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19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沈峰闻言指了指马匪逃走的方向,眼中光芒微转,到是也没有再说什么。

黄管事他们原本和袁龙商量好了在袁龙进攻平顶村之后两个时辰他们便会到来,届时直接救下村民,但当他们来临的时候却发现袁龙他们已经撤走了,不由询问了一番,故而才命人去叫来沈峰。

“咦?”两位中年人中那为红袍男子原本在盯着沈峰,随后目光正好扫过沈峰脚底之时却是瞬间无法移动,在那里,赫然掉着一枚白色戒指。

第四八九章 兴隆商会

“这是?”红袍男子上前一步捡起了白色戒指,脸上露出了一抹惊骇,随即似乎想到了什么,直接看着沈峰开口相询:“不知这枚戒指的主人,在哪里?”

沈峰在红袍男子面色诧异的时候便看到了脚边的这枚戒指,此刻仔细回忆了一下,便想起了这正是那胡永飞手上戴着的戒指,不由诧异的开口:“这人,被我杀了。趣*”

“什么?!”此刻不只红袍男子,另一位男子也直接惊讶开口,二人对视一眼都看出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随即二人直接看了眼黄管事齐齐开口:“我们二人有点私事,先行告辞,黄管事你就先好好待着吧。”

“这···”黄管事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心中疑惑,却是看着沈峰不敢多说什么,沈峰也看着二人离去的样子微微皱眉,眼神微转,不知心中想着些什么。

微微摇了摇头,沈峰想着自己修为恢复便会直接离去,故而也不想再去过多的思考,想来即使真如自己猜测的那般,那方也只会追击自己而已,不会为难村落。

“黄管事,我记得你要断夏家七天水来着。”沈峰此刻已经放开了黄管事,此刻幽幽开口,使得黄管事刚刚放松下来的心再次提起,尴尬的开口:“没,没有的事儿,我怎么敢断夏家的水。”

“哼!”冷哼一声,沈峰将黄管事往旁边一推,直接转身和夏家父女一起离去了,而黄管事此刻看着除了夏家父女之外的安医师面色微变,心中猜测的是安医师照好了沈峰,对于安医师那里也有了一丝恨意,但看到对方和沈峰在一起笑着谈话不由将这恨意埋在了心底。

夏家屋舍之内,安家爷孙已经离去,此刻沈峰看着在一旁站着的夏薇和阿爸笑着开口:“在这里叨扰了二位如此长的时间,沈峰心中十分感激,如今我修为也已经恢复,我想,也到了我该离去的时候了。”

夏薇阿爸微微沉吟少许,随即看着沈峰轻轻皱眉开口:“不知你打算什么时候离开呢?”

“今日就走吧,我还有一些同伴走散了,我需要去寻找他们。”沈峰微微思考了一下便开口说着。

听着沈峰的话语夏薇阿爸微微叹息一声,皱了皱眉沉声开口:“那不如明日再离去吧,明日有一个商会要路过此地,到时你便和他们一同行走吧,也好多个照应。”断情丝,冷情皇后

夏薇阿爸说完深深的看了一眼夏薇便摇头向着屋外走去了,留下夏薇和沈峰单独站着。

“沈,沈大哥,你确定要走?不再多留几天?”夏薇看着阿爸走了出去,轻咬嘴唇缓缓开口说着。

看着夏薇沈峰也不禁皱了皱眉,心底微微一叹,笑着开口:“嗯,大叔我还有朋友呢,我需要寻找他们。”

听着沈峰的话语夏薇陷入了沉默,不知过了多久,夏薇抬起了头看着沈峰,深深的开口:“沈大叔,你要保重。”

谁玩夏薇便直接向着屋外走去,眼底复杂的光芒不断闪烁着。

沈峰看着夏薇离去的身影嘴角微微的挂上了一丝笑意,缓缓摇了摇头,随即直接盘膝开始打坐。

而在村落西边的房子内,此刻黄管事正在不断的发着火气,他屋内的水少了一桶不说,关键是他在自己屋内枕边放着的那些昂贵丹药竟然也都不见了,那写丹药是他在平顶村这几年贪污节约下才买的,为的就是保命用,此刻全都消失了,岂能不愤怒。

而最关键的是他已经猜到了应该是沈峰拿走了这些丹药,但他哪敢去要,只能打碎了牙齿自己咽了。

一夜的时间缓缓流逝,第二天清晨,沈峰没有见到夏薇,夏薇阿爸告诉沈峰夏薇今天有事送不了他,故而便由他阿爸来送沈峰离去。

这回路过村子的是一个名叫兴隆商会的队伍,他们的领头人和夏薇阿爸认识,是一位叫做刘滕生的中年人,而他们的队伍是从离此地较远的一处城池来,去往临沙城出售一些物品的,至于物品的保存他们有着自己独特的方式。

