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1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松说轿腋纾 鄙蛐翘剿锖槲湮约捍蚱阃贰

孙洪武口中轻笑,揉了揉沈星的脑袋,又叮嘱道:“好。跟你说的,你都要记住喽!”

“恩!”沈星点头,握紧了玄铁大盾,一直目送孙洪武消失在眼前,才走进了秦广王大殿,静静得看着那狰狞雕像。

咚!

古钟轻鸣,断魂塔上古钟响起的那一刻,这阵法结界之中突然散发出一丝浓烈的血腥之气。十殿之内,十名传承者只是看了左右一眼,随后毫不犹豫得飞身踏入上十殿阎王雕像之口,只是前脚向内一探,随即整个身子滑入那巨口之中陷入一片黑暗。

断魂塔之下,两名老者和一名黑衣中年男子静静得站在那里,遥望十殿方向。这三人便是孙洪武和宋帝王以及那断魂塔之中的魂使大人。

“多谢魂使大人开启上古传承之路。”孙洪武和宋帝王同时转身,对那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恭敬拜道。

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依旧遥望着那十殿方向,对两人轻声道:“你们退下吧!断则五天,长则七天,一切自当有结果。到时候我会将你们的传承者送回各殿之中,他们能够得到多少上古传承那便要看他们造化了。”

“明白了。魂使大人。我们这就离去!”孙洪武和宋帝王见中年男人冷声逐客,也就不便再留,随即恭敬拜礼之后,便转身消失在断魂塔之下。

那一身黑衣的中年男子见两人离去,眼神轻动,微微握拳,口中再次低鸣道:“当年主人说过,如若有正殿之主齐集妖灵鬼侍,便让我引导其得到天阴地阳经。这两千年过去了,那人也终于到了。看来,也是我和重明解脱的时候了。只是不知道,这华夏又会经历何种劫难!”

结界破除,两界相遇,注定乃是生死之战。黑衣中年男子似乎已经看见了即将到来的一切,心绪不宁,不知当年老主人所算之事结果到底是什么样!第一婚:帝少的心尖宠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邹狗!主人凭借自身之力,让我和重明镇压两界两千余年。就连妖灵按耐不住想要破开结界之事,老主人也已经算到了。可是,这华夏最后的命运,又会如何呢?”黑衣男子心中轻叹,他无法改变天地运转之道,唯一能够做的,就是按照老主人当年的指示去做罢了。

……

呼!

沈峰只感觉耳边风声疾驰,自己身体在隧道之中一直下落,也不知道落了多久,只感觉身体一沉,轰然坠入粘稠的液体之中。

血?沈峰落地瞬间蹲下身子,只感觉眼前一片黑暗,伸手不见五指,再一摸地上粘稠液体只感觉地上之物乃是鲜血,就连那血腥之味也极其浓重。

“这就是传承之地?”沈峰心中愕然,他不明白阎王殿传承之地怎么会有如此多的鲜血,而且根据他心神之力的感知,这片空间似乎无边无际,地上齐脚的一层液体都是鲜血。沈峰此刻心中有一种极为胆寒的感觉,他甚至怀疑这片传承之地当初是怎么建立出来的。

呼!

就在沈峰惊愕之际,那黑暗空间之中,突然亮起两团蓝白色火焰。那火焰不断跳动,悬浮在天空,就如同那传说之中的鬼火一般。

鬼火?沈峰看向四周,鬼火之说来自于磷火,乃是人的尸体骨骼之中的磷成分遇水产生自然气体磷化氢,质量极轻,风一吹就会移动。沈峰心中虽然不怕,但是却疑惑,自己所在空间到底是什么地方,凭借他的心神之力,四十里内的范围已经一览无余,可是纵然如此,沈峰却依旧未能探知此地边缘,而这磷火升起的更是诡异异常,然而就在沈峰准备踏出寻得此地边缘之时,只感觉耳边响起一丝诡异声响。

“我好冤……”

沈峰细闻这三个字,眼神一惊,刚要巡视左右,只见地面血水之中,一只只手臂伸出,一具具满身血迹的尸体如同地狱万千恶鬼一般慢慢站起。

第二七七章 杀戮之境

鬼?

