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白玉清。

原来的她,不会感到孤独,不会感到悲伤,不会想要什么回报。

她觉得自己永远只想默默为少主付出,给他他想要的,自己只站在他背后,默默地像他的影子。

可是就在最后这一刹那,就要她感觉自己要死去,形神俱灭的那一闪而逝的时间里,她忽然想,如果少主现在在我身边,把我拥在怀里,看我最后一眼,那该有多好。

可惜,他看不到我了,我也看不到他,再也无法为他做什么了。

现在,我只想轻轻地吻一下他的脸。

在生命的最后一刻,她没来得及去想为什么朱雀会骗自己,传承应该只是个考验,为什么会把自己烧得形神俱灭。

时间就在此刻直接停止,似乎一切都不存在了。你好;中校先生

在外面等着白玉清的沈峰,突然感觉得自己的心里缺了一块。那种感觉就像在楼梯上踩空一样。不知道将会发生什么,却有一种失落,一种知道要失去什么却不知道要失去的是什么的感觉,让人很是难受。

沈峰心中焦急,却是发现护罩对他的影响没有了。

此刻他急忙冲进了传承殿,发现传承殿竟然丝毫也没有了对他的阻挡,而他也看到了大殿中间的白玉清。

看着白玉清的身影,沈峰终于吁了一口气,心道:玉清在这里,还好。

可是很快他心中的那种失落变得更强烈了,他冲了过去,却是发现白玉清竟没有任何的反应,如同活死人般。

“玉清!”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那种强烈的失落感的来源,原来那就是一个人在预感到自己要失去自己最重要的东西的时候会产生的感觉。

原来人与人之间一直存在有所谓的心灵感应,当你对一个人用心了,依赖了,你的精神灵魂就会寄存在他的身上。当那个人忽然不存在了的时候,你存在于他身上的那丝精神灵魂也便不存在了,失落便产生了。

白玉清一直那样安静地呆在沈峰身边,她的一切都是为他。

凡是沈峰要做的,都是白玉清的第一选择,凡是沈峰需要的,她都为她默默做好。

有时沈峰甚至会想,白玉清就是第二个自己。

可是现在,这个自己没了,她再也不会悄悄站在自己的身后,让自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让自己感觉到无论面对什么都能心中底了。

他抱着她,跌坐在大殿之中。

人活着,努力着,一路上艰难困苦,挫折不断,都有什么意义?难道最后还不是这样,无论你曾有过多少欢笑,有过多少悲苦,爱过谁,被谁爱过,最后还不是什么也没有?

你没带来什么,你又能带走什么?

就在沈峰思绪百转之时,一声轻叹中,一个温厚的声音响起:“还有什么意义?”

沈峰从沉思中醒来,把白玉清抱得更紧了些,怒声开口:“你是谁!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亲亲亲吻鱼

那声音柔柔的响起:“我在这里,我便是朱雀。”

沈峰这才注意到旁边还有一个水晶棺,水晶棺里还有一具巨大的尸体,那是一个红色的鸟类,神色中露出一丝狰狞:“为什么要这么做!”

“这是她的选择。”空间沉寂一会儿之后,那道声音淡淡响起:“你现在想明白了吗,人生有什么意义?”

沈峰看着怀中的白玉清惨笑道:“人生有什么意义,现在还有什么意义?”

沉寂半饷,朱雀幽幽开口:“难道你没有后悔吗?没有后悔刚才没跟她进来,没能在最后关头救她。后悔以前没有好好对也,没有多陪她,多关心她的感受?我能感受到你对我的恨意,恨我就这样夺走了她?”

“我后悔,我恨。可是,这样能让她复活吗?”

“如果我可以让她复活,但却要带走你的生命,你愿意吗?”

沈峰梦的抬头,眼神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坚定的道:“我愿意!”

“我把她救活,再带走你,那样你还是不能再拥有她。而她活过来以后,看到你为救她而死了,如果我问她的话,她应该也会同样选择吧?那么,如果你们始终无法彼此拥有,那又有什么意义?”

是呀,如果她活过来,我却死去,那我不是还会失去她?可是,我怎么能让她死在我的面前?

“我知道,但是,如果我能换回她的话,我还是想让她活过来。”

“那,如果你们一起好好活着的话,你会只爱她一个,永远陪在她身边吗?”

