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7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兀凼雇蛭镆病!

当时沈峰的修为还不够,还不能修习这第五句话,不知道现在自己的修为,够不够修习这句话了。

这句话是说,巫术,就是用舞蹈来使神灵降临,用意念通天地,并且役使世间万物的法门。

阴门用来控制白玉清的,很显然就是属于巫术的范围。如果能修习了天阴地阳经的这第五句,就应该能想办法解开白玉清的束缚。

运转灵气,让自己的神念完全沉浸这句话中,沈峰觉得自己的心神忽然一沉,如坠冰窑,进入了一个黑暗寒冷的空间。

这里,是一处封闭的所在,阴风习习,鬼气森森,就好像是一座坟墓。沈峰能感觉到,在这片空间里,充满着强大的灵魂之力。

这些灵魂之力,给沈峰的感觉好像有千万人的灵魂汇集在一起那么多,而且这些灵魂之力中还蕴藏着一丝的怨气。

一股不知道从何而来的信息传入沈峰的神念之中,原来这些灵魂都是无数年以来,修习巫术之人在各地采集来的。

这些灵魂之中,有自然死亡之人的灵魂,有病死之人的灵魂,有各种意外死亡之人的灵魂,也有战争之中死亡战士的灵魂,更有被折磨而死之人的灵魂。

修习巫术,首先就要用自己的灵魂之力,和这些灵魂进行一种灵魂上的对话,了解它们,感知他们。

这些灵魂,无数年来在这个空间里不能得到解脱,成为修习巫术之人用来提升自己巫术的道具,让沈峰心中不由生出恻隐之心。

可是他现在对巫术根本还是一窍不通,即使对这些被囚禁了无数年的灵魂同情,也什么也做不了。白玉清的神念被白板控制,她的灵魂应该就像这些被囚禁的灵魂一样,忍受着无限的痛苦吧?

沈峰知道,自己只有尽快修习巫术,找到解救白玉清的方法,才能把她从白条的控制之下解救出来,说不定还能从中找到对付阴门的一些邪术的办法。特工宝宝迷糊妈

白玉清一直那样呆呆地站着,让沈峰看了心疼。按照第五句话里传来的信息,沈峰修习了几天以后,终于可以可以和那些灵魂初步沟通,区分每一种灵魂里包含的不同情绪。

五天以后,五官殿的一个长老来到了天赐绿洲。这个绿洲姓曲,如叫曲洋。曲洋在进入阎王殿之前,曾经跟着一个不知姓名的老者学习过一种功法,应该就是巫术的一种。

曲洋看了白玉清现在的情况,他却是也无能为力,他虽然当时也修习过巫术,但是却没听那老者说过这种养育白条,控制神念的方法。

“曲长老,不知道您师父能不能解救玉清呢?”沈峰听到曲洋跟他师父学习过巫术,心中生起了一股希望。

让婆婆这样的圣体境都束手无策的巫术,沈峰不知道曲洋的那个师父是什么修为,能不能救得了白玉清中的这个阴毒功法。

曲洋在总殿主继承人选拔赛上,见过沈峰的惊人表现,对这个比自己要低上一个辈分的总殿主继承人却是十分欣赏,对着沈峰笑着开口说道:“少殿主,我可以带你去找我那师父,看看他到底有没有办法来解救白姑娘。”

经过商量,这次沈峰和曲洋出发去寻找曲洋的师父,沈峰还是只带了雷傲和鲸龙二人。别的人虽然也想跟着他出去,但是因为现在天赐绿洲和阎王殿的的发展,每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婆婆更是还要回到影子总问去做阵,蜥龙也要留在天赐绿洲。再加上这次只是为了找到曲洋的师父,应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最后还是同意了沈峰的意见。

西山秘境有一半的地方是高山深谷,此时曲洋领着沈峰正走在一片深谷之中。山谷之中,到处都是一块块的碎石,没有一块完整的大石,仿佛经过了很严重的爆炸一样。

而且,不但是这个山谷,防近千里以内的地域,都是这种景象,在这些山谷里,没有成片的森林,甚至连高一点的树木也没有。

沈峰几乎所有的阴阳界地域都去过,像此地这样的景象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知道这一片曾经发生过什么样的事,或者本来就是这样的景色。

