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3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天晚上,沈峰正在房里修炼,听到敲门声,原来是王晨来找他。

把王晨让进屋子里来,沈峰让他坐下,倒了一杯茶,自己也坐在了桌旁。

王晨看看房间里并没有别人,张开口想和沈峰说什么,嘴还没张开脸却先红了。

沈峰知道王晨和王江涛兄弟二人一向寡言少语,如果没有事他是不会来找自己的。这两个兄弟,一向踏实的很,从来不让沈峰操心,所以沈峰一直为自己能遇到这样的兄弟而高兴。

沈峰先开口道:“三弟,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吧,和大哥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是不是看上哪家的姑娘了?”

自从兄弟几人来到天赐绿洲,为这里的居民解决了困扰他们几百年的灵力枯竭问题,这里的居民便把他们当成整个绿洲的大恩人。

平日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的女孩子对这兄弟个芳心暗许,甚至有大胆的在看到他们的时候主动出击,给兄弟几人送共送吃的,送衣服。

阎王殿的杂物间里,可是没少放天赐绿洲的姑娘们送给兄弟四人的东西,可是也没听说过他们对哪个动心。

沈峰倒是罢了,他自己的老婆已经很多了,王晨兄弟和于小帅现在可还是单身,如果王晨真的看上哪家的女儿了,那沈峰还真得替他操操这个心。

王晨的脸更红了,头都低到了桌面上,完全没有了对敌时的那种威武和霸气。沈峰看着王晨的表现,心里觉得好笑,已经完全明白了,看样子还真是被自己猜对了,王晨是有了心上人了。萌宝闹娘

“兄弟,是哪家的女儿?如果你能看上谁,我相信在天赐绿洲里,没有哪家的父母会反对吧?”

王晨叶面嚅嗫道:“大哥,她的父母没在天赐绿洲呀。”

没在天赐绿洲?沈峰却是想不出是哪个女孩子了。他们从天赐绿洲外面招来的殿卫都是男的,而这里只有孤身一人的女孩子,也就是夏薇,白玉清和兰馨了。

“天!你不会是看上了兰聲吧?那可就有点难办了,那你要和明秋月两个决斗了,关键是你就算打过了明秋月,兰馨也不一定答应呀!这有点难办了。”

王晨为沈峰思想的跳跃而感到折服了:“大……大哥,我怎么会看上兰馨?不,不是。我不是说自己看不上兰馨,我是说,我没看上兰馨……”

平素里就拙嘴笨舌的王晨,现在更是说不清楚了,越说越乱。

“那,你是看上了玉清和夏薇中的一个?这可就有点麻烦了。夏薇吧,这个倒还是可以商量的,但是如果你真的是看上了玉清,那我们兄弟两个可就要好好地打上一架了。”

沈峰也知道这两个不可能是王晨的目标,只是说这样的话逗他。谁让王晨平时就闷声闷气的话少呢?这几天生活得颇是平静,沈峰也才会有心情逗王晨高兴。主要是他实在是想不起来这里还有一个王晨所说的女孩子呀。

“大哥!”王晨的脸都憋得通红了,如果不是沈峰,说这话的换成于小帅,估计这个时候王晨的拳头已经打过去了。

沈峰也知道自己说得有点过份了,忙摆手道:“好了好了,谁家的姑娘你倒是说呀,有大哥我给你做主不是?”

王晨不知道下了多大的决心才敢来找沈峰,自然不能半途而废,看着沈峰,似乎在心里给自己鼓了气:“我看上的是玉儿!”

“玉儿?哪个玉儿?”

沈峰真的是糊涂了。

就在这个时候,白玉清推门走了进来:“少主,你还真是贵人多忘事。玉儿,就是你从青州城里带回来的那个仙狸呀。”盛宠:本少好低调

“哦……这样啊,这情况有点复杂,让我想想啊。”

沈峰实在是想不到王晨会看上那个仙狸,而他自己也真的把自己从青州城里救下来的这个妖兽给忘记了。这倒不是说沈峰对妖兽有什么偏见,只是他没把王晨这魁梧内向的人和娇媚柔弱的仙狸玉儿联系到一起。

既然已经说出来了,王晨倒没有先前的局促了,看到沈峰在听到仙狸玉儿的名字以后开始沉思,以为沈峰对玉儿有所偏见,从凳子上站了起来,看着沈身道:“大哥,我是真的喜欢玉儿,你不会看不起她吧?”

