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9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九尾听着几人的对话却是听不懂,不由讪讪开口:“阴阳界到底是什么情形我也并不知晓,只是知道那里人的实力要比我们强大。”

孙洪武皱了皱眉果断开口:“无论如何我们都得一试,我们必须得离开这里,寻找回去的路。”

话语说完和沈峰对视一眼向着九尾点了点头。

“好!”九尾点了点头,随即直接化作了妖狐形态,立于湖泊旁边嘴里开始念念有词,这一句句话语沈峰他们却是听不懂。

而随着九尾的话语传出,原本平静的湖面却是渐渐开始了翻滚,四周的湖水拔地而起汇聚在了空中,但却是没有丝毫外滴,全部都在半空悬立!见鬼实录我和我身边人

看着这一幕沈峰和孙洪武不禁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仔细的看着这一幕。

此刻湖水全部倒立在半空,闪烁着亮丽的光芒,而就在此时,湖水竟开始了分层,一道湖水向着下方流去,显露出了一个黑色的通道!

“这就是离开此地去往阴阳界的路,你们,保重!”九尾支撑着通道显然消耗着巨大的力量,此刻不由急声开口。

沈峰向着九尾抱拳一拜直接开口:“此番多谢前辈帮助,日后若是有缘,我们必会相见!”

“保重!”孙洪武一拜衣袖看着九尾淡淡开口,在他之后白玉清等人也一一和九尾道别。

“吱吱!”小火鼠此刻在九尾前方站定,仔细的看着九尾脸上流露出一丝不舍,九尾此刻嘴唇微动,却是在以一种奇特的方式和小火鼠交流,直至片刻之后小火鼠闲着九尾点了点头,便一脸不舍的回到了沈峰的肩膀。

沈峰看着黑色通道,面露果断,直接迈步踏入了其中,孙洪武等人也尽速其后,而就在众人踏入之后,黑色通道开始了收缩,但就在此刻,一道黑色光芒骤然从湖泊一旁射出直奔黑色通道而去,在临近黑色通道的瞬间却是一顿,随即一道黑芒直奔九尾而来,而它则是直接进入了通道。

九尾全部心神都在维持着通道,此刻直接便被黑芒击中,倒退一步,嘴角一处鲜血,九尾瞬间化作人形,感受着体内四窜的阴寒气息,九尾面色大变,失声惊呼:“恶鬼五通童子!”

而通道之内,刚刚进入的沈峰等人好奇的看着通道上显露的奇异光芒,在几人进入之后他们便明显的感受到了一股股奇异的力量环绕着他们,也正是这股奇异的力量使得的他们在这通道内不受任何伤害且具有传送之力。

“竟然如此奇妙?”白玉清看着通道四周闪烁着的奇异之芒,感受着奇异力量笼罩着自己不由开口赞叹。

孙洪武微微点了点头正欲开口,却是面色直接一变,随即大喝一声:“小心!”

在他出口的刹那,一道在这通道内不易发现的黑芒刹那间直奔沈峰而来,这黑色光芒有着外界黑色的遮掩很难发现,此刻突然发招几乎瞬间就撞在了沈峰的胸口。外星合伙人

“噗…”一口鲜血直接喷出,沈峰明显的感受到仅仅是一撞之力便使得自己伸手重伤,胸口下陷,此刻不由面色难看的看着黑芒,而孙洪武直接挡在了沈峰前面。

而此刻黑影去势一停,光芒流转,却是化作了一道身影,看着这道身影众人不禁面色齐齐一变。

“恶鬼五通童子!这不可能,你不是死了吗?”沈峰一脸惊骇的看着恶鬼五通,而孙洪武此刻也是一脸难看的看着恶鬼五通,目中却是有着奇异之芒闪现。

“哈哈哈,本童子岂能这么简单就死去,不将你们这群坏我好事的家伙杀尽我甘心!”恶鬼五通此刻不是人形,狰狞的向着沈峰等人咆哮,目中带着强烈的杀意,但在看到孙洪武的时候却是露出一抹忌惮。

“很好奇为什么我没有死去对吧?”恶鬼话锋一转,看着众人的表情不禁大喜,此刻笑着开口:“很简单,我其实并不是五通童子,而是六通童子!”