而通过和这位领头的交谈之后,沈峰也渐渐发现,在这沙漠中能够行走的商队没有一个是简单的,而这兴隆商会的实力也是不可小觑,领头的修为是化形巅峰,而他手下有着化形后期二人,化形中期五人,化形初期七人,即使是赶车的几人修为也都在结气境界。猎神

和夏薇阿爸道别之后,沈峰便跟随着兴隆商会离开了这里,向着临沙城的方向而去。

而就在沈峰离开没有多久的时候,夏薇阿爸看着沈峰离去的方向不禁微微叹息一声:“薇儿,他修为很高,他的世界不会局限在我们这个小村落的。”

随着阿爸的声音传出,他身后不远处,夏薇也缓缓走了出来,看着沈峰离去的方向,听着阿爸的话语,就这么静静的站着,也不言语,直到夜幕的降临将她的身影越拉越长。

而沈峰这里,则是在除了平顶村那一小片绿洲之后真正的看到了阴阳界的沙漠!

开始的时候,沙漠还没有展现自己恐怖的面目,还有一些灌木和仙人掌之类的。但是,越往外走,出现在沈峰面前的环境便越是恶劣。

随着众人的前行,太阳也渐渐攀升至了正中,被炎热的太阳晒着,让人心中不由自主的产生了一些烦躁的情绪,尽管万隆商行的武者实力都比较不错,修为高深,但在这样的温度下也不轻松,至于沈峰则是有着正阳之火淬炼过身躯,故而并不会受太多影响。

沙漠无愧它的生命禁区之名,炙热的温度,还有好冷的夜晚使得这些人不得不动用修为之力使得自己舒服一些,但是这种方式造成的后果也是让人无奈的,一晚上不断的运转修为,给人的疲惫感是非常强烈的。

越是沙漠的深处,昼夜的温差越是大,白天可以烧水的沙子,到了晚上却冰冷的可怕。就是在这种恶劣的环境下,队伍一直在前进。

放眼望去,周围都是一片的灰黄,坟墓一样高的小丘陵让人感觉特别的不爽和厌烦,还有那些在微风下到处都是的扬沙,然而在沙漠里这些都不算什么,最让人难以接受的是,到处都是沙漠中常常出没的毒蝎。这种生物的剧毒足以使得强大修为的人也不好受。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商会的人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对于沙漠的一切都很熟悉,让沈峰不由自主的为夏薇阿爸当初的提议感到感激,若是自己一个人来,即使有幸自己不会在这沙漠中迷路,但这沙漠中的一些奇异毒虫也会给自己带来极大的威胁。闲王的掌心妻

不知不觉半天的行程就已经结束,此刻,商会的领头在沙地上生了一团火,沈峰好奇的看着领头的动作,心中不禁有了丝丝好奇,随即向着特直接走去。

“来来来,沈老弟,今天让你尝尝在沙漠外面吃不到的东西。”刘滕生看到沈峰向着自己走来,就热情的打招呼。

“这是做什么?难道生哥你觉得冷要取暖?”沈峰开玩笑的对头领说道。沈峰在刚刚和兴隆商会接触的时候便感觉到刘滕生是一个性格随和大气的男子,且沈峰为了避免麻烦故意显露出化形巅峰的实力,使得二人直接以兄弟相称。

“我现在可不冷,况且我修为也足以支撑我在这沙漠里行走而不会受寒。”商会头领笑着开口:“今天主要是让你看看沙漠的美食,这是咱们商会的秘密,否则,一直在沙漠行走必然会崩溃的。”

“哦?那我可就真的期待了啊!”沈峰笑着对刘滕生说道“不过,生哥你可以和我说说沙漠的事吗?我可是第一次进沙漠。”

“没问题,我可是老手了,沙漠的一切我都是门清……你找我可是找对人了!”仿佛被人提起了自己最得意的事,王大哥突然变得很亢奋,变得红光满面!

