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五式,静息式。

第六式,侧刃式。

第七式,弹剑式。

第八式,凌剑式。

……

沈峰静静得站在那里,看着凌剑式的气劲法门,手中紧紧握住妖灵剑。此刻根据他的计算,三月时间已经接近了,最多超过一天时间,而这三个月之中,他前后掌控了其他四门剑法,平剑式用了六天才险险得破开第五式的气劲法门。而静息式用了足足半个月,才踏出了下一步。后面两式当他练成之后,距离三月期限已经大致还剩下一个星期了。闷骚总裁:土豪娶我吧

一星期,沈峰已经静静得站在这里已经差不多一星期的时间了,他没有动,心中有一丝不想去动的念头!凌剑式的法门已经牢记在心,沈峰此刻不禁闭起了双眼,心神之力停留在了自己手中的妖灵剑之上。

叮!又一次金钟之声响起,沈峰心颤。他不知道这金钟还会敲几声,但是他心中知道,金钟最后一声响起的那一刻,或许眼前的一切就会消失,阎王殿上古传承也会随之与他无缘。

嗡!

妖灵剑静静得悬于手心,人剑合一的感觉早已充斥全身,心中那一丝执念就好像那千军万马之中的杀戮气息一般充斥在沈峰的心神之中。

“难道真的要踏出这一步吗?”沈峰利用心神之力凝视着自己的身影,静静得开口询问自己。而那虚境中的自己依旧那么站着,静静得站在,没有一丝回应。

沈峰看了许久,听着耳边的钟声一次次响起,终于口中轻叹了一口气,似乎做出了最后的决定。而就在沈峰做出决定的那一刻,虚境中的自己瞬间崩裂,化作无数碎片,消散在虚境之中。

“碎吧!”沈峰口中轻叹,右手一抬,那妖灵之剑腾空而起。而就在沈峰睁开眼的那一刹那,眼神无比凛冽,一股磅礴杀戮之气奔涌而出,充斥在整个房间之中。

叮!

在妖灵剑触及房间三十多米高的顶部的那一刻,沈峰动了,脚下一点,整个人飘然而起。当他身形停留在妖灵剑侧边的那一刻,突然身形一转手中握着妖灵剑,在那三十米高空之中疾驰而下,不过瞬间已经落地。

啪!

沈峰单掌一拍,再次腾空而起,双眼赤红,手中闪烁着灼热火光的妖灵长剑瞬间向四周接连劈出三十二剑。每一剑的剑气都充斥着杀戮的气息,无比凌冽。那三十二道剑气劈出的那一刹那,整个房间的空气变得浑浊,就连沈峰的身形似乎也慢上了许多,整个人如同站立在熊熊烈火当中。

砰!

三十二道剑气冲击在那墙壁之上。留下一道道两掌深的剑痕。而此刻,沈峰面前墙壁之上,一条剑术秘技法门再次显现。家有仙园

第九式,天剑式!

沈峰落地,手握妖灵剑,双眼依旧闪烁着一丝红光,心中的暴戾之气却始终无法消散。

嗡!

妖灵剑落地,剑刃轻鸣。沈峰张开双臂十指,双眼赤红的站在石屋之中,全身肌肉暴起,一身凛冽杀戮之气如同火焰一般形成了实质。

“我能斩断你一次!就能斩断你第二次!给我灭!”沈峰面色狰狞,口中嘶吼,双拳十指突然一握。只见那已经形成实质的杀戮之气砰然而碎,消失在空气之中。

呼!

沈峰吐出一口浊气。先前他两次利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将杀戮之意完全束缚在心神之中。第一次是在林月溪的七煞断魂音幻境之中,第二次是在阎王殿古传承幻境之中。而这一次的杀戮之意却不是自然而然溢出,却是沈峰为了练就第八式剑法自行打开了心神枷锁,释放出了杀戮之意。

凛冽的杀戮之意一放出,就连沈峰自己都有几分惊骇。他没想到当初自己束缚的杀戮之意居然如此磅礴,甚至在体外参杂着自己的正阳之气都可以形成实质的火焰。沈峰虽然将杀戮之意再次束缚,内心却不敢有丝毫大意,他不知道下一次杀戮之意再次冲开束缚的时候,自己是否还能将其禁锢,同时更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稳住心志,不被杀戮之意所侵蚀。

叮!

金钟再次响起。沈峰突然感觉石屋之内出现了一股力量,似乎要将他排斥。此刻沈峰眼神惊骇,慌忙凝神看向了那墙壁之上显现出来的第九式剑术秘技法门,天剑式!

叮!

