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真的敢碰他。而自从见到沈峰以后,萧智勇尝到了人生当中最大的耻辱,先是所顶包厢被占,后是林月溪被夺,再是送翡翠吊坠被生生打脸,最后武斗本来应该完全由自己掌控的事情却在短短一分多钟内就被人一拳砸飞,连同保护自己的三叔也行了惊天大礼。

而现在,一直照顾、保护自己的三叔萧瀚城在眼前被人几乎分尸而死。萧智勇真实感觉到死亡的威胁,心神失守,整个人也失去了理智,完全变成了废物。恐怕就算沈峰现在不杀他,他这辈子也将是废人一个。

一个废人,拿着枪的手早已哆哆嗦嗦,怎么可能击中走位极其刁钻的沈峰。

咔!

子弹没了,萧智勇依旧对着沈峰扣动着扳机。

“你不该对我下手!”沈峰轻轻得拿掉了萧智勇手中已经没有了子弹的枪,低声叹道:“其实,我一直是一个很好说话的人。你得罪我一次,我不会来杀你。你得罪我两次,我也未必会杀你。你在唐家屡次得罪我,这种争风吃醋的事,我真的不会放在心上。可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的是记恨我。我这个人天生怕人记恨,与其等待你来杀我。我宁愿幸苦点去杀了你。”

萧智勇听着沈峰的话,眼神呆滞,轰然跪在了地上,放弃了所有反抗。如果这时候后悔有用的话,可能他会用一辈子去忏悔。

“好了。上路吧。萧家的人会很快下去见你的!”沈峰话音落下,手中断刃也划过了萧智勇的脖子。

萧智勇听到沈峰最后说的话,瞬间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沈峰这是要他萧家完全消失啊。这时候的萧智勇想要沈峰放过萧家,可是一切都晚了,鲜血已经流尽气管,已经发不出一丝声音。

沈峰看着萧智勇抓住自己裤脚的右手以及那祈求的眼神,心中暗叹开口道:“放心吧。如果你萧家不来找我,我不会去找萧家。”

萧智勇最终无力得松开了手,眼神中有悔恨,有不甘,也有怨恨,甚至还有一种欣慰。死亡的那一刻虽然短暂,可是他想的太多了。以至于无数种情绪交织在眼中。

后悔药

在面对萧智勇死亡的那一刻,沈峰自然说的是实话。可是他并没有说话,那就是萧家恐怕不会就这么轻易放过他,只要得知萧智勇的死与他有关系,那绝对是不死不休的事。

在场仅剩下的三名萧家随从,沈峰没有出手。在他走出房间的那一刻,便见到了一身血色长裙的白玉清站在走廊里。阎王殿的情报能力的确强大,强大的有时候让沈峰都感觉有一丝忌惮。沈峰甚至这一刻在想如何才能逃避阎王殿的追踪。

沈峰没有和白玉清说话,而是直接从另一边的电梯下了楼。白玉清来了,自然省了他许多麻烦,或许要不了二十分钟,到时候就算国家安全局的人来,也未必能够找到一丝线索。他却不知道,这时候国家安全局特别行动组的组长莫白正站在他房间的门外,如果不是最后一丝理智压制住莫白接住酒精的冲动,恐怕莫白已经冲进屋子准备和沈峰决斗了。当然结果也只会是发现沈峰不在房间的秘密。

……

天微亮,南门市少了几个人,却依旧还是那拥有两千多万流动人口的巨大城市。

假日酒店顶楼,萧智勇所在的总统套房被打开了。两名老者站在套房中,眉头微皱,扫视着四周,最后将目光看向了身后的一名年轻人。

“哎!大少明明是在这个房间啊!”年轻人疑惑得看着眼前整洁无暇的房间,脸色略显难堪得拿出了手机拨打着萧智勇的电话号码。

和在路上拨打时一样,一直没有人接听。年轻人随即拿起床头的座机拨通了总台的电话号码,在当得知大少爷萧智勇并没有退房时,再次苦涩得将目光看向了两名老者。

人不在,还联系不上。甚至其它几名随从的电话要么关机,要么就是联系不上。

两名老者对视一眼,神情凝重,感觉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虽然不敢把事情想得太坏,可是心里却隐约有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找。一定要把大少爷找出来。活要见人,死……”一名老者最终未将不吉利的话说出口,而是满脸怒气得对那个年轻人吼道:“给我派人去找。就算把南门市翻个底朝天,也要把大少爷找回来。否则我就拿你偿命!”

