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你是我爸爸吗?”小女孩沉默许久,又加了一句道:“我爸爸叫沈峰!”

沈峰听了,双眼顿时有几分赤红,强忍住眼泪,点头道:“我叫沈峰。我是你爸爸!”

沉默,小女孩沉默了,愣愣得看着沈峰许久,用小手指点着沈峰的鼻子,点着沈峰的脸过了许久才扑进了沈峰的怀里轻轻得叫了一声:“爸爸!”

“哎!”沈峰也轻轻得应了一声,将小女孩抱在怀里,起身看向了叶清忧,又看向桌子上的小男孩。叶清忧连忙解释道:“这是萧程风家的孩子。小心若跟我来山里没个伴。萧程风那小子在京都也忙得狠,没时间陪孩子,正好就一起带来,我也帮他们淬炼一下身体,给以后打好根基!”

沈峰点了点头,对萧迁尘笑了笑,随后又看向了怀里的小心若。而小心若此刻只是紧紧得用小手抱住沈峰的脖子,似乎一刻都不敢放开一样。

“沈峰!”寺庙深处的厢房之中,一名身穿深蓝旗袍的端庄女子走出。女子显然正在做法,当其看见沈峰的身影之时,手中的铲子也差点掉在了地上。林月溪轻声开口,满眼迷离,如若不是有还在在此,恐怕她也扑进了沈峰的怀里。

沈峰看着林月溪,心中满是愧疚,苦涩笑道:“我回来了。辛苦你了!”

“不辛苦!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林月溪揉着眼角,止住眼泪,压抑着哭泣笑道:“我太高兴了。我太高兴了!”

关于“年会票”与“等级划分”

第一件事,年会票。趣*…………

八月,还有两天时间结束,也就是说“年会票”的活动也就结束了。也许是我前面没说清楚,许多人投年会票,忘记了抽奖,以及也不知道投年会票对读者能带来什么,下面我来说一下。

第一,投年会票之后,可以在年会活动界面,进行抽奖。虽然几率很低,但是偶尔也有人品爆发的时候。看各自运气。

第二,年会票总榜前三的读者,可以和作者一起参加年会。为期三天,吃玩住行,来回车票费用都是由黑岩来安排的。不需要读者花钱。所以,如若谁在9月19日…9月21日之间,有时间的话,又特别想和众多作者见面,互动,娱乐的话。(额。包括我这个不太帅的大叔在内。),可以努力一把,冲上年会票总榜前三。可以说,一年才有一次机会,很难得。(最好有妹子来!那我就更开心了。)聚宝铃

第三,为了促进年会票的排名。凡是本月在书粉丝榜前三名(粉丝榜按照书消费1个岩币为一点。打赏,订阅都算在内!)的读者,都可以得到本书整套实体书。可以说,是双重奖励吧。嗯。我打算在两百万字的时候,就先着手处理前半套的实体书,赠送给本月粉丝前三名的读者。包邮哦。

所以,与作者一起参加年会,一起北京三日游,成套精装实体书,此刻只在你一念之间。还有最后两天时间啊。

活动将于8月31号晚上24点截至!

年会票获得方法:

8月1日……8月31日内,账户每累计充值且到账满5000岩币,订阅消费满1000岩币,打赏满5000岩币,皆可获得一张年度票,用以支持心爱的作者与作品,无上限。潜龙战天下

活动期间内,作品年度票获得最多的前30名作品的作者,将免费受邀参加黑岩年会,包往返车费、吃喝玩乐住宿。

活动期间内,年度票投票最多的前3名读者,将免费受邀参加黑岩年会,包往返车费、吃喝玩乐住宿。每投出一张年度票,将获得一次抽奖机会,年会邀请资格、手机金属键盘、海量岩币等你拿!

第二件事,人物等级划分。

后天三境:古武者,古武大师,古武宗师。等于阴阳界:炼体初期,炼体中期,炼体后期。补不好的膜

半步先天:初期,中期,后期圆满等于阴阳界:结气初期,结气中期,结气后期。

先天三境:王者,圣者,尊者等于阴阳界:化形初期,化形中期,化形后期。

通玄化虚等于阴阳界:凝丹之境。

后面的都是阴阳界境界。阴阳界的八个境界为:炼体,结气,化形,凝丹,王魂,帝魄,圣体,天神,

最后在这里谢谢各位的支持。特别是星星美女的第一个大皇冠,心情激动,特别感谢。

第三七六章 中外古武格斗大赛

一个上午,白玉清如同家庭主妇一般,陪同着林月溪准备着饭菜。两人配合的确极为默契,各自分工该做什么菜,心里都有底,很快一桌极为可口的饭菜都准备好了。沈峰看着,也脸露喜气,这三年虽然妖灵重明鸟所做的饭菜的确不错,但是沈峰还是极为回味林月溪和白玉清所做的饭菜的,今日能够吃到,再加上有小心若陪伴,的确开心无比。