沈峰看着怀中的白玉清,想着林月溪她们,缓缓摇摇头:“不会,我做不到。我爱她,可是我不能答应永远只爱她一个人,也不可能答应永远只陪她一个人。”

“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在乎的人,有太多我想要关心的人,有太多我放不下的东西。你别问我可以放下什么,我什么都不想放下。我知道这样很累,可是我愿意。她遇到危险,我会奋不顾身的去救她,这一切只是我的心要这样做!”

那个声音第一次带有一丝感慨的声音传来:“这不就是人生的意义吗?做你的心想要你做的,守护你想要守护的人和事,这何尝不是人生的意义?又何尝不是我们几灵归墟的原因。”

就在此刻,沈峰忽然感觉到怀里的人儿轻轻地动了一下,两臂略嫌生疏地抱住了他,眼角流下两滴清泪。法医王妃病王爷

白玉清不知道自己经过了多长时间,仿佛是永远,然后就醒了过来,醒来时正好是沈峰冲进来,然后和朱雀有一番对话的时候。

她虽然醒来了,可是身体却不能动弹,被沈峰抱在怀里。

她才知道其实自己的身体一直都在传承殿里,并没有被那大火焚烧,那火应该是烧在自己的意识里,这就是朱雀传承的考验吧。

“朱雀的威能不是不死,而是涅槃。每一次痛苦都能让我们变得更加强大,都能让我们领悟更多的道理,这就是不死的秘密。我的传承者,从现在开始这涅槃之火便赋予你了。相信它在你的手中,一定会帮你守护你想要守护的东西,而我要的,只是希望你们能够替我们守护此界。”

说完,水晶棺中的那具朱雀尸体忽然燃烧了起来,很快便凝成一缕金红色的火焰,从水晶棺中飘出,飘到白玉清的前面融进她额头的印记中。

传承完成,朱雀尸体燃烧,整个传承大殿开始颤抖,地面也开始震动起来。

白玉清还在沈峰的怀里,挣扎着想要下来,沈峰却抱紧了她,快速向殿外跑去。

感觉到了传承大殿这边传来的异响,雪鱼一族和蜥龙等人直接过来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正好看到从大殿里出来的二人。

白玉清看到大家都赶来了,虽然脸上还是清冷的模样,但还是从沈峰怀里挣扎出来。

虽然她从来是一副喜怒不形于色上的样,就是现在也没有一般女孩子那样露出害羞的神色,可是她也不想在所有人面前让沈峰抱着。

看到传承殿的变化,雪鱼族人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知道白玉清应该已经得到了传承。

对于白玉清没有经过他们同意就进入传承殿,他们倒没有什么怨言。毕竟守护朱雀神尸,对他们来说已经不是一件什么神圣的使命,而是他们的一个禁制。

为了当初的誓言,雪鱼族已在这潭底呆了无数年,使命对于这些年轻一代人来说,更像一道诅咒。

现在白玉清完成了传承,他们的誓言也算是完成了,他们终于可以离开这小小的寒潭,去看一看外面广阔的天地了。

雪如虹带着所有族人向白玉清单膝跪地拜了下去:“雪鱼族全体族人,听侯使者您的差遣。”

