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白玉清微微点头,口中又继续道:“徐丰殿下等人明日就应该到了。至于李秋月的资料,都在信封里。或许,你应该看一看!”

黑色的信封,总不会有好事。

沈峰轻眯双眼,深吸一口气,直接撕开了信封,打开里面的资料,一行行看着,一句句记在了心里。在他眼中,李秋月慢慢从一个乖巧的女孩,一步步走向了可悲的人生,最终成为了一个令人憎恶的人。而其身世,也的确如同她自己所说的那样,有着纯正的华夏血统。父辈乃是华夏人,母亲乃是台湾人。

“李秋月人已经消失了,三千小鬼在追查中。如果奴婢所料没错,此刻她应该在离开华夏的途中。”白玉清口中低语,继续道:“我已经派人跟着司家弘了!他正在前往司家庄!”回到过去玩娱乐

沈峰缓缓站起身子,对白玉清交代道:“安排飞机,我现在就前往司家庄。徐丰这边的事你来安排,将佐藤会社所有在华夏的据点交给他们,全部清剿!”

“明白了!”白玉清轻轻点头。

……

上一次举族搬离的司家庄还没有完全恢复人气,此刻却是极为惨淡。里面的人神色落寞,显然都处于悲伤之中。而司家大宅的厅堂之内,两具尸体静静得趟在那里,一名眉宇方正的年轻男子静静得跪在地上,神色呆滞,面容惨淡。而一旁,不过只有三岁多的小男孩同样跪倒在那里,眼睛上挂着泪水,口中的抽泣声依旧不断。

孩子不动生死,却知道自己的母亲此刻永远不会在起来了。而更加可拍的事,自己的母亲就是在自己面前倒下的。

司家上下奴仆,一片落寞。司龙同样跪在一旁,就连司青山也第一时间赶了回来,跪倒在司家老家主的面前。马尾辫女孩根花跟着司青山回来,静静得站在一旁,神色忧伤。

哒!

沈峰在踏入司家庄的那一刻就已经感觉道了司家庄的悲痛之意。而当他踏入司家大宅那一刻,也深切感觉到了自己内心的悲伤。

司家许多人都见过沈峰,在沈峰踏入司家大门的那一刻,就已经有人恭敬行礼。司龙经过人提醒,转身看向沈峰,面色黯淡上前迎接。

“不用迎接。我来拜祭老先生和弟妹!”沈峰哀叹一声,来到两具尸体前,恭敬跪下磕了三个头。当他看见司家弘呆滞的双眼时,也没有上前打扰,而是起身静静得站在一边。

一连两日,司家弘就静静得跪在那里,沈峰也静静得站在那里。司家弘没有动,沈峰也没有动。按照老祖宗规矩,死者三日需入土。而此刻司家家主乃是司家弘,其它人谁也不敢逾越半分。'综'我的哥哥是影帝!

夜深人静!

司家弘依旧跪在那里,沈峰终于走出一步,来到其身边,再次恭敬跪下对两位死者恭敬磕了三个响头,随后冷声开口道:“这件事,是我沈峰连累了你们司家,是我沈峰对不起你们司家。但是,司家弘你是个男人,难道你要一辈子都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跪在这里,一言不发吗?难道你不想报仇吗?你要知道,你还有一个三岁多的孩子。你还是一个父亲!”

哒!

一滴血泪由司家弘干涉的双眼中滑落,司家弘静静得闭上了眼睛,瘫倒在地上,口中第一次发出嘶哑的哭泣之声。沈峰深吸了一口气,扶着司家弘,就这么一直扶着。司家弘哭了一夜,直到清晨,东边旭日初升之时,他才慢慢止住了哭泣。

在众人的送别之中,司诚老先生和谢玲被安葬在司家不远处的祖坟周围。那里埋葬着司家一位位亡去的老者,年轻人却是极少。

又是一天,众人消散,只留下了沈峰和司家弘。而此刻,司家弘的身体已经极为虚弱,几乎仅仅凭借意志强硬撑着自己的身体。

哒!

一名血色长裙的女子出现在两人身后。白玉清看着两个崭新的墓碑,轻动嘴唇,深吸了一口气,没有开口。

“事情怎么样了?”沈峰从墓碑上收回目光,转身对白玉清开口问道。

白玉清恭敬点头,汇报道:“少主。佐藤会社在华夏的已知据点,都已经有人前往。刚次啊传来消息,绝大部分已经被消除了,只有少部分还未到达预定地点,不过应该很快就结束了。”

重生之窈窕千金

“继续审查,最近三年内,每一位踏入华夏的东岛人,追查他们的行踪。如果和佐藤会社有关系,不要放过!”沈峰声音冷漠,此刻他已经没有了当初的怜悯,更多的是一身杀戮的气息。沈峰吩咐完,又对白玉清开口道:“还有,把在东岛的小鬼联系方式都给我,顺便给我准备一个身份和护照。我要前往东岛!”

