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算了。你还是在门口等着吧!”林月溪见沈峰魂不守舍的样子,直接将沈峰一脚踹出了门,这些日子她一直做着大奶奶的名头,可谓名副其实了。不管是莫白还是白玉清,遇到沈峰的事,都会过问林月溪。林月溪也游刃有余,将这四口之家管理得有条不紊。神弑诸天

沈峰挠了挠头,站在厢房门外,看着身后走来的叶清忧,慌忙让开了道路,不敢有丝毫阻拦。这接生的事,也只有叶清忧做过,再则对方是五官王,医道独步天下,接生孩子自然不在话下。

“生个孩子而已,用不着这么担心。你又不是感觉不到孩子的状况,看你这一脸猴急的样子。”跟在叶清忧旁边的俞倩,一阵埋汰。上一次被沈峰酒后说露了半句嘴,俞倩没少为了那事在叶清忧面前遮遮掩掩。不过,出奇的是叶清忧也没问,可是越是这样,俞倩心里越没底,甚至她觉得,叶清忧是知道自己的事了。毕竟,自己早非处子之身那件事,叶清忧却是从头到尾也没问过。

不过,无论怎么样,俞倩总是喜欢把自己受的罪施加在沈峰身上。在俞倩眼里,沈峰这人实在不咋地,典型一个大色狼,花心萝卜。要不然也不会才二十七岁就直接取了三个老婆。

什么叫生个孩子而已!沈峰心中纠结,却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果然不是当事人,完全不着急啊。要是俞倩这时候生个娃,恐怕那个魏闽心情也不会比他平静到哪去。

几个女人进去。沈峰就在门口站着,最后连心神之力都不敢去释放感应,听着里面莫白的痛叫声,沈峰只感觉心里一阵阵纠结得痛。这疼痛之声足足持续了半个多小时,沈峰却感觉度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当他感觉到里面动静突然平静下来的那一刻,蹲坐已久的身体瞬间站了起来。

“哇!”

急促的婴儿啼哭声响起,沈峰听着那声音一瞬间,心神瞬间空洞,那喜悦之情直接充斥在身体和脑海之中。孩子出来了。出来了。沈峰不断得提醒自己,当他看着林月溪抱着孩子出来的那一刻,心里一直在颤抖。

“要不要抱抱!”林月溪笑问道。

沈峰看着林月溪怀里,睁着一双大眼睛,滴溜溜左右看着的小小婴儿,心中第一次知道胆怯的意味,微微摇头道:“我不敢抱!”妙手药师

“做父亲哪有不敢抱自己女儿的!抱一下!”林月溪硬是将小小的婴儿塞进了沈峰的怀里。沈峰接住的那一刻,感觉自己身体都僵硬了,双手平平得捧着,生怕一时粗心大意,手脚力度过大,伤害了这个天赐的宝贝。

林月溪看着沈峰僵硬的面容,笑着又接过了孩子,一边打量着孩子的面容一边道:“孩子像妈妈,大眼睛,双眼皮,漂亮。不过,脸型和下巴倒是有点像你。”

“我难看。像妈好!”沈峰自嘲道。

林月溪白了一眼,直接对沈峰道:“快进来看看孩子妈吧。你做事舒坦了,孩子妈多辛苦!”

舒坦?沈峰听了,感觉这用词不对。想当初那事的时候,他可是遍体鳞伤,若真要说舒坦,那也是莫白才对。当然,沈峰这时候也不会去说这些笑话,慌忙走进了房间,看着脸色略显苍白的莫白趟在床上,心痛不已。

莫白看着沈峰进来,又看向林月溪小心翼翼得抱着孩子,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沈峰伸出了手。沈峰连忙接住,坐在床边上,一脸温柔得看着莫白。

房间里什么设备都有,包括孩子洗浴,测量,以及检测,甚至恒温装置也都安装好了。当初沈峰让司家弘准备一切,那家伙也是快要有孩子的人,自然没少花心思。此时,叶清忧正在收拾,见两人坐在一起幸福的样子,过了许久才开口道:“沈峰,孩子是我亲手接生的。当初我和莫丫头说,想让你孩子做我们五官王一脉的弟子。她说这事,要问你。你觉得怎么样?”