沈峰问曲洋知道不知道这里的景象是怎么形成的,曲洋连连摇头,他说这里无数年以来便是这种景象,谁也不知道是如何形成的。元之武

白玉清被沈峰用空间禁锢封印起来放在了重明鸟画卷中,不时用神念探察她的情况,还是原来那个样子静静地发呆。

这天傍晚时分,曲洋终于带着沈峰来到了一座小石屋前,似乎早就知道几个人的到来,一个老者伫立在夕阳的斜辉里迎接他们。

老者看起来就和某个山村的普通老人一样,身上没有一丝的灵气波动,似乎根本没有任何的修为。

一头白发,脸上的折子像过年的包子,脸上的老年斑都快要遮住了整张脸,皮肤粗糙,穿着也很随意,一身洗得发白的旧衫,一双布鞋。

看到老者,曲洋远远地就跪在了地上:“师父,弟子曲洋,多年没来看望你老人家,还请原谅。”

老者的颤抖着双腿走到曲洋面前把他扶起来,老者轻轻一笑道:“曲洋,你我虽然也有过几次见面,但是却并无师徒之谊。而且我也发誓再不将巫术行之于世,却永远也不会再收徒弟了。”

我早算到你们今天的来意,虽然也想帮你们,但是却不知道能不能把那女娃儿救回过来。

“不过既然她是因为巫术受制,自然也要用巫术解救,你们来了,我就尽力而为吧。不过事情结果如何,却不是我能控制的。”

老者说完,看着沈峰道:“能不能救你妻子,还要看你自己的造化。”

沈峰惊奇地问道:“老人家,巫术竟有如此神奇?你不但可以算到我们今天会来这里,还能知道玉清是我妻子吗?”

老者呵呵一笑一边带着他们往石屋里走去,一边缓缓地道:“说起来,我和你们阎王殿倒是颇有几分渊源,不但曲洋曾和我见过几次,就是你们阎罗殿的殿主穆秋雨,也曾和我探讨卜算之术。”

沈峰第一次遇到穆秋雨时,穆秋雨就曾给朱见仁测过字,也给沈峰算过卦,原来他的卦术还是向这老家学的,却不知道这个老者是不是巫经的传人。

老者颤巍巍地坐下,接着对几个人道:“经云:凡人之性,爪牙不足以自卫,肌肤不足以悍寒暑,筋骨不足以趋利辟害,勇敢不足以却猛悍。”

这就是说,普通人如果不修炼,连野兽也敌不过,身体无法抵御寒暑,更不以规避危险的事物。读心狂女

人类为了在艰难困苦的环境生存,就产生了两种方式,一种就是武者,强身健体,逆天改命,与天地相争。

另外一种就是巫者,巫者又分两种,一种是以卜算以预知吉凶,提前做好应对的准备。另外一种就是操控灵魂,奴役妖兽以为己用。发展到后来,更是可以控制人类的灵魂。

后来奴役妖兽的法门,又分化成两派,一派是就是直接控制妖兽的灵魂,将其炼成魂灵,或者是将其炼成傀儡。

另一派却是和妖兽形成一种伙伴关系,人类和妖兽相互依存。

功法的不同,形成了不同的门派势力,于是出现了阴门阳门之分。后来更是发生了一次两个派别之间的大争斗。

结果你们看到了,阴门隐匿数百年,阳门成为阴阳界所有门派的领袖。

但是其过程之惨烈,却是你们这些年轻人不能想像的。

“西山秘境便是当时的主战场,造成了千里以内群山倒塌,巨石成末的场面。当时两派之中,所有圣体境以上的武者皆尽战死,这魄境武者十不保一,可见战斗之惨烈,死伤以千万计。”

沈峰这才知道,原来他们来时的路上遇到那些奇怪景象,竟是数百年前那一次阳门联合各门派追剿阴门造成的。

千里之内山体全部倒塌,所有的巨都被武者用功法轰成了碎块,当是的战况该是何等的宏大壮烈!听怕整个阴阳界都变成了修罗战场,无人可以置身事外。

“那一战后,无数武者虽然战死身体神念俱灭,但是灵魂之力却在西山的这些山谷里存在着,阴门隐匿起来,反而在巫术上利用这些灵魂取得了重大的进步。也许,这个女娃儿所中的这种功法,就是阴门在这些年里研究出来的吧。我虽然以前从来没见过这种功法,也不知道该如何破解,但是这种功法极其阴毒,用正常的法子根本没办破解,只有以毒攻毒,用比他更阴毒的巫术才能破解。”

白条乃是选取新生婴儿中灵魂之力强大者培养而用,其手段极其残忍,可说阴毒无比,老者说要用更阴毒的巫术才能破解,那又该是什么样的功法呢?

