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哼!

山野村夫冷哼一声,眼神阴冷道:“不急。这一次上面让我来这里巡视。要不了多久我便会掌管这里的一切。不过那个女人在华夏小国这么多年顺风顺水,连华夏小国的安全局顶尖特工都没有查出什么来,也的确有点本事。如果不是上一次社长大人的弟弟在这里出了事,我也来不会有这样的机会。现在,我们还是有殿耐心得好。”

“大人一定会成为华夏分社的统治者的。我一直相信这一点。”那人低声献媚道。

就在这时,那几名检查完汽车的保安,已经站在了山野村夫的面前。山野村夫本来个子就矮,站在他面前的保安身高在东岛国人当中有些变异,居然达到了一米九。这一高一低站在一起,那保安如同一座山挡在了山野村夫面前,的确让人感觉耻辱。

“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山野村夫仰着头,满脸怒气得看向眼前的保安。

一旁的保安队长认真道:“对不起。山野先生。汽车安全检查完毕。但是美子小姐吩咐过,人也必须接受全面的安全检查。手机一些通讯设备还有信息存储设备都不可以带入基地。”

“你是说,你要让人搜身?”山野村夫咬牙嘶吼道。

保安队长嘴角轻笑点头,刚要回答,腰间的对讲机便响起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请山野大人进来吧。我相信山野大人不会做出对帝国做出不好的举动。”对讲机中女人说出一句话,声音哑然而止。捡宝

山野村夫看了一眼的监控摄像头,面容愤怒得直接推开了眼前的保镖,随即和身后的几个人一起上了车。黑色奔驰商务车一路疾驰,直到开到度假村中间的一座在建酒店才停了下来。

酒店门口,两名黑衣保安直接将山野村夫领进了大楼内进入了一座建楼用的升降机。升降机并不是往上,而是直接往下,一直下到地面三十多米的地方,才吱呀一声停了下来。

山野村夫顿时感觉眼前一亮,面前出现了一条白色的走廊。

啊!

走廊内传来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偶尔还有几声野兽的咆哮声。各种声音交织在一起,如同进入了地狱。

哒!

走廊尽头的一扇门开了,一个身穿黑色短裙的女人踏着高跟鞋,嘴角带着娇媚笑容走了出来,此人正是李秋月,也就是东岛国人口中的秋田美子。

李秋月踱着妖娆的步子,高跟鞋的清脆声参杂着实验室内的惨叫声,一步步向山野村夫走进。直到来到山野村夫面前,才用东岛国特别的礼数鞠躬道:“山野大人前来视察,真是美子的荣幸呢!”

“能够来到这里,是我的荣幸才对。”山野村夫声音嘶哑道,他不敢多看李秋月。对于李秋月的魅惑之术,他了如指掌。如果肆无忌惮得看下去,恐怕不要说接管这里的一切了,恐怕能不能守住本性都很难说。山野村夫说完,直接看向实验室内,突然带着几分冷漠开口道:“美子小姐。这次来,你应该知道我的职责。上一次从美利坚和欧洲几个分居送来的生物基因药剂标本遗失,让上面很不满意。当然,作为我本人还是相信美子小姐的。不过既然上面要我来监督,我也会尽我的全力辅助美子小姐,希望我们可以合作愉快。”

“那是当然。”李秋月依旧一脸娇媚笑容,手挽过山野村夫的胳膊轻声道:“山野大人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美子一定会尽力服侍好山野大人。让山野大人感觉不虚此行!”

第五十四章 桂林

泛舟漓江上,金鳞隐碧波。趣~读~屋

沈峰去过的地方不少,见过的风景也不少,看得多了那山也不过一堆黑石而已,那水也不过是一片汪洋而已。区别是有,可是沈峰对这些却是没有太大的兴致。只是当他站在漓江江畔,看着那江面上的轻舟和夕阳余晖落下的金鳞,这时候的他才知道自己的确错了。

“都说桂林山水甲天下,这次的确是来对了。”沈峰看着远处山水,又对一旁白玉清问道:“我们今晚住处安排好了吗?”

白玉清点头道:“双塔酒店。距离这里不远就在前面。这一次萧家的客人基本都是安排在那里。奴婢和萧程风联系过了,他已经让人给我们安排了一套顶层公寓。可以看见杉湖双子塔以及漓江的风景。位置很不错!”