“好啊!”沈峰想也没想就点头了,光是叶清忧接生了自己的孩子,就值得自己答应。再则,五官王金针银针之术的确适合女孩子去研习,至少比起他那剑术要更女性化。沈峰可不想自己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最后一身男子彪悍之气,变成一个女汉子。随即,沈峰又加了一句道:“不过,您老可不能把我闺女教得跟俞倩一样!我们家心若,可柔得狠!”

“沈峰!我发现你越来越欠揍!”俞倩眼神微怒,随即有嘻嘻笑道:“不过呢。这事你担心倒是多余了。因为你家小心若要继承我们五官王一脉,要学也是跟我后面学啊!所以,我才是你家小心若真正的师傅。我师傅不过见小心若身子骨的确不错,帮我拿下了这个徒弟而已!”男妈妈

沈峰听了顿时呆住了,面色纠结,但是心里却也没什么不愿意。俞倩虽然性格大大咧咧,但是却也不是真的有男性趋向,只是性格有点大条而已。再说,对方照顾莫白那么久,也的确对他们有恩情。

一旁叶清忧,也微微点头,开口道:“的确只能拜俞倩为师了。不过,等她大点,我会先亲自教导她。一直到你们这一代传承者真正继承殿主之位,那时候我才有可能放手进入阴阳界,寻找机缘。”

提到阴阳界,沈峰心中也有几分担忧,当初根据师傅鬼谷子所说,天道运行,阴阳界也就是鬼谷秘境和华夏之间,早晚有一场劫难,而他要做的就是阻止这场劫难而已。想到这些,沈峰不禁有些头大,那一丝想也儿女在这青云山下终老之心,也瞬间被冲散了。

春天万物复苏,温润的阳光之下,一个身穿绵柔毛衣的男子抱着孩子静静得坐在大殿门前。而一只小猴也静静得盘踞在那里,是不是得仰着头看着男子怀里的孩子。一个家庭有了孩子,也就有了一个重心,也有了更多的欢乐。沈峰第一次和个娘们一样,会抱着自己的孩子晒着太阳,眯着眼睛看天空。

当然,这孩子现在有三个娘,一个师傅,一个婆婆,沈峰抱孩子的机会并不多,更多的时候,他也只能眼馋得看着几个女人抱孩子。叶婆婆抱得最多,就好像抱着自己的外孙女一样,看着开心,脸上笑容也多了。其次是林月溪,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陪着孩子晒晒太阳,偶尔也摊上一曲给孩子听。再然后是俞倩,这女人除了大大咧咧的性格意外,的确也有女人的温柔,看那抱孩子的姿势就知道了。接着是莫白,身为母亲,喂奶的时候自然是抱着的。不过其他时候,她却不好意思跟前面几个人抢了。有时候都自嘲自己就是一个奶妈,不喂奶,连自己的娃都看不到。众人就会回一句,娃都是你的,你着急什么。

最后一个,自然是略显生人勿进的白玉清。白玉清也喜欢抱孩子,从几次抱着的眼神中就可以看出,白玉清还是很关心这个孩子的。不过正常的时候,白玉清更多的是处理几人生活上的事,依旧那侍女的习惯,将沈峰的生活打理得有条有理,丝毫没变。

第三一零章 正阳之火

当一个人有了孩子的时候,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担忧。趣~读~屋每一次孩子稍微有一点动静,沈峰都会惊坐而起。哪怕孩子不在自己的房间之中,沈峰也会用心神之力将其时刻笼罩,生怕那脆弱的小人儿有一点点意外。甚至在孩子闭着眼睛甜美的进入梦想之时,沈峰都担心过,这脆弱的生命会不会在睡梦之中突然消逝。

