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逃避,沈峰又何尝不是在逃避呢。母亲死后,父亲在第二年娶了另一个女人之后,姐弟两人就一直在逃避。沈峰已经七年多没有去见过自己的父亲了,不过偶尔打听来的消息得知父亲过得还不错,这也是沈峰还算安心的理由。

沈峰回过神,直接切入重点道:“方太太,给我说说那个女人吧。”

“李秋月!”方秀月皱起了眉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沈峰似乎格外关心那个女人,但是依旧回道:“说起来也很老套。李秋月当初是我们家保姆,一开始手脚倒是很勤快,让人很满意。不过她来到我们家半个月就和老唐好上了。一开始两个人倒也是极为隐秘,我一点也没看得出来。直到后来有一天,妙妙在学校请假回家,亲自发现了两人在卧室里鬼混,我才知道了这件事。这也是妙妙恨他爸爸的原因!”

“保姆?”沈峰皱起眉头,又问道:“那这个李秋月是什么地方人,您知道吗?”

“什么地方人?”方秀月疑惑道:“当初我看过她的身份证。上面写的祖籍地址却是黑龙江人。不过我看她倒也不像土生土长的东北人,以前大学的时候,我身边有好几个东北同学,所以东北人说话的口音我很熟悉。李秋月倒是没有东北人的口音,普通话却是很标准。”

东北人?沈峰军队里也有东北的战友,他刚才和李秋月交谈几句,还真没有听出东北人口音。东北话和普通话极为接近,所以一般东北人在外比较习惯说东北话,毕竟两者诧异不大,别人都听得懂。不过,这点证据也无法证明李秋月就不是东北人。

沈峰不好直接问,便旁敲侧击道:“我看那个李秋月表面上看上去很有教养的样子。她学历应该不低吧?英语讲得怎么样?”鬼才王小波

“沈先生。你为什么这么关心李秋月?”方秀月看沈峰的眼神已经有点异样,如果不是心里还相信沈峰的定力,恐怕她都怀疑沈峰恐怕是想勾搭李秋月了。

沈峰察觉到自己的确问多了,索性不再隐瞒道:“方太太。实不相瞒。你知道我会些功夫,所以看人的方法也会和普通人不同。刚才我看那个李秋月不像普通人。我只想知道,她会不会可能是东岛国的人?”

方秀月听了沈峰的话,面色一惊,顿时深吸了一口凉气道:“沈先生的意思是李秋月来我们家有问题?”

“这个我不敢确定。不过方太太要是能够回答我刚才的问题的话。或许我能更好得判断对方的目的。”沈峰不置可否得回道。

方秀月眼神微动,过了许久才想起什么道:“我不知道她是不是东岛国的人。不过她刚来的时候,有一次我在家里的确听到一个女人在用东岛国的语言和人通话。可是我没有看见对方的身影。现在想起来,或许就是她!”

保姆!东岛国!沈峰心里明白了,李秋月来唐家肯定是有原因的,否则不会以一个保姆的身份混入唐家,然后以魅惑之术勾引唐明华。只要李秋月来唐家的目的,现在成了沈峰最关心的事,作为一名华夏军人,最痛恨的便是东道的帝国主义。再加上上一次在酒店遇见的东岛国忍者,沈峰感觉东岛国或许在南门市有着不小的秘密。而这个秘密的入手点很可能便是李秋月。

沈峰得到了想要知道的消息之后,又和方秀月交代了几句无需多管此事。毕竟方秀月只是一个妇人,如果插手此事,或许会带来不必要的危险。不过方秀月言语含糊,显然没把沈峰的叮嘱当一回事。

在唐妙妙不舍的目光中,沈峰和林月溪还有莫白离开了唐宅。在与白寒星告别的同时,沈峰也将对于李秋月的看法告诉了那个老头,白寒星也无需沈峰多说,便直接下达了调查李秋月的命令。

银色布加迪在略显湿润的道路上疾驰,林月溪一脸淡雅得坐在副驾驶上,看着外面迷离的风景一句话不说。其实这时候的她有许多话想和沈峰去说,至少将自己利用沈峰做挡箭牌的事情说出来以后,或许会畅快一点。几天相处下来,林月溪感觉自己并没有小时候一开始听到婚约那般讨厌沈峰;相反有时候她觉得沈峰沉着,冷静,果断的一面还是很值得人欣赏的。无限幻世录

林月溪有话,却不能当着莫白的面去说出来,毕竟莫白的来历,大致她也能猜出来。当然就算莫白只是一个普通人,林月溪也未必愿意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

这时候的莫白已经躺在了后座上,也不知道宴会上一个人气呼呼得喝了多少酒,丝毫没有了巾帼不让须眉的英姿。莫白本来酒量是不错的,不过这些天受的气实在不少,再加上宴会上无所事事,那些富家公子又实在让她心烦,当她发现自己似乎喝多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还好,她相信沈峰会送她回去的。不过莫白喝多了以后,终究会算漏了一点。

哒!

