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外公!楚江王巫蛊传承到底有何厉害之处。当日那人踏入阵法结界之时,就连我实力稳压他一头,但是对他的气息却同样有几分忌惮。就好像他的实力似乎在我之上一般。”沈峰当时心中就已经万分疑惑,此刻外公孙洪武开口,沈峰也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

“实力?”孙洪武微微摇头轻叹,沉思片刻,对沈峰开口道:“楚江王巫蛊传承,极为诡异。本身巫蛊五毒,你凭借实力的确压他一头。但是,楚江王本命蛊却非同小可。其实,真要说起来,这次十殿传承实力能和你抗衡的,楚江王传承者也算其一。如果他真的愿意去争,恐怕你也未必能够稳胜他!”诈尸吧,殿主大人!

沈峰口中惊呼:“这么厉害?”

“其实,他本身实力并不厉害。”孙洪武想了想,解释道:“他本身实力,离开之时,也不过险险踏入先天圣者而已。不过楚江王一脉真正厉害之处在于其本命蛊,他那本命蛊本事一条铁环蛇,经过他这些年的喂养血炼,已血炼出银线之身,他此次得到上古传承,本身也是万虫祭炼之法,如若他将本该此次祭炼出的毒王喂食自己以前的本命蛊银线,恐怕血炼出一条金丝也不无可能。”

沈峰瞪大了眼,感觉有几分迷糊,孙洪武有说是铁环,又说是银线,又说是金丝,还有什么本命蛊,毒王,这些一下子灌入沈峰脑袋之中,让其也一时摸不着头脑。

“别说是你。就算我说起来,也感觉一团糟。如若不是早有耳闻,恐怕也没办法给你解释!”孙洪武开口继续解释道:“那时候也是楚江王那老家伙告诉我的。听说那铁环蛇本事天地间一灵物,本身并不算厉害。但是经过巫蛊之术血炼之后,便可脱皮凝聚银线之身。一旦凝聚银线之身,铁环蛇也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就算先天王者巅峰也未必是其对手。如若完全凝聚出金丝之身,就算先天尊者也未必能够伤其分毫。不过,此刻他也只是凝聚出一丝金丝而起,哪怕如此,也不是普通先天圣者可以比拟。”

金丝!银线!铁环!

一条蛇,居然如此厉害。沈峰听闻如此,不禁目瞪口呆。如若不是那人没有争夺殿主之位,否则恐怕最后一战遇见的并不是俞倩,而是哪位楚江王传承者,而凭借他当时的战力,恐怕还真是生死一战。

第二八九章 女

青云山巅,一抹血衣,迎风而舞。趣~读~屋清冷女子从早上就一直静静得站在此处,至今已有三个时辰,纹丝不动。她在等待,山下的几人都知道那名女子在等待,等待这一次阎王殿传承大殿的最终结果。虽然本无悬念,却没有一人就此安心。

哒!

白面黑衣男子出现在清冷女子身后,单膝跪地,恭敬奉上两封信。清冷女子感觉身后之人出现的刹那就已经转身,顺手结果两个信封,将其中一个金色信封直接拆开了。

“果然!”白玉清看着金色信封里的信息,眼神之中闪烁出一丝喜悦,不过片刻之后就消散了。本身一切都在预料之中,这一丝喜悦对于她来说已经足够了。

嘶!

白玉清撕开第二封黑色信封,直接凝视着上面的各项情报,柳眉轻轻挑起,握紧葱白玉指对一旁白面黑衣小鬼吩咐道:“布控东三省,保护成家周全,有任何消息立刻来报。”

白面黑衣小鬼一点头,转身消失在山巅之上。白玉清将黑色信封放入怀中,又看向手中金色信封,轻步向前,直接踏入山巅之下,飘然而落。

青云寺之内,两女静静得坐在院落之中,晒着太阳,一旁的金色小猴,也是懒洋洋得,梳理着毛发,打着哈气。当两人一猴见到寺庙门口出现的血衣女子之时,顿时精神了许多。

“玉清!有消息了?”林月溪见白玉清从早上出去,到现在才出现,心中也猜到了什么,立刻起身开口问道:“传承大典,昨天就该有结果了吧?”

