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9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村民们瞬间红了眼开始了咒骂,而老村长和安庆以及另一位青年却是面色一变极其阴沉,三人对视一眼心中尽是骇然。

马匪头子驱马上去,右手下探一把将长剑拔出,看着长剑上滴答的鲜血狞笑一声,目中尽是嗜血的光芒,舌尖微舔鲜血,这一幕使得村内人们纷纷止住了咒骂,心底渐渐有了恐惧。

“太弱,你们村落就这么点实力?”马匪头子冷冷开口,目中尽是不屑。

“袁龙,少爷可是说过,一旦哪个村落交不出钱,掠夺半数女子,屠戮半数青年,你还楞着干嘛!”俊朗的青年见马匪头子依旧不下令屠杀不由面色微寒冷冷开口,但看到他说了此话后袁龙依旧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不由抬手一翻,一个白色圆珠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摸了摸白色圆珠,俊朗男子看着袁龙阴沉开口:“所以发生的一切我都会记录在成像珠里,你自己看着办。”

面色微微一变,袁龙脸上闪过一丝戾气,左手握了握拳,牙齿紧咬,一脸不满的开口:“好,既然是少爷的意思,那么我袁龙照办就是。”

“兄弟们!给我抢了这个村子,女子带走一半,值钱东西全部带走!”袁龙话语说完狠狠的看了眼俊朗男子,随即直接对着他的手下们喝到。

而听着袁龙的话语,老村长的脸色也直接大变,随即猛地一挥手苍老的声音传出:“誓死保护我们的家园!”

随着村长的话语,村民们一个个悍不畏死的冲了上去,但袁龙的手下一个个都是修为极高之人,根本不是这群马匪的对手,仅仅几个呼吸,村口处就已经弥漫了鲜血。

安庆在战乱中一直保护着老村长,但在马匪中也有着二十多人修为和他相差无几,仅仅就保护村长退后几步就已经使得他浑身是血。

至于袁龙则是没有动,就那么静静的在烈马上坐着,看着下方不断的屠戮,面色难看的看着俊朗青年淡淡开口:“不知现在这样做少爷可会满意?”

“哼!”俊朗男子手中持着白色成像珠冷哼一声却是不理会袁龙,使得袁龙眼底深处不由闪过一丝寒光。

而在村落西北处,此刻沈峰手里拿着几个瓶瓶罐罐一脸古怪的走了出来,他确定这是丹药无疑,但这些丹药具体有何功效他却是不知,此刻手里捏着一枚丹药沈峰脸上献出了犹豫的神色,自己现在修为没有完全恢复,若是能够吞下一枚疗伤药那么效果断然会好。重生之不做宠妃

犹豫再三沈峰没有选择吞下丹药,毕竟万一服错了那后果可是及其严重的,将丹药收起,沈峰随意的看了一眼上空却是双眼骤然瞪大。

“糟了,已经晌午了!”沈峰面色一变随即运转修为直接向着村口而去。

此刻村口已经渐渐躺下了不少尸体,有青年男子的有中年男子的,而此刻夏薇阿爸也由后方到了前方开始参加战斗,阿爸的修为在结气中期,在整个村落属于中等,但他现在面对的却是一位化形初期的男子,仅仅一掌就被对方打倒在地。

就在男子狞笑中欲图取走夏薇阿爸姓名的时候,夏薇却是突然扑到了她阿爸身上,死死的护住,怒目看着男子,夏薇也有修为,但仅仅是炼体罢了,此刻她也没有想过实力的差距,他脑海中只有一个念头,救阿爸!

夏薇的出现使得这男子微微一愣,却是没有直接出手,但随即他直接反应过来就打算一脚踹开夏薇将她阿爸杀死。

“哈哈哈,竟还有如此胆大的女子,交给我吧!”

就在此时马匪群中一声笑声传出,随后只见那位俊朗的男子直接骑马走出,手中成像珠直接抛给了袁龙,“袁队长有劳了。”

他自己却是骑着马缓缓来到了夏薇这里,扫视了夏薇一眼淡淡开口:“身材倒也不错,这性格我喜欢,怎么样,和小爷我走吧?我保你父女平安!”

“呸!”夏薇看着下了马的俊朗青年直接一口唾沫飞出,一脸的鄙夷,嘴里出声骂道:“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东西!”

男子原本带着笑意的脸色瞬间凝固化作了一股羞愤,死死地盯着夏薇狠狠开口:“好,越是刚烈的女子老子越是喜欢,我就杀了你阿爸再将你带走,让我好好见识见识你能刚烈到什么时候!”