为人父母是一种责任,不是其他人赋予的,而是自然而然出现在内心的责任。沈峰每日每时每刻围绕的中心,只有那个孩子,就好像围绕着太阳的地球,时刻都没有偏差过。

旭日东起,青山古佛之巅,沈峰静静得坐在那里,看着遥远的东方群山之中那升起的烈日,眼神阴霾许多。此刻,他可以感觉到自己体内的正阳之火在急速燃烧。三月时间已到,沈峰一个人肚子坐在大佛之上,迎接着第一次重明鸟本源正阳之气的侵袭。

叽叽!

金色小猴起先还在古佛之巅看了一会沈峰。不过当它感觉道沈峰体内妖火越来越旺盛之时,也本能得后退了许多步,随后一声不响得离开了古佛之巅,不敢靠近一步。

青云寺之中,几人遥望着古佛之巅,眼神凝重。

“他到底是怎么了?”莫白对古武一道方面的事知道的最少,今天一早听说沈峰要在古佛之上待上一天,心中不禁有几分惊愕。此时见其他两人都面露忧色,不禁开口问道。

林月溪怀里抱着孩子,微微摇头,直接看向了白玉清开口道:“这些日子可是你最得宠,陪他的时间不少。你应该知道吧?”

“我!”白玉清脸色微红,轻声解释道:“少主也没有和奴婢说太多。只是说他当初为了救主母你,进入妖兽山谷有所奇遇,不过体内有一股正阳之火,会三个月发作一次,不过也无大碍,让我们不需要担心。”

林月溪看了一眼怀里的小美人,微微悄声笑道:“哎呀。小心若啊。你看你这三娘多让人羡慕啊。早知道啊,我也坐你爹贴身侍女了。这样,也不会老被你爹冷落到一旁了。现在连个事都要问人家才知道。”

周围几个女人,听了嘴角窃笑。白玉清脸色羞红,也不去反驳什么。只有一旁俞倩微微鼓着气,依旧对沈峰一肚子意见,嘀咕道:“他是踩了狗屎的!”原来是前妻

这些日子,沈峰算是享受齐人之福。莫白还在坐月子,自然不能陪他什么。不过林月溪和白玉清都是却是逍遥之身,这段时间里,可谓没少和沈峰同床共枕。而林月溪作为大奶奶,似乎对那事也没什么特别偏爱,就多数陪着莫白和孩子玩,最后反而每日打理沈峰起居的白玉清经常陪伴左右。享受到女人滋味的白玉清,也越发感觉羞涩,时常被林月溪调侃娇羞。

正阳当空,古佛之上,沈峰身后的剑归里面妖灵剑突然出现,横于面前。而此刻,沈峰脸色已经赤红无比,额头之上豆大的汗珠往下滴滴滑落。

“身体好热啊!难道这就是正常之气焚身之苦?”沈峰紧闭双眼,心中惊骇无比。这时候他感觉自己全身都在火炉之中,连自己的丹田凝聚的天地玄黄之气和经脉之中游走的气劲也在沸腾。不过,沈峰却也感觉这种火热的感觉还在自己身躯的承受范围之内。然而就在沈峰心中放松之时,他只感觉身体周遭的毛孔突然张开,头顶上的烈日散发出的火气突然顺着那数千万个张开的毛孔向他丹田之上的正阳之火开始汇聚。

沈峰此刻,心中惊恐无比,只见丹田之上的正阳之火越来越旺盛,就好像浇了汽油的火堆一般,开始爆燃而起。而先前自己的天地玄黄之气只是一丝丝翻滚,现在再看就像烧开的热水,翻滚着冒着气泡。

“啊!怎么会这样!”沈峰要紧牙关,迅速运转炼气诀三式心法,让自己的心神迅速平静下来。可是那股火热的正阳之气依旧在冲刷着身体,就好像要将沈峰的每一寸细胞烤熟一般。

沈峰在心里大声嘶吼起来,但是身躯却纹丝不动,完全进入了入定状态,甚至连神魂也有几分游离进入内视状态。如果此刻有人在旁,就会看见,沈峰身上的衣服已经开始冒烟,而沈峰脸上的皮肤也开始变得紫色黑色。

呼!