白玉清眼神一惊,对沈峰开口道:“少主,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

“不用了!”沈峰深吸了一口气,冷漠道:“事情总是要解决的。既然她那么想要我去东岛,那我就去看看,佐藤会社到底能把我沈峰怎么样。”

司家弘听到沈峰要去东岛,瞬间清醒了几分,睁大了赤红的双眼道:“老大。带我去!带我去东岛,我要报仇。老大,带我去报仇。我要跟着你,我要亲眼看着佐藤会社灭亡。”

报仇。此刻司家弘唯一想到的正如沈峰所说的那样,就是报仇。

“三天时间!”沈峰轻眯双眼,开口说道:“给你三天时间,如若你的身体能够恢复体力。我就带你去东岛,我会让你看着东岛佐藤会社一个个据点灭亡,我会让你看着李秋月在你面前死去。如果三天时间内,你没办法恢复,我就自己出发!”

司家弘此刻已经是古武宗师的实力,这几天的时间里没吃没喝,一直紧紧靠自身体力和意志强硬扛着。他听到沈峰口中所说的话,默默点头,摇摇晃晃得冲向了司家庄的方向。

坟地之前,沈峰静静得站在那里,看着司诚和谢玲的墓碑,慢慢蹲下了身子,将一捧土,堆在了坟头之上。东岛之行,他必须去,不仅仅为了司家报仇,更是为了自己身边没一个人的安全。他知道,如果自己不解决佐藤会社的事,今天有司家,明天就会有萧家,后天很可能就是莫白或者林月溪、乃至小心若。他已经无可选择,他唯一可以做的就是在自己前往阴阳界之前,将自己身边人的所有威胁都一一扫除。

第三九二章 东京都

东岛东京都,东京塔。……

东京塔是以巴黎埃菲尔铁塔为范本建造,但是比后者高九秘,达333米。这座红白相见的铁塔之上,眺望厅能够以360度的视角,完全将东京城市的景色尽收眼底,高楼建筑、公园、寺院神社、东京湾、远处的群山等等一览无余。如若是晴好天气,还能远眺富士山、筑波山。每当夜幕将领,塔身会点亮,随着季节变换成不同的颜色,令东京的夜色更加梦幻。

灯塔的眺望厅中,一名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轻品红酒,俯视着下面的东京夜景,显露出一丝娇媚之色。而其身后,中年男子伊川俊太似乎并没有那么多的闲情雅致,来观看眼前的一切。

哒!

一名身穿西服的矮个子男子快步走到黑色长裙女子的身边,送上了一份文件。身穿黑色长裙的娇媚女人结果文件,看着上面的信息,眼神轻动,嘴角挑起一抹不经意的笑容。

“发现沈峰的踪迹了?他还在华夏?”伊川俊太见矮个男子离去,直接对李秋月开口问道。

李秋月嘴角轻轻一笑,微微摇头道:“不。华夏京都存留的几个探子没有发现沈峰的声音,我们国内同样也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这是什么意思?他消失了?”伊川俊太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满,直接对李秋月质问道:“你这次的计划又失败了?看来,你根本没有摸清沈峰的底细!”

李秋月转身看向了伊川俊太,有几分怒容开口轻哼道:“失败?不。你想错了。这一次我并没有失败。我可以确定,沈峰一定来到了东岛,甚至此刻他就在东京都,或许距离我们并不远,又或者正在什么地方远远得看着我们?”

“你就那么肯定?我们的人,布满了整个国际机场和港口。只要沈峰踏入东岛,我们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伊川俊太再次质问道。

李秋月不屑道:“你知道上野村夫怎么死的吗?你知道佐藤一郎怎么死的吗?因为他们都小看了沈峰,如果你小看他的能耐,你也会死。孙洪武能够只身潜入东岛,沈峰为何不可以?我可以确定,他现在就在东京都。如若他不在,那他就不是真正的沈峰!”冷情总裁的前妻

“既然你如此肯定。那我明白了!”伊川俊太轻哼一声,翻着眼看向李秋月开口道:“只要沈峰在东京都,在东岛,我们伊川家族就会将他拿下,引出孙洪武!”

