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5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漂亮点,我就还把你送回连云镇去!”

第三七八章 打半残

砰!

拳脚交加,两名女子在台上打得火热,整个格斗场都沸腾起来。趣*…………此时白玉清并没有跟随沈峰,而是绕过外围从格斗训练馆后方的楼梯直接走上了主席台的位置。当短发女人发现白玉清出现的那一刻,眼神惊讶,而再见到白玉清所指方向的那个男人之时,主席台上一连三四个人一下站了起来。

另一边,着装严谨的东岛代表队领队满眼不屑,似乎感觉是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的人有点坐不住,所以吓得站了起来。

“他回来了!”莫白惊呼,刚准备走下主席台,却被白玉清拉住了。白玉清直接摇了摇头道:“先处理比赛的事吧。少主一定是想让聂小童上场,一会发生什么事让少主处理就好了”

莫白微微点头,拉着白玉清的手又问道:“他见过孩子了吗?”

“见过了。陪了两天才过来的!”白玉清在一旁坐下。萧程风立刻给其让了坐,此时他和司家弘心中也终于落下了一块石头,毕竟两个家族依附沈峰,如若沈峰一直不出现,他们两个家族总是有种岌岌可危的感觉,甚至上一次佐藤家族进犯,两个家族也不得不搬离了家族古宅。

“加油!”

看台上,无数华夏人在努力嘶吼、呐喊着。而比武台之上,两名女子的速度越来越快。通背拳讲求甩膀抖腕,双臂摔劈,肩臂撩挂,击拍轻快,闪展灵活,虚实分明,腰背发力,冷弹脆快,坚韧交错。

根花通背拳虽然入手不过一两年,但是已算小成之境。其中深得其中精髓,再加上这三年来的苦练,肌体已经非常凝视,身体内的气劲也达到了古武宗师初期的水准,所以每一拳甩出,力道极沉,就如同山中老猿一般,凶悍强劲。

而东岛国代表队的女子,身手也极其不错,踏入古武宗师初期也必然是经过苦练而来。特别是一双手刀运用的极其娴熟,有几次差点击中根花要害,却也是被根花险险闪避了过去。

嘿!

女子的声音尖锐,叫起来也是撕破幕布的感觉。根花稳扎稳打,东岛国女子却是有点急功近利,一直在猛攻。沈峰在下面看着,微微眯起双眼,在他感觉之中,两人实力相当,要想分个胜负还真不容易。不过显然,此刻根花打得更为稳重一点,不急不躁,攻守兼备,就连沈峰都感觉,或许胜负就因为这心理素质而发生改变。焰少爱妻成狂

砰!

根花稳稳防御,就在对方攻击露出一丝习惯性破绽的那一刹那,一记长拳轰击而出,直取对方腋窝肌腱处。这一拳力道不算太大,讲求的是快,不过刹那间就击中了对方,没有给对方留下丝毫防守的机会。一拳击中,身穿白色武服的东岛国女子瞬间后退三步,一双手刀护在胸前,面容显露出一丝痛苦之色。而那抬起的右手刀已经有几分颤抖,显然有种使不上力气的感觉。

叮!

突然,铜钟响起。东岛国女子眼神惊骇,转身看向了自己代表队的方向,而当其见道代表队教官冷漠的眼神之时,顿时吓得跪倒在地,用东岛语言说出了一连窜的字句。

“第四场比赛,东道代表队认输,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根花胜出!”在播音员的清脆话语之中,整片格斗场都发出了一丝欢呼之声。

而沈峰站在台下,却清楚得听明白了那名东岛国女子口中所说的话语,显然其输掉比赛,回去的下场绝对超于普通人想象的那般残忍。

“东岛国,果然没个好东西!”沈峰看在眼中,有几分不屑。当其看着马尾辫少女根花下台的时候,显然对方也看见了他。两人四目相对,根花疑惑得站在楼梯上,不过刹那间就回过神来,眼神清亮惊呼道:“沈先生!”

沈峰见根花认出了他,也没否认,直接微微点头道:“刚才打得不错啊。稳扎稳打,攻守有序。一手通背拳练得也是有板有眼,看来这几年,你没少下功夫,居然已经踏入古武宗师之境!”

