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6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溃攀亲詈玫慕峁 

白玉清听闻,微微点头,却又问道:“但是。这些人应该拿不下我们!”蒙荒战纪

“所以,肯定有高手在后面。”沈峰冷哼一声,顺着面前的旅游观光大道向前走去,继续道:“走吧。既然来了,就看看李秋月到底是恨那些人多一点,还是想把我们拿下立功的心多一点!”

这两边的衡量,此刻也关系到沈峰前面一路面对的压力有多大。李秋月掌控了他的性格,知道他的痛脚所在,但是不可能掌控他的具体实力。而如果李秋月真的想直接拿下沈峰,立功心切,恐怕沈峰要面对的那便是极其强劲的对手。但是如果李秋月心中的憎恨多一点,那沈峰所要面对的高手,恐怕不可能是真正的高手。

此刻,沈峰对于李秋月那个疯狂的女人只能靠猜测,对方的一切都不在他的掌控之中,做任何一件事都可能出乎他的预料。不过,只要沈峰按照对方憎恨佐藤会社某些人,想报仇的心走,那基本上就不会有错。抓住他,对于李秋月来说,不过是附带价值而已。

五十多名先天圣者,虽然实力也极其强悍。但是对于沈峰和白玉清两名本来就变态厉害的先天尊者来说,就如同等待宰杀的羔羊。再加上俞倩诡异莫测的金针,沈峰向前一路走去,每一步极为平静,可是方圆十多里一步步靠近的东岛国先天圣者实力的武者和忍者,却在一个个莫名其妙的倒下。

杀戮,只不过瞬间而已。沈峰没有感觉到李秋月的气息存在,这个实力恐怕此刻也只是先天圣者的小女人,并没有傻到再次独自面对沈峰,特别是在杀了谢玲之后。

“我以为,你不会再次出现了!”当沈峰踏至富士山之下,感觉道一股先天尊者的气息和一股先天圣者的气息出现之时,嘴角显露出一丝笑容,看向了身后追击而来的李秋月开口道:“你身边这位应该就是你最恨的人了?如果我被她杀了。你怎么办?”

李秋月轻眯双眼,在那个女人身边,退后几步娇媚道:“我今天已经,死路一条!”

第四零零章 下落

死路一条!

眼前李秋月说的却是极为轻松,沈峰轻眯双眼,心中突然响起李秋月当初面对她时那向往的眼神,突然有几分诧异,他甚至相信,李秋月这一次出现,的确是为了和她了解一切。

一个疯狂的人,内心永远是无法让人猜测到的。沈峰看了李秋月许久,才正面看向了那名身穿低领和服,甚至显露出深v低领的娇媚少妇,不禁心中动容,此刻他突然感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眼前这个女人。

不,应该是这种感觉极为熟悉。就好像他那时候只是刚踏入古武宗师,见到李秋月的感觉一样。沈峰回忆着这一丝感觉,突然眉头一抬,嘴角清冷,显露出一丝微笑。

魅惑之术!沈峰可以猜测出眼前的女子是谁了,或许就是当初自己师傅孙洪武第一次杀入东岛之时,遇见的那个会魅惑之术的女人。

“你要杀我?恐怕实力还不够!”沈峰看着眼前的妇人,眼神轻抬,口中不屑说道。

身穿黑腹,面容娇媚的少妇吐气如兰,上前一步,眉宇间显露出一丝楚楚可怜的笑容开口道:“先生。我怎么会想要杀你?我们不是有共同的仇人吗?”

呼!

娇媚少妇一步踏出,雪白的大腿在和服之中若隐若现,一丝香气无声无息得随风而来。沈峰眼神一惊,只感觉神情有了一丝恍惚。而身后的白玉清却是极为果断,单手一抓俞倩急速后退。不过片刻之间已经推出数百米。

“迷药!”沈峰轻动鼻尖,感受着那股独特的香气,的确有种眼神迷离,神情恍惚的感觉。可是这一丝迷离的感觉刚刚侵蚀大脑,沈峰手腕上的千年奇楠香已经渗透而入,不过刹那间就冲入了沈峰的大脑之中。沈峰眼前顿时清明一片。

俞倩看着焦急,刚要开口。白玉清微微摇头,开口道:“对方不过是先天尊者中期,少主有千年奇楠香,魅惑之术和迷药对少主根本没有用。”太后,别来无恙

“我的罂粟香怎么会对你没用?”娇媚少妇眼神清冷,口中质问道。

沈峰面容清冷,直接开口道:“你应该就是当初伤了我外公的女人吧?你的魅惑之术对我没用,还是拿出你的真本事来吧!”

