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哼!

黑袍中年男子看在眼中,嘴角不屑冷哼,突然上前一步,伸出双手,虚空一抓,口中冷言道:“你以为你们两个就能逃过老夫手掌心吗?痴心妄想!”

呼!

一股强大的吸力袭来,沈峰和林宇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不受控制,直接随着那股吸力向黑袍中年男子的方向飞去。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瞬间稳住心神,妖灵鬼侍凌空而起,直接向黑袍中年男子的方向直刺而去。而就在妖灵鬼侍即将刺中黑袍中年男子的瞬间,对方只是一个眼神,两把神兵凌空而止,无法刺入分毫。

“小小伎俩,也想伤我。你们给我过来!”黑袍中年男子面容狰狞,口中嘶吼,双手之间的吸力突然睁大。沈峰和林宇的身体随即完全失去了控制,两个人随着吸力直接凌空向黑袍中年男子飞去。

嗡!

而就在此时,天地之间突然响起一丝剑刃嗡鸣之声,一道深蓝光芒划破天际,如同流星一般直接刺向了黑袍中年男子。黑袍中年男子凝视着那道深蓝光芒,眼神惊变,直接双掌一收,放过了沈峰和林宇,随即双手连续打出三道法印,凝聚出一道黑白太极向着那深蓝光芒直接袭去。

“天痕剑!”沈峰见过那道深蓝光芒,眼神之中露出几分喜色,拉着林宇瞬间后退百米,随后转身看向了场中的变化。

此刻,沈峰才真正了解到黑袍男子的真正实力,就连自己师傅凌天痕的天痕剑,居然被黑袍男子凝聚出的黑白太极完全阻挡在半空,无法刺入分毫。霸剑灭武

轰!

气劲轰然抱起,天痕剑翻飞而回,黑白太极也瞬间破碎。此时,沈峰身后已经出现四人,正是自己师傅凌天痕和其他三派的掌门。

“凌天痕!”黑袍中年男子看向凌天痕,双眼轻眯,丝毫没有显露出胆怯之色,口中冷言道:“看来你身上的毒已经被逼出来了。不过要想恢复以往的实力,恐怕没有一年半载,你还做不到。”

凌天痕上前一步,眼神冷漠地看着黑袍中年男子,冷声应道:“就算如此,我们四大门派掌门都在此,要拿下你,恐怕还不成问题!”

“拿下我?那也要你敢才行!”黑袍中年男子,后退一步,左手放在黑裙少女肩上,不过眨眼间两人就化作一团黑烟飘散而去。而天际只见,黑袍中年男子的阴冷话语再次响起:“凌天痕,今天还没到最后一战的时候。你就好好等着吧。等到通道开启之时,就是你们这一界生灵涂炭之时!”

黑袍中年男子和黑裙少女离去,凌天痕并没有追赶,而是遥遥凝视,沉默不语。其他三大门派掌门也是尽皆如此,未有追赶之意。

“师傅。为什么不追?”沈峰眼神诧异,直接对凌天痕问道。

凌天痕听闻,微微摇头道:“那位黑袍人在魔教之中地位极高,这里距离魔教之地也不过相聚数百里。如若在此将其击杀,必然引来其他魔教高手,到时候正邪最终一战也会随即展开。可是,现在还没到时候最后一战的时候。更何况,为师有伤在身,实力还没有恢复!仓促一战,我方必然损失巨大。”

“明白了!”沈峰其实知道,自己师傅凌天痕的伤势最多不要半月就可以完全恢复,但是凌天痕不让说自然有其原因。沈峰看向凌天痕,又直接汇报道:“师傅,王家高手的车度就在前方五十里地。我们要不要追去……”

“王家!”凌天痕眼神清冷,傲然冷笑道:“那黑袍人我们不可随意杀之。一个王家灭了,我就不信魔教会愿意此刻开战。我们去追!”

凌天痕当先一步,破空而去,其他三大门派掌门也随之紧随而去。沈峰眼神一亮,和林宇也飞速追了过去。凌天痕和四大门派其他三位掌门的速度极快,沈峰和林宇遥遥得跟在后面,不过慢了一盏茶的时间。当他们追上凌天痕和王家车队之时,只见厮杀已经结束,王家高手似乎已经尽皆死去。逍遥狂女

“都死了!”沈峰看着地上几十具尸体,面色愕然,他没想到四大门派掌门沙发如此果断。

千雪真人凝视四周,将一具具尸体扫过,最终对凌天痕摇头道:“凌师弟,这些人多数都是圣者之境,只有一位尊者。但是却不是王鼎盛!”