“我拜了了司龙大叔为师!孙煜大哥也有教过我一些。”根花说着,有恭敬拱手对沈峰拜谢道:“不过这一切,还是要感谢沈先生的收留。如若不是沈先生给我那个电话号码,根花恐怕现在还在体工大里做个普通人。”

沈峰轻笑,摇头道:“我只是给了你一个机会而已。能不能抓住机会,那是你的本事。”再嫁,慕少的神秘娇妻

一直站在一旁的教官,见沈峰和根花聊得有来有去,似乎早已认识的样子。不禁来到两人面前,瞪大了双眼看向沈峰,对根花问道:“你们认识?根花!他是什么人?”

“沈先生?”根花微微咋舌,也不知道怎么说。沉默了片刻,才想着办法解释道:“陈教官。莫校长是沈先生的夫人。如果我师傅说的没错的话,沈先生应该就是咋们古武军事学院的创始人!”

短发教官听闻,顿时目瞪口呆,惊立当场。而看台上,此刻对根花的欢呼之声一句不断。就连广播的声音,也被压制住了。直到过了足足五分钟,在现场工作人员的维持之下,看台上众人才安静了几分。而此刻,聂小童已经站在比武台之上,身形随意,丝毫没有将即将面对的比武放在心上。

“第五场比赛,华夏古武军事学院代表队替补选手聂小童对战东岛国代表队选手佐藤康健。”女子播音员悦耳的声音响起,看台上顿时乱作一团。

替补选手!在众多华夏观看者的眼中,替补选手肯定没有正式选手厉害。就连先前几名正式选手也被打败了两场,这最后一场关系到今日整场比赛的最终胜利,怎么能让一个替补选手上场?

主席台上,距离莫白最近的东岛国男子露出了一丝不屑的笑容,直接口中讥讽道:“莫白小姐。难道贵学院真的没有人了吗?居然派一名替补上场?我们的佐藤康健可是接近大名武士的存在,用你们华夏的说法,他可是古武宗师巅峰级的高手。你们居然只是派了一名替补上场,看来今天的比赛,我们大东岛帝国注定又要赢了!”

“上野先生!比赛还没开始,话不要说的那么满!”莫白和日本人同样也有血仇,自然对距离自己不愿的东岛国男子极为厌恶,直接口中不屑道:“对于你们那些接近大名武士存在的选手,我们华夏一个替补未必不能将其打败。上野先生还是坐在那里慢慢看着好了,少说废话,小心风大闪了舌头。”

东岛国男子眼神戏谑,从身旁拿出自己随身携带的佩剑放在桌上,不屑冷笑道:“看来莫白小姐对自己的选手很有信心?不如我们来打个赌如何?只要今日你们华夏代表队胜出,我就将这把佩剑送于小姐!如若我们大东岛帝国胜出,只要莫白小姐出席我们大东岛帝国的庆功晚宴就可以。您看如何?”希声

“一把破剑也想让我出席你们的晚宴?那东西我不稀罕!”莫白看都不看一眼,冷声回绝道:“不过,这赌照样打。如果今天最后一战你们输了,你们东岛国代表队就滚出我们华夏。不知道上野先生有没有那个权力应承下来?”

东岛国男子眼神一愣,眼神之中显露出几分怒气,刚要开口,却被身旁一人拉住了。那人微微摇头,被称为上野的男人深吸了一口气,握紧了佩剑,冷哼一声便不再开口挑衅。

“不过如此!”莫白冷声讥讽,也懒得再搭理这些无端挑衅的小鬼子,直接看向了下面的比武台。

此刻两名选手已经站在了比武台之上,其中一人身材匀称,古铜色的脸颊显得有几分冷峻,却是有几分沈峰才有的味道在里面。而另一边,身穿黑色武服的健壮男子身材极为高大,站在那里,强壮的身板如同钢铁一般。

唉声叹气之声在看台之上响起,仅仅是凭借两人的身形,在场的普通人就已经没有了底气,更何况华夏古武学院代表队这一边,还是替补上场,甚至有观看比赛的华夏人已经离开坐席向外边走去,显然是不想看到失败的那一幕。

叮!

铜钟之声,响起,裁判手臂一挥,比赛正式开始,现场一片寂静。此刻,聂小童站在看台之上,突然忘记了一件事,直接略显尴尬得对一旁的裁判问道:“大叔。是不是只要不把对方打死就行了?”

额!

