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就是。太爷爷,我们成家又不是阎王殿的附属家族,凭什么要听他们阎王殿的话。他们不让我们和佐藤会社结盟,我就偏要做。不为别的,就为争一口气。就为了我们成家在阎王殿面前争一口气。”成天奇听到自己太爷爷发了话,顿时心情好了许多,连那假哭之声也是哑然而止,口中义愤填膺得说道。

龙钟老人听到成天奇亢奋之声,轻抚对方额头,微微点头浅笑道:“对。还是我们天奇有骨气。人活在世,就是为了争一口气。我们成家外门被压制了四百年,这几百年来,我们成家列祖在阎王殿面前一直畏首畏尾,就连那内门众多先天强者也不敢出先天秘境一步。如若他们有我家天奇这份骨气,怕是六大家族第一家族的位置早就是我们成家的了。哪轮到他们王家来做。天奇啊,放手去做吧。有太爷爷在,他们反不了天,阎王殿也反不了天。”

“老太爷说的极是!这成家上面几十代都没敢和阎王殿对着干。只有咋们家天奇敢。我就不信,这阎王殿真能拿我们成家怎么样!他不让我们成家内门的人出来也就罢了,难道我们外门的事还真要听他们的?”一旁妖娆的中年妇人,口中不屑一笑,却又有几分担忧得继续道:“不过,这阎王殿也的确有几分能耐。老太爷,到时候,我们也不得不准备准备。别到时候被人上门,弄的措手不及!”

龙钟老人眼睛微微睁大,看向妖娆的中年妇人,微微张嘴,过了片刻,才问道:“你想怎么做?”

“老太爷还记得四个月前,孙家外门差点灭门一事吗?其他六大家族或许会忌惮那阎王殿不敢出手。可是孙家之人却对那沈峰恨之入骨。特别有一人,对那沈峰更是有血海深仇。”妖娆的中年妇人冷声笑道:“我昨日下午就已经派人去寻那人,只要那人一到,想必不会放过那个沈峰。到时候,我就不信那个沈峰还能管得了咋们成家的事。”断界位面交易所

龙钟老人闻之,轻抚成天奇短发,微微点头,眯起眼睛不再多语。

这一夜,成家注定太平不了,各人各有心思,直到清晨,几处房间之内的灯光才渐渐暗了下来。而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成家之人一位位面容严谨,显然都知道有大事要发生了。

厅堂之上,一位面容有几分书卷气息的中年人静静得坐在正位之上。此人约莫五十来岁,带着眼镜,眉宇间有几分书卷气息,从外貌看就是慈善之人,不懂杀伐之术。中年男人正是成家家主成书仁,身为成家家主,成书仁这些日子可谓焦头烂额,连鬓角黑发都有一些泛白。这天早上,甚至连早餐都没有动,就静静得等待在那里。一旁的成梦龙端上一份茶水,低头不语,眼神之中有几分忧虑。

不过片刻之间,已经有两位老者进入厅堂之内,单独照了一个角落坐下,却也没去打扰成书仁。可以说,这次与佐藤会社是否结盟的事情对于成家这几十年来说,也是难得一见的大事,只要在成家有点身份和地位的都不会坐视不理。

“梦龙啊!”成书仁口中轻叹,低声问道:“如果你大哥在家中,你觉得他会如何去做?”

成梦龙闻之,眼神略显惊诧,心中不由自主得想起了前两日杀伐果断之人,过了片刻才低语道:“爹。上一次你让我派人给内族子弟送信的时候,我也给大哥去了信……”

“什么!谁让你给他送信的?”成书仁闻之,面色瞬间冷了下来,起身指着成梦龙怒斥道:“你大哥以前喜好游山玩水,现在好不容易静下心来在那蜀山之巅修炼术法。你倒好,才这么大点事,就给你大哥去信。你还记得我当初跟你说的话吗?”异案侦缉录

成梦龙低着头,轻咬嘴唇,没敢应声。他知道,成书仁想来最看重的就是大哥成梦阳,当初那家主之位也是打算传给大哥的。而大哥成梦阳本身天资在三人之中也的确是最好的,年少习武就下有成就,当年在成家外门年轻一辈人当中也是第一个踏入宗师之境的武者。只是踏入宗师境界之后,这个大哥成梦阳才变得无心习武,成日游山玩水。不过纵然如此,却也没有人敢多说什么,毕竟虽然大哥成梦阳看上去不务正业,但是在处事手段之上在成家年轻一辈当中却是游刃有余,就算是成家老一辈都不敢轻视当初这个只有二十六七岁的年轻人。而成梦龙以前,也因为自己父亲对大哥的溺爱,心中有几分嫉妒,甚至长大之后,极少和大哥以及二哥成天奇说话,再加上自己娘本身只是一名不入正房的妾身,纵然成梦龙后来位居成梦阳之后踏入了宗师之境,却是间道成梦阳的时候还在绕着走。直到最后,成梦阳踏入先天秘境之前的一席话,才让成梦龙对这个大哥心有感激之情。