哒!

离去的脚步声清脆,李秋月知道伊川俊太在宣泄自己心中的怒气。一名剑道高手和忍者,必修科目就是无声息的脚步。

李秋月嘴角显露出娇媚笑容,转身看向了远处的东京都夜景,口中低语道:“或许,你也会死!”

……

灯红酒绿,那粉红色的灯光突然显得有几分暧昧。萧瑟的狭小街道尽头,有三个人影,两男一女。两名男子面容极为普通,就好像动静普通的上班族一般,而女子乍一看上去似乎并不怎么样,但是双眼之中却显露出一丝内敛的美丽。

三个人影看了一眼狭小街道里两旁的一个个电子招牌,很快锁定了一家小旅馆。身穿西服的男子轻眯双眼,抬脚走了过去,另外两人也瞬间跟了上去。

“先生。我可以为您服务吗?我是一名学生,我需要钱!”一名看上去已经极为成熟的少女,站在一家小旅馆的门口,又看了一眼那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普通女人开口笑道:“你们两个人,只要一位女士,应该不够吧!”

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子眼神清冷,口中淡淡吐出一个字:“滚!”

想要给三人提供服务的女子,被这突然起来的冷漠字眼吓了一条,慌忙退后了一步。猎美品香

沈峰此刻没有心情理会这些事,白玉清也知道这里不宜乱动手,便和司家弘跟着沈峰一路往小道的一家旅馆方向走去。

小小的粉色招牌,那一家旅馆一看就是一家以爱情为主的主题旅馆。沈峰来到只显露出一个小小门洞的登记处,直接将一枚玉佩放在了台上。

里面略显矮胖的中年男子看着那玉佩,眼神一动,透过门洞看了看沈峰几人,直接开口道:“三位需要几个房间?”

“两间!”沈峰低声开口。矮胖的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从一个角落的抽屉里,取出了两把钥匙放在了柜台上,低语道:“三楼,靠近右边。钥匙上有门牌号!”

沈峰接过钥匙,就带着白玉清和司家弘上了楼。这是一个私营小旅馆,走道狭小,隔音效果也不好。刚踏上楼梯,沈峰就听到了东岛女人叫痛的浪荡声,和当初他在军队里看到的小电影一个效果。

对于这些声音,白玉清自然过滤了,完全无视其中,跟着沈峰一直上了三楼,直接走进了最右边的310和311号房间。

咔嚓!

沈峰打开房间,走入的那一刻,顿时有点面红耳赤的感觉。随即将一把钥匙丢给了司家弘开口道:“你还是先去睡会吧。我一会让人给你安排吃的!”

“恩!”司家弘神色依旧冷漠,无声无息得走到隔壁的房间。

这时候,沈峰的确不愿意司家弘在身边,眼前的情趣旅馆格式,的确让人有种火热的感觉。什么小皮鞭,马凳,情趣沙发都有,再加上那自动亮起的暧昧灯光,就连沈峰也不禁心跳加速,还好有千年奇楠香精心凝神,否则沈峰也不知道今天晚上会不会干出禽兽不如的事来。

房间里只有两个人,白玉清有些沉默了,脸颊绯红,面对如此场景就算是她,心神也受到了激荡。本来她和沈峰就是平静的爱情,又怎么受到了如此文化的冲击。天亮了,我们说晚安

沈峰将身上的背包放在床上,向坐在沙发上,可是那沙发的形状也的确怪异。最后无奈,只能坐在了床上,而那张床却是水床,不断晃动,让人意乱情迷。而另一边,白玉清脚步清脆,看着一旁架子上放着的皮鞭,略有好奇得用手指轻轻触摸,又看向一旁的捆绑架,眼神又多了几分厌恶。当她看见一旁台子上摆放整齐的情趣用品之后,直接收回了目光,显然有几分不满。

哒!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白玉清快步走去,看了一眼猫眼洞,随后直接打开了门。而先前守护旅馆的老板轻步走进,反手关上了门,单膝跪地对沈峰和白玉清恭敬道:“小鬼参见少主!修罗使!”

“起来吧!”沈峰微微点头,示意对方起来,又开口道:“我需要的情报,带来了吗?”

矮胖中年男子微微点头,从袖子里抽出一个黑色信封,双手捧到了白玉清面前。白玉清接到手中,微微点头,又命令道:“给我们安排吃的,吩咐东京各地小鬼,尽快联系上老殿主,就告诉老殿主,我们出现的位置!”

“属下明白,这就去办!”矮胖中年男子退了出去,再次恭敬关上了门。

嘶!