突然一阵风吹来,沈峰身上的衣服突然爆燃而起,不过三息时间,那爆燃而起的衣服瞬间被烧尽,化作黑色飞灰飘飞而去,只留下了那把妖灵剑静静得躺在沈峰的双腿之上。异界之游戏江湖

“我烧起来了!”沈峰可以感觉到身体上的灼热之痛和燃烧之感。此刻他也只能利用自己的心神之力丝丝得撑住,就如同站在熔岩中一般强硬撑着。

外面,沈峰的皮肤也已经开始燃烧,化作一点点红色星光,随着微风吹过,表层皮肤燃烧而起,不过很快熄灭,化作飞灰随风而去。

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了足足一个小时,沈峰也在正阳之火的炙烤之下,苦苦煎熬了一个小时。而此刻,他也感受到自己有一部分爆燃而起的正阳之火已经被妖灵剑所吸收,如若不是妖灵剑吸收了那一部分正阳之火,沈峰可以肯定自己所收的煎熬是现在的三倍都不止。

呼!

终于,那灼热的正阳之火开始慢慢平息,沈峰那千万毛孔也渐渐开始闭合,不再吸收那烈日之火。当沈峰睁开眼的那一瞬间,却愣住了。身上的衣服,他早有预料,多半已经化作飞灰。让他意外的是自己的皮肤,就好像换了一层似地,雪白无瑕。

“完蛋。这皮肤回头还不得让月溪他们笑死。怎么连身上的伤疤都没了!”沈峰*着身子站在古佛之上,看着身上每一处变化,毛发还在,不过头发里倒是有不少灰烬。而沈峰周身的皮肤,可以说完全换了一层,以前的伤疤也莫名其妙得复原了,连缝针的痕迹也都没有了,就好像没有受过伤一般。

呼!

沈峰看着自己刚才所坐的地方上那一层黑色的粉末灰烬,深深得吐了一口浊气。而此刻他也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力量似乎比以前进步了不少,这一次正阳之火虽然让他尝试到了焚烧之苦,却也淬炼了他的身体。沈峰轻轻得一拳挥出,只感觉自己肌体有了很大的进步,比以前进步了不少。

“虽然我气劲修为方面先前踏入了先天圣者中期的实力,但是肌体却一直没有得到太好的淬炼。如果没有那纵剑九式,或许我也只能算普通的先天圣者而已。现在身体得到了淬炼以后,无须纵剑九式,先天圣者中期应该无人是我对手吧。就算先天圣者后期,凭借太斗式和少胃式我也可以应付自如。”沈峰握着拳头,心中万分疑惑道:“也不知道力之极限是否还有机会突破。下一次回到阎王古殿,还是要看一看十殿传承石碑,到时候也好看一看力之极限和速之极限方面的传承!”九星杀神

其实,沈峰也知道,十殿传承多半在天阴地阳经之中也有。只是凭借他现在的实力,根本无法解开那些传承的心法法门。所以,他也只能通过传承石碑来想办法修炼。

终于平安度过了一劫,同时还有不小的收获。不过沈峰知道,这正阳之火给他的收获越大,下一次爆发之时,恐怕危险也就越大,所以沈峰也不敢有丝毫大意,准备尽快去见一见妖灵重明,毕竟连师父鬼谷子的一缕神魂也提醒了他。

回到青云寺之中,沈峰还是从窗户溜进房间的。当他赤身*窜进房间前一刻,就知道房间之中已经有一个人在里面。

白玉清看着沈峰从窗户窜入,面容略显惊讶,上下打量了沈峰身躯一眼,随即脸色羞红得从一旁衣柜中取出一套衣服一一打开,低语道:“少主。还是我帮你更衣吧!”

