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莫白一边啃着面包,一边灌着矿泉水,脚下并没有挺,踩着一块块碎石继续前行。

叽!

突然,莫白身后响起了一丝极其怪异的声音。就在莫白转身的那一刻,一个金黄色的身影在自己面前一闪而过。而莫白只感觉手中一轻,自己手里的半块面包居然没了。

猴子?

莫白寻着那金黄色的身影寻去,只见身后五米处的一块碎石上蹲坐着一只金黄色的小猴子。这猴子个头不大,蹲在那里只有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般大小。不过这猴子的速度倒是不慢,居然刚才眨眼间就从莫白手中抢了半块面包,现在正顿在石头上吞咽着,眨眼间功夫就还剩下了面包的纸包装。

呲!

金黄色的小猴子似乎极其喜欢那块面包,又将包装纸放在嘴里咬了几下,感觉没什么味道,最后直接吐了出来。

“好可爱的猴子!还想吃面包吗?”莫白停下了脚步,看着那金黄色的小猴子。这小猴子倒也不像电视里放的金丝猴,好像只是一直普通的小猴子,只是毛发比一般猴子更加黄更加亮而已。

小猴子似乎听明白了莫白的话,不断得点着头。

莫白嘴角轻笑,又从行囊里抽出一个面包直接放在了面前的一块石头上。那小猴子见莫白将面包放在地上,也不犹豫,直接上前撕开了外包装,再次啃食起来。

不到一分钟,小猴子连啃带咬又将面包吃完了。莫白再次问小猴子还要不要面包,这次小猴子却是不要了,直接看着莫白手中的矿泉水。

“猴精。”莫白将矿泉水放在了地上,随即又笑道:“好啦。东西给你吃了。我剩下的也不算多了。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小猴子听了莫白的话,挠了挠头,又将地上的矿泉水瓶子抱起,往嘴里灌。再见到莫白转身要走之后,小猴子居然用两只前爪抱着矿泉水瓶子继续喝着,而两只猴爪居然弯曲着晃晃悠悠得跟在莫白后面。你存在我脑海的旧时光

莫白看着天色,如果自己再耽误时间,恐怕今晚也就到不了青云小镇了。随即也不管跟在后面的小猴子,直接踏着山路继续前进。就这样,莫白前面走着,小猴子后面跟着,一直跟到了青云小镇。

这时候已经六点钟,蜀川之地日落西山要比南门市晚上不少,而且现在又是日常夜短的六月份。莫白看着天上的太阳,估摸要不了一个多小时就要落山了,而青云小镇就在山坡之下,不过里面的羌族的石屋早已倒塌,杂草丛生,早已看不出原来的样子,更不要说有人了。

小镇已经成为了过去,莫白也就是远远得看了一眼,随即走向了另一条往青云山山上的路,而自己爷爷的墓地就在路的尽头。这条路都是由青石板铺成,羌民对祖先十分敬重,所以对于这条通往祖先墓地的小道向来极为重视。这十几年过去了,小道上的青石板依旧还在,只是之间的缝隙多了一些杂草而已。

叽叽!

小猴子跟随着莫白又上山,当看见山上那片墓地的时候,那金黄色的小猴子居然欢快得叫了几声。

莫白并没有被小猴子的叫声惊到,这时候她惊讶的是自己爷爷的目的居然干干净净,周围十多米的地方没有一丝杂草,而且墓碑前还摆放着一壶酒和几份糕点,像是这些天才有人祭拜过的一样。

“有人来祭拜爷爷?会是谁?”莫白疑惑得看着墓碑前的东西,回忆着自己爷爷的朋友,可是想来想去那些都是已经快要入土的老人了,应该没有谁会来祭拜自己的爷爷。

不过莫白也没多想,毕竟不管是谁来祭拜,对方都是好意。莫白只是心中叹息,她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除了自己这个孙女还有人记得爷爷。而且看着周围的样子,似乎这个人并不是来过一次。

莫白看在眼里,突然眼角流下了泪,自己这个孙女离开了青云山十多年没有回来。却有一个自己从未见过的人,比自己更加惦记自己的爷爷。

叽叽!

就在莫白眼角流泪,准备上前磕头祭拜的时候,一旁金黄色的小猴子却是上前一步,人模人样得连扣了三个响头。莫白呆住了,她没想到一个小猴子居然这么聪明,看见自己来拜祭爷爷,居然抢先磕了三个响头。难道真是猴精?

