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好快的速度!”

老者双眼爆瞪,这时候抬臂去挡未必能够挡住,只能双手合掌冲天破开沈峰的拳势。以免那双拳头砸中自己的天灵。

砰!

沈峰的双臂被破开,没有砸中老者天灵盖却砸中了老者的双臂。老者之感觉双腿一虚,整个人轰然一声跪在地上,狼狈不堪。

论拳脚实力,两人不向上下,如若不是沈峰先前故意隐藏了几成速度,或许未必能够有如此奇效。武道一途实则是一个人全部潜能的体现,智力也占有极其重要的成分。

“好大的见面礼啊!”沈峰没有追击,一招得势,如果沈峰再轰出一掌,拿捏不好说不定老者可能一命呜呼。在这么多人面前为了点小事杀人,不是沈峰的个性。更何况他不愿意被国家安全局的人缠住。

老者脸色燥热,缓缓站起身子。刚才那一招被杂种,受伤最终的地方不是双肩,而是双膝。沈峰挥臂的力量便有两千斤,刚才那一招速度和力量用了九成力,一刹那产生的碾压之力,至少得有三千斤以上。如若老者有准备的全心防御,或许未必会有所损伤,可是刚才那一招有一半偷袭的成份在当中,一击之下,双膝轰然砸在地上,连地面的大理石都被砸出了两个深坑,留下两摊血迹。

“沈先生!好身手!我萧家人记住了!”萧姓老者被随同两名年轻人扶着离开了客厅。而一旁萧智勇早已经被人扶起,见自家老者不得沈峰,随即冷哼一声,怒瞪沈峰一眼,在两名年轻随从陪伴下跟着走出了唐家。

在场众人面面相视,无一人发出声音,唐宅瞬间寂静万分。

站在一旁的唐启生早已离开了现场,显然不准备单独面对沈峰。而唐明华远远看着沈峰,心中早已波涛汹涌,久久不能平静。他没想到短短几日之间,自己的女儿居然能够认识如此实力的人物。而且看沈峰对妙妙的态度,似乎两人关系极好。

在场唯一感觉有几分叹息的只有方秀月。在方秀月眼中,沈峰早非池中之物。如若唐妙妙不是自己女儿,恐怕她会加上一句唐妙妙配不上沈峰。单一的爱情,注定有一人会受到伤害。而在方秀月心里,那个受伤害的人一定是自己的女儿。

第二十七章 沈峰的身价

一群商贾富豪只是听过有古武高手的存在,可是又有几个真正见过高手过招?这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两个看似古武高手的人物就被沈峰击伤,一时间沈峰成了众人的焦点。同时因为沈峰送的那副帝王绿的玉镯,众人也看出唐家与沈峰关系非同一般,连带着唐家在众人面前身价也倍增。

唐明华脸上洋溢着笑容,对于周围商界友人的问话,只能含糊其词得应付着。沈峰的大概资料他也是从唐启生口中得知的,但是显然唐启生所说的一切只是一堆狗屎。能让白庄会所的老板白玉清都恭敬站在身旁的年轻人来历只是一个普通的退役特种兵?用脑袋想都不可能。不过还好,沈峰和唐妙妙之间发生的事他没有过于阻挠什么。

这时候在唐明华心里,沈峰哪怕再厉害,也只是贪念自己女儿美色的二世主而已。否则怎么会准备那么贵重的礼物?

沈峰在几名美女的陪伴下进了房间处理伤口。莫白本来想跟进去,不过想到沈峰多半是要脱了衣服,瞬间嗤之以鼻,放弃了跟进房间的念头。同时对于跟进去的几名女人抱有一种不屑的态度,难道这天底下就没好男人了?用得着几个围一个?

老者手爪留下的四道伤口虽然不重,但是看上去却是血淋淋的一片。林月溪和白玉清还好,看一眼就知道伤势如何。一旁的唐妙妙却是没见过如此伤口,顿时眼泪都流下来了。

“沈大哥。你没事吧?”唐妙妙话语含糊道:“疼不疼啊!”

白玉清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药箱,瞥了一眼唐妙妙道:“少主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稍微处理一下就好了。”

“哦!”唐妙妙对于白玉清的冷淡话语有些意外。同时还让她疑惑的是少主两个字,这种只会出现在古装剧里面的词汇怎么会出现在现实当中。

林月溪拉过唐妙妙,低声安慰道:“白小姐说的没错。这点伤口对于古武者来说只是皮外伤。处理一下就好了。没什么大碍!”

