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3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骱Γ凰暌殉上忍焱跽吆笃谥常侨匆菜悴坏媚昵嵋槐驳谝蝗恕>褪悄俏涞鄙秸泼徘状茏诱湃找⒘吨频哪且幻毒攀诺澜F恼笈淘谑郑参幢夭皇强彰鞔笫Φ亩允帧K哉馊耍闶遣麓砹耍 

“空明大师的确还算不上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一旁店小二笑着接口,看向众人,最后将目光停留在马德庆身上夸赞道:“我却是大概知道马大爷说的那位年轻一辈第一人了。不过此人却是有些日子没消息了。马大爷我说的对吧?”

马德庆见店小二如此开口,也懒得对在场众人绕来绕去,直接看了一眼店小二举起自己断手笑着感叹道:“看,还是咋们小二消息灵通。冰霜城里的包打听。这人正如小二所说,已经有些日子没什么消息。当初那位先生踏入蜀山之时,才不过半步先天初期的境界,上了万剑锋再下来之时已经是半步先天中期,后来被蜀山掌门收为关门弟子,在那飞天索道之上苦修八天七夜,就已经一举踏入了半步先天中期之境。而后进入妖兽山谷苦修,三月出来之时,已是先天王者中期之境。踏入林家当天就废了咋们六大家族妖孽天才王成一身烈阳之火,也不蛮各位,我这只手,也是那位大爷在我现在所坐的这张长凳之上挥剑砍下的。现在想来,当日真是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得罪了他老人家,心中却是无比惭愧啊!”异界公主的凄美恋爱史

“你是说蜀山掌门关门弟子风名扬啊!”高大汉子微微咋舌,随即惊叹点头道:“此人当真了得。天下传闻,当日在林家,蜀山掌门就因为此人亲至,还差点灭了王家全族,也不知是真是假!”

马德庆略显不满得撇嘴低声道:“怎么会是假?我表哥当时就在场,那可是亲耳听到的。还有我家德龙表哥乃是风先生的至交好友,这次雪狼帮要聚集帮众对付流家,虽然流家大小姐的……也就是风先生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但是我们家德龙表哥早说了,他不会坐视不管。所以啊,那雪狼帮到时候真敢去流家,也不过去送死而已。”

“原来流家大小姐的老相好是蜀山掌门关门弟子风名扬风先生啊!那雪狼帮算是踩上钉子了。”在场众人听了高大汉子的话,纷纷点头,只感觉雪狼帮这次做事,的确惹上了不该惹的人。

坐在马德庆身后不远处的沈峰,听到这些话,差点一口茶水给喷出来。他没想到当初随口让成梦阳依旧马德龙有时间照顾一下流家,这一转身自己却变成了流家大小姐的老相好。也不知道,这些谣言是从谁口中传出来的,的确叫人哭笑不得。当然,沈峰最关心的也不是这个,而是雪狼帮居然要对流家下手的问题。沈峰此刻只觉得,自己这绕来绕去,却怎么也绕不过雪狼帮,莫非真应了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

客栈里的闲话过去,众人有的继续吃早饭,有些继续低语交谈,还有些说过了也就走了。马德庆大口吃了一盘子肉,又灌了几口酒,随后满身酒气得看了一眼外面的天色。

“天色不早了。我去解手,一会还有事!你们喝啊!”马德庆对同桌两人交代了一句,口中眨巴了加下,由用手抓了两片肉塞进嘴里才向客栈外门走去。而客栈之内的沈峰眼神一动,丢下一点碎银随即就跟了出去。

哒!哒!

马德庆的脚步不轻,摇摇晃晃得走着,直接找了条小巷子进去,准备随便找了个地方解手。可是他刚走进巷子不久,就感觉身后有人跟着,随即一转身就看向了来人。至于沈峰跟在对方身后,连气息都没有隐藏,见马德龙转身也没躲避,而是静静得站在那里。小受的美好食代

“妈……呀!”马德庆眯着眼睛,刚要骂出口,但是当他看清楚沈峰面容的那一刻,瞬间后面一个字变了味。只感觉心中一机灵,一股尿意终于没憋住,黄汤洒了一身。

沈峰看着马德庆居然这幅尊容,不禁止住了脚步,故意冷声问道:“马德庆,我什么时候成了流家大小姐的老相好了?”