莫白脸色诧异,自己跪地拜祭完之后,仔细打量起了眼前的小猴子。这时候小猴子正坐在一旁的地上,见莫白看它,便指了指自己的肚子,又指了指自己的嘴,随后用力得眨巴起来。苍龙铭

饿了?

“你要吃面包?”莫白抽出一个面包,对小猴子问道。

小猴子连连点头,上前接过了莫白手中的面包,撕开吞食起来。

此时,莫白对小猴子却是越来越好奇了。小猴子能拜祭这一点足够让莫白好奇了。而墓碑前有糕点,小猴子不去拿,却和自己要面包,这一点更让莫白好奇了。莫白自然不会相信小猴子是因为喜欢吃面包的缘故,毕竟爷爷墓碑前的糕点看上去花色就不错,而且也不像已经坏了的样子。

难道,小猴子知道那东西不能吃?莫白想不明白,一个猴子怎么会分清墓碑前的食物不能吃呢?再说那东西也不是不能吃,而是人不应该去吃而已,至于动物根本没有人会去管。

研究了半天,莫白没看懂这猴子到底有什么不同,除了似乎什么都懂以外,和正常猴子也没什么区别。如果世界上有妖魔鬼怪,或许莫白还可能将眼前的猴子归为猴精一类。不过对于无神论的莫白来说,要相信这一点几乎不可能了。

研究不出来,莫白也不再多想,看着天色已晚,便打开行囊准备支帐篷。当莫白把帐篷各种材料展开准备支起来时,金黄色小猴子却跳到了莫白的行囊上,本来莫白以为小猴子又要拿吃的,倒也没去管。可是这猴子却不是拿吃的,而是瞪着小眼看着莫白铺下的帐篷,又用细长的小猴爪指了指。

“这是帐篷。太阳要下山了,周围又没有人家。我今天就住在这里面。”莫白轻笑解释道。她相信小猴子应该明白话中的意思。

金黄色的小猴子坐在莫白的行囊上,挠了挠头,眼睛滴溜溜得转了几下。莫白居然感觉自己从小猴子的面容中看出了为难的样子。小猴子跳下行囊,又在地上跺了跺步子,接着又看了墓碑许久,似乎做出了什么决定,直接小跑着跳着一块巨大的山石。

叽叽!

小猴子跳上山石,叽叽叫了几声,见莫白转过头看向它,便用猴爪努力指了指西边山谷的方向。莫白皱起眉头,大致明白小猴子让她去那个地方,可是这片青云山早就没人居住了,小猴子又要带她去什么地方呢?

咚!

突然,远处山谷中回荡起古韵铜钟的声音。这声音悠扬深远,却似又在耳边,在山谷中久久回荡不息。

第五十二章 一刃式

山上有古佛,佛下有古寺。

莫白跟随着金色小猴来到了一片山坡,借着夕阳余晖,眼前豁然开朗。一具依山而雕的千年古佛出现在莫白眼前,古佛背山而立,脸带笑意,远望群山。而古佛之下的山谷密林中,古寺的一角同时出现在莫白的眼前,显然,那古韵铜钟的声音就来自那座古寺。

“古寺里居然还有人?”莫白面容惊讶,这座古寺她小时候知道是有的,不过在十年前那一场天灾中,寺里仅剩下的两个僧人也和他们离开了这座青云山。莫白一直以为这古寺多半也毁了,只是没想到这十来年过去了,古寺里居然还有人,难道是那两位僧人又回来了?

叽叽!

金色小猴顺着一条小道欢快得跑着,时而对着莫白叽叽尖叫,又指向那座古寺。莫白心领神会,既然古寺中有人,借住一晚也不错,省的半夜里住在这荒山野岭之中,万一遇见什么凶猛野兽,徒增危险。

金色小猴见莫白跟在自己身后,样子极其兴奋,直接撒开腿向着古寺的方向窜去。莫白速度也不慢,再加上这条小道也没碎石杂草,便勉强跟着那一抹金色跟了过去。

大约过了二十多分钟,太阳快要落山的样子,莫白才站在了古寺面前。古寺不大,不过一座正殿,两座偏殿而已。寺中已经升起渺渺炊烟,似乎有人在做饭。

叽叽。

金色小猴站在已经敞开的寺庙大门之中,对着古寺内发出尖锐的叽叽叫声。

“小金。既然客人被你请来了,那就带进来吧。”寺内传出一个老婆婆极为干净清爽的声音。

有人。还是个老婆婆?莫白眼神诧异,原来庙里的僧人并没有回来,而是其它人住了进来。再看老婆婆称呼金色小猴,显然这极通人性的小猴便是老婆婆所养,只是不知道怎么会在那么远的地方遇见自己。不过想来金色小猴的机灵劲,恐怕也没什么猛兽能够伤害它。