沈峰从白玉清手中接过信封,背靠着强,慢慢看着上面的信息,不一会就坐直了身子。一旁白玉清略感诧异,看向沈峰,又从沈峰接过了信纸,看了一会,也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老殿主一连拔了佐藤会社在东岛的十六个据点,和佐藤会社社长,式神级高手交战过三次,未分胜负!”白玉清口中惊叹,又轻皱眉头开口道:“少主。如若奴婢所料未错,这一次李秋月逼着你来,并不是为了对付你。而是想逼出老殿主!”

第三九三章 早登极乐

逼出外公孙洪武?沈峰早想到了这一点,当他看见李秋月给他的照片之时,就已经感觉奇怪。……而随后发生的一切事情,越发证实了他的猜想。

“外公在这里和佐藤会社社长在明治神宫交战了三次,三次未分胜负。不过,根据情报上来说,似乎佐藤会社的社长渐渐已经显露出败势!”沈峰理清思路,微微点头道:“东岛忍术的确诡异多端,如若没有猜错的话,外公在一步步试探对方的真正实力,也一步步再摸清对方的路数。等到对方破绽百出的那一刻,应该就是佐藤会社社长身死的那一刻。”

这一战很快就到来,沈峰轻眯双眼,嘴角不屑冷笑道:“除了东京周围,还有许多佐藤会社的据点。既然来了,那我们就一个个拜访过去好了!李秋月,一定要把她给挖出来。”

房间之内,依旧是无声无息的爱情,沈峰和白玉清都享受着这一刻,甜甜静静,亲密无比。而此刻,整个东京都都在腥风血雨之中,高楼之上的黑色人影不断窜动,一名名身背太刀的黑衣忍者几乎占据了所有的制高点。

手握黑色太刀的中年男子高高得站在银座一个高楼的一脚,俯视着下面迷人的夜景,静静等待着。不过片刻时间,一名黑衣忍者就窜上了高手,恭敬单膝跪地。

“主人。家族忍者已经都散了出去,覆盖了东京都每一个角落。只要发现照片上的三个人,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黑衣忍者的声音嘶哑,低声汇报道。

伊川俊太微微点头,轻眯双眼,沉思片刻,又对黑衣忍者道:“得到消息,不要轻举妄动。他们不是我们可以对付的。再派几个人跟着上川美子,将她每天的详细行踪告诉我!”

“明白。主人!”黑衣忍者飞速离去。伊川俊太依旧静静得站在高楼之上,似乎依旧在等待着。

哒!(文*冇*人-冇…书-屋-W-Γ-S-H-U)

木屐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和服的老者,怀抱长剑,从大楼阴暗的角落走出。伊川俊太听闻,翻身而下,直接来到了老者的身边,恭敬得站在了那里。

“战争!代表了死亡和机遇!”身穿和服的老者,口中嘶哑,继续道:“我们伊川家族从幕府时期一直被佐藤家族压制着,祖祖辈辈,已经过去了八百年。我们无数次想要终结这个家族,却一次次失败,甚至连我们的同盟家族也一个个灭亡。现在,战争又来临了,或许佐藤家族是应该从我们伊川家族手中毁灭的时候了!”

伊川俊太跟在身后,脸色诧异,却没有开口。身穿和服的老者,转身看向伊川俊太,声音嘶哑道:“让孩子们还看着吧。看着就好,剩下的一切,就交由佐藤家族处理吧?向往着有一天伊川家族可以成为这片土地的真正王者,或许会在你的身上实现吧!”

“明白了。师傅。俊太知道怎么坐了。”伊川俊太听闻最后一句话,眼神灼热,恭敬点头,嘴角露出了骄傲的笑意。

……

清晨,明治神宫深处的一座大殿之上,一名身穿黑色长裙的女子脱掉了鞋,*着双脚踏在冰冷的石板之上,轻步上前。

顺着正道,黑色长裙的娇媚女子轻步上前,一步步走进大殿的深处。而大殿深处,一片供奉着天皇灵位的台前,一名身穿和服、风韵犹存的妇人轻轻得跪在那里,在仰望着眼前的一切。

“师傅!”黑色长裙的女子轻步上前,站在妇人的身后轻声唤道。

风韵犹存的妇人目光收缩,转过头看了一眼李秋月,低声训斥道:“美子。你的声音可以再小一点。这里是神圣的地方,不容许人侵犯。”

污秽之地的神圣场所?李秋月眼神中有几分不屑,只是娇媚得看了一眼眼前的灵位,随后对妇人开口道:“师傅。我可以确定目标已经到达了东京都。不过,他并没有那么好对付。我担心伊川那些人并不会出手,所以,我只好来请求师傅出手!”