林月溪提醒似得点了一下后视镜,沈峰没有看,直接点了点头。林月溪再提醒他车后有人跟着,沈峰也早知道了这一点,同时也敢肯定对方绝对不会是国家安全局的人。首先自从莫白住进了别墅以后,国家安全局的人虽然还会监视,但是也只是做做样子在香山海景定了个点而已。其次,后面跟着的那辆车的跟踪技巧实在不怎么样,就差在挡风玻璃上写上“我在监视你!”几个大字了。

莫白在车上,哪怕喝醉了。沈峰也不愿意主动去找麻烦。毕竟莫白这个女人还是有点小心机的,谁知道是不是完全醉了?又或者就是再装醉。这也是他没有和林月溪说一句话的原因。

“看来得把车上的麻烦送回去,才能解决后面的麻烦了。”沈峰这时候心里对后面的人已经起了杀心,国家安全局的人跟踪他多半只是监事而已。而后面那些人跟踪他是绝对准备对他不利,不可能也是为了监视。有莫白在,沈峰自然不能找个地方将后面的人解决。只有把莫白送回去以后,沈峰才可以脱身,后面的人既然要跟着,那就让他们跟着好了。

回到香山海景,已经深夜十二点了。

林月溪看着后座依旧躺着不醒人事的莫白,对沈峰眨眨眼,开玩笑道:“她就交给你了。一会要是发生什么,我会当作没听见的。”

哒!哒!哒!

林月溪拎着小手提袋,踏着小皮鞋顺着楼梯回了别墅。临消失前还给了沈峰一个极其娇媚的回眸一笑。沈峰嘴角苦涩,莫白还不醒来,那将人送进房间的活,也只能由他来做了。弑神狂徒

美女在怀,沈峰心里没有异样的感觉是不可能的。更何况莫白的确是个美女,而且是样貌和身材都极其完美的美女。

嗯!

在沈峰怀里,莫白却是迷迷糊糊得动了一下,一条手直接甩开,低胸短裙立刻更加性感了。沈峰没有非礼勿视的精神,直接扁着嘴,若无其事得看着眼前的迷人风光,一步步顺着楼梯走上了二楼。

“艳福不浅!”林月溪站在自己的房间门口,见莫白那性感的动作,不禁嘴角窃笑,随即关上了自己的门。

面对林月溪的调戏,沈峰对眼前的风光却是没了兴趣,抱着莫白的身体,变成了一丝略重的感觉。莫白的身体的确比同样身材的女人要重一点,不仅骨头重,身上的皮肉也没有普通女人那么虚,而是显得极其结实。

沈峰腾出一只手,终于将门打开,就在他即将将莫白放在床上的那一刻,莫白突然无意识得一口吐了出来,呕吐物直接喷在了沈峰的身上,一股刺鼻的酒精味直接在房间里弥漫。

沈峰呆滞得看着怀里的莫白,最终毫无怜惜得将人丢在了床上。

身上都是呕吐物,还在不断得滴水,这么穿着出去,恐怕沈峰所经过的地方都会有呕吐物,那样打扫起来恐怕就麻烦了。沈峰看了看一旁浴室,索性走了进去。

看这浴室里挂着的一条黑色小内裤,沈峰知道在这里面洗澡有点不太合适,索性将衣服脱掉准备将衬衫和裤子上的呕吐物洗干净,就离开房间。

呜!

莫白感觉脑袋很重,刚才似乎被人恨恨得摔在了地上,幸好地面还算柔软,没有摔疼。过了几秒钟,莫白迷迷糊糊得撑起了身子,看了看周围居然已经回到了住处,心里也松了一口气。

“衣服怎么这么脏!”

黑暗中,莫白摸了摸自己身上的衣服,感觉难受得狠,最终放弃了继续安睡的计划,直接将身上的短裙和内衣脱光丢在了地上,摇摇晃晃得打开了浴室的门,走了进去。

第三十章 决定生死(玉佩加更)

莫白走进浴室门的那一刻,迷糊得发现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影。脑袋瞬间的迷糊还没有能够让她完全做出反应,而沈峰则已经呆立当场,看着眼前*的美女,忘记了回避。

啊!

