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用,否则眼前哪怕真是刀山火海,沈峰或许都有可能决定追下去。

徐丰摆手憨厚笑道:“沈峰兄弟说笑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只是今天现在没办法跟你过招了。你应该还有事。我也要把这里的东西清理一下。”

“嗯!我先回去了!”沈峰应了一声,飞速向回赶去。

回到住所,唐妙妙依旧和无视人一般还在房间里复习功课。而林月溪已经将那名黑衣忍者压入了沈峰的房间,正坐在椅子上等着。

“没追到人!”林月溪眼神诧异,论沈峰的身后,在前后相隔这么一点距离居然没有将人留下,这一点出乎她的意外。

沈峰直接摇了摇头,走向了那名被打晕的忍者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然后对林月溪反问道:“要尽快把莫白的去处问出来。虽然暂时可能没什么危险。但是时间长了就不好说了!”

“审问!”林月溪走到那名忍者面前,见对方似乎还没有清醒过来,便直接拖着腿向门外走去道:“交给我吧。十分钟内,你想要知道的我都会问出来!”

林月溪还会审问?这一点倒是让沈峰感觉有几分意外,当然这时候也不是详细解释这些问题的时候,沈峰没有组织。虽然莫白一直在调查他,可是沈峰还做不到眼看着身旁认识的人就这么消失,更何况是被东岛国的人劫走。

……

莫白感觉做了一个梦,梦里面自己正在凌空飞翔。全身酥软的感觉让她在自己梦里完全没有一丝力气,好像整个身体都被束缚着,任由微风吹起,如同风筝一般没有目标得飘动着。

嗡!

莫白感觉鼻尖多了一丝怪异的味道,瞬间头痛欲裂,双眼一下睁开,整个人也清醒了过来。这时候的她才想起昏迷前的那一幕,心剧烈跳动着,红唇轻咬,企图让自己镇定下来。美人无愁

哒!

高跟鞋清脆的声音响起,一个身穿黑色长裙的女人手捧酒杯,一步步由莫白身后走出。一盏东岛国独有的白色瓷娃娃面具在女人转身那一刻出现在莫白眼前。

东岛忍者!

“你们知道我的身份吗?”莫白眼神愤怒得看向眼前带着白色瓷娃娃面具的女人,又接着反问道:“为什么要将我带到这里!你们有什么企图!”

身份。这一点是莫白愤怒的原因,身为南门市特别行动组组长,居然因为一丝疏忽居然被东岛国忍者给抓了。如果在正常情况下,莫白未必不能及时发现自己房间里的变化,可是当时沈峰的事情已经全部交织在自己脑袋里,同时东岛忍术也的确诡异,才让对方有了可乘之机。莫白又一次将事情的根源怪罪在沈峰身上,如果不是沈峰这几天的胡作非为,或许她不会这么丢脸被东岛国忍者抓住。而这时候让她更好奇的是,东岛国忍者为什么要抓她?

白色瓷娃娃面具的女人将手中酒杯放下,没有丝毫为难莫白的意思,直接轻声道:“我只希望莫小姐好好回忆一下,大概在几天前在富山酒店发生了一次命案,其中死了两个人。你们华夏特别行动组是第一刻到达现场的。对吧?”

富山酒店发生的命案!莫白瞬间记起了那天的情形,而那两句尸体中的一人死于谁之手她也知道。只是因为两人身份最后被确定为国际间谍,莫白倒也没真的用这件事去为难沈峰。只是没想到这才没几天,自己却因为这件事被东岛国忍者给抓了。莫白感觉有几分晦气,和沈峰有关联的事没一件让她顺心的。

“想要尸体?”莫白瞪眼回道:“可惜已经被法医解剖了!”

白色瓷娃娃面具的女人身体明显顿了一下,呼吸也加重了几分,显然对莫白的态度很不满意,但是却为发作。白色瓷娃娃面具的女人深叹了一口气,轻声笑道:“莫小姐。其实你应该感谢我。的确有人想为他们当中一个人报仇,同时今天上午好像已经有杀手去骚扰过你们了。可是我和那些人不同,我只想要回我的东西。只要你将东西还给我,又或者告诉我必要的消息,或许我会放了你。但是如果你无法给我必要的信息,或许我会将你交给那些想要杀死你的人。你可以完全相信我的话,如果我是你,与其自己落到那些人手中,还不如被立刻杀死。毕竟你的确是一位少见的美女!”