沈峰看着这些满身污血的*男女,一个个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从地上站起,在那蓝白色的火焰之下极为慎人。沈峰可以确定,眼前的都不是火人,因为对方身上一点生命的气息都没有,甚至一丝气劲都没有。可是这些行尸走肉却无所畏惧,在发现沈峰存在的那一刻,张开双臂猛扑而来。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沈峰虽然经历过枪林弹雨,杀过不少人,可是面对如此多如同死尸一般的东西,依旧心中有一丝恐惧。

这种情形,在好莱坞大片之中看起来很爽,但是当亲身经历之时,却没有人会感觉到一丝兴奋。沈峰看着这些满身血污的惨白尸体,步步后退。可是他的空间越来越小,四面八方的行尸走肉越来越多,就好像一具具失去了灵魂的*。而沈峰的耳边,依旧回荡着凄厉的厉鬼叫冤之声,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尖锐的,嘶哑的,哭泣的,狂笑的,无数声音交织在一起,就如同人类想象极限的地狱一般。

沈峰稳住心神,眼神越来越冷,手中“剑归”突然闪出两道光芒。一道阴冷寒光出鞘瞬间化作一道闪电,砍掉了前排一窜行尸走肉的脑袋。十几颗人头砰然飞起,一个个噔噔砸在地上,那十几具无头尸体也瞬间被身后那些行事走肉推倒,践踏在血泊当中。

呼!

一道灼热火焰在沈峰手中燃起,那把枣红色的妖灵剑似乎受到了刺激一般,在沈峰手中爆燃。此刻沈峰无法还无法同时控制两把飞剑,虽然他心神可以两用,却依旧没有掌控这同时运用两把飞机的窍门。准确得说,此刻他能够完全感受到的也只是一把飞剑而已,所以他只能手中拿着妖灵剑,当近战兵刃使用。

“阎罗王的上古传承到底是什么?难道不是意之极限吗?”沈峰心中越发寒冷,他不知道眼前这些行尸走肉从何而来,但是现在眼前的一切太过诡异,自己也被逼无奈,只能手中拿着妖灵剑,心神控制着鬼侍断刃斩杀眼前无尽的行尸走肉。

噗!

沈峰凭借自身化形初期的气劲,就算杀上三天三夜也能够顶住。趣~读~屋可是,眼前行尸走肉难道真的三天三夜就能杀光的嘛?那鬼侍断刃每一次飞出都会收割数颗人头,而妖灵剑挥出之后,也能砍掉两三颗。可是这空间就如同打开了地狱之门,无穷无尽的行尸走不断从哪血泊中伸手爬出。重生之仇鸟

“这里一定有出路。我就不信,找不到出路!就算找不到,我也要杀一条出来!”沈峰手握妖灵剑,心中越发清冷,将心神完全收敛,不再去多想,心虚瞬间平稳了许多。

一具具行尸走肉倒下,地上的血水却越来越多,就连空气之中也迷茫出一片血雨。而就在这是,沈峰突然感觉面具之上有一丝灼热的力量传入体内,直接将身上消耗的气劲完全弥补。而沈峰此刻刚刚平稳的心神之中,升起了一股嗜血杀意。

“鬼王面具?”沈峰感受道那一股嗜血杀意之时,手中妖灵剑和悬于半空的鬼侍断刃瞬间停了下来。不过,这种停顿只是一瞬间,沈峰眼神一亮,直接放开心神,进入那嗜血的杀意之中。鬼王面具乃是传承信物,此刻沈峰陷入杀伐之地,感受到鬼王面具之上传来的灼热力量,顿时心中明白,或许这不断的杀伐溅射出的鲜血就是阎罗王上古传承的方式。