白玉清点头,直接将金色信封交到了林月溪手中。林月溪结果一看,只读了几行,眼神微亮,又见一旁挺着肚子,略有期盼目光的莫白,便直接上前,将金色信封放到了莫白面前。

“我……”莫白略显忧郁,还是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期盼,直接拿起信封就看。虽然早知道结果,不过当她看见沈峰夺得殿主之位的时候,心中依旧有几分激动,更是本能得摸了摸圆乎乎的肚子暗自道:“宝宝。你爸爸是阎王殿的殿主了,他应该很快就回来见我们了吧。他让白姑娘带过话,他说过心里有我们。”撒旦老公霸上身

林月溪见莫白在摸肚子,便对白玉清开口问道:“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莫白这还有两个月差不多就要生了。如果赶得上,起码先把喜事办了!”

办喜事!这是莫白最期盼的事,心中不禁有几分颤动。

“少主他暂时还回不来!”白玉清开口,见莫白惊住的眼神,直接解释道:“佐藤会社最近一直在对华夏古武家族下手。最近得到消息,对方似乎已经打上了六大家族成家的主意。少主和成梦阳公子关系匪浅,而且从先天秘境出来之时,成梦阳公子也亲自嘱托过,让少主照顾一下成家。所以,暂时少主还不能回来,他正在前往成家的路上。我一会也回去!”

林月溪闻之,脸色微变,扶着莫白的胳膊,像是劝慰道:“沈峰和成梦阳关系极好。成家有事,他自然不能不管。我们也不用担心,他现在已经是圣者中期之境,实力在这外界已经少有人能敌。想来很快就能解决事情回来了。”

“恩。我知道了。只要他安全就好了。不管他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会等他。”莫白轻轻点头,也知道此事沈峰必须去做,也强求不得。

林月溪听了轻笑,又看向白玉清,拉着对方手笑道:“玉清啊。你要过去帮他。正好也帮我带封信给他!跟我进房拿给你。”

哒!

话未说完,林月溪已经将白玉清一路拉至厢房。进门的那一刻,直接反手关上了,脸色也露出几分焦急神色。

“月溪姐。少主有事,我一定要去帮忙。你不用拦我!”白玉清本事聪慧之人,怎么会不知道林月溪将其带至此所谓何事。

林月溪轻动柳眉,上前一步开口道:“难道我以少主母的身份让你留下都不可以吗?你又不是不知道这次他的敌人有多厉害。凭借他先天圣者中期的实力,要想跑,却也不是做不到。但是你过去,到时候被盯上,也只是他的累赘而已。难道你忘记了他当初让你过来,所谓何事?”

“我……”白玉清微微张口,脸色第一次显露出几分焦急。的确,她很想去帮助沈峰处理一切事物,但是想到自己如果前去,既有可能成为沈峰的累赘,本能得理智让她放弃了这些想法。五颗泡菜一个包(gl韩娱)

累赘。白玉清心中压抑,没想到刚刚追上不过一月时间,自己此刻又成为了少主沈峰的累赘,根本不能追随左右。修罗血池已经去过了,体内修罗之血已经完全觉醒。此刻再想提升实力,却只有一种方法。白玉清心中凛冽,不禁轻轻握起了拳头。过了许久才对白玉清恭敬行礼,点头。

白玉清知道,此刻她无论如何不能出现在沈峰周围,只能对林月溪恭敬道:“主母。白玉清明白了!”

“我……我不是用主母身份压你!”林月溪见白玉清面色清冷,不禁心中略有焦急道:“我只是不想让你再出事。你才刚刚度过危险,要是你再有一点事,到时候不仅帮不了沈峰。恐怕他知道以后,自己也会崩溃。我们作为他的女人,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待在安全的地方,不让那个他有一丝担心。这一点,我想你比我清楚得多。”

白玉清微微点头,恭敬道:“奴婢明白了。”

“你!算了。说不了你!你自己知道就好了!”林月溪见白玉清依旧如此,心中有几分无奈,直接出了门。房间之中,只留下白玉清一人。此刻,白玉清静静得站在房间之中,过了许久,才下了决定,从一旁桌上取出笔墨纸砚,留下了一封简短的信,随后出了房间门,飘然而去。

还是走了。站在青云寺中的林月溪,感觉道白玉清离去,心中有几分惆怅。她想拦,却拦不了,不过此刻她也知道,白玉清出去多半不会出现在沈峰面前,至于做什么事,怎么去做,却并不是她现在可以去多问的。

石桌旁,莫白静静得坐在那里,看着一旁懒洋洋的小猴,嘴角轻笑,又有几分叹息道:“有时候我真羡慕她们。可以随时出现在他身边。毫无顾忌。”

叽叽!

