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衅谂窝凵竦乃凼保蚍逦弈未蛳苏飧瞿钔贰

英雄救美,本来是很老套的故事,但是发生在纯真的小女孩身上依旧极具杀伤力。沈峰知道唐妙妙对于自己的感情,本来沈峰也没怎么放在心上,期望唐妙妙有一天想明白了,或许自己就退缩了。可是自从方秀月找自己谈话以后,沈峰感觉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如果唐妙妙不说出口还好,居然对自己的母亲说出口,那份感情就会犹如决堤的潮水,一发不可收拾。

“沈大哥!吃个苹果吧!”唐妙妙手里拿着一个刚洗干净的苹果,直接递到沈峰面前,而手腕上正是那副帝王绿的翡翠玉镯。

这一幕立刻引来了其它两个女人的眼神,林月溪似笑非笑得看着沈峰,而莫白则是极具杀伤力得瞪着,似乎将沈峰已经定义为一个欺骗小女孩的大色狼。

沈峰接过苹果,坐在一旁单人沙发上,随意问道:“妙妙。你怎么这么快就回来了。也不多陪陪你妈妈?”

“还有几天就要考试了。我想早点回来复习!”唐妙妙说着,脸色有点透红。复习只是原因之一,毕竟就算在自己家也是可以看书的,而回来的原因之二自然是想见到沈峰。

“考试!考研吧?”林月溪接口道:“那妙妙得好好努力了。有时间多在房间里好好看书。不要出来走动。有什么想吃的跟姐说,姐给你补补!”

唐妙妙连忙道:“月溪姐。不要那么麻烦的。我自己来就行了。书我也看得差不多了。最后几天再巩固一下就好了!”

“这哪行!”林月溪认真道:“考研是大事。听姐的,这几天就在屋子里别出来。什么事姐帮你处理了。想当初我考大学那会,刚考完就累得睡了一个多星期没起得了床。你到时候别和我一样!”

唐妙妙彻底闭嘴了,感觉自己怎么反驳,林月溪也能压着她。而一旁的沈峰则是嘴角轻笑,林月溪这个人的性格倒是说变就变,一会是大家闺秀,一会是文艺青年,一会是冷血杀手,一会是娇媚少妇,现在又变成了典型的家庭主妇。'综英美剧'凶手在眼前

温柔,平静,冷漠,娇媚,固执,各种性格交织在一起,倒是经常给人不同的感觉。沈峰越来越好奇林月溪所修炼的琴技到底是什么样的,又有着什么样的威力。相处这么多天以来,倒也没见过林月溪真正出过手。

林月溪对于唐妙妙的要求,则正和沈峰心意,这时候的唐妙妙的确还是一直待在房间里不要出来的好,也许这也是林月溪的用意所在。不管到时候唐妙妙会不会真的这么做,但是至少林月溪有了让唐妙妙在房间里的借口。

电视里演着轻喜剧,莫白手里拿着苹果,一直在看着,双眼迷离,没有一丝表情,显然心思根本不在电视上。直到沈峰离开客厅上楼的时候,她的内心才渐渐恢复了平静,嘴角轻叹。这时候的她,或许真的很迷茫。

进入房间,面对那一身白色长裙的女人,沈峰已经无法用意外来形容了。白玉清静静得站在阳台上,一如既往得平静与超凡脱俗,白色的布鞋一尘不染。

沈峰洗了一下手,等他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白玉清已经进入了房间,委婉矮身行礼。

“白玉清见过少主!”声音很轻,没有什么情绪,却直入一个人的内心。

如若不是白玉清的确不会魅惑之术,沈峰恐怕会以为这声音就是白玉清故意发出的。沈峰没有说过多客气的话,对眼前的女人说客气话只会自找麻烦。

白玉清的善解人意自然不是只在表面,沈峰不说话,她也自己轻轻起身,直接将一个信奉交到了沈峰的手中,轻声道:“少主。这是关于李秋月的一些资料!虽然表面上看上去很干净,但是我们还是查到了一点东西。我已经让手下继续深入,应该很快就有更加详细的消息!”