男子话语说完便欲伸手拉扯夏薇,但就在他的左手即将要碰到夏薇右臂之时,一道冷厉的寒光直射而来,瞬间穿透了他的左臂,带起一蓬鲜血。

第四八七章 斩杀

沈峰从黄管事的院子里出来后便直接向着村口而去,一路上遇到了不少溃逃的村民,这使得他心中一沉,加快了速度向着村口行去,而村民们看到沈峰后,见沈峰没有出手,也就直接将沈峰忽略掉了。。

看着村口散落的大量尸体,沈峰双眼微眯直接就看到了夏薇的身影,而在他看去却是一位马匪正在抬起左手欲图拉开夏薇,来不及多思考沈峰手中风羽剑直接向着马匪射去。

寒光骤现,男子直接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而他的叫声直接吸引了所有马匪的注意,袁龙此刻手里握着白色成像珠,看到了俊朗男子左臂飞起,鲜血狂涌,面色直接一变。

而其他马匪看着俊朗男子手臂飞出一个个都停下了攻击,眼里闪过一丝丝惊恐。

这俊朗男子名为胡永飞,是临沙城少爷身边至红之人,和少爷的性格臭味相投,甚至此次这种恐吓掠夺计划都是他提出,且得到了少爷的应允,随说是监督与记录,但他的生命安全却是高于一切。

他在少爷眼里或许是个玩伴,但在少爷眼里他们这群假扮的马匪就是工具,可有可无,坏了再换一个就是。

此刻几乎所有的马匪都一瞬间动了起来,直奔胡永飞那里而去,就连袁龙此刻也直接向着那里急速赶来,尽管他心中看胡永飞不爽很想除之而后快,但也绝不能让对方死在自己这里。

而现在,夏薇的目光在胡永飞左臂飞起的瞬间就直接看向后方,此刻,村落后方,与众多村民的溃逃相反的,是一位正向这里缓缓走来的男子,男子一头白发,在烈日的照耀下散发着独特的光彩,白发此刻无风自动,男子脸上布满了寒霜,使得如今的他如同一尊杀神。

夏薇在这一刻呆住了,看着此刻妖异的男子,在她的心中两道身影正在不断的进行着重叠与分离,沈大叔和此刻白发青年,他们的身影监禁重叠起来,化作了如今面带怒意的沈峰。

丝毫不顾对面汇聚而来的马匪,沈峰来到了夏薇旁边沉声开口:“没受伤吧?”

“没。”夏薇摇了摇头,随即猛地看向身后他阿爸,而此刻他阿爸也渐渐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看着沈峰不禁面色奇怪的开口:“沈兄弟,你这么年轻啊?”异世倾心

“啊?”沈峰听着夏薇阿爸的话语先是一愣,随即右手抬起摸了摸脸,笑着开口:“以前被风沙遮挡,希望夏叔勿怪我托大了。”

夏薇阿爸笑着摆了摆手:“无妨,男人嘛。”话语说完,夏薇阿爸目光却是直接看向了已经汇聚在一起的马匪。

此刻胡永飞的伤势已经被止住,他如今也明白过来自己的伤势是面前这男子所造成的,但他却依旧没有轻举妄动,只因他看不透沈峰的修为。

而村里不断溃逃的村民看到马匪纷纷聚集在了一起并没有追击他们,甚至就连在屋内翻抢的马匪也都走出,使得他们也不由停下了脚步,甚至有一些大胆的缓缓向着这里走来。

“你是何人,为何多管闲事?”袁龙见胡永飞一脸怨毒的看着沈峰,不由皱了皱眉开口询问。

在临沙城附近能够一招斩了胡永飞一条胳膊的绝非无名之辈。

“给你们三息时间,给我滚!”沈峰扫了一眼袁龙,内心却是没有太大惧意,此刻他实力并未完全恢复,但是若是强行出手,杀个化形巅峰以及和后期还是不难,但自身伤势难免会加重。

胡永飞原本一脸怨毒的看着沈峰,此刻听着沈峰狂妄的话语不由面色一变,直接盯着袁龙开口:“袁队长,杀了这小子,回去之后我保你官升一阶!”

