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那个人没死?”莫白瞪大了眼睛道。

叶婆婆冷声道:“那个人当时没死。后来我去东岛追杀了他十年,才取下了他的首级。等我回来再找你爷爷的时候。他已经带着你归隐青云山了。我就跟着过来了。”

莫白听到杀死自己父母的仇人已经死了,心中却是松了一口气。同时也为叶婆婆居然只身一人去东岛追杀那名剑道宗师十年感到惊叹,只是莫白好奇的事,为什么叶婆婆最后没能和爷爷在一起呢?当年叶婆婆帮家里报了仇,爷爷就算不因为此事感激叶婆婆,当年两人也是有感情的。何来后来几年两人最终还是没能在一起?

“叶婆婆!当年你和我爷爷?”莫白最终还是问出了口。

叶婆婆点头叹息道:“这就是我为你说的事。当年其实我早已经得到了一名极度危险人物出现在南门市的消息。只是因为那时候我已经不想再过问俗事,那份情报一直放在我的桌上,我却一直没看。一直等到我看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赶到南门市的时候,你的父母便已经出事了。我一直在心里责怪自己,如果当日我早一些看到这个情报,早一天到达南门市,或许……”薄情总裁的替身妻

“婆婆!这事不怪你!”莫白劝道。

“这事是不是怪我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爷爷已经走了。”叶婆婆摇头看向莫白继续道:“小莫。你知道吗?既然爱上了,就不要有太大的顾忌,也不需要犹豫。我刚才问到你是不是爱上那个人的时候,你的情绪波动很大。但是你却并不讨厌那个人,那只能说你心里的确有他的存在。”

“不。不可能!”莫白连声拒绝道。

叶婆婆再次看向远处的老坟,低声叹道:“婆婆该说的也已经说了。小莫,剩下的你自己决定吧!”

叽叽!

金色小猴见叶婆婆起身,立刻跳了下来,端坐在莫白的身旁,口中发出叽叽的叫声。莫白看着叶婆婆离去的背影,心中久久无法平静。难道叶婆婆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自己真的心里有沈峰的存在?莫白不敢相信自己会爱上沈峰,但是她不得不承认此时的她无时无刻不在想着那个人。虽然不知道这份思念的由来,可是每当想到要放弃腹中的小生命,与沈峰断绝一切联系时,莫白的心就一阵阵撕裂般得疼痛。

爱,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

……

天上正下着细雨,夜晚的香山海景有一点阴冷。黑压压的小道上,灯光一闪一闪,看不清远处的人影。

一个身穿保安制服的汉子正骑着一辆小自行车在巡逻,那几乎快要被压散架的小自行车发出吱呀吱呀的响声在黑夜中极为难听。蒙蒙的细雨淋在汉子的帽檐上已经开始滴水,不过汉子感觉很满意,似乎淋雨完全是一种享受。

“2号。2号。去小公园看一下,有业主说那里有行踪可疑的人物出现。!”汉子腰上的对讲机里发出了一连串的咆哮声。

徐丰无奈得拿起对讲机,好不容易按对了按钮才开口道:“知道了。现在就去。队长!”西域幽魂

小公园有可疑人?徐丰无奈得骑着小自行车晃晃悠悠得慢慢驶去。这些日子的确有不少可疑人物,不过如果连这里的普通业主也能发现的可疑人物,多半就是一些小毛贼。徐丰每次遇见这些小毛贼真的不知道如何下手,下手轻了怕制服不了,下手重了又怕打伤人。再则这些人似乎也没什么打错,所以徐丰每次都是过去走一圈,吓唬吓唬就完事了。

吓唬人的事,还真有点无聊。徐丰自从上次帮了沈峰、今日又和沈峰过了招之后,心里一直痒痒的。如果时不时来上一些事,动动筋骨,可比这整天吓唬人的勾当来得让人舒服多了。

很快,徐丰骑进了小公园,手中的电筒也亮了起来。吓唬人的事他已经很专业了,只要在周围来回走上个两三圈,再厉害的贼也会心虚而逃。在加上他身为古武宗师的感应能力,自然能够准确得找出这些贼的藏身之地,加以针对恐吓。

可是,这次徐丰感觉有几分意外,小公园里居然真的没有人,又或者是徐丰完全感觉不到人的存在。徐丰极有耐心得走了一圈,最终确定的确没有人。没有人?那结果智慧是两种,一种是对方实力超过了他,可是南门市实力超过他的人还真没有几个,就算沈峰来也未必能够完全逃过他的感应能力。那另外一个,就是真的他妈的没有人或者人已经走了。

“队长。小公园查过了。没有人。”徐丰无奈得打开了对讲机。

对讲机那边很快传来了极为严厉的声音:“业主说的很明确。的确看见了可疑人。2号。你不要敷衍了事。给我仔细查一遍,包括公园的周围。”

“知道了!”徐丰无趣得回了一声。

没有人也得查。徐丰心里窝火,但是他实在不愿意离开这片香山海景,最主要的是,他心里预期的任务还没有达到。没办法,既然队长发话了,那就再找呗。

呼!