第六零三章 救援

仙狸一族和雪鱼族其实都是为了守护朱雀神尸而住在这深谷里的,这个因为仙狸族的族长意外死去,玉儿倒是从来没有听人说过。

不过仙狸一族现在还有长老被阴门和圣狐抓了起来,他们却是知道这个使命。

既然白玉清已经完成了传承,也就破解了雪鱼一族的誓言,他们自然可以从寒潭里面出去了。

而从现在开始,他们要跟随朱雀使者,听从朱雀使者的差遣。

从传承殿里出来以后,沈峰感觉到了白玉清有一点小小的改变,虽然表面上看起来还是原来那个冷冷淡淡的样子,但是对自己的依赖似乎加深了一些。

当然这种改变只有当事人才能够感觉,别人看来白玉清除了身上多了一股威严之外,和原来还是一个样子。

朱雀传承,却是并没有让白玉清的修为有什么提升,现在和沈峰、王晨一样都是是凝丹境巅峰。

沈峰和雪如虹、蜥龙、明秋月经过商议,决定尽快把仙狸一族的族人先解救出来,然后再考虑对付阴门和圣狐的事。

因为按照明秋月所言,敌人再来时必然会向阴门求援,届时实力必然大增,到时更加不好对付。

按照蜥龙的建议,原来是打算一鼓作气把阴门的这股小势力直接拔除的,但是考虑到仙狸族人还有他们手中,如果到时候他们挟持人质要挟的话,自己这边投鼠忌器,颇多顾虑。

而且如果出手的话,让他们了解了自己这边,打草惊蛇,再想营救仙狸族人就更难了。

毕竟沈峰这边不是阴门中人,不能不顾仙狸族的死活。

商议之后,大家决定当天晚上便去解救仙狸族,因为现在有了小翠,倒是不用再派人出去调查仙狸族人被押的地方。

修炼之中,时间过得极快,寒潭中早就是漆黑一片而外面的天空上已经挂满了星星。

这次的营救时间并没有选在深夜,而是选在了晚饭的时间。

对于修炼者来说,并不存在在睡眠的时间,即使是在晚上,大部分的武者也是在打坐修炼,所以并不像普通人那样在深夜是戒备最放松的时候。

而且对于武者来说,视线从来也不是一个多么重要的问题,在晚上,他们依靠修为和灵魂之力,一样可以和白天一样探察周围的情况。拽拽公主杠上酷帅王子

反而因为这个最基本的常识,大部分的势力都会在夜里加强戒备,多派巡逻人员,深夜反而是行动最不利的时候。

营救行动,当然不宜太多人出动,人太多了反而会影响队伍的行进速度和灵活性。

雪鱼族这边,一个也没有出动,因为雪鱼族的实力现在阴门完全不了解,沈峰觉得他们的实力还是先隐藏起来比较好。

那天白玉清在得到朱雀印的时候,引起的天地异动实在是太大,沈峰觉得周围的势力,甚至桃花坞也会派人来查看。

如果自己的实力全部显露出来的话,被各方势力完全探查清楚,对以后的行动多有不利。

自己这边。七个蓝卫也没有出动,玉儿虽然关心自己的族人,但是经过商议也留了下来,毕竟她的实力还是弱小了些了。

就这样,沈峰、白玉清、蜥龙、王晨和于小帅、雷傲和雷小傲、明秋月和兰馨带上十五个撕虎雕族人,白玉清抱着小翠,趁着夜色悄悄地升到了寒潭顶部。

得到了朱雀传承,白玉清的修为虽然没有大的提升,但是她的灵魂之力现在竟是足以媲美晰龙。众人浮在寒潭水面之下,并没有急着出水,而是由白玉清先用灵魂之力探察周围的情况。

过了一会,白玉清却是眉头一皱。

看到白玉清的表情,沈峰沉声问道:“怎么,有什么不对吗?”

白玉清道:“是呀,有点不对头。我感觉外面四处有人埋伏着,每个地方只有一人。

可是这四个人除了一个是圣狐族的,一个是阴门的以外,另外两处却不知道是哪个势的人。他们的气息和圣狐族、阴门完全不同。”

沈峰点点头道:“我们现在在西山秘境,如果你引起这么大的动静,没有外人下到谷底来探察反而不正常了。另两处的人,一处应该是桃花坞吧?至于另一处,如果他们不干扰我们的营救行动就算,如果他们敢干扰,那就只能开战了。”

出去解决这些圣狐和阴门的暗哨,当然还是蜥龙最为合适。

蜥龙化作一道黑烟飘了出去,很快便回来了,圣狐和阴门的两处暗哨已经被顺利解决。

并没有惊动另两处的埋伏,沈峰一行人悄悄地从寒潭下面浮了出来,上岸之后在小翠的指引下向着仙狸一族居住地的后面潜了过去。春从天外来

白玉清一路上不停探察着周围的情况,在他们离开寒潭以后,那两处暗哨竟也悄悄跟了上来。

跟出一段距离以后,两处暗哨不约而同地停了一下,他们也察觉到了不对劲。

圣狐族和阴门的暗哨到现在竟然没跟上来,他们很快便明白这些人怕是已经被沈峰等人除掉了,可是什么时候,怎么除掉的他们却根本没有察觉。

这些可以被派出来刺探情报的帮众,一般修为都不会太高,但是也不是一般的武者,他们的感知力,都要强于常人。

这些人自诩感知力是极强的,可是沈峰这边出手除去了自己的同行,而他们却根本没有察觉到。这说明沈峰等人早就知道他们的存在,只是因为他们不是圣狐和阴门这边的人,所以并没有对他们下手。

这样一想,他们心里不由都有点担心,又转念一想,沈峰他们既然知道自己的存在而没有下手,是不是并不想除掉自己。

如果自己只是远远地在后面跟着,他们做什么不去干扰,应该不会有问题吧?

