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3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可记得我?”沈峰对少年小童轻声开口,继续说道:“去年蜀山招收门徒之时,我在你书摊之上花了三百两银子买了三本书,你还记得我吗?”

少年小童听到这话,瞬间抬起头,用小拳头砸向了沈峰,眼中充满了仇恨大叫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哒!

这拳头柔软无力,瞬间被沈峰握在手中。而少年小童显然还不死心,直接用牙咬向了沈峰的胳膊。这一次沈峰没有躲,任由小童咬着自己,凭借自己身体的修炼,一个孩童根本咬不伤他。沈峰不反抗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感觉少年小童心中对他有一股极其真切的恨意,而这股恨意很有可能当初和他买了那几本古籍有关系。

啊!

少年小童咬了半天,也没啃动沈峰的皮肉,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满脸怨恨的看着沈峰怒叫道:“都是你。都是你害的。如果不是你,他们不会来找我,我娘就不会死,她不会死!都是你害的……”

孩童嘶吼的哭泣声在大街之上。沈峰握着少年小童的手,眼神有几分阴霾,此刻他甚至已经猜出事情可能发生的原因,一定和当初的王家王奇有很大的关系。沈峰就这么一直等待着,等待了许久,直到少年小童哭不动了,才将其拎起,走进对面的酒楼之内,将其安置在桌前。重生之快意纵横

“吃吧!”沈峰感觉少年小童体虚无力,面黄肌瘦,恐怕已经有一段时间没吃上饱饭了,便直接让小二又上了点吃的东西,示意小童吃。

小童愣愣得坐在那里,依旧用仇恨的目光注视着沈峰,完全没有吃东西的念头。

“如果你真那么恨我。那就先吃东西。至少你要找我报仇,也得先有力气才行。”沈峰自顾自得喝着酒,没有去看小童一眼,口中轻语道。

少年小童依旧纹丝不动,用仇恨的目光一直注视着沈峰,显然心中恨意不小,并且不想承受沈峰任何恩惠,可见决心也很大。

“还剩下一点了。如果你不吃,那我就吃了!”沈峰轻轻喝着酒水,刚想夹那最后一小盘子肉,只见那少年小童已经用脏兮兮的手挡在那盘牛肉面前,不让沈峰下筷子。

沈峰嘴角轻笑,放下了筷子。这时候少年小童依旧看着沈峰,不过那右手已经摸索着拿起牛肉往嘴里塞。沈峰心中轻叹,又给小童倒了一杯酒。

咕!

一盘牛肉不过六七口就被少年小童吞咽下去,随后那一杯酒水也下了肚子。少年小童吃完、喝完才冷声开口道:“虽然你给我吃的,但是我心里还是会恨你!”

“恨我?”沈峰见小童开口,又给小童倒了一杯酒水轻声问道:“说说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为什么又要恨我?”

少年小童握紧酒杯,灌了一口酒水,轻咬牙齿,露出坚毅的面容回忆道:“那天你给了我三百两银子,我心里很高兴。因为我母亲身患疾病,不过那病不重,大夫说吃点药,用点肉食补补,不要一月就可痊愈。可是,当日我买回药和肉食的时候,那位想买我古籍的少爷手下就跟着我到了家。他们打翻了我家里所有的东西,最后就连我手里的东西和身上的银两以及当初我爹留下的古籍都抢走了。我母亲一气之下,没过三天,夜里就饿死了。我也想死,可是我不甘心,我想报仇。我想找你们报仇,这事因为你而起,虽然你没有动手,但是我还是很恨你。如果当时不是你和那少爷争夺古籍,他就不会对我下手,我娘就不会是。都是你,都是你和他害的!”剑傲重生

果然!沈峰心中叹息。此刻少年小童虽然只有十四五岁,可是经历这些之后早已没有了当初卖书时的幼稚,而是多了一份成熟,连话语也是条理清晰,将事情完全说了个明白!

“你恨我!但是你心里也知道,错并不在我!否则你不会吃我的酒肉,也不会跟我说这些!”沈峰看着小童,口中低语道:“不过,事情终究因我而起,你想报仇,我也可以帮你。”

少年小童听了沈峰的话,顿时起身,走到一旁跪地用力磕头道:“先生。我娘从小教导我分辨是非,我知道错不怪你。刚才我也只是看见你,心中想起那时候的事情,才有些怨恨。如果先生愿意帮我报仇,我聂小童愿意做牛做马服侍先生!”

