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7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铣鍪郑羊崃槌隼吹娜鲆趺啪莸阋灰还セ鳌

大漠的鸣沙坡,位于大漠的最北边,离虚无之海不过数里路。

鸣沙城的由来是因为每当月圆之夜,沙坡上总会响起千军万马行进的声音。

联盟军来到的时候,建在鸣沙坡地下的阴门据点已经人去窝空,只留下数里路的一片地下建筑,里面有几十间牢房,很明显是用来关押那些少女的。

这么多的人和东西,阴门绝对不会转移太远,婆婆推测他们转移的地方不会超出十里地,但是影子和阎王殿一起探察,最后还是没有找到阴门的新据点。

袭击鸣沙城的三天以后,联盟又对大漠的月黑头和西山秘境的挂月岭分别进行了攻击,但是和鸣沙城一样,都是人去窝空,一个人影也没见到。这让婆婆很是不解,以阴门现在的实力,对付联盟应该是轻而易举的。

他们一再退让,只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们的圣体境以上高手一定都抽不出手来对付联盟这边。

如果这样的话,只有一个可能,就是四个门派到西山秘境深沟的那些顶尖高手,给阴门造成了很大的压力,使他们不得不把所有圣体境以上的高手全部收回去被动防守。

这也从侧面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西山秘境的深沟,很可能就是阴门的老巢,看来穆秋雨数年的暗查没有白做。

猜测到这个情况以后婆婆又亲自带队对阴阳谷进行了攻击,可是情况却和前面三个地方不同,阴阳界里不但有圣体境高手,而且防守十分严密。

双方进行了激烈的战斗,虽然阴门的实力明显高于联盟方,但是他们只是防守并不进攻,所以联盟这边虽然有数十人伤亡,高手却并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阴门一定从白玉清身上的朱雀血脉里,研究出了什么对他们有用的东西,婆婆清楚地知道这一点,但是却没有什么办法阻止他们。

第六八七章 生死攸关

在这几十个祖们之中,有一个了巫门以前的前辈武者,回来以后,沈峰就白玉清的事让他进行了请教,巫祖认识探查了一下白玉清的情况,却不记得在巫术之中有这种功法。

巫术虽然可以控制人的灵魂,但是却不像白玉清现在这样,她的体内似乎有两个灵魂,两个神念。而且因为白玉清本身的灵魂之力够强,神念够坚强,另一个神念并不能完全占据她的身体。

而且,巫术控制了以后,即使施法者不在,被控制的人或者妖兽还是可以行动的,只是行为方式和以前的自己可能有所不同。

而白玉清现在的情况,在没有阴门的人在场控制的放在,根本就是一动不动。

巫祖得出的结论就是,巫术虽然控制人的灵魂,但是那个灵魂却还是被控制的人自己的。现在白玉清体内却是多了一个神念产灵魂,和巫术是截然不同的两种情况。

别的那些祖们也一一探知了一下白玉清的身体状况,大家都是连连摇头,弄不清楚到底是哪种功法

最后,阎祖怒了:“妈的,不就是阴门的邪毒手段吗?阴界里不是也有很多阴门的灵魂在的?我们去找一个抓来,让他给看看是怎么回事。”

听了他的话,那些祖们没有一个回答他的,都用像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过了一会,他自己也似乎知道自己所说的有点不可能做到挠挠头道:“这个,沈峰啊,要不咱就再研究研究。”