聂小童这一问,声音虽然不大,但是整个比赛场却是极为安静,周围一圈靠近的观众却是都听见了。而对面东岛国的壮硕男人也是听见了,顿时目瞪口呆。沈峰站在台下,见到主席台上看来的目光,不禁一拍脑门,刚才让聂小童上场,却是忘记说规矩了。

“不可击中下体,不可故意伤及对方性命。其它都可以!”裁判是个中国人,对东岛国代表队也是满身怒气,不禁小声加了一句:“打半残差不多了!”

第三七九章 华夏古武者的挑战

打残?

聂小童微微点头,本身他就是先天秘境之内长大的人,在那个以武为尊的世界里,哪天没死几个人了?所以,聂小童听到这话却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对,只是如此一来,却让他身体更放松了几分。趣*本来他害怕下手过重,伤了对方,现在有了眼前大叔的话,瞬间不再担心了。

打半残差不多了?这话也是那裁判说的气话,其实在他心里,眼前聂小童能赢对方就是天大的奇迹了。而这句话,在一旁的东岛国选手佐藤康健同样听见了,佐藤康健嘴角微微翘起,显然对裁判的话极为不屑。

“支那人,也只是嘴上功夫而已!一会我会让你舔我的老二!”壮硕的佐藤康健对聂小童竖起了中指,口中讥讽,眼神显露出几分狰狞的怒视。

老二?这句话在先天秘境之中也是通用的。聂小童听到对方侮辱性的话语,瞬间脸色清冷,轻眯双眼,握紧双拳,摆开了起手式,对佐藤康健招了招收冷声喝道:“你不过是一个古武宗师而已。大言不惭。小爷我今天让你三拳,看你能奈我何!”

让三拳?佐藤康健听不懂什么是大言不惭,也听不懂奈我何这三个字。不过让三拳,却是完全听明白了,嘴角不禁露出了讥讽笑容,什么话都没说,摆开空手道的架势,静静得立在那里!

让三拳!

在场华夏观众听的真真切切,就连已经快要走出去的观众也听到了这三几个字,纷纷转身又回来了。这些人将聂小童看在眼中,突然感觉看不透,纷纷又在夸赞,国术博大精深,怎么能按身材来做对比。

站在沈峰身旁的短发教官脸色有几分担忧,直接对沈峰恭敬问道:“沈先生。您这位弟子他要让对方三拳……”

“他会赢的。”沈峰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聂小童虽然没有学什么杀招,但是此刻已经踏入半步先天之境,距离中期也不远了。古武宗师和半步先天的差距,乃是一个大境界,自然不是古武宗师中期和后期那么简单。不要说聂小童让三拳,就是让三十拳,对方也未必能把聂小童怎么样。而此刻,沈峰是看聂小童如何帮助华夏争回脸面,如何干得漂亮!

呀!

终于,佐藤康健忍受不住周围人的议论纷纷,直接接连三步上前,一击手刀向聂小童心脉刺去。聂小童看在眼中,满是不屑,直接一侧身躲过对方一击,口中清澈得说出了一个字:“一!”重生之末日逆袭

第一拳!聂小童说出这一个字的时候,看台寂静了下来,一个个华夏观众屏住呼吸。而佐藤康健一招使出居然落了空,顿时睁大了眼睛,一击手刀向聂小童劈砍而去。



这一击手刀力道极重,聂小童后退一步,手刀带着一丝劲气险险在身前划过。聂小童却是连眉头都没动一下,只是简简单单说出了一个字:“二!”

又被躲过了!在场观众有人已经惊得站了起来。而后面的观众见有人挡住视线,也不好开口,直接跟着站了起来。成片的人站起,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

佐藤康健心中有几分急躁,再听到东岛国代表队准备场地内教官口中低吼的话语,顿时不在犹豫,直接一拳向聂小童再次砸了过去。

“三!”聂小童清澈的话语再次响起,极其轻松得又避开了一拳。而佐藤康健也不再留手,直接展开架势对聂小童疯狂攻击。而聂小童满是不屑,也不还击,只是不断躲闪,而口中的数字却没听,一个个数字不断增加,对方却无法击中其分毫。

格斗场内,一片寂静,只有聂小童清澈的声音和佐藤康健极力的嘶吼攻击之声。一个是黑色身影,一个是白色身影。黑色身影不断躲闪,白色身影不断攻击,一时间,格斗场上如同两条黑白猛兽交战在一起。

“六十八!”聂小童清澈的话语再次响起。

佐藤康健终于站立原地,不再攻击,而是怒瞪双眼口中嘶吼道:“华夏的垃圾,难道你就不敢跟我佐藤康健正面一战吗?你们华夏人,在我们东岛国面前,注定是失败者。你也是,你这个只知道到处乱窜的垃圾,老鼠,你注定也是失败者!”