第六八三章 阴界

看到沈峰脸上疑惑的表情,老者知道他心中在想什么,叹了口气道:“我们巫术中有一种功法叫做‘千灵噬神’,是专门针对神念的一种功法。这个女娃儿中的既然是针对神念的功法,你就用这个千灵噬神来针对,应该有效。”

沈峰问道:“我用千灵噬神把玉清体内的白条神念杀死后,千灵噬灵不就又控制了她的神念吗?”

老者呵呵笑道:“这你就是多虑了,既然是你修炼的功法,自然与你控制,你若是不想伤害她,你的功法怎会伤到他?如果是我当初修为还在的话,千灵噬神我倒也是修炼过,但是我现在修为尽失,却是无法帮到你,你只好自己去修成千灵噬神然后救你的妻子了。”

老者说完,拿出一本秘笈来交给沈峰:“这便是千灵噬神的功法秘笈,但是修炼千灵噬神最少也需要吸收千只以上的灵魂,在普通的地方却是不能修炼。不过这里是数百年前阴门和阳门的战场,当时死在战斗中的武者,有很多灵魂不散,现在都聚集在一些阴气很盛的地方,你可以到那里去修炼。”

沈峰听了老者的话,知道他一定知道这些阴气很盛,聚集有武者灵魂的所在,鞠了一躬道:“请老人家指点那处所在,我马上就进入其中修炼!”

老者听了沈峰的话连连点头,似乎也很是欣赏他为了白玉清深厚感情,皱眉道:“说到阴气极盛的地方,附近倒就有一个极好的九幽之地,只是每次只能进入一人,他们不修炼千灵噬神,只怕进入其中反而对修为不利。”

鲸龙和雷傲自然是不用修炼千灵噬魂的,听了老者的话,沈峰对二人道:“你们在这里等我吧,我尽快练习老人家传给我的千灵噬神,一修炼成功我马上就回来。”

至于曲洋,却是还要回五官殿,现在各个分殿主不在,这些长老不敢在外面呆得时间过长。老者带着沈峰来到了石屋外面的空地上,沈峰这才注意到石屋前竟然刻画着一个阵法,却是一个传送阵法。

沈峰和老者站到了阵法当中,只见刻画成阵法的线条光芒闪动,沈峰和老者已失去了踪影。

一阵眩晕,沈峰神神一看,发现老者已经带自己站在一一扇石门之前,整扇石门都是黑乎乎的颜色,在石门面刻着个大字:“幽冥。”

本命天尊

幽冥,传说中而是阴间所在,沈峰却想不到这个老者带自己修炼的地方竟然也叫幽冥。为了救白玉清,即使真是的鬼魂所属的阴门,沈峰却也不会害怕。

沈峰试着推了推石门,发现那石头重逾万斤,他这一推石门根本是纹丝未动。

老者让过沈峰走到门前,从怀进而掏出来一个和阎王殿的阎王领差不多的东西,在黑门的边框的一个凹槽里一按,黑色的大门“咯扎扎”打开。大门敞开,一阵刺肌的阴风卷了过秋,沈峰不禁打了个冷颤。

老者对着沈峰道:“此地就是一处队气极盛的所在,最适合修炼千灵噬神功法,你进去吧。”

沈峰抬脚走进门去,正想问老者自己修炼完以后要怎么了开这里,却发现自己站在旷野之中,天上一天残星,身边凉风习习,哪里有什么黑门,又哪里有什么老者?

摇了摇头,沈峰忽然沈得自己有些恍惚,怎么来到这个陌生的的所在,又是为什么会站在这里,竟然觉得自己的记忆不是十分真实。

神念进入重鸣鸟空间,把白玉清的身体引导出来,看着白玉清安静的样子,沈峰心里舒了口气:“还好,玉清还在这里。”

沈峰记得老者告诉自己,这里是阴气极盛之地,最适合修炼巫术,可是沈峰却环视一周,灵魂之力运转,却根本没有发现周围有老者所说的亡者灵魂。

搜寻半天没有结果,沈峰只好抬脚向前走去,想着也许老者所说的亡者灵魂,也和活着的人一样,会找地方藏匿。

沈峰这才想起老者交给自己的那卷秘笈自己还没来得及看,老者说要送自己到一块极阴之地自己便同意了,却根本还没有修习巫术,即使现在遇到了亡者灵魂,也是根本没有办法炼化的。