李秋月的资料,这才过去不到二十四个小时,白玉清居然就已经准备好了李秋月的资料。沈峰接过资料,直接打开。

资料上显示,李秋月从小被遗弃,八岁时被人收养,祖籍的确是黑龙江省。后来阎王殿情报人员更深入得调查以后,才发现李秋月在大学毕业以后便直接要求去了东岛国留学,而留学期间的资料虽然极其完善,但是情报人员却没有调查出李秋月一丝生活痕迹。甚至同班同学都没有几个人见过李秋月。对不起,爱上你(出版已上市)

这些都是李秋月进入唐家之前的资料,如果沈峰没有怀疑李秋月是东岛人,或许没有人会在意其在东岛的生活痕迹。还有一页是李秋月进入唐家以后的资料,由保姆变成女主人的经过就不需要看了,和方秀月说的也没什么差距。而李秋月称为唐家女主人之后的事才是重点。

进入唐家不过将近三年的时间,李秋月居然已经执掌了唐氏集团大部分执行权利,恐怕有时候唐明华有时候都不如这个李秋月一句话来得管用。李秋月管理的唐氏集团经营业绩还不错,特别是和东岛国各个企业的合作更是顺风顺水,拿下了不少项目。而白玉清所给的资料里也圈出了沈峰需要关注的重点。

被圈起的资料是一座度假村用地。那片用地地处偏远,几乎处于荒山绝岭之间,没有特别的景色,甚至那片地被唐氏集团拿下以后,两年了连公路都没通,更不要说最基础的建设了。

“你是说这片度假村用地有问题?”沈峰指着资料里被圈起的部分对白玉清问道。

白玉清点头回道:“这片度假村唐氏集团拿到手已经三年了。虽然这片地周围没什么独特的景色,但是周围的荔枝林以及各种果园还是很多的,而且地处群山之间,空气清新,气候宜人,作为避暑山庄的确是一处不错的选择。当初唐氏集团为了拿下这块地也付出了不少的带价。可是拿到这块地以后李秋月便从来没有在公司里提过这片度假村的开发,不过暗地里却挪用了不少钱放入了这个项目。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阎王殿也是找打了一个以前从唐氏集团离职的财务高层才知道的。”

从来不提及,却暗地里挪用资金建造的项目,这的确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沈峰不知道李秋月在唐家到底有什么企图,不过如果知道这片度假村里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恐怕一切也就明白了。

“还有!”白玉清沉默了一会道:“我怀疑这件事和上次少主完成的任务有关系!”

任务!沈峰眉头一动,白玉清说的任务自然是上次面对兽化人以及东道忍者那件事。如果白玉清猜测是真的,那就是说李秋月所隐藏的项目极有可能和生物基因技术有关。

第三十七章 视频

x…3型肌体进化剂。一种可以帮助沈峰增强身体机能,突破力量极限的生物药剂。上一次任务中被林月溪截留了下来,作为补偿送给了沈峰。沈峰这些天一直在找机会突破最后的极限,然后直接服用x…3型肌体进化剂增强身体机能,以求可以触摸力之极限的境界。

力之极限的境界并不是说一个人的力量达到了什么标准。而是说在短暂的时间内,一个人是否可以将自身的力量提升到自己所能掌控的极限。这是当初外公孙洪武对沈峰解释力之极限大致的意思,至于力之极限境界的真正奥妙,恐怕只有真正掌控才能体会到。

人的身体和神识都极其神秘,可以达到各种不同的境界。人剑合一则属于意之极限境界的一种,沈峰已经初窥法门。而人剑合一只是意之极限最基础的境界。那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外公孙洪武和自己所解释的力之极限境界也极有可能只是力之极限初级境界呢?

沈峰想要迫不及待得踏入力之极限,以期望可以寻找到更多的奇异境界。当然这种东西是可遇不可求的,并不是说一直苦练就可以达到的,否则恐怕许多古武者都可以达到这种境界。

“这件事有新的消息直接通知我。”沈峰没有过多交代,他相信哪怕自己说最简单的话语,白玉清也会做最完美的事。

白玉清轻轻点头,又禀报道:“少主,关于萧家!我已经下令手下清除了他们在南门市所有的暗哨。其中不少暗哨就在香山海景。想来他们已经知道了事情的大概经过,也怀疑到了少主的头上。不过碍于殿主的命令,我们不可以帮少主击杀那两名萧家长老!”

“萧家!”沈峰眼神冷漠,反问道:“那今天上午的狙击杀手你们抓住了吗?”

白玉清有几分疑惑回道:“那名狙击杀手已经被我亲自击毙。死之前也审问过。雇主是东岛国人。这一点让我很奇怪,少主前面执行的任务对于阎王殿来说也是机密,应该不会被东岛国的忍者发现。奴婢不明白,东岛国的人为什么会这么快确认目标,并且想要加害少主!”