白玉清看着王晨,也不由对这个平常里闷声不响的男子有了另样的看法。越是这样的男子,越是轻易不表露自己的感情,但是他们一旦认定了自己的真爱,就很难改变。

沈峰按着王晨的肩膀让他坐回到凳子上:“三弟,你真是关心则乱。我是那种看不起妖兽的人吗?我始终相信妖兽和人一样,都享有一样的权利。”

特别是修炼到凝丹境的妖兽,他们和人有什么两样?

我只所以考虑这件事,实在是这个消息太突然了,你才见了人家几面呀,就这么爱上人家了。而且,我也在想人家姑娘可是西山秘境的仙锂一族,你看得上人家,人家不一定看得上你。

“你从仙狸这个名字就可以看出来,它们不是一般的妖兽,而是有种高贵血统的妖兽。我在想这个问题:她能看上你吗?”

王晨看到自己误会了大哥,又变得不好意思来,但是却肯定地说:“她看得上我,她说了她也喜欢我!”

以白玉清一向清冷的性格,也不由诧异了一下,随即对沈峰道:“少主,老实人不可小看呀。”

原来就在这段时间里,不知不觉间王晨竟然已经和仙狸玉儿私定终身了。沈峰想了想,王晨可是一直跟在自己身边的,实在是想不出来什么时候人家就抽了时间,不但和玉儿接上了头,还就情投意合了。

其实王晨在拍卖场里看到玉儿的第一眼,就为这个柔弱可怜的妖兽打动了,只是当时他也碍于妖兽和人类的身份不敢多想。后来私下里和玉儿接触了几次,发现她确实可人,而玉儿也很喜欢这个魁梧老实的男子,觉得在他身边很有安全感,两个人就这样好上了。

沈峰轻声道:“这也太快了些。”繁花落尽执手轮回

王晨红着脸分辩道:“你连一见钟情都不知道啊。”

好吧,沈峰被王晨这个老实人给教训了,便对王晨道:“你把玉儿叫来吧,我也得当面问下她的意思,还有就是怎么想办法让人家的父母知道这件事。”

王晨显然是和玉儿早就商量好的,出去一会就把玉儿领来了沈峰的房间,先前这姑娘也不知道躲在哪里。

一进入沈峰的房间,看到沈峰玉儿就对着沈身跪了下来,房里的三个人都给她弄了一个措后不及,沈峰不好伸手扶她,白玉清便拉着玉儿的手臂想要把她拉起来。

仙狸玉儿像个小猫一样伏在地上,无论白玉清怎么拉她就是不起来。王晨站在她身边急得直搓手,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想了半天竟也慢慢跪了下来。

沈身看着王晨也这样,不由无奈开口道:“你凑什么热闹,快站到一边去。”

他知道玉儿这样跪下来,绝对不是因为她和王晨的事,而是有什么隐情。

本来像她这样的高贵血统妖兽,人类是很少能见到的,更不用说她还被人禁锢了修为,还被卖到拍卖场。

白玉清也看出其中的端倪,轻轻站到沈峰的身后,沈峰温言道:“玉儿,有事你就说吧。但是我要提前给你说的是,我不一定能帮上你什么,只能说是尽力而为。”

玉儿依然伏在地上,似乎已经哭了出来,语声哽咽道:“请您救救我仙狸一族。”

沈峰看着玉儿复杂开口:“你先站起来吧,我说了我只能尽力而为,不敢答应你什么。还有,你既然要和王晨在一起以后就叫我大哥好了。”

王晨听到沈身的话语,自然知道沈峰已经答应自己和玉儿在一起了,脸上露出喜悦的表情。可是他虽然话少,但是心思却是极聪慧的,看到玉儿的表现,知道她一定还有什么事求沈峰,既然牵扯到仙狸一族,自己是一定会帮玉儿的。可是至于大哥会不会答应,他却不敢做什么要求。

毕竟现在沈峰是阎罗殿的殿主,是天赐绿洲十几万居民的带头人,他们兄弟不再是可以随着自己的心情想做什么便做什么的了。他们的肩上现在有责任,有顾忌,不能让天赐绿洲十多万人的生活因为自己一己之念而受到影响。