沈峰的心中,隐隐觉得似乎有什么不对,可是又说不清楚是哪里不对,只是觉得那老者是极为可信之人。可是又觉得老者所言所做,颇有不实之处,可是自己并不能找到是什么地方不对。

不但是沈峰,就是鲸龙和雷傲,自从跟着曲洋来到了老者所在的地方以后,便失去了任何的警惕心理,老者说只能沈峰一个要进入极阴之地修炼,二人竟然连反对也没有,就放心地让老者把沈峰通过传送阵传送到了自己根本不知道在何处的所谓九幽之地。豪门冷少:绝宠新娘

没有找到老者所说的亡者灵魂,沈峰只能盲目地四处走着,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前面出现了道路,也有些行人在路上行走。

让沈峰感到奇怪的是,天空一直是缀满了零落的残星,天空还是那阴沉觉的样子,自己来到这里以后已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可是天还是没有完全亮起来。

沈峰感到奇怪,脚下加快了速度,赶上了前面一个低头赶路的身影,出声问道:“打扰子大哥,你这是去哪里?”

那身影走路显得极为吃力,说起话来也是有气无力:“去……哪里,难道上……你不……和我一样,去……等着……王发……那东西吗?”

沈峰不知道他说的王是谁,更不知道他所说的那东西是什么,摇摇头正要追问,却看到那身影停了下来,用力耸动着肩膀,鼻孔里发出“嗞嗞”的吸气声,似乎在嗅什么味道。

忽然,那身影转过头来,张开双手一把把沈峰抱住:“好浓的生气!你是刚下来的!”

沈峰并没有使用修为,只是凭借身体的力气用力把他甩开,喝道:“你干什么?”

那人被沈峰一把甩在地上,还在挣扎着向沈峰这边抓来,口中嗬嗬有声:“你身这么我多的生气,借我一点吧?等我从大王那里求得生气再还你!”

沈峰这才看清此人的面貌,只见他整个脸孔都是青黑色,头上的头发如同冬天山野间的枯草,似乎随时都会折断,脸上皮包骨头,并无半丝血色,鲍牙外露,驼背弓腰,佝偻着身体,就如同数月没有进食的饿汉。

沈峰刚才只是一甩手,便把他扔到了地上,似乎此人根本没有一点的修为,沈峰对自己动手打了一个普通人感到有几分歉疚,伸手想把他拉起来。

那人眼中满含渴望,看着沈峰伸上自己的双手,在沈峰握住他鸡爪一样的手掌,想要把他拉起来的时候,那样忽然张开大嘴,一口便咬在沈峰的手腕之上。

以沈峰的修为,竟然根本没有来得及收手,被那人一口咬住,只觉得全身的灵气就像皮球被扎了一个洞一样,向着那人的体内涌去。翼世界

沈峰想要抽回手来,却发现自己全身不能动弹,就好像是受到了修为比自己高出很多的强者的威势压制,体内的灵气完全不听自己的调遣,只是一个劲往那人咬在自己手腕的嘴巴里涌去。

灵气从沈峰的体内进入那人的体内,只见那人枯黄的头发慢慢变黑,身上皱巴巴的皮肤也在变得光滑,面色也没有那么青黑难看了。

约摸过了一刻钟,那人才叹了一口气,恋恋不舍地放开了沈峰的手腕,看着沈峰手腕上留下的两道齿痕,那人脸上竟然露出一丝羞愧,伸出手来在沈峰的手腕上一摸,伤痕竟然眼看着便消失不见了。

沈峰只觉得体内的灵气被这人吸走了十之**,现在感觉全身无力。而那人在吸了沈峰的灵气之前,模样变成了一个中年男子的样子,看起来倒也有几分气势。

那人看着沈峰冷声道:“只是王魂境的修为,怎么来到了这里?如果没有帝魄境的修为,死后根本来不到这里,灵魂大都会溃散,而你好像还没有死去,身上还有生魂的味道,怎么来到了这个地方?”

沈峰心里已经有了一个隐约的猜测,还是试探着问道:“前辈你是!死去了?不知道前辈是什么修为?能否告知晚辈你的名号?”