东岛国的杀手?这一点的确处于沈峰的意外,当初执行任务的时候的确是一次极为机密的任务。如果不是林月溪对他还算熟悉,当时也未必能够通过面具一眼看出是他。在那种情况,东岛国就算有忍者藏在暗处,也很难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如果要暗杀那也是暗杀林月溪才对,毕竟当时林月溪是露脸的。现在明面上的敌人只有萧家,难道萧家和东岛人有勾结?这一点似乎不太可能,作为华夏古武世家,如果和东岛国忍者勾结在一起,基本上已经和古时候的卖国贼、汉奸一个性质了,恐怕萧家还不敢冒天下而大不韪做这种事。婚宠撩人;军长坏坏

如果不是萧家,难道是李秋月,自己只是昨天晚上对他起了疑心。这看时间差不多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就算自己对李秋月起了疑心,对方应该还没这么快对自己下手。

这一点陷入一个死局。各种不可能交织在一起,让沈峰想不出应该有的结果。

想不明白,沈峰也只能暂时放下,对白玉清吩咐道:“先这样吧。你继续调查关于李秋月的事。至于萧家,先盯着吧。”

本来沈峰是打算对萧家人出手了,可是听狙击杀手并不是对方派来的,随即打消了主意。萧家毕竟是华夏古武大家族,不说自己出手会有多少危险,光是一个已经在癫狂状态的莫白,恐怕就会给自己惹上一大堆麻烦。作为一名曾经的华夏军人,沈峰也不想让自己以前的老首长过于失望,只要对方不是将自己逼到份上,能不出手他不会愿意出手。

白玉清抬步离去的瞬间,迟疑了几分,似乎有些事欲言又止。可是这时候的沈峰已经完全陷入了自己的思考当中,自然没有看见白玉清的神色。最终白玉清还是没有说出最后的那一件看似无关紧要的小事。

……

公私分明这四个字,完全可以用来形容莫白。毕竟,在加入特别行动组以后,莫白的生活中只有训练,会议,任务,考核这一切关于特别行动组的事,完全没有一丝私人的事情参杂在里面。以至于到最后,她都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逛过街,什么时候去买过一件漂亮的衣服,什么时候去买过一双合脚的鞋。而她身上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来自特别行动组后勤部,就连那条短裙也是因为一场任务需要特别制作的,里面甚至还有一处放至手枪而不容易被发现的暗囊。

短裙!

莫白突然想起了什么,直接冲到浴室里从里面找出了那件还没有来得及清洗的短裙。短裙左肩蝴蝶结上那枚蓝色宝石里有一个极为隐秘的摄像头,如若不是刻意打开,恐怕极为难发现。

打开蓝色宝石取出里面小小的存储芯片,莫白立刻回到房间打开了电脑。

存储芯片可以记录很长的视频数据,不过每一次任务结束后,莫白都会将视频归档同时删除芯片里面的东西。而微型摄像头是根据人的体温设定打开的,只要莫白穿在身上就会自动记录嗦能看到的所有画面。特种兵王妃

电脑里出现了清晰的视频,莫白直接跳过了生日宴会上的一切,将画面从自己上车后倒下的那一刻开始播放。画面一开始没有任何异常,只是让莫白极为奇怪的是,沈峰和林月溪居然一路上居然什么话都没说,就好像两个陌生人同坐在一辆车上。如果不是视频里还能传出汽车的声音,莫白会以为微型摄像机的录音系统出现了故障。

哒!

突然,本来一直无话的林月溪,抬手敲了一下后视镜。莫白眼神疑惑,再见到沈峰那轻点的额头时,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视频向前拖动了几分钟,莫白的摄像头正好对着后视镜的方向,可以清楚的看见时不时得有一个车灯出现在布加迪的后方。而根据那车灯的形状和颜色,莫白透过视频都可以肯定自己和沈峰一行人被跟踪了。

当晚被跟踪了?莫白心里计算着各种可能性,最后感觉跟踪他们的人唯一的可能性就是沈峰在宴会中得罪的萧家。当然,除非沈峰或者林月溪还有其它仇人,她自己没查出来而已。

萧家的人。难道是萧家的人主动惹上了沈峰?莫白突然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大,毕竟萧智勇在宴会上就咄咄逼人,最后受了那么大的屈辱,以至于最后准备跟踪沈峰下手也是有可能的。可是,就算萧家人主动惹沈峰,也不应该是沙害对方的借口。莫白已经将自己的警察模式带入了这次案件当中,虽然她知道在当时的情况下,如果萧家对连同她在内的车上几个人出手,恐怕那个时候也未必留她作为活口。