“我在沙漠里走了十多年了,这里的危险和一些小道道我都明白,咱们就说这个危险吧。你也是知道的,咱们人虽然看起来两面一样,但是如果真的没有参照物那么走起来还会斜的,所以,沙漠最大的危险就是迷路,一旦迷路就只能靠运气,如果遇到其他队伍也许就能出去,但是有的队伍看到你就一个人,就不会那么好心了,他们也可能会杀了你夺财。这是其一,这个迷路只要有熟悉沙漠的人呆子,就不算什么事,但是有的东西就不行了,那就是天威!什么事天威?我想最好还是不要见识到的好,太恐怖了。”仿佛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事,王头领脸上都是惊恐的麽样。

到底是什么东西可以让刘大哥这么惊恐,沈峰不由得有些好奇,就问了起来。

沈峰在地球上也见过沙漠,也知道的一些恐怖,但是在阴阳界这种地方,这里的沙漠比起地球最大的撒哈拉大沙漠都要庞大,想来应该更加恐怖。

第四九零章 毒蝎

“唉,我记得,那时候我大概也就十七八岁吧,当时我也是刚刚跟随商会进入沙漠,结果就遇到了风暴,不同其他地方的风暴,沙漠里的风暴非常可怕!”

刘领头说道这里眼里出现了一抹追忆,在这一抹追忆的深处,有着神射你的忌惮:“我还记得,那个时候,漫天都是风沙,那不是风,完全就是沙子雨!那个时候,我们对于里的人都被埋了,只有侥幸几个活了下来。趣*”

“唉。”刘领头叹息一声,随即唏嘘不已的开口:“自那以后,我十年都不敢进沙漠啊···”

“像这种及其危险的东西,想来应该不多见吧?”没有经历过,就不知道其中的可怕,刘滕生显然知道这些,看着沈峰的表情,就知道他心里怎么想的,但是他倒也没多解释什么,他相信在沙漠待的时间长了沈峰自然会明白其中的凶险。

“还有其他的吗?”沈峰好奇的问到。

“当然有,还有流沙,妖兽……数之不尽的危险,不过你放心,跟着刘老哥我,一定能安安稳稳出沙漠的!”刘滕生带着有些骄傲的表情说道,也让沈峰安心不少。

差不多了···小胡把东西拿过来吧。”刘头领吆喝道。

“好嘞。”不远处一个男子应了一声,不大一会,男子手中拿着好多妖兽的生肉小跑过来,扒开刚才生过火的地方的沙子,在沈峰惊异的目光中,直接把东西埋了下去,一连埋了好几个。

等到了过了一会之后,再慢慢取了出来,用刀子剖开的时候,扑鼻的香味让沈峰不由一震。原来,这个东西就是用洗干净的妖兽肉装上加了一些佐料之后,然后在沙子里烫熟。这一幕看到沈峰不禁暗自点头,这种方法他却是没有试过。

吃过午饭,继续上路,一直到了晚上。刘滕生告诉沈峰,此刻他们已经接近了沙漠的核心地带,危险也渐渐多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就在对于准备出发,清点人数的时候,发现少了一定帐篷,就是在整个营地的边缘的一个小帐篷,刘滕生叹了口气,在那里查看了一下微微叹息一声,便带着队伍继续赶路,这让沈峰很好奇,人都消失了,为何还如此淡定。

直到中午的时候,沈峰依旧没有得知关于消失的人的消息,不由向着周围的人询问起来,而经过一番询问,他终于知道那些消失的人是被流沙带走了。神医庶女:杀手弃妃毒逆天

得知了这些之后沈峰渐渐沉默了,显然他自己低估了沙漠的危险性,心中不由告诫自己以后一定要倍加小,危险,在这沙漠之中无处不在。

此刻就在营地准备吃饭的时候,放哨的一位武者却是直接发出了警报,这让赶了一上午路的人们纷纷感到烦躁与疲劳,但却没有一个人因为疲惫而偷懒,因为一旦此刻偷懒,有可能大家都会没命,而沈峰也跟随着他们直接过去了。

来到大家聚集的地方,沈峰终于看到危险之源,此刻地上有着几十只蝎子,商会的所有人都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且一个个正聚精会神的盯着地面,在众人与蝎子之间是一层白色的粉末,显然这种粉末对蝎子影响很大,使得这些蝎子不敢越过分毫,但随着风的吹动,这些蝎子对然有进攻的机会。

而就在沈峰疑惑的时候,地面上的沙子却是开始了不断的翻滚,很快在沙子上方就涌出了黑压压的一片算是蝎子,直接遮盖了沙漠原本的颜色。

此刻沈峰发现,这种蝎子和自己以前见过的还是有些不同的,这种蝎子,全身都是黑色的,而且黑的发亮,给人一种这种壳很坚固的感觉,这让沈峰觉得很荒谬,有坚固壳的蝎子?