随着最后一声钟声响起,沈峰同时轻轻闭上了双眼,轻轻得松了一口气,就在刚才最后一刻,他终于将那第九式剑术秘技法门一百零个字全部记下。而此刻,他甚至确定,或许这第九式剑术秘技法门,就是那最后一式。

“天剑式!好深奥的法门!要想练成,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吧!”沈峰心中感叹。此刻他已经站在了石屋之外,身后一堵石门也已经关闭。沈峰看着眼前那一条越发火红的通道,也不在多想,轻步迈出,妖灵剑轻鸣,随着心神之力,跟随在后。

第二八二章 第一战

火红通道,不过只有一人宽,一人半高而已。趣~读~屋沈峰轻步向下,每踏一步,就感觉周围温度高上几分。当他踏至最后一个台阶之时,眼前一片烈火炼狱的景象却十分惊人。

嘟!

沈峰面前是一条散发着丝丝热气的索道。那漆黑铁索要比蜀山飞天索道还要粗上几分,而那索道之下便是充斥着火红岩浆的地底深渊。

哒!

一块碎石被沈峰踢下,撞击在深渊岩壁之上发出清脆的撞击声,两息时间才落进那深渊岩浆之中,连个波纹都没激起就被瞬间淹没了。

“这传承之地恐怕距离地面有好几百米。要不然也看不见眼前炼狱景色!”沈峰口中低语,看向铁索尽头,只见铁索尽头连接之处,乃是一块被岩浆包围的石台。而那石台距离深渊岩浆看上去也不过三十多米的距离,从那浑浊的空气来看,温度极高。

炼狱之中决出阎王殿正殿之主,想来那片石台,就是第一战开始的地方了。沈峰此刻心中已经毫无畏惧,自己吸收了全部天地玄黄液,已经突破至先天圣者中期,还前后练就了八式剑术秘技。每一式虽然只是入门之境,但是威力却不容小视。

“我险险踏入先天圣者中期,那天地玄黄液就干涸了。其他人都未踏入先天王者中期,这其中的差距不言而喻。如若这一次,我真战胜不了那几位,那阎王殿殿主之位,不做也罢!”沈峰深吸了一口气,脚下一点,踏在那炼狱索道之上,不过四个起落,就落在了那石台之上。

哒!

沈峰落于石台那一刻,空气中的灼热气息瞬间将其包裹。而此刻沈峰突然感觉自己体内正阳之气居然在吸收这一丝炼狱岩浆散发的热气,不过能够吸收的热气却也不多,如同蚕丝一般流入沈峰体内。

平台不过方圆两百平方米,沈峰环顾四周,妖灵剑随着他转身的方向巡视着。而就在这时,沈峰只感觉一道气息出现在他左手边三百米之处。

呼!

沈峰吸入一口热气,直接转身看向了那个方向。趣~读~屋从对方的气息来看,同样是一名圣者,不过实力只是初期而已,并且还是险险踏入。可见此人得到传承之前实力并没有踏入先天王者之境。红尘滚滚滚(军旅)

“解铭烟!”沈峰看着那张白色鬼王面具出现,心中却没有什么意外,在他的计算之中,这平台一共三条铁索,一条通向深处,两条尽头各是一个门。而沈峰自己就是从那一个门内出现的,所以另一个门中应该还会出现一人。两人之中,恐怕只有赢的一人可以通向深处的铁索。

卞城王传承者解铭烟,此刻两人也知道为什么都说阎罗王和卞城王会斗的十分厉害。恐怕不管是哪位传承者都不会愿意在第一场较量之中,就主动认输。

解铭烟轻身落在石台之上,双眼凝视沈峰许久,手中黑蟒鞭一扬轻声道:“上古传承之中有九式鞭法。我学会了其中七式,见到了第八式。我知道自己实力现在差你许多,但是我还是想试试到底你们阎罗王一脉传承的剑法厉害,还是我们卞城王一脉的鞭法厉害。”

“那就动手吧!我们两人之中,注定只有一人可以通往下一关。”沈峰没有说出自己学会了几式剑招,甚至他此刻也没打算利用那才学的几式剑术秘技来对付解铭烟。

嗡!

在话音落下的瞬间,妖灵剑已经入手,而左手“剑归”之中的鬼侍断刃也已经破空而出,发出丝丝嗡鸣之声。沈峰双眼轻眯,心神一动,鬼侍断刃瞬间化作一道寒光向解铭烟的方向急袭而去。

“哼!”解铭烟见沈峰已经出手,口中不屑轻哼,但是眼神之中依旧显露出一丝惊诧之意思。本来,她已经听说沈峰似乎踏入了先天秘境之中,还成为了蜀山弟子,可是她没想到这消息是真的,并且沈峰还学会了御剑之术。

可是纵然对方学会御剑之术又如何,自己七式鞭法已经小成,不管怎么样也要斗过再说!解铭烟心中极其不甘,想到此,手中黑蟒鞭一抖,如同一条毒蛇一般向沈峰直接嘶哑而去。

寒光鞭影,交织在一起,两人不过几招之间已经将剑法和鞭法发挥的淋漓尽致。

嗡!