“在这个成家,其实你比我和天奇更适合做这个家主!”简简单单的一句话,让成梦龙整整三天三夜心情没有平静过,直到现在,他都无法忘记当初成梦阳说出这句话的坚定面容。这是一种肯定,也是一种知遇之恩。从小,成梦龙就自问不差于任何人,可是在这家中,成梦阳从小天资聪慧,备受瞩目。就算长大之后,成梦阳显得不务正业,但是处事手段却依旧让人不敢轻视。而二哥成天奇,母亲本就是成家旁系,和成家一位老太爷有祖孙之情,那成天奇更是从小得到那老太爷喜爱,时刻陪在身旁,可谓是在成家势力极大,其他人也不敢得罪,就连自己这个父亲,订立未来继承人之时,也要考虑到二哥成天奇身后那一股势力的支持。而成家三子之中,也只有他成梦龙一人,暗藏珠光之下,论天资不如成梦阳,论势力却不如成天奇,可谓受尽白眼,处境极为尴尬。也因为如此,成梦龙一直心理显得极其自卑,直到大哥成梦阳说出那句话,才让成梦龙有种拨开云雾见青天的感觉。

一句话,可谓知遇之恩。成梦龙不敢忘记这份情,时刻铭记在心。所以,当成家出现这件事之后,他第一想到的便是想让自己这个大哥回来主持公道。而对大哥成梦阳的朋友,他也是当做自己的朋友来看待。只是,显然自己父亲并不像这些麻烦,打断自己大哥的修行。摄政女王爷

成书仁心中气愤,但是一想自己大儿子要回来,却也多了几分安心,训斥了几句,才微微点头道:“如若能回来一下也好。今天要是他能赶得上,就把这事交给你大哥处理吧!”

“爹!大哥回来,恐怕会下杀手!”成梦龙闻之,在一旁低声提醒道。

“哼!”成书仁重拍桌案,就连厅堂里来的几位老者也为之一惊。成书仁深吸了一口气,平静心神道:“随便他吧。我老了,是下不了狠心,他想怎么做就由着他好了。”

“爹。我这就让人在外面迎大哥回来!”成梦龙第一次见到父亲下狠心,此刻他才真切明白自己这个大哥在自己父亲心中地位有多重,随即也不多说,直接派人出去等候。

成梦龙刚派人去接,脚步却顿了一下,随即转身跟着向成家大门外走去。可是当他刚走到大宅门口,却见两人已经站在了成家大宅门口,其中一名青衣年轻男子手持长剑,胡须略短,面容苍桑,眼神之中更是有几道厉芒。成梦龙看着年轻人,眼神颤动,只感觉眼前之人极为熟悉,但是在那印象之中那人的样貌与此刻却是天壤之别。

大宅门口,几位成家子弟也是惊在当场,众人都认出了此人,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相认。

“大……哥!你回来了!”成梦龙话语颤抖,他没想到自己再见到自己大哥,对方会发生如此天翻地覆的变化。而此刻眼前之人,哪有当初那份飘逸之情,更多的是一份内敛。

成梦阳微微点头,眼神之中有几分戾气,看着成家众多子弟围在门口,轻步上前,众人顿时散开。而成梦阳身旁一名老者,跟随在成梦阳身旁,一言不发,显然也是以成梦阳为主。成梦阳踏上成家大门,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成梦龙道:“让成家还能说上话的来厅堂,就说我成梦阳在厅堂之上等他们。”

第二九七章 厅堂

成家大少爷回来了!

在场的成家子弟瞬间散去,各自奔走。一个家族存在了千余年,下面盘根错节的旁支势力多如牛毛。这些势力有些大有些小,但是不管哪一个无不关心本家之事。而在场的成家子弟多数都是这些势力的代言人。

本来就未能平息的事,波澜再起。不过短短的十几分钟,关乎到成家利益的大大小小势力都知道了成家大少爷外出归来的消息。虽然很多人不知道成家大少先前去哪了,不过此刻成梦阳回来显然是为了成家和佐藤会社之间的事,那些本来已经做出决定的人顿时选择了观望。

成家大宅深处,小小的庭院之内,惊声四起!