金色小猴听了挠了挠头,叽叽叫了两声,也不知道明白了没有。莫白看到金色小猴憨厚样貌,嘴角轻笑,在目光转回的刹那,却见身边多了一名老妇,正是一直闭关的叶清忧。冷情邪少的前妻

叶清忧站在莫白身边,直接拿起莫白手腕,双指轻点,随即露出一丝满意笑容,对莫白说道:“不错。这小丫头一直都恨健康。看时间,还有两个月了。估摸出生的时候,得有八斤多重!”

小丫头!这没让莫白感觉意外,毕竟三个月前,她就从俞倩口中得知了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个女孩。莫白也喜欢女孩,希望将来这孩子能够和她以及林月溪还有白玉清一般漂亮,人见人爱,想来以后沈峰也会极为疼爱才是。不是俗话都说,女儿的前世是爸爸的小情人吗?

“八斤多!”莫白在意的是这个体重,她一直听闻,出生的孩子七斤左右最好生。如今,叶清忧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有八斤多,等生得时候,还不得折腾一次。莫白想到此,不禁有些担心,直接道:“婆婆,如果我在这里生,会不会……”

“有婆婆在,你担心?”叶清忧脸上露出慈爱笑容,安慰道:“放心吧。有婆婆在保你母女平安。等出来了,保证是个健健康康的小丫头。到时候婆婆我在用气劲给她疏通疏通筋脉,保管他比那猴子还壮实!”

疏通筋脉!莫白微微点头,想来叶婆婆也不会害自己孩子,多半这是好事。不过又有几分纠结道:“婆婆。女孩太壮实了。到时候不好吧!”

“哎呦!你这做妈的,还害怕孩子太壮实?你就放心吧。你看你婆婆从小练武,到现在身子骨不是依旧轻佻。”叶清忧是许久没出来了,又对莫白低声道:“莫白。你要不要跟婆婆我学金针银针之术。到时候,等你孩子长大了,也可以受我五官王一脉传承。心善则治病救人,就算不想管那俗世,旁人也欺负不了你们。”

莫白一听,刚想答应,不过心中又一想到沈峰,不禁犹豫几分,嘀咕道:“婆婆。这事,我这个做妈的可不能轻易做主。到时候还是问问她的爸爸再安排的好。”

的确,莫白本来是想答应的。五官王传承金针银针之术,金针伤人,银针救命,对于一名女子来说,如此传承的确再好不过了。可是莫白一想到沈峰,心中有几分犹豫,毕竟那也是沈峰的孩子,她心中也更倾向沈峰去安排自己女儿的一切。

第二九零章 哈城

大巴里面显得有几分拥挤,拥挤得让人烦躁,而邻座的大妈更是肆无忌惮得八卦着。趣~读~屋坐在一旁的沈峰却也不介意,看个热闹,他也不记得自己多什么时候坐过这种大巴了。今天坐在这辆车上,也全当回味一下过去。

人生就是如此,一年前沈峰还以为这个世界最厉害的就是古武宗师,而自己的成就多半也只会停滞在那里。可是一年不到的光景,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先天圣者,眼界和实力比以往也不知道提高了多少倍。这让他想起了当初才加入军队时,老班长所说的两句话。

“别以为自己没用。别以为别人没用!”这简单的两句话,让沈峰深有感触。或许,一年前的自己就处于那种光景之下,在别人许多人眼中,他也就是个古武宗师,在自己眼中他也只是个古武宗师。

邻座大妈依旧肆无忌惮,见和周围人聊了个遍,唯有沈峰一直没有说话,略显不好意思道:“小伙子。吵到你了吧?”

“额!没有。”沈峰闻之,嘴角轻笑,周围都是普通人,他也纯属看个热闹。

邻座大妈笑着点头,又问道:“小伙子。听你口音不是哈城人啊?”

“是啊。我是河北人,这次出来,就是玩玩。”沈峰随口接道。

邻座大妈闻之,笑道:“哎呀。那你可来的不是时候。来哈城还是得冬季才最后看透。那些冰啊,晶莹剔透的,特别是晚上,看着叫人眼睛都花了。”

女人能聊,沈峰也随口应着,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得聊着,一直等大巴到了车站,那大妈才意犹未尽得起身收拾东西。

大巴一到站,那车门口就围了一群叫卖,拉客的。那中年大妈走在前面,提着小包,一路挤着。沈峰跟在后面,本来也没太过在意,只是当他感觉周围几个人闪烁的目光之时,不禁眉头一动。而当他看向那中年大妈的时候,只见一个光头男子的手已经伸进了大妈的包里。

偷?