但是事实就是这样,蝎子的身体还真的非常坚固,一些人的攻击竟然不能一次杀死他们,而且这种蝎子身体扁平,就连脚也是和身体成一个水平线的,这就使得这种蝎子在沙漠里几乎不用担心被陷进沙子里···

坚固的身体,庞大的数量,让队伍的人感到有些绝望,周围弥漫着凝重的气息……

看到这里,沈峰虽然知道商行人们的修为都不错,但是对于群攻,他们肯定不如自己,毕竟有着黑神翼,自己完全可与轻易的斩杀这群蝎子,且也能和商会的人更加团结。

沈峰直接向前迈出一步,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沈峰背后双翼猛地展开,双翼拍动,沈峰直接升在半空之中,妖异的白发,黑色的双翼,使得众人的心神内沈峰的样子牢牢刻印。再战江湖

黑色羽箭不断从黑神翼上彪摄而出,立刻就展现了巨大的威力,每一只羽箭能够穿透几只蝎子的身体,仅仅几个呵呵之后,这写蝎子便已经死去了极多,而就在这个时候,在蝎子死去的地方,一道道绿色的液体缓缓流淌,散发出一阵阵恶臭,使得沈峰隐隐有些晕的感觉。

“不好,大家快封住五官!”就在沈峰奇怪之时,刘滕生的话语直接传了出来,沈峰也直接封住了自己的五官,此刻沈峰才看到蝎子的尸体竟然在这种绿色液体中正缓缓融化着,显然这种绿液是有着剧毒的。

看着绿液缓缓的将蝎子的尸体融化掉,然后在慢慢的汇入了沙子之中,待到空气中都没有了任何气味之后,刘滕生才看着沈峰一脸的佩服。

先是看着沈峰背后的黑神翼上并没有染上蝎毒之后,刘滕生看着沈峰竖起了大拇指,笑着开口:“沈兄弟竟如此厉害,实在令我佩服!”

刘滕生说完确认四周没有危险了才让众人继续去准备午餐,而他则是搂着沈峰交谈起来,其余人们看向沈峰的目光也都带着善意和佩服。

“哈哈哈。”刘滕生哈哈一笑,看着沈峰一脸的疑惑不禁笑着开口:“你一定是好奇为何大家都感激你对吧,其实这个很简单。”

话到此处,刘滕生见沈峰脸上露出了感兴趣的神色才继续解释起来:“其实我们几乎每次都会遇上这毒蝎,而这毒蝎的毒也是十分恐怖,可以腐蚀人的身体以及经脉,每一次我们都会损失大量的兄弟,但这回仅仅凭借你的那双翅膀便都解决掉,他们岂能不感激你。”

“原来如此。”沈峰听着刘滕生的解释也不禁微微一笑,随后便和刘滕生一起走去,准备去吃午饭,而沈峰经此一战在兴隆商会人们心中的地位也渐渐提高了一些,毕竟因为他才使得他们的上网减少了不小。

此刻,临沙城内,在城内中心附近有着一处极为豪华的庄园,此刻庄园之内,一件屋子里面正传来一声声邪异的笑声,而门外两位护卫听着这笑声神色却是不变分毫,不知是习惯了还是已经对于这种笑声麻木了。

屋内,一位白袍男子正在书桌前坐着,在他的面前赫然有着十几个成像珠,此刻他正抱着一个成像珠看着,嘴里不时发出一声声邪异的笑声。hp绽放的黑色郁金香

“哈哈哈,这个家伙太逗了,杀人就杀人吧,还一刀刀将对方活刮了,不错,不错。”

在这男子椅子之后正站着一位黑袍老者,此刻听着男子的笑声在看着成像珠也不禁笑着开口:“这胡永飞倒是挺会办事的,如此有趣的游戏也能够想出来。”

男子听着老者的话语不禁微微点头,随即放下了手中的成像珠,看着老者微微点头:“他却是不错,等他回来我就提拔他,只要好好在本少身边做条狗,本少是不会亏待他的。”

就在这男子嘴里说着的时候,门外突然跑来一人高声开口:“禀告少爷,袁队长刚刚回来,要求见少爷。”

“哦?”这白袍男子微微一笑,看了眼身后老者淡淡开口:“定是胡永飞又搞了几个村落,让着袁龙送成像珠回来了。”

和老者说完之后白跑男子直接对着外面淡淡开口:“让他把成像珠放下,至于他人直接离去就可以了。”

“这。”外面通报之人应了一声随即小跑着离开,但过了不多时,这名护卫再次小跑回来,看着关着的房门神色微微一犹豫,随即咬牙开口:“袁队长方才说有急事要和少爷相商,说今日不见少爷真容决不离开,此事,小人拿不了主啊。”