“他还算明白!”沈峰点了点头。

对于这个自己亲自收复的家族,沈峰还是有点心思的,说真的一点都不看重那肯定是假的。不过沈峰看重的不是萧家的产业,而是萧程风这个人。虽然萧程风是上一任萧家家主萧正行的儿子,但是如果萧程风真的是个无用之人,萧正行未必会将萧程风培养成接班人。后来萧正行死了,萧程风能够在萧正清的眼皮地下活那么久而不让对方起杀心,也的确有过人之处。再加上最后一战,萧程风以身挡剑的果断,可以看出对方是个懂得抓住时机的人。如果当日萧程风不阻挡那一剑,沈峰的生死的确很难说,就算不死,失去白玉清也不是他能够忍受的代价。这一点上,沈峰的确要感激萧程风。

沈峰现在心里比谁都明白,他需要的不是钱,不是物,也不是阎王殿的势力,而是真正属于自己、可以帮自己做事的人。只有自己完全掌控的势力,才是自己的底牌,自己真正的杀手锏。而现在,武力方面自己根本不担心,办事效率方面沈峰也有白玉清,而他现在最需要的是一个有头脑的人,可以在自己看不清周边的时候,帮助自己看清一切。当然,这个人不光聪明,还必须对自己忠诚。

看着漓江见面,沈峰有了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或许以前自己的心真的是太小了,小得没想过去拥有什么。

“走吧。去双塔酒店。”沈峰收回目光,和白玉清一起上了停在路旁的奥迪a6。

司机是白家的人,面冷,从来不多说话,相当专业。沈峰看着那司机,心里猜测这男人多半也属于阎王殿情报组织的一份子,毕竟白家掌管阎王殿情报机构,要安插几个人的确容易的狠。趣~读~屋不过,根据白寒星的所作所为,沈峰倒也相信对方对于阎王殿的忠诚,只是有些事的确让沈峰感觉奇怪。男妻嫁到

“玉清。”沈峰看着外面的风景突然问道:“阎王殿存在这么久,难道就没有一个古武家族背叛过阎王殿?”

白玉清眼神一动,瞬间明白了沈峰心里在想什么,立刻恭敬道:“少主。奴婢和白家绝对不敢……”

“你想多了!”沈峰立刻打断了白玉清的话,又笑道:“我就是好奇而已。为什么白家对阎王殿如此忠心,又或者说是各个古武家族对阎王殿如此忠心。难道那些家主就没想过脱离阎王殿的控制吗?”

有谁愿意天生称为别人的附属呢?再说各个古武家族历年历代绝对出过一些绝对强者,难道那样的人也甘心称为阎王殿的附属,每年都如同一个诸侯国一样向阎王殿进贡?

忠诚是相对而言的。武力的确能让人屈服,但是沈峰不相信会有人永远屈服于武力。

白玉清见沈峰只是好奇,立刻如实回道:“各个家族对于阎王殿的忠诚是因为祖先留下的誓言。具体誓言是什么,奴婢也不知道。至于脱离阎王殿的控制,在一百多年前,的确有古武家族这么做过,不过这些古武家族很快就消失了。至于现在,已经很久没有发生过家族脱离的事了。毕竟阎王殿收取的供奉对于各个家族来说并不多,而且也并没有实际控制这些家族。再加上如果这些家族遇见危险,阎王殿也会出手相助。所以与其脱离阎王殿可能会发生灭族之灾,还不如花一些钱保一族平安。”

一百多年前发生的事?沈峰心里寻思看来阎王殿做事手段还是相当果断毒辣的。难道自己接手阎王殿之后也需要如此吗?沈峰不禁皱起了眉头。不过,各个家族祖先留下的誓言又是什么?居然让各个古武家族如此效忠。总不会是那种如若背叛,就千刀万剐,诛灭全族的誓言吧?那也太让人感觉狗血了。而且这种誓言往往最容易让人背叛。沈峰想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阎王殿和各个古武家族都有一个共同的目标,或者一个共同的理想,就如同一个信仰一般,只有如此,才会让人义无反顾得去守卫自己的誓言,永不背叛。

黑色奥迪a6停在双塔酒店,立刻有迎宾接待。而此时,大厅里稀稀朗朗得有不少人。而看那些在场人的架势,似乎大厅里正在发生争吵。

“他萧程风算个什么东西?在我面前不过就是蝼蚁一般的人物。”一个穿着深紫色阿玛尼衬衫的年轻男人满脸傲气得站在前台大声道:“我们姚家来参加萧家家主继任大典已经是给了他天大的面子。到时候他能不能继任家主还都难说,现在居然给我们六个人就安排了一个三居室的套房。我看他萧程风是真的不想做萧家家主了?”女相不为妃