魅惑之术,本来就讲求无声无息。娇媚少妇一击未中,顿时怒瞪双眼,恼羞成怒,回头看了一眼显露出无辜笑容的李秋月,随即毫不犹豫得直接向沈峰激起而来,口中低喝道:“不用魅惑之术,我一样拿下你!”

嗡!

剑刃轻鸣,妖灵鬼侍瞬间疾射而出,直接袭想了娇媚少妇上川由美。上川由美见到沈峰使用的飞剑之术,顿时双手各出现了一把短刀,向沈峰直接砍去。

双刀之术,沈峰前面的确没有遇见过。而眼前娇媚少妇所使用的双刀之术,极其怪异,乃是双刃反手刀。而且双刀招式不同,甚至还有一心二用的感觉。

铛!

娇媚少妇左手双刃刀挡住了了沈峰的鬼侍剑,右手双刃刀一个反手就向着沈峰挑起。这一击速度飞快,沈峰甚至只感觉到一丝寒气袭来,连刀影都没有看见。而沈峰毫不犹豫,凭借本身,手中妖灵剑直接向娇媚少妇挡去。刀剑再次交织在一起,娇媚少妇全身散发出的一丝独特体香再次向沈峰侵袭而来。

“我说了,魅惑之术对我无用!”沈峰闻着那一丝香气,有几分反感,左手一握妖灵剑,对娇媚少妇冷喝道:“看你的双刀厉害,还是我的双剑厉害。”

娇媚少妇脸色更加阴沉,手中双刀速度却并不是一般的快,用东岛语直接冷喝道:“逆刃双刀流!”缔造不朽

对方使用的属于东岛体术流派,可以说是一种体术秘技。沈峰听到对方口中的冷喝声,顿时后退了几步,手中鬼侍剑突然一收,眼神凛冽无比,口中嘶吼道:“逆刃式!”

同为逆刃!娇媚少妇上川由美手中双刃刀如同旋风一般侵袭而至,直接向沈峰连续劈砍而来。而沈峰全身气势飞速吸收,不过刹那间又迸发而出,整个人瞬间化作虚影,手中鬼侍剑一挥而出。一道磅礴的剑气轰鸣一声直接扫向了娇媚少妇上川由美。

此刻,沈峰已经踏入先天尊者之列,纵剑九式早已不是当初那般无力,虽然气势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是威力却增强了几十倍有余。而那道逆刃剑气挥出之后,如同半月弯刀一般向娇媚少妇横扫而去。

逆刃双刀流和逆刃式交织在一起,一闪而过,天地之间不过平息了片刻之后,突然迸发出两股磅礴气势。娇媚少妇上川由美被那一道剑气顶住疯狂倒退,双刀之上的火花不断溅射,如此退后了数十米之后,才险险稳住身子。而其手中双刀应声而碎,一口鲜血也由其口中喷射而出。

嘶!

而就在娇媚少妇上川由美口中鲜血喷出的那一刻,沈峰全身也瞬间被无数道小刀气包裹,身上的衣服应声而碎,显露出一道道破开皮肉的伤痕。

沈峰咬牙,凝视着身上的伤痕,口中显露出一丝不屑笑容。自从他身体那一次和沈星经过改造,又加上正阳之火淬炼之后,比正常先天尊者不知道强劲了多少倍。根本不是一般的武技,剑气可以破开的。不过,此刻沈峰也不得不承认,眼前娇媚少妇的武技的确了得,居然让他身上至少有三十多道伤口,如果换做普通的先天尊者初期的武者,恐怕早碎尸万段了。

“这就是你的手段?”沈峰眼神清冷,看向了娇媚少妇上川由美。

娇媚少妇上川由美此刻眼神也极为阴冷,看了李秋月一眼。李秋月则显露出无辜的眼神道:“师傅,你应该知道,式神大人不喜欢任务失败的人。上一次你失败的时候,他好像说过……”贵妃的现代生活

“等我杀了他。你也会死!”娇媚少妇上川由美口中嘶喝一声,再次冲向了沈峰。

沈峰一见,他没急于攻击,也没示意白玉清出手,本来是想看看眼前娇媚少妇如若离开。李秋月还会有什么手段,然而他却没想到李秋月似乎抓住了对方痛脚一般,闭着对方向他出手。沈峰此刻也不得不惊叹,李秋月这个女人的确会抓住别人的的痛脚,逼着人前行。

娇媚少妇上川由美再次袭来,沈峰眼神也越发阴冷了许多,手中妖灵鬼侍长剑疾射轻盈而起,瞬间悬于地面之上,阴阳二剑瞬间显现而出。虽然没有六把竹剑陪衬,白虎灭天阵的威力小了不少,但是对付先天尊者中期的武者已经足够。毕竟当初就算龙灭天面对白虎灭天阵之时,也要忌惮几分。

“双刀反手斩!”娇媚少妇上川由美再次娇喝一声,身形突然一卷,消失了。沈峰乾坤八步踏出,却见对方消失了,却是眼神一惊,而不过片刻之间,白虎灭天阵随着心神感应已经激发而出。

白虎灭天阵!