厢房之内,众人围坐一圈,沈心若和萧迁尘这两个孩子端正得坐在小竹凳之上,惊奇得看着沈峰另一边的聂小童。

“小童。”沈峰给聂小童指着叶清忧介绍道:“这位是五官王老殿主。你以后就尊称老祖宗吧!”

聂小童慌忙起身恭敬行礼,对叶清忧恭敬道:“聂小童拜见老祖宗。”

“这是你的弟子?”叶清忧已经看出了路数,脸色诧异,上下打量了聂小童一番,最后微微点头道:“不错。是一块可雕琢的美玉。看来你们阎王殿那一套养身拳,他已经练就到了如火纯青的地步了!”

沈峰略显尴尬回道:“我离去三年,临走的时候就教了他拳法和炼气诀,其他却是什么也没教。他这三年也只练这两样,的确也是有所成就。”

午饭开动,两个孩子外加一只小猴子倒也换了。只是沈心若显然对白玉清这个三娘有几分畏惧,哪怕白玉清有时候喊她大小姐,可是沈心若看着白玉清那一种畏惧却是与生俱来的,或许在三个可以称为娘亲的人里面,也只有白玉清平日里最为冷漠了。

饭菜过后,沈峰遣散众人,最后只留下了自己和叶清忧。知道外面关上了门,沈峰才给叶清忧倒上了一杯茶水。

“婆婆!这些年外面情形如何?”沈峰轻抿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喉咙,随后直接开口问道。

叶清忧知道沈峰要问那些事,只是沉默少许,便开口道:“自从你上一次失踪之后。佐藤会社突然偃旗息鼓,平静了许多。不过,最近两个月,听说佐藤会社又突然有了异动。你外公这些日子一直驻守在阎王古殿之中,外面都是小一辈在撑着。你外公这些年也是很担心你,你这次能够提前出来也的确出乎人意外,等你去过京都之后,还是尽快去见一见他,也好让他安心一点。”网游之占尽先机

“明白了!”沈峰微微点头。这几年没出来,也的确是应该找时间去见一见外公孙洪武。至于佐藤会社,沈峰却是有了几分猜测,对方上一次突然偃旗息鼓,平静了许多,多半原因就是因为八门极星大阵被突然开启。先天秘境之内未进入决战时刻,外界必然不会那么轻举妄动。而这两个月又有异动,也必然和先天秘境之中正邪之战有极大的关系。

沈峰也没去多想,此刻他也并不惧怕佐藤会社的侵袭。如若此刻对方有高手出现,他也不介意将对方拿下。

整个下午,沈峰都在陪孩子玩耍,也第一次真切得有了隐居世外桃源、不问世俗之事的想法。不过这些事,却也并不是他一人可以左右的。毕竟怀中画卷之中,还有一个凌天痕趟在其内等待其去解救。

深夜,皎洁月光透过窗户的缝隙,映射在床头。而床上,年轻男女*相拥在一起。白玉清依旧那股子性格,能够让出的机会,绝对不占有。晚上还没到八点就将沈心若抢走,轰其睡觉。将沈峰留给了一直思念不已的林月溪。林月溪贪恋沈峰,特别是沈峰这消失的三年时间,在七煞断魂音的影响之下,林月溪甚至有几次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幸好有叶清忧在旁为其抑制。

淡淡的喘息声交织在一起,小别胜新婚的两人紧紧相拥缠绵,整整一夜,两人都没有睡去,直到精疲力尽,女子求饶,两人才相拥而眠。

温柔乡,的确可以留人。沈峰连续两夜将自己埋入林月溪的怀中之后,终于静心凝神,准备出发去京都。那里,还有许多人等着他路面,也有许多事等待他出面。本来沈峰是打算将沈心若几个人都带去的,只是此刻叶清忧正准备给沈心若淬体,却也不能耽搁,最终林月溪也只能留下,眼巴巴得看着沈峰再次离去。