沈峰心中已经无法顾及其他,能够做的只有不断得杀戮,接受这一丝灼热力量的凝炼。而他甚至可以感觉到,这里鲜血所喊的力量和当初在孙家厮杀时所感受到的灼热力量完全不同,当初那股力量只是临时的,似乎用掉就消失了。而现在,沈峰所感受到的灼热力量吸收以后,却是根本存在的。

“气劲修为和肌体都在提升。难道阎罗王真正的传承就在于这无尽的杀戮之中吗?”沈峰一步步向前,将面前的一具具行尸走肉砍翻在地,那无尽污血化作一丝丝灼热力量被沈峰吸入体内。

……

漆黑的空间之中,一个身材瘦弱的少年静静得趟在石台之上。而少年所趟之处乃是一个水池,那水池里的水极为清澈,其中还闪烁着一丝五颜六色的奇异光芒。

水池之上,一株七彩钟乳石尖部,凝聚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那水珠凝聚在钟乳石尖部,久久没有滴落,知道由绿豆大小,凝聚成黄豆大小,才缓缓坠入那水池之中。楚王的逃妃

古老战场之中,千万将士口中嘶吼,纷纷将刀剑指向了那身高接近三米的人形巨兽。人形巨兽手中,一面玄铁大盾将疾射而来的箭雨全部挡下。而当那万千士兵靠近的那一刻,人形巨兽只是一记简简单单的靠山背,被瞬间阻下了数百人的冲锋。

哒!

一窜骑兵在战场边缘穿插而入,那万千士兵瞬间让出了一条通道。身高三米的人形巨兽眼神怒瞪,口中嘶吼一声,脚下一踏,将那玄铁大盾立于身前。

砰!

当第一匹战马被阻挡之后,后面一连窜数千匹战马依旧毫无畏惧得冲撞着人形巨兽的盾牌,每一次撞击都可以将人形巨兽逼退半步。

“我要坚持住,外公说了,只有一直坚持,我才能和大哥并肩作战,才能帮助大哥战胜所有的敌人。”沈星口中暗暗嘶吼,眼神越发坚定,心神进入了一种空明状态,就好像整个人已经脱离躯体,遥遥的看着面前的战场。而那人形躯体停留在战场之中,任由千军万马冲刷纹丝不动。

沈星如同一名第三者一般看着眼前这一切:“无尽的防御。没一次被冲击,我都感觉道一丝力量由面具之中传来,难道这就是秦广王一脉的传承之力吗?我这又是在什么地方?这一切都是真的吗?”

真的?沈星在心中出现疑惑的那一刻,心神却越发坚定,突然之间收回了手上的盾牌,闭上了双眼,任由那千军万马在身上不断得冲击。

剧烈的疼痛感刺入大脑之中,沈星怒瞪双眼口中发出一声嘶吼,他可以感觉到那剧烈的疼痛都是真的,就好像这千军万马的战场也是真的。可是当他感觉道自身力量不断攀升之时,却依旧忍受剧痛放弃了抵抗。

不死之身,纵然千军万马践踏而过。我又有何惧!沈星握紧了双拳,忍受着剧痛,依旧闭着双眼,不再抵抗。任由这剧痛和力量一起洗涮自己的躯体。西方世界的劫难

哗!

