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9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铁子嘴里说着,微微踮起了脚尖细细的看去,待看到一身血衣的白玉清时眼中一亮。

而就在此时白玉清也似乎有所察觉直接回过头来,而她这转身的一幕也直接惊艳了铁子和石哥。

狠狠的吞了一口唾沫,石哥一脸猥琐的看着白玉清邪笑开口:“铁子,发达了,咱们在这荒山野岭待了好久,这是上天给咱的礼物啊。”

白玉清看着二人微微皱眉,但是却没有多说什么,刚刚来到这个地方她不想随意惹事生非,毕竟自己对于这里并不了解,此刻也不言语直接转身就欲离去。

铁子此刻已经两眼放光说不出话了,舔了舔了嘴唇看向石哥,二人对视一眼微微点头,紧走几步石哥直接开口:“姑娘还请留步啊,在这荒山野岭的一个人多危险,不如和我们哥俩一路吧,也好有个照应。”

白玉清听着他们的话语却是脚步微微一顿,直接转身问道:“你们可知道这是哪里?”

“这里?无尽山脉啊。”铁子看到白玉清转身不由一阵欣喜,此刻听着白玉清的问话想也不想就之际回答了出来。

“无尽山脉?”白玉清微微低吟,心中暗道自己看来确实没有回到地球,这无尽山脉她从来没有听到过。医冠楚楚,惹爱逃妻

而石哥听着白玉清的问题再看白玉清一脸思索茫然的表情不由转了转眼珠,向铁子使了个眼色。

在这无尽山脉虽说荒凉,但在其中却是有着许多的大小势力,方才刚刚石哥和铁子便以为白玉清也是某个势力的一员,故而没有直接动手,此刻见白玉清似乎连无尽山脉都不知晓不由心中一喜,二人对视一眼,缓缓地将白玉清包围了起来。

“姑娘,你看这荒山野岭的,你一个人也不安全,不如就跟随着我们哥俩吧,我们保你一路平安。”石哥手中取出一把短剑,微微摇晃着淡淡说着,两眼却是放光的看着白玉清。

“是啊是啊,姑娘,这无尽山脉妖兽众多,你要是一不小心落入妖兽口中可就不好了。”铁子就石哥说着他也不甘示弱的开口。

二人中石哥是化形巅峰修为,而那铁子却是化形后期的修为,此刻白玉清看着二人站立的方位,感受着二人的修为岂能不明白二人的意思,不由脸上露出了怒意,低喝一声:“滚!”

而石哥和铁子二人原本一脸淫笑的看着白玉清,此刻听到白玉清的喝声不由脸色微微一变:“好,好!哥哥我就喜欢啃硬骨头,先把你拿下,其他的咱们稍后再谈。”

二人嘴里说着,却是竟同时出手向着白玉清攻来,就在二人剑尖即将刺到白玉清之时,白玉清直接化作了血色火焰瞬间消失不见。

“嗯?不好,铁子小心!”石哥见白玉清瞬间消失不由心中一惊,此刻看向了铁子却是大喝一声。

白玉清所化的血色火焰在二人身后直接出现,手中带着银白手套,手里握着一把红柄匕首,直接刺下。

铁子听到石哥的话语神色一变就欲向前扑出,但白玉清此刻乃是偷袭,又岂能让对方逃走,手中猛地用力,红柄匕首直接从铁子的后颈刺入,口中鲜血不断涌出,一道血光直接被修罗血衣吸收。

“铁子!”石哥看着仅仅一招铁子就已经身死,对于白玉清的恨意和忌惮夹杂在了一起化作了浓浓的愤怒,大喝一声直接向着白玉清冲来。

第四八二章 水

石哥使用的是一把短剑,此刻不断挥舞中在其上隐隐有着道道剑光环绕,看起来威力惊人。趣*

而白玉清直接化身血色火焰,瞬间就和石哥战在了一起,剑光伴随着火焰,白玉清直接占据了上风,但她毕竟初来此地,对于无尽山脉并不熟悉,此刻在石哥的有意之下正不断向着一个方向行去。

正在和白玉清交手的石哥眼中厉光一闪,却是直接猛地一个闪身就蹿到了白玉清身后,一脸的杀意。

“敢杀我兄弟,你找死!”石哥嘴里低喝一声,背对着白玉清狠狠一剑刺下,白玉清刚刚来到此地断然不知晓这石哥和铁子二人乃是这附近一个村落之人,二人生性狠辣,惹是生非,但又修为极高,村落无人敢惹,二人在一起足有二十年,感情无比深厚,此刻岂能不恨白玉清。