“什么!成梦阳回来了!”妖娆的中年妇人刚准备扶着龙钟老人走出院子,却见外面来人急冲冲得来禀报。虽然,在算计之中,她是想过成梦阳会不会回来,但是当对方真出现在成家大门口的那一刻,这妖娆妇人也不由脸色变了几分。

一旁的成天奇,此刻脸色煞白。没有成梦阳的成家,他成天奇就是一条龙。可是有成梦阳的成家,他又怎么敢大放厥词。此刻,成天奇心中惊慌,见龙钟老人不开口,就差跪在地上苦求道:“太爷爷,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成梦阳这次回来,肯定不会放过我啊。上次庞家的二表叔不过在外面犯了点小错,回来连我爹都没开口要责罚,却生生被他成梦阳打断了双腿。前面我对他朋友不敬,这次意见再不合,他肯定要拿我开刀啊。”

“他敢!一个小辈,还能反了天了?再说现在成家家主继承人是你,我就不信他敢拿你下手!”龙钟老人听闻成天奇的话,面容显露出几分怒气,直接对身旁妖娆妇人低声问道:“你请的人都来了吗?”

妖娆妇人听了,直接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表上的指针,随即点头道:“差不多,这时候该到了!”

“来了就好!我们走。今天有我在,我不信这成家还能他们一手遮天!”龙钟老人满面煞气,虽说好汉不提当年勇,但是当年,他在成家也是说一不二的角色。今天既然已经决定了自己的立场,自然便不会改变。迷情

成天奇心中略显慌张,不过见自己这位太爷爷都开了口,却也给了他几分底气。再加上自己母亲在侧,成天奇终于咬了咬牙跟了上去,他还真不信,成梦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会将他怎么样。

此刻,厅堂之上,成书仁眉开眼笑,这是他近些天来第一次露出真正的开心笑容。他没想到刚得到自己儿子要归来的消息,这一转身成梦龙就把成家大少爷这个正主给带回来了。而那些一个个走入厅堂的老者眼神略显诧异,就连选择座位的时候,也有了几分讲究。

“梦阳啊!本来我是没想让你回来的,可是没想到梦龙他背着我给你去了信!”成书仁口中感慨,看着成梦阳满面苍桑的面容有几分不舍道:“这在蜀山怕是受苦了吧!”

成梦阳见自己父亲依旧把自己当成宠爱的孩子,脸色有几分尴尬。不过这也就是片刻而已,随即正色道:“爹。你小时候就教导我们一个真正的男人就得经得起风霜。我在蜀山之上不过只是修炼而已,说不上什么苦。不过,爹,今日这事情,梦龙做的不错,的确需要我回来。我知道您想来做事仁慈,顾及颜面,不愿意和成家众人撕开脸面。所以,今日这坏人由我来做。”

“好。我老了!一切都由你来做主!本来这个家主之位就要传给你的。却没想到内门门主有意让你进先天秘境。爹心里不舍,却也盼着你踏入先天之境。”成书仁说到此,又看向成梦阳身边一直没有说话的老者,脸色略显惊愕道:“梦阳啊。你现在没踏入先天之境,出来却无人阻止。这位内门长老,恐怕已经踏入先天之境,他怎么可以从里面出来?”

成梦阳闻之,低声道:“爹。前半个月,我便已经踏入了先天王者之境。这位乃是我们内门三位太上之一,先天尊者初期的成延海成长老。是奉内门家主之命,陪我一起来成家外门对付那佐藤会社的。”

先天尊者!成梦阳这声音并不大,只有成书仁和成梦龙听见。而成书仁从来只是听过先天尊者,却从来没看见过。成梦龙更是只是听过一两次,只知道此境界在内门之中算是顶尖高手。两人却没想到,有一天会真的见到如此高手。而听成梦阳所说,这成延海居然还是内门三位太上长老之一。绝品太子爷

“老太上!外门家主成书仁失礼!”成书仁心中的确又惊又恐,他没想到外门小事居然惊动了内门派出了一位太上长老。先前见成梦阳对那老者并无太多热情之意,成书仁本来以为对方身份并不显赫,现在一说,却是吓了一条。

端坐在成梦阳一旁的成家尊者,却是对成书仁略显善意,拱手笑着点头道:“家主莫要多礼。此次我也是受内门家主之托,不光要帮助外门解决困境,最主要的还是保护令公子周全!”