“你是想我死吗?或许那样,你就可以报仇了?”风韵犹存的妇人起身,露出了娇媚的面容,直视李秋月轻声道:“你的一切都是我给你的。所以,不要在我面前使用你的技巧!”暧昧高手

李秋月收敛面容,眼神轻轻眯道:“师傅。你应该知道,对付华夏的一切事物现在由我来处理。我是代表社长的身份来请求你出手,如若您真的拒绝,或许应该先问一下社长的意思!”

“住口!”风韵犹存的妇人眼神阴冷,口中低喝转身看向李秋月,沉默片刻才轻哼低语道:“等你发现目标的时候,我自然会出手!”

李秋月嘴角轻笑,恭敬行礼道:“谢谢!师傅!”

空旷的大殿之上,李秋月一步步走出,当她踏到门口的那一刻,不禁低头看向了自己白皙的双足,嘴角也随即显露出一丝娇媚的笑容。

“总有一天,我会穿上你的。袜子!”李秋月手捧着一双白色的袜子,仰望着天空,口中低语道:“只要他们都死了,我就会穿上你,去寻找妈妈!”

……

神奈川县,圆觉寺。

这是一个秋风萧瑟的季节,枯黄的树叶在枝头一片片坠落,铺满了台阶。而台阶之下,两名男子和一名女子轻步踏上台阶,远远得看着那依山而建的寺庙,眼神之中,显露出一丝冷漠的神情。

嗡!

剑刃轻鸣,妖灵鬼侍齐出,静静得立于沈峰的周围,随着沈峰的步伐一步步飘动。强大的气劲已经散发而出,寺庙里的僧人纷纷走出寺庙之外,眼神惊骇得瞪向了一步步踏上台阶的沈峰。

圆觉寺,建于1282年,为典型的华夏寺院型式,也是东岛现存最古老的华夏建筑。而里面供奉的只是一群东岛僧人,而这群僧人却属于佐藤会社。

“华夏寺庙里的东岛僧人”沈峰嘴角不屑冷笑,气劲扩散的瞬间,妖灵鬼侍冲出,直接刺向了站在台阶之上,一脸警惕的众多僧人。逆重生

噗!

鲜血飞溅,这些僧人只不过都是些三等将军,实力就如同先天秘境之中的先天王者,根本不可能借助沈峰的飞剑。妖灵鬼侍双剑,如同两道流星一般,瞬间收取了第一排的僧人。

“巴嘎!”

站在后排的僧人眼神大怒,角马医生手握长棍一跃而下,当头就向沈峰的方向砸了过去。

“一命圣者,也想对付我!”沈峰眼神不屑,妖灵剑瞬间回转,在半空就刺穿了对方的喉咙。那名僧人随着冲击之力,瞬间滚下了台阶。

这个据点并不大。沈峰一步步踏出,走到寺庙的大殿之上,只见一位老皮老脸的僧人正背对着他,默默得翘着木鱼,显然在诚心念经。

“你就是这里的主持?”沈峰嘴角轻佻,看着老僧的背影,开口笑问道:“这个寺庙里,还剩下你一名僧人,你却依旧在这里念经。难道你不怕死吗”

老僧静静得坐在那里,过了许久,才轻轻放下手中木鱼,双掌合十,用标准的华夏语开口道:“佛祖有云,躯体不过臭皮囊而已。有也无,无也有。对于贫僧来说,不过早登极乐而已,有何所怕!”

“早登极乐!”沈峰嘴角轻笑,没有多看老僧一眼,转身向山下轻步走去。而老僧的木鱼声再次响起,就在沈峰踏出石阶最后一步的时候,老僧额头的一滴汗水滑落。

嗡!

在老僧汗水滑落的瞬间,一道寒光穿透了老僧的喉咙。沈峰站在山下,口中不屑道:“早登极乐。那我就送你。”

第三九四章 妖塚

深夜,杀戮的气息依旧残存。沈峰盘腿坐在天台之上,他可以感觉出方圆几十里的范围内,的确有一股股气息路过,却没有一个人关注到这里。的确,三千小鬼想要生存在这个地方,也需要一切特别的手段。而这一片的确,似乎是佐藤会社最容易忽略的地方。

呼!

沈峰嗅着空气中那淡淡的血腥气息,轻吐浊气。自从从先天秘境之中出来以后,沈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