“好!”沈峰没拒绝,任由白玉清摆弄,只是某些部位触碰之时,让他有几分尴尬。而白玉清则能够避开就避开,好像羞涩的小媳妇。

白玉清帮沈峰整理着衬衫,沉默了片刻又问道:“你会带我去先天秘境吗?”

“我……”沈峰知道白玉清想一直跟着自己,但是想起先天秘境之内的诸多事,还有外面佐藤会社的威胁,只得开口道:“我进去便是蜀山掌门关门弟子的身份,到时候我上了蜀山,你却也只能在山下枯等!再则,玉清。我希望你帮我守着心若他们。只有你在外面守着他们,我才彻底放心。”

白玉清帮沈峰扭着纽扣,低声道:“奴婢明白了。我会好好守住心若和主母他们。”

“对不起!我也很想带你去。但是,没有你在外面,我真的不放心心若。”沈峰吻了一下白玉清额头,将白玉清拥入了怀里。

白玉清将头埋在沈峰的怀里,就这么静静得靠着,呼吸轻盈,满是不舍。

第三一一章 有什么事吗

万丈深渊,直入而下。

青衣男子看着眼前景色变化的那一刻,突然一个翻身,随即轻步落入雪中,没有引起丝毫声响。依旧是熟悉的雪景,周围的一切还如同上一次沈峰进入一般。

白雪皑皑,踩上去嗤嗤作响,沈峰这一次背着一个不算小的包裹,里面特地带了一些金子。在这片先天秘境之中,金子的用处不小。

“哎!这才出来一天,就想孩子了。”沈峰口中轻叹,有些苦涩,感觉自己的命有点波折,本来好好的五口之家享受天伦之乐,偏偏一堆事情闭着他往前走。

顺着记忆中的方向,沈峰很快踏上了那条当初遇见流家大小姐流雨儇的那条小道,中途也遇见了两匹雪狼,不过在沈峰强大的身世之下,那两匹雪狼却是伏在地上丝毫不敢逾越。沈峰此刻,对那雪狼皮也早没了兴趣,当初也只是好奇而已,现在他已经是先天圣者中期之境,自然不会有丝毫兴趣。

站在小道之上,沈峰眼神轻动,辨别着方向,他记得当初流雨儇告诉他,顺着小道尽头就有一个村落。沈峰直接估算了一下时间,如果这时候顺着当初逃离这个葫芦口的山壁前往当初和冯家父子三人落脚的马坊镇恐怕要到太阳落山的时候才能到。

“前往哪个流雨儇所说的那个镇子,再往西南方向去,却是能直达冰霜城。上一次马德龙也算帮了我不少忙,这一次回来娶见他一面也不错。”沈峰暗自嘀咕,随即脚下一踏,每再多想,直接向当初流雨儇所说的村落方向快速窜去。

这一路上,白雪连绵,沈峰能够见到的也都是雪景。响起当初那一次和流雨儇见面,也十分偶然,后来交集不多,自己帮流雨儇脱困,流雨儇也答应帮沈峰寻一下那地级中品的灵丹。不管如何,双方有了交集,沈峰也答应去一次,所以沈峰准备见过马德龙以后,也顺便去一次流家庄。

寒风在耳边呼啸,就连天上的阳光都有一阵寒冷的意味。这里就是先天秘境的北语风雪之地,能够见到的就是连绵的雪山而已。而这片雪山之中,有一个寺庙,那就是白马寺。沈峰想起当初那个一口咬定他身上有魔教气息的白马寺大弟子,心中却是没有太多好感。趣~读~屋

霸恋独爱:降服冷面酷少

哒!