就在徐丰踏上小自行车,打开手电的那一刻。眼前一个高大的身影无声无息得出现,那人手中一根粗大钢棍轰然向徐丰的脑门砸了过来。

第六十六章 机缘(加更完毕)

嗡!

钢棍带着呼啸之声狠狠砸下,徐丰眼神一惊双脚蹬地,举起小自行车就迎了上去。

咣!

钢棍力道极猛,小自行车那细小的骨架瞬间变形。徐丰最终肩膀依旧挨了一棍,才硬抗住。

“妈的!老和尚!你疯了。你知道这辆车我要赔多少钱吗?”徐丰看着那高大的阴影,扯开嗓门怒骂起来。

谁知那黑影完全不理会,武起粗大钢棍再次扫了过来。徐丰一脚踹出已经破烂的自行车,随后连步后退,来到一颗小树旁,单手一提硬生生得将那颗书扒了出来。

呼!

两个高大的汉子各舞一根长棍激战起来,大有不死不休的架势!徐丰手中不过是一根小树,哪是那根钢棍的对手,不过几个回合就断成两截!

“靠!老和尚!你真的疯了!我不过就烧了你基本杂志。至于要我命吗?”徐丰大骂着,丢下手中小树,撒腿就跑。

扑!

只见那高大汉子手中钢棍一掌拍出,呼啸着砸在了徐丰的腿上。徐丰整个人一下扑倒在地上,随后连滚带爬准备逃离,当他准备再站起的那一刻,高大的汉子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那略显斑白的胡须上一脸怒容。

“嘿嘿!老和尚!你不能杀我。你可就我这么一个徒弟!”徐丰露出了憨厚的笑容。

啪!

老和尚满脸怒容,一巴掌抽在了徐丰的脑袋上大骂道:“你个小兔崽子。偷跑下山也就罢了。居然还把老子珍藏那么多年的画册一把火全烧了。看老子今天不抽死你。”

啪!啪!

老和尚下手并不狠,却也毫不留情,在徐丰的光头上抽的啪啪作响。徐丰连忙双手护着脑袋,求饶道:“老和尚。你疯了。出家人慈悲为怀,怎么能随便动手。趣~读~屋”

“你个小兔崽子。就该下阿鼻地狱。对你慈悲,谁对老子慈悲!”老和尚不为所动,依旧啪啪抽着。黑萌夫人,魔君你造么

徐丰最后索性不护着脑袋了,亮出光头无奈嚷道:“你抽吧。你喜欢你就抽吧。谁让你自己整天看色情画册,还不让我娶老婆。我老徐家就我一根独苗,不传宗接代还不得断了香火。再说了武藤兰那位女施主早已经过时了,你还当个宝留着,也不换个新鲜的。我都看腻味了!”

“呸!”老和尚怒喷了一口骂道:“你知道当年我为了那几本画册废了多少心思。再则,我不让你娶老婆那是为了你好。你一身纯阳之体,炼就我轮转王一脉纯阳棍法,总有一天会成就先天之境。你这个小兔崽子动色心也就算了,还不知好歹的烧我画册。我真恨不得一巴掌拍死你。”

老和尚抽了几巴掌,似乎终于消了气,口念一声阿弥陀佛坐在了一旁的石凳上,但是看徐丰的眼神依旧透着几分怒意。一旁坐在地上的徐丰,见老和尚不再出手,才嘿嘿笑着,一脸憨厚得起身,来到老和尚身后,给老和尚捏着肩。

“师傅。你怎么下山了?”徐丰憨笑道:“你就我这么一个徒弟。不会真为了色情画册追杀我吧?”

老和尚怒瞪了徐丰一眼,冷哼道:“我已经来这里有两三天了。只是你们都没看见我而已。今天和你过招的就是老道士那外孙吧?身手不错,心性也不算差。你下山这几个月一直在这里?是真的打算跟着他了?”