第五八九章 仙狸危机

玉儿磕了一个头,然后慢慢站起身来,白玉清给她拿了一个凳子让她坐下,然后玉儿便把现在仙狸一族的处境给他们讲了出来。

仙狸一族世代居住在西山秘境的一处山谷中,这处山谷深邃险要,离山顶有数千丈,四周全是徒崖峭壁,所以一向几乎没有人类能进入其中。

凭借地势,以及仙狸一族实力,它们无数年来一直生活的颇为平静。

在以前,仙狸一族都有一位帝魄巅峰族长的庇护。族长的传承是极为神秘的,每一位族长感到自己寿命将尽时,会在族中选一位继任者,然后花费近百年的时间来培养它。

在族长死去时,它会把自己一身的修为通过传承秘法嫁接到新任族长的身上,新任族长也便有了帝魄巅峰的修为,代替它守护族人。

无数年以来,这种方式一直毫无意外地进行着。

按照妖兽的血脉划分,神、仙、圣、妖,仙狸一族是处在其中的第二阶。神龙、神凤等一阶种族似乎早就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可以说出在仙狸一族是现在阴阳界里最为顶类的种族血脉了。

就像蜥龙,他的母亲虽然是妖阶的妖兽晰蜴,但是因为他的父亲是龙脉,所以他的阶位也可以定在仙阶。

寻常妖兽见到仙狸这种妖兽都得顶礼膜拜,在它们需要的时候甚至会主动献出他们的生命。可是在最低层的妖兽中,却有一种极其少见的情况,那就是妖兽变异。

这种变异一般是出现在两种最低级的种族结合以后,它们的后代可能会变异成强大的存在,这种存在就是妖兽在的异数,被称为“变革者”。

据仙狸一族古老相传,在整个阴阳界的历史中,从前只出现过一个变革者。当时阴阳界的情况和现在不同,那时候龙、凤都还存在,人类中也有天神级强者,所以那个变革者出现以后很快便被人类和妖兽强者联手击杀了。

变革者什么样,没人能够说出来,但是现在又有了一个变革者,这却是在高阶妖兽种族中暗中流传的一个消息。

有这种消息传出的原因很简单:所有仙阶妖兽的老族长,在它们的生命本来还有很长的情况下,都先后在种种不同的情况下死亡了。

它们的死亡很是不同寻常,甚至连它们都不曾意料到这一点。而且,这些族长死亡的地方并不在族中,所有族人都不知道它们在死亡前去了何处,所以它们没来得及留下传承,甚至没有选出继任者。狂傲倾世妃天下

而变革者显然也会受到某种规则的约束,它虽然一一杀掉了这些族长,但是却并没有对仙兽族里的普通族人出手。

仙狸玉儿,是在族长死亡后被选出来的下一任族长,可是她没有得到传承,所以现在的修为还只是凝丹境中期。只有等她的修为提升到了帝魄境才能行使族长的权力,提升到帝魄巅峰才能真正继任族长。

而这对于她来说,显然是极难完成的任务了,所以她每天都在努力修炼着,盼望着自己能早日继任族长,带领族人抵抗变革者。

玉儿说到这里,白玉清插了一句话:“据说你们这样些种族的族长,要献身给兽神什么的,不能结婚,更不能生子,是真的吗?”

玉儿娇媚的脸蛋立刻变得通红:“我们仙狸一族没有这种限制。”

白玉清道:“那就好。”

沈峰不由翻了翻白眼,不知道一向冷淡的白玉清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白玉清看了他一眼道:“我是在考虑,如时帮它们,能不能获得相当的收益。”

好吧,还不如不解释,这解释也太不近人情了些。

玉儿却是丝毫不以为意,继续给沈峰他们讲述自己族人的遭遇。

虽然玉儿的修为还算不上高深,但是它们族中也还有一个帝魄族人,还有一些王魂族人,普通的妖兽种族也对他们构不成威胁,仙狸一族依然在山谷里安祥地生活着。

可是这一切在半年开始改变了,仙狸一族开始不断有凝丹境以上的女性族人失踪。

一开始是一个两个,大家还以为可能它们落单被别的种族给抓去或者杀害了,但是后来失踪的族人越来越多。

仙狸一族开始重视这件事,派了族人在山谷里调查。过了一些日子,它们终于发现了一伙敌人,他们就埋伏在山谷里,专门对仙狸一族凝丹境以上的女性族人下手。

玉儿作为族长的继任者,大家不允许她出来,但是还是在一次战斗的时候,因为族人大都出来和敌人对抗,她被偷偷潜入族中的敌人抓走了。

再后来,玉儿被敌人禁锢了修为,辗转被卖到了青州。

沈峰问道:“你们仙狸一族现在还有多少人?”闺农貂妃

玉儿道:“帝魄境一人,王魂境五人,凝丹境一百多人,凝丹境以下的还有近千。”