沈峰脱掉了上衣,露出了身上一道道伤疤。那一个个圆形单孔看上去不大,在唐妙妙眼中却是狰狞无比,就连林月溪也不禁皱起了眉头。显然沈峰经历过的危险比她想象的要多许多。趣~读~屋

白玉清接手过沈峰的许多资料,对于这些伤口的来历了如指掌。只是亲眼见到的时候,也瞬间吸了口冷气,心中暗叹能够成为阎王殿少殿主,果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大大,么么哒

伤口很简单,处理起来也不复杂,在加上白玉清娴熟的手法,短短几分钟内便处理完毕。其中三处只是擦伤,只有一处撕裂了皮肉缝了两针。

处理完伤口,白玉清突然跪下了,语气恭敬请罪道:“少主。殿主跟家父交代过,少主面对的一切困难只能少主自行解决。白氏一族只可以负责处理现场等一些辅助工作。白玉清身为少主侍女,却碍于规矩无法出手保护少主,还请少主责罚!”

沈峰见到这一幕,脑袋比身上的伤口还疼。特别在一旁的唐妙妙更是看得目瞪口呆,如果不是熟悉沈峰,恐怕都认为这是演古装剧。

责罚?沈峰只求白玉清别动不动来这么一处就是最好的责罚了,面对这种古老的礼数,感觉比上战场还难受。但是沈峰又能多说什么?白寒星和白玉清铁了心得以奴仆自居,而起顽固不化,丝毫不愿意更改,沈峰说了也白搭。

“起来吧。这事不怪你!”沈峰也懒得啰嗦什么,直接让白玉清起身,这种事能不说话最好,越说只会越较真,越让人理不清。

处理好伤口,外面有人已经送来了一套衣服。显然这一切都是白玉清安排的,对于这种极其周道的服侍,沈峰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侍女,却也是不错的享受。

唐宅大厅内,众多商贾富豪都在打听沈峰的身份和背景。唐明华说的话,名眼人一看就是在敷衍。不过众人很快又找到了一个新的突破口,将目光盯向了白寒星。

阎王殿的秘密是不能说的。白寒星自然知道,不过这也妨碍不了他给沈峰提高身价。面对众人的疑问,白寒星直接将自己白家的产业直接划入了沈峰的名下。在白寒星刻意的解说下,这些商贾富豪们突然发现,原来南门市许多重要地段的产业居然都和那个沈峰的少年有关系。要知道这些商贾富豪都是南门产业链中大佬级的人物,哪些地段哪些行业有价值他们一清二楚。白寒星说的那些地方以及产业,他们曾经都窥视过,可是终究没有能拿到手。而现在居然遇见了这些产业的正主,怎么能不惊叹。

“白泽酒庄居然是沈先生的产业!”一个矮胖的商人惊呼道:“那里面的酒可是千金难求啊。”豪女归田·呆萌村夫控制住!

一个黑瘦的房地产集团总裁瞥了一眼不屑道:“就能算几个钱。你知道那块地值多少钱吗?只要沈先生愿意让出来,我愿意出一百二十亿。今晚我就能拿出来。”

一百二十亿!

在场的许多商界老总也暗自惊呼,不过仔细一算,白泽酒庄那块地真要盘下来,一百二十亿只赚不赔啊。唐明华手中的酒杯抖了一下,他的整个资产也不过百来亿而已。他看向说话的那名房地产集团总裁,这人他倒是认识,对方算是南门市一名真正的土豪了。十多年前还是一个二手房贩子,到现在短短十年间已经算是南门市房地产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了。

“一百二十亿!”突然场中一个上司公司ceo低声道:“这点钱恐怕也只能进白庄会所二进门的宅院而已。连三进门的边都靠不上。”

白庄会所!

在场的商贾富豪口中的话语瞬间憋住了,场面一下子静了下来。白庄会所在场的人几乎都知道,可是他们当中绝大部分只能一进门,能够二进门的人极少。至于三进门那果然如这名年轻的ceo所说的一般,连边都沾不上。地位,如何能分辨一个人的地位?白庄会所简简单单的三道门就将这里的人分了个三六九等。众人这时候才发现,沈峰的身价和地位根本不在其它产业上,只是一个两千多平米的白庄会所,足以让众人胆寒了。

在场的人瞬间有了一个念头。如果能够结交沈峰,那不就是说等于结交了白庄会所三进门里的贵客?就算不结交也有了机会不是?