“嗯?”白袍男子原本已经在期待着新的成像珠时得到的却是护卫这么一句通报话语,不禁=面色微微一寒,低声喃喃:“还不肯离去,莫非是想邀功?胆子不小。”

“去,你去把他带过来,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何事要和我相商。”白袍男子这句话却是直接对着门外的护卫说着。

不多时门卫带着袁龙来到此地后便直接离去了,袁龙看了眼屋舍咬了咬牙直接推门而入,在看到白袍男子的瞬间直接跪倒,神色间尽是歉意。

“少爷,属下无能,没有保护好胡监管,请少爷责罚啊!”

第四九一章 屠戮

白袍男子此刻听着袁龙的话语,原本正在把玩着成像珠的手微微一顿,低垂的眼帘缓缓抬起,淡淡的看着面前跪立的袁龙,眼神未变动丝毫。

“胡永飞是死是活?”

这一句问话似没有任何分量,但落在袁龙耳中却是如同惊雷,阴恻恻的话语似乎是的整个屋内的温度在这一瞬间都冰寒起来。

袁龙的后背渐渐弥漫了丝丝冷汗,身体开始了不住的颤抖,少爷的狠厉,他十分清楚,

“死,死了。”袁龙这句话说出的之后他整个人似乎都已经脱力,呼吸急促,满头全是冷汗!

白袍男子听着这话嘴角的淡然渐渐化作了丝丝狰狞,他身后的老者也默然不语,屋内在这一刻寂静了下来。

“死了?呵呵,死的好。”似过了许久,白袍男子嘴中淡淡的吐出这么一句奇怪的话语,随即眼睛首次正式看着袁龙,冷冷开口:“事情的经过,给本少详细说一遍。”

“这里面都有。”袁龙强咬着牙开口,双手抬起间一个白色的成像珠出现在了手中,恭敬的递过去。

白袍男子身后的老者淡淡的看了一眼随即向前迈出一步,从袁龙手里接过了成像珠放在了桌子上。

拿起成像珠看了一眼,随即扫了眼依旧跪着的袁龙,白袍男子眼中厉光一闪,看不出喜怒,开始仔细的观察着成像珠。

珠子内首先出现的是袁龙一剑刺穿那个青年的画面,随即出现了他们一行人对着村子开始屠戮的样子,而后,胡永飞一跃而出来到了夏薇旁边,但就在此时,一道寒光骤然射出断了胡永飞一臂。

白袍男子和身后的老者眼中精光一闪,露出了一抹凝重,随即看着画面中沈峰大展神威,黑色羽翼屠杀一众的样子时,白袍男子眼中首次出现了炽热的光芒。

和老者对视一眼,白袍男子收起了成像珠看着袁龙淡淡开口:“这人背后的黑色羽翼我要了,杀了他替我取回来。”

袁龙听着白袍男子的话语脸上瞬间闪过一丝喜色,少爷让他执行任务,那就说明不会处罚他,他的生命暂时安全了。

你想干什么

“是,小人这就去办!”袁龙声音急促的开口,不知是待在这里太压抑了还是他知道自己不用死了,此刻他只想着赶紧离去。

白袍男子的眼神却在这一刻骤然一寒,冷冷开口:“哼,就凭你的修为,不是这人的对手,寒老,麻烦您随袁队长走一趟吧。”

“是,我会将他活着擒拿回来。”男子身后的老者微微躬身应道,眼神中闪过一丝寒光。

“哈哈哈。”白袍男子哈哈一笑,脸上却是没有丝毫笑意,随即摆了摆手示意二人可以行动了,而袁龙就恭敬的跟在寒老身后走了出去。

出了屋子,就在袁龙面色苍白无比,身后的满是汗水,深深的出了一口气,正欲笑着和老者打招呼,却是屋内的一句话让他放松下来的心再次紧绷甚至恐惧!

“那个村子,就不用存在了,此事若是办不好,袁队长你就回来收尸吧。”

屋内淡淡的话语传出,落在袁龙耳边使得袁龙的面色化作了死灰,回来收尸吧这五个字回荡在他的心神内,他明白,这是一道命令,此事办不好,他的家人,都会死!

麻木的跟随着寒老走了出去,他首次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无能为力!

来临沙城的路上,此刻沈峰和刘滕生正并排骑着裂地兽走着。

裂地兽是阴阳界独有的妖兽,浑身长着极为坚固的皮甲,它是极大多数商会在沙漠中运输物品所必需的妖兽,额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