“失败?”聂小童轻眯双眼,他现在已经渐渐知道了华夏的含义,也慢慢转换过来了概念。在他心中此刻的佐藤康健和魔教之人并没有区别。再则对方算是师傅沈峰的敌人,自然也是他的敌人。聂小童凝视着对方,眼神渐渐出现一股厮杀的气息,口中冷言道:“本来我只想让你三拳。不过显然我高看你了。所以我一直让着你。但是你却至今也没有打中我一拳。既然你那么想我和你正面对战,那我就成全你!”少年反派之烦恼

聂小童口中话音落下,右脚微微上前一步,养身拳的架势慢慢张开,口中低语道:“今天,我就让你知道古武宗师和半步先天真正的差距!”

呼!

一句话落下,聂小童已经一刺而出,手中一记直拳直接向佐藤康健砸了过去。佐藤康健已经极为谨慎,毕竟自己六十多拳没有击中对方一次,这其中必然不会只是巧合。就在聂小童攻击来的那一刻,佐藤康健本能得举起双臂抵挡。

砰!

聂小童速度完全展开,虽然没有身法秘技,但是其速度却也不是古武宗师可以比拟的。而这一拳的力道更是极大,在击中佐藤康健双臂之时,清脆的响声瞬间出现。而坐在主席台上的东岛国代表队领队惊愕站起,显然他已经看出佐藤康健和对方并不是一个级别的选手。

哒!

骨裂声响起,佐藤康健痛苦嘶吼,身形被瞬间砸出了十多米。而不等其站稳身子,聂小童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其身后,一个马步扎下,瞬间一击直拳打在了对方的腰骨之上,发出一击闷响,连同骨骼断裂之声也完全掩盖了。第二拳使出的力道极其巧妙,正好止住了佐藤康健的身形。而就在佐藤康健痛苦即将跪地的那一刻,聂小童直接两脚踢在了对方腿部膝盖后关节之上。

砰!

虽然地面是软胶地板,但是聂小童这两脚的力道极大,佐藤康健双膝跪地,口中瞬间发出极其惨烈的嘶吼声,就连看台上众多观众闻之也心惊胆战!

此时,佐藤康健双臂,腰骨,双腿已废。而这一切,聂小童根本没有用上什么技巧,只是普通的养身拳,以及凭借自己的速度和力量使出而已。聂小童此刻根本没有太多怜悯之心,在他眼中,魔教之人只有杀了,才算了事。不过前面裁判的话他也没忘记,自然不会真下杀手。

呼!

就在佐藤康健快要扑倒在地的瞬间,聂小童站在佐藤康健身侧,突然一击转身甩腿,直接砸在了对方的胸脯之上。在在场近万名观众以及双方代表队高层面前,佐藤康健近两米高,足有一百七十公斤的身躯倒飞而出,轰然一声砸在了东岛国代表队准备的场地之上。玉者龙心

砰!

这一击力道极重,佐藤康健的身躯砸入东岛国代表队准备场地并没有完全静止,而是在地上接连滚了十多米,撞倒了五六个人才险险得停住。

寂静无声。此刻,就连华夏观众对聂小童下手如此之狠,也是心有余悸,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师傅。他残了!”聂小童在台上看向沈峰,恭敬行礼,露出了孩童才有的纯真笑容。而一旁的裁判此刻忘记了如何宣判,生硬的吞咽口水,看向了台下,又看向了主席台。

沈峰此刻并不怪聂小童,在他眼中,东岛国人踏上华夏的土地,没有死就已经是菩萨慈悲了。再则,聂小童生活的环境,遇见敌人首先想到的就是杀死对方,根本不可能只是留一手打残放虎归山。

啪!

不知道是谁,响起了第一个掌声。此刻所有的观众才想起,这一战是华夏赢了,虽然赢得有点冷血,但是相对于前面发生过的一些事,此刻关总想起来似乎也并不觉得聂小童有错。成片的掌声响起,欢呼声络绎不绝,聂小童走下台却并不知道为什么周围的观众为他鼓掌,为他欢呼。

“八嘎!”主席台上东岛国代表队领队口中突然怒骂,拍案而起,直接冷眼看向了不远处的莫白,训斥道:“莫白小姐。你们这是故意谋杀。这是犯罪,这是一次外交事件!我会见你们国家的外家部官员,我需要你们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我要你们的选手,为他所做的一切,付出应有的代价!”