鬼侍断刃在沈峰的操控之下,化作道道虚影,直接向解铭烟刺去。而解铭烟手中黑蟒鞭却极其离开,化作一片黑幕,直接将那断刃攻击阻挡在外。叛逆公主的女佣时光

“御剑之术!不过如此!尝尝我的怪蟒翻身!”解铭烟眼神阴冷,口中轻喝一声,黑蟒鞭突然之间由那黑幕之中窜出,一道黑蟒虚影瞬间出现,向沈峰撕咬而去。

怪蟒翻身!

沈峰看着那黑蟒鞭袭来,手中妖灵剑一剑劈向那黑蟒头,却直接劈了个空。而那黑蟒虚影蛇头一晃,绕过沈峰手中妖灵剑,蟒身突然向其碾压而去。

砰!

蟒身袭来,沈峰直接抬起剑归去挡,只感觉那黑蟒虚影力道极大,一次次撞击在剑归之上,就连沈峰虎口也是阵阵发麻。

“还有力道的鞭法!”沈峰连挡八下,手腕虎口已经发麻,此刻他也不敢大意,直接反手握剑,气势一收,整个人化作一道虚影向解铭烟袭去。

逆刃式!

妖灵剑火焰光芒如同虚幻,在这片灼热的天地之中,拉出一道火幕。沈峰左手剑归挡出解铭烟鞭身,右手妖灵剑夹在对方颈部的那一刻,鬼侍断刃也停留在解铭烟后心房处。

解铭烟感受着眼前灼热的妖灵剑,微微愣神。此刻,她知道自己其实输得不冤,沈峰的实力远超于她,就连御剑之术她也是险险挡开而已,只是透过一丝机会使用出了这一式鞭法。而沈峰的速度和身法,以及势力都超过了他,根本不是这一式鞭法可以弥补的。只是解铭烟没想到自己会输得如此干脆,而根据资料显示,沈峰所运用的剑术秘技却不是上古传承传授出来的。

“我输了!”解铭烟脸色略显苍白,本来在京都第一次见到沈峰之时,她还有一争之心。可是当沈峰消失三月再次踏入靖王府之后,解铭烟已经知道自己远不是对方对手,但是上古传承也讲求机缘,如果自己能够习得第八式鞭法,或许凭借那凛冽鞭法还有一战之力。可是,她终究只是学会了第七式,最终连第九式气劲法门都没有见到。

沈峰见解铭烟认输,心神一动,鬼侍断刃化作寒光回归剑归之中。此刻,他也没有以胜利者的姿态多说什么,直接脚下一点,踏上了那前往深处的炼狱索道。保持沉默

啪!

解铭烟见沈峰离去,深吸了一口气,抬手便对沈峰离去的背影,恭敬拜礼。这一大礼行得有些早了,不过在解铭烟心中,此刻沈峰已经得到了她的认可可以担任阎王殿殿主一职。解铭烟拜礼过后,只感觉全身出现一丝束缚之力,直接将她凌空托起,向上飘飞而起。

很快,解铭烟进入了一个通道,眼前漆黑一片,不过片刻脚下一实,眼前一道石门打开。而她走出石门那一刻,便已经踏入了卞城王大殿之中。解铭烟回身一看,只见自己居然是从卞城王雕像身后一个暗门之中走出来的。此刻她也不知道到底是哪位高人将她从地底送出,也不敢怠慢,再次恭敬行礼。

而这一刻,十殿之中,同样还有四殿里出现了一个人的身影。这一批人当中,有主动放弃的,有对战失利的,此刻他们却也是毫无怨言,而想得更多的是,自己那一式还没有完全领悟的上古传承。

楚江王大殿之中,那额头有斜月刺青的阳光男子手上盘着一条白色细蛇。如果有人仔细去看,就会发现,那白色细蛇额头还多了一丝金色纹路。

“如果不是不想你受到丝毫伤害,或许我真的会去争夺一下那殿主之位。不过,那御剑之术却算是你的克星。我们还真是机会渺茫啊!”阳光男子丝毫不介意自己失利,把玩着自己手上的白色细蛇,亲昵无比。