而就在此时,那石台之上的瘦弱少年突然盘腿而起,静静得坐在那石台之上,一身炼气诀第三层的气劲法门飞速运转,而少年所坐石台上那晶莹剔透的池水干涸的速度却是比先天快了一倍还不止,那池水中极其精纯的天地玄黄之气被少年快速吸入体内,淬炼着少年的丹田和躯体。

……

断魂塔之前,盘坐在地的黑衣中年男子此刻突然睁开双眼,眼神惊诧,口中显露出一丝惊异神色。黑衣中年男子轻眯双眼,似乎在凝视着什么地方,微微张开的苍白嘴唇半天没有合拢。

“上善若水之境!”黑衣中年男子过了许久,才说出几个字,微微叹息点头道:“业报如此,此机缘当算在沈峰身上。没想到他会将炼气诀传于他人,而那孩子心神却也与常人不同,极为坚韧,居然可以忍受千军万马践踏之痛,而神智清明,也实属难得。”

黑衣中年男子缓缓起身,双眼又轻轻眯起,神色之中又显露出一丝惊讶,当他看见那普通村庄之中的长发男子身体四周已经累计了书玩具躯体之后,口中也发出丝丝惊叹之声。

“修罗之道,同为杀戮之道,只在本心。此子如此杀伐果断,心神却依旧如此坚定,确实也极为难得。未来成就也不可小视!”黑衣中年男子透过阵法,将十名传承者所经历的上古传承之境一个个看在眼中。他已经不记得多少次看到这一个个熟悉的一幕了,纵然如此,每一次见到惊才绝艳之人,口中依旧会发出一丝感叹。

这十个传承之中,其中九个场景是固定的。黑衣中年男子并不感觉奇异,唯独那第五殿阎罗王一脉的传承却是有三个场景。

“人剑合一,杀戮之境!”黑衣中年男子将目光最终停留在沈峰的上古传承之境内,看着沈峰依旧在其中不断杀戮,口中轻叹道:“同为杀戮之境,此子心神之力也会渐渐受到冲击,不知道在最后一刻他又能吸收多少天地玄黄之气。”

第二七八章 天地玄黄液

十殿阎王,十殿传承,各殿传承之境,各有不同!

杀戮之境,漫天血雨,灼热气劲凝聚。沈峰感觉自身如同窜入火炉之中,就连身上的鲜血也随之凝固干涸。而身边那一望无际的行尸走肉,却是越杀越多,攻击速度也更是越来越快。

疾!

沈峰眼神凛冽,手中妖灵剑瞬间化作一道剑芒刺入了一具行尸走肉的脑袋。两把飞剑并行,沈峰感觉自己隐约踏入了先天王者巅峰之境,此刻的他也终于可以同时感应两把飞剑,同时掌控。

“终于可以控制两把飞剑了!”沈峰心中狂啸,身体更加贪婪得吸收血雨之中的灼热气劲,同时运转法门,一记直拳轰了出去!

太斗式!

这一拳轰出,七道劲气凝聚成一道,威力早已不是以前可比。一股磅礴的劲气轰然爆出,沈峰只见前方数里范围之内的行尸走肉瞬间被轰成肉酱。那鲜血激发出来的灼热气劲,充斥在整个空间之中,飞速向沈峰的身上凝聚。

嗜血的气息在空间中蔓延,直接影响了沈峰的心智。沈峰闻到那浓烈的血腥味,心中有一种极其畅快的感觉,仿佛眼前的杀戮给他带来了无尽的快感。

少胃式!

周围气劲一消,沈峰再次运转法门,此刻虽然沈峰手中无剑,但是双拳之上依旧凝聚出一丝雷电之力。那雷电之拳,一拳轰出之后,沈峰身旁的一句恶鬼瞬间化作飞灰,消失不见。

咻!

两把飞剑在沈峰心神之力的控制之下,如同两条盘旋的蛟龙,飞速得绞杀沈峰身边的每一具尸体。而随着沈峰灭杀的尸体越多,那鲜血也随之弥散在空间之中化作一道道暖流向沈峰汇聚而去。

“杀!杀!杀!”沈峰口中重喝三字,妖灵和鬼侍飞舞得更快,如同两道闪电一般,飞速得收割每一具尸体。而沈峰在漫天尸体之中,虽然各种秘技轮番使用,自身气劲却是一升再升。

突破!

