。”外公孙洪武的声音在沈峰耳边传来,又略带怒气继续道:“那王家先天尊者敢出先天秘境之外。看来,我阎王殿不动手,这先天秘境六大家族,还真不把我们放在眼里了。”

第二七一章 阎王金钟

清晨,青云山背山古佛之下的寺庙中,古钟沉鸣。趣~读~屋

寺庙之中只有女人,一个老婆婆,三名靓丽女子。这些女子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如同田园少女一般。那一只金色小猴在众人之间嬉戏,逗乐,时而窜上树,时而在地上翻着跟斗,很是开心。

短发女子的肚子的确大了,看得出来的那种大,走起路来都要垫着肚子,身体也有点微微发福,不过却掩盖不了自身的美丽。

“轻点!这山里的地面又不平,你总是这么出来走动,让人看了也担心!”身穿旗袍的女子在身后扶着,眼神中透着一丝羡慕神色,不断叮嘱着短发女子各种小心事项!其实就算是她,也没那种经验,也只能将以往看到的,听到的学上一遍。

地上金色的小猴学着短发女子的样子,垫着肚子,迈开腿,一步步走着,脸色严谨。不过,刚走两步,就被一名略显男性装扮的短发女子在后面抓住了尾巴,随即被拎了起来。

“莫白姐肚子里有孩子!你别整天逗着她!”金色小猴被拎起,一脸得可怜相,扭着身体,连忙不断点头,最后踩被女子放下,眼泪巴巴得蜷缩在一边,远远得看着三人。

莫白远远看着小猴,对俞倩轻笑道:“也没事。它闹腾也习惯了,我多笑笑又没什么不好。”

“这可不行。笑多了没轻没重的,你伤到了没事。万一伤到了肚子里的那位,哎呦,到时候有人还不得把青云寺给掀了!你现在最重要的是,心态平和!”俞倩嘴里嘀咕着,又对两名女子鄙夷道:“我就不知道,那男人有啥子好,你们两个多喜欢他的样子。”

林月溪微微眨眼,嫣然笑道:“各家好各家知道。你自己就没个相好的?喜欢的?”

“我?”俞倩愣了一下,瞪大了眼睛,好半响才像泄了气的气球,扁嘴嘀咕道:“男人有什么好。我才不喜欢男人!”

林月溪扶着莫白,看俞倩一脸窘迫像,两人都露出一丝笑意。趣~读~屋林月溪嘴上功夫比莫白好多了,直接笑道:“我们算是过来人。你这个样子可瞒不住,多半是后面藏了个,不想让我们知道。”农家媳

“哎!你们可别乱说!”俞倩听了,面子上急了,忌讳得看了寺庙大殿一眼,又对两人使了个颜色。林月溪和莫白心领神会,立刻扁了扁嘴,眼神露出笑意,不说了。

这小女子还真有喜欢的人,只是看来这个喜欢的人不能让人知道,更准确得说不能让庙里的那位老婆婆知道。想来,其中也必然是有原因的,否则五官王叶婆婆可不像那种不好说话的人。

俞倩嘴里也把不住门,心里也憋久了,见被两女看出来了,就带着两女来到了庙外的小道之上,找了个地方,三人就坐了下来。

林月溪给莫白随手带着靠垫,倒也不怕这山石阴凉。三人坐下之后,俞倩扁着嘴又看向了庙中一眼,驱走了跟着的金色小猴,才深叹了一口气。

“各家各家好楼!”俞倩扁着嘴嘀咕道:“可是我的那个家伙,他老头子和师傅是死对头。一个是金针正道,一个是旁门左道。我们五官王一脉,凭借针法救人,乃是华夏老祖宗们几千年传承下来的东西,有根有据,知根知底,救人多过伤人。可是他那边,却是南疆巫蛊之术,整日和毒物为伴,蛇虫鼠蚁不离其身,伤人之法多过救人,而且伤人手段有极其残忍,轻则中毒而亡,重则万蛊噬身而死,这种事就是随便想想就不寒而栗!这个对头,是天生的,要不是阴差阳错爱上他,或许这个时候我看见他也是讨厌万分。”

林月溪和莫白听了,身上已经起了鸡皮疙瘩,那种万蚁噬身的感觉,光是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林月溪心中清明,微微张开问道:“你说的人,应该就是十殿阎王之一吧?”