突然,惊天的尖叫声传遍了整座别墅,如果不是别墅的玻璃隔音效果确实不错,恐怕这尖叫声足以将整片别墅的人惊醒。林月溪刚坐了一会,准备脱掉衣服洗一个舒服的热水澡,听到这尖叫声瞬间停住了脚步。

“不会吧?那家伙真没憋住?”林月溪嘀咕着打开了门,站在了走廊里。

事发现场只留下了沈峰一个人。莫白已经飞速冲进了自己的房间,用床单裹住了自己的身体,双眼怒瞪着浴室门口,如果这时候手中有枪,或许她便会做出瞄准的姿势,只要里面的男人一出来,就立刻打爆对方的脑袋。

沈峰端着盆子,从浴室里走了出来,看这莫白怒气冲天的面容一脸无辜道:“这不能怪我。你吐了我一身,我就是想把衣服洗下就走。我哪知道你会脱光了冲进来!”

“滚出来!”莫白怒吼一声,这时候的她可不愿意和沈峰多说废话,毕竟身体只是一条床单裹着,稍不注意恐怕身体又要被眼前的色狼看个遍了。

沈峰上下打量了一眼,嘴角牵动笑了笑,在莫白吃人的目光中走出了房间。

走廊里的林月溪已经等候多时了,见到沈峰穿着内裤捧着盆子出来,的确感觉有些意外。不过看那湿答答的衣服,也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纵然如此,她依旧笑了起来。

“不错啊。刚才还说不是那种人。这一转眼就穿着内裤从人家房间里出来了。”

沈峰这时候懒得理林月溪,直接上了楼。

林月溪在回到房间的那一刻,突然感觉自己刚才的做法有些蹊跷。如果是以往,她多半只会在房间里任由事情发展,不会管沈峰和莫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刚才隔壁发出声音的那一刻,她却选择了走出房间看个酒精。黑暗的房间里,林月溪轻轻皱起了眉头,不禁暗问自己,难道她对沈峰已经有了一点在乎?

三楼房间,沈峰将衣服直接丢在了浴室里,又飞快得换上了一套运动服,随即从三楼阳台顺着管道悄无声息得翻身而下。趣~读~屋鬼宝策良爹

……

距离沈峰所在的别墅不远处,一辆黑色本田正停在一颗树下,两个身穿黑色西服的年轻人一脸不耐烦得抽着烟。

“他娘的。怎么这么多蚊子!”一个略胖的年轻人给自己一个响亮的耳光,同时也扇死了一个蚊子,随即嘴里埋怨道:“三哥。我们还要在这等多久啊。大少从家族叫的人大概什么时候来?”

黑瘦的年轻人一脸郁闷,将手中香烟掐灭掉:“从广西调人过来,起码得五个小时才能到。再说这次来的是两个长老。这些老家伙架子大得狠,怕是没有六七个小时来不了。我们就等吧,大概等到天亮就差不多了!”

略胖的年轻人叹了口气,在一旁袋子里找出一瓶矿泉水拧开,闭着眼睛灌了一大口。当他刚要把水咽下睁开眼的时候,只见眼前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口中水一下子喷在了挡风玻璃上。

略胖的年轻人看着沈峰一脸笑容得站在车旁。惊慌失措得用手拍了拍身旁的黑瘦年轻人,可是不管他如何去拍,黑瘦年轻人都没有反应。略胖的年轻人将头转向黑瘦年轻人,见到其脖子上那一抹血迹时,瞬间瞪大了双眼,一丝汗水由脸颊滴落。

短短五秒钟,身边神不知鬼不觉得就死了一个人。略胖的年轻人知道自己不是沈峰对手,可是他没想到身旁的黑瘦年轻人三哥会死的这么悄无声息。

“不用怕!”沈峰拍了拍挡风玻璃,嘴角冷笑道:“带我去你们大少爷那里。或许你还有条活路。”

略胖的年轻人吞咽着口水,脸皮惊恐不定道:“沈先生!放过我吧。我带你,大少会把我打死的!”