沈峰等人听着恶鬼五通的话语不由面色微变,心中隐隐知晓了事情的缘由,恶鬼五通,不是五具化身,而是六具。

此刻众人明悟的眼神冷厉一笑,淡淡开口:“我于初生之时便在此地,随后去了妖族,在我去之前留下了一具化身在此,或者不应该叫做化身,而是本体!”

“我在此地修炼数年,本欲将整个人族和妖族全部统治,为此我谋划了数百年,挑起了纷争杀死了火鼠老大,但如近却被你们这群可恶的人类破坏,我不甘心呐!我不甘心!”

恶鬼向着众人说出了他深藏内心的秘密,而随着他的述说,小火鼠似乎听懂了什么,目中竟燃起了道道火光,随即猛地向着恶鬼窜去,嘴中火焰吞吐,却是直接被恶鬼一道手掌掀翻。

小火鼠在地上爬起后丝毫不顾自己的伤势,身体骤然变大,再次向着恶鬼扑去,看其样子赫然悍不畏死!但恶鬼五通的本体仅仅一撞之力便可让沈峰重伤,由此可见其之恐怖,直接黑芒闪耀缠绕住了小火鼠,随即猛地一勒却是使得小火鼠直接身体变小。

恶鬼五通却是丝毫不留手,一道黑影闪过,小火鼠直接被打落在了沈峰脚边,身体抽搐,却是昏死了过去!魔女情倾

“找死!”孙洪武在恶鬼猖狂之时却是脚步微动,手中凝聚着神通,在这黑色通道内一切都是未知数,此刻唯有尽早将其斩杀方能保住大家的平安。

恶鬼五通看着孙洪武攻击而来的招式却是并未闪躲,眼中刹那间露出一抹疯狂,厉声嘶吼:“你们都得死!”

五通童子发出这凄厉的嘶吼之后,他浑身黑色光芒骤然收缩,却是直接撞在了黑色光幕之上,使得黑色光幕瞬间急速颤抖起来,仅仅一个呼吸过后,骤然崩溃开来!

“不好!”孙洪武面色大变,就欲转身护住沈峰的刹那,沈峰身边光幕直接破碎,形成的碎片划过沈峰的身体,光芒扭曲,使得沈峰瞬间消失。

而孙洪武的身边这样的扭曲也直接出现,带着他瞬间消失,白玉清、魏闽、俞倩都是如此,恶鬼看着这一幕冷笑中也直接消失。

悬崖下,湖泊旁,原本平静的湖水却在这一瞬间直接开始了翻滚,其中黑色光芒不断流转,九尾看着这一幕面色一变,半响才恢复过来,看着湖泊低声喃喃:“通道破灭了,这,不知沈峰他们是否安好!”

望着湖面许久许久,九尾才发出一声叹息,随即化作了一道保色光芒,瞬间远去。

此刻,远在无尽星空中有着一颗星辰闪耀,在其上方有着道道光芒闪烁,这颗星辰正是阴阳界!

此刻阴阳界中,一片沙漠之中,一道黑色的身影直接衰落,身体上尽是残破有着血迹凝固在衣袍上,身影有着一头妖异的白发,在沙漠中正饱受着烈日的炎晒!