“是!”年轻人吓得差点跪在地上,应了声命令,随即连滚带爬冲了出去。

第三十二章 花和尚徐丰

沈峰如同观音菩萨座下弟子,盘腿坐在阳台石桌上运转着炼气诀。趣~读~屋

太阳升起的那一刻,沈峰睁开了眼睛,走进了房间,随即洗了个热水澡就出了门。一夜未睡,在炼气诀的作用下,精神方面倒是没什么问题。只是只要明眼人一看,就会知道沈峰身体正处于疲惫状态。

昨天在唐家的武斗消耗了沈峰不少身体力量,同时晚上为了杀萧瀚城还运用了人剑合一的境界。身体不疲绕不是可能的,沈峰却没有打算休息的念头,只是用炼气诀强行调整自己的精神状态,以准备不断压榨自己的身体而寻求突破。

突破,对于现在的沈峰来说是最重要的事。不说阎王殿传承者的挑战,就是即将面临的萧家,沈峰现在也没有能够完全战胜对方的把握。只要战胜不了萧家的几个老古董,沈峰可以做的选择只有逃,要么死。

与其做好逃避的准备,不如尽快寻求突破。只有将自己肌体的力量达到古武宗师大圆满的境界,或许才能立于不败之地。

唐妙妙还没回到别墅。客厅里也只有林月溪和莫白两个人。平常时候,莫白是很少在早上到客厅里用早餐的,今天倒是让沈峰有些意外。

“早!”沈峰笑着和两个人打声招呼,却没去看莫白。不是沈峰怕莫白,而是感觉太过麻烦,不想惹这个女人。

林月溪给沈峰倒了一杯咖啡,见沈峰拿起咖啡大口往嘴里灌的时候,才嘴角轻笑对莫白问道:“莫小姐。昨天晚上我见你喝醉了,就让沈峰抱你进房间。后来我刚进浴室洗澡就听到你在房间里尖叫。不会是沈峰欺负你了吧?”

噗!

沈峰和莫白两个人都喝着咖啡。林月溪这话一出口,两人同时将嘴里的咖啡喷了出来。

“我出去走走。你们慢慢吃!”沈峰直接拿了一张纸巾擦了擦嘴,嘴里含糊着脚下一点不慢得换上鞋出了门。

惹不起啊。林月溪完全是故意的。沈峰感觉完全惹不起两个女人,索性直接避开了战场。林月溪多半又打算对莫白下手了,当然不会是武斗,只是文斗。不受伤,最多让人不自在。趣~读~屋

莫白难得的有些脸红,看着沈峰逃离现场的背影,心里有一股子怒气,自己便宜被占了,一大早还要被人八卦。莫白懒得去怪林月溪,只感觉嘴上道行多半不如眼前的多变女人,所以直接将一切罪孽加在了沈峰身上。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的出现,自己怎么可能住进这座宅子里。傲世枫剑

“我吃饱了。”莫白直接上了楼,走进房间的那一刻,极为用力得关上了门,同时心里将沈峰骂了无数遍。

滴!

突然,屋里想起了手机铃声。莫白从桌上拿起手机,直接按下了接听键。

“莫姐!南门市好像出了大事情。”电话里年轻男人的声音低声道:“现在外面到处有人在打听一个姓萧的老头子和一个姓萧的年轻人下落。对方的来头好像不小,是古武家族的人。”

“姓萧!”莫白瞪大了眼睛想到了宴会上萧智勇和那名老者。心里第一次有了凌乱的感觉,用手狠狠得挠着头发,突然她有一个预感,就在昨天自己喝醉在房间里休息的时候,沈峰一定又在南门市做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而这一次,恐怕不会像杨家那么容易平息了。

莫白深吸了一口气,下达命令道:“着急所有人,开会。你再安排一个人来香山海景守着沈峰,你也一起过来盯着,一步不许离开。发现任何可疑的人立刻给我电话!”

“明白!”