沈峰当年跟一位江湖老前辈身后前后加起来有两年多,练就一式舌中剑,那偷的手法自然也没有落下。沈峰见那光头男子从大妈包里取出一个小钱包,随即两步上前砰了对方一下。

“妈的。怎么走路呢?不长眼啊?”光头男子在这一带混惯了,是个见谁都不怕的人。沈峰跟他一撞,顿时就动了火气,对着沈峰吹胡子瞪眼。超级强者

沈峰已经拿到了东西,却也不去计较,连忙笑着打哈哈道:“对不起。没注意。对不起!”

“以后走路看着点!”光头汉子东西才得手,心情也不错,估摸着急去看收获,却没打算为难沈峰,口里嚷着就往一边路旁走去。

沈峰看了一眼,嘴角不屑一笑,又见一旁大妈走远了,两步就跟了上去,拉住对方道:“哎。大妈。你钱包落车座上了!”

“钱包!”中年大妈看着沈峰手里的钱包,顿时慌了神,连忙接过,一边打开钱包一边叫道:“哎呀。里面还有给我闺女准备的学费钱。她可是着急要用的啊!”

当中年大妈打开钱包,看着里面一叠百元大钞,一丝没动之时,终于松了一口气。对沈峰连声谢谢。而中年大妈才说了两句谢谢,却惊愕得看着沈峰身后,略显惊慌得退后了一步。

麻烦!

沈峰感觉到身后站着的四个光头汉子,没有转身,直接对中年大妈开口道:“大妈。你先走吧。我这里有几个朋友找我有点事!”

“这个……”中年大妈此刻看在眼中,基本上算是都明白了过来,见沈峰让她离开,心中有几分过意不去。但是沈峰身后那四人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人,中年大妈深深看了一眼那几个人,最终不甘心,转身向车站外面走去。

中年大妈走了。那几个光头汉子从来也都是干偷的行当,却没傻到拦路去抢劫,便也没为难中年大妈。其中一人,直接从后面推了一把沈峰,却感觉手推在了墙壁之上,对方纹丝不动。

“哎呦。有点本事啊!你是打算站这边丢人现眼?还是咋们找个地方聊聊?”先前那名光头汉子已经握住了匕首,只是露出了一丝刀刃,对沈峰低声威胁道。

沈峰淡然一笑,微微耸肩道:“算了。找个地方再说吧。几位不是要钱嘛,我给各位赔礼道歉就是了!”

“算你小子聪明!”光头汉子见沈峰认怂了,嘴角有几分不屑。四人上前,直接将沈峰四角围住,向汽车站出站口走去。他城可有下一个永远

四人走得随意,目光却一直停留在沈峰身上,眼神之中带有一丝凶意。同时还打量着沈峰身上的衣着和口袋部位,多半是在看沈峰身上能够榨出几个钱来。而沈峰,就好像一个极其配合的人质一般,跟着四人示意的方向走着。直到走到车站对面一个小巷入口处,沈峰才随意得走了进去。

五人一进巷子,那四个光头汉子原形毕露,手中的匕首也亮了出来。那领头男子一脸怒容,向沈峰走去,低声嘶吼道:“干你娘的。我疯狗在这哈城车站混了这么久,还第一次着了别人的道。老子告诉你,这他妈不是钱的事。这是面子,今天不把你个狗日的干趴下,在哈城这地界,老子就不用混了!”

“那就是说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了?”沈峰见那光头汉子怒气冲冲走过来,不禁嘴角笑了起来。可是他话音刚刚落下,却见巷子口又多了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那中年大妈。而中年大妈身旁还站着一个身穿运动服的马尾辫少女,那少女十*岁,个子不高,身材匀称,一站在巷子口,就直接走进来了。

沈峰刚想动手的*也消了。而那四个光头汉子一见巷子入口有人,再见到中年大妈和那位少女,不禁面容略显狰狞得笑了起来。

那领头的汉子回身看了一眼沈峰,又看向入口处走进来的少女,轻笑道:“小子艳福不浅啊。原来那个人是你丈母娘。也好,钱解决不了的事,女人解决也不错。只要把你媳妇给我们哥几个玩几次,这事就算扯平了。”

“放你妈的屁!”还不等沈峰开口,只见那少女已经骂出声,脚下一蹬已经跃起,一记侧踢,如同刀锋一般扫在了靠近入口处的一个光头男子脑袋上。那光头男子显然没想到这少女居然会动手,还没来得及用手挡,口中一声没发出,直接轰然一声砸在了地上。

练家子!另外三个光头汉子一见,那领头之人当先冲了过去,口中大喝一声,那匕首就刺向了少女胸口。这一刀速度不慢,险险在少女胸口擦过。而那少女却是相当冷静,一记撩阴腿,踢在了那领头汉子的裤裆上。

“啊!”