而轮转王大殿之中,一身衣服破破烂烂的大和尚此刻满脸怒气,就连他胸口之处也有一道血痕。大和尚握着玄铁黑棍,坐在大殿门口台阶之上,摸着脑袋,显得有几分焦急。

“他娘的。打就打嘛。还打那么狠,要不是老子最后两式棍法都没有练成。我怕你哥鸟咧!”大和尚突然起身,指着前方大骂,满脸怒气道:“老子是出家之人,不喜欢对人下狠手。你砍了我一刀又怎么样?到时候肯定还是打不过我沈峰兄弟。有个屁用。”

大和尚徐丰,此刻心中是又气又郁闷。而这气的是居然自己没能学会最后两式棍法。郁闷的是后面还遇见了个冷血双刀男。那一身血衣的长发男子煞气十足,一见面二话不说就和大和尚斗上了。大和尚徐丰凭借几式金刚伏魔棍法,足足挡了十五分钟,最终挨了一刀之后,选择了放弃。

第二八三章 最后一战

索道狭长,空气灼热。

沈峰看着脚下那翻滚地底岩浆,丝毫不敢放松。那岩浆之中火黄一片,看多了直让人感觉有几分晃眼。而那铁锤下坠之处,距离那地底岩浆也不过只有二十多米,温度极高。

“这索道常年被地底岩浆炙烤,温度起码有好几百度。踏在上面,就连一身气劲也在急剧消耗。还是早点通过的好。”沈峰此刻感觉就连自己气劲都有几分紊乱,如果不是那正阳之气在吸收周围的火气,或许情况会更糟。他知道,此地不宜久,所以身法也提升道了极致,再加上实力的提升。此刻速度他比先天王者中期之境,起码提高了六倍而不止,整个人飞窜起来就如同一道虚影。

呼!

热浪起来,沈峰甚至连呼吸都不敢。此刻他已经踏出了炼狱索道那最低之处,开始向上攀登。前面所经过的距离至少有三里地左右,而根据向上的角度,恐怕前面的道路不止三里地。沈峰也没有多想,继续向前踏出,直到来到了和先前一摸一样的一个石台之上。

“这个石台怎么只有两条索道!”沈峰落在石台之上,看向那一端索道,心神之力展开,向前延伸,不过几里地距离,他的心神之力便受到了阻碍。此刻,正如他所料一般,自己的心神之力在这炼狱之中受到了限制,不如外界那般,一展开就是几十里地。

嗡!

沈峰静静得站在那石台之上,过了许久也不见人,不禁有一些无聊,直接放出了妖灵鬼侍。两把剑在沈峰心神之力的控制之下,不断盘旋,向四面八方疾驰。而此刻,他并不知道,在另外一个石台之上,两名长发男子在经历一场血战。

叮!

刀剑交织在一起,不过一闪而逝。石台之上,一道虚影速度极快,甚至让人眨眼之间感觉周围似乎并不是只有一个人存在。

场中,一名血衣男子,脸带血色面具,手持双刀,眼神凛冽,全身上下充斥着浓烈的杀戮气息。

“天下武功无可不破,唯快不破!都市王的身法果然厉害!”双刀血衣男子口中低鸣,丝毫不敢放松,口中淡淡冷哼道:“可是你一身实力,终究弱了我几分。速度再快,也未必能够逃得过我手中的刀。”

咻!大神;节操碎一地了

双刀血衣男子话音刚落,突然一步踏出,手中双刀如同风中柳叶直接劈出。然后这一刀无声无息得落入那虚影之中,却未有丝毫击中。

哒!

而就在这一刻,那急速变换的身影,突然一转,如同闪电一般向双刀男子疾驰而去。而那身影前方,还有一把看似极其普通的长剑。长剑直刺双刀血衣男子,不过片刻之间已经停留在面前。

铛!

长剑虚影刚刚停留,那双刀血衣男子也同时双刀扫出,直接挡住了那把长剑的攻势。场中另外一名青衣男子,脸带墨青色鬼王面具,也已经闪现而出。男子不过停顿片刻,口中发出一丝轻笑,脚下一点退后数米,站在场中。而那把翻飞而起的追风剑也随即化作一道寒光,直接落在青衣男子脚下。

“你根本不是我对手!”青衣男子凝视着双刀血衣男子,口中轻语道:“的确,你已经摸索道了先天圣者中期的边缘;但是你终究不是先天圣者中期,也注定了现在还追不上我的速度。我不想和你将时间浪费在这里,我的目标是沈峰。我不在乎什么阎王殿殿主之位,我只想知道,他是不是有资格和我妹妹林月溪在一起。”

双刀血衣男子,眼神怒瞪,轻咬牙齿道:“你速度是快,但是我未必不是你的对手。我的目标是阎王殿殿主之位,同样也是沈峰。如果你想踏上这条索道,那就废话少说,动手吧!”