……

京都国际机场。

两男一女从机场出口走出的那一刻,一身白色长裙的清冷女子就吸引了周围众人的目光。而清冷女子身旁,一位身穿西服的年轻男子,身材坚挺,看上去就有几分军人的气息。可是另一旁十七八岁,身材匀称的冷漠少年,看上去走路却是有几分怪异,就连眼神也是好奇得到处打量着。亲亲老婆,玩你上瘾

“师傅。这就是你说的外界。好奇怪的地方啊!”聂小童有几分头晕目眩的感觉,特别是刚下飞机的他,甚至还有种想呕吐的冲动。

聂小童一直生活在先天秘境之中,从小就没见过眼前这样的世界,从群山之中走出的那一刻有一些不知所措。不过还好,三千小鬼的办事效率还是极快的,在沈峰吩咐了不过两个小时之后,聂小童在外界便有了一套完整的身份资料。

哒!

沈峰嘴角轻笑,拉着聂小童和白玉清就上了车。此刻聂小童也稳重了几分,在外人面前也自动闭上了嘴,只是乌黑的双眼依旧打量着周围的世界。

“师傅,华夏古武军事学院!”沈峰对出租车司机交代了一句,就看向了机场外侧的一则露天电子广告牌中里播放新闻,里面讲的正式华夏古武学院的事。而看里面的场景,似乎有人在比斗。

出租车司机正在等红绿灯,在见道沈峰一直盯着广告牌看,直接开口略显叹气道:“兄弟。你不会是去古武军事学院观看中外比武格斗大赛的吧!我劝你还是别去看了,没什么意思。这几天咋们华夏输得太惨了,居然他妈的连东岛国那些小兔崽子都打不过,也不知道那些人都干什么吃的!”

这是沈峰第二次在出租车上听到自己学校的消息了,第一次听的消息还不错,可是这一次却是有点惨不能睹了。沈峰微微皱起眉头,也没说话,此刻白玉清完全理解沈峰的心情,只是冷漠地提醒司机开车,车上随后便再次陷入了寂静之中。

一路上,沈峰看着一面面广告牌在自己面前穿梭而过,当他看见上面赤红的大字之后,脸色也越发阴沉。他开办古武军事学院的初衷是培养自己的势力,后来事情发展越来越快,沈峰发现外面的势力已经跟不上自己的步伐之时,他想坐的就是将古武在华夏发扬。可是他却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自己的古武军事学院,会在东岛国的那些人渣面前吃瘪。

“他们只是才修炼了三年的孩子而已!”白玉清在沈峰身旁低声开口提醒道。倾世亡妃

修炼了三年的孩子。沈峰深吸了一口气,微微闭上了双眼,精心凝神,此刻他才明白,的确古武军事学院的学生只是一群修炼了三年古武的孩子而已。恐怕连古武大师都没有到,又怎么能够对付那些东岛国不择手段训练出来的忍术杀手呢。而中外比武格斗大赛又有年龄限制,学院里的教官以及高手根本不能参加。

年龄限制。沈峰轻眯双眼,嘴角显露出了一丝不屑。在出租车停下的那一刻,直接带着聂小童冲进了人山人海的古武军事学院的大门。

“先生!请买门票!”守门的女子见沈峰就那么冲进去了,连忙上前准备拦截。而紧随其后的白玉清极为不耐烦得丢下了几张百元大钞,直接打发了对方。

这几日,中外古武格斗大赛进展的如火如荼,前来观光的国内外游客极多。不过沈峰拎着聂小童这一路穿行而来,显然感受到了华夏游客的怒气,显然前面几日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东道主参赛的选手输得极惨。

“他妈的。还古武军事学院。居然连小东道鬼子都打不过,还不如滚回家吃屎呢!”一个中年男人满身怒气将可乐瓶砸在了地上,显然暴怒至极。那中年男人见沈峰往比赛会场的大门里面挤,连忙开口道:“挤个蛋咧。我说兄弟,你就别进去了。看不出个名堂,光受气!”

沈峰见那中年男人跟他说话,不禁满身怒气得开口道:“我他妈进去是出气的!”

的确。沈峰心里恨透了东岛鬼子。这次回来见到自己辛辛苦苦置办起来的古武军事学院居然和华夏足球一样遭人唾弃,心中不禁有一种滴血的疼痛。而那个被沈峰回了一句的中年男人一听,顿时笑了起来,跟在沈峰后面往里面挤压,直接叫道:“得。我就跟着你进去看看怎么出气。哎。前面几位让让。让这位兄弟进去,帮咋们出出气。只要这位兄弟敢出手,我蒋有财给你顶着!”