第三十九章 莫白面对的威胁

十分钟时间,沈峰也不知道林月溪用了什么方法,的确从那名忍者手中要到了想要的一切。

居然能够这么快审问出一切,这让沈峰感觉很诧异。对方作为一名东岛国忍者,本身就是经过极其艰苦严格的非人训练,如果林月溪想要通过折磨对方来得到消息应该几乎不可能,至少十分钟内想都别想。恐怕就算直接砍断拉那名忍者的双腿也未必会立刻说出沈峰想知道的一切。这一点沈峰其实猜得不错,而且那名忍者比沈峰想象的更加难缠,如若不是沈峰突然一巴掌将其打晕了过去,恐怕那名忍者早就找机会自杀了。

林月溪的确有特别的手段,应该和其所修炼的功法有关系。沈峰不多问,直接拿着资料准备追寻莫白的下落。

林月溪开口道:“我和你一起去吧?”

“不用了。不知道这些东岛人什么目的,你还是先守着妙妙吧。”沈峰直接否决了林月溪的想法,他不确定对方的真实目的,担心唐妙妙一个人留在别墅里会遇到危险。

唐妙妙的确需要人守着,林月溪没有反驳。

呼。

银色布加迪窜出,以极快的速度消失在黑夜中。

……

面对威胁,莫白内心虽然有一丝颤动,却依然不屑得笑了起来。至于东西,莫白没见过,但是她知道谁最有可能拿走了眼前女人想要的东西。

东西多半应该就在沈峰手中,至少沈峰肯定见过。虽然不知道那些东西是什么,也不知道其价值所在。但是如果换做其它人来审问,莫白或许会经过考虑最后是否出卖沈峰。可是眼前的女人来自东岛,那就已经断掉了一切可以谈判的可能性。

“我不会和东岛任何一个人做交易。也不会向东岛任何一个人低头。”莫白眼神不屑得看着眼前带着白色瓷娃娃面具的女人。

啪!

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彻底恼怒了,直接一步上前,抬起略显苍白的手直接抽在了莫白的脸颊上。血红的手印出现在白皙的皮肤上,如同一个诅咒的烙印一般狰狞。莫白强忍着嘴角的剧痛,狠狠得瞪眼看向白色瓷娃娃面具的女人,随即又显露出了不屑的笑容。抗战侦察兵

“你有你的信念!”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略微调整了语气,转身走向了办公桌,从一个盒子里取出一根试剂,对莫白冷声道:“我是一个没有太大耐心的人。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我知道你们华夏特别行动组的人很少有人怕死,但是只要注射了这种药剂,对于你这样的一个美女来说,或许比死亡更恐怖。现在只要你说出那些生物药剂的所在位置。我可以停止我所做的一切,一样可以给你自由!”

冤孽!莫白闭起了眼睛,不再理会眼前的黑裙女人。她只感觉自己遇见沈峰以后,处处被压制,现在就连生命都有可能因为变成保护沈峰而送在了东岛国人的手中。哪怕她的本意只是不愿意和东岛国任何一个人做交易。

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一步步走向莫白,眼神阴冷得提醒道:“莫小姐。我再提醒你一次,拒绝我的合作你会后悔的!”

“我不会和东岛国人合作!”莫白平静得回答,眼睛都没有睁开。

滴!

房间里突然响起了一个手机独为奇特的声音,那窜铃声似乎是一首日本童谣。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冷哼一声,转身走向办公桌,从里面取出了一个手机,按下了一个按钮。

手机屏幕里瞬间显示了一个画面,画面中一个身穿乳白色套裙的中年妇人正在一个房间翻找着什么。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沉默许久,将手中的屏幕关掉,随即轻打了一个响指。

随着响指的声音落下,两名黑衣忍者由房间角落出现。

“该死的老女人。居然敢调查我!”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口中低声怒骂,直接走到莫白面前,眼神阴冷得将手中试剂注射进了莫白体内,面具内发出阴邪的声音笑道:“莫小姐。我已经给过你机会了。既然你不愿意和我们合作,那就怪不得我心狠手辣。我敢保证,你在享受过我们东岛国男人以后,你会乖乖得将你嗦知道的一切都会说出来。”

莫白瞬间瞪大了眼睛,突然明白了眼前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给自己注射了什么药剂。华灯初处起笙歌

“你不会活着离开华夏的!”莫白努力挣扎着,恨不得伸出脖子咬开眼前邪恶女人的脖子。可是她整个人被绑在椅子上,任由如何挣扎都纹丝不动。

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面对莫白的诅咒没有一丝怒气,只是面具下发出一丝不屑轻笑,又对身旁的两名忍者道:“我还有点事要处理。她就交给你们了。好好招待我们的莫组长,让她知道我们东岛男人的厉害。不过要记得将东西的下落问出来。只要东西能够找到,到时候你们把她留着也没关系!”