越是有钱的人越是愿意花钱在众人面前显示自己的地位,不过显然白庄会所三进门不是靠有钱就行的。

“白老板。不知道白庄会所三进门到底有什么规矩?”一名集团总裁对白寒星恭敬道:“今天难得见到沈先生和白老板,还请白老板告诉我们,也好给我们个念想。”

白寒星是老人精,这种机会自然抓住,他也一直在等这个机会。

“三进门!不是老头子我说话不中听,但是在座各位恐怕无一人有资格进白庄会所三进门。”一句话,白寒星先给众人一个下马威。在众人一脸落寞中,白寒星轻笑道:“如果各位身价能够进入华夏富豪榜前十,或许沈先生会给各位一个机会!”修罗武神

华夏富豪榜前十!在场人面容惊愕,一个个虽然都是有钱人,但是要进入华夏富豪榜前十,这可不是说进入就进入的。

白寒星见火候到了,又继续道:“当然。如果各位是沈先生的朋友,自然可以随意进入。白庄是沈先生的产业,三进门本来就是用来招待朋友和贵客的。沈先生的朋友怎么可能有不让进的道理呢?”

在场众人顿时眼前一亮。对啊。自己身价不够,要是能够结交到沈峰,不一样可以进入白庄三进门的宅子?

李氏集团总裁李国坤,作为唐明华的老朋友,这时候有意无意得在唐明华身后推了一把。被人推出,唐明华顿时恼怒,当他回身见到李国坤暗示的眼神时,顿时明白了几分。

在商界混了几十年,白手起家的唐明华城府自然深得狠,也不会真的在乎一点颜面,随即上前一步对白寒星拱手笑道:“白老先生。唐某人是妙妙的父亲。妙妙和沈先生是很好的朋友。不知道唐某人可否进白庄三进门的宅子一观?哪怕一次,唐某就满足了。”

白寒星掌握着阎王殿所有的情报,自然知道沈峰和唐妙妙的关系。沈峰和唐妙妙虽然只是住在一个屋檐下,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关系,不过白寒星是知道沈峰亲过唐妙妙这件事的,再加上后来发生的一些事。如果说沈峰已经爱上唐妙妙自然是不太可能,但是不关心也未必说得过去。

“妙妙小姐是沈先生的朋友。唐先生在妙妙小姐的陪同下自然可以随便出入白庄三进门的宅子。当然,唐先生最好还是先让妙妙小姐订好房间,万一里面客人多了。唐先生去了也就扫兴了。”白寒星相当果断,一句话便同意了唐明华的要求,拉高了沈峰身价的同时,也抬高了唐妙妙在唐家的地位。要进?可以,先哄好唐妙妙吧!

外面众人已经将沈峰议论了千百遍了。当沈峰处理好伤口从房间里走出来的时候,突然面对无数目光的注视,有一些诧异。

难道刚才自己露了几手就让这么多人崇拜了?沈峰嘴角玩味得笑了起来。

第二十八章 魅惑之术

当沈峰知道众人的真实目的后,心里倒轻松了几分。趣~读~屋有求是好事,沈峰知道如何应付,心里也有底。最可怕的事便是不知道对方需要什么,还一味对自己好,连拒绝都不好拒绝。沈峰害怕欠人情,但是不害怕欠有目的的人情。

一张张面片有来无回得到了沈峰手里,每个人也只是说了一两句话而已,沈峰甚至转了一圈都不知道那些人哪个是哪个。这些对于沈峰来说并不重要,有需求的又不是他。

“没想到你还挺善于交际的嘛!收那么多名片有什么用?”林月溪在一旁打趣得说道。

沈峰憨厚一笑道:“这些名片现在不知道什么用处,或许哪一天会有用。再说他们有求于我,不收了他们名片反而让他们心里不痛快。我这是助人为乐!”

“好个助人为乐!”莫白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沈峰身后,话语有点冷。面对这个自己决定要抓的极度危险人物在众多商贾富豪面前突然变得炙手可热,莫白在心里有点反感。同时也将调查的另一个目标转向白家,当然她自己不会跟去。在她心里,沈峰永远都是首位目标人物。

白玉清的气场极大,站在莫白的一旁不用眼神也能表明自己的态度。莫白很直接得瞥了一眼白玉清,感觉对方就是一个邪教妖女,血红色的丝绸长裙好像是用鲜血染成的一般。

沈峰又在唐宅待了一会,准备要走的时候却迎来了磨磨蹭蹭的唐明华。唐明华拿捏时间恰到好处,等沈峰要走的时候出现,正好拉着攀谈一会,显示自己的份量。在他认为,沈峰不管如何,看在唐妙妙的份上至少不会连这点面子都不给他。

“哎呀。沈先生啊。我都不知道该叫你沈老弟好,还是叫你沈先生好。”唐明华一脸感慨道:“按照妙妙那边算,我倒是成了你长辈。可是我是真心想结交沈老弟啊。沈老弟刚才露的那一手,恐怕不是军队里可以学来的吧?想必沈老弟家学渊源,今日唐某人能够一见,也算是三生有幸啊!”

