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29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沈峰也想不到秦无恙竟然如此舍得,他取出的这张卷轴竟然是卷轴之中最为珍贵的召唤卷轴,而且还是召唤卷轴里最为珍贵的神龙召唤。

制作召唤卷轴,不但需要有强大的灵魂之力,还要有妖兽配合,把它的全身灵气灌入到其中。召唤卷轴可以在一定的时候内召唤出同当时输入灵气的妖兽一样修为和实力的召唤兽,持续时间长短要看制作卷轴的武者的修为。

能制作召唤神兽卷轴的,实力不用说也是天神境武者,而且还得是其中的侨侨者,那么这头金龙,最少也能存在半个时辰。

如果秦无恙早召唤出金龙来,也许早就把沈峰撕成碎片了,可是这张卷轴实在是太过珍贵,就是秦无恙也舍不得使用。不过他觉得就是现在使用出来,擒下沈峰也不在话下。

金龙是最擅长速度的种族之一,十丈远的距离只是瞬间便可越过,就是沈峰在逃,也很快便能把沈峰追上。

感觉到身后传来的威压,听到金龙的怒吼,沈峰风巽步踏动,同时又一次发动了白虎灭天大阵,手一挥,两道空间屏障,土之屏障,水之屏障,连同一道极阴之气和阴阳之气形成的屏障,几道屏障全部布下。

身后这四个敌人,本来就有三个圣体境强者,又多了一个天神境的金龙,沈峰连想也不用想,只要被追上,绝对是形神皆散的下场。

看到沈峰一挥手之间布下了这么多的屏障,就是作为敌人的秦无恙,也不得不赞叹沈峰的手段之丰富,真的是层出不穷。可是越是这样,就越是坚定了他要击杀沈峰的决心。

沉默如斯

先不说眼前沈峰的手中有他秦家的继承人,还有阴门乃至是整个阴阳界最顶尖的武器泰和剑,就是沈峰的潜力,他们也不能放他出这个所谓的天宫。

接连布下了几道屏障,头也不敢回,沈峰借着这一刻钟灵魂之力的增强,抵御着灵魂狂啸阵法带给他的灵魂伤害,闷头向前飞奔。

在沈峰的前面一里多路的地方,是一处山崖,这处崖极其光光滑,似乎是被人用巨斧把一座高山从中劈开,扔走一半一样。

隔着一里路,沈峰甚至能感受到从那片山崖处传来浓重的灵魂气息,好像有千百人一起在那里修炼灵魂之力一样。而且,从这里看去,那片山崖四周还似乎布下了极为厉害的阵法,只是不知道是攻击阵法还是防御阵法。

这里是秦家的天宫,那片山崖如果有什么阵法的话,也一定是秦家布下的。但是此地显然不是秦家的居住地,却布下如此强大的阵法,沈峰脑袋略一运转,便猜到了那是什么样的所在。

所谓慌不择路,饥不择食,沈峰被三人一龙追赶,也顾不上多想了,一头便向着那处山崖扎了过去。

秦无恙显然也看出来了沈峰的想法,却并没有太惊异表现,只是催使召唤出来的金龙快去追赶沈峰。

沈峰布下的虽多,但是很显然,圣体境和天神境之间有着不可弥补的差距,而且在追赶他的这个天神境强者还不是一般的武者,而是以速度和身体强度著称的金龙一族的强者。

只见那头金龙只是利爪一挥,牢不可破的空间屏障如若无物一般被他一爪撕开,而后面的什么土之屏障,水之屏障,金龙根本连眼皮也不翻,直接用身体撞了过去。

但是即使是天神境的强者,身体也不是牢不可破的,更不是无紧不摧的,后面的极阴之气和极阳之气屏障,就是金龙竟然也不敢硬抗,而是身形一闪,躲了过去。

沈峰就是这个效果,金龙不敢硬破极阳之气和极阴之气,那后面的秦无恙等人自然是躲之唯恐不及了。刚才秦无恙可是吃过极阴之气和极阳之气的亏的,若不是他身上的衣服乃是圣阶防具,只怕到现在他身上的极阴之气仍然还把他冻成冰棍。