犹豫了一下,他们又远远在坠了上去。

仙狸一族住的地方虽然基本上都是用木质材料做成的,但是他们族中却有一处地方是建在山壁之中的,这里便是以前族长和长老的闭关之所。

到了山壁之前的一处所在,小翠用尖尖的鼻尖拱拱白玉清,示意这里便是石壁秘室的所在了。

白玉清仔细在石壁上看了半天,并没有找到开启秘室的机关。

小翠挣扎着从她的怀里跳到地上,跑到石壁前,顺着石壁爬到一人高的地方,白玉清这才看到那里有一处显得比别的地方更要平整干净些。

小翠用头靠了上去,石壁“轧轧”声响,往旁边滑开,露出一道石门。

原来这石壁只能仙狸一族才能打开,这里被设置了一个小小的阵法,感受到仙狸族的气息才能开启机关。

这样的话,沈峰等人更确信仙狸一族里有内奸了,如果不是有内奸,这些阴门和圣狐族的人怎么随便出门秘室?

石壁打开,里面有人喝问道:“谁?”邪少而立,娇妻十八

小翠早已跳回到白玉清怀中,当面站立的正是白玉清,听到有人喝问,白玉清手中十二红柄匕首直接甩了出去。

秘室中忽然灯火通明,十几个人守在门口,人人手中的武器都拿在手中。

看着这些人,沈峰沉声喝道:“蜥龙前辈,我们挡住他们。玉清,兰馨姐姐,小帅和王晨你们去后面救人。”

蜥龙大喝一声,身体化为一道黑烟冲向敌人中的最前面的两个人。这两个都是王魂境后期修为,以蜥龙帝魄境的实力对上二人极为简单。

沈峰手中黑羽剑一挥,也迎上了一个王魂境初期的阴门之人,雷傲的对手也是两个王魂境高手。

雷小傲则是控制着奔雷剑和一个凝丹境后期的圣狐族人战在一起,撕虎雕在黑翼的带领下对上了剩下的那些阴门门人和圣狐族人。

不知是不是上天自有安排,沈峰的对手却是王家的一个,这人生得五短身材,两次浓眉,一双小眼,似乎是两粒黄豆上面盖上了两片乌鸦尾羽,手中拿着的并不是阴门中人普通的那种偏轻巧的武器,而是一个独臂铜人。

矮子手执铜人双脚,铜人的独臂像剑尖一样前指,看到沈身冲向自己,口中大喝,铜人一甩,砸向了沈峰的头顶。

这一下虽然不是什么精妙的招式,但是王魂境的高手使出,即使是简单的一招也蕴含莫大的威能,无论力量还是速度上都要比凝丹境高上不止一筹。

铜人瞬间落到沈峰头顶,沈峰还是第一次当面对上王魂境高手,竟然被他一招打得有点措手不及。但是沈峰却并没有慌张,急切间人剑合一,心念所指,剑之所至,如同一道电光闪到了矮人的背后。

黑羽剑一来就以速度见长,现在沈峰突破到凝丹境巅峰以后,对剑术的领悟又高了一层。闪到矮人背后,空中踩出风巽步,手中黑羽剑弹剑式如果一道寒芒点刺对手的背心心俞穴。

心俞穴乃是人背心大穴,如果对手被沈峰这下刺中,立刻便会上身酸软。

那矮人的王魂境修为却不是白给的,就在沈峰闪到他的身后的时候,已经预知到危险,双脚连踢,如同背后长眼一样踢在了黑羽剑的剑脊之上。

手中的铜人却反转而上,铜人嘴巴忽然张开,一道黑烟瞬发射进了沈峰的胸膛。

第六零四章 战王魂

王魂境高手和凝丹境最大的区别便在于灵魂之力的强度上,沈峰从修为上来说,已经有和王魂境高手一战的实力,但是毕竟灵魂之力的差别可不是靠修为可以弥补的。

而阴门王氏虽然是以炼化血肉最为擅长,但是他们对于灵魂也很有研究,这个矮人虽然只是王魂境修为,这次入侵仙狸一族他并不是王氏的带头之人,只是两个王魂境中的一个,可是实力却也是不凡。