随着修为的提高,沈峰感觉到体内的正阳之火的温度一直在提高,在王魂境后期以前,其温度还在沈峰可以承受的范围,使他的身体强度不断得到提高。

就是在平时的训练当中,这些老祖们也一再感叹,自己就是在帝魄境时,也没有现在沈峰的身体强度。

沈峰的身体在正阳之火的日夜淬练之下,再加上蜥龙的三滴神龙血脉,还有五行之力的淬炼,虽然比不上圣体境的强度,却也据对十分强悍。

而正阳之火对沈峰身体的淬炼,就像大火炼钢,可以把钢炼得更硬,也可以把钢烧成水,化成灰。

现在正阳之火再沈峰的身体之内,已经快要达到了沸腾的临界点。一旦正阳之火沸腾,那么它就会直接把沈峰的身体烧成一锅开水。

沈峰的实力突破帝魄境的时候,正阳之火一定会沸腾的,到那时候如果没有极阴之物的压制,会在提开到帝魄境的同时就变成了飞灰。exo的冷魅血族公主

而现在的情况是,即使沈峰压制着自己的修为一直不提升,虽然不至于一瞬间就会被烧成灰,血脉却也会慢慢被煮沸。

整个阴界,一直就是沈峰进入时的那个样子,天上几颗残星,天空也一直是阳界中夜晚将尽未尽,天色将明未明时的样子。

阴界里其实是充满了阴气的,比起外面的阳界来当然是在冷上许多,可是这阴冷,却明显和正阳之火的至阳无法相比。

沈峰身上的炙热气息,终于压制不住散发了出来。第一个发现的还是阎祖,他们现在的灵魂情况,似乎极喜阴冷,对于阳气的感受很是敏感,发现在了沈峰的不对以后,沈峰便把正阳之火的事向这些祖们说了。

这事却是让这些以往无所不能的祖们愁大了脑袋。而沈峰现在的情况,却是突破到帝魄境也不是,不突破也不是。

如果突破到帝魄境,有极阴之物压制着正阳之火,以后正阳之火对沈峰便只有好处,没有隐患了。而到时候没有极阴之物压制的话,就会烧成一把骨灰,和这些祖们一样成为灵魂体了,以后再想修炼突破可就千难万难了。

就在这个时候,巫祖却是高兴地跳了起来,抓住沈峰大叫道:“我终于弄明白你老婆身上这是怎么回事了。”

沈峰听了大喜,虽然巫祖弄清楚白玉清身的的状况不代表就能给她治好,但是最起码知道了事情的本质,就可以对症下药,总比现在这种抓瞎的情况好多了。

“夺舍之法!这其实就是夺舍之法的变化。”

按你说的,他们从小便养着这些可的小孩子,不让他们动,也不教给他们任何东西。这就造成一个结果,这样的小孩子,活着其实和死去了一样。

他们的身体是僵死的,灵魂是空白的,只有神念无比强大。这

人的神念是要依附在身体上才能存活的,死后如果在一时片刻之内找不到合适的身体夺舍,那么神念就会死亡,变成我们这样的灵魂之体。

可是这些被培育出来的神念,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办法,竟然可以离开人体存活。

说到底,这所谓的白条,只是一道没有灵魂的神念,虽然可以存取玉清的身体,但是因为没有灵魂,也就是没有思想,不能控制她的身体。鬼影狂岚

“这阴门实在是太可怕太阴毒了,连这种功法都在研究,这是要遭天谴的。”

阎祖冷笑道:“如果天谴真的灵险的话,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了,阴门早就该覆灭了。”

沈峰急切地抓住巫祖问道:“巫祖,你竟然知道了这是什么功法原理,一定有办法救玉清吧。”

那巫祖去是连连摇头:“我知道也没用呀。你知道,我们只是灵魂之体,却不能影响到人的神念。”

灵魂,也叫鬼魂。是可以进入人的身体的,进入以后不是夺舍,是夺魂。现在玉清的体内,灵魂是她自己的,没有必要夺魂呀。

想救她,只有两个办法。一个是你把自己的神念修炼到比玉清体内的神念更强大,进入她体内强行把那神念抓捕或者击杀。

另一种就是求助真正的阎王殿。

阎王派出的拘魂使,会把神念死去以后的人的灵魂拘到阴界,免得他们在阳界里到处游荡。

这是说的自然死去的人的情况。而如果有些在人间作恶的人,阎王殿认为该自己管的,有时就会派出拘魂使和灭神使二人一起去。

灭神使先把那恶人的神念灭杀,拘魂使再拘走他的灵魂。这样的情况,在阳界那些不知道其中原由的普通人看来,就是暴死。

“如果能求得他们的帮助,再强大的神念也会被一击而杀。”

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大家都知道,阎王殿的灭神使,岂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支使得动的?

现在的情况却是,白玉清的情况虽然复杂但是却并不是迫在眉捷的,沈峰却是随时都可能化成他们一样的魂体的,首先最重要的就是解决沈峰的问题。

阎祖静静地考虑了半天以后,长吁一口气对大家道:“现在的这种情况,倒是真要冒死去见一下我们这一界的主管王了。”

大家有的点头,有的摇头,很是无奈。

药祖叹了口气道:“说起来也算是沈峰有幸,主管我们这一界的恰好就是二大王楚江王,他的剥衣亭寒冰地狱可说是天上地下也极为少见的极阴之地了。只是,我们这些灵魂,如果不是被大王召见冒然冲撞进殿的话,就要先受寒冰大地狱之刑,受十六小狱之刑。这些刑罚经受一遍,只怕不死也要去半条魂。”都市虫皇

阎祖慈爱地看着沈峰:“这是我阎王殿的弟子,他妻子也是我们阎王殿的弟子。”

现在他们两个意外进入此间,又都需要大王的帮助才能活命,不正是冥冥之中的天意指引吗?