而此时在这身影的不远处,有着一位女子正随着一位男子在这烈日下向着此地走着,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二人不多时便来到了此地。

“阿爸,这里躺着一个人呢。”女子一声惊呼。

随即那男子紧走几步摸着身影的呼吸面露喜色:“还活着,薇儿,帮阿爸把他抬回家中吧。”

荒漠之中,一堆父女,饱受着烈日的炎晒,吃力的拖着这具身影向着远处的一片绿洲行去。

第四八零章 阴阳界

阴阳界,北漠荒地,此刻于漫漫荒漠中的一处绿洲里,一间小木屋内,一只简朴的木床上,一身粗布麻衣的男子正闭目安静地睡着,男子有着一头妖异的白发,只是这白发上此时有着凝固的鲜血,而这男子的年龄由于脸上的黄沙而不易推测。趣*…………

“薇儿,阿爸先出去干活了!”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缓缓传出,随即便缓缓向着屋外走去。

“好的,我给他喂完药后便去帮您!”在床边,此刻有着一位女子正手里端着碗喂着床上的男子。

女子看着床上的男子不禁微微摇头叹息:“这都第十天了,也不见醒来。”

他们从沙漠之中将这男子救回来已经有十天了,这十天来不断给男子喂药,而男子身上生命的气息越发强盛起来。

喂完药后女子看着男子再次叹息一声,心中猜测男子到底是为何会昏倒在荒漠,随后微微摇头向着屋外走去,在她心中已经猜测男子是被仇人追杀才导致这样的。

而就在女子离去不多时,床上,原本在昏睡着的男子突然间猛地咳嗽起来,随后眼见其右手食指微微收缩,抽动了几下。

不多时男子便缓缓的睁开了双眸,引入眼帘的赫然是这木屋的屋顶,此刻屋顶的木头有些甚至已经枯萎了起来。

看着这屋顶,男子眼中的茫然渐渐褪去,金光一闪,男子面色一变就欲起身,“嘶!”一声撕心裂肺的感觉在男子心中产生,身体传来的剧痛却是使得男子无法动弹分毫。

双眼微动,看着这寒酸的屋舍,男子的眉头渐渐皱起,一声微弱的低吟在他口中响起:“这是哪里?我不是在通道中被卷走了吗。”

男子嘴里说着,却是记忆缓缓回归,定格在了通道被打算的瞬间,随即面色一变,“外公和玉清他们呢!”

这白发男子赫然正是当日在通道内被席卷而走的沈峰,由于通道破碎,使得传送出了问题,而沈峰原本便被恶鬼五通打成重伤,随后跨越了不知多少界面传送到了这里,身体断然承受不住,若非他身体却是强悍,怕是早已死在了传送之中。

也幸好他出现的地点是这绿洲附近,若是摔在了更远的沙漠中,他沈峰怕是会在慢慢黄沙中被彻底掩埋,不留一丝痕迹。

就这样静静的躺着,沈峰根本无法动弹分毫,他心中有着一股浓浓的无力感,这种没有实力的感觉着实不好受。但沈峰心到是也没有太过担心,从床边的破烂的药碗以及口中的药味他不难猜测到应该是有人救了他,且应当并没有恶意。宠妻无度之嫡妃不羁

沈峰看着枯燥的屋舍,随后又闭上了眼睛,他现在很疲惫。

时间流逝,待到正午之时,沈峰再次行了过来,而几乎在同一时间,那位女子却是走进了屋子,正好看到了沈峰睁开的双目。

“啊!你醒啦?”女子看着沈峰先是一愣,随即欣喜的开口,向着沈峰跑去,带看到沈峰眼中微转之时方才拍了拍胸口笑着开口:“你都昏迷十天了,你要是再不醒,我们连药都给你买不起了呢。”

而在这女子进来的瞬间,沈峰也在暗暗的打量着女子,这女子衣着朴素,且脸上有着黄沙弥漫后的灰尘,但沈峰依旧能够看的出,这女子应当很美才是。

沈峰嘴唇微张,沙哑开口:“这里是哪里?”