“起来吧!”沈峰见少年小童不断磕头,心中也感叹,正如他当初所见,他没看错这个孩子的秉性。一直以来,哪怕聂小童心有怨恨,却依旧没有丧失理智,胡乱怪罪于人。沈峰拉起聂小童,直接开口道:“我不能帮你报仇。这仇还是得你自己来报。不过,我却愿意收你为徒,教你杀人之法,你可愿意!”

少年小童一听,慌忙点头,刚要准备跪地拜师。沈峰却直接脚一点,又止住了聂小童,看向一旁店小二道:“小二,给我准备一个房间!”

“好。客官,请跟我来!”房间空的多,店小二直接带着沈峰就进去了。

收徒!沈峰的确有了收徒之心,并且这收的徒弟并不简单,他打算将阎王殿一脉的传承交予这孩子。虽然沈峰现在还不是殿主,不过在他的计划之中,他恐怕要不了几年就会进入阴阳界。那阴阳界之中艰险无比,沈峰不确定自己去了,是否依旧有惊无险,活着回来。所以,当他看道聂小童之后,感觉对方品性端正,便有了收徒之心,也好让华夏阎王殿传承流传下去。

房间之中,沈峰看向少年聂小童,直接开口道:“你先别急着拜我为师,有些规矩,我要先和你讲清楚,如若你接受了,便可拜我为师,如若你不接受,我一样会传授你一些杀人之法,到时候你修炼有成,要取那仇人首级也是足够了!”

“小童愿意听师傅教诲!”聂小童听了沈峰的话,跪在了地上,等待沈峰说那些规矩。盗墓谜云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想了想,开口道:“第一,如若你拜我为师,有朝一日将会离开此地,并且极有可能一生不得回来。当然,那是你报仇之后。这便是其一,你想清楚。其二,你拜我为师,必须遵守师门法则,不得滥杀无辜,不得奸淫掳掠,不得欺凌弱小,不得心有邪念。如若有朝一日,你让我失望,我便会收回我给予你的一切,并且当场将你镇杀!这便是其二。其三,日后我跟你所说门派之事,却并非蜀山之事。我所说的每一个字,你都不可轻易外传。至少,不该知道此事的人,绝对不可以知道。这些,你想清楚,如若你愿意,那现在便可拜我为师。”

噔!

如沈峰所料,聂小童丝毫没有犹豫半分,当场磕了九个响头,随后额头带血对沈峰极为恭敬道:“徒儿聂小童拜见师傅!”

“好!你是我的弟子,将来也是我唯一的弟子。所以,你切记唔要作恶,否则为师也不会放过你!”沈峰心中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好像当初遇见沈星一样,好像自己的家人之中又多了一位。沈峰轻叹了一口气,又对聂小童道:“为师真名叫沈峰,在这里叫风名扬!”

“啊!师傅就是风名扬!”聂小童惊叫一声,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拜的师傅居然是连云镇之中人人皆知的蜀山掌门关门弟子,被评为中原大地年轻一辈第一人的风名扬。

沈峰微微点头,轻笑,继续道:“为师的名头在这里的确很响。不过,为师还对你有两个要求。其一,便是不得在外承认是我的弟子,至少不可说你是风名扬的弟子。一会我会带你去蜀山之上,让你先在蜀山之中修炼,你日后的身份便是一名蜀山弟子。其二,你切莫着急报仇。我可以告诉你,你的仇人家族势力极其庞大,至少在你没有达到先天圣者,没有完全得到为师传承之时,你不能去报仇,否则你会有生命危险。这也算是为师对你的要求。你要记住!”

不要报仇!聂小童听了沈峰的话,沉默了许久,才握起不大的拳头,认真点头道:“师傅。我明白了。日后我先在蜀山修炼。凭借现在的我,根本杀不了对方。我会努力修炼,一直到有一天,我可以战胜对方,我才会去报仇。”

第三二七章 局势

真正意义上来讲,聂小童属于沈峰第一个徒弟。趣~读~屋本来,沈峰有想过将阎王殿传承传授给自己的孩子,当然不会是沈心若这个女儿,而是以后的男孩。只是,沈峰又不想让自己的孩子受到阎王殿殿主之位的束缚,所以后来才改变了想法。或许有了孩子以后,沈峰也学会了对自己孩子的溺爱吧。

拜师之后,沈峰就直接带着聂小童上了蜀山,这才踏入蜀山地界之内,沈峰就感觉一道气息已经将其锁定。

“师傅?”沈峰眼神轻动,直接拉着聂小童,不过几次起落,就来到了天剑锋大殿之前。而此刻,凌天痕已然站在那里,似乎已经等候少许!