沈峰不过刚踏进大厅一步,便听到了这个年轻人一脸自傲的话语。心中不禁觉得好笑,怎么自己这些日子总是会遇见这种自以为是的人。不过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话也同时让他皱起了眉头,看来萧程风要继任萧家家主的位置,似乎并没那么简单。

“那个人叫姚泽,云南姚家少主。他父亲姚家家主姚无顺是个刚踏入大圆满境界的古武宗师。老年得子,对这个姚泽相当宠爱,才养成了他嚣张跋扈的性格。”白玉清见沈峰落到了姚泽身上,立刻在一旁解说姚泽的身份。

酒店经理,面色难堪,一再赔不是道:“姚少爷。这次是我们不对。这次来参加家主继任大典的人的确太多。家主命人安排房间的时候也没想到姚少爷会来六个人。所以……”

“放屁!”姚泽身后一个年轻人冷声骂道:“我们少爷多带几个人是给你们萧家面子。你们萧家倒好,没准备好房间,居然还怪我们人多?把萧程风找来,我们倒要看看他这个还没当上家主的东西到底有多大的威风!”

酒店经理一听,顿时苦着脸,他自己不能真把萧程风找来,随即连忙又赔礼道:“姚大少。这里的房间真的安排满了。不过我私人有个别院,距离这里不远。清静,风景又好。不如,我派车送姚大少过去?”

“不用了!我累了。也懒得在换地方。”姚泽一脸随意道:“既然房间都安排满了,我也不为难你。你让人帮我们换个房间吧。就顶层那一套公寓,风景不错。上一次来我就住在那里,老地方住着习惯。你派人安排吧!”

顶层!酒店经理一听心里更为难了。那套公寓是今天一早萧程风亲自打电话来安排的,并且再三强调要招待好里面的人。能够让即将继任的家主都如此重视的人那绝对是最重要的贵客。酒店经理自然不敢胡来。

“姚大少!”酒店经历退而求其次,一脸讨好道:“那套房是家主今天早上亲自安排的。我真的没办法帮你换。要不,我帮你看看四十七层的那一套公寓?只要没问题,我就立刻帮您换?”

姚泽一听,冷笑道:“萧程风亲自安排的房间?我倒要看看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连我姚泽的房间都敢抢。小三,进去把资料拿出来看看?也好让大家见识见识。萧家到底请了什么大人物,居然需要萧程风这个未来的家主亲自安排!”

站在姚泽身后的年轻人,也不管酒店经历阻拦,直接走进了前台,将电脑入住资料打开,当查看到一窜资料的时候,直接将电脑显示前搬上了台面,将资料摆在了姚泽面前。妖孽丞相独宠妻

姚泽身后一名身穿黑色短裙的妖艳女子上前一步,看着里面的资料,嘴角轻笑,转身对姚泽道:“大少。四十八楼是个叫沈峰的家伙。好像没听说过?”

沈峰?

在大厅里的人一直关注这里的动静。一听到那女子说出沈峰的名字,纷纷互相议论,显然这些人也没听说过沈峰这个名字。

“这个叫沈峰的人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让萧程风这么重视?”一个古武家族的子弟疑惑道。

站在一旁的人无意识得接话道:“谁知道呢?不过这个沈峰也真倒霉。躺着也中枪,居然无意中惹到了姚家的人。”

“姚家可不好惹!姚家家主和太上长老,宗师大圆满境界的人听说有三四个。”一个古武家族的中年男子低声道:“这次姚泽来者不善,恐怕萧程风家主之位并不是那么好继任的。这个叫沈峰的恐怕也会受牵连遭殃!”

……

场中议论纷纷。站在一旁的沈峰已经皱起了眉头,这自己没招谁,没惹谁。不过住了个好公寓,就生生得躺着也中枪,被人给拉了出来。这到底是自己倒霉,还是有些人天生想找死啊?

沈峰?

姚泽想来想去,也想不起古武家族有一个姓沈的家族,在古武家族圈内,更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沈峰的人。姚泽又看向身旁的人,那几个人纷纷摇头表示没听说过沈峰这个名字!