“跑了!”凌天痕深吸了一口气,冷漠地看着一具具尸体,又遥望西南方向,口中冷哼道:“这次就算了把。王家根基一灭,中原大地也不再会有王家的生存之地。王鼎盛逃得了一时,却逃不了一世,他早晚要出现。等待他再次出现之时,我定然将他斩于剑下!”

哒!

就在凌天痕准备离去之际,后方响起了一窜马蹄之声。沈峰可以感觉出,那马蹄之声的主人似乎是一位圣者,而且刚刚踏入先天圣者之境,根基并未稳固。

在众人目光之中,一名身材宽厚的中年男子驱马而至,不过刹那间就停在了众人面前。那中年男子也没多看在场众人一眼,直接冲向王家众多尸体之中,不过片刻就已经跪倒在地,嚎哭起来。

“王家之人!”沈峰眼神轻动,他可以感觉到眼前男子身上同样拥有烈阳之火。只是眼前中年男子的胆气却着实让他佩服,居然在四大门派掌门面前丝毫不惧,来到王家众多尸体面前痛哭起来。

林宇站在一旁,知道眼前此人也无须四大门派掌门出手,便手持追风剑刚要上前,却被沈峰挡住了。沈峰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摇头,对凌天痕道:“师傅。他交给我吧。”

凌天痕看了那痛哭的男子一眼,微微点头,和四大门派掌门对视一眼,随即飘然而去。四大门派离去,林宇看向沈峰,低声道:“不可手软!”

沈峰微微咋舌,轻拧眉头微微点头:“我明白。”

第三三四章 白玉清

山道之中,中年男子嘶吼,面容痛苦万分。趣~读~屋而站在一旁的沈峰可以看出,那位男子痛哭的对象只是一名年轻女子而已。只是那名手持长剑的女子此时面色苍白,已经毫无生机。

啊!

男子哭了许久,才渐渐收声,跪在地上,毫无生念道:“动手吧!”

“她是你什么人?”沈峰来到男子身边,并没有动手,而是看着趟在地上已经死去的年轻女子叹息问道。

中年男子沉默许久,才叹息道:“他是我未过门的妻子。我们早已私定终身,可是她是王家直系。我虽然勤修苦练,却终究与她身份悬殊,不能在一起!”

“你不想为她报仇吗?”沈峰惊愕再次问道。

中年男子口中自嘲苦涩笑道:“当初家族选择之时,我已然知道会有如今结果。此事我又该找谁报仇?找四大门派?当初我和他们一样厌恶魔教,却没想到不过一日之间自身就沦为魔教之人。怪也只能怪王鼎盛给我们选错了路。可是没想到,他自己却是先逃了!”

“我可以不杀你!但是我有一个条件。”沈峰将心中所想,直接说道:“你将后面几百口王家之人遣散回正阳山庄,让他们不要再往西南之地去了!”文人小说下载

中年男子听了沈峰口中之言,微微愣神,过了许久,才点头道:“王闯,谢过先生!”

杀戮!

沈峰看着眼前死掉的几十号王家之人,这些人当中男女老少都有,可是却并非这些人做决定加入魔教,更不是这些人主动为恶,但是这些人仅仅为了家主的一个命令付出了生命。沈峰心中感觉叹息,眼前这一切就好像他第三世界国家看见的那些部落和宗教一样,仅仅是一个领袖的决定,但是死亡的却是数以百计的无辜生命。

“你怎么让他走了?”林宇眉头轻皱,对沈峰问道。

沈峰看向中年男子离去,微微叹息道:“我需要一个人将王家后面的人阻回去。现在此人是王家的第一高手,由他来做正合适。你应该知道,如果王家人继续前行,那遭遇正派人士也只有死路一条。但是路过他们回去,将来不管是哪一方赢了,他们都有机会活下去。正邪之战,本来就是生存之战,以后死的人会很多,现在少死一点是一点吧!”

“你的心太软了!”林宇说到此,不过嘴角又一笑道:“不过我听说你杀敌人的时候,却真没手软过。”不渣不会死(娱乐圈)

沈峰无奈道:“一事归一事!我们回去吧。蜀山之中,还有事情要等着我们去做!”

……

蜀川天岭山。

一抹血色长裙的清冷女子站在竹屋出现在竹屋之前,眼神平静得看着远处那一条连接先天秘境和华夏外界的索道。

吱呀!