“这……”成书仁目瞪口呆,惊愕得半天说不出话来,合计眼前这位成家内门太上长老出来的主要目的居然是为了保护成梦阳的周全。成书仁久久说不出话来,再想起对方和自己儿子成梦阳的实力,当中是惊叹不已,不禁开口又问道:“那你们出来,阎王殿那里没拦你们?”

成梦阳闻之,轻笑解释道:“爹。阎王殿少主沈峰是我的至交好友。守门的秦广王传承者是沈峰的弟弟,我们也有过几面之缘,他们自然不会拦我们成家人。不过规矩终究是规矩,我已经答应了秦广王老殿主,如若以后没有大事,也不会再出先天秘境!”

“梦阳啊。你交了几个好朋友啊!”成书仁听了心中感慨,他没想到六大家族被压了几百年,没一个先天强者敢从先天秘境之内出来。就连以前孙家一人,也在那次阎王殿下令之后无奈返回了先天秘境之内。现在,却没想到自己儿子有如此大本事和交情,居然可以直接带出一名成家台上尊者出来,成书仁只感觉造化弄人。此刻,成书仁还有许多话想问想说,然而就在这时,外面已经响起了细琐的脚步声。

哒!

当先一面老者拄着拐杖走进大厅的时候,整个大厅的气氛顿时变了许多,没有人再耳语,而是纷纷将目光看向了成书仁和成梦阳。而拄着龙头拐杖的老者身后,跟着的妖娆妇人看见成梦阳之时,眼神之中有几分阴冷。不过当成梦阳再看去之时,女人却也没敢直视顶撞,直接避了过去。至于跟在妖娆妇人身后的成天奇却早已没了先前一丝底气,在见到成梦阳的那一刻,连头都不敢抬几分,大气也不敢抬几分。直到身旁的妖娆妇人暗中拧了一把,才将身子板挺直了一点。霸宠,一品盗墓夫人

“二爷爷。没想到这么些小事,居然把您老给请出来了。”成梦阳见到龙钟老者,嘴角轻笑道。

龙钟老者轻声咳嗽,直接在一旁侧首位置坐下,才喘了口粗气道:“我也奇怪。这么点小事怎么会把你这个当初说一不二的成家大少爷给从先天秘境之中拉了出来。听说你在里面修为见长,怕是距离先天之境,为期不远了吧!”

“半月前踏入的先天王者。”成梦阳这句话一出,龙钟老者眼神阴霾了几分。然而成梦阳又话锋一转轻笑道:“二爷爷如若不信,可以试试手!二爷爷踏入半步先天中期多年,想来现在也是修为见长了吧!”

龙钟老者眼神轻眯,却没答成梦阳的话,直接看向成梦阳身边一名老者,拱手轻笑道:“这位想来是成家内门之人。不知老先生在内门之中是何辈分?”

“我!路过的!”那面容普通的成延海在前面几句话就听出了龙钟老者和成梦阳不是一路人,刚准备说出自己身份和实力压对方一头,让对方喘不过气。却没想到身旁的成梦阳用脚侧碰了他一下。成延海心领神会,却一时没找道什么合适的词,直接嘴一张,来了句“路过的。”,确实让在场众人目瞪口呆。就连一旁成书仁和成梦龙也愣了下,不过却也顿时明白了过来,随即心中偷笑,不多言语。

路过的!龙钟老者眼神轻眯,见对方不愿意多说,也没再多问,只是脸色更加阴沉了几分。

“该到的都到了吧?”成梦阳见该来的人也来得差不多,当先起身开口,又扫向在场众人冷声道:“在场各位都是成家外门有头有脸,说得上话的人。这次佐藤会社要与我们成家结盟,出资买下我们东三省铁路运输百分之六十的产业。我在里面听说了,这钱着实不少。只是,恐怕我们成家不是没见过这么点钱吧?居然有人愿意用老祖宗打下的基业,去换那几个铜臭。难道日后东岛佐藤会社花钱要我们成家搬出东三省,我们也要照做?”

第二九八章 唇枪舌剑

指桑骂槐!