而在石哥脚步错开的一瞬间,白玉清也看清了自己前方是什么,再往前几步赫然就是一处悬崖,白玉清心中一阵后悔,凭借着实力高于对方,却是大意了。

石哥断然不会给白玉清后悔的机会,短剑以极快的速度刺来,白玉清转身只来得及将匕首横在身前直接挡住了对方的一击,却是没有直接受伤,但巨大的冲力却是使得她连退五步,而这最后一步直接踏空,在她惊骇的目光中身子直接向后仰去。

“哈哈,给我死吧!”石哥脚步向前一迈,手中短剑直接射出,白玉清面色一变,抬起匕首抵挡,而另一只手则是又出现了一把匕首直接向着石哥心口激射而来。

石哥此刻心中以为白玉清必死无疑,内心一阵高兴,此刻间一道红光射来却是根本来不及躲避,直接被红柄匕首穿透了左胸带起了一蓬鲜血。

而白玉清被短剑击中却是以极快的速度向悬崖下落去,根本无处借力。

红柄匕首穿透了石哥向着石哥身后激射而去,却是直接诡异的停下,随后一只苍白的手从空间中直接伸出一把握住匕首,空间开始扭曲,随即一位老妪从中走了出来,看了匕首一眼,身影直奔悬崖而去,一跃而下。

唯独留下一句声音在此地徘徊:“小姑娘资质不错,婆婆我此番后继有人啦!”

此地发生的这些沈峰这里自然不会知晓,此刻在平顶村内,绿洲处,村里人正排着长长的队伍。都市医圣

“哎,薇儿啊,你们救回来那个人现在怎么样了。”长长的队伍上,此刻一位老妇手里拿着一个不个小桶站在夏薇旁边开口问着。

夏薇看着老妇微微笑着开口:“挺好的,他现在已经开始捉奸恢复了,按他说的大概再有五天应该就能够恢复了。”

微微摇了摇头老妇看着夏薇叹息开口:“等他好了就让他下来干活吧,不然管事是不会给他发水的,你们总不能一直这样节约喝水啊,这样下去你们会跨的。”

夏薇听着老妇的话语不禁微微皱眉,心中也是一叹,随即不由抬头看向前方,在那里,一个十分肥胖的男子正在一个大桶前坐着,在他旁边有一个男子正在给村民不断舀着水。

“多了多了!”此刻这大胖子看着男子舀了满满一瓢水不由直接大喝出声,那男子畏惧的看了他一眼,却是将手中瓢里的水倒进大桶一半才个那位村民倒上。

这肥胖管事看着这一幕微微点头,随即闭上了双目养起神来。

打水还在继续着,不知又有几人打了水之后,男子看着面前的中年妇女神色微微一变,斜眼看了下肥胖当管事依旧闭着双目,不由小心翼翼的舀了慢慢一瓢水往妇女的桶里倒着。

就在这时这管事突然直接站起,猛地一脚直接踹在了这男子身上,连带着舀水的瓢也落在了地上,洒下了大量的水,不少人看着这洒落在地的水微微舔了舔舌头,一脸的可惜。

“妈的,老子让你多加水!是你家的人打水你就多加,当老子瞎子?”肥胖管事一脚一脚的踹在这男子的身上,使得男子不断发出痛呼,随后肥胖管事直接一脚踩在了男子脸上,一脸的戾气。

而这是那中年妇女面色一变,直接扑到了男子身边,一把抱住肥胖管事的大腿,嘴里哀呼出声:“黄管事求您高抬贵手,阿磊他父亲此刻受伤在家不能劳作,若是阿磊在出点什么意外您让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呀!”

中年妇女嘴里说着却是直接抽泣起来,这黄管事看着中年妇女的眼泪和鼻涕也都出来直接缩回了腿,确定衣服上没有沾上什么才一脸恶心的看着二人厉声开口:“赶紧给老子滚,对了,你们家绝水三天!滚吧!”枭宠女主播

“啊?”中年妇女原本已经打算扶着男子走出这里,却在听到黄管事这一句话后面色立即大便,再次跪倒在地,哀嚎出声:“黄管事,求求您不要这样,若是没有水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啊。”

在这里排队打水的大多都是女子和老妇,不是男人们不来打水,而是一旦男人们来打水那么这黄管事会更加刁难,故而平顶村久而久之就养成了女人来拿水的习惯。

“黄管事,你这样做未免太过了吧!”看着中年妇女的哀嚎,夏薇不禁握了握拳头,脸上尽是一片怒意和不忍,此刻直接怒呼出声。

队伍里的其他人听着夏薇的喝声一个个面色齐齐一变,她身后的那位老妇面色一变拉了夏薇一把,眼神里尽是提示夏薇不要冲动,而其他的村民看着夏薇也是一脸的焦急。

坚定的摇了摇头,夏薇直接从队伍里走了出来,看着黄管事诉说起来:“阿磊他爸之所以会受伤就是因为黄管事您当初让其深夜劳动结果摔坏了腰,现在您又要断他们家的水,这和杀了他们一家有什么区别!”