……

香山海景得晨练小公园。

刚到六点半,也是晨练的人做多的时候。这些人多数是上了年纪的老者,也有不少青壮年,只是比例相对小了点。这些人当中有许多都看过那天沈峰和姜国兴过招,所以对沈峰极有印象。在沈峰走进公园的那一刻,自然成为了众人目光中的焦点人物。

养身拳走起,沈峰特意没有控制速度,而是随性而起。所以一套拳舞起来看似普通,却极有意境,让在场的众人不禁眼前一亮,纷纷心中感叹沈峰有大家风范。

沈峰练拳,却没有人去刻意打扰,只有几个老者站在沈峰的一侧学着比划。可是这些人比划了几招才发现,沈峰的招数看似简单,但是真要练上手却是极难的,往往后招比划出来的就会忘记前招,前招比划出来了又跟不上沈峰的后招。画虎不像反类犬,几个老人练了几下,顿时老脸一红,互相对视一笑,随即不再学了。灵与肉?骚动

外人在做什么,沈峰自然不会去管,他依旧在练自己的养身拳,随性而起,身形周围缓缓形成了一股奇特的气流,将地上的树叶渐渐冲散,形成了一个一尘不染的圆形空地。

在正常情况下,沈峰练拳的时候多半是不会分心的,但是当他使出一招回身拳的时候,眼角突然感觉到一个不一样的人影。沈峰一开始没有注意,可是拳法越练,他越是情不自禁得去关注那个身影。

有高手?沈峰知道自己的状态,能让他练拳时候分心的只有可能是他神识本能感觉到了一丝威胁的压力。当然,这份压力未必真的有危险,只是提示他身边有一个高手接近,而这个高手已经到了足以让他重视的成都。

呼!

沈峰一套拳收功,直接将目光看向了那个人影。当他看清楚来人的时候,不禁有几分奇怪,站在眼前的居然是一个香山海景的保安。一个保安居然能够让自己本能得去重视,这一点让沈峰感觉有些蹊跷。

那名保安浓眉大眼,脸型憨厚,对着沈峰一笑却不像什么阴险狡诈之人。而让沈峰关注的是那名保安的身形,双脚踏地站在哪里,看似只是比普通人壮硕那么一点,却给人一种地天立地的感觉。

内外兼修的高手,恐怕不必前面见过的姜国兴弱。沈峰眉头微抬,一直看着那名保安。那名保安也看着沈峰,脸上带着笑容,大步走了过来。那一双硕大的脚板落在地上,确实给人一种极为踏实的感觉。

佛性!那种踏实的感觉居然让沈峰感觉到了一丝佛性。

“嘿!兄弟。功夫不错啊!”面容憨厚的保安倒是自来熟,直接喊沈峰叫兄弟,又自我介绍道:“我叫徐丰。刚到这里做保安,要不是公司有规定,我还真想和兄弟你过两招!”

沈峰见对方似乎没有恶意,自谦道:“自幼学了点。也谈不上什么功夫,就是一些养身的虚招而已!”

“嘿!兄弟!你诳我!”徐丰憨笑道:“那天我可是见你和人交手了。那位兄弟的金刚拳使得不错,就算我也不及他。不过在我看来,还是兄弟你的身手略高一筹。那天要是真打下去,你胜的机会比他大!”血竞天择

那天眼前的徐丰也在?沈峰眼前微亮,心中第一惊骇的是徐丰那天在,居然让他一点都没发现。心中第二惊骇的是,徐丰居然看出了他和姜国兴之间的实力差距。

“哎呀!那天,我就在河对面,看到你们交手,脚都挪不动了。”徐丰直接指了指一旁的石凳子,自己先坐了过去,取下了头顶的保安帽子,擦了擦光头上的汗水道:“等我赶过来的时候,你们都散了。不然那天我们就见面了!”

沈峰也跟随着徐丰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如若平时沈峰对半不会理徐丰这个人,而现在他到了突破的关口,正缺少一个对练的高手。再加上徐丰一脸憨厚话语实在,不像什么有企图的人,这也让沈峰有了结交之心。只是让沈峰意外的是,徐丰脑袋上有九个结疤,显然徐丰以前是个武僧。

“徐丰兄弟。你这脑袋上的结疤?”沈峰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道。

徐丰也不隐藏什么,直接回道:“小时候我是孤儿。一次去山里抓野兔,摔伤了腿被伏虎寺的师傅给久了。师傅看我一个人怪可怜的,就把我留在了寺里。后来师傅教我功夫和佛法,过了没两年我就剃度出家当了和尚!”

“那怎么又出来了?”沈峰好奇道:“现在和尚的待遇好像很不错啊!”

徐丰挠了挠头,一脸为难,最终还是红着脸低声解释道:“我师傅脾气有点怪。人家和尚都能娶媳妇,在他那偏不行。我想娶个老婆,给我老徐家留个香火……就还俗下山了!”