莫白跟着金色小猴走进古寺,看着周围的地面、佛像、墙壁,都打扫的极为干净,想来老婆婆也是极为爱干净的人。金色小猴一直把莫白带到了古寺后方的厨房面前。那是一个山村老式锅灶的厨房,里面站这一个老婆婆正往锅里加着山水。

老婆婆约莫有六十多岁,样貌慈善,身穿紫色印花布裙,黑白相间的长发拧成发髻,一根银簪插在上面,点缀着一颗翠绿色的宝石。老婆婆身体不错,背部丝毫不见弯曲,身材挺拔,站在灶台前显得有几分端庄大方。魔乱校园,扑倒妖怪大人

“我叫莫白。见过老婆婆!”莫白见老婆婆转过身,便立刻上前说道:“今天是回青云山祭祖,天色已黑,希望能在古寺中借宿一晚。”

老婆婆看向莫白,眉头轻动惊讶道:“你姓莫?”

叽叽!

这时候端坐在一旁的金色小猴,立刻上前发出叽叽叫声,指了指远处青云镇所在的方向,又转了转眼睛指了指莫白,随即又指了指自己,接着便在地上磕了三个响头。

老婆婆眼神轻动,似乎明白了金色小猴的意思,便仔细打量了莫白几眼,开口道:“莫千军是你爷爷吧?”

“老婆婆你认识我爷爷?”莫白眼神诧异,当年在青云镇,镇子里的羌民都没人知道爷爷的名字,而眼前的老婆婆居然一下子叫出了自己外公的名字。这一点的确匪夷所思,难道给自己爷爷扫墓的人就是眼前的老婆婆?莫白突然觉得老婆婆和自己爷爷关系一定不同寻常,随即连看老婆婆的眼神也起了变化。

老婆婆只是点了点头,又面容疑惑得走进莫白仔细打量,最后用那略显干枯的手住住了莫白的手腕,双指一点脉搏。那双本来带有疑惑的眼睛瞬时变得有几分惊疑和责备。

“老婆婆?我身体有问题吗?”莫白看得出老婆婆是在给自己把脉,但是她没感觉自己身体哪里不舒服。

老婆婆瞪了莫白一眼,责备道:“你已经是有孕之身,还跋山涉水来到这荒山野岭,的确有些不懂自爱。”

有孕之身!

莫白双手颤抖,虽然这些天是感觉身体有一丝乏力,可是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自己既然已经是有孕之身。那孩子的父亲……

“沈峰!难道我真的一辈子都摆脱不了你吗?”莫白寺中古佛,呆立当场。

……

清晨,海风拂面,把最后一丝朦胧睡衣瞬间吹散。

沈峰站立在阳台之上,遥望碧海蓝天,手中寒芒轻闪。自从完全掌控了人剑合一的境界之后,沈峰也多了许多可以实用的攻击手段。首当其冲的便是剑术,当初人剑合一,完全凭借一股执念击杀仇敌,修习剑术就是一种累赘,完全无法完全掌控,甚至破绽百出。所以外公孙洪武传给他与炼气诀相辅相成的三式无名剑法,沈峰也只练成了一式藏刃式。至于其它两式,沈峰虽然知道口诀,但是据外公孙洪武所说,只有掌控到天人合一的境界,才可以练习其它两式。楼下的,把你的孩子领回去

天人合一和人剑合一的境界有所不同,天人合一的境界掌控的不仅仅是剑,而是周身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作为兵刃,哪怕一根稻草到了孙洪武手中也可以变得威力绝伦,这也是为什么孙洪武把断刃直接传给了沈峰的原因。不仅仅代表了关爱,同时也因为孙洪武已经完全不需要兵刃了。

而人剑合一在孙洪武眼中,不过只是一种执念。在人将这股执念无限扩大之后,便会忘记所有的一切,执念御剑,以破万敌。以执念御剑自然是无法掌控真正的攻击剑式的,所以孙洪武将三式剑招传授给沈峰,同时也说明了沈峰只能用辅助的藏剑式,至于后面两式剑招暂时就无需修炼了,等待掌控天人合一的境界时再修炼也不迟。不过,显然孙洪武没想过沈峰居然能够控制人剑合一的执念,渐渐变得掌控自如。

能够掌控了人剑合一的执念,自然可以使用剑招。虽然那忘我之境还在,不过只要沈峰心神一转,便可随心所欲。

一刃式!