沈峰刚踏至这片雪山出口,就感觉前方有不少人,脚下也不禁慢了下来。而他慢了下来,对方却没有慢,那一连窜的马蹄声呼啸而来,当头一位戴着白色面巾的白袍男子骑着黑色战马在沈峰身侧奔驰而过,后面一连窜跟着十多人同样奔驰而过。

雪狼帮!沈峰颜色清冷了几分,不过这一次对方却也没有招惹他,他也懒得去理会这些人。那领头之人,沈峰当初还见过,正是那雪狼帮三当家。不过,显然对方是不可能认出他的。沈峰认出对方靠的是那股曾经试探过的气息,而此刻那雪狼帮三当家比他抵了也不知道几个等级,自然无法感应他身上的气息。

吁!

而就在沈峰打算离去的时候,只听身后那一队雪狼帮的人却扯住缰绳停下了。沈峰感觉对方已经掉转马头,向他寻来,随即也停下了脚步,转身看向了对方。

哒!

雪狼帮三当家扯着缰绳驱使着战马慢慢向着沈峰踏脚而来,只是上下打量了沈峰一眼,见沈峰不过二十多岁的年纪,手里拿着一把看上去像个破木条的剑鞘,随即眼神轻动。此刻,雪狼帮三当家心中也疑惑,他见沈峰年纪不大,但是气息却令他一时拿不准,感觉似乎眼前年轻男子实力最多不过半步先天,可是又觉得有几分不像。

“兄弟!请问怎么称呼啊?”雪狼帮三当家感觉不出对方具体实力,也没把眼前年轻人当回事。毕竟在北域这片天地之中,除了那白净的和尚以外,年轻一辈实在也没什么逆天的高手。再则眼前年轻人没穿武当道袍,也没穿蜀山青衣,甚至连把剑都没拿,只拿了一根木条,自然不是四大门派的年轻高手。所以,雪狼帮三当家作为地头蛇,也没给沈峰面子,直接坐在马上,俯视着问道。

沈峰嘴角轻轻一笑,响起了成延海的话回道:“路过的!”

“嘿!小子。怎么说话呢。这位可是我们雪狼帮三当家,别不识抬举……”一个雪狼帮帮众显然对沈峰的回答有些不太满意。盛世为后

沈峰听了那名雪狼帮帮众的话,自然也有点不屑,他只是不想出手收拾这群雪狼帮的人。如果对方真不知好歹惹了他,他也未必不会不下死手。毕竟真要说起来,当初也算有点过节。然而就在这时候,小道尽头又响起了马蹄声。

“先天王者初期!”沈峰暗自嘀咕,来的人比眼前这个半步先天后期的雪狼帮三当家实力强上一些,已经踏入先天王者之境。

哒!

那马蹄声又急又快,同样是十几名白袍武者呼啸而来。当先一人见到一群雪狼帮三当家停在路边,随即一拉缰绳,缓缓来到跟前停了下来。

“老三。怎么了?”那领头的高大男子,驱使着枣红战马,显露出的一双鹰眼只是瞪了沈峰一眼,随后向雪狼帮三当家问道。

雪狼帮三当家看了一眼沈峰,微微摇头道:“没什么。就是遇见了个过路的。想问一问山里有没遇见雪狼。”

“问有何用!”领头的高大男子又看了一眼,驱使着马,对雪狼帮三当家训斥道:“快点走。把今年的雪狼猎了。我们还要赶回去,大哥那里还有大事要做。容不得我们耽误!”

雪狼帮三当家听了无奈点头,又有几分不屑得看了沈峰一眼,随即对高大男子点头应了声:“知道了。二哥。”

驾!

这一群人轰然而去,极其满地泥泞,沈峰看着,嘴角轻笑,也不再过多理会,直接放开速度往小道方向飞踏而去。

当初说的似乎挺近,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