“没!风先生……呸!风大爷!风爷爷……”马德庆见沈峰脸色阴冷,吓得连裤裆里的黄汤也管不得,身子酥软就准备跪下,口中求饶道:“风爷爷,我……我胡说,都是我胡说的……您老……”

沈峰也懒得戏弄马德庆,扇了扇飘向鼻尖的骚气,埋汰道:“行了行了。起来吧。当初你跳下冯姑娘,我也不过只是砍了你一只手而已。你说我两句,我也不会跟你计较什么。再说了,里面有些话还是挺中听的。”

“哎!风爷爷说的是。”马德庆见沈峰让他起来,也连忙就起来了,口中继续道:“风爷爷,刚才我在里面说的话可都是真的。没有半句虚言。您当初……”

沈峰也不想听马德庆唠叨,直接阻止道:“行了。我要见马德龙,他现在在城主府里吗?在就带我去通报一声!”

“德龙表哥!他真不在冰霜城!”马德庆口中极为无奈回道,不过却没等沈峰开口,却又是想起什么道:“对了。风爷爷!前几天德龙表哥交给我一位受伤的老先生,他说那位老先生和您有关系……”

沈峰一愣,惊声道:“冯老先生?他在哪?”

“对。是冯老先生!”马德庆连忙上前几步,但是又感觉自己身上脏,不禁又止住脚步回道:“冯老先生现在就在我家里,伤也好得差不多了。风爷爷你不用担心,我听说他和你老人家有关系,可是一直把冯老先生当爷爷一样供着!”

第三一七章 流家

马德庆的宅院不大,看上去还算别致,想来当初这个大胡子确实混的也不错。趣~读~屋如果不是因为遇见了沈峰,恐怕现在依旧风生水起,冰霜城中谁人都不敢得罪。

沈峰走进宅院内,只见一个丫鬟正从那右侧的厢房之中刚刚出来,而手中端着的饭菜如同刚做出来一般,没有人动过。

“又没吃啊?”马德庆看着丫鬟出来,眼神惊诧,见丫鬟点头,随即为难得对沈峰道:“风先生。我真的把冯老先生当爷爷一样供着。可是他来我家之后,就极少吃饭……”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点头,他知道这事也怪不得马德庆。冯大安被自己养子所伤,身上的伤却是小事,心里的痛才是真正的大事。恐怕不管是谁,遇见这些事,都不会有丝毫胃口吃饭。

“你忙你的吧。这里交给我。”沈峰对马德庆交代了一句,随后轻叹一口气走进了房间之中。房间的格调不错,看上去挺整洁干净,可见马德庆也的确对冯大安很用心,丝毫没有敢怠慢。

沈峰走进房间,只见冯大安趟在床上,左手还提着当初那个酒葫芦,仰在那里闭着眼睛纹丝微动。不过,沈峰从对方呼吸之中可以听出,冯大安并没有睡着。

伤心人,伤心事。恐怕做父母最伤心的事,就是遇见忤逆儿了。而冯一平不仅仅忤逆,还出手打断了冯大安的一条胳膊一条腿,实在是丧心病狂之人。

哒!

沈峰轻步上前,刚想给冯大安手中的酒葫芦拿下来。冯大安却是拿着酒葫芦又打算往嘴里灌,沈峰直接一伸手握住了冯大安的手腕,止住了对方的动作。

“不要管我!让我喝酒……”冯大安口中嘟囔着,满身酒气,想要抽手却感觉对方的力道不小,自己的手却怎么也抽不出来。冯大安无奈睁开眼睛,当他看见沈峰的面容之时,手中的酒葫芦瞬间掉落在床上,酒水洒在铺面之上,淋透了下面的垫子。

冯大安没想到沈峰会出现在面前,面容惊愕,不过刹那露出悲痛之色,放声痛哭起来。一位五十多岁的汉子,在经历了这么多天的伤痛煎熬之后,终于忍不住痛哭起来。沈峰知道对方心中的痛,这种纠结心酸的痛完全用语言无法表达,只能用哭泣发泄。**丝男士

这一哭,就整整哭了一盏茶的功夫。冯大安在沈峰的安慰之下,才慢慢止住了心中的悲痛,左手拳头狠狠砸在床上悲痛怒骂道:“这个畜生。当初老夫瞎了眼,就不该收留他!还收他做了义子,本来还想把彩玉许他做个媳妇。却没想到他是这种忤逆子。”

冯大安知道沈峰既然来了,多半已经知道了他身上的事,所以也没有隐瞒,口中不断咒骂着冯一平。

“冯老先生。事情过去也就过去了。对于那样的人,你也不值得记挂在心上!”沈峰并不是太会安慰人,只能说一些场面话。

冯大安听了,也只是微微点头,心里记着冯一平,却也不想让沈峰看着自己一直哭,随即便岔开话题道:“风先生。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应该只是路过,不是特地来找我的吧?”