那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幽幽的看着沈峰道:“在这里的,都是死后不甘,不愿意堕入轮回的灵魂,说到名号,我现在这个样子,还配提起自己的名号吗?只是不甘进入轮回,害怕被打散记忆,靠着别人几年一次施舍的生气,人不人,鬼不鬼地苟延残喘的可怜灵魂而已。”

沈峰只觉得自己的体内灵气大量流逝,连说话都颇为费劲,挣扎着从怀里掏出几枚灵气丹吞下,慢慢恢复着灵气。

那人看到沈峰拿出来的灵气丹,眼里异光闪动,似乎想要抢夺,却终于忍下了心中的念头。

看到那人脸上的表现,结合刚才他不顾一切吸取自己体内灵气的表现,沈峰知道这人很想要这些灵气丹,但是毕竟还有一丝良知未泯,在吸了沈峰的灵气以后似乎变得冷静了许多,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疯狂。

第六八四章 半部药典

那人本来是竭尽全力似乎在赶着去某个地方等着什么大王发什么东西,好像是用来延续生命的,现在吸了沈峰的灵气,似乎并不急着赶路了,反倒坐在了地上,若有所思。

沈峰连这里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好不容易遇上这位不知道是人还是鬼的存在,自然也是不急着离开。

等到沈峰灵气仿佛得差不多了,那人站起身来道:“你跟我来吧。”

口中说着,伸出手来拽住沈峰别走。刚才这人来的时候,似乎全峰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了,现在却行走如飞。在完全不动用修为的情况下,速度也比得上沈峰在空中飞行。

沈峰看这人的表现,最少也得是和穆秋雨一样的圣体境强者,不管此人现在是生是死,在阴阳界一定是大有名气的,但是他却不愿说出自己的姓名。

此是似乎甚是广袤,这人也好像对地形,路径甚是熟悉,一路上时分拐入小道,时而翻过小山,沈峰能看到远处偶尔有一个个佝偻前行的身影,这人显然是有躲开他们。

天空依然是那样的残星悬挂,并没有亮起来,也没有暗下去,就是那种阴沉沉的夜色,让人心里觉得压抑。

半个时辰,以此人的脚程,最少也应该走过了数千里,好像还没走到目的地。沈峰真不敢想像,遇到他时那种一步一捱的样子,要走上多少日子才能走出数千里。

似乎感知到沈峰心中所想,那人哼了一声道:“我们这些死鬼,在这里的日子,就是来回往返于去领生气,和领生气回来的路上。你如果在这里遇到我们这些死鬼,我们不是在去往领生气的路上,就是领完生气走在回来的路了。除了这件事,在这里我们完全无事可做。”

他口中所说的王,几年才来施舍一次生气,他们这几年就消磨在来回的路上!

沈峰问道:“前辈,你们为什么不在那里等着呢?”

“等着?几年发一次生气,就光等在那里?那种滋味,让我们这些死鬼都恨不得再死一次。在路上,是我们在这里唯一的生活内容,再没有了这一路上的挣扎行走,我们还不如当初就魂飞魄散了。可是现在我们这种情况,却是想魂飞魄散也做不到了,只能一天天这样苦捱。”

生活的唯一内容就是像蜗牛一样挪动在来回的路上!而他口中所谓的路,即没有树,也没有草,更没有鲜花,甚至没有阳光,没有月亮,有的只是残星黑夜。我的民国不可能这么异次元

那人终于把沈峰带到了地方,这虽一片相对平坦的空地,在地上挖了几十个一张床大小的洞,就是他们的“住所”。

看样子,这里应该有和这人一样的几十个“人”住在这里,但是现在应该都在一步步挪着去领所谓的生气,只有这人遇上沈峰提前回来了。

其实在沈峰的身上铁轻翼给他装了各种各样数不清的丹药即使是像这人这样吸取沈峰的灵气,也足够消耗几十年没问题。

那人把沈峰扔在他的“家”里,他自己坐在那一头,和沈峰四目相望。

看着沈峰的眼神,知道沈峰对自己现在这种环境充满疑问,那人淡淡一笑道:“你看我们挖的这些坑,像不像一个个墓穴?虽然我们只是生不能生,死不能死的灵魂,但是我们时刻记得要提醒自己,现在是一种什么情况。提醒自己,这样挣扎着保存着这丝灵魂,究竟是为了什么。”

沈峰小心地问道:“为了什么?”

“不甘!你没听说过吗,只有心犹不甘的灵魂,才会保持散,只有怀有大不甘的灵魂,才会像我们这样还不愿意魂飞魄散。”

那人的脸色突然变得狰狞,胸膛剧烈起伏,不知道他想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

片刻以后,那人强自把心中的忿恨压了下去,伸出手来对沈峰道:“我从你的身上,感受到了药典的气息,拿出来给我看看吧。还有,你身上是不是还有一瓶九龙耀日?也拿出来给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