如若不然,他们为什么不去到别的地方呢?所以,这就是需要我的时候了。

我一个死鬼,早就该魂飞魄散的,忍了这么多年,我为的是什么?

这就是看到自己的后辈能有出息?

现在看到他们,知道阳界虽然因为阴门变得乌烟瘴气,但是这些后辈武者,却始终没有放弃,始终在努力,我很欣慰。

“别说是半条命,就是把我这条残魂全扔在寒冰大地狱中,我也要去给他们争取一线生机!”

这些老祖们进入阴界以后,却是逐渐地相信了天命,相信一切皆有因果。

这就像我们人是一样的,年轻的时候一腔热血,视天命如无物。到了年老的时候,会发现自己的这一生有很多事除了用天意根本无不解释,开始相信天命。

沈峰直接跪倒叩首道:“阎祖,你这么多年来苦苦支撑,灵魂已经严重受损,现在去受那些刑罚,哪里有幸免的可能?这事既然发生在我和我妻子的身上,如果有天意的话,那也是针对我们的天意,该由我来承担。”

众祖也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这祖孙二人,沈峰和白玉清的情况,好像真的只剩下一条路,就是去见楚江王大人了。

就在这个时候,天空中忽然发生了变化。

从沈峰来到这里以后,天空一直是那样黑沉沉的样子,无风亦无雨。

现在的天空,忽然好像卷起了一阵大风,吹得天上的残星摇荡,四周的空气里也充拆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威压。

本来正和沈峰在说着话的这些祖们,脸上全都露出惊恐的神色,七手八脚地把沈峰推进了一边的一个坑中,叮嘱他千万要屏住呼吸,收缩全身的灵气和生命气息。

沈峰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看到一片黑影从远方如风一般卷了过来。

第六八八章 拘魂灭神

这些老祖,哪一个也是圣体境的修为,虽然现在变成了魂体,没有身体的情况下不能完全发挥当初的实力,但是原来的气势还是在的。

天空中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竟然让这些老祖一个个面如土色,战战兢兢。

其实沈峰不知道,如果是在以前,这些老祖虽然对阴界的这些管理者也算恭敬,却万万不会显示出这种惶恐来。

今天之所以他们会这么害怕,却是因为沈峰的缘故。如果被这些管理者发现了沈峰,以他还不到帝魄境的修为,只怕一口气就把沈峰吹得形神俱散。

这些老祖在这里无数年,好不容易见到了一个来自自己故乡的后辈,自然是爱护有加,这些日子以来对沈峰也是极尽所能地倾囊相授。

今天这些管理者来到这里,绝对不是无缘无故的。寻常的时候,他们所在的这个位置几百年也不会有大王的使者路过,更不用说现在看他们的动向好像是专门来他们这边一样。

那片黑影的来势甚快,片刻之后,便来到了沈峰他们的头顶。

沈峰这才看清楚,这片黑影看起来气势甚大,却只不过有六人而已。

当先二人,身高有一丈开外,虽然比起普通人来说算得上是高大了,但是却也并没有特别的地方。身上气势内敛,毫无波动

反而是后面的四人,每个人的身上都有着强烈的气势,剑眉戟发,很是威猛。

当先二人都是一身金衣,上面纹着团纹,一人手执长索,一人手拿金钢杵。

后面的几人却是一身黑衣,手中的武器各不相同。

沈峰知道这二人可能就是拘魂使和灭神使了。

那个手拿长索,面色清秀,一缕长须,丹凤眼,卧蚕眉的中年男子形象的应该就是世间有名的勾魂使者,拘魂使。

而旁边那个手握金钢杵,络腮胡,豹眼浓眉,鼻方口阔的应该就是所谓的灭神使,专门击杀该死未死之人的神念的。

那两个神使站在空中,俯视着地面上的几十个人,不怒自威,虽然只是平平常常的样子,身上没有气势鼓动,却是让人不寒而栗。

拘魂使手指一指,却是指着药祖,出言如冰:“你们这里的人,可都在这里了?”邪恶女配的转正之路

药祖抬起头来,看着拘魂使回答道:“回神使,我们总共二十七人,此刻全部都在这里。”