忍术之中的隐迹身法多半都是障眼法。而娇媚少妇上川由美,使用的也是障眼法之一。就在其身形出现在沈峰身后的书剑,一道八色光芒激射而出,瞬间穿透了对方的躯体。

“如果你杀了我,就永远也别想知道那个老头的下落!”李秋月清冷的语言已经发出,而其身后慢慢凝聚出身形的血色火焰之中一把匕首也哑然而止。

噗!

娇媚少妇口中鲜血喷出,阴冷的双眼怒视着李秋月,最终无力得跪倒在地!

第四零一章 下落

血雨飞溅,淋散林荫道。趣*艳红火焰悄然凝聚,血色长裙女子的匕首轻轻停落在黑裙女子颈部,神情漠然,似乎下一刻,便会毫不犹豫得取走对方的性命。

一切发生得太快,意料之中,预料之外。有人想过,也猜测过,却未必想过实现过。李秋月看着地上倒下的尸体,嘴角露出一丝风轻云淡的笑意,黑丝长发静静垂落于肩。

“如果你们杀了我,就永远也别想知道那个老头的下落!”李秋月眉头轻佻,再次强调开口道。

沈峰凝视着李秋月,妖灵鬼侍双剑在其心神之力的作用下,不过瞬间就出现在李秋月的颈部。李秋月感受着三把利刃的寒气,腰间取出一个黑色手机道:“放我走。等我离开了这里,我就会告诉你们那个老头在什么地方!”

“你觉得我会相信你吗?”沈峰嘴角不屑,冷眼道:“就算我不知道我外公的下落,凭借他的实力,也不会有任何危险!”

李秋月直视着沈峰的双眼,眼神略显娇媚,吐气如兰道:“你确定吗?”

场面一下子寂静下来,沈峰轻眯双眼,虽然凭借自己外公孙洪武的凝丹之境,在这外界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如果说孙洪武有危险,沈峰的确不敢相信。可是此刻孙洪武却已经失去联系很久,连小鬼都无法找出,这一点又的确不得不让沈峰有几分担忧。哪怕就算孙洪武被困荒岛之上,凭借一短朽木,漂洋过海也不是不可能。可是为何至今没有丝毫消息和下落。

“我凭什么相信你知道?就凭你一句话,你以为我就会放你走吗?”沈峰口中冷漠道。的确,如若李秋月一句话,沈峰就放了她,那以后遇见李秋月,他也无须交战了,每次见道,他相信李秋月总会找到可以威胁他的事,甚至让他来不及分辨真假。

噗!

而就在这一刻,李秋月一口黑血喷涌而出,脸色顿时苍白了许多。沈峰看着李秋月的面容顿时一惊,上前一步,直接抓住了对方的手腕。一股气劲潜入,沈峰瞬间眼神变了,根绝李秋月体内的毒素,恐怕对方能活超过一小时都是运气。王妃威武:妖夫买大送小

“你现在觉得我有必要骗你吗?”李秋月语气虚弱,努力睁大了眼睛道:“我来之前的路上。我师傅就已经给我下了毒,我自己知道,这一次她不死,就是我死,可是我根本没有机会在等了!就算今天我不逼着她来对付你,要不了多久,她也会拿我下手。所以,很多话我没有骗过你。当初在公园里,我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恨他们,我希望他们都会死,所以我才逼着你来东岛,逼着你来下手,逼着你杀了她。只有这样,我才能报仇!”

沈峰眼神惊动,质问道:“我外公在什么地方?”

“放我走。我还有一件事没做。我在死之前,会告诉你他的下落!”李秋月面容越来越怪异,白色的皮肤之上,已经渗出一丝丝黑色筋脉,显然这毒的威力极强。

沈峰看着李秋月,感受着对方的生命力急速消逝,眼神越发凝重,最终轻轻点头,收回了妖灵鬼侍双剑。白玉清也瞬间收回了匕首。

“谢谢!”李秋月轻叹一声,转身向远处一辆黑色轿车走去,不一会发动车疾驰而去。

白玉清看着李秋月离去,只是看了沈峰一眼。沈峰微微点头,白玉清化作一片血雾消散在空气中,无声无息得跟了过去。

黑色本田在公路上疾驰,李秋月的面容越来越难看,甚至眼中也布满了黑色血丝,渗透出黑色血泪。白玉清的身影一次次在树梢之上显现而出,一次次感受着李秋月身上的气息越发微弱,心中也更加疑惑。此刻就算是她也无法体会李秋月这个疯狂女人此刻的心情。

吱呀!