这中年男人一吆喝,众人以为沈峰是要进去砸了古武军事学院的场子,顿时又一群人往里面挤着看热闹。

第三七七章 少女对战

叫骂声,欢呼声,吵闹声参杂在一起。趣*那方圆数千平方米的格斗场看台之上,每个人的神情都极为焦急,显然对眼前的一切看上去极为不满。

格斗场的主席台之上,一名短发女子轻眯双眼静静得坐在那里纤细的手指握着紧紧握着手中的黑色水笔,全身有一种紧绷的气息。另一边,几名着装非常严谨的男子静静得坐在那里,只是眉宇之间有几分傲气,眼神轻飘飘得看着短发美女,互相用眼神交流着信息。

砰!

随着一声*重击的响声。格斗台之上,一位身穿白色武服的短发男子突然一拳将身穿蓝色武服的光头男子击倒在地。那名蓝色武服的光头男子被击中腹部,双眼怒瞪,几次想要站起来,却依旧忍受不了腹部的剧烈疼痛跌倒在地。

“第三场,东岛国代表队胜出。”随着裁判的话音落下,四周看台再次响起了叫骂声,吵闹声,各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向看台上直扔了过去。

主席台之上,短发女子看向一旁带着眼镜的冷峻男子吩咐道:“才二比一。下一场让根花上。不管怎么样,先拿下二比二再说!”

“明白了!”带着金丝边眼睛的冷峻男子深吸了一口气,随即起身,从一旁楼梯走下了看台,直接带来了代表队准备场地,对里面教官说了几句话,随后又回到了主席台之上,对着短发女子点了点头。

在场众人,都知道今天又要输了。毕竟根花过后,他们手中再无可用的对手可以上场,而对方准备场地之上,仅仅是后备人员就还剩下五个。此刻,短发女子不禁心中有几分怒气,怨恨拿下古武家族扫帚自珍,不愿意将自家家族的年轻子弟送入古武军事学院之中来学习。而这三年,古武军事学院招收的学生,绝大多数都是各类散打以及自修,甚至一点底子都没有的普通人而已。

“第四场比赛,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三年级学生根花,对战东岛代表队选手伊川由美。”随着播音员的悦耳声音响起,本来吵杂的看台之上也瞬间安静了几分。

两名女子对战,的确极有看透。在场所有的观众,也不过刹那间就忘记了刚才的失利,再次投入新的比赛,哪怕心里再恨,也要为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的选手加油。'傲慢与偏见'“渣男贱女”的又一春

“妹子。加油!”一个男子高声呼喊起来。后面一群男人也随之高喊起来:“妹子,加油。敲死小东道鬼子。哥哥娶你回家坐老婆!”

场上再次一片哗然。而刚刚踏入会场的沈峰,站在高处的看台之上,遥视格斗台上已经站立的马尾辫女孩,有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再想起刚才播音员的介绍,不禁点了点头。那个女孩正是当初他在哈城邀请而来的人,这三年没见,女孩样子没怎么变,不过气息却强大了许多,已经跨入古武宗师初期之境。

“两个古武宗师初期之境对敌!”沈峰用心神之力扫视着另一个东岛女孩,发现对方身上的气息也和根花相差不大。这一战,必然龙争虎斗。

跟着沈峰一起走进来的中年男子,见沈峰站那不动了,不禁提醒道:“嘿。兄弟。你不是要来出气吗?人进来了,怎么没动静啊!你这是怂了啊?”

“先看比赛!”沈峰也懒得理会,直接冷声说了一句。中年男子见沈峰说话如此冷漠,也感觉无趣,直接看向了比武台,偶尔瞄向沈峰一眼,也是满是不屑,显然是觉得沈峰怂了。

而一旁聂小童却是极为好奇,左顾右看,最终盯向个比武台两侧,直接开口道:“师傅。为什么他们到了古武宗师就好像达到了瓶颈一样啊?不过对面台上有两个人的实力我看不透。好像他们比我高上不少。”

“有时间我再跟你讲!”沈峰应了一句,站在那里静静的看着,周围人也都闭上了嘴。聂小童点了点头也看得极为认真。

叮!