莫白起身,冷漠吐出两个字开口道:“随便!”

“你!”东岛国代表队领队强忍着怒气,看向身旁几人刚准备示意众人离开,却听到广播里响起了声音。

滋!

细微的电流声响起,在众多工作人员的示意之下,在场观众终于恢复了平静。而在恢复平静那一刻,广播中再次响起了悦耳的女子声音:“对不起,诸位。我这里有一位先生有一个特别的请求,他想在格斗场上挑战东岛国代表队格斗高手。他让我问东岛国代表队……是否有胆子接受华夏一名古武者的挑战!”

第三八一章 唐妙妙的抽泣

华夏古武学院校长办公室。沈峰落座的那一刻就看见了办公桌上的母女照片,心中不禁有几分暖意。曾几何时,他也想过自己有一座自己的办公室,静静得坐在里面,朝九晚五得上班。每天早上来到办公室的时候,都会看见自己家人的照片,每天回到家的时候就如同他小时候一样,一家三口坐在桌前,吃着可口的饭菜。周末时,可以一家出游,坐一下过山车,看一下风景什么的。

可是,天不由人。沈峰没想过自己会有如此的生活,更没想过自己生命中会出现三个女人,也没想过自己会让身边的人时刻面临危险。

“这几年学院发展的怎么样?怎么我才刚回来,看见的情形并不好啊?”沈峰略带笑意,缓和着气氛。

萧程风和司家弘坐在沙发上一脸苦涩,而聂小童坐在角落,翻开着书架上的书籍,瞪大了双眼,显然不会过问沈峰这边的事。

莫白坐在一旁椅子上,耸了耸肩肩解释道:“情况就是这样。古武家族扫帚自珍,不比想让自己家族子弟加入我们华夏古武学院,所以这三年来,我们学院招收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没有太大功夫底子的人,甚至有些人的身体还比较瘦弱。不过,我们也是按照你那时候留下的方法挑选的,这些人至少在毅力和心性之上在普通人乃至那些古武家族子弟之中都是数一数二的。而且我们校规也是相对严厉的,前后已经有五个行为不端正的人被开除了学籍!”

“古武家族传统想来如此,否则华夏外界这几百年来的普通人也不会弱小如此。不过我们不着急,可以慢慢来。只要他们的心性好,行为端正,有毅力,我相信很快就有一批批不错的学院出现的。”沈峰知道此事着急不得,他们没有古武家族那种从小就习武的传统,只能凭借学院的风气慢慢带动华夏年轻人尚武的风气。而在这一路之上,沈峰已经看见了一两家私人武馆的出现,他相信,这种情况也和他的所作是密不可分的。沈峰沉默了片刻,突然又响起来开口道:“我们的古籍馆和药物研究中心怎么样了?”重生之贝贝的幸福

莫白解释道:“国家档案库里面的古籍基本上已经都运至了我们学院的古籍馆当中。绝大部分古籍只是普通的养神之术,也只是普通武者将自家的功法记录下来了而已。不过当中也有一些不错的功法,当然,恐怕和阎王殿的武学是无法比拟的。前面叶婆婆也进去一本本看过,里面的确没什么值得一看的武学。对了。她还分类了一些杂项,里面东西繁杂,叶婆婆也没来得及一本本去看,到时候你要看,可以在那里面找找有什么可以用的。至于要药剂研究中心,就在我们办公室大楼的地下!负责人你认识,如果她知道你的消息,应该很快就会出来了!”

哒!

就在莫白话音落下的那一刻,门口响起了脚步声,一位身穿黑色职业装的女孩直接推开了门。身材略显娇小的女孩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已经被眼前男子的面容给惊住了。

“沈大哥!你回来了!”唐妙妙惊呼一声,抑制住自己内心激动的心情,看向众人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意。又看向莫白道:“莫白姐。药剂中心第一批成品已经出来了!你打算什么时候给学院们正式使用?”

莫白笑着点头,走进唐妙妙拉着来到沈峰面前开口道:“药剂的事情不着急。你不是一直嚷着你的沈大哥什么时候回来吗?现在回来了,你倒是不说话了!”

“有什么好说的。我都要嫁人了,他才回来了!”唐妙妙坐在一旁,面容委屈,见到沈峰惊愕的面容之后,又露出笑容开心道:“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