“哦?”黄管事原本一脸戾气的看着中年妇女哭泣,此刻听着夏薇的声音不由将目光转移到了夏薇身上,听着夏薇的话语,黄管事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哼,那照你这么说还是本管事的错喽?”黄管事看着夏薇略微有些发怒的说着,右手却是不着痕迹的在盛水的台子上一抹,一条皮鞭直接背起拿在了手中,背着双手,夏薇倒是没有发现。

“难道不是吗?您如此行为必将让村民从此寒了心!”夏薇听着黄管事的话语不由义正言辞的开口。

黄管事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脸上直接露出了狞笑,右手一挥,皮鞭瞬间挥舞而出打在了阿磊身上。

“啊!”阿磊一声惨叫,却是随着皮鞭的挥舞直接衣服破碎,一道血色的痕迹在他后背出现。

“我的错?行,我的错!”黄管事嘴里说着皮鞭却是不曾停下,一下下的打在了阿磊身上,中年妇女面色一变直接将阿磊护在了身下,黄管事却是丝毫不留情,依旧一鞭鞭打下!妃本轻狂,血色魔妃

“黄管事,你!”夏薇此刻满脸怒意,正要开口说话,却是一直被中年妇女阻止。

“薇儿,磊姨求求你别说了好吗?你这不是在帮我们,是在害我们啊!”中年妇女梗咽的说着,随即凄厉的哭了起来:“黄管事,我们错了,我们接受三天断水的惩罚,求求您饶过我们吧。”

黄管事听着妇女的话语手中鞭子收回,随即冷笑一声大声问道:“你再给我大声说一遍,是谁的错!”

中年妇女眼中泪水不断,梗咽着开口:“是我们的错,黄管事你做的是对的。”

说完这句话,中年妇女连小桶都没有拿,直接和阿磊向着远处走去,她的身上血迹斑斑,而阿磊看着他母亲的样子,在临走之前狠狠的看了一眼黄管事,眼中尽是无尽的恨意!

黄管事看着阿磊母女二人离去,直接坐在了椅子上继续给人们开始盛水,而夏薇看着阿磊母子的离去眼中尽是歉意,她不出声的话,他们也不会再挨打。

夏薇无奈摇头走回了队伍中,而她一旁的老妇看了看夏薇又看了看黄管事,一脸无奈,摇头叹息一声却是没有再说什么。

人们依旧在排队打着水,而经过了这一件事后,黄管事给所有人打的水都非常少,但众人也只是敢怒不敢言,黄管事的修为不是他们这一个村子里的人能够抵抗的,而且最重要的是他的身份。

不多时之后,夏薇前面的人都打水离开了,待轮到夏薇之时,黄管事脸色微微一变,随即将舀水瓢往旁边一放,看着夏薇淡淡开口:“你可以回去了。”

“为什么?”夏薇看着大桶里还有不少水不禁皱眉开口问道,人在夏薇身后派对的人们不禁一个个纷纷摇头叹息。

“哼,为什么?”黄管事冷哼一声淡淡的开口:“本管事的话就是规矩,让你回去你就回去,何必这么多问题!回去告诉你阿爸,你们家断水七天!”

“什么!”夏薇听着黄管事的话语面色难看,脸上升腾起了怒意,满脸愤怒的指着黄管事:“你!”

第四八三 村长

“你什么你!”黄管事大喝一声,看着夏薇冷冷开口:“别也为老子不知道,你和你阿爸私自带人回来,这笔帐老子还没和你算呢。趣*”

夏薇听着黄管事的话语面色一变,难看的向着黄管事开口:“沈大叔是个好人,我们为什么不能救?”

“哈哈哈。”黄管事听着夏薇的话语似乎听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哈哈大笑起来,随即肥胖的脸上满是阴笑的开口:“老子现在怀疑他是临沙城的逃犯!”