幸好。视频里没有发生任何意外,后面的车也只是跟着,似乎没有出手的意思。布加迪一路安全回到香山海景也是无需猜测的事,否则莫白这时候恐怕已经不会好好得站在这里,也不会发生那些尴尬的事情了。

“她就交给你了。一会要是发生什么,我会当作没听见的。”

进入车库以后,林月溪的声音在视频中传来。莫白不禁握紧了拳头,虽然知道这是一句玩笑话,可是听起来给人一种脸上火辣辣的感觉。莫白已经在心里决定,以后一定要远离酒精这种东西。

不一会,视频里出现了沈峰的身影,莫白本能得眯起了眼睛,似乎害怕后面会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哪怕只是沈峰一个极为猥琐的笑容或者一个眼神,都足以让她感觉全身不自在。正如她所料,沈峰抱着她的时候,的确有低头看的举动,可是那举动似乎很平淡,就好像并不是在看她,甚至眼神中还能看出一丝无奈。亲,带我隐居!

“他根本就不愿意抱我上楼!”莫白瞪大了眼睛,虽然她不像普通的女孩子那么喜欢打扮自己,让自己变得很有女人味。可是从头到脚,不管怎么去看,她也算是极为少见的美女吧。哪怕没有林月溪有女人味,也不至于抱着自己,脸上还显露出一丝无奈吧。

莫白恨恨得握紧拳头,如果这时候沈峰在眼前,或许她真的会鼓起勇气去问,难道自己在他眼中,真的那么不屑一顾吗?

“艳福不浅!”看环境已经到了楼梯口,林月溪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莫白不知道当时自己的形象是什么样的,但是可以肯定多半不算好。可是让她恼火的是沈峰的表情,本来还会低头看她几眼,这时候完全变得无事人一样,仰着头,如同捧着一个木头一样走上了楼。

木头,难道自己是木头。莫白再次握紧了拳头,鼠标都有了一丝晃动。

画面进入了卧室。莫白本来以为没什么需要看了,而这时候只听一声极为强烈的呕吐声,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直接吐到了沈峰的衬衫上。而这时候沈峰的眼神已经变成了一丝厌恶。还好,莫白没有过于在意,毕竟不管是谁被吐了一身,在呆滞之后都会有一丝厌恶。

砰!

莫白可以感觉出,当时被丢在床上有多重。显然沈峰并没有把她当成一个女人,根本没有怜香惜玉的念头。这时候莫白感觉有点无力,想起自己吐了沈峰一身,甚至有一点无奈。

没一会,画面再次晃动,莫白记得这时候的她已经醒了,随后的一切不用看也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当她再从另一个角度去看的时候却有另外一种不同的滋味。

短裙被丢到了一边,微型摄像头正好正对着浴室门口。而自己*着身体推开浴室门的那一刻,画面中再次出现了那个男人身体。

莫白瞪大了眼睛,慌忙关闭了视频,随即将鼠标移动至删除的那个按钮时,下一步动作却让她迟疑了。

第三十八章 东岛国忍者(加更)

为何要迟疑!

莫白惊慌失措得连续按了几下鼠标,确认视频已经删除后,随即关了电脑。趣~读~屋那一刹那的迟疑居然给她带来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难道只是因为几次*相见以及早上沈峰第一时间将她护在身下,她就有了一丝其它感觉?

不可能!

莫白打消了自己的念头,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趴在床上,将头埋进了枕头里努力闭上眼睛不去胡思乱想。昏暗的房间里恢复了平时的寂静与黑暗,而这黑暗中却似乎有一丝波动。

一股淡淡的香气在房间中迅速蔓延,直到流窜到床沿的那一刻,莫白才瞬间惊醒。平时她连洗发水都尽量选择没有浓重香味的型号,自然不会用什么香水。

香气!

莫白双脚落地,快步向着门口走去。而就在接近门口的那一刹那,一个黑影迎面扑来。

呼!

莫白毫不犹豫一脚横扫了过去,直接踢中了黑影。这一脚踢得实在,虽然无法重伤对方,却足以阻碍对方片刻。黑影被莫白一脚窜开,滚在地上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哒!