竹屋门打开,里面的瘦弱少年身背玄铁大盾,踏步而出。而瘦弱少年身后,跟着一位两米五左右个头的强壮老者。

“可以走了?”一身血色长裙的白玉清回身对背着玄铁大盾的沈星开口问道。

沈星微微点头,又对身后强壮老者恭敬拜道:“师父。我和玉清嫂子去找我哥了。您老人家保重!”

“臭小子!去吧!你已经得到了上古传承,出去历练历练也好。不过,这一路上听你嫂子的话,切勿独断专行!”秦广王秦漠之微微点头,又直接指着沈星胸口道:“竹笛带好,里面有我几百樵夫,要打探消息,可以找他们!”

沈星连忙点头,应声道:“知道了。师傅。等大哥里面的事情处理完,我就立刻回来!”

“走吧!”白玉清在沈星身后冷声催促,又对秦广王秦漠之拜别道:“老殿主保重!”

秦广王秦漠之微微点头,目送两人离去,心中对沈星离去有几分不舍,但是他也知道沈星如若不经历历练,最终也只会像他一样停滞在先天圣者后期,永无寸进。

索道之上,白玉清走在前面,当她踏过那一寸结界之时,那种熟悉的感觉再次临身。而当她站在先天秘境的天岭山之时,只感觉那山上似乎并没有人把守,随即眼神之中显露出几分惊讶之色。

“嫂子!怎么了?”沈星跟在白玉清后面,见道白玉清停滞不前,微微张口问道。

白玉清沉思片刻,微微摇头道:“没事。我们走吧。寻一个地方落脚打探消息再说!”独宠,首席的失忆小娇妻

“哎!”沈星点头,追随者白玉清身后,飞身下了山,很快隐迹在一片林荫之中,向靠近天岭山最近的一个镇子飞速踏去。

无名小镇,里面不过几十户人家而已。镇子里的人气不旺,站在那唯一的一条街道之上,都很少见到几个人在走动。而当白玉清踏入小镇那一刻起,街道之上本来行走的几个人也是吓得四散而去。

白玉清轻眯双眼,感觉小镇的气氛有几分怪异。一旁沈星也感觉到了这一点,直接嘀咕道:“嫂子。他们好像很怕我们啊!”

“恩。我们找个客栈住一晚,打听到少主消息再说。”白玉清微微点头,随即环顾四周,寻到了镇中唯一一家客栈。她只见客栈之中只有两桌有人,一个桌子之上只坐了一人,是一名面容俊俏的男子,而另一个桌上坐在三人,从外貌来看,那两男一女就不像是好人。

两名先天王者,两名先天圣者!白玉清轻眯双眼走进客栈内,见一旁哆哆嗦嗦的小二,直接冷声道:“上点吃的,再给我们准备两间客房!”

“明白了。小姐。请坐。”店小二似乎对白玉清也有几分畏惧,见白玉清坐在大堂正中,连忙点了点头。

铛!

沈星未落座,而是将身上的玄铁大盾砰然放在地上,倚靠在一旁空着的桌子上。可是这一靠不要紧,木质桌腿咔嚓一声,却是被压断了。沈星面容显露出尴尬之色,看了看四周对远处的店小二道了声对不起,按价赔偿,随后便把地上的玄铁大盾提了起来,继续背在身上,直接连凳子都不坐了,就那么站着,显然是怕压坏了凳子。

这简单的一下,却是让一旁桌上的其中两人眼色一惊,而其中那名一惊达到先天圣者初期之境的光头大汉却是眯起了双眼,凝视着沈星手中的玄铁大盾,随后又看向了轻轻坐在长凳之上的白玉清。光头大汉眼神之中有几分贪婪之色,却也没有贸然对白玉清出手,仅仅只是用眼神上下打量着白玉清。

哒!

光头大汉看的正起劲,只感觉面前寒光一闪,一把匕首直接钉在了光头大汉手掌两指之间。白玉清看都没看光头大汉一眼,声音清冷道:“你再多看一眼,我就把你的眼珠挖出来!”

“好大的口气!我南疆张奎生什么没见过,还真没见过你这么辣的娘们!”光头汉子似乎有意去招惹白玉清,直接起身拿起匕首,就走向白玉清,口中又有几分嬉笑道:“不过,越是辣的娘们,我越是喜欢!”花前月下:贪吃王妃

白玉清轻眯双眼,见光头汉子张奎生已经坐至身旁长凳,那一只长满汗毛的右手已经轻佻得向其袭来。不等白玉清出手,一旁的沈星右手握起玄铁大盾的边缘,直接向着光头汉子砸了过去。光头汉子眼神一动,知道沈星手中的玄铁大盾其重无比,随即用双手挡住了盾的边缘,将玄铁大盾的攻势止住。

噗!