在场众人都知道成梦阳这些话在指谁说谁。那些立场还为确定的成家人自然不会借口,而那些被骂之人眼神阴冷,低头不语。

妖娆妇人见老态龙钟的老太爷没开口,终于憋不住上前一步轻笑开口道:“梦阳!你这话说的有理,谁也不能拿咋们老成家的家业去换几个铜臭。咋们成家传承千年,乃是六大家族第三位,就算那王家也未必能奈我们成家如何。”

此话一出,在场众人微微对视,显然这前几句,妖娆妇人的立场可谓瞬间调转。不过成梦阳嘴角轻笑不语,他在等待着。眼前妇人说出这些话,绝对不是转变立场,而其后还有个但是!

“不过!”妖娆妇人话锋一转,又笑道:“梦阳啊。这次佐藤会社可不只是拿几个铜臭换我们东三省铁路运输的产业。他们还会拿华南一部分原材料加工厂和我们换。并且会和我们结盟,同时还会和王家结盟。到时候,我们三家结盟一体,共同进退,就算那阎王殿,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我们。我想,在这样的利益面前,在场各位,只要是明眼人也都会分得清。”

妖娆妇人口中的话的确有一些说服力。其实很多人在先前已经知道,佐藤会社所拿的华南一部分原材料加工厂所含的分量有多重。再加上和佐藤会社以及王家结盟,对于外门成家来说,的确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也正因为如此,许多人暗地里,还是略有倾向于妖娆妇人的。只是,佐藤会社所要的铁道运输产业却着实又多了点,才让许多人最终选择了中立。

成梦阳轻眯双眼,嘴角不屑冷声笑道:“二娘!你这么一说,对于我们成家来说的确非常有利。佐藤家族和王家与我们联盟,道时候共同进退,到时候就算阎王殿也未必能够奈何得了我们。可是我却有点不明白,我们与阎王殿是友非敌,为什么要丢弃以前的朋友和王家以及佐藤家族结盟。再则,他们拿华南一部分原材料加工厂和我们换成家铁道运输的祖业。你有没有想过,他们原材料加工真正的核心技术会不会一同交代我们手里。就算交到我们手里,我们又凭什么要用老祖宗留下来的东西,我们成家世代经营的铁道运输祖业去换?你知道这些产业里面有我们多少成家人在里面吗?你又知道里面还有多少东三省老百姓是靠着我们成家吃饭的吗?你知道在东三省为什么我们成家可以做到说一不二?就是因为我们的产业在东三省,就是因为东三省的诸多老百姓要靠着我们成家吃饭。否则,我们成家何以在东三省立足?佐藤会社要换的课不仅仅是我们铁道运输的产业,还是我们成家的根基!”超级全能系统

“你这是片面之词!”妖娆妇人直接一口否决道:“你怎么知道那一部分华南原材料加工厂就不如我们成家的铁路运输产业。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根基?恐怕我们成家铁道运输的产业,没少被政府剥夺。如果我们成家还守在这东三省,还有什么发展可言。还有你说阎王殿和我们是友非敌,那更是一个笑话,我们成家内门被限制在先天秘境之内四百年,无一人……”

唇枪舌剑。成梦阳喝妖娆妇人一人一语,谁都未让。可是,此刻妖娆妇人口快,却说出了一句当场就会被反驳的话,在她自己说出这一句话的时候,却也是愣住了。

成梦阳依旧看着那妖娆女人,轻声笑道:“无一人什么?无一人可以出先天秘境?我成梦阳不是出来了吗?二娘,你说我们成家和王家结盟,共同进退?恐怕还有一点,你还不知道。在先天秘境之内,王家处境已经甚微,那王家少主王成因为和蜀山掌门关门弟子风名扬抢夺林家大小姐,被风名扬亲自飞了一身烈阳之火已成废人。而且当日王家一名长老还被蜀山掌门亲自削去一根手指,连王家家主也被蜀山掌门凌天痕喝退。可以说,蜀山和王家的仇已经结下来了。”

“你这话又有什么意思?难道你是说我们成家怕了蜀山,所以不能和王家结盟吗?”妖娆女人冷眼咬牙道。

成梦阳扫视众人,又看向妖娆女人,有几分不屑道:“二娘,还有一件事,在这个外门除了我爹和我娘以及梦龙以外,其他人还并不知道。那就是现在我已经是蜀山灵剑峰内室弟子。所以说,王家也算和我有仇。你也许还想说,王家和蜀山的仇跟我没多大关系。我再告诉你一些先天秘境之内你不知道,连我爹都不知道的事情。那就是我们成家和林家以及马家已经联盟。而蜀山掌门关门弟子风名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