沈峰道:“你们仙狸一族的中坚实力,可能还比不上我们天赐绿洲,也怪不得他们会盯上你们了。我考虑这件事,一定是你们族中的内奸和外面的敌人联手搞出来的。”

玉儿听了沈峰的话,睁大了眼睛大声道:“不!我们族人之中绝对不会有内奸的。”

白玉清冷冷地道:“不要说绝对这两个字。不说你们仙狸,就是龙中也是有恶龙存在的。”

听了白玉清的话,玉儿不作声了。

沈峰间玉儿也开始思考起来,沉声开口道:“玉儿,我相信以你的聪慧,不可能想不到这点,只是你们仙狸一族自视为妖兽中的高等血脉,不愿意相信这点罢了。如果不是有内奸配合,你做为族长继任者的住处一定很是安全隐秘,敌人怎么能在短时间内找到你?”

你们仙狸一族的势力也算不得很强,敌人只是偷袭抓走你们的族人而不是一举把你们全族一举拿下,说明他们派去的人其实也不是很强,大部分应该只是凝丹境而已,王魂境最多只有一个。

如果他们有帝魄境的高手的话,相信他们就会强攻了。

“这样的实力,竟然能一再抓走你们的族人,甚至你这个族长继任都被抓来了,还不能说明问题吗?”

王晨急声开口道:“大哥,我们要不要帮玉儿的族人?”

他知道这件事非同小可,先不说敌人的强弱,就是从天赐绿洲到西山秘境,距离上就有数万里,来回可是要花上不少时间的。

现在离神宫开启只有三个月的时间了,而且沙驰城这边,天赐绿洲还要时刻提防着。

沈峰他们从沙驰城回来,老城主蒙汉和城主龙战却没有再次行动,大家也感到很是奇怪。

白玉清派了人去沙驰城调查,蒙汉和龙战自从和沈峰他们那一战以后,便没有在人前出现,却是不知道什么原因。

沈峰问白玉清:“这件事你怎么看?”

白玉清道:“以少主你的性格,肯定会救,那就只能尽快出发喽。”重生兽人崛起

听了白玉清的话,玉儿感激地看着她,知道只要白玉清说话,沈峰应该是不会反对的。

白玉清接着道:“我们这边,有蜥龙前辈在,即使是那蒙汉和龙战一起前来,应该是没有一点问题的。而仙狸一族那边形势危急,如果我们不帮它们的话,可能就会有灭族的危险。敌人抓它们的女性族人应该只是第一步,因为现在去到谷底的敌人实力还弱。等到实力强大的敌人下去,可能就要直接动手了。”

如果我们能把仙狸一族救下来,就多了一个帮手,而且它们的血脉也可以让我们联合一部分妖兽做为联盟。

“如果能帮玉儿找到前任族长的传承的话,有可能我们会多出一个帝魄境强者,这事可行。虽然有一定风险,可是收益明显大过风险。”

沈峰心中苦笑,这风险评估,你当着当事人的面说出来,却是有些不好吧。

玉儿作为一个妖兽,显然并没有人类的那么多花花肠子,对于白玉清的话却丝毫不以为虞,眼中的感激和崇拜都要把白主清给淹没了。

白玉清淡淡地道:“玉儿,你这样看王晨就行了,我不需要,我只是就事论事。对了,我觉得要救你们的族人的原因还有一个,就是如果我们去救下了它们,最起码它们以后不会太反对你和王晨的事。”

王晨对白玉清道:“嫂子,谢谢你。”

白玉清还是那么冷冷地道:“不要叫我嫂子!”

既然决定了要去救援仙狸一族,那还是如同白玉清所说的,越快出发越好。

当沈峰给蜥龙说要他留下来守护天赐绿洲的时候,他却是表示了反对:“从现在开始,你走到哪里,我就到哪里。除了你去方便,还有玉清进你房间之外,我和你寸步不离,这是我得到的主人命令。至于天赐绿洲,现在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那蒙汉老东西应该被什么事绊住了,短时间内不会来这边。而且,主人也会时刻关注这里的。”