而就在此时,白玉清手中的红色匕首出手了。只见鲜血飞溅,光头汉子张奎生的右手齐根而断。

啊!

张奎生嘶吼一声,后退两步,口中大骂道:“贱娘们,老子是铁山派的人。一会我要叫你不得好死!”

“敢对我嫂子动手!我今天就砸死你!”沈星早已经怒气冲天。在他的心里,只要大哥沈峰不在,自己这些嫂子无论如何他也要护着,不能让其中一位出任何事。现在有人当他面调戏白玉清,那他自然不会放过,所以当即手中玄铁大段一握,跃过白玉清面前的桌子,直接用玄铁大盾向那光头汉子张奎生顶了过去。

光头汉子张奎生眼神惊骇,抬起双臂就去挡。而张奎生身后一男一女同时起身,向沈星手中的玄铁大盾一起挡了过去。

砰!

玄铁大盾第一次撞击在张奎生身上,刹那间又一收,再次撞了过去。此刻,沈星的靠山背虽然算不得如火纯青,但是也算是过了小成之境。那玄龟盾三连击用得也是游刃有余,只是连续三下,就将三人轰然一声撞在一旁的墙上,直接穿了过去。

“别追了!一句话,一只手,够了!”白玉清声音平静,开口阻止了沈星继续追击。

沈星微微点头,他此刻只感觉刚才那三位实力却也是不怎么样。刚才他连变身都没有使用,就轻而易举得将三人撞飞,可见先天秘境之内的先天圣者也不过如此。

啪!

一旁面容俊俏的白衣公子轻拍手掌,起身来到白玉清面前夸赞道:“姑娘好风采。小生赵家赵云清请姑娘喝一杯如何?”

第三三五章 断龙山

哒!

白玉清根本没有理睬那名面容俊俏的白衣公子,而是直接起身走向了店小二,冷言道:“带我去客房吧。趣~读~屋一会将饭菜送至客房就好!”

“客官请跟我来!”店小二连忙点头,在前面带路。

白玉清随着店小二向厅堂后面走去,沈星直接拎起玄铁大盾,脸带怒容得看了那白衣公子一眼,随即跟着白玉清后面向前走去。

而那名面容俊俏得白衣公子一直看着白玉清的背影离去,面容之中才带有一丝阴冷笑容,随后回到桌边,对正在收拾的酒店掌柜叫道:“掌柜,给我也准备一套客房。要和刚才那位姑娘近点的!”

“额!明白了。客官稍等,我这就去安排。”掌柜面容苦涩,却也不敢怠慢,直接一点头,就向后面走去。

后院客房之中,白玉清挑选了一个角落的房间,又将沈星安排在外侧一个房间,随即丢下了一块金锭,让店小二准备饭菜。店小二显然没想到白玉清会如此大方,连忙脸露笑容,准备向外面走去,而就在即将关门的那一刻,白玉清又将店小二叫住了。

店小二连忙走进房间,对白玉清问道:“客官,还有什么吩咐吗?”

“打听点事!”白玉清坐在长凳之上,又示意沈星在门口看着。沈星一点头就走了出去,站在门口,也可以听到里面声音,也可以看着远处是否有人。

白玉清微微点头,沉思片刻,对店小二开口道:“刚才我进镇子的时候,为什么感觉镇子里的人都怕我!”

“怕?”店小二愣了一下,面色为难,过了半响,才苦涩道:“客官。您是圣教高人。镇子里都是寻常百姓,看见客官,多半是会避开的……”

白玉清一愣,眼神轻动,微微张嘴道:“你说的圣教是魔教吧?”

“客官……不是圣教高人?”店小二微微张嘴,见白玉清点头,这才松了一口气,叹息道:“客官不是圣教……魔教众人。那倒是让人松了一口气。不过,想来也是,如果客官是魔教众人,恐怕也不会对铁山派的人下手那么狠了。”都市驱魔少女

白玉清微微点头,直接道:“我不是魔教之人。我……来自北域。说说你们这里最近的情况吧?难道在这里魔教已经如此猖獗?随处可见?”