凌天痕看向沈峰,又看向聂小童,再将目光放回到沈峰身上,微微点头道:“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不错,实力也是大有进步。看来你现在还有事,我在归隐峰之上等你!”

“明白了。师傅,徒儿一会就到!”沈峰对凌天痕依旧恭敬,毕竟这位算起来是他第一位恩师,而且对他在先天秘境之内颇为照顾。

哒!

凌天痕离去,沈峰直接将聂小童带到了当初自己所居住的竹屋之内,随后变踏上天剑锋飞天索道,向归隐峰飞踏而去。当他落脚于归隐峰的那一刻,就感觉到了一丝药味。沈峰眼神轻眯,两个起落来道凌天痕所居住的竹屋之前,看着那升起的渺渺炊烟,心中有几分疑惑,便直接走进了屋内。

“二师兄!”沈峰走进屋内,只见屋里站着三人,床榻之上还躺着一人。那人个头不高,身材微胖,气息虚弱,正式沈峰的二师兄贾德明!沈峰看着贾德明苍白的脸色,直接对站在场中的大师兄高海成问道:“大师兄,二师兄怎么会受伤?”

沈峰知道,三位师兄弟实力非凡。虽然二师兄贾德明实力在三人之中最低,却也是先天尊者。蜀山剑修先天尊者在中原大地之中向来都属于顶尖高手一列,寻常人不敢冒犯。沈峰此刻怎么也想不明白,自己这位平时极为油滑的二师兄会被谁所伤。

难道是魔教!沈峰想到了问题所在,双眼瞬间瞪了起来!

高海成深吸了一口气,低声开口道:“是魔教。趣~读~屋这两个月以来,魔教之人越来越猖狂。德明他这次下山,不过十多日而已,就受到了三名先天尊者的围攻,如若不是一身修为了得,或许连逃回蜀山的机会都没有。”老婆老婆,我爱你

“名扬啊!你跟我出来吧!”凌天痕帮助贾德明查看伤势之后,便对沈峰轻唤,随即走出了门外。沈峰跟在师傅凌天痕之后,一直走到了归隐峰边缘一片竹林之内,才轻步停了下来。

凌天痕转身看向沈峰微微点头夸赞道:“不错。没想到你能如此短的时间之内踏入先天圣者中期之境,想来阎王殿殿主传承你也得到十之*了。不过,这一次你回来,想来也有其他事要说吧?”

“是师傅!”沈峰微微点头,随后将外界之事和王家之事以及前两天在凌家发生的事直接说了一遍。这事说起来不短,两人就在竹林之中早了段青竹坐下,说了足足有半个时辰。凌天痕听在耳中之事眉头渐渐紧锁,脸色越发暗淡,可见其心中已有杀伐之心。

凌天痕深吸了一口气,微微点头道:“看来这次魔教所图不小,就连王家也已经依附其左右。如若此事能够早上几月发现,或许我们也不会如此被动。”

“被动?师傅,这几个月到底发生而来什么事?二师兄怎么会受伤的。为什么四大门派没下山清剿魔教?”沈峰上山之后,可以感觉道,蜀山之上众多高手都在,先天尊者却是无一人下山,显然事情极为蹊跷。

凌天痕轻叹一口气道:“魔教此次前来,势头极大。不是蜀山众多尊者不想下山,而是我严令他们不得下山。其一就是因为古武传承秘境即将开启,四大门派需要保存实力。到那时候,还会一场生死之战要打。其二,你也看见你二师兄所受伤势。那魔教在先天秘境之中根深蒂固数百年,耳目众多,势力庞大,一直隐迹在众多势力当中,沉寂在暗处。可是最近一段时期以来,四大门派只要有尊者外出,就会立刻遭到围追堵截,暗杀下毒的伎俩无奇不有。就连你二师兄也身受其害,更不要说其他门派的弟子了。仅仅是武当和白马寺之中,先天尊者已经各自陨落三人!”