叮!

在血衣男子话音落下的瞬间,追风剑离地而起,发出一丝轻鸣之声,而那带着墨青色鬼王面具的长发男子突然消失了。

“好快!”血衣男子眼神惊瞪,感觉此刻那带着墨青色鬼王面具的长发男子速度起码是先前的两倍都不止。而此刻他根本无法看清对方的身影所在,就在他两个字落下的那一刻,他才感觉到颈部多了一丝阴冷的感觉。

哒!

墨青色面具的长发男子再次闪现,位置依旧没变,只不过此刻手中握着了追风长剑。

血衣男子看着对方身影出现,深吸了一口气凉气,只是轻轻摸了一下颈部,只感觉上面已经多了一道血痕。此刻,血衣男子才轻轻得松了一口气,身上的杀戮气息消逝了许多,最终叹息道:“我终于明白,为何修罗之道杀戮气息如此浓重,却在历代之中极少参与争夺阎王殿殿主之位。有都市王传承在前,却是命运使然!我败了!心服口服!”七夜宠妻

“如果你踏入先天圣者中期。或许真的有机会赢我!”墨青色鬼王面具的长发男子留下一句话,随即脚下一踏,追上了那条炼狱索道,眨眼间消失在血衣男子的眼前。

血衣男子看着对方离去,恭敬拜礼,心中有几分无奈,摘下面具的那一刻更是显露出几分苦涩笑容。而在下一刻,一股力量将其束缚拖起,消失在石台上方。

……

嗡!

妖灵鬼侍静静得悬浮在空中。石台中间,一个带着黑色鬼王面具的黑衣男子静静得站在那里,纹丝不动。

“来了!”沈峰睁开了眼,感觉气息之中多了一个人。而就在他睁眼的那一刻,对方已经出现在身前,一丝寒光闪烁而出。

好快的速度!沈峰心中惊骇无比,对方的实力不过刚刚踏入先天圣者初期,可是速度却隐约在他之上。此刻,沈峰没有丝毫大意之心,就在对方疾驰而来的瞬间,他也随之动了。

呼!

寒光直接穿透了沈峰残留虚影的肩部,随即化作一道闪电再次向沈峰追去。最后一战,无须多说,两人不过在发现对方存在的瞬间就已经动手。场中顿时三道剑光,两道人影交织在一起!

少毕式!

刚才在于解铭烟动手的时候,沈峰根本没有使用身法秘技。而此刻对方的速度在他之上,他也不敢有丝毫保留,气劲法门急速运转,脚下踏出八卦之步,和那名墨青色面具的青衣男子同时化作虚影。

一黑一青,两道身影如同两条蛟龙,交织在一起,撕斗不止。而三把剑更是如同见了仇敌一般,互相撞击,散发出无尽火花,就在这片炼狱火海之中,也可见其真容。

“都市王,传承果然不凡。当初我在万剑锋之下,就对你的身法敬佩不已。没想到今日一战,最后的对手会是你!”沈峰此时心中惊叹不已,当初他在万剑锋看见林宇窜入云霄的速度,有那么一刹那也有一种惊为天人的感觉。可是没想到三月一过,自己此刻阎王殿最后一战的对手居然是林宇。沈峰此刻却也丝毫不惧,妖灵鬼侍有张有弛,虽然对方速度极快,但是他身法也不弱,凭借自己稳压一头的实力,跟上对方节奏也并不难。再加上自身两把剑环绕四周,根本不惧林宇的突然攻击。被遗忘的公主

“阎王殿殿主之位我并不在乎。我只想知道,今日的你是否能够保护我妹妹林月溪!”林宇也发出一丝清冷声音。

妹妹!沈峰眼神惊讶,不过听到保护两个字,却也有一丝怒气,不禁口中冷声回道:“林月溪是我妻子。能不能保护他还用不着你来评判,就算你是他哥哥又怎么样?”

“哼!赢了我。再说大话!”林宇话音一落,速度瞬间提升了不止一成,突然停在沈峰身前,手中追风剑一握直接挥砍向沈峰。

沈峰眼神冷漠右手一抬,妖灵剑瞬间入手,同样向林宇挥砍而去。

挡!

两把剑交织在一起,两人同时飞退三步。而林宇落地瞬间,鬼侍断刃已经出现在他身侧,直接刺入肩头。不过这一刺却是无声无息而过。

“居然没中!”沈峰口中轻哼一声,脚下一踏,变换身形,只感觉一记凛冽剑气在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