徐丰听了老和尚的话,到时候手停了下来,直接坐到老和尚身边道:“这事情我也没确定。不过,现在看沈兄弟这个人还不错,不像是奸恶之人。只是出手之间有一丝杀戮之气,这一点让我还不是很喜欢。不过,最近几天他那股子杀戮之气好像又收了回去,这点倒是让我没有看得明白。师傅,当初你说过,轮转王一脉不参与争夺阎王殿殿主争夺之战,但是认准了真正的继承人或许能够得到莫大的机缘。虽然这句话是我们轮转王一脉由祖辈流传下来的,但是我想,还是不要轻易做决定的好。”

机缘!什么是真正的机缘谁也说不好。老和尚当初说的话不清不楚,最主要原因就是轮转王的前几任祖辈也没有参透这一句话。以至于,那一脉是真正的阎王殿继承人在轮转王祖辈当中也成了疑惑。不过这两千年当中,的确是阎罗王一脉的意之极限实力最强,稳压各脉,最终十殿阎王才默认了阎罗殿才是阎王殿的正殿。阎罗王才是阎王殿组织十殿阎王的领袖,真正的殿主。前妻,总裁求上吊

不过,纵然如此,轮转王一脉的弟子依旧在寻找着传说中的机缘,寻求所谓的大道。只是这大道到底会是什么?又由哪一脉引领,终于让人看不透,摸不着。

“机缘!”老和尚叹息道:“老祖宗们寻求了两千多年的东西。至今也没有找到。或许正如因果一般,飘渺无边吧。既然这样,你就一切随心吧!”

徐丰看着老和尚起身,眼神莫名其妙道:“师傅。你来就问一句话就走啦?”

“我只是路过!”老和尚重声道:“我这次下山还有几位老友要见。那些老家伙一个个也不知道如何了。嗯。顺便再提醒你一句,殿主争夺之战的时间不多了。你最好早做决断。”

徐丰轻皱眉头,点了点头道:“知道了。师傅!”

“还有!”老和尚刚准备离开,又开口道:“以后遇见卞城王一脉的妖女,给我有多远就跑多远!”

“为什么?”徐丰一愣,不禁反问道。他知道卞城王的纯阴之体对他有克制,但是还没到老和尚所说的那样忌惮吧。不过老和尚显然没有准备告诉徐丰答案。只是一眨眼,已经消失在了小树林中。

卞城王的妖女?徐丰摸了摸脑袋,心中突然明白了什么,暗叹道:“难道老和尚当年被卞城王一脉的妖女勾引过?”

沙!

还不等徐丰完全想明白,那掉在地上的对讲机就响起了沙沙声。徐丰看着那似乎已经摔坏了的东西,顿时双眼瞪了起来,恐怕这个月自己的工资真的要泡汤了。

……

清晨。

沈峰第一次在琴声中惊醒,幸好这一次琴声中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否则沈峰会以为自己又进入了某个环境。穿好衣服的沈峰,来到了阳台边缘,顺着那琴音往下一看,只见林月溪正盘坐在阳台上,轻扶古琴,一首《广陵散》迎面而来。这琴声时而缓慢,时而急促,表现出一股愤慨不屈的浩然之气。

哒!'综漫'成王之路

不等沈峰感叹这古琴的浩然之气如何纯真,一旁的阳台传来了一丝清脆响声。沈峰看去,只见一身白裙的白玉清不知何时找来一块巨大的木桩,手中匕首犹如锋锐的雕刀,飞速切割着。一个怒意盎然的鹰头已经显露出来,虽然细节未经雕琢,依旧可以看出那翱翔天际的神韵。

这边琴声快,那边刀速也飞速加快,两个女人看似漠不关心,却在意境之间似有几分观念。像是琴声带着刀锋,又像刀锋撵着琴声。沈峰站在三楼阳台之上默默的看着,直至林月溪琴声哑然而止,白玉清手中的匕首也落下了最后一刀,苍鹰的眼睛也越发的明亮。

“好雕工!”林月溪看向隔壁阳台的木雕,轻声赞许道。

白玉清平静回道:“是少主母琴声的意境好。玉清只是一时技痒才如此献丑!”