夏薇面色直接你难看起来,而村中的村民听着黄管事的话语也是面色一变难看起来。

这黄管事乃是附近唯一的城池派来这个小绿洲管理平顶村的,村长能管的事情他都能管,且他和临沙城的势力也都认识,故而他要整死一个人,还真没什么难度。

“别这样看着我。”黄管事淡淡说了一句,随即看着夏薇难看的面色冷冷开口:“要么选择断水七天,要么老子就将那男子带走,送到临沙城审判审判,若是没有问题的话我自然会将他放回来。”

黄管事直接抛出了这么一个选择在夏薇面前,夏薇不傻,一旦沈峰和黄管事离开,怕是还看不到临沙城就会将沈峰杀了,到时候根本无人敢管。

身体颤抖着,夏薇许久才深吸口气,狠狠的看了眼黄管事,冷冷开口:“我们选择断水七天!”

话语说完夏薇直接转身就走,而她还没有走出多远便听到了黄管事的声音幽幽传来。

“先断你们七天水,到时候那男子若是还没有离开,老子继续断你家的水,敢和我耍横,不知死活。”

听着黄管事的声音,夏薇强忍着不让自己转身,而是一步步向着住所而去。

“薇儿,回来啦?”此刻屋内住所出,夏薇她阿爸正在地上蹲着不断的弄着植物,听着脚步声头也不回的直接开口问道。

但却半响没有听到回应,夏薇阿爸不由眉头一皱直接转身看去,此刻夏薇正满脸泪水的看着他。

“怎么了这是?”男子直接起身来到了夏薇身边,看着满脸泪水的夏薇心底一颤,来不及擦拭手下的泥土,拿袖子边给夏薇擦泪边急着开口询问。

夏薇脸上的泪水更加涌了出来,但随即她猛地抬起头,倔强的看着天空,过了好一会儿眼泪终于不再落下时她才看着阿爸低低开口:“黄管事断了我们七天水。”'综'家园,拓印中

“什么!”男子直接惊呼出声,退后一步惊讶的看着夏薇,一脸的不可置信:“怎么会这样,他为什么如此针对我们?”

夏薇看着阿爸难看的神色,不由心底一愧,低下了脑袋将方才拿水时发出的一幕详细的说给了阿爸。

听着夏薇的话语,阿爸面色一滞,随即摇了摇头,在这一刻他似乎更加苍老了。

“怨不得你,怨不得你啊。”阿爸说了一声,却是直接在地上坐下,看着天空,心里不知想着什么。

随即阿爸眼中似下定了什么决心,坚定的开口:“救人就到底,若是我们现在赶走他,他必定活不了,至于水的问题,我去找村长说说。”

夏薇阿爸说完直接就向着房外走去,而夏薇看着她阿爸的背影不禁内心隐隐刺痛,自己当时如果不多说什么,怕是就没有这些事儿了。

而此刻沈峰正在屋内躺着,这几日的恢复使得他已经可以开始自己下地行走了,且他能够感受得到自己的修为也正在一点一滴的恢复着。

听着屋外夏薇的哭声沈峰不禁皱起了眉头,而随即他们二人的议论声音便笑了起来,使得他也听不清楚,不禁皱眉暗自猜测着,内心却是隐隐感觉这件事似乎和自己有关系。

而就在沈峰自己思索的时候,夏薇却是走了进来,原本夏薇的脸上被黄沙覆盖,此刻哭过之后脸上尽是一道一道的,看的沈峰直接一愣,不由笑了起来,

“笑什么笑!”夏薇此刻心情断然说不上好,一进屋就见沈峰在笑不由直接开口不满的说着,随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不由拿起旁边一个破烂的铜镜看了起来,自己也轻笑出声。

沈峰看着夏薇笑够了之后才继续开口询问:“不知薇儿姑娘你方才在哭什么呢?”

听着沈峰的话语夏薇面色微微一变,随即摇了摇头笑着开口:“没事拉,方才我不小心摔了一下,现在没事儿啦。”

听着夏薇的话语沈峰不由细细的打量了夏薇一眼,随即双眼微眯,心知夏是在说谎,但是既然对方不愿说什么,他倒也不好继续追问。妖皇本纪

“沈大叔啊,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就在沈峰叹息一声打算闭目养神的时候,夏薇却突然问了这么一句话。

“哦?”沈峰看着夏薇思索的表情不禁淡淡一笑,微笑着开口:“想问什么你尽管问,我要是知道就告诉你。”

“嗯。”夏薇用力的点了点摇头,随即看着沈峰眨着她那明亮的眼睛开口说道:“沈大叔你活这么大一定去过外面吧,外面的世界好吗?”