一刃便是一剑,这一剑在破开敌人兵器,令敌人中门大开之后,便直取对方心脉,精确无比。只是要练好此招,却并不是那么容易,时机、力道都需要恰到好处。少一分破不开敌人兵器,多一份未必可以对敌人造成致命一击。

沈峰轻闭双眼,回忆当初孙洪武传授此招的场景。那时候外公孙洪武不过轻轻一剑,便劈开半棵千年老树,随即一剑刺入,三人环抱的树干瞬间倒塌。现在周围没有什么树,沈峰也不可能跑到公园里一颗颗去砍,只能凭借自身的感觉修炼。

呼!

剑刃挥出,寒光刺出,海风刹那静止。沈峰心中也带有一股无比顺畅的感觉。一个上午,沈峰一直在修炼一刃式,每一次感觉大相径庭,只能说粗浅学了个式样,恐怕真要掌握这一招,恐怕还需要不少的时日。

太阳当中。

一抹白裙出现在沈峰身后。

咻!

沈峰在刺出最后一剑之后,接过了白玉清递过来的毛巾,擦干了额头的汗水。而一旁的石桌之上,已经整齐得摆放了三个信奉。

“里面都说了什么?”沈峰随口问道。喂!你的女朋友掉了!

白玉清看了一眼桌上的三色信奉轻声开口道:“白色信奉是关于萧家的事,萧程风在几名古武宗师的帮助下,基本已经掌握了萧家大权,夺得了家主之位。虽然还有几人有其它想法,但是也改变不了什么。白色信奉旁边就是萧程风送来的萧家花名册,以及各项财务账本。我派人暗中查过,账本没有太大出入。”

萧程风!

沈峰轻轻点了点头,萧程风能够掌握萧家大权并不让人意外,首先离开香山海景的五名古武宗师就是一股很大的力量,再加上萧程风的智谋和城府的确厉害。拿不下萧家大权才真的让人意外。

“其它呢?”沈峰对于萧家财务并不关心,他不是贪婪的人,只要自己钱够花就行,况且他也不是那么奢侈的人,不会像那些公子哥那样,动则就是几百万几千万得丢出去享受。目前沈峰自己的财物加上受伤期间各路商贾富豪送来的财物,已经让他不知道该如何去实用了。

“红色的是关于莫白小姐的。”白玉清轻声继续道:“莫白小姐已经回了蜀川祭祖……”

沈峰直接打断了白玉清的话道:“只要她没什么危险就行。其它的不需要向我汇报了。”

莫白,这个在沈峰心中说不上爱也说不上讨厌的女人。两个人发生了那一件事,的确有了不少瓜葛。但是沈峰心中却在本能得逃避,他不知道自己以后如何面对莫白,更不知道莫白是否还会一直记着他。索性,他也不想再去多问,或许两人都渐渐淡忘才是最好的结果。而沈峰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利用阎王殿的人保证莫白的安全。

白玉清见沈峰不愿意提及莫白,便不再多说,而是直接看向黑色信奉介绍道:“黑色的里面是关于那座度假村的资料。我们的人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打探了进去。可以肯定里面的确有一个生物基因药剂研究所。而且……里面在拿人做实验!”

人体试验!沈峰顿时面容惊怒站起:“情况属实吗?”

“属实!”白玉清认真点头道。

沈峰眼神阴冷,他没想到在二战结束以后,过去了这么多年,东岛国的人居然还敢在华夏进行人体试验,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打探所有消息。我要第一时间知道。”沈峰握紧了拳头,心中充满了杀意。

第五十三章 荒山绝岭

人体试验!

听到这四个字的时候,沈峰胸中的怒火无法抑制。趣~读~屋如果可以,他恨不得现在就杀到那所度假村去,将所有见到的东岛人杀得一干二净。但是事情显然不是光靠杀几个人就行的。在沈峰思虑了许久之后,才想起了一直就在身边的一个人。

“这些日子特别行动组的人老是在外面盯着也够烦的。”沈峰对白玉清吩咐道:“泰山王的传承者你应该知道吧?”

白玉清眼神轻动,明白了几分点头道:“泰山王传承者在阎王殿拥有极其特殊的地位,他的身份我也是最近才听父亲说起。少主是想将事情推给姜国兴?”