灵魂之力在战斗中最直接的体现便是感知,虽然沈峰在他的身后,但是矮人却能感知到沈峰的方位和出手部位,所以才能轻易化解了沈身的攻击还反击伤了沈峰。

那道黑烟其实是矮人奴役的一道魂灵,进入沈峰的身份以后便顺着经络,向沈峰的头部灵魂之海游去。

沈峰想不到只是对敌一个照面,竟然就被敌人暗算得手。感觉到自己体内多的那道魂灵,知道非同小可,如果任由它进入自己的灵魂之海,它便会蚕食自己的灵魂。

一边催动灵魂之力迎上矮人的魂灵,沈峰手中风羽剑一点,又是一记弹剑式,向着矮人头顶刺下。

那王门之人本来就因为身高而经常受到门中众人的嘲笑,看到沈峰竟然攻击自己的头顶,显然是因为自己身材远远矮于对方的缘故,心中恼怒。双手一分,手在铜人竟然分作两个铜锏,向着沈峰小腿拍去。

沈峰脚下水坎步,火离步一同踏出,水火相克相生,忽然衍生出两条巨龙,在沈峰的脚下盘旋。

“吼”一声。

两条巨龙荡开两柄铜锏,王氏矮人喝道:“这是什么鬼东西。”手中铜锏又拍了回来。

王魂境的修为,确实不是现在沈峰能比拟的,矮人每一次攻击中蕴含的灵力,都带给沈峰的身体很强的压力。

这些灵气并没有随着攻击的停卡而消散,而是在周围的空间里越积越多。

随着战斗的延长,最终沈峰总会承受不住这种压力,身体被压碎。

毕竟这阴门王氏的王魂境高手,成名已久,无论在修为还是战斗经验积累上,都比沈峰要强了很多。

水坎步和火离步荡开了矮人的攻击,沈峰却并没有再次进攻,因为此时侵入他体内的那道魂灵,已经游到了他的胸口。

那矮人狞笑道:“小子,现在你身体里的感觉不好受吧?是不是那魂体已经侵入到你的胸部了?侵入你的胸部,你的双手就会受到影响,看你再怎么用剑!”龙华若梦

沈峰果然感觉到自己的双手似乎有一种麻麻的感觉,可是并没有那矮人所想的双手受治的感觉。

如果是寻常的凝丹境强者,矮人的这道魂灵入体,自然会像他说的那样影响到双手的动作,可是沈峰在夜翎军里曾经训练过灵魂之力。

而且他还吸收了人面蛛皇的妖丹,服用过铁轻翼为他选择的加强灵魂之力的丹药,其实他的灵魂之力虽然还达不到王魂境的程度,但是比起王魂境也低不了多少了。

绝对不能让那魂体控制了自己的身体,那样的话自己的灵魂也会慢慢被这王氏矮人所控。

沈峰忍受着身体的麻酥感觉,手中风羽剑又一次扬起。

那矮人想不到沈峰这时候竟然还能举起手来,手中铜锏也是举了起来,大笑道:“小小凝丹境,也想炼化我魂体?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多长时间?”

“嗖”。

沈峰并不答话,手中风羽剑凌剑式发出一道寒光斩向矮人。

这一道凌剑式发现,带起的寒光如同一轮烈阳,把这片秘室都照得透亮。

那王氏矮人却也想不到沈峰竟然身怀这样高深的剑术,两柄铜锏又剑在一起成为一个独臂铜人,想要抵挡沈峰的剑式。

沈峰听了刚才矮人的话,心里一动,一面发动攻击,一面从自己的灵魂之海里调动出所有的灵魂之力,向着胸口的魂灵包围而去。

他原来只是想着怎么抵挡对方的魂灵,却是没有想到可以把它炼化据为己有。

沈峰的灵魂之力包围过来,那魂灵似乎也感到了害怕,竟然停止了继续向上游走,想要转头逃走。

沈峰发现了这个变化,知道自己的灵魂之力完全有可能炼化这道魂灵,心中一喜,催动灵魂之力追击。

那矮人也是看沈峰只是一个凝丹境的修为,所以才敢把魂灵打入沈峰的体内想要吞噬他的灵魂,俘获多一道魂灵。

他却没有想到沈峰并非一般的凝丹境武者,沈峰的灵魂之力比起普通凝丹境武者来高上不知道有几倍。

“小子,你敢!”权之巅峰

口中喝着,矮人的独臂铜人挡住了凌剑式,可是沈峰也在他的铜人身上斩出了一道深深的剑痕。

王氏矮人想不到沈峰无论在剑式上还是在灵魂方面都这样出色。他原来以为以自己王魂境的修为,一定可以快速拿下沈峰,然后转而包围其他敌人,想不到他连一个凝丹境的武者都不能一举击败。

魂灵和主人之间通过灵魂之力相连,矮人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