“你是个花和尚啊!”沈峰看着徐丰憨厚的脸上一片赤红,顿时忍不住大声笑了起来。

徐丰说出了口,便不再不好意思,而是一脸耿直道:“笑吧。笑吧。反正这事也怪不得我。谁让那个老和尚那么固执,别的庙里的和尚都能娶老婆,偏偏我就不行了?反正我想明白了。这次下山一定得找个老婆,生个娃。到时候带回去见老和尚,看他能把我怎么样!”

“徐丰大师!有志气!”沈峰忍住夸了徐丰一句,再次大笑了起来。

第三十三章 莫白

伏魔寺!

沈峰不知道这座寺庙在什么地方,毕竟现在寺庙大大小小那么多,重名的也不少。沈峰只感觉徐丰口中的老和尚绝对是位了不得的大师,同时传授徐丰的多半也是纯阳功法。

纯阳功法,简白点说就是“童子功”一类的功法,需要纯阳之体的人修炼才可发挥到最大威力。纯阳之体自然讲的是男子保有纯正阳刚之气,从小便不可近女色,泄了阳原,说白了就是得处男之身。沈峰想不明白这些功法为何必须纯阳之体才能发挥最大威力,毕竟古武这东西有些地方玄之又玄,不是一般常理可以解释的。当然,也不是说这些功法不是纯阳之体就无法修炼,只是威力会比纯阳之体小上几成,或者按照古武者的话来说,炼就这种功法的人一旦破了纯阳,恐怕以后很难将此功法炼就大成了。

在沈峰眼中,徐丰这个花和尚倒是天生炼就这种功夫的料。天生性格耿直、憨厚,双脚踏地自然流露出一身阳刚正气。这样的人、这样的性格、这样的躯体,炼就一身纯阳功法必然威力无比。向来老和尚也是看出这一点才收了徐丰做徒弟,可曾想徐丰长大了一心只想娶个媳妇,给徐家留后。

徐丰说这些话可不是虚的,像他这种性格的人,话出口多半是板上钉钉的事,谁也改不了,谁也拉不回头。沈峰想到此,不禁为老和尚感觉无奈,想老老和尚如若在此,多半头都被气大了,什么阿弥陀佛早就丢给如来佛祖了。

“哎!妈呀!队长来了!我得去巡逻了。那家伙老想让我卷铺盖走人。”徐丰慌忙冲向一旁的小自行车,又对沈峰摆手道:“沈峰兄弟,咋们有机会再聊!”

沈峰连忙道:“我还想和你过两手那?”

“下次。找机会。我放假一定来找你!你到时候多吃点,精神养足了等我啊!”徐丰憨笑着摆了摆手,脚下一蹬,骑着黑色的小自行车顺着小道在小树林里消失不见了。

远处,一个身穿保安服的中年男人狠狠得瞪了一眼徐丰消失的方向,随即离开了小公园。

没有了过招的对象,沈峰感觉有点失落。徐丰是个很好的对手,炼就纯阳功法,一身钢筋铁骨,虽然力量之道未必有泰山王的弟子姜国兴更加精纯,但是能够和一身阳刚正气的人过招,对沈峰有莫大的好处。趣~读~屋至尊巫医

让沈峰有一丝意外的是,徐丰居然看出了他的身体状态并不是全盛时期。这一点让沈峰对于徐丰这个花和尚有了一点改观,表面的耿直憨厚或许那只是给人最初的感觉,并不代表徐丰这个和尚就好忽悠,恐怕真如书中所说的那样,徐丰这种和尚是拥有大智慧的人,属于大智如愚的那种人。

……

会议室内,众人肃穆!

莫白脸色清冷得站在台前,这时候她的心里甚至有一些自责。在唐家的时候,沈峰和萧智勇过招的那一刻,莫白曾经有过将两人以私斗的名义带回国家安全局特别行动组进行审问调查。可是为了查出沈峰背后的力量,莫白暂时打消了这个想法。

在萧家几人离开唐家的那一刹那,莫白有过沈峰留有后手的想法。可是那种想法并没有坚定,再则莫白自信感觉自己一直跟着沈峰,沈峰应该也没有机会做出什么事来。可是她没想到她的自信没有完全抵御住酒精的力量,再加上在卧室里,两人几乎*相对的那一幕让她慌了心神,以至于完全没把萧家几个人的事放在心上。

现在人死了,莫白感觉这就是自己的失责。同时她也没想到沈峰居然如此厮杀,只是因为宴会上萧智勇冲撞了他,就连夜让人在这个世界上完全消失。更何况,当时的私斗是萧家那边的人吃亏。

“无组织,无纪律,一点都没有曾经身为华夏军人的样子!”莫白一拍桌子怒道:“现在我命令,出动所有人手,立刻捉拿沈峰归案。如果他敢反抗,不惜一切带价,将他留在……”

哒!