袁龙原本已经打算后撤等调查清楚沈峰的底细再动手的,但是此刻听着胡永飞的话语却是直接一愣,眼中出现了挣扎的神色,直至最后眼中出现了一疯狂。

“就算他实力再怎么强横,但是想来一个人也打不过好几人,我就不信我百号兄弟还宰不了他。”袁龙内心暗自思量的,左手微微打了个手势,那些马匪看到后纷纷露出了然的神色,脚步开始微微移动,但他们尚未移动三步之时,沈峰却是动了。

脚步向前微移一步,身后黑神翼瞬间打开,庞大的双翼瞬间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就在此刻沈峰双翼直接动了起来,双翼摆动,其上黑色羽箭之际激发而出,散发着幽森的黑芒直奔对面近百马匪而去。女官很忙

黑色的羽箭带着极大的穿透力,且马匪群中大多都是结气的武者,其中化形之上的武者也仅仅有着而是多人,铺天盖地的黑色羽箭在沈峰的操控下从各个刁钻的位置射入,使得这一群马贼内人群惨叫连连。

到黑色羽箭再次回到沈峰身后之时,地面上已经留下了近乎五十的尸体,其中甚至有着三人是化形初期,而其余之人也大多受伤,袁龙身上有着两处伤口,此刻鲜血流下,他原本炙热的情绪也瞬间冷静了下来,看着沈峰一脸的冷漠,显然并未尽全力。

胡永飞此刻已经深深的被震撼了,但此刻他看向沈峰背后双翼的目光充满了贪婪,舔了舔嘴唇,看着沈峰没有直接进攻不由暗自猜测沈峰后力不足,直接大声吼了起来:“他身后的双翼我要送给少爷,你们速速将其拿下!”

袁龙听着胡永飞的话语面色大变心中不禁咒骂,他原本已经打算就此撤去,但胡永飞的话语却是使得他根本不敢后撤,一旦后撤,回头胡永飞在少爷面前说自己一通坏话,那么他必然无法翻身,且他的家人也都在临沙城。

沈峰此刻默默的看着,心中却是暗自明了,他看到出来袁龙的退意,而阻止袁龙退走的正是那被自己断了一臂的男子。

眼中寒光骤显,在袁龙下达进攻的命令之前,沈峰脚步直接动了起来,在临近马匪的瞬间双翼摆动直接腾空,两手一握,一道道浓郁的力量汇聚在他的手中,赫然是借用了这片天地的力量,化作了一团火色光球直奔胡永飞而去。

“凝气成形,凝丹境!”胡永飞看着沈峰手里凝聚的火色气团面色狂变,化作了深深的骇然,双腿一颤就欲逃跑,但沈峰的攻击却是直接来临,在其刚刚迈出一步之时,光团化作了一片火焰将其包围。

“别杀我,我是临沙···”胡永飞的话语上没有说完,一声声凄厉的惨叫便不断传出。

而马匪中的其余人在此刻也纷纷色变,看着沈峰的目中尽是骇然,在他们眼中凝丹境乃是无比强大的存在,一个凝丹境杀数百化形都是小事,此刻他们哪里还敢去杀沈峰。

而袁龙看着沈峰似乎没有再出手的迹象,不由神色微微一松,此刻见沈峰不说话咬了咬牙硬着头皮就要开口,却是沈峰冷冷的声音直接传来。花样之哥哥很难当吗?

“还不滚,难道要让我送你下地狱?”

“这就滚,这就滚!”袁龙直接应到,随后头也不回的直接向着远处行去,而他的那一帮马匪也直接落荒而逃。

村口,此刻所有的人们都已经震惊了,看着一头白发的沈峰一个个心中都是敬意,若是没有沈峰,怕是此刻他们已经被马匪杀死了。

夏薇此刻眼中光彩流转,看着沈峰心中不知在想着什么,就在方才她以为自己和她阿爸已经必死无疑的时候,沈峰出现了,这是第一次震撼,此刻沈峰帮助他们斩杀了马匪,这是第二次震撼,如今沈峰双翼张开,白发飞舞的样子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了她的心中。

沈峰看着袁龙等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了他的眼中,嘴角鲜血直接溢出,随即猛地吐了出来,一脸的痛苦。他的实力本就没有恢复,且方才为了达到震慑的效果,他直接动用了消耗修为巨大黑神翼,此刻他的伤势再次爆发,鲜血直接喷了出来。

看着这一幕的夏薇脸色瞬间一变,直接就搀扶住了沈峰一脸着急的开口:“沈大叔,你怎么样了?”

“没事。”沈峰低声应了一声,随即深深除了口气,低声开口:“我们先回去,我需要休息。”

夏薇和她阿爸看着沈峰此刻苍白的面色,二人一左一右直接搀扶住了沈峰,拉着沈峰向着屋舍行去,村民们一个个目送着沈峰离去。

而在人群中老村长和安庆也正在看着这一幕,想着自己昨夜还在劝说着沈峰离去,而今日对方确实大展神威,他内心就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至于安庆则是看到沈峰展现出的实力被深深的震撼了。

老村长叹息一声就欲离去,突然回头看着安庆出声开口:“庆儿,你爷爷不是药医吗?这位少侠受了伤,不如你和你爷爷去看看?”