铜钟响起,第四场比赛正式开始。而就在裁判挥下手的那一刻,比武台上瞬间紧张起来。两名少女一个双手出掌,一个双手握拳,眼神极为犀利。

根花乃是体育学院散打队里出来的,起手式习惯是拳,再加上在古武军事学院之内,学的也是一手通背拳,所以以拳起招。而对方短发女子,起手式一看就是空手道出身,手刀架起,攻防兼备。

呀!'韩娱'来成神吧

随着女子轻喝之声响起,根花上前一步,首先发出了攻击,一击通背直拳,脚下踏出连环步直接向东岛国短发女子攻了过去。

短发女子口中一盒,手刀架住根花一拳,生硬挡住,只是倒退了三步之后,又飞速连进三步一击手刀砍向马尾辫少女根花的胸口。而根花速度也不慢,直接用手肘一顶挡住了对方的攻击。

砰!

拳脚交加,两名女子激战在一起,一个黄色边角有黑条纹运动服,另外一个身穿白色武服,两道身影交织的一起的瞬间,在场普通人根本跟不上速度,只能在外看着模糊的身影。

“好快的速度啊!这才是我们华夏的功夫啊!”沈峰不远处的一个年轻人口中惊叹,直接道:“看来,我们华夏还是有高手的啊!”

这话一出,先前那些叫骂的人瞬间忘记了前两场的失败,一个个嘿嘿笑了起来,吹嘘这华夏五千年古武的传承,也不管说的对不对,众人听了也是个乐呵。

上面吹嘘着,下面在战斗着。只有沈峰看出,下面即将到来的胜负会怎么样。根据目前的情况,双方任何一人想要赢都恨难。

“我们下去!”沈峰看了一眼上面的比分,对看得入神的聂小童轻唤了一句。聂小童一听,顿时点头,跟着沈峰向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的场地走去。

而跟在沈峰后面进来的中年男人顿时一脸惊讶,遥望着,却最终没有跟了过去。

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准备场地之上,沈峰刚踏入一步,就被一个极有军人气息的男子给挡了下来。可见此人应该也是华夏古武军事学院的教官之一。

“对不起。先生,这里是代表队准备场地,你不能随便进入!”那名拥有古武宗师初期实力的中年男子抬手挡住沈峰去路,一脸冷漠,只是看向比武台的眼神却也有几分焦急。

沈峰顺着中年男子的目光,微微轻笑道:“根花是你的弟子?”皇兄不好当

“你怎么知道?”那名半寸短发的中年男子面容惊愕,可是又一想道:“这也不是什么秘密。如若先生没事的话。还请回看台,我要准备下一场比赛了!”

沈峰见对方要走,扫了一眼准确区的选手便直接开口道:“下一场你不用准备了。凭借你的那些弟子就算上去了也输。而现在这一场比赛谁输谁赢很难预料,应该最后以平手收场更好!”

“你到底什么意思!”短发中年男子显然对沈峰的话有几分不满,感觉对方在讽刺他,随即脸色阴冷的饿下逐客令道:“先生。不管你什么来路。但是这里是比武准备场地。还请你离开这里。至于我们能不能夺得胜利,在我看来并不重要,至少我的每一位弟子都付出了最大的努力去迎战对手。根本不是你们这些只知道叫骂的门外汉可以随便挑剔侮辱的。”

沈峰轻笑,直接道:“赶我走?难道你不想赢吗?”

“你!”短发中年男子刚准备离去,又被沈峰一句话给激了回来。不禁喘着粗气道:“先生。咋们都是华夏人。如果你来这里是为了帮东岛国奚落我们,那你就是汉奸走狗,对不起你祖宗!”

沈峰听了有几分怒气,深吸了一口气将聂小童拉到身边直接道:“我最讨厌的就是东岛国人。我和你说的也是正事。如果你还想赢,还想华夏赢。下一场就让他上!”

“师傅!你要我上?”聂小童微微咋舌,却又一看台上和对面的东岛国武者,挠头道:“他们气劲是没我强。可是我也没学什么杀敌之术啊。这怎么打!”

气劲!对方听到聂小童说出气劲两个字,知道遇见了古武者。而只是让他诧异的是,自己居然完全看不出对方的实力。而在这种情况下,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对方实力强过自己太多,另外一种就是对方完全是普通人。可是从对方话语中可以看出,根本不像普通人的样子。

“如果你相迎。就让我徒弟上。”沈峰对那教官说话,又瞪向聂小童道:“当初你师傅一套养身拳一样对敌。一会如果你上去不给我办得漂亮点,我就还把你送回连云镇去!”

第三七八章 打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