短短的半个多时辰,秦无恙在沈峰手下毁掉了两件圣器防具,包括被沈峰抢走的泰阿剑,其价格已不可估量。一男四女情

沈峰要的就是后面追着自己的三人一龙被阻上一阻,他可不敢期望能把他们完全挡下来。

有了这段时间,后面的三个人根本不可能在沈峰跑到山崖前追到他了。唯一可能追上他的就是那条金龙。

圣体境强者,即使是不擅长速度的沈峰,却也是极快的,山崖已近在眼前,沈峰只来得及看到山崖上刻着的丈高大字:秦皇陵,向着山崖奔了过去。

身后金龙已经追到,在口一张,便向着沈峰的脑袋咬了下来,沈峰已经可以感觉到金龙口中呼出的热气,甚至金龙尖利的牙齿已经触到了沈峰的头皮。

就在金龙的嘴巴合上的那一刹那,一阵空间波动,金龙嘴巴下已经失去了沈峰的身影。

远处的秦无恙等人已经停了下来,王玉田叹道:“可惜了。”

金龙并没有停下来,依然向前飞着,也瞬间消失在山崖前。

沈峰在靠近山崖的时候还在寻找陵墓的入口,却想不到自己忽然之间就被传送进一陵墓之中。原来沈峰先前感觉到的阵法波动,既不是防御阵法,也不是攻击阵法,而是一道空间泡沫,仅仅起到空间的隔绝作用。

沈峰进入其中以后,发现自己对那层泡沫外在的感知完全无效了,原来那道泡沫却是防止陵墓里面的灵魂之力和灵气外泄的。他想真情秦无恙所说的,他们秦家的弟子千年以来一直以自己的修为养着这里面的赢政尸体,泡沫就是为了把那些弟子的灵气限制在陵墓里被赢政的尸体吸收吧。

秦无恙看着金龙和沈峰进入了陵墓,又站了一会确保沈峰没有再折回来以后,笑了笑道:“可惜什么?可能现在沈峰已经死掉了。”

王玉田和胡明水刚才看到秦无恙停下来二人便停了下来,却是不明白其中的缘由,现在固然看到了山崖上的三个大字,但是心里却道,里面终归只有一具尸体而已,难道尸体会杀人吗?

秦无恙轻声道:“七十多年前,我们秦门还有一个圣体境强者的,有一次他进入了先祖陵中,说是想看看先祖的灵魂之力还在不在,从此便再也没有回来。”

第七三五章 秦皇灵魂

王玉田和胡明水却是不明白,里面明明只有一个尸体和一些灵魂之力,圣体境的强者进入其中怎么会被留在里面。

秦无恙转身往回走,一边向二人解释道:“我知道你们想什么。可是先祖虽然已经沉睡了,他老人家的灵魂之力也在休眠状态,并不活跃,但是天神境强者,而且我们的先祖还是天神境中最接近那个层次的强者,他的威能,岂是我们可以想像的。”

先祖现在的状态,其实是没有任何意识的,只要是进入他的陵墓的灵魂之力或者是灵气,他都会全部吞噬。说句不恭的话,现在先祖十分贪吃,只要能吃到的灵魂之力和灵气,他绝对不会放过。

就连我们家族中的那个圣体境弟子,先祖也把他的灵气和灵魂之力吞噬一空,何况是沈峰呢?就是随后进入的那条金龙,也是灵气所化,也必定会化为先祖的补品。

好了,我们可以安心回去了,只是这样一来,连玄衣也无法救回来了,本来我还想着金龙如果能击杀沈峰的话,最起码可以把玄衣救下来。

“不过比起先祖来,别的任何人都是不重要的,能被先祖吞噬,成为他老人家的一部分,也是他们的荣幸了。”