“我……”沈峰微微沉默了少许,自己的确要来这地方,不过同样也算是来找冯大安的。特别是冯大安此刻还不知道他杀了冯一平,沈峰也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把事情给说出来。沈峰想了少许,最终还是没打算把冯一平的事说出来,只是对冯大安问道:“我的确是路过此处,又听了我朋友说了你的事,就敢过来了。冯老先生,不知道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要是你打算住在这里,我也可以帮你安排下去。”

冯大安听了,连连摇头道:“这地方,我是不想待了。北域我也不想待了。我只想原来这地方,不想再见到那忤逆子了。只是,我这胳膊断了一条不打紧,可是腿断了,我一人也实在……”

“这没事。冯老先生。我回头让人想办法帮你断腿断壁再接上,不过恐怕你还要在此处修养一段时间。”沈峰想着,便又开口道:“既然冯老先生想离开北域!那也好,过几日我回蜀山之时,冯老先生跟我一起回去,到时候我让人给您老在连云镇之中安排个住处,正好到了蜀山地界,我也更有把握治好您的伤势!”军门悍婚,玩火烧身

冯大安微微张嘴,想拒绝,但是他也知道沈峰不是那种虚假之人,随即便点头道:“那就多谢风先生的大恩了。”

“冯老先生说笑了。当初你那枚蜀山剑令可是无价之宝。再说我们是朋友,不过举手之劳而已,何必言谢。”沈峰口中轻笑,又对冯大安提醒道:“不过,老先生。你切不可和这几日一般,浑噩度日。就算那忤逆子如此对你,你不是还有彩玉姑娘这个女儿?而且彩玉姑娘和我一位兄弟心生爱慕,到时候你可是有女婿,还有外孙的人。切不可再这么下去!”

冯大安听了,眼神微亮,他当初在蜀山脚下就感觉冯彩玉和成梦阳之间有点什么,现在听了,却是坐实了。随即,也略有感叹得微微点头道:“风先生,我明白了。我一定好好活着,不为别的,就为彩玉,还有我那个未来外孙。”

见过冯大安,沈峰心中终于了了一件心事。当他出来再见到马德庆之后,才知道马德龙居然人在东岭镇。沈峰想起当初在东岭镇和马德龙见面时的情形,不禁嘴角轻笑。随即又问了马德庆流家和雪狼帮的事情。马德庆也干净利落,直接将雪狼帮和流家这几个月的争斗老老实实得说了一遍,而且根据马德龙的计划,应该是在明日雪狼帮出现在流家庄的时候,他才出面。

沈峰心里暗自盘算的,这时候马德龙多半还抱着那个窑姐快活,他也不便去拆散人家好事。随即打定主意,跟马德庆要了一批马向流家庄的方向直线赶去。

冰霜城距离东岭镇大约要接近一个白天的路程,而东岭镇距离流家庄,却也要一个白天,沈峰计算了一下时间,感觉并不宽裕,随即心中暗叹,只感觉自己进了先天秘境就是劳碌之命。

……

流家庄,位于东岭镇东边三百多里,距离东域也不过大约三四百里的样子,可以说几乎等于夹存在两域之间。而流家在这片两域交界之处,却也算小有名气。名气其一就是流家的箭技追星箭,在中原大地之中,各种拳法、掌法、剑法、刀法、鞭法、锤法秘技应有尽有,唯独这箭术秘技却并不多,这流家却是其中之一。相传,数百年前,流家本来也是中原大地之中名门望族,虽然比不得六大家族,但是相对于一些一流家族,也不承多让,同时还出现过好几位先天尊者之境的顶尖高手。而这几名流家高手仗着一手追星箭,纵然是四大门派的尊者高手也不敢有丝毫大意。这箭技不仅速度极快,穿透力极强,而且还能根绝心神引导,可谓让人防不胜防。网游之邪体魔念

至于名气之二,同样是流家古老传承遗留下来的身法秘技少尾式。这少尾式身法变幻多端,大成之时甚至可先龙有九尾之幻想,同时出现九道人影。而这九道人影也只有其一为真,再加上流家本身箭技追星箭,可谓如虎添翼,也正因为如此,流家纵然后来家道中落,却也并没有太多人去招惹。再加上本来流家在北域这片地界,口碑极其不错,深得人心,自然也没人愿意去为了一部并不齐全的青龙七式去打扰流家。