“是!美子大人!”两名黑衣忍者恭敬点头,眼神中却显露出一丝贪婪。

莫白奋力挣扎着,全身却急速升起一丝极为怪异的燥热感。这种燥热感散发得极快,甚至没有一丝预兆,瞬间充斥了全身,让莫白的意识开始模糊,整个人对身体失去了控制。

迷茫,渴望,兴奋,欢乐,各种情绪充分被调动,莫白最后一丝理智意识到自己真的中了激起人体内荷尔蒙的药剂。在这一刻,有一种绝望深深得在莫白的心中繁衍,莫白想过自己有一天可能会死,或许死在搏斗中,或许死在对方的枪下,又或者自己会慢慢老去,变成一个无人问津的老妇人孤独死去。可是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居然有一天会包含人生最大的耻辱死去,而给予她这些耻辱的还是让她最憎恨的东岛人。

莫白突然也更加憎恨沈峰,如果不是沈峰的出现,或许这一切永远都不会发生,南门市依旧会一直平静下去。

“哼!”白色瓷娃娃面具的黑裙女人淡淡冷哼,对已经双眼略显迷离的莫白轻笑道:“好好享受吧。莫小姐,希望你喜欢!”

……

富山区天龙大厦。

沈峰将银色布加迪停留在大厦的楼下时,看到大厦顶端“唐氏集团”几个大字时,感觉有几分意外。而就在这时候,一辆奥迪商务车停在了大厦出口处,一个黑裙女人由大厦内快步走出,直接上了商务车。

奥迪黑色商务车距离沈峰不过一百米的距离,那个黑裙女人的样貌虽然沈峰没有完全看清,可是那身形却给人一种极为熟悉的感觉。当妹子遭遇穿越

认识的人?

沈峰飞快删除着对方可能的身份,在为发现对方是自己可能要保护的目标时,也不再理会黑色奥迪商务车的去处。只要对方对自己还不算太重要,沈峰便不会去理会,目前的状况,找到莫白才是最重要的事。

下了车,沈峰看着那高达四十八层的大厦,否决了由电梯进入的想法。如果这里真实那几名忍者的聚集地,走电梯无意是告诉对方自己已经来了。无法走正常途径进入大厦,那唯一的方法只有一个。

天龙大厦那深蓝色的玻璃幕墙在黑暗中没有一丝光亮,同时还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而根据玻璃幕墙的明暗,似乎只有四十七层的灯光还亮着。

“四十七层!”沈峰深吸了一口气,毫不犹豫得冲向了天龙大厦,在外围找了一个最适合落脚的层面,徒手飞速向上攀登。

攀登!特种大队最基本的训练科目,当初沈峰曾经徒手攀爬过高达一百六十米的高楼外墙。眼前的天龙大厦和那次的高楼差距并不大,只不过论攀登难度,天龙大厦也比以前的训练科目简单多了。更何况当初跟着外公孙洪武修炼古武的时候,攀爬悬崖也是训练身法最基本的训练方式。而且攀爬悬崖可和沈峰平时在部队里训练时可大有不同,那是完全没有保护装置的攀爬。甚至有时候孙洪武还会时不时来一次石子袭击,要不是沈峰命大,恐怕早就坠入万丈深渊了。

沈峰如同一只壁虎一般,在玻璃幕墙上飞速攀登。如果事先有准备,或许沈峰会带保护装置。现在自然不可能,莫白多失踪一分钟就会多有一分钟处于危险当中。沈峰甚至有一种不详的预感,感觉自己如果不及时赶到莫白身边,莫白很可能会死亡。

夜晚的南门市海风很重,特别是富山区就紧靠海边,而四十七层的高楼越往上更是风势越大。这一点超过了沈峰的预计,在坚持到将近四十层的高楼时,沈峰靠在两块玻璃幕墙的缝隙中,简单得恢复了一下体力。其实体力不是关键,最重要的是已经发麻的双手。

不能久留!