“那你是想现在死?”沈峰冷漠反问道。

出卖萧智勇,死不死还不知道。但是现在拒绝沈峰,那肯定活不了。面对沈峰的果断和冷雪,略胖的年轻人丝毫不敢拒绝,最终深吸了一口气,按照沈峰的意思将黑瘦年轻人的尸体放入了后备箱,随即带着沈峰开车向萧智勇所在的地方驶去。

……'射雕'师妻

假日酒店,顶层总统套房内。

萧智勇躺在床上,本来应该左拥右抱的几个女人早已被驱散。这时候的他完全没有心情去享乐,又或者身体实在无法去享受男欢女爱的快感。大腿挨了了沈峰一拳之后,髋关节脱臼是接上了,可是却依旧疼痛的厉害,也只有躺着疼痛感才会减弱点。

沙发上坐着的老者一脸暗淡,膝盖上已经涂抹了伤药,疼痛也消了,不过要痊愈恐怕还要休养些日子。疼痛对于老者没有什么,只是离开唐家前那一份惊天动地的大礼让他感觉到一辈子都未曾有过的耻辱。

“沈家小儿!不将你碎尸万段,我萧瀚城誓不为人!”老者萧瀚城怒骂一声,将手爪狠狠得拍在沙发上,留下了五个洞眼。

萧智勇深叹了一口气,咬牙道:“三叔放心。等两位长老来了,抓住那个沈峰以后,我一定将他交给你处置。”

处置?萧瀚城已经决定了,只要沈峰一落到手中,就立刻一掌拍碎对方的天灵盖,让沈峰死无超生之地。至于萧智勇,他有另外的想法,抓住了沈峰自然不能放过沈峰一起的几个女人,只是不知道这时候和沈峰住在一起的会是哪几个。想到此,萧智勇直接拿起了床头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滴!

在萧智勇拨通的那一刻,门外响起了隐约的手机铃声。萧智勇没在在意,依旧等待着自己电话里的人接听。而门外的手机铃声越来越接近,越来越响,萧智勇手中的电话依旧没人接。

咔!

就在萧智勇手中电话挂断的那一刻,门外的手机铃声也停止了。

“两个人回来了?难道跟丢了?”萧智勇眼神疑惑,随即吩咐一个手下去门口看看。

那名手下还未到门口,房间的门从外面直接打开了。矮胖的年轻人一个踉跄冲了进来,面色惊慌得看着萧智勇和萧瀚城。萧智勇拧着眉头,看向惊慌失措得矮胖年轻人,感觉情况似乎不对。

“马胖子。不是让你们去跟踪那个沈峰吗?你怎么回来了。王三呢?”萧瀚城声音嘶哑喝问道。

我的极品大小姐

马胖子面色惊恐,也不敢回答老者的话,直接看向了门外。而先前准备给马胖子开门的年轻人早已经双眼惊恐,手哆哆嗦嗦得指向了门外。

门外有人!萧瀚城瞬间站起了身子,拧紧了眉头。

“王三?”沈峰嘴角轻笑,闲庭信步得走进房间,看向在场几人道:“你是说那个黑瘦的家伙?嗯。刚才被我杀了。是我让马胖子带我来见见你们的。正好听说你们准备对我下手,看来这次来对了!”

萧瀚城怒瞪双眼,马胖子和王三都是自己手下的人。现在一个死了,另一个居然背叛了他们,他怎能不气。可是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件事的时候,让他更加感觉意外的是,沈峰居然敢一个人送上门来。在萧瀚城眼中,沈峰也就是古武宗师中期的水准,如若先前不是大意,他也不会输的那么惨。可是纵然如此,自己加上受伤的萧智勇也未必不能拿下沈峰,沈峰又凭借什么敢肚子一人走进这个房间?

难道,他有信心一个人拿下自己和萧智勇?萧瀚城感觉这是一个笑话,恐怕就算古武界年轻一辈第一天才王家王城也不敢说一个人就能顺利拿下此时的两人。

萧智勇已经从床上起身,双眼阴冷得看着沈峰,身为天之骄子的他,从小到大就没有受过什么屈辱。可是自从遇见了沈峰就没占过便宜,而且屈辱一次比一次大。第一次只是丢了面子,这一次居然还伤了手和腿。

“沈峰,本来我还想让你多活一点时间。可是你居然着急送死。这次就不能怪我们了。”萧智勇如同看死人一般看着沈峰,一脚已经后踏,似乎随时准备出手。

萧瀚城却比萧智勇谨慎得多,虽然感觉沈峰几乎没可能拿下他们两人,但是这时候他们已经受伤了,如若一不小心,或许会伤上加伤。自己受伤也就算了,如果萧智勇受了什么难以治愈的伤势,恐怕到时候自己就算死,也无法消除族长胸中的怒火。

沈峰依旧一脸平静得看着两人。当他得知萧智勇准备对付他的那一刻,就已经绝对了在场几人的生死。而现在,就是他收割生命的时候。

嗡!

淡淡嗡鸣,一道寒光在众人眼前一闪而过。

第三十一章 死亡

出手了?