“这里啊,这里是临沙城附近几大绿洲中的一个啊,我们村子叫平顶村。”女子仔细的听着沈峰的低喃,待听出沈峰的问题之时便直接笑着开口解释。

“临沙城?这是哪?”沈峰眉头轻皱疑惑的开口,脸上却是渐渐你难看起来,看女子的服装,在加上这里的地名却是以城池命名,沈峰的心中渐渐升起了一丝不妙的感觉。

女子听着沈峰的话语眉头不禁一皱惊讶开口:“你不知道这里?那你是怎么来的呀?”

沈峰看着女子疑惑的表情不由心中一突暗道一声不好,心知自己这样太容易暴露,随即缓缓开口:“我随师傅一直在修行,对于外界不太清楚。”

“哦。”女子微微点了点头,笑着开口:“你真是个奇怪的人呢,都这么大岁数了还跟着师傅,你的师傅是不是都是老头子啊。”

女子说到最后却是自顾自的笑了起来,而沈峰却是面露疑惑,随即微微一扫自己的身体便不由失声一笑,他的身上此刻血迹斑斑,可想而知他的脸上和头发上也断然是这样,再加上这里是沙漠,使得他的样子看起来必定也是很老。

女子笑着,带看到沈峰也哭笑起来不由双手捂住了嘴巴低低开口:“对不起哦,我没有考虑你的感受,真不好意思。”大贤者成长日记

沈峰笑着缓缓摇了摇脑袋,咳嗽一声沙哑开口:“水,有水吗?”

“有的。”女子听着沈峰的话语直接向着旁边走去,在沈峰等的微微有些不耐烦的时候才端着一个破碗走了过来,碗里盛着仅仅半碗水。

看着沈峰疑惑的眼神,女子不由讪讪一笑:“我们这里水很少,你就稍微体谅下吧,晚上,晚上我给你弄水去。”

微微点了点头,沈峰在女子的帮助下将这半碗水喝了下去,女子看沈峰神色微微好转才似乎突然想起什么似得拍了拍额头笑着开口:“对了,我叫夏薇,你可以叫我薇儿,大叔你叫什么名字呢?”

“咳咳!”沈峰听着女子的声音直接猛地咳嗽起来,眼睛瞪得滚圆,心中却是不断在想着:“大叔!我有那么老吗?”

夏薇看着沈峰咳嗽起来,一位沈峰身体不适,急着直接开口:“你哪里不舒服啊?要不我给你去叫村医。”

“不用。”沈峰沙哑的开口,心中无奈一叹,再次说道:“就是咳嗽,我没事,对了,我叫沈峰。”

夏薇半信半疑的看着沈峰,却是缓缓点了点头,随即见到沈峰确实没事了才放心下来。

“薇儿,我要的东西呢!”屋外一声浑厚的声音直接传来。

“啊!”就在此时夏薇突然猛地一拍额头,随即直接跳起,嘴里高呼:“我这就来,阿爸你等下哈。”

夏薇急忙走到屋内柜子旁边一阵翻腾,随即看着沈峰歉意开口:“回头再和你说哈,我先给阿爸送个东西。”

嘴里说完夏薇直接向着屋外走去,沈峰十分无奈的摇了摇头便静静不语,心中暗自思量,却是知道自己恐怕和白玉清等人已经失散了,对于这阴阳界自己现在一点都不知晓,如今也唯有先养好伤势再说。

而屋外,却是传来了一声惊呼。

“什么?那男子醒了?”浑厚的男子声音响起,随即便是一连串急速的脚步声传来,门帘直接被掀起。

却是一位粗犷的男子走了进来,男子脸上布满了皱纹,一眼看去就是一位沧桑的男子,显然是经历过事情的人。灵波雪月

此刻沈峰看着男子的同时男子也在打量着沈峰,看着沈峰虽然苍老,但是却眼底清晰的双目,此刻一脸的清澄,心中不禁思考着:“这男子看其眼神,倒也不是什么坏人。”

“多谢这位大哥相救。”既然在他们眼里沈峰已经年纪不小,那么索性就装一回大,且此刻沈峰对于这父女二人也是心中感激。

这父女二人救回自己本就承担着极大的风险,万一他沈峰是个坏人或者有着极强的仇敌,那么二人救回沈峰就会带来极大的危险!