沈峰飞速活动双手,只是短短十五秒钟时间,再次向上爬去。而那玻璃幕墙上的点点灯光已经近在咫尺。

第四十章 兽性药剂

房间内的气息给人一种难以抑制自身*的感觉。

莫白躺在床上,手脚依旧被绑着,身体却不断得忘情扭动着,口中发出一声声凄厉的嘶吼,似乎想要吞噬眼前的一切。两名忍者已经脱掉了身上的黑衣,只穿着一件短裤衩,可是这时候两人却并不敢靠近。

“美子大人的兽性药剂果然强烈。如果这时候解开这女人的绳子,恐怕连我们都要撕成碎片。”两人之中,一个矮小干瘦的年轻男子眼神贪婪得看着莫白的脸蛋,阴邪笑道:“不过等不了多久了。只要暂时的力量药效过后,就是我们两人救你小命的时候了!”

吼!

莫白双眼赤红,对着说话的东岛国男子发出一声嘶吼。那眼神和举动就如同笼中饥饿的野兽,没有一丝理智与人形。

另一名岛国男子,面色冷漠,看了一眼莫白嘴角邪笑道:“差不多时间就要到了。我们抓紧时间,赶在她心脉爆裂之前给她解完毒。上一次是你先上的。这一次该轮到我了吧?等我帮她接触药剂毒性,后面你有时间慢慢玩。不过要记得美子大人交代的话,想办法套出她的所有口供。”

“妈的。上次就是一个*。这娘们好像还是个处子。算你他妈的运气好。给老子办事快点。我先在外面透口气。”矮小干瘦的东岛国男子略有惋惜得再次看了一眼床上的莫白,随即摇了摇头,走向了外面的办公室。

呼!

矮小干瘦的东岛国男子踏入办公室的那一刻,突然感觉一道凉风袭来,只见办公室的窗户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打开了。办公室位于三十七层楼,基本上没有谁会傻到在这么高的楼层上打开玻璃幕墙的窗户。矮小干瘦的东岛国男子感觉到一丝危险,本能得后退走向内屋,而就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一丝寒气抵住了他的喉咙。

“你……”东岛国男子看着那略显熟悉的面容,眼前的年轻男人正是这两天他们一直观察的目标之一。

死亡来得如此之快,话语还未说出口。东岛国男子只感觉脖子处有一丝阴寒的感觉,在下一刻他的意识开始渐渐模糊,不过两秒钟时间,整个人瘫倒在地,眼神开始暗淡,随着脖子的血箭喷涌,慢慢失去了生命。

沈峰走进内屋,只见另一名东岛国男子已经*得站在了莫白的面前。而那名东岛国男子在沈峰进来的那一刻,已经瞬间转身,面容惊骇,显然他无法相信在这个时候房间里居然走进了一个陌生人。绝艳天下之农门弃妇

两人站立在房间内,谁也没有先动手。只有床上的莫白依旧奋力挣扎嘶吼着。

“华夏人!”东岛国男子眼神阴冷,双拳微微握起,对沈峰嘶哑吼道:“你既然敢来到我们的地盘。那你就应该做好送命的准备。”

沈峰本来并不想和眼前的东岛国男子过于废话,可是他没想到那名东岛国男子居然说这里是他们的地盘。沈峰情不自禁得冷笑回道:“你们的地盘?这里好像是华夏的国土。什么时候成了你们东岛国的地盘了?”

“这里是我们美子大人买下的大厦,自然是我们的地盘。”东岛国男子右脚轻移了一步,嘴角冷笑回道:“我不知道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但是我可以告诉你,只要你愿意归顺我们东岛帝国,不要说眼前的女人。我们可以另外再送你几个,还有你这辈子花不光的金钱以及做梦也想象不到的强大力量。”

在东岛国男子右脚轻移的瞬间,沈峰已经猜到了对方的目标。眼前这个东岛国人胡言乱语,在拖延时间的同时也在寻找最佳的防守地点。就在距离东岛国男子右脚两米的位置,一把武士道的刀柄刚好从一堆黑色忍者服内露了出来。

想拿武器?

沈峰直接点破,冷哼道:“你们东岛国这些年没少做蛮不讲理的事。成天在国际社会上叫嚷着鱼岛是你们的地盘,根本无视自身的历史和罪责。所以我根本不想和你讲道理。你也无需胡言乱语拖延时间、寻找机会。那把刀就在你面前,我给你一次机会拿起他,只要你能从我面前离开这个房间,我就让你走。”

东岛国男子眼前一亮,在沈峰话音落下的瞬间,整个人扑向了那把武士刀。沈峰并没有阻拦对方,而是整个人直接挡在了房间的门口。

呛!