各自陨落三人!那两个门派先后死了六名先天尊者!沈峰眼神惊愕无比,太没想到魔教现在如此猖狂,居然直接开始截杀四大门派先天尊者。可是,沈峰又有点奇怪,他从北域一路走来,这一共七八天路途,却并没有受到围追堵截啊。

“师傅。可是,我在外来之时,好像外面……”沈峰说出心中疑惑。

狼者为尊

凌天痕直接解释道:“你所来的北域还相对安全一些!现在魔教主要把持的地界在于西南妖兽山谷外围一带。就连当初我们镇守在妖兽山谷外围的两名剑修长老也被逼了出来。不过,魔教也没有太过霸道,他们的先天尊者也只是对先天尊者出手,却并没有对先天尊者以下的武者出手。想来此刻,他们也在准备古武传承秘境开启那一刻的生死之战。只是,年轻一辈的弟子也并非完全安全,这些日子在西南一带也出现了不少魔教的年轻子弟,这些人当中有些本来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家族弟子,却是没想到一夜之间显露出来的实力比起以往来,高出了多少倍。想来,那魔教也是打算历练一番这些年轻子弟,只是也不想四大门派的尊者去屠戮而已。”

四大门派先天尊者不出,魔教先天尊者则也不出。四大门派先天尊者一下山,魔教尊者却如群狼扑咬。沈峰心中暗叹,看来魔教和四大门派之间的先天尊者已经渐渐形成默契,各自都在准备古武传承之战。而至于年轻一辈的子弟,却是任由互相杀戮,历练。

“师傅。如此说来,双方已然算是形成默契了?”沈峰直接对凌天痕开口问道。

噗!

而就在此时,凌天痕还没说话,突然口中喷出一股乌黑鲜血,脸色也顿时苍白了几分。沈峰看在眼中,顿时惊愕无比,他没想到先天秘境之中第一人凌天痕居然也会受伤,而且看其伤势,似乎还是中了毒。

沈峰看在眼中,顿时惊愕道:“师傅你中毒了?”

“无大碍!”凌天痕深吸了一口气,口中低沉道:“一月前。魔教绞杀白马寺和武当山六名尊者之后,我一气之下便冲至南疆妖兽山谷地界,连杀魔教尊者八人,但是却没想到魔教之中也有两名绝顶高手。这两人轮单打独斗却也不是我的对手,可是两人联手威力却是非同小可,其中一人毒功更是变化多端,诡异莫测。我一时大意,身中奇毒。不过这毒也要不了我的命,只是要想在半年之内恢复也是千难万难。刚才你跟我说,双方是不是已经形成了默契!不错,在我受伤的那一刻,我也和对方达成了口头条约,我们四大门派先天尊者和魔教先天尊者会在古武传承秘境开始之时,决一死战。但是在此之前,双方先天尊者之境不的再对对方年轻子弟出手。”

这也是权宜之计啊!沈峰心里已经明白了,想来,魔教看中的就是古武传承秘境开启之时,所以才用如此凛冽的手段逼迫凌天痕妥协。良臣美景奈何天

沈峰没有多想,直接从怀中掏出了玉佩,玉佩之中乃是一枚红色丹药,正是当初妖灵鬼侍送给他几瓶丹药之中的一种天级上品解毒丹。

“这是……天级丹药!”在沈峰掏出玉佩,打开瓶盖的那一刻,凌天痕顿时惊住了,双眼惊愕得看着沈峰。

沈峰嘴角轻笑道:“师傅。这是我当初机缘所得,一枚天级上品的解毒丹,可以解天下奇毒。有了它,想来您身上的毒应该可以解除了!”

虽然解毒丹一共还剩下四枚,但是沈峰却没有舍不得,他知道这时候凌天痕绝对不能倒,更何况对方是他的恩师,当初在林家之中,为了他连王家都敢灭族,光是这份恩情,沈峰就无以为报。

“好!”凌天痕也没矫情,直接接过药就吞服了进去。随即闭眼运功,不过片刻之间,脸上的起色就好了许多。凌天痕轻吐一口浊气,微微点头道:“我身上所中之毒已经有一月之久,虽然天级上品灵丹几乎将毒性全部解除,不过我实力要恢复,恐怕还要十日半月之久。”

沈峰连忙开口道:“恭喜师傅!”

“名扬啊。我该谢谢你!这先天秘境之内,其实都该谢谢你。”凌天痕看着沈峰许久,说出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有对沈峰叮嘱道:“这丹药之事,切莫说于他人。就算你最亲近的人也不可多说一句,包括我身上的毒已经解了的事。此事关系到先天秘境之安危,我此刻不好于你详细去说,待我实力恢复之时,你便可知道。”

凌天痕话中玄而又玄,沈峰此刻也明白,自己师傅多半心中依旧有了一个计划,而这计划显然是针对魔教,同时对先天秘境之中有很大的益处。

沈峰重重点头道:“明白了。师傅。我不会说出去的!”