“兄弟客气了,你就叫我一声老哥就好。”粗狂男子看着沈峰微微一笑,随即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了沈峰床边,看着沈峰笑着说着。

而夏薇也跟随着在旁边站着看着。

“兄弟,我有一事不知当讲不当讲。”粗犷男子看着沈峰话锋一转询问了起来。

沈峰微微一笑心中男子想询问什么,故而直接沙哑开口:“老哥但且放心,我在这里没有仇敌,只是确实有些事情不便告知二位,等我离去的时候定然会如实相告,老哥还请放心。”

“嘿嘿。”这男子尴尬一笑,随即摆了摆手笑着开口:“兄弟别介意啊,只是老哥也是怕给村里人带来麻烦。”

“我懂得。”沈峰微微一笑随即皱眉开口:“不知此地是何处?夏薇姑娘方才也和在下说了,但我不太清楚。”

“哦,是这样啊。”男子微微点头随即笑着开口:“这里是北漠荒地,而我们这里是临沙城附近。”

“那不知距离此地最近的城池在哪里?”沈峰听着依旧一脸茫然,继续开口询问。

“我只知晓沙驰城是北漠实力最强的地方,但却是一直没有去过,那里是我们北漠的圣地,传闻中那里有着极强的武者,且有着无数奇珍异宝!”男子嘴里说着,眼中却是散发着向往的光芒。

“沙驰城。”沈峰嘴里重复一句,心中却是暗动,若这沙驰城真像这男子所言十分出名的话,那么或许在那里他能够得知另外几人的下落。

第四八一章 无尽山脉

时间不断的流逝着,转眼间沈峰已经醒来三天了,但由于这里极度缺水,使得沈峰即使身体开始了恢复,但是嗓子依旧沙哑,每天所喝的水也仅仅能够维持最低的需求。

此刻沈峰的面色已经不再是那么苍白难看,而是渐渐有了一丝血色,原本以他身体的强度,恢复起来应当很快,但此番似乎由于跨界传送,故而使得他受伤的身体内有着一股奇异的力量在不断阻止着他恢复,按照沈峰的猜测,此番最少还需要五天方能恢复。

沙漠是一个极度奇妙的地方,昼夜温差极大,正午之时的温度可以达到六十多度,而到了夜晚之时,却只有着各位数字,沈峰体内有着正阳之火,故而对于这种温度的变化他并不在乎。

通过这几日的交流,沈峰也知晓了平顶村的村民都有着一项共同的工作,那就是种植瓜果。由于沙漠温差大,故而在绿洲种植水果可以极大程度的保留糖分,味道甜美,而他们所种植的瓜果也都被临沙城所购买,但价格却是并不高。

夏薇父女辛苦一年所赚的钱财也仅仅能够维持生活所需罢了。

沈峰此刻在床上躺着,他的身体已经渐渐开始了恢复,不再像刚刚醒来时那么疼痛,但如今双腿还是恢复较慢。

在床上坐着思考良久,沈峰抬手取出了小火鼠仔细观察起来,小火鼠在最后关头被他收起,故而没有和他分散,此刻看着小火鼠沈峰不禁皱起了眉头。

小火鼠此刻处于一个奇妙的境界,它在黑色通道内得知了他父亲死亡的真正原因,虽被恶鬼五通打成重伤,但它的恢复力也极其惊人,身体的伤势已然恢复,但如今它却依旧没有醒来。

微微叹息一声沈峰已经看出了缘由,看着小火鼠摇了摇头,低声喃喃:“你因为无法为你父亲报仇而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不愿醒来,也罢,这种心境的突破还是靠你自己吧,我就不参与了。”

小火鼠此刻的状态就如同是在感悟,虽说它是因为自责进入昏迷,但它此刻依旧在进行着心灵的蜕变,若是它一旦能自己想通这一切,那么它的修为境不再是假丹,而是会一举踏入真正的凝丹境!