秦无恙轻叹一声,带着王玉田和胡明水回到了秦家的住所。在他们的心目中,阴阳界中已没有了沈峰这个人。

沈峰被传送进了陵墓之中,金龙也随后出现。

让沈峰感到不解的是,原来还一直在后面追着他的金龙,再进入陵墓以后却并不再对他敌视,好像感觉到了陵墓里有什么让它不安的东西,身子不停拨动。

金龙只是被封印在卷轴里的一股灵气,是真正的金龙输出到里面的,它本身没有什么灵魂之力,也没有神智,自然也不会对沈峰有什么仇视心里。

在外面之所以金龙会一直追赶沈峰,是因为把它召唤出来的秦无恙心中对沈峰有仇视心理,现在进入了陵墓,有那层泡沫对灵魂之力的隔绝,秦无恙的心理活便无法再影响到它,它自然也不会再追杀沈峰了。

金龙不再追杀沈峰,但是沈峰却对它产生了兴趣。天神境的金龙输出到卷轴里的灵气,那可是一个天神境强者全部的灵气,有多雄厚,想想都可以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沈峰却发现空气中一阵波动,从陵墓的里面,有一道灵魂之力出现,竟然是直奔金龙而去。私人定制:帝少de黑萌宝贝

这道灵魂之力在出现的时候,似乎还向着沈峰的方向探知了一下,然后似乎对金龙更感兴趣,选择向金龙冲了过去。

而金龙就在这个时候,发出了一声怒吼,嘴巴一张,一道龙息向着那道灵魂之力喷去。

沈峰可以感知到,那道灵魂之力似乎轻蔑一笑,对金龙喷出的龙息完全不放在眼里,看它的样子,竟然是想把金龙擒获吞噬。

沈峰刚对金龙感兴趣,便跑出来一个抢买卖原,沈峰可不能坐视不管,手指一指,空间禁锢发动,直接把金龙封进了其中。

那道灵魂之力还没有接触金龙,便被沈峰抢了一个先,流露出愤怒的情绪,转向沈峰,似乎想要攻击沈峰。

在这个所谓的秦皇陵之中,这道灵魂之力当然不会是别人的,只能是赢政的。天神境强者的灵魂之力,虽然不会是他的全部,但是随便一丝,沈峰也不敢轻视。

但是不敢轻视不代表害怕,沈峰的灵魂之力却也是他的强项。反正这丝灵魂之力并不是本体,也没有神念,不可能有空间之力的力量,也不可能破开空间禁锢,沈峰先把被禁锢了的金龙收进和重明鸟画卷。

如果不是这丝灵魂之力出现,引起了金龙的注意,沈峰还真不可能把它禁锢住。现在把金龙禁锢起来,沈峰开始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眼看到手的庞大灵气被人抢走,赢政的灵魂之力怎么会放过沈峰?转过来便向沈峰追来。

匆忙间,沈峰只来得及布下一道空间屏障,却来不及发动空间禁锢,把灵魂之力阻了一阻,自己转身便向陵墓深处跑去。

虽然没有身体不能施展空间之力,便是赢政的灵魂之力毕竟也是发自天神境强者,速度还是要比沈峰快上太多,很快便拉近了和沈峰的距离。

每当它要追上沈峰的时候,沈峰便向身后扔下一道屏障,或者是阴阳之气,或者是极阴之所了,或者是土之屏障,或者是水之屏障。

反正是自己体内有五行之力,再加上阴阳二气,还有空间之力,沈峰只想着逃走的话,赢政的那道灵魂之力还真追不上他。

陵墓之中,却是建有复杂的通道,还有一些房间,里面却是放着一些生活用品之类,沈峰虽然被追得有些狼狈来不及细看,但是他还是看到有的房间里竟然是放着一些丹药和武器。重生之极品宅男