“果然没收错你这个徒弟。”凌天痕身上毒性接触,脸色越发明亮,直接起身道:“时间不早了。你才回来,多休息一会。还有,明天四大门派掌门会汇聚天剑锋,连同各派年轻一辈的精英弟子也会前来。现在你回来了,到时候也来天剑大殿,我有事要吩咐你去做!”

沈峰再次恭敬点头道:“是,师傅!”

第三二八章 精英

第一次正式授徒,沈峰也极为用心。趣~读~屋一夜休息过后,天明之时,沈峰便将聂小童叫起,走出了竹屋。聂小童没有半句怨言,相反,眼神灼热,充满了期待。

“你除了会武一些拳脚功夫以外,实际上却是没有一点功底。今天我教你一套本门基本拳术,从今以后你每天早起开始修炼这套拳术,直到练就浑然一体,心无旁骛,才算入门!”沈峰说完,摆开起手式,将当初外公孙洪武所传授他的养生拳,一招一式运行给聂小童去看,一旁的聂小童也是依葫芦画瓢,跟着去学。

在先天秘境之中,虽然以武为尊,本该人人习武。但是聂小童乃是穷苦出生,父亲死的早,母亲又体弱多病,虽然会些拳脚功夫,但是在真正的武者眼中却是什么都不是。所以,沈峰打算先教聂小童养身拳,一方面这是阎王殿传承起手拳术,同时这套拳术也可以渐渐改善聂小童的身体,让聂小童渐渐适合习得其它功法。

这一套养身拳,沈峰教了四遍,聂小童才渐渐学会。准确得说,并不算学会,而是招式才稍微有点形似。当然,这不是说聂小童笨,相反的,聂小童其实进展不错。这一套养生拳现在看起来沈峰打得浑然一体,实则在沈峰才学之时,足足用了五六遍才达到了聂小童的进展。

“不错。比你师傅我厉害!当初你太师傅教我这套拳术之时,我学了至少五遍,才能像你这般如此形似!”沈峰没有顾忌颜面,直接用心夸赞聂小童的进步。本来心中浮躁的聂小童听闻如此,顿时有了信心,眼神清澈了几分,开始独自练拳。

铛!

蜀山金钟响起,沈峰也知道该前往天剑大殿了,随即对聂小童吩咐了几句转身踏飞而去。而当他到达天剑大殿入口之时,却意外发现了一个熟悉的人。

林宇!

大殿门口,两人四目相对。趣~读~屋林宇微微抬手恭敬拜了一下,沈峰也点头一笑,做出了请的姿势。两人没有多说,就走进了天剑大殿。当日一战,沈峰的确感觉到了都市王一脉的奇特步法传承,甚至就连他也有了窥视之心,只是此刻他身后天阴地阳经,再加上身上事情一堆,也没机会再去阎王古典看那传承石碑上的口诀。而至于林宇的身份,沈峰后来也从外公孙洪武那里打听到了。对方的确是林月溪的哥哥,不过准确得说,乃是林月溪爷爷林忠仁收养的一个孩子。空间重生之曲亦

只是,林忠仁离去之后,林宇也失踪了,林月溪在其中找过一段时间,却没有发现丝毫踪迹。沈峰当时想来,大概是林宇故意隐瞒了踪迹,至于原因,却是未知了。所以,沈峰也没和林月溪提及此事,打算什么时候有时间再见到林宇,和林宇说一下,让林宇自己做决定。毕竟这也是人家的事,他也不好多管。

没想到在这里见道林宇,是意外,却也不算是意外。两人走进大殿之中,里面也只有凌天痕和众多蜀山长老,以及沈峰的大师兄在。而昨天下午,沈峰也稍稍打听了一下,自己的三师兄周楚涵似乎现在正在闭关,想来也是在为古武传承秘境之战做准备。

事隔大半年,沈峰又一次站在天剑大殿之上,而四大门派掌门也是齐聚。其中,那名面容依旧苍老,看似七八十岁,身穿有着黑白八卦印迹的道袍老者,正是武当掌门李青遥,而李青遥身后跟着一人,却是为沈峰在林家出过头的张日尧。

沈峰和张日尧见面,微微点头,也算见过了。至于其它两位掌门身后之人,其实沈峰也见过。头戴火红珠钗的峨眉掌门千雪真人背后,乃是当日在峨眉山之中带着冯彩玉的一位女子,只是姓名沈峰却不得知。而白马寺主持无尘大师背后一名光头小僧看道沈峰微微一笑,正是前些日子见过的空明和尚。

吱呀!

四大掌门到齐,天剑大殿之门难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