“啊?”安庆听着老村长的话语不由微微一愣,随即脸上有了浓浓的喜意,笑着应到:“是,我现在就去叫爷爷和我去夏薇他们家。”话语说完,安庆直接向着远处跑去。

第四八八章 康复

木屋内,此刻沈峰正在床上盘膝而坐,他的修为原本是需要再过四天才能恢复的,而今日他却是强行都用了修为之力,且消耗巨大,使得他伤势更加严重了几分,需要长时间的调理方能恢复。。黑+岩+阁

但沈峰方才听到了袁龙和胡永飞的对话,心中隐隐猜测对方和临沙城之间必然有着一些关系,此刻心中也有着自己的忧虑。

而就在沈峰自己调理之时,门外却是传来了一阵阵脚步声,夏薇和他阿爸不由凝目看去,至于沈峰却是没有睁开双目,而是继续盘膝打坐。

“啊!”看着来人夏薇直接露出了一抹喜意,高兴着开口:“是安医师来了。”

夏薇她阿爸看着来人也是一脸喜意,唯独那为走来的老者脸上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神色。

当初沈峰被夏家父女救回之时便去找过安医师,但当时对方以自己有要事唯有拒绝了医治,仅仅是听着夏薇父女对病情的描述随意下了一些药。

其实安医师在村里的对位有些特殊,是村中唯一一位医师,故而长久以来养成了他孤傲的性格。

此番若不是安庆回去和他说对方是一位凝丹境强者,且他好亲自去村口查看了那些尸体才急急茫茫赶来,交好一个这样的强者对他而言有着巨大的作用。

“安医师好,不知您来此?”夏薇阿爸微微弯腰向着安医师问好,论辈分算起来安医师比他高了一个辈分。

“夏伯你好,我爷爷是我叫来让替这位英雄治疗的。”安庆在安医师后赶忙开口,急急的说着,随后指着沈峰向着安医师介绍道:“那位就是凝丹强者。”

此刻沈峰听着众人的对话也不由睁开了双眼,看向了那位安医师,他已经是一个白发苍苍的老者,身着白色衣袍,正面带笑意的看着沈峰。

“您是医师?”沈峰看着安医师缓缓开口,在这安医师身上他感受到了浓浓的药香,由此可知这老者定然长期钻研药道。

“小老儿正是药师,不知先生是否介意小老儿给你看一看伤势?”安医师见沈峰开口自己倒也不敢托大,直接笑着开口。

沈峰微微沉吟了片刻缓缓点了点头:“如此,就有劳医师了。”文玩天下

安医师听着沈峰的话语面露喜色,直接上前几步握住了沈峰的手腕,开始观察起来,此刻安医师的面色渐渐严肃起来,默默的感受了良久方才凝重开口:“你原本便有伤势,又强行运转修为,此刻体内经脉受损,虽说在自己恢复着,但却极为缓慢。”

话到此处安医师面色上有了一丝疑惑:“且你身体也是极度虚弱,不利于恢复啊”

沈峰听着安医师的话语心中不禁一叹,心知自己如今只能缓缓修复身体,就在他打算开口之时,突然面色直接一变,看着安医师急速开口:“不知安医师可知道这些都是什么药吗?”

嘴里说着,沈峰右手一挥直接取出了几个瓶瓶罐罐放在了床边。

“嗯?”安医师看着这些瓶子微微皱眉,用力闻了闻,面色中直接露出了一抹震撼,随即猛地拿起一个瓶子直接打开,倒出一粒药丸,放在鼻尖细细闻去,随即面色一变,看着沈峰的目光惊疑不定,随即放下药丸再打开下一个,直到将所有药瓶都打开过之后,脸上的神色已经不能用震惊来描述了。

深深的吞了口唾沫,安医师呼吸急促的看着沈峰开口问道:“这些,都是你的?”

“啊?嗯!”沈峰先是一愣,想着这是自己从黄管事那里拿的,但再想想黄管事都应该不回来了,故而这就算自己的,同时他疑惑的看着安医师,不知对方这样问的原因所在。

安医师见沈峰点头承认,不由深深的看了眼沈峰,随即才指着那些瓶瓶罐罐开口解释:“凝神丹,一切脑海的损伤大多可以治疗,且效果极佳;散血丸,身体气血不足时服下一粒,短时间气血必然恢复正常;破瘴丸,服下一粒,可避免瘴气八个时辰不侵害身体;至于这一瓶,乃是疗伤圣药,名为归元丹,可在短时间恢复修为,你吞下此药,大概一个时辰便可以完全恢复。”

解释完这些,安医师深深的出了一口气,对于这些丹药的了解他也是从书籍上所了解得到的,这也是他第一次见到实物。

“啊?”沈峰听着安医师的话语也不禁心中惊讶,直接拿起那个装归元丹的瓶子倒出一粒看着安医师出声询问:“你确定这药一枚就可以另我伤势尽复?”