沈峰却是不敢用灵魂之力探知这里的一切,后面追着自己的,可是一个两千年还没死的灵魂,他要是发出自己的灵魂之力的话,说不定就会被对方给控制了。

一开始,后面那道赢政的灵魂之力还极力追赶沈峰,但是到了后来,沈峰却发现对方好像并不急着追上自己了,似乎玩起了猫抓耗子的游戏。

如果是别的武者,之怕早被这个两千年也不散的阴魂给追上了。这样一道道屏障扔出去,消耗的可是灵力。好在沈峰的身体本来就是灵体,整个身体都是精的灵气组成,这点消耗对他来说倒是不大,再说他的空间里可还有着数不清的丹药呢。

而且沈峰看那灵魂之力对自己的追赶并不急了以后,也并不急着跑了,反而是放慢了速度。一人一魂,现在倒是不像追杀,好像变成子游戏。

而沈峰不知道的是,自己在不运用灵魂之力探知周围的环境的情况下,被那丝灵魂之力追赶着,正慢慢向着陵墓的中心位置跑去。

等他发现的时候,一切已经晚了。转过一个墙角,沈峰眼前一亮,来到了一处空旷的所在。

这里的穹顶变得高了许多,地面铺满表砖,穹顶之上嵌满了闪闪发光的宝珠,更有两颗足有半米大的明珠,发着灿烂的光芒,只怕孕育这两颗的最少也得是仙阶的蚌类。

四面的墙壁上,绘满了青山,树林草地,鲜花争妍。

在这些美丽的装饰之下,一具碧玉棺放置在座两丈大小的水晶高台上。

而眼时,玉棺已被打开,一个身体正缓缓从其中坐了起来。

虽然已经是圣体境的强者,虽然从来也不怕鬼神,虽然沈峰连楚江王也见过了,还去寒冰地狱转了一圈,在看到那个坐起来看身体时,还是心中发憷。

“我靠,你不等着到六月六日让你那些徒子徒孙把你复活,你提前醒来干什么?”沈峰不由骂道。

如果知道这里面的赢政已经醒了过来,就是给沈峰十个胆子,他也不敢进到这陵墓里来。面对秦无恙三人加一条金龙,还不是必死的局面,而对上赢政,那却是百死无生的结果。女配也璀璨

那具身体转过头来,看着沈峰,却没有继续站起来,只是保持在棺中的坐姿。然后,沈峰的脑海中响起了一个声音,却是对方的神念传音:“我并没有醒来,只是催动了身体里残留的一丝神念而已。”

沈峰道:“你的灵魂又不是不能和我说话,有话就说呗,何必装诈尸吓唬我?”

那道神念却似乎轻轻一笑道:“用灵魂感知,和亲眼看,还是有一点区别的。我想亲眼看一看你,便把你引到这里来了。”

这个死了两千年的老怪物,竟然想亲眼看一下自己?貌似两个人以前并不认识呀。

在对方看自己的时候,沈峰也认真看了一下这个传说中的人物。

无论在地球上,还是在阴阳界中,对于赢政的说法都是褒贬不已。认同他的人,把他夸成神,不认同他的人,把他骂成鬼。

古籍中对赢政的相貌有所记载:“秦始皇帝名政,虎口,日角,大目,隆准,长八尺六寸,大七围。”竟然是说他是一个浓眉大眼,身材高大,虎背熊腰的大汉。

但是沈峰看到的,却是一个相对较瘦,面目俊朗的中年男子,只是嘴唇较薄,略显心狠性冷。

那人又看了一眼沈峰,身体便向后倒了下去,神念最后传音对沈峰道:“好了,你走吧。”

沈峰却想不到,先前赢政的灵魂之力一直在追赶自己,很明显是想要吞噬自己,最起码也是控制自己,现在竟然就这么轻描淡写的让自己走了,无论怎么说这都说不过去呀,难道他还有什么阴谋?