没人知道?姚泽不屑冷笑,又对酒店经理道:“沈峰?这就是你们未来家主重视的人?我现在就上四十八楼。我倒要看看这个让萧程风如此重视的人到底是个什么东西。一个不知名的小杂碎,居然敢跟我姚泽抢房间,真他妈活得……”

啪!

姚泽话音未落,眼前便出现了一名身穿白裙的脱俗女子。女子冷艳站在姚泽面前,抬手便是一巴掌扇了过去。这一巴掌极其干脆利落,整个大厅瞬间陷入了一片寂静。

第五十五章 不后悔的约定

白玉清清脆的一巴掌扇在姚泽的脸上,大厅内一下子寂静无声,谁也没想到事情的转变会发生得如此之快。趣~读~屋连姚泽一时间都呆滞当场,只感觉脸上带着一丝麻痹感。

“贱人。找死!”姚泽身后那名黑色短裙的妖艳女子首先反应过来,柳眉一挑就上前一步,抬手向白玉清扇去。

噗!

妖艳女子的手未扇出,只见眼前一道寒光闪过,手腕顿时出现一道伤口血液飞溅。白玉清手中匕首一闪而逝,冷艳看向那个女人,不等对方口中发出尖叫声,手一抬再次出手了。

啪!

这一巴掌极重,扇得那女子脸上留下了五道鲜红血印。再加上女子手腕上飞溅的血液,场面惊恐不堪。短短的不到三秒钟,姚家一伙人就被人在脸上先后扇了两巴掌,其中一人更是差点被割断了手经。

“*!找死!”姚泽从惊愕中惊醒,看着白玉清大骂一声,刚要出手。只感觉脖子处一凉,一把寒气逼人的匕首停留在那里,只差分毫便能取了他的性命。

刚要动手的姚家一行人,顿时惊住,不再敢出手。

白玉清冷漠看着眼前的姚泽,微动匕首瞬间在姚泽脖子上刺出一点血迹。

面对生死威胁,姚泽瞬间没了底气,硬撑着架势对身后的人摆了摆手,又开口道:“这位小姐。你到底想怎么样?我们好像没得罪过你吧?”

白玉清没有回话,只是看向了站在一旁的沈峰。沈峰瞥了一眼,也没多说,直接走到了前台酒店经历面前。

“我叫沈峰!”沈峰对酒店经理开口道!

短短的一句话,让在场众人瞬间明白了眼前发生的一切。沈峰这个名字也彻底印在了众人的心中,恐怕这一天发生的一切,谁也不会轻易忘记?

谁是沈峰?没有人知道。在场都是南方一带古武家族的弟子,对整个古武界有点名气的人或多或少都听说过。眼前的沈峰或许看着有点普通,连衣着都不是十分名贵。可是为沈峰马首是瞻的女人做事却是果断毒辣,丝毫不把云南姚家放在眼中。眼前的情况,要么那个女人是疯子,要么就是这个叫沈峰的大有来头,完全吃定了姚家。众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自然不会相信有如此身手、做事果断、样貌惊艳的女人是个疯子。那唯一可以肯定的一点,这个沈峰恐怕丝毫没有把姚家放在眼中,而且完全可以吃定姚家。剑道邪尊

可是,在场众人还真没有人知道沈峰的来历!

“南门白庄庄主白玉清?”在场众人不认识沈峰,却认出了一直经营白庄的白玉清,一语道破了白玉清的沈峰。

南门白家?众人听了那低低的议论声,顿时惊讶无比,南门白家一直低调的狠,在外也并不是十分显露。一时间众人说不定白家有多厉害,但是也想不起来白家到底有什么了不得的高手。

白家?姚泽脸色阴晴不定,胸中激起一丝怒火。白家的实力虽然不清不楚,但是他姚家还不会放在心上,更不要说忌惮了。只是现在被人刀架在脖子上,他一时不敢发作。

酒店经理听到沈峰的名字,回过神来,立刻明白了意思,直接将房卡交到了沈峰的手中。这时候的他只想知道,自己未来家主到底请了一个什么样的人,居然下手如此狠辣,连姚家人都丝毫不放在眼中。

“玉清。我们上楼去!”沈峰直接对白玉清开口叫道,也算是放过了姚家一行人。

沈峰向来脾气不错,更不是那种嗜杀之人。本来在姚泽开口的时候,他的确有点火气,不过白玉清下手果断,对方也得到了很大的教训。沈峰已经觉得没必要继续为这事纠缠下去,再加上那么多人在场,下手太狠也会惹来不必要的麻烦。

白玉清听了沈峰的话,平静点头,眼神冷漠得扫了姚家众人一眼道:“如果下次再敢辱骂我家少主名讳,我一定收了你们的命!”