萧瀚城眼神凛冽,直接迎向了沈峰手中的断刃。趣~读~屋这时候的他手爪之间已经多了一套铁器,这套铁器由精铁打造,根据萧瀚城的手定做而成,如同鹰爪,正好配合他的爪功一起使用。

平时,萧瀚城只是将铁爪放于身体两侧,很少使用。毕竟专于爪功之人,手爪便是天生的武器,多了层东西反而感觉上没那么实在。只有在对方使用武器的时候,萧瀚城才会暂时用上铁爪。

铁爪由精铁千锤百炼而成,坚硬无比。萧瀚城对拿下沈峰手中断刃自然是极有信心。同时利用自己的铁爪抓住断刃,还能给沈峰一种出其不意的感觉,顺势找到破绽重伤沈峰,这也算是一举两得的事。

“凭借一把断剑就敢来撒野。下辈子投胎眼睛放亮点,不要得罪不该得罪的人。”萧瀚城心中暗笑,铁爪已经迎向那一丝寒光,顺着断刃顺势爪向了沈峰的手。

吱!

铁爪和断刃交织的那一刻,发出一声刺耳的摩擦声。断刃如入黑泥,没有一丝火花溅出。

“不好!这断剑有古怪!”

萧瀚城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瞬间瞪大了眼睛。可是当他明白沈峰手中断刃有古怪的时候,自己的铁爪已经用尽了全力抓了上去。

啊!

萧瀚城只感觉右手手抓一阵刺骨得疼痛,只见沈峰手中断刃向上一挥,那铁爪的四根手指应声而飞,鲜血四溅。简单的一招,因为萧瀚城的对于自己铁爪的自信,而断了四根手指。

断了四根手指的萧瀚城依旧老辣无比,左手慌乱之中挥了出去,成功逼退了沈峰的身形。

“三叔!”

萧智勇看到眼前这一幕,发出一声惊呼。他没想到沈峰如此厉害,三叔萧瀚城只是一招之间就吃了这么大的亏。

“没事!”萧瀚城后退几步,强忍剧痛对萧智勇安慰道,同时又对一旁的随从吩咐道:“快。把手指找回来!”

萧瀚城站稳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让身边一个家族子弟将自己的四根断指找回来。趣~读~屋手指虽然断了,但是现在医学如此发达,完全可以接上。哪怕接上以后没有以前那么灵活,可是至少不会让萧瀚城右手爪功完全废了。如果手指找不回来,萧瀚城恐怕一半的实力就永远不会存在了,对于一个年过大半百的古武者来说,这种打击是极大的。神级小商贩

萧智勇从一旁桌子抽屉里直接掏出了一把枪,指向了沈峰凶狠道:“沈峰。本来我并不想去得罪你。怪就怪你色胆包天,居然贪恋林家大小姐美色。现在还伤我和我三叔,断他手指。今天只要你落到我手里,我要将你千刀万剐而死!”

“哼!废话真多!”

沈峰对萧智勇手中的枪视而不见,嘴角冷哼一声,双指断刃再出,直接刺向了萧瀚城。在踏出的那一步,沈峰已经瞬间将心神交织在手中断刃之上,心中只有一个执念,立刻解决在场几人。

砰!

子弹射出,沈峰手中断刃一晃而过,下一刻整个人如同鬼魅的幻影一般在萧瀚城身旁飘散而过。

哒!

子弹被分割成两片,掉落在地。

房间内一片死寂,萧智勇瞪大了双眼,心中遗留的只有恐惧,仿佛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看见了有生以来最大的噩梦。而这场噩梦并没有结束,还在继续。

噗!

一股血箭由萧瀚城脖间冲天而起,喷洒在天花板上。萧瀚城依旧残存着一丝意识,这时候的他已经感觉到自己对身体失去了控制,眼前的世界也开始模糊。

“死了吗!”

萧瀚城在心中问自己,看着抬起的左手手指掉落,眼前的世界也随着最后一丝不甘心而变成了黑暗。

砰!

萧瀚城如同失去了支点的积木,轰然倒在地上,左手的几个手指飞落在墙角。本来以一手爪功闻名古武界的萧瀚城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临死的时候会双手齐断,死无全尸。

“啊!”

萧智勇犹豫惊恐失去了所有的理智,手中的枪对着沈峰的方向射出了所有的子弹。沈峰阴冷着双眼一步步走向萧智勇,那飙飞的子弹没有一颗能够击中他。我是傻妃我怕谁

萧智勇生来便是天之骄楚萧家大少爷,萧家上上下下几千号人无不对他关爱有加唯命是从。从小赴泰修习古泰拳,得古泰拳大师指点,未曾有过一败。虽然他也有忌惮之人,但是仗着自己的身份和实力,却没有几个人真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