而旁边那个看起来甚是吓人的灭神使,声调却是平和得多:“你们不要乱回答,神使问你们的话,自然是有用意的。”

二十七个老祖,知道沈峰在这里一定被这些神使知晓了。虽然他们提前也有预感,但是还存在着一丝奢望,现在听灭神使这样说自然是没有一丝的侥幸了。

但是他们却知道阴界的规定,对于擅自闯入的阳界之人,特别是像沈峰现在这种还没达到圣体境的,会直接发送到秦广殿那里查明在阳间的所做所为。然后酌情看是应该直接发到十殿进入轮回,还是发入第二殿受审。

如果沈峰是圣体境以上的话,会在这里直接被灭神使灭杀神念身体,或许可以留在这些老祖的身边,也可能会送到别的区域。

阴界,可不是只有阴阳界里的圣体境武者,别的世界的武者在这里的也有很多。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那可就不好说了。

而进入到阴界之后,还想被送回阳界,这个可能基本上是没有的。

虽然知道二神使已经知道沈峰的存在,但是老祖们还是不能亲手把沈峰交出来,一个个把头伏低,都不说话。

两个神使,如果从面相上来看,似乎是拘魂使更好亲近,而灭神使给人的感觉就有点吓人了。

其实真正知道他们的人才会知道,这二人里,拘魂使最是严肃,公事公办。而灭神嫉恶如仇,但是对于没有过错的自然死亡之人,却是极为和善。

看到这二十多个人不说话,二神使知道他们还保留着一丝侥幸心理。拘魂使面色还是那样平淡,手中长索却忽然一抖,向着老祖们身后飞来。

从空中到地面上,怎么也有百丈的距离,那长索在拘魂使手里看来不过是小小一团,可是一旦飞出,却是好像没有尽头一样,直接就套在了沈峰的身上。

沈峰只觉得自己的自己灵魂似乎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抓住了,身体并没有任何的感觉。

拘魂使的长索,却是一件灵魂攻击武器,并不针对人的身体。沈峰还从来没有见过灵魂武器,第一次见到就能体验一把这种武器的威力。卿本狂妄之逃嫁太子妃

如果从境界上来说,沈峰现在的灵魂之力为比之圣体境稍差,比之帝魄境后期稍高,却是远远高手他的本身修为的。

看到沈峰的灵魂被拘,这些老祖们心下大急,知道拘魂使只需轻轻一带,沈峰的灵魂就会被拘出来。

而沈峰现在的状态,却并不是死魂,而是生魂。生魂出体,虽然还可以还到身体里面,也不至于死亡,但是却会元气大伤,修为受损,灵魂也会受到损伤。

药祖和阎祖对视一眼,双眼闪烁冷光,狠狠咬牙,目中尽是决绝的神色。

这二人,药祖和沈峰呆的时间最找,沈峰还是他的隔代徒孙。阎祖自然就不用说了,也是沈峰的远代师祖。

自己的后辈在自己面前被拘,虽然知道神使凭着身上的装备和武器,加上境界本来就比自己这些灵魂之体高,根本没有可能和他们对抗。还是毅然从地上站了起来,气势翻滚,大声对拘魂使道:“拘魂神使,吾等后辈虽然因为被别人算计,误入阴界,却也罪不致死,请神使饶过他。”

拘魂使冷声道:“怎么?你们二人还敢和我们对抗不成?阴界向来只有规矩,没有宽容。不管他是误入阴界也罢,有意进入阴界也罢,结果就是现在他在阴界之中。在阴界之中,就要遵从阴界的规矩。现在看他的修为还不到圣体境,你们这些鬼众竟然敢窝藏活人,不用你们自己站出来,也不会轻饶过你们。”

拘魂使作势就要收回拘魂索,旁边的灭神使却是轻轻地握住了他手中的长索,自己手里的灭神杵微微一扬,笑道:“二弟,按程序来说的话,应该是我先灭杀他的神念身体,然后你再拘他的魂,别乱了步骤。”