“咦?大叔,你手上这只小老鼠怎么是红的,好奇怪。”

就在沈峰看着小火鼠沉思的时候,夏薇也忙完了一天的农活,此刻弄了点晚饭来给沈峰送来,看着沈峰手中的小火鼠不禁好奇的询问起来。恶魔的牢笼

沈峰看着夏薇笑了笑,淡淡开口:“它叫小火鼠,是一只妖兽,故而它的毛发与一般的鼠类不同。”

夏薇听着沈峰的话语眉头露出了然的神色,随即捏了捏衣角似乎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开口:“沈大叔,我可以抱一抱它吗?”

话语说完夏薇一脸期待的看着沈峰,而沈峰看着夏薇的样子不由哑然一笑,微笑开口:“当然可以。”

夏薇间沈峰应允不由高兴的上前一步,直接抱起了小火鼠细细的观察着,那翻来覆去一脸仔细的样子使得沈峰嘴角微微抽搐,内心下定了决心,日后是不会告诉夏薇这小火鼠,它是公的。

过了好长一会儿,夏薇才恋恋不舍的将小火鼠还给了沈峰,随后惊呼出声:“沈大叔,我忘了给你的饭了。”

嘴里说着,夏薇摸了摸桌上已经凉了的一碗米饭开口说道:“你等一会会儿哈,我给你再去热一热。”

说完夏薇便直接走了出去,沈峰看着夏薇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笑意,夏薇自从他醒来后就一直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给他换药,喂她吃饭,而沈峰也能感觉得到夏薇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女孩,毕竟沈峰此刻的年龄在夏薇看来是和她父亲一辈的。

后来夏薇又来了一次,喂沈峰吃过饭后和沈峰聊了好长一会儿方才离去。

此刻,夜色已经渐渐笼罩了大地,投过木屋看着屋外皎洁的月色,沈峰的内心微微被触动了。

中华自古便有着一句俗语:月是故乡明。此刻看着阴阳界的月光,沈峰想了很多,他想起了白玉清,想起了自己的老婆,也想起了自己那小不点的孩子,想着自己不知还要在这阴阳界待多久沈峰内心叹息一声。

男儿本就如此,即使心中有着太多不舍,即使有着太多眷恋,但他始终不能够停下脚步,因为他肩上的责任逼迫着他需要不断向前。

内心不断想着,沈峰也渐渐进入了梦乡。

而就在沈峰这里生活有条不紊的时候,在阴阳界内,一处距离沈峰这里极为遥远的地方,几乎在沈峰来到阴阳界的同一时间,一道血色身影也落在了大地上。重生之千金逆袭攻略

赫然是白玉清也来到了阴阳界,她没有像沈峰一般昏迷,在最后关头她催动了修罗血衣使得她伤势并没有多少。

此刻看着四周连绵不断的群山,白玉清不禁皱起了双眸,环顾四周不禁微微低吟:“也不知老殿主和少主他们都去了哪里,传送阵被那恶鬼五通打破使得大家应当都分离了,且这里的地貌似乎不是地球。”

就在白玉清内心思索之时,不远处越是有着两道身影正向着这里走来。

“咦?铁子你看,那儿站着个姑娘。”来人中一个个子较高却颇瘦的男子恰好看到了正呆呆站立的白玉清不由眼露精光,对着身边那位个子矮小且肥胖的男子低声开口。

那被唤作铁子之人听着瘦高男子的话语不由疑惑开口:“在哪呢,石哥?”

铁子嘴里说着,微微踮起了脚尖细细的看去,待看到一身血衣的白玉清时眼中一亮。

而就在此时白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