沈峰双眼开始变得赤红,他感觉自己距离突破先天圣者之境已经只有一步之遥。趣~读~屋而能够让他突破的也只有那不断的杀戮,只有鲜血的洗礼,才能给他更多的力量。绑架公主的恶龙

杀戮一直在持续,甚至让沈峰忘记了时间,整个人就好像进入一种循环之中。杀戮,吸收,突破,杀戮,吸收,突破,沈峰心中只有六个字,而盘旋在自己周围的妖灵和鬼侍速度却是越来越快,好像失去了控制一般,无法停下半分。

“这就是阎罗王殿的上古传承吗?无尽的杀戮?”沈峰此刻大脑出现一丝混沌,心中出现了一丝挣扎。而此刻他眼前突然一变,那漫天行尸走肉突然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古老的战场。

千军万马崩腾而至,刀光剑影扑天而来,火焰燃烧这古老的城墙,战鼓震动了天地。

沈峰看着眼前这一切,感觉是那么熟悉,就好像经历过一般。眼前,那无尽的敌人骑着战马激起漫天烟尘向沈峰奔涌而来。

杀!

惊天的嘶吼在耳边响起,沈峰如同一句傀儡,毫不犹豫得冲向了敌人。寒光闪烁的鬼侍和充斥着火焰的妖灵就好像嗜血的猛兽,收割着每一个靠近的敌人,整个人如同不知道疲倦的木偶,挥舞着双臂。

漫天血雨侵袭而下,遮住了沈峰的双眼,整个世界变成了血红色。这一刻,便是那人剑合一的境界,执着的意念,无法控制的杀戮,让人是如此熟悉。

人剑合一,杀戮之境!身边的残肢断壁越来越多,沈峰的心神开始挣扎起来,难道眼前的一切就是自己所期盼的?难道这就是自己一直追寻的传承意之极限?

吼!

沈峰心中的怒气终于冲散了心中凛冽的杀戮之意,双拳紧握,眼前的千军万马消失了。行尸走肉再次出现,可是沈峰却右腿侧踏一步,盘腿静静得坐在齐膝的血泊之中,心中清明,不再有一丝杀戮之意。无数的恶鬼身手抓在了沈峰的身上,留下一道道伤痕。这些伤痕给人一种刺痛的感觉,可是在沈峰的心中,那些伤痕却飞速得消失了。

呼!'犯罪心理'背后的等待

沈峰倾听着自己的呼吸声,身上的感觉渐渐消失,耳边的恶鬼叫冤之声也渐渐消散。而他的身下却依旧能够感觉出一丝清凉之意,而那粘稠的灼热感却已经消失了。

黑暗之中,一双眼睛猛然睁开。沈峰凝视着四周,只感觉自己坐在一个浅浅的水池之中,而水池中的水却散发着一丝奇异的香味。

嗡!

剑归掉落在地上,妖灵剑从中脱壳而出,散发出的一丝火焰光芒瞬间照亮了周围的一切。沈峰环顾四周,只见自己的确坐在水池之中,只是那水池中的水极少,而头顶之上一株七彩钟乳石在向下滴着池水,只是这池水极慢。

“这就是传承之地?刚才所经历的一切果然只是幻境。不过那幻境却如此真实,五官居然无一例外都被蒙蔽。如若不是我心神之力远超本身境界,又经历过七煞断魂音的历练,或许我还在那杀戮之中晋级。”沈峰看向四周,当他感觉道池水之中浓郁的天地玄黄之气时,眼神惊愕,又仰头看向了那钟乳石口中嘀咕道:“这天地玄黄之气已经不可以被称之为气,应该称之为液。如若所感觉的没错,那七彩钟乳石之上有一道阵法。也不知道当初建造此地之人,究竟有何神通,居然能够让那天地玄黄之气通过阵法凝聚成液体。”