姜国兴深吸了一口气,敲响了桌子,打断莫白话语道:“莫组长。你的确有资格下达这个命令。但是就算我们可以拿下这个极度危险人物,你需要我们以什么名义抓捕沈峰?”

“以谋杀罪逮捕!”莫白毫不犹豫咬牙回道。

在场众人面色为难,纷纷对视一眼,谁也不敢接莫白的话,最终依旧将目光看向了姜国兴。姜国兴无奈得站起来,看向在场几人道:“现在我以特别行动组副组长的名义要求通过表决,暂时撤销莫白特别行动组组长一职!我会将一切汇报给总部,在总部命令下达之前,将有我暂任组长一职,现在开始表决!”剑法

莫白一脸震惊得看着姜国兴,显然不敢相信眼前的中年男人会做出这样的举动。同时当她看到其它人陆续举起手,人数早已通过半数时,整个人完全失去了力气。

“姜国兴!你什么意思。我到底犯了什么错?你凭什么撤销我组长的职位。”莫白怒声道。表决已经通过,特别行动组的规矩就是如此,当组长出现明显判断错误,无法担任组长一职的时候,副组长可以通过下属成员表决,暂时撤销组长一职。等待总部下达命令,再做处理。当然这个规矩很少用到的,毕竟每个担任特别行动组组长的人物都非等闲之辈,很少出现错误。

姜国兴没有立刻回答,而是坐在椅子上,遣散了众人才示意一脸怒气的莫白坐下。

“你到底什么意思?我犯了什么错误?”莫白质问姜国兴,姜国兴是看着她入组的老人,就连她组长位置也是姜国兴主动让下来的。她无论如何不相信姜国兴会为了权利而提议表决撤销自己的组长职位,再说那么多组员都举手表决了,显然是自己的确做错了什么。

哒!

姜国兴点起一根烟,猛抽了一口,缓缓突出烟圈,叹息道:“小莫。我是看着你加入南门市特别行动组的。为了加入特别行动组,你付出了多少我也一直看在眼里。我尊重你爷爷当初的选择,也敬佩他的为人,同样也敬佩你身为军人的那一股狠劲。可以说,你不比行动组任何一个组员差,所以当初我才将组长的位置主动让给了你。但是这一次,你太过感情用事了,你太执着了。你的执着或许会将所有组员送命。因此,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没有!”莫白惊声狡辩道:“我没有感情用事。我怎么会让组员送命,我只是旅行我作为一个国家军人的职责!”

姜国兴双眼直接看着莫白,直到莫白无力反驳,低下了头,才说道:“你是一个聪明的孩子。你应该知道自己犯的错误。就说刚才你让我们去抓人,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就命令所有组员不惜一切代价拿下沈峰。如果沈峰只是一个普通的犯人,或许你可以下达这个命令,我也不会去反对。将他抓回来审问就是了,哪怕没证据,大不了问两天人放了就是了。”汉末父子行

“我!”莫白第一次低下了高傲的头。

而这个时候,姜国兴的面容也分外严厉了几分训斥道:“你应该要时刻记住,对方是情报组认定的极度危险人物。这些天与其打交道你又不是不知道他的能力。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你就要不惜一切代价去抓人。你来告诉我,如果沈峰反击,组员出现死伤,这个责任谁来负?别说是你,就算你爷爷也不敢负这个责任。更何况我们根本负不起这个责任,到时候你怎么面对华子;王牌,小影他们的亲人?华子的孩子还不到一岁,你想让他的孩子因为你一个武断的决定长大以后记不得自己的父亲吗?特别行动组的确是有自己的职责,我们是华夏的军人也必须为保卫华夏付出一切。但是并不是死在上级一个武断的决定上!”

莫白咬着牙,终究没有将“我错了!”三个字说出口。

“而且这不是你最近犯的最大的错误!”姜国兴冷声道:“在沈峰进入南门市那一刻你的主观意识上就在犯错。上级的命令是尽量监视此人,而不是寻找对方的证据。而你凭借自己的主观意识,私自决定潜入沈峰身边,同时还让组员放松了对于沈峰的监视。这就是你的错,本来沈峰在明,我们在暗,只要我们处处布点,沈峰的一举一动都会被监视在我们眼里。你却好,主动出现在人前,由暗到明,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