白家少主?众人对沈峰的身份有了一个定义。只是白家少主居然姓沈,着实让人奇怪,难道白家要改姓了?

叮!

电梯门打开了。沈峰带着白玉清进入了电梯,消失在众人的目光中直接上了四十八层。那些刚从电梯里出来的酒店客人感觉到了大厅内一丝诡异的气氛,纷纷站立当场。

“姚少!我……”黑色短裙的妖艳女人一直握着手腕,阻止鲜血流失,现在已经接近一分钟过去了,鲜血早已留了一地,脸色苍白,连口中的话也变得无力。黎倾天下

姚泽皱起眉头,瞪了一眼,对一旁的手下咬牙冷声道:“先带她去医治。这事还没完!”

这话一出口,在场的人都知道,这次来广西有好戏看了。同时也纷纷猜测姚泽会怎么对白家的沈峰下手,那个沈峰又如何接下这道梁子。而此时的姚泽胸中的怒火已经燃烧到了最高点,如果不是一丝理智控制着自己,或许这时候他就已经杀上去了。只是看刚才白家白玉清的架势,对方丝毫有恃无恐,要是不调查清楚再下手,或许真会给自己和姚家带来无妄之灾。

“查。一定要查出这个沈峰到底什么来头!”姚泽压抑着胸中怒火,对身旁另外一人低声吩咐道。

那人一点头,迅速冲出了门外。

……

四十八楼!

沈峰走进这座顶层公寓的时候,也的确感觉到了萧程风的用心。这座顶层公寓的风景的确秀丽,杉湖、漓江、日月双塔、象山上的普贤塔、塔山上的寿佛塔等众多绝美风景尽收眼底。

白玉清一脸平静得站在窗前对沈峰介绍道:“日塔、月塔、象山上的普贤塔、塔山上的寿佛塔,相互呼应,相互映衬,有“四塔同美”之说。是桂林少有的美景之一。萧程风对少主的确用心,已经命人将这一座公寓划入了少主的名下,以后少主什么时候想来都可以!”

“的确用心!”沈峰面容轻皱眉头道:“如此用心,连我也找不出丝毫不对的地方。”

白玉清眉头一动,瞬间明白了沈峰的意思,低声道:“少主。你是担心萧程风是故意这么做,利用您铲除姚家?以巩固他家主之位?”

“我是有这么想过。”沈峰点头道:“只是他这么做,我丝毫看不出一点破绽。他认我做主子,将最好的一间公寓送给我自然是理所当然。可是我们一来就遇见了姚家,而且那个姚泽以前也住过这个房间。凭借萧程风的脑袋,他不会想不到这件事。不过我们又来得极为唐突,他如果说一时疏忽也不是不可能!”

沈峰心中有一些纠结,萧程风如果预料不到这一切,却是有些让他失望。可是如果萧程风预料到会发生的一切,却也让他高兴不起来。一时之间,沈峰只感觉嘴角有一丝苦涩,难道自己想找几个得力的人来办事就这么难?强欢逃妻:总裁,玩够没

白玉清看在眼里,也料到了沈峰心中所想,便极为认真开口道:“少主如此在意萧程风的想法,想必也是应该希望他能为少主所用。至于是否忠诚,少主其实并不需要过于担心。既然萧程风如此看重自己手中的权利,那只需要让他知道,少主可以给他家主之位,也可以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即可。萧程风这样的人,自身实力终究是一个弱点,只要他无法完全保证自己的安全,便绝对不敢背叛少主!”

沈峰何尝想不到这一点,可是他还是希望萧程风能够诚心实意得为他办事,而不是因为那些威胁所以才不敢有丝毫背叛。不过白玉清说的法子,或许是眼前唯一的办法了。

看着窗外的辽阔无边的漓江美景,沈峰胸中起伏不定。前面对付萧家虽然算不是行极为隐秘的事,却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而这一次他来漓江参加萧程风的继位大典是为了完全融入古武界这个圈子,这是他的第一步,也是极其重要的一步。远处金鳞满江,沈峰胸中也变得辽阔无比,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对于权利的渴望,一种无法言语的感觉,就好像每个男人天生就有这样的*。

江山与美人,难道这就是每个男人都想追求的东西吗?沈峰嘴角轻轻笑了起来,现在自己身边的美人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