那领头汉子口中嘶吼,手中刀瞬间落地,捂着下体就蹲下来。这人刚一蹲下,身穿黄色运动服的少女一记摆拳砸了过去,直接又放倒了一个。

不过三四招,那少女就接连放倒了两个人。而剩下两个光头汉子自然更不是对手,接连挨了几脚,就趴在了地上,完全用不着沈峰去动手。红妆乱天下

“让你们欺负人!”少女一脸狠劲,对着地上的几个光头汉子又踢了几脚,才看向了沈峰,脸上露出一丝笑意道:“谢谢你帮我妈拿回了钱包。”

沈峰微微张嘴,看着小巷入口一脸笑意的大妈,微微点头道:“不用谢。我谢你才对!”

嘎吱!

而就在这个时候,那小巷门口突然接连停下了三辆车。这一架势着实吓到了那中年大妈,连忙小跑着来到了那少女身边,一脸焦急。

“哎呀!闺女。刚才我让你报警,你不报。现在人家又来了这么多人。咋办啊!”中年大妈一脸焦急,十分担心,先前的喜气早已经没了。

身穿黄色运动服的少女看着那几辆堵在门口的黑色商务车,直接对身后沈峰和自己母亲道:“妈。你和这位大哥先从巷子后面走。走远点,我没关系。就算打不过,我跑起来,他们也拦不住我!”

“这……妈怎么能把你一个人丢这里!”中年大妈脸色焦急,连忙拿出手机叫道:“不行。我们还是先打报警电话吧。我就不信,他们还能把我老太婆怎么样!”

沈峰见眼前这对母女,心中有几分感激对方的好意,至始至终也没有说丢下他一个人不管。沈峰再看向那对面来的几个人,不禁眉头轻动,直接挡住了中年大妈手中的手机道:“大妈。不用报警。我们看看再说。也许人家不是来对付我们的!”

此刻,涌进小巷子的汉子足有十三四人。而这些人一个个身穿西服,从气息来看,在普通人当中身手都不弱。居然都已经达到了大师级武者以上的水准。沈峰看着这些人,不认为对方和地上几个光头小偷是一伙的。而此刻地上几个哀嚎的光头小偷,看见来人也惊住了,连连后退口中哀嚎道:“三哥。您老怎么来了?小的没什么得罪你们的地方吧?”

“得罪?”当先一个身穿西服的汉子,个头不算矮,有一米八,见到地上的光头汉子求饶,口中露出一丝不屑笑容对身后手下命令道:“连沈先生都敢拦。给我往死里打!”

第二九一章 成家

啊!

惨叫声不断。后来的几个汉子都是真正的武者,下手自然要比沈峰身旁这位穿着黄色运动服的少女重得多。小巷子里顿时惨叫连连,就连大街上都听见了。只是那几辆车挡在那里,却没有人敢上前一探究竟。

“沈先生!我叫成梦龙。成梦阳是我大哥!”那身穿西服,脸色方正的汉子,在母女俩惊愕得面容之中,对沈峰极为恭敬,并道歉道:“其实沈先生没到哈城,我就已经接到了消息,没能在车站接到先生,还请先生见谅!”

成梦龙!那身穿黄色运动服的少女在哈城已经待了两三年,又是从事体育行业的,没少听说周围人说东三省黑道上的事,对于成梦龙更是早有耳闻。没想到在东三省黑道说一不二的成家三少爷就是眼前这个脸型方正的汉子。

“没事!他们也伤不了我!”沈峰微微点头,对于成家的实力,他还是有点了解的。就仅仅当初他才踏入北京就接到成梦阳宴请这件事,就足以说明,成家的情报网在华夏北部,还是有点能耐的。再加上成家是搞运输的,货运和人运都在其中。成梦龙能够知道他在大巴之上,却也不足为奇。

成梦龙见沈峰还算好说话,连忙点头笑道:“沈先生,宴席已经备好了。不如我们换个地方再说?”

“好!”沈峰微微点头,对方是成梦阳的弟弟,他不会不给面子。再加上这次来,他本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