推给姜国兴?沈峰自然不是那种人。如果他不知道这件事也就罢了,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自然不会让别人去管。只是对于围剿工作,光凭借他一个人自然不行,光凭借白家的人也颇有麻烦。只有官方的人出面,才可以省去许多不必要的麻烦,同时将这些人一网打尽。

“把你得到的资料都给他一份。”沈峰吩咐道:“但是要求就是,他们行动的计划必须让我们知道。”

白玉清点头应道:“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泰山王传承者姜国兴、轮转王传承者徐丰,十殿阎王传承者除了自己以外九个中已经出现了两个。虽然不知道阎王殿殿主争夺之战什么时候开始,不过沈峰心中已经有了一个计划。既然自己以后最大的任务就是让这些人诚服,那为什么不现在开始就将这些人控制在手中呢?沈峰并不算有太大*的人,但是本该属于自己的东西,他是绝对不会轻易放手的。就好像林月溪一样,既然两人的亲事是从小就订下来的,暗争也就罢了,追女人各凭本事。现在有人要明抢,这一点激起了沈峰内心的凶性,属于自己的东西,不管是谁都不可以抢走。

就在白玉清即将离开阳台的那一刻,沈峰又开口道:“在南门市除了白庄会所,有没有其它的古武家族聚集地?最好人多一点的!”

古武家族聚集地?

“少主是想见见这些古武家族的人?”白玉清见沈峰点头,随即开口道:“少主要见这些人,现在倒是有个机会。趣~读~屋萧程风继任家主之位,正好明天晚上邀请了华夏南部不少古武家族的人前来观礼。只是萧家本来势力就不算大,邀请到的古武家族也都是南部一些小家族。如果少爷要见见那些大家族的人,还是得去京都,那里的几家古武会所每天聚集的人都有好几百,一些古武家族年轻一辈的高手也经常会出现在那里。”不朽圣尊

萧家家族继任大典?要是以前,沈峰还懒得去。不过现在不同了,自从得知林月溪的琴技之后,他知道不是光靠打跑几个古武家族大少就能解决的。如果自己在这么坐在家里等回去,恐怕自己会一直处于被动状态。与其这样,沈峰更喜欢主动出手,而且是十分高调得主动出手。既然注定善解不了,那就闹大一点又如何?

沈峰心中有了决定,便对白玉清吩咐道:“去准备吧。我们今天下午就去桂林。那里的风景不错,正好也去看看。特别行动组那里的消息你也要多关注,他们有行动,我们及时跟上。等这一切结束了。看情况,我们就去京都看看吧!”

“明白了。”白玉清点头道。

……

南门市北部,荒山绝岭。

这一片山距离南门市繁华地段不过数十公里,而就这短短的数十公里的距离却是天堂和俗尘的转变。这一片山早已变成了荒山,没有利用价值,只有少数的几座用来开采山石,正日发出轰鸣声。周围的村民早就搬离,留下了一片片残墙破瓦,无人问津。

山道上,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缓慢前行,在烈日下开了许久,才来到了一片荒村之中。这片荒村从外围看,应该是一片度假村,只是还在建设当中,各种设备都有,只是没什么人在。黑色奔驰商务车在度假村门口便被几名黑衣保安拦下。

“混蛋。这是山野先生。你们眼睛瞎了吗?”小个子的司机脸色愤怒,对着几名黑衣保安大声吼道。

几名黑衣保安对视一眼,其中一人上前对后座上一名中年男人敬礼道:“对不起。山野先生。美子小姐吩咐过,任何进入基地的人和车辆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请您不要为难我们!”

山野村夫眼神阴冷,透着一丝怒气,冷声反问道:“难道美子小姐交代过,连我进入基地也必须接受检查吗?”苍穹之眼

“对不起。山野先生。”那名保安认真道:“美子小姐没有特别交代。只是说为了基地的绝对安全,任何进入基地的人和车辆都必须经过严格的检查。”

山野村夫握紧了拳头,轻咬牙齿,最终还是打开了车门,踏出了车。有示意车里的人全部下车,接受安全检查。几名跟随中年男人的东岛国男子面容愤怒,却也未多说话,恭敬得站在中年男人身后。

山野村夫身后一人上前一步,不满得低声道:“大人。那个贱女人越来越不懂规矩了。连我们的车都要检查,恐怕她是在华夏小国呆久了,都忘记了自己身份和地位,以为可以凌驾大人之上。”

哼!

山野村夫冷哼一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