二十七个老祖一听灭神使的话,心里都大急起来。

如果说只是被拘了生魂,还可以想办法还魂,虽然修为受损,却也不是不能再炼回来的。

但是如果被灭杀了神念身体,那就永远不能再做回活人了,只能像他们一样进防阴界。

二十七个老祖全都激动地站了起来,就要和这两个神使争论。他们心中,却是没有生出要和神使战斗的信念。

无数年呆在这阴界之中,他们原来的境界一直没有提高,还是圣体境,战斗力和这两个神使根本不是和一重量级的。如果真的战斗起来,只怕不用这两个神使出手,身后的四个鬼卒就能击杀他们。

不是说这些神使或者鬼卒的实力有多么强大,他们的强大之处在于他们有王所赐的装备。最强学长

而这些老祖来到阴界之后,却只是单纯的灵魂之体,连身上的衣物也是自己幻化出来的,原来所用的那些武器更不用说是没有的。

阴界之中,除了地面和空气,什么也没有。没有任何的灵气和植物等等,连风雨都没有,可以想见一切都是空白的。

这些老祖根本就没有任何可以用来战斗的武器,再加上没有身体,而他们的功法却基本上全是要靠身体才能发挥威力的,可以说现在他们基本上就是一伙纸上谈兵的理论家。

就在二十七个老祖群情激昂,准备舌战二神使的时候,却觉得身后的土坑里,传来一阵炙热的火气。

沈峰身体里的正阳之火,本来就在努力压制着,现在由于拘魂使拘魂索影响到了他的灵魂,正阳之火就要爆发。

阴界本来就是一片阴冷,所以火的热气就特别明显。灭神使手中的灭神杵一挥,就向着沈峰身上击来。

二十七个老祖来不及说话,全都抱着必死之心,向着灭神杵上扑来,只盼能阻得一阻,让沈峰有时间躲过这一杵。

其实他们二十七人,心里都明白,凭借自己这些人现在的状态,怎么能和神使手中得自王的超神器相比?

是的,拘魂索和灭神杵,每一件都是超神器。这两个神使身上的衣服,也都是超神器。

别说是他们现在的情况,就是当年全盛的时候,被超神器击在身上,也会形神俱灭。

沈峰被拘魂索索住,身上的正阳之火正在肆虐,别说这些老祖并不能阻挡灭神杵丝毫,就是能阻上片刻,他却是依然不能动弹的。

二十七个老祖,扑上了灭神杵以后,就像没有碰到任何的东西一样,直接穿了过去,还是落在了地上。

而灭神杵的去势,还是那么的迅疾,直向着沈峰的丹田处击去。

这灭神杵其实是专门针对人的神念和身体的超神器,只要对方不愿意,它对灵魂却是没有任何的攻击力。就像拘魂索是针对灵魂的,就算抽在身上,也不会对身体造成一点点伤害一样。

这一杵一索之下,无论是想拘拿灵魂,还是灭杀神念**,天神境以下根本都没有闪避的可能。

第六八九章 寒冰大地狱

二十七个老祖,脸上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仿佛已经看到沈峰被击杀的结局,那就是形神俱散,从此只能留在阴界,说不定还会被带到阎罗殿经受那十殿审判之苦。

沈峰身上的正阳之火,已经从他身上喷薄而出,如同初生的朝阳把二十七个老祖的脸孔全部映红。

其实在这种情况下,不用拘魂灭神二使出手,只怕沈峰自己也会被正阳之火烧成灰烬。如果是那样的话,沈峰不但是形神俱散,只怕连灵魂也会烧成虚无。

沈峰只觉得自己的身体里此时像藏着一座火山一样,全身都要被撑得爆炸了,只盼着能爆发出去,缓解身体里鼓胀的感觉。

其实只要正阳之火爆发出去,他的身体不但会不再那么鼓胀,还会一直流逝,最后连灰也剩不下。

身体里是就要爆发的正阳之火,外面是灭神使击下来的灭神杵,二十七个老祖对沈峰的存活已没有了任何的奢望,都在心里甘痛不已。

可是结果却出乎他们的意料,只见灭神杵在就要击中沈峰的身体的时候,却停了下来,就停在沈峰的丹田三寸之处,然后便看到从灭神杵的顶端里射出一股黑色的气流。

那股黑色气流一出现,二十七个老祖不禁全身都打了一个冷颤,脚下连连后退,一直退到了离沈峰所在的那个土坑十丈以外,才停下了脚步,犹自感到彻骨的冷意。

似乎是磁铁正负两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