看着夏薇明亮的眼睛,里面尽是纯真,不由心底一怔,原本在沈峰的心里,他对于夏薇父女二人心中尽是感激,但如今,看着夏薇的这种茫然,他不禁心底微颤,升起了一丝怜意。

“外面的世界,很美,有着无数的山峰有着无数的人类,还有着各种各样神奇的东西,有着···”沈峰看着夏薇不禁开口给她诉说起来,说着一切他所知道的能够描述外界的话语。

“总之,外面的世界很美,有机会我带你出去看看。”沈峰话到最后,看着夏薇笑着开口。

夏薇此刻已经沉浸在了沈峰所说的每一句话语所带来的场景里,在她的记忆里,自从出生之后就没有见过外面的世界,唯一一次去外面还是小时候,那时候阿爸带着他去了临沙城,从那之后她再也没有去过外面,她对外面的世界有着自己的一份期待。

此刻听着沈峰对外面世界的描述,她不禁在心中勾勒出了一个新的世界轮廓,不知过了多久,她才从那个美丽的世界中缓缓走了出来。

“沈大叔,外面的人好吗?他们是不是都像黄管事那样坏?”夏薇憧憬完之后突然话锋一转,向沈峰询问起了外面的人类。

沈峰神色一怔,疑惑的开口:“黄管事是谁?”

“啊?黄管事啊,你就把他当成一个十分可恶的家伙就好了。”夏薇先是一愣,随即面色上布满了寒霜,向着沈峰说着。

微微一笑,沈峰摸了摸夏薇的脑袋笑着开口:“外面的世界很复杂,怎么说呢,像你这样的好人也有许多,但是像那个,那个黄管事那样的坏人也不少,总之,好人多一点点吧。”

“哦。”夏薇微微点了点头低声喃喃:“幸好外面坏人不多,那就好。”

随后屋内陷入了短暂的沉寂,而他们二人的谈话也持续了好久,不知不觉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多时辰。永不褪色的特种兵

“薇儿,该做饭了。”此刻屋外传来了阿爸爽朗的声音,夏薇儿闻言直接跑了出去,询问了阿爸一下,得知村长会去和黄管事说情之后随意的哦了一声,便去做饭了。

晌午之时,太阳十分炎热,散发着无尽的热量,而这个时候沈峰也从屋内走了出来,在屋外寻了一处有太阳的地方坐了下来,体内正阳之火在此刻轰然运转,而他的修为也开始恢复起来。

自从沈峰能自己走路之后,几乎每天他都会在晌午的太阳下恢复修为,而他的这一行为在夏薇看到后沈峰就又多了一个称号:怪大叔。

时间缓缓流逝着,正午的太阳渐渐划到了西方,而这一天也即将结束,此刻夏薇和阿爸正在屋内和沈峰坐着谈论着什么,就在这时,一道苍老的声音在屋外想起。

“薇儿他爸,我来了。”

听着这声苍老的声音,夏薇和阿爸直接面露喜色,笑着开口:“是老村长来啦。”

说完,夏薇和她阿爸向着屋外走去,脸色尽是一脸喜色。

而随后在沈峰的注视下一位老者在阿爸和夏薇的搀扶下,缓缓走进了屋中,沈峰不由细细看去,打量起了老者。

老者满头白发,右手拄着一根拐杖,脸上布满的皱纹使得他的眼睛看起来并不大,年龄看起来大约已经有了七旬,沈峰知道老者的实际年龄断然没有七十,只是由于在这沙漠里待着的时间太长了才会显得如此苍老,在沈峰大量老者的同时,老者也在打量着沈峰。

沈峰看着老者打量着自己倒也没有丝毫闪躲,直接抱拳开口:“沈峰见过老村长,望一切安好。”

“哦,你好。”老者伸出了皱巴巴的手和沈峰一握之后笑着开口,眼神打量着沈峰随即微微点头。

“薇儿,你和你阿爸先出去一趟吧,我有些事想问问他。”老村长和沈峰握手之后却是看着夏薇和她阿爸淡淡开口。

听着老者的话语,夏薇阿爸疑惑的看着村长,待见到村长微微点头之后,也点了点头,随即拉着夏薇向外走去。

第四八四章 五百两

“来自远方的客人,我此番到来也是有着自己的原因,尽管薇儿阿爸不希望我说,但我却不得不和你说。”看着夏薇和他父亲走了出去,老村长在床边直接坐了下来,凝重的开口。

方才薇儿阿爸离去时和老村长的眼神交流沈峰看到了,沈峰知道那是阿爸不让老村长说些什么,而此刻老村长说了出来,沈峰内心也不禁有些好奇。

“老村长您但讲无妨,我会仔细听着。”沈峰看着老村长的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