“客官原来是北域之人!”店小二听了,深吸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外面的沈星,才苦涩开口道:“客官有所不知啊。我们这南疆魔教何止猖獗,所处可见。现在可以说,我们南疆都是魔教之地。就连六大家族的林家,两天前也受到了魔教的袭击,死伤了不少高手,现在已经全族迁移向了蜀山地界。可以说,现在恐怕除了四大门派的高手,已经极少有人来南疆了。就连南疆许多大户人家,也是早早就逃离而去,不敢久留。”

白玉清微微皱起眉头,从店小二的言语之中,她已经可以感觉整片南疆已经算是魔教之地。白玉清听闻,沉思片刻,又道:“你刚才说铁山派,他们也是魔教中人吗?”

“铁山派本来只是南疆一个小门派!以往行事还算端正。可是魔教占领了南疆之后,铁山派第一批归顺了魔教,后来又有不少周围的恶霸加入了铁山派。铁山派现在的行事也越来越邪意,早已没有了当初的正派。”店小二口中叹息继续道:“刚才那个张奎生,一直驻守在这片地界。来我们店里也是连吃带拿从不给钱。也因为如此,掌柜也打算过两天把店关了,带着最后那一点盘缠逃难去。”

白玉清生来对外事冷漠,听到这些也只是打探消息,并无同情之意。在她听完打算让店小二离去之时,想了一下又对店小二问道:“那个赵家赵云清又是什么人?”

“赵家!”店小二说到这两个字,面容谨慎了几分,看了一眼外面,压低了声音道:“这个赵家,本来只是名不见经传的小户人家。手底下有些钱,做着生意,手脚在南疆有些门路。那赵玉清以往平日里就是一个花花公子,看见貌美的姑娘就想会上去调戏一番。不过,也不知道怎么的,后来魔教出现以后,赵家也突然崛起,现在俨然是南疆第一家族。就连前几日林家,也是被赵家所谓,双方死了不少高手。只是最后还是这赵家占了上风,我听闻人说,赵家有好几位尊者,而且本来就是隐藏在南疆之地的魔教之人。至于那赵玉清,也是突然崛起,本来只是一名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也不知道为何突然只见成了南疆年轻一辈少见的高手。”重生:蜕变女王

白玉清打听到了所要知道的消息,随即打发了店小二,在沈星回到屋中那一刻之时,直接冷声道:“小星。此地不宜久,我们现在就走!”

“好。嫂子!”沈星自然不会多问。白玉清一开口,就立刻应了下来,随着白玉清从一旁窗户,翻身而出,很快消失在镇外密林当中。

不过一盏茶的功夫,客房走廊之中,一名风度翩翩的白衣公子出现,正是那赵家赵云清。赵玉清踏上走廊的那一刻,脸色就变了,快步来道了白玉清所在的方将,一脚踹开了门,当其见道里面空无一人,和后面打开的窗户之时,顿时面色阴冷开口道:“逃。只要你在南疆,还能逃出我的手掌心不成!”

镇外密林之中,白玉清和沈星一路飞逃,脚下丝毫没停。而这一逃就是两天两夜,期间遇见不少魔教之人,白玉清可以避开的也都避开了,实在避不开也出手解决了。

在一片密林之中,白玉清终于停了下来,摘下了面容之上的人皮面具,显露出绝美面容。这面具是从小镇逃出之后,白玉清才戴上的,一直敷在脸上的确有几分难受。

“嫂子。我们现在去蜀山吗?”沈星对白玉清开口问道。这两天沈星也动用秦广王所交给他的竹笛,唤来了一名样貌极为普通的先天王者。根据对方的消息,此刻四大门派的年轻高手已经开始对南疆魔教进行清剿,而双方先天尊者并没有出手。

白玉清坐在石块之上,沉思片刻,摇头道:“就算我们现在去蜀山,也未必能够帮助你哥多大的忙。我想在这片地方祭炼我的修罗血衣,你要跟着我一起吗?”

“师傅说了。让我进来听嫂子的。没见到大哥之前,嫂子去哪,我就去哪。”沈星毫不犹豫得回答完,又嘀咕道:“其实,我去找大哥,他也不一定想带我在身边。他总怕我受伤,我还是愿意跟在嫂子身边,等实力上去了,最好比我大哥还厉害,到时候再见到大哥。他应该就没理由赶我走了吧。”

白玉清难得一次露出了笑容,沈星的想法是有点简单了。她知道沈峰关心沈星,并不是沈星实力如何。恐怕就算沈星现在是通玄化虚之境,沈峰也未必放心沈星对敌。这是一个哥哥对弟弟的爱护,而并非取自于实力。月光冷

已经做出了决定,白玉清也收敛了心神。这一路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