“这。”看着沈峰一脸的喜意安医师也不敢托大,皱了皱眉才开口说道:“书籍上所言这丹药对所有凝丹境下修士都管用,但不知对像您这样的凝丹强者是否有用。”陷世

沈峰听着安医师的话语微微挑眉,心中对方对于自己修为的猜测也是由于那些人所言,倒也不点破,直接笑着开口:“我且服一粒试试。”

话语说完,沈峰直接将归元丹吞了下去,丹药入口即化,化作了一团暖流直接向着沈峰四肢百骸汇去,流过沈峰破碎的经脉之时,直接展开了修复之力,使得沈峰悬着的心渐渐落了下来,静静的盘膝打坐着。

而屋内的其他人也见沈峰开始了修炼也纷纷安静下来,静静的等待着,夏薇神色复杂的看着沈峰,而安庆则是一脸狂热的看着沈峰,目中尽是敬意。

时间缓缓的流逝,不知不觉便过去了一个时辰,而也就在这个时候,沈峰闭着的双目募然睁开,感受着体内恢复的修为,沈峰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直接翻身下床。

“此番多谢安医师,不然我的修为不知何时方能恢复。”沈峰抱拳向着安医师开口道谢。

“唉,您太客气了,说来小老儿也没有帮到你什么。”安医师看着沈峰此刻面色红润知道沈峰的修为已经恢复,不由笑着开口回道。

沈峰微微一笑正准备说些什么,院外却是却传来了一声呼喊:“夏叔,黄管事回来了,他说想见见那位白发男子。”

“哦?”沈峰听着声音眉头微微一挑,随即嘴角挂上了笑意,看着夏薇父女笑着开口:“也好,我也很想会一会这位黄管事呢。”

嘴里说着,沈峰眼底却是闪过了一丝寒光,他可是没有忘记黄管事要断夏薇父女七天水之事。

沈峰以及夏薇父女二人以及安家爷孙跟着前面那人向着村口走去,不多时便看到了黄管事和两位男子正在村口站立着,面色极其难看。

看到沈峰等人跟随而来,黄管事他们几人的目光直接就落在了沈峰身上,显然沈峰一头妖异的白发已经在村中传了开来。

黄管事双眼微眯的看着在自己面前站立的沈峰不由微微皱眉开口:“你就是此番逼退马匪之人?”无赖修仙

“正是在下,你就是黄管事吧,不知叫我来此有何要事?”沈峰冷冷的开口回着,语气没有一丝恭敬。

而他旁边的两位中年男子在沈峰刚刚走来之时便仔细的听着沈峰,他们二人都是化形后期的修为,但是却依旧看不出沈峰的修为,这使得他们二人不由暗自心惊。

“哼!和本管事还敢如此说话,没大没小!”黄管事鼻子朝天一摆,脸上露出一抹傲气,淡淡开口说着。

沈峰听着黄管事的话语眼中寒光一闪,身影骤然消失,而那两位中年男子间沈峰直接消失不由心中一惊,赶忙朝着两边退去,几乎在同一时间,一道凄厉的惨叫直接从黄管事口中发出,却是他的右手臂直接被沈峰折断!

看着沈峰一脸的杀机,两位中年男子只能微微叹息,却是没有强行出手,此刻他二人已经知晓沈峰的实力远在他们之上。

“不知这样再和黄管事交谈是不是就又大又小了?”沈峰阴沉的声音在黄管事的耳边响起,右手却是猛地扣住黄管事的左琵琶骨微微用力,使得黄管事身子急剧的颤抖起来。

“别,别!我刚刚是开玩笑的,是我的错,我的错。”黄管事感受着琵琶骨的疼痛不由大声喊出,丝毫顾不得自己的面子。

冷哼一声,沈峰幽幽开口:“不知黄管事可有什么要紧事要询问沈某吗?”

“没,没,啊不,有,有!”黄管事脸上汗水顺着脸颊不断留下,忍着疼痛问出了他此刻最想知道的一个问题:“不知那些马匪向着那里逃跑了,这两位是我请回来的高手。”

沈峰闻言指了指马匪逃走的方向,眼中光芒微转,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