沈峰再次扫视四周,只见这空间不大,上方有一个路口,一侧有一道出口,想来那里就是通往炼狱的通道。不过沈峰也没去多想,可是立刻收敛心神,运转法门吞噬着水池之中的天地玄黄之液。他知道,阎王殿的真正传承除了那让人感觉自身传承的幻境之外,就是这水池之中的天地玄黄之液,这也是为什么阎王殿十殿阎王在外界也能踏入先天尊者之境的原因。

不过,这天地玄黄之夜的凝聚速度似乎极慢,就刚才沈峰感知的情况而言,那七彩钟乳石之上一滴滴落下,恐怕要二三十年才能凝聚出这一池天地玄黄之液,这还是沈峰先前吸收过一部分的剩余量。如果把先前的天地玄黄职液算在其中,恐怕没有五六十年凝聚,也未必足够。

“也难怪为什么阎王殿传承,要那么久才传承一次。最主要的原因,恐怕就是这天地玄黄之液需要积累的缘故。”沈峰想通了这一点点道理,心中不敢怠慢,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要从这个通道之中出去,此刻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疯狂得吸收那天地玄黄之液,提升自己的修为。不眠高手

这天地玄黄之液相比当初在妖灵重明鸟那里所吸收的天地玄黄之气更加精纯,更加容易凝炼入丹田汪洋之中。身份运转气劲法门,飞速得吸收着,相比先前在那幻境之中的吸收速度快了两三倍都不止。而此刻他气劲修为也达到了先天王者后期巅峰状态,距离那先天圣者也只是半步之遥。

……

断魂塔之下的黑衣中年男子依旧注视着十殿传承者的变化,而他的心中更加关心拥有他一份本体和妖灵之剑的沈峰。当他看见沈峰从幻境中清醒的那一刻,眼神顿时愕然。

“心神清明!他的心神之力已经超脱先天王者之境,踏入先天圣者之列。能够超脱传承幻境,却也不算巧合!”黑衣男子眉宇之间有几分疑惑,口中轻疑道:“只是脱离传承幻境,对传承的感觉也就此断了。纵然一身修为飞速提升,但是那人剑合一的杀戮传承少了几分感觉,到底是福是祸?”

杀戮幻境乃是传承人剑合一杀戮之境的感悟,此刻沈峰却擅自切断杀戮之意,并且利用自己心神之力强制让自己苏醒,这一点却是以外传承之中从来没有人做到过的。从此以后,沈峰的人剑合一之境虽然掌控自如,一切随心,但是其中杀戮之意,却不及往昔传承者。黑衣中年男子心中说不上好,也说不上不好。

黑衣中年男子依旧关注着沈峰的动静,当他感觉到沈峰身上的气息突然变得极为凌冽之后,眼神不经一动,口中轻声笑道:“看来,他是要突破了。如果所记不错,在历代传承者之中,这小子突破速度似乎排在第二位。上一次的那位……距离今日,似乎已经有六百年了。也不知道,他是否还活着。”

呼!

威风吹过,满地沙尘,直接从黑衣中年男子身上穿过。他不过只是一缕神魂而已,可是他此刻的面容却带有一丝怀念,似乎在怀念过去历代的传承者,也在还念当初创下这片天地的主人。

十殿阎王,历代传承多有惊才绝艳之辈。黑衣中年男子虽然见得多了,可是每一次见到,心中依旧有几分喜悦。他就好像一位长者,每日看着眼前的孩子一个个长大,直到离开这片天地,闯荡那奇异世界。

第二七九章 剑术秘技

突破!

沈峰此刻感觉就好像从阵法结界之中穿过一般,突然有一种解脱感。趣~读~屋而此刻,他的丹田汪洋之中在飞速吸收天地玄黄之液,而那无尽天地玄黄之液吸入沈峰丹田汪洋之后,那片汪洋并没有变大,也没有变色,依旧金灿灿一片,只是更加粘稠,不想以前的湖水一般,而更加像被融化的金水。

沈峰感受着丹田之内的汪洋不断凝聚,气劲和肌体修为不断提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