“你们都别夸了。我看琴声,雕工都不错。正好家里没什么像样的摆件。这苍鹰一会就放在客厅里。回头有人来,多半会羡慕死!”沈峰打着哈哈道。他现在最怕的就是两个女人对上眼。沈峰对于感情是一个很认真的人,他不敢轻易得让自己去爱谁,更不敢轻易的拒绝谁。白玉清的倔强性格似乎已经决定一辈子追随了他,这一点让沈峰一直不知所措,直到这一次桂林之行,沈峰才决定将白玉清一直带在身边,不管将来发生什么,都会给对方一个交代。至于林月溪,两人之间早有婚约,不过幸好林月溪似乎对他并没有太深的感情,一直以来逢场作戏多于真情流露。再则沈峰至今只是答应林月溪拜托王家等众多古武家族而已,心中却也没太大亏欠。

只是,如果两个女人真对上眼,掐起来。沈峰还的确不知道如何面对。还好,事情并不是自己想的那样。自己完全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文*冇*人-冇…书-屋-W-Γ-S-H-U)

白玉清听了沈峰的话,直接领命,将木雕搬进了房间,似乎真的是送到客厅去了。依旧是一副侍女的规则对待自己,同时也把林月溪当成了自己的主母。林月溪看在眼中,却是轻皱起了眉头,想说些什么,却最终止住了。

“吃完早饭。我们去看看妙妙的母亲如何了!”沈峰对着林月溪留下一句话,随后也回了卧室准备洗澡。

林月溪站在阳台上,看着两人相继离去,不禁叹息。

第六十七章 华夏守护

哒!哒!哒!

沈峰还没穿好衣服出卧室门,外面就响起了敲门声。别墅里一共两个女人,白玉清多半不会如此敲门,那只有林月溪。看敲门节奏,显然很着急。

“出什么事了?”沈峰打开门那一刻开口问道。

林月溪焦急道:“妙妙打电话来说她妈妈失踪了!”

失踪!方秀月居然失踪了。这一点让沈峰也没有想到。

“具体怎么回事?”沈峰感觉事情不对,方秀月已经身中基因病毒,如果不找到解药,基本上就已经算是一个接近死亡的人了。这个时候谁会去带走她?难道是东岛国的人?现在沈峰想来想去,似乎只有东岛国的人会下手。

哒!

林月溪还未开口,白玉清已经从楼梯口走上来了,手中还拿着一个手机,似乎还处于接听状态。

“姜国兴的电话!”白玉清直接开口道。

姜国兴的电话?这时候姜国兴居然会来电话。的确有些蹊跷。沈峰直接接过手机,随即转身走进了房间。姜国兴的身份比较特殊,沈峰不是不像让林月溪知道关于阎王殿的事。只是本能得认为,有些事情林月溪知道了未必是好事。

“我是沈峰。有什么事吗?”沈峰直接开口道。

姜国兴咳嗽了一声才回道:“你已经知道方秀月失踪的事了吧?你不需要着急,她人已经杯我们带出来了。现在就在华夏生物科学研究院,安全绝对可以保障!”

“你们把她带走干什么?”沈峰声音有几分冷漠。方秀月是因为自己的一些疏忽才造成了现在的后果,沈峰本能的不希望方秀月发生任何事,就算是特别行动组也不应该擅自做出什么决定。

姜国兴听出了沈峰的语气,解释道:“你可以放心。国家是不会做出对人民有伤害的事。刚才的事情有点紧急,准确得说是我们在东岛国人下手之前救了方秀月。所以你不需要对我们有任何不好的想法。”

“我明白了!”沈峰算是放下心来了,这时候他感觉自己刚才的行为的确有点可笑。在军队里服役那么久,对于华夏的军纪他还是知道的,虽然里面有不少*情况出现,但是是否观念上,华夏不管在政府机构还是军事机构都抓得比较严格的。基本上不会像外*队中出现男兵强奸女兵一类的事情出现,更不要说拿人做实验了。'神夏'当华生有了推特

沈峰想了一下,有反问道:“科学研究院有办法解决方秀月的基因病毒吗?”

“这就是我要找你说的事。”姜国兴继续电话里开口道:“科学研究院没有办法解决方秀月的基因病毒。最主要的是没有时间。从分析到检查,起码要一个月以上时间,才能合成基因病毒抑制剂。所以要救方秀月,我们必须尽快拿到东岛国基因实验室里面的生物基因病毒资料。”

沈峰暗自点了点头道:“你们特别行动组准备什么时候行动。”

“沈峰!”姜国兴声音严肃了几分,似乎带着一丝命令的口吻道:“你是一名退役军官,同时还是华夏守护阎王殿殿主的传承者。现在华夏的确需要你,所以这一次政府正式命令你配合特别行动组的行动,在一个小时后攻破度假村的防御,取回基因实验室里面的所有资料。行动方案我已经发送给白小姐,不管你是以退役军官的身份还是华夏守护阎王殿殿主传承者的身份,我都希望你接受命令!”