如果是寻常女子,被蜥龙这么一说,应该感到害羞了,可是白玉清脸上还是那样冷冰冰的一副模样。

反而是夏薇,在听了这话以后脸色又暗淡了许多。她忽然有一种感觉,离开这里,离开这些人越远越好,包括沈峰,她竟也不想再见到。

第五九零章 离去

经过商议,天赐绿洲这边决定去西山秘境的是:沈峰、白玉清、于小帅、王晨、蜥龙、明秋月、兰馨,还有七个原来的沙驰城的蓝卫。

原本还准备带些凝丹境的殿卫,可是后来考虑到路途遥远也就做罢了。

铁轻翼现在正选了二十个殿卫教他们学习炼丹术,铁二牛也在帮他,这父子二人自然是留了下来。

沈峰和青州城联系过了,现在姚如霜也回了西山,正好他们去西山以后可以和姚如霜联系,说不定能从桃花坞那边寻求到帮助。

由于夏薇和沈峰现在这种比较微妙的关系,大家在提到这次去西山的人员名单时,竟是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她,让她更感到了难受。

这些日子,夏薇没有了白玉清来以前的亲切和温顺,和任何人都很少交往,也不像以前那样,有事没事到绿洲的各处转转。

这几天她天天和冯靖他们呆在一起,沈身当然也不好去过问,以为她是想帮冯靖他们干点活以免自己闲下来更难受。

冯靖把一切货物都安排好,在沈峰他们离开绿洲之前便出发去青州城了。

商队在冯靖的带领下出发了不长时间,冯三儿却是来到了沈峰的房间。

这些日子冯三一直随着殿卫训练,修为已经晋升到了凝丹境中期,现在是百人大队的大队长。有了大量的丹药支持,这些殿卫的修为速度都十分可观。

见到沈峰,冯三儿规规矩矩地行礼,然后从怀中取出一封书信来递给沈峰:“殿主,父亲昨天晚上把这封信交给我,说是薇姑娘写给你的。”

夏姑娘从这几天就和父亲商量要跟他一起去青州城,父亲本来想告诉你,可是夏姑娘不让,父亲也没有办法。

今天夏姑娘跟着父亲离开了,父亲说其实这样也好。夏姑娘虽然看起来外表柔弱,但是内心却极为要强。

“你和白姑娘在一起,夏姑娘无法接受,让她跟着商队出去散散心也好。父亲请求你原谅他,他不想私带夏姑娘去青州,可是夏姑娘以死相胁,父亲也没有办法。”

对于冯靖,沈峰可是十分信任的,知道这一切绝对都是夏薇自己的主意,他怎么会怪夏薇?夏薇的脾气他是了解的。和冯三儿说了会话,了解了一下他自己还有殿卫现在的情况,沈峰便让他离开了。

打开夏薇留下的书信,看着上面娟秀美丽的字迹,沈峰却是不禁有些疑惑,一个沙漠里的女孩子,怎么会写这么一手好字?

此刻心中想着,沈峰却是有点疑惑起来。他从来没听夏薇还有她父亲说过她母亲的事。心有灵曦一点坑

而且夏薇的相貌,在沙漠少女中来说,却是有点太美了?

夏薇修炼的天赋,排除在匠神宫之事,也十分迅速。

这些,此刻在沈峰看来却是渐渐有了一些不同。

“沈峰,我一直渴望有一天自己能这样叫你,而不是叫你沈峰大哥或者是大哥。”

从第一次看到你,看到你那一头白发,我就知道自己喜欢上你了。

后来临沙城的少爷派人来村里闹事,杀了我们全村,连我父亲也被他们害死了。这一切都是因你而起,但我却对你没有一点恨意,我对你只有满满的爱。

我对你只有爱意,虽然知道这种爱也许不该产生,不该有,也不会有结果。

是呀,就在写这封信的时候,我终于让自己承认,其实我对你的爱,是不会有结果的。

既然如此,我为什么还要嫉妒白玉清呢?

我为什么还想着要独占你,不让别人沾指呢?

我知道自己不行,可是我也做不到让自己无视别的女人占有你。

你知道吗,在我看到你和白玉清在一起的时候,我的心都要裂了。

我的心在滴血,我想像着你和她在一起纠缠,想像着你们满足的表情。

可是我在心在疼,我用指甲紧紧地插进自己的胸前,冷冷的血顺着胸膛流下来,我的身子发冷,心也发冷,可是我不疼。

我的身体不会觉得疼,因为我心里的痛已经深入骨髓,已经浸透了我身体的每一个细胞。

我知道,这是人家所说的天性使然,天性中的占有欲,想要独占自己喜欢的东西。

虽然我在沙漠中长大,可是我还是有这种天性,这无法改变。

就像你把一头沙狼杀死,它也学不会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