深夜,流家大宅之中灯火通明,在那阴暗角落之处,都有潜伏的箭技高手。这些人实力虽然不过只有先天王者之境左右,但是只要黑弓在手,就算先天王者后期之人,也未必敢有丝毫小视。而流家大宅深处的书房之内,灯火依旧亮着,里面人影走动,显然不止一两个人。

“雪狼帮此次欺人太甚!上次截流我家小女的事还没和他们算账,他们倒好却将雪狼帮众之死怪在我们流家的头上!”身材瘦长,双臂粗大的威武中年男子眉头紧锁,此人正是流家家主流天魁。从那身材来看,就可以看出流天魁一身意淫箭术,那双臂比寻常人粗上许多,想来能够拉开的弓力道也着实不轻。

坐在一旁的白净年轻男子眼神轻佻,正一直看着坐在对面绝色容颜的流雨儇,对流家家主流天魁的话充耳不闻,丝毫没放在心上。

流雨儇有些反感对方的目光,直接避开看向自己父亲道:“爹。雪狼帮窥视我们流家秘技已久,上次如若不是有人相助,我也逃不出马坊镇。这一次如若他们真的要来,到时候如若动手,必然要将其首领全数留下,否则日后必有大患!”

“雨儇说的极是!”白净年轻男子见流雨儇一脸激愤,连忙借口,又有几分傲气道:“不过,想来明天那雪狼帮大当家见我在场,也未必敢真的动手吧!”

第三一八章 雪狼帮

雨儇!这个如此亲密的称呼实在让流雨儇有几分反感,而书桌之前的流家家主流天魁见到流雨儇略显阴沉的眼神,面容露出几分无奈之色对流雨儇使了个眼色,让其忍耐。

“爹。天色晚了。我先回房了!”流雨儇感觉到那位白净公子肆无忌惮的眼神,心中有一阵发毛,随即也不远在房间之中多留,对父亲流天魁应了一句就准备离开书房。

而那白净的年轻男子却是也站了起来了,见流雨儇要走出门,便上前急声道:“雨儇。我送你吧!”

“送我?”流雨儇眼神清冷,冷漠道:“马少爷。这里是我们流家,你打算送我到什么地方?还有,如果马少爷可以的话,请不要直呼我的名字,我们之间好像也没到那么熟悉!”

白净的年轻男子听了流雨儇的话,顿时脸色凝固,停下脚步,看着流雨儇离去的面容,那一双清淡的眉毛慢慢皱起,转身看向了流天魁。

“马少爷。小女脾气从小就随她娘。如果有什么地方得罪了马少爷,还请海涵!”流天魁见白净男子脸色不好,慌忙上前一步道歉。

白净的年轻男子流天魁,深吸了一口气,显露出几分傲气道:“流家主。咋们心知肚明,也不用来这些虚的。我已经让人送信,请我太爷爷明天亲自前来,第一件事就是帮助你们流家解决雪狼帮的事情。第二件事,就是提亲。我对雨儇钟情已久,几次前来都极有诚意。但是我也知道,雨儇对我没有多少好感。不过这婚姻大事理应听从父母之命,感情的事也可以慢慢培养。至于你如何去做,我希望你想清楚!”

哒!

白净的年轻男子也直接离开的房屋,显然离去之时,心中也有几分怒气。而此时,流天魁却陷入两难之境,他不想违背流雨儇的意愿,但是明日如果那位年轻男子的太爷爷当真前来流家提亲,到时候答不答应恐怕也未必就是他流家家主说了算的。

流天魁只感觉自己无用,苦修五十多年,却只是踏入了先天王者后期之境。虽然一心想让流家恢复往日辉煌,却是有心无力,勉强支撑而已。而更让流天魁心中愧疚不已的就是,自己至今只有一女,连儿子都没有。趣~读~屋可见下一代,恐怕这流家家主之位,也要落入旁支之手。不羁的风

只是,这些却不是燃眉之急。此刻让流天魁最担忧的还是明日雪狼帮的到来,距离雪狼帮给的期限给有最后一日,流天魁自然不觉得雪狼帮大当家范兴龙是什么愚笨之人。此人虽然向来霸道,却也是心思缜密之人,恐怕没有完全之策,也不会这么贸然进攻流家庄。

一切尽待明日。可是就算流家庄之人没人愿意这东边的太阳升起,但是那太阳却是依旧要升起的。流天魁静静得坐在书房之中,感觉窗外那景色越来越白,再突然听到外面急促的脚步声,他知道,大祸已经降临!