莫白在打开灯开关的那一刻,只感觉鼻尖香气越来越浓重,意识瞬间变得模糊,本来明亮的房间渐渐变成了黑暗。就在莫白即将倒地的那一刻,房间里陆续出现了三名东岛国黑衣忍者,其中两名黑衣东岛国忍者扶起莫白,随即飞速向阳台方向冲去。

噗!

就在两名东岛国黑衣忍者从窗台上跳出的那一刻,林月溪已经出现在莫白房间的门口,手中长剑直接劈开了门锁,一脚踹开了门。

距离莫白房间最近的就是林月溪,刚才虽然没有发生任何声响,但是本来就非常关注莫白的林月溪自然很容易发现了旁边房间里似乎多了几个人的气息。当她疑惑得站在莫白房间门口的那一刻,突然感觉鼻尖闻到了一丝香气。而房间内随即传出一声闷响声,灯也打开了。

可是下一刻的寂静,让林月溪瞬间紧张起来,立刻选择破门而入。当林月溪踢开门的那一刻,房间里仅剩下的一名忍者已经站在了阳台上。

那名忍者只是回头看了林月溪一眼,一转身便翻身下了阳台。那名忍者落地的瞬间,突然发现身旁又多了一个身影。黑衣忍者本能得想拔出手中的太刀,只见一道寒光闪过,脖子处便多了一丝凉意。无毒有尔

“动一下你就死!”沈峰冷漠的眼神中有一丝愤怒,双指尖的断刃停留在黑衣忍者的脖子前。正如他所说,只要黑衣忍者有一丝反抗,他便会毫不留情得收割生命。

这时候的沈峰有一丝愤怒,刚才他正在床上盘腿修炼炼气诀,可是心里总有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他无法彻底安静下来。就在三名忍者出手的那一刻,那种感觉才完全变得真实,沈峰也瞬间发现别墅里居然多了三个人的存在。

这是沈峰第二次面对东岛国忍者,第一次东岛国忍者在面前实用隐秘之法的时候,凭借着自身的感知沈峰很快找到了对方的存在,那也是因为在有准备的情况下。而这一次,沈峰完全没有准备,甚至没想到对方会来,再加上他也不喜欢时刻监视莫白,以至于第一时间没有发现东岛国忍者的秘密潜入。这也侧面说明了,东岛国忍者隐秘之法的厉害。

林月溪第一时间从二楼分身落下,沈峰便一掌将那名黑衣忍者打晕转身向莫白消失的方向追了过去。一前一后相聚不过只是短短四五秒钟时间,两名黑衣忍者驾着莫白居然已经窜出了近百米。而当两人发现沈峰追出的那一刻,瞬间窜进了一旁的树林中,很快消失在黑暗中。

沈峰追至树林,就在即将窜进树林的那一刻,眼角旁却多了一束手电筒的光束。

“别进去!”手电筒照相沈峰的刹那,徐丰的声音也叫了出来。

徐丰说出那句话的一刹那,沈峰已经一脚踏出飞窜入树林四五米。就在他即将落脚的那一刹那,突然感觉眼前有一道寒光,这道寒光极其细小,如若不是近在咫尺,恐怕很难发现。

陷阱!

沈峰动作极快,双指间断刃祭出,抬手一挥。眼前细丝应声而断,而在细丝断裂的那一刹那依旧扫过了沈峰的脸颊。一缕痛处略过沈峰脸颊一侧,只过了半秒钟不到,一丝血水由那道伤口渗了出来。

沈峰心中惊骇,深吸了一口凉气,步步后退。徐丰的手电筒光束也照入了林中,光束所到之处,只见有四五条细丝横在林间。

一只猫头鹰被突然的灯光吓起,扑扇着翅膀刚飞到空中,一缕细丝瞬间拦截住了猫头鹰的身体。那只猫头鹰在沈峰眼前非分为两半砸落在地,急速扭动着还未死透的身体。遇见一座冰山(网游)

好厉害的陷阱!

沈峰看着眼前的一切,放弃了继续追下去的念头。东岛国忍者各种忍术层出不穷,如若没有完全的准备,稍不注意就会让人身首异处。

“多谢!”沈峰暗叹一声,莫白就在眼前被人抓走,心情怎么也好不起来。幸好家里还留住了一名忍者,同时手里还有阎王殿的情报可以使用,否则眼前哪怕真是刀山火海,沈峰或许都有可能决定追下去。

徐丰摆手憨厚笑道:“沈峰兄弟说笑了。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