黑色本田汽车在距离富士山并不远的荒山之下停了下来。白玉清站在远处的山石之上,她可以感觉到周围方圆十多里地并没有人烟的存在。而李秋月下车之后,步伐已经紊乱,一步步向山下一片杂草丛生的地方走去。白玉清可以看出,那片杂草丛生的地方,似乎有过人家居住,只是房屋早已被烧毁,留下了一根根黑色腐烂的木头。逆袭之第一恶少

回家!

李秋月回忆着家的方向,可是当她站在这片杂草丛面前之时,她早已忘记了家的位置。凭借着儿时的记忆,她抚摸着周围每一棵树,回忆着儿时发生过的一切。

“樱花树!可是现在不是樱花盛开的季节!”李秋月轻轻抚摸着那一刻孤零的樱花树,回忆着小时候的情形,一段段记忆出现在眼前,一句句让人感觉到心暖的话语出现在耳边。

赤脚的小女孩,身穿和服的年轻妇人,洋溢着俊朗笑容的男子和那棵飘散着粉色花朵的樱花树。一切,都好像回到了儿时一般。

袜子!

李秋月从怀中掏出了那一双珍藏了许多年的白色袜子,瘫坐在樱花树下,慢慢穿起,随后又强硬撑着身体,闭着双眼凭借记忆,一步步向杂草丛中的地方慢慢走去。

“妈妈,我回来了。”李秋月闭着双眼,思维越来越模糊,感觉就好像回到儿时的家中。而身穿和服的年轻妇人依旧在温柔得训斥她,洋溢着俊朗笑容的男子依旧把她当作手中的明珠。

李秋月黑色眼泪滴滴滑落,跪倒在废墟之中,口中呢喃道:“妈妈。我不要做不知道羞耻的女人,我杀了她,给你们报了仇。我穿着袜子,回来了!”

远处山石之上,白玉清感受着李秋月身上的气息越来越弱,顿时眼神惊怒,闪现在其身边,直接扶住了对方的身体,惊声问道:“人到底在什么地方?”

“人!”李秋月迷离的双眼空明了几分,嘴角渗出丝丝黑色血液,低鸣道:“妖塚。老头子误入妖塚。除了我,没有其他人知道!”先婚后爱,小妻才成年

妖塚?

白玉清瞪大了眼睛,再次问道:“妖塚在什么地方?”

“你们刚才要去的地方!”李秋月气息越来越微弱,说出这句话之后,轻轻闭上了眼睛,面容变得柔和起来,不再有以前的娇媚面容。

白玉清知道,对方的一身修为因为毒素的关系,已经完全消失了。魅惑之术消失,显露出了本来的面容,白玉清见了也不禁为之叹息,将其轻轻放在地上,化作血雾飘然而去。

……

富士山之下,沈峰静静得看着眼前一片偏僻的密林。这片密林表面看上去杂草丛生,平淡无奇,不过精通阵法之人,可以感觉到里面蕴含着一丝不同的气息。

“三才之阵!”沈峰凝视着里面气息的格局,心中有几分诧异,他没想到眼前这片密林之中,居然有三才为基础的阵法身影。看着眼前一切,沈峰又不禁疑惑道:“难道东岛国以前真是华夏的一部分?”

俞倩有些着急,直接开口问道:“管他是不是华夏一部分,要是我还看不上他这破地方呢。沈峰到底能不能破阵进去?找道魏闽?”

“进去应该不难!但是能不能找到魏闽很难说!三才为基础的阵法封印和迷幻为主。我怀疑这迷阵之内还有封印大阵。还是等白玉清来了再说。”沈峰学的阵法,虽然有一两年,跟着妖灵重明鸟在画卷之中练习的也不少,不过真正在外面对阵法,却是第一次。甚至现在手头连阵盘都没有,根本不可能运用反转之法。而唯一能够凭借的只能如同当初断龙山之下一样,利用强力破除阵法节点用以破阵。

第四零二章 九宫

以力破阵,何等困难。趣*||就算沈峰此刻,也未必真有把握找到阵中节点,最重要的是在阵中找到魏闽的下落。就在沈峰继续观察阵法之时,白玉清的身影也悄然出现,沈峰此时才发现自己没有受到李秋月的电话,不禁皱起了眉头。

“她人呢?”沈峰见到白玉清出现,顿时开口焦急问道。

白玉清直接回道:“人死了。不过她说出了老殿主的下落。”

“在什么地方?”沈峰有点焦急了,他没想到李秋月真的能说出外公孙洪武的下落。他本来只是抱着一丝侥幸希望,以为李秋月为了逃生使用技法骗他而已,所以才让白玉清跟了过去。

白玉清看着眼前密林,轻皱柳眉开口道:“李秋月说老殿主在妖塚之内。而这个地方就是妖塚的入口!”