哒!

外面那脚步声极为急促,流家管家刚到书房门口,便直接叫道:“老爷。雪狼帮五百余人,出现在西边十里之地。”

“五百余人?”流天魁眼神轻动,心中疑惑。雪狼帮帮众两千余人,这次却来五百余人。而流家庄加起来武者至少一千人,能够达到宗师的也有四百多人左右。如果雪狼帮仅仅凭借如此阵容来攻入流家庄根本就是做梦。流天魁站在书房之中,轻轻摇头,知道对方必然有完全之策,活着当中有超过雪狼帮大当家的高手存在,随即便对门外管家问道:“领头之人是谁?”

管家疑惑片刻,应声道:“雪狼帮大当家范兴龙,雪狼帮二当家万丰,还有一名赤红长袍之人,却是没见过……”

赤红长袍之人!流天魁眼神轻眯,深吸了一口气道:“知道了。我这就出来。你让流家先天王者以上众人在厅堂等待。还有大小姐,也让她在那等我!我去请马家少爷!”

当一个人有了选择的时候,心中就不会不去想那个选择。而流天魁坐在这书房之中一夜没合眼,怎么会没有想到那位白净男子口中的话。此刻,他也已经做出了决定,虽然流雨儇的幸福对他来说很重要,但是他也不能看着流家众人惨死,更不能看着流家被灭族。当他来到年轻男子所在的宅院之时,心中却顿时失魂落魄,如同行尸走肉。

吱呀!

不用等流天魁开口,宅院里的白净年轻人已经打开了门,而房间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以为脸皮干涩,下巴上有一颗豆大黑痣的老者。乱世兵心

“流家主,你既然出现于此,想来已经做出决定了吧?”白净的年轻男子看着流天魁,嘴角出现一丝傲气轻笑。

流天魁微微愣神,深吸了一口气,点头道:“只要你能帮助流家解围,你的条件我答应!”

“小事一桩!”白净年轻男子见流天魁亲口答应,直接笑着改口道:“岳父大人。这位是我太爷爷,乃是我们马家的长老,先天圣者后期之境。就算在我们马家也是高手之一,我太爷爷向来对我好。这一次既然你答应了我和雨儇的婚事,我太爷爷自然会帮你们赶走雪狼帮。如若雪狼帮不知道好歹,我太爷爷定叫他们有来无回!”

流天魁心中叹气,轻轻点头,对老者恭敬道:“还请马长老今日帮助我们流家!”

“走吧!我们去会会雪狼帮!”脸皮干涩的老者声音嘶哑,显然没把流天魁放在眼里,领先一步跨出门,直接在前面走着,想着流家厅堂而去。而白静男子,眼带笑意,对流天魁变得有几分恭敬,示意道:“岳父大人前面请!”

岳父大人!这几个字听在流天魁耳中,实在刺耳无比。可是此刻,他却是变得无可奈何,只能苦涩点头,在前面向流家厅堂赶去。

……

流家庄外十里地,一群身披雪狼袍的武者眼神锐利,静静得停留在那里,如同一只只静静匍匐的野狼。而那身材中等脸型方向的雪狼帮大当家范兴龙眼神轻眯,静静得驱马停在一名红袍中年男子身边,遥望着远处的流家庄并没有开口下令。至于那万丰,此刻站在此列,连说话的份都没有。

“流家庄!”一身红袍的中年男子微微驱马,看了一眼远处的流家庄对雪狼帮大当家开口道:“范兴龙,记住你的位置,一会你为主,我为辅。如若那流家交出少尾式,到时候自然有你好处。如若流家不识抬举,我便灭了他们流家,到时候这片地方就交给你们雪狼帮来打理!”

雪狼帮大当家范兴龙听到红袍中年男子如此安排,眼神之中露出喜色,拱手道:“谢王管事栽培!”

“栽培谈不上!不过你们雪狼帮为我们王家办事,我们王家自然不会亏待你们!走吧。带上二十人足以,我们进这流家庄看看这流家家主到底什么货色。”红袍中年男子说完,当先驱马慢慢向前走去。天价弃妇:坐享萌夫

范兴龙一领命,直接带上万丰以及二十名好手,两处斩马大刀,直接跟在了那红袍中年男子的身后驱马赶上。

十里地,说长也长,说短也短。那红袍中年男子一脸悠闲自得,驱马慢慢向流家庄踏去。而这一路上流家安钉,却无一人敢阻拦,就连得到消息的流天魁也面露惊讶之色。

流家厅堂之内,此刻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