“唐先生过奖了。我和妙妙是朋友。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沈峰笑着回道:“今天时间也差不多了。正好我也有点事,就不陪唐先生多聊了。日后有机会一定再来拜访!”

唐明华有一点意外,哪有女婿不想讨好老丈人的?他没想到沈峰会拒绝得如此干脆,才说了一句话就准备要走。不过当他注意到沈峰身旁的几位美女之后,脑袋一下子转过弯来了。看来自己家妙妙的处境并不好,恐怕还没能完全拿住沈峰的心。王爷无耻,残妃不好惹

唐明华自然不会以长辈的身份去压沈峰,不是不想,而是压根就不敢。他刚想开口挽留几句,身后便插上来了一个女人。妖娆的年轻少妇挽着唐明华的胳膊,眼神娇媚得盯着沈峰的双眼,再加上那扭动的身姿,和低胸的晚礼服,如同一只发情的狐狸挑逗着沈峰。

“明华。这位是?”妖娆少妇吐气如兰在唐明华耳边用极其娇媚的声音轻鸣道:“也不给人家介绍一下!”

唐明华对于妖娆少妇的娇媚,没有丝毫抵抗力。再加上少妇故意扭动的身姿摩擦着他的臂膀,如若这时候没人在场,唐明华恐怕早就崩溃了。唐明华却不知道妖娆少妇的目标根本不是他,而是沈峰。身在其境的唐明华受不了这种女人的妖娆,沈峰这个看的人也不好受,一股邪火在体内瞬间爆燃,让沈峰整个人有一股燥热感。

魅惑之术?沈峰本能残存的一丝理智让他选择了闭上眼睛。炼气诀运转全身,神识也瞬间清明。沈峰再一次看向那个妖娆少妇,他不确定那少妇是天生如此,还是真的炼就了传说中才有的魅惑之术。这种术法沈峰在外公孙洪武那里听过,却从来没见识过。就连外公孙洪武活了九十多载也只是见过一次,那一次让孙洪武一辈子都难忘,如若不是运转炼气诀可以驱散魅惑之感,让神识清明,孙洪武恐怕早就身死道消了。

面对眼前的妖娆少妇,沈峰心里变得复杂起来。当初外公孙洪武遇见的那一位会魅惑之术的女子来自于东岛国,如若眼前的妖娆少妇身上的魅惑之术是后天炼就的,恐怕此人也是来自于东岛国,留在唐明华身边另有目的。

孙洪武遇见那名女子之后,曾经研究过魅惑之术。如果一女子天生魅惑之体,炼就魅惑之术确是极为简单。但是如果一女子并非天生魅惑之体,那要炼就魅惑之术,便需要连御万人而不止,再通过特殊化的方法恢复处子之身。

沈峰没有去追究这个修炼过程,只要知道其中淫秽不堪便足以肯定炼就魅惑之体的女人多半没有一个好东西。想到这里,沈峰不禁认真得打量了眼前年轻少妇几眼。

年轻少妇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的样子,皮肤白嫩,五官自带魅色;一身黑丝低胸露背晚礼服,沙质透明,里面*若隐若现。扭动的身姿总会让人可以感受到万千种不同的风情。逆袭吧,闷骚男!

唐明华收敛了一丝心神,对沈峰介绍道:“沈峰啊。这位是我的妻子李秋月。”

李秋月!名字很普通,多半也不是真名。沈峰略微点了点头,嘴角轻笑,不再多看李秋月一眼。对于沈峰来说,预防这种女人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不去看。

“秋月很荣幸见到沈先生!沈先生可是我们唐家贵客,如若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还请谅解!”李秋月言语娇媚,主动伸出了白皙柔嫩的右手。

沈峰看着已经伸到眼前的手,却也不好拒绝。只是轻轻一握,只感觉李秋月的手冰凉无骨,十分娇嫩。如若不是沈峰早有防备,怕是这简单一握,都会让心神失守。

高手!