妖塚!

沈峰听到这个名字,也不禁皱起了眉头,眼神略显惊愕。他没想到李秋月说的地方居然就是眼前的密林,不过李秋月已经死了,沈峰放不放了她也无所谓了。只是,李秋月口中的妖塚,也的确让人感觉差异,什么地方会取这个名字,难道里面真的都是妖。

妖?根据沈峰心中所想,所谓妖自然都是妖兽。而再加上俞倩所见到的三尾妖狐,显然,眼前这片地方并非那么太平,甚至极其危险。

沈峰静静得看着眼前的密林,想开口让白玉清和俞倩离开,自己单身进入,但是显然这一切是不可能的。沈峰也知道,里面是魏闽,俞倩不可能愿意独自一人在外面等。而自己进入,白玉清更不可能愿意在外面久等,更何况,现在是在东岛。

“进去,跟上我!”沈峰口中低喝一声,拉着白玉清的手,又提醒俞倩开口道:“手拉着手,别走散了!”首席总裁,我已嫁人!

两个女人一点头,都拉着手,任由沈峰在前面牵着走。沈峰走在前面,不过才走进十多步,突然感觉周围升起了一丝迷雾,很快将周围的一切所笼罩,而三人也都进入了迷阵之中。

“好厉害的阵法,居然无声无息!”沈峰拉着白玉清的手,环顾四周,只感觉最近可见的距离不过两米左右。而超过两米的距离就一片迷茫好像生活在梦境一般,让人看不到边缘。

俞倩拉着白玉清的手,微微点头道:“上次我也是走进来几步就迷路了,周围都是迷雾,根本走不出去。要不是那只小狐狸放我出来,这时候恐怕我还在里面绕着走呢!”

如此无声无息,突然出现的迷阵,别说是俞倩了,就算是沈峰也未必能够保证百分百可以走过去。沈峰微微点头,拉着白玉清的手,又示意俞倩跟着,开口继续道:“我要先走一圈试试。这既然是迷阵,也没什么危险。只有走过一圈我才能有感觉!”

咔!

沈峰在一颗树上,留下了一道独特的印迹,随后拉着白玉清往一旁白雾弥漫的方向走去。而当他走过一颗树的时候,突然有种很特别的感觉,就好像自己走入了一个格子一般。沈峰停下脚步,看向周围四棵树,发现这树之间距离对等,就好像一个正方体一般。

“三才九宫八十一阁?”沈峰心中有所不确定,拉着白玉清的手,速度快了几分。俞倩也丝毫不敢松开白玉清的手,三个人窜在一起,就这么在迷阵之中不断穿梭,不断行走。沈峰没走一步,就在一个格子上留下一个数字。

十八,三十一,四十五,六十二!

沈峰快速的穿过一个个房间,留下一个个数字,而眼前一直没有出现过有数字的房间。而沈峰一直向前面走,直到八十一阁的时候,才停了下来。调香大帝

“三才九宫八十一阁。取九九之术,如若前面出现数字,那此阵应该以三才九宫为型的迷阵!”沈峰深吸了一口气,他此刻心中既担心又害怕。他担心自己判断错误,又害怕自己的判断是对的。三才九宫为型的大阵,乃是迷雾阵中最为复杂的一种,九九之数并非真的八十一阁,而是娶的极限之意。此刻,沈峰要做的先是破开这八十一阁迷阵,里面才算正式踏入九宫之阵。可是沈峰也担心自己判断错误,根本不是九宫为型的迷阵。如若不是,沈峰也会陷入困境,不知道何时才能够分析出此阵的原型。如若连原型都无法分辨,那就更不要说破阵了。

喺!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两名女子。白玉清轻轻点头,俞倩也跟着点了点头,沈峰看向前方迷雾,毫不犹豫得一脚塌了出去。当他踏出的那一刻,都感觉神情有点恍惚,当他看见面前出现了第一道标记之后,顿时松了口气,冷眼看向了四周。

俞倩也发现了那个印记,微微张嘴,惊愕道:“这是被沈峰猜中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