“是啊!不然那家伙和他老头子也活不到现在。他们楚江王一脉的传承乃是巫蛊之术,走得也是霸道之途,伤人手段千变万化、不计其数。”俞倩看着远处山景,再次轻声叹息道:“这种厌恶,其实也不是我师傅那一代传下来的,而是已经流传了好几代了。也没有人去想过为什么,就好像轮转王和卞城王之间一样,一边是纯阳之体、一边是纯阴之体,成为对头,似乎不需要原因。如若不是我爱上他,或许这种厌恶还会一直流传到以后。”火影忍者之浅浅的爱

莫白听了,眼神迷茫,心中深有感触,她和沈峰之间,何尝不是如此。如若不是发生那种事,或许此刻两人之间依旧是死对头。可是让莫白无奈的是,就算此刻,她还不知道沈峰对自己的真正感情。虽然通过林月溪所说,沈峰似乎对她心中还是有情的,就连当初在南门市遗留下来的东西也尽皆带入京都。可是,不亲眼所见,不听沈峰亲口所说,莫白就好像丢了魂的人儿,心中始终有几分不安。

叮!

就在三人沉默之时,突然之间,青云古寺之中,响起了一丝金钟轻鸣之声。而这一丝轻鸣之声,极其刺耳,就好像一根针直接刺入耳膜一般。

俞倩闻之钟声,眼神惊诧,直接起身对三人道:“阎王金钟!这些日子我要出去一下,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回来,两位保重!”

阎王金钟?

林月溪和莫白两人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去问,俞倩已经脸色异常凝重得冲入了青云寺之中,直接来到了大殿之上。

大殿之上,头发苍白的五官王叶清忧静静得站着,见俞倩走进大殿,只是轻轻点头。

“师傅!时间提前了?”俞倩面容略显意外,对师傅叶清忧又问道:“你上次说,阎罗王老殿主将时间定于三月之后吗?”

五官王叶清忧手中还拿着一封信,此刻她的脸色也有几分凝重,微微点头道:“不错。刚刚我接到三千小鬼的来信,时间是已经提前了。先天秘境之内,消失了两百年的魔教突然出现在蜀山之下。外界之中,佐藤会社也同时踏入华夏。这一切来得太过巧合了,以防生变,阎罗王也只能将时间提前两个多月。一会你就出发吧,正殿的位置我和也你说过,到时候就算你找不到也会有三千小鬼帮你引路!”

“师傅!你不回正殿一次?”俞倩疑惑反问道,前些日子,叶清忧的确和俞倩说过,到时候会陪她一起返回正殿,可是现如今,却让俞倩一人前往,显然是变卦了。花艳蝉辉

叶清忧轻动眉头,看向外面道:“我现在不能和你前去。阎罗王弟子沈峰被先天尊者追杀,其自身已然无事。但是他身边之人,却还需要人帮忙照应着。阎罗王拉下脸皮,请我做这件事,我也不好回绝他,所以,我还要在这里守着几个孩子一段时间!”

“明白了!师傅,那我收拾一下东西就出发了!”俞倩微微点头,其实她心里也明白,就算阎罗王老殿主不请自己师傅办这件事。凭借莫白爷爷莫千军那层关系,自己师傅叶清忧得知莫白有危险,也断然不会就这么放手不管。

俞倩回到房间之中,收拾着东西,却见那只金色小猴端坐在自己门口,一脸疑惑得看着她。俞倩见了,微微愣神,随即面色认真得对金色小猴说道:“你是这蜀川大山之中的先天灵物,当年中毒受伤被师傅所救,这几十年来虽然你一直以小猴面貌示人,但是想来当年伤势也应该痊愈。这次我出去,如若山中有强敌来袭,师傅乃是年老之人,未必有你气息灵敏。到时候,你若发现可疑之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