沈峰收回了手,心中悍然。自己外公孙洪伯对于魅惑之术的忌惮,果然不是一点道理没有。眼前这女人施展起魅惑之术来,没有一处地方可以让一个男人轻易拒绝的。

“沈大哥!”这时候失去了半天踪影的唐妙妙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插了进来,拉着沈峰的胳膊在耳边低声道:“我妈想见你!”

沈峰眼神疑惑,看向了一旁的唐妙妙,当见到对方的眼神也是一脸茫然时,想来唐妙妙也不知道方秀月要见沈峰是为了什么。

“几位,妙妙找我有点事。我先过去一下!”唐妙妙主动来请,沈峰自然不会拒绝。再加上李秋月的存在,对于唐家他有了一丝好奇之心,或许方秀月哪里可以解释他心中的一些疑惑。

沈峰跟着唐妙妙上了三楼的佛堂,最后一个人走了进去,唐妙妙很自觉得在外面等着,这也是方秀月交代过的。

哒!哒!哒!

房间内的木鱼声极其清脆,方秀月依旧默念法华经,在沈峰走进五分钟后,才停了下来,却并未起身。

“沈先生!你相信佛吗?”方秀月说:“佛说世间一切皆有因果。”妃和九命猫王有个医会

沈峰自然是一个不信佛的人,别说不信佛,他压根就是一个无神论者,哪怕他见过许多怪异的事,有着许多无法理解的东西,他也从未相信过自己所见到的一切和所谓的神佛有关。不过,他可以看出方秀月有一种极其独特的气质,那就是常人说的佛性。这种气质似乎有一些特别的作用,可以让靠近的人心灵平和。

沈峰没有回答。

方秀月只是轻叹笑道:“虽然我一心向佛,却未能做到六根清净,终究还是为人母,放不下儿女。沈先生和妙妙相遇必然有因,妙妙对沈先生一往情深这便是果。但是沈先生并非池中之物,纵然妙妙对你有情,你却未必对妙妙有意。身为人母,我这次约沈先生来,只希望沈先生能够不要伤害妙妙!”

“这可能让我有些为难。”沈峰自然知道小女孩内心的想法,那种突如其来的感情最刻苦铭心,也是最致命的东西。可是在沈峰心中,他终究和唐妙妙是两个世界的人,有所交集已经算是缘分了。但是说要有个什么结果,那多半是不太可能了。

方秀月暗叹点了点头道:“我明白。这事不能怪你。我只希望沈先生尽量不要伤害妙妙。至少想办法将这份伤害降到最低。”

“我会尽力!”这事不要说,沈峰也会答应,毕竟唐妙妙只是一个天真的小女孩,他的确不忍心去伤害。

方秋月终于站起了身子,双手合十道:“那就多谢沈先生了。”

“这事不需要谢。妙妙只是一个天真的孩子。没有太多的心计。不管如何,我也不会忍心去伤害她的。希望她有一天可以自己收回这份感情。这样对我对她也许都有好处。”

沈峰的回答得到了方秀月的一丝感激。方秀月的面容依旧慈善,本来以为沈峰说完这句话会准备离开,却不想沈峰直接在一旁藤椅上坐下了。

“方太太!”沈峰坐下继续道:“虽然我未必会爱上唐妙妙,但是对于她还是很关心的。今天我见了唐先生,可是他身边的妻子却不是你。而且妙妙对他的父亲也极为反感。不知道你可不可以跟我说一说你和唐先生的事情,或许我可以找机会开导一下妙妙!”

≡¨文‖

≡¨人‖

≡¨书‖

≡¨屋‖

≡¨小‖

≡¨说‖

≡¨下‖

≡¨载‖

≡¨网‖

第二十九章 艳福不浅(玉佩加更)

家事?

方秀月最不愿意提及的便是家事,甚至她不愿意往这方面去想。趣~读~屋不过唐妙妙和唐明华之间的隔阂的确存在,而根本原因就在于唐明华身边的女人。面对沈峰的要求,作为一个母亲方秀月无法拒绝。

“妙妙和她爸爸的根本原因就在于他爸爸身边的那个女人。”方秀月平静笑道:“我已经是五十岁的人了。一心向佛,对于这种事情已经看淡,既然他们喜欢在一起,我又何必那么执着。只是妙妙放不下,一气之下离开了家。与其说是离家出走,其实是在逃避。妙妙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她爸爸,父女间的隔阂再大,女儿也是爱爸爸的!”

逃避,沈峰又何尝不是在逃避呢。母亲死后,父亲在第二年娶了另一个女人之后,姐弟两人就一直在逃避。沈峰已经七年多没有去见过自己的父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