沈峰深吸了一口气,没有过多的犹豫,平静回答道:“我知道了。我以华夏守护阎王殿殿主传承者的身份接受这一次政府的命令!”

以什么身份去接受这次的任务,结果虽然相同,但是意义绝对不同。在得知未来年轻的十殿阎王并不会都去争夺阎王殿殿主的位置之后,沈峰意识到了并不是每一个传承者都需要用武力去征服的。比如姜国兴,泰山王的传承者,也是阎王殿中唯一一名执政机构的十殿阎王传承者。对于姜国兴最重要的就是阎王殿将来在沈峰的带领下是否还是以前的那个阎王殿,是否还是华夏的守护者。如果沈峰背离了阎王殿存在的初衷,或许阎王殿殿主的身份很难轮到沈峰来继承。而现在沈峰需要表明的是一个态度,他以阎王殿殿主传承者的身份接受了这一次政府的命令,自然是很明白得说阎王殿以后还是阎王殿,不会由华夏的守护者沦落为什么**的杀手组织。

此刻的沈峰,不禁感叹当年的鬼道人的确是一个通天的人物,居然在当初建立阎王殿的那一刻就将一切想得如此通透。可见此人也是一个极顶聪明的人物,恐怕不仅仅是在武学方面有所建树。草包重生:绝世三小姐

“怎么样了?”林月溪依旧等在门口,见沈峰出来,急声问道。

沈峰安慰道:“没事。方秀月被特别行动组的人带走了。现在很安全。不过我们一会就必须行动。帮方秀月找到解药!”

“姜国兴的资料我已经看过了。度假村哪里我也得到了刚刚传来的消息。”白玉清继续道:“我们的人已经查清了度假村的几个出口。刚刚里面又传出资料,说实验室内出现了一些事故。里面的科研人员正在积极处理。不过就在刚才我们失去了那名情报人员的生命信息,我们怀疑他可能已经被发现了!”

被发现了?失去了生命信息?死了?沈峰心中惊骇,阎王殿的情报人员居然如此果断。或许在东岛失去的几个人并不是被东岛国杀死的,而是自己选择了结束生命。

……

吼!

地底深处传出声声嘶吼,研究所里的科研人员显得有几分慌乱,一群人看着监视器里面的一群人形野兽努力冲撞着铁栅栏,显得手足无措。山野村夫站在一旁,眼神阴冷得看着眼前的一切,这时候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自己才刚刚准备接受华夏分社的一切,居然就出现了这种状况。而且上川美子还在这个时候去了法国,山野村夫本能得感觉到了一丝阴谋的存在。

“怎么样了。联系上美子小姐没有?”山野村夫对一旁的手下急声问道。

那名矮个子黑衣男人拿着电话摇头道:“对不起。山野大人。我们无法联系上美子小姐。她的……手机关机了!”

“关机?”山野村夫眼神怒瞪,握紧了拳头嘶吼道:“混蛋。卑贱的女人。她是故意的。这一定是她的阴谋!”

阴谋?在场众人面面相视,却不敢多说,不管上川美子还是山野村夫,这两个人都是他们的直属领导。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他们都没有去评说的资格,组织严厉的规矩甚至可以让这两个人毫无顾忌得取他们性命。

哒!

实验室的门外疾步走进一名黑衣忍者,那名忍者见到山野村夫,单膝跪地禀报道:“山野大人。刚才抓住的那一名奸细已经服毒自尽。我们没有得到任何有用的情报。”冲破虚空

“死了?”山野村夫眼神微惊,突然想到了什么似得,心中胆寒道:“华夏守护者?”

华夏守护者?在场其中几人同时惊愕得抬起了头。显然这些人知道这几个字的含义,如果在东岛,或许他们并不怕听到这几个字。可是此时他们身处华夏,如果华夏守护者发现了他们,唯一的结果,那就是死亡。

“混蛋!”山野村夫果断下达命令道:“所有科研人员听令,立刻执行撤退命令,销毁这里的一切。我说的是立刻,就是现在马上!”

嗡!

就在这一刻,整个研究所里响起了刺耳的警报声。山野村夫眼神一惊,对眼前两名忍者道:“带领你们所有的手下,拦住进攻的敌人。东岛帝国现在需要你们。这里的资料不能有任何闪失,否则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