东岛国男子抽出武士刀双手握住并没有第一时间冲向出口的方向,而是突然将手中的刀砍向了莫白!

“找死!”沈峰眼神阴冷,后脚一蹬门框,如同一条蛇瞬间窜出,双指间的断刃直接刺向了东岛国男子的胸口。驭兽女尊

寒光闪烁,断刃眨眼间已经出现在东岛国男子的身前。在那把武士刀距离莫白脑袋还有十厘米的位置,沈峰狠狠得将断刃插入了对方的胸口,单手一推,将东岛国男子钉在了墙上。

东岛国男子眼神惊骇,他没想到沈峰的速度如此之快。可是他根本没有选择,别说他是否真的能从沈峰手中逃离,就算真的逃离,即将面临的处罚恐怕也足以令他生不如死。所以他第一时间选择杀死莫白,然后逃离,或许只有那样才能真正逃过一劫。可惜沈峰的速度之快,却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

噗!

东岛国男子吐出一口鲜血,刚准备挣扎抬起手中的武士刀,却被沈峰直接一脚踢飞了。

“你的心脉已经被我的断刃刺中,如果我是你,我就不会乱动,或许那样会多活几分钟。”沈峰冷漠得看着东岛国男子,又将眼睛看向了莫白。这时候的莫白挣扎的力度小了许多,可是双眼却越发赤红,脸色也更加苍白。

刚才两名东岛国男子的话他都听见了。这时候面对莫白,沈峰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解药在哪?”沈峰看向东岛国男子,威胁道:“我有很多种方法让你现在生不如死……”

沈峰话音未落,东岛国男子笑了起来,冷哼道:“你不需要威胁我。我很乐意回答你的问题。我现在可以很认真得告诉你,yc型兽性药剂还没有完善,根本没有任何解药。唯一可以救治她的办法就是立刻找一个男人和她交配。你们华夏男人总是自诩是正人君子,女人把贞洁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现在我也要死了,没有任何人会知道这里即将要发生的事。你是想这个女人死?还是借此机会霸占她?你这个可笑虚伪自私的华夏男人?”

“正人君子?贞洁?”沈峰看着眼前这个自以为是的东岛国男子,双指取出断刃瞬间切断了对方的喉咙,嘴角不屑的嘲笑道:“你所知道的华夏,在几十年前南门市开始发展的那一天已经不存在了!”

东岛国男子最后是否能够明白沈峰颇有深意的话已经不重要了。沈峰现在关心的是,难道自己真的要用东岛国男子所说的唯一方法救治莫白?眼前这个女人虽然他并不讨厌,但是更说不上喜欢,虽然在昨天晚上抱莫白上楼的那一刻的确有那么一丝动心过,可是沈峰知道那是男人本能的*。斗破苍穹续集:王者之途

沈峰眼神无奈,直接用断刃解开了莫白手脚上的绳子。而就在绳子掉落的那一刻,本来已经慢慢停止挣扎的莫白整个身子扑向了沈峰。

呲!

莫白那常年握枪的双手本来就坚韧无比,而此时在药剂的作用下,双臂的力量更是比平时大了几倍。一双如同野兽的利爪直接撕开了沈峰的西服,柔软的红唇也吻向了沈峰的脖子。

惊栗!

沈峰突然变得手足无措,甚至有一丝胆怯,完全忘记了如何去反抗莫白的侵袭。这时候他就如同一个甘愿献身的被害者选择了沉默。

“美女!这是你自己选择的,不怪我!”沈峰这时候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知道自己做出这件事以后,莫白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可是他却无法真的看着莫白在眼前死去。

沈峰不再反抗,一切事情很快进入了本该拥有的节奏。在这不大的房间内,莫白就是一头被本能驱使的野兽,不住得挑逗着沈峰,刺激着沈峰,以求自身得到慰藉,得到满足。

……

房间外,一身血红色长裙的白玉清从打开的窗户,轻身翻入办公室,当她听到里面房间传出女人的尖叫声以及男人浓重的喘息声时,一双柳叶眉轻轻挑起。

一个带着白色小鬼面具的黑衣人随着白玉清翻身而入,刚一落地就被白玉清抬手制止了。黑衣人听到声音,心领神会,一转身再次离开了房间。

里面房间,只有两个活着的人。女人的声音虽然变了样,但是依旧可以听出来自于莫白。至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