可是让沈峰不到的是,赢政似乎不只是说说而已,好像真的有放过自己的意思,一直跟在沈峰身后的那道灵魂之力竟然也消失不见了。

就在自己前面不远处,那具碧玉棺中躺着的,就是阴门的祖师,那个为了复活自己,不惜残害上万少女的罪魁祸首,只需上前一剑便可把这具尸体毁掉,沈峰不由心动了。

往前踏出一步,泰阿剑已经准备发动,真的要对上这个传说中的人物的时候,沈峰却没有了自己原来一直以来想的那么坚决。

第七三六章 离开天宫

一步步走向着,十几丈的距离并不远,即使以普通人的步伐,也只是片刻之间便走到了水晶台下。

深紫色的水晶,只是一块便很难找了。在沙驰城时,给沈峰他们训练灵魂之力的那块紫水晶,都没有这里的这些水晶质地好。这个水晶台,至少有那块紫水晶十万块大。

而水晶台上的碧玉棺,更是以整块碧玉剖空做成,真是极尽奢侈。

赢政的灵魂之力,似乎根本没有觉察沈峰的举动,根本就没有出现,沈峰甚至感觉不到他灵魂之力的动静。

也许,这就是一代大能的气度吧,说了放沈峰走,便不再对沈峰设防。也许,他还有别的方式防止沈峰动手吧,或者就在这玉棺之上,或者紫水晶台上,便布置有阵法也不一定。

忽然之间,泰阿剑突然自己从重明鸟空间出现,先前沈峰有感觉,这把神剑里没有器灵的存在,根本不可能自主行动。而现在沈峰却是发现,泰阿剑里居然有了器灵。

而泰阿剑的器灵却和雷小傲,木灵儿不同,竟然也是一柄剑的形态。

器灵的形态,其实可是凝为人形,也可以像泰阿剑这样凝成它本体的模样。如果是凝成了人形,那么就具有一定的灵性,甚至可以和雷小傲还有木灵儿这样,产生自己独的意识。

但是如果凝为他本体的模样,灵性便极低,却能使本体的威力更强。

泰阿剑乃是赢政的佩剑,他的器灵应该只认赢政为主,可是沈峰却发现它对自己并没有任何的排斥,甚至有一种依赖感。

可是沈峰试着让他攻击玉棺,泰阿剑却是十分抗拒,并且传给沈峰一种强烈的意念,要沈峰快点离开秦皇陵。

这些年以来沈峰所做的,就是为了阻止阴门复活赢政,现在赢政的尸体便在眼前,沈峰实在是有种将其毁去的冲动。

其实沈峰也知道,现在毁去赢政的身体根本于一无补。如果是十年前沈峰能发现赢政的尸体的话,将其毁去一定可以破坏赢政的复活计划,但是现在却是为时已晚。逆袭之傻女无忧

赢政的身体,在两千年以前便已进入大限,所以他才建了这个天宫保存自己的尸体,然后由秦家弟子不惜献出自己的大部分修为,维持着这具尸体不至腐烂。他所做的这一切,并不是为了使灵魂不灭,因为灵魂是可以离开身体而存在的,他只是为了使自己的神念不会消亡。

当初赢政一定是在自己大限将至,知道无法逃过生命轮回的时候,强行断了自己的生机,把神念留在了身体里。这样,只要阴门把那些条件全部准备好,他便可以重新激活神念,占据新的身体,从而再活一次。

如果说武者修炼是逆天改命的话,那么赢政此举,不啻为异想天开,改变规则之举,也只有他这种雄才大略之人,才敢做出这样的尝试。

压制着泰阿剑对自己的反抗,沈峰迈开脚步,向着水晶台跨出一步。泰阿剑上,忽然散发出一道光芒,似乎在警告沈峰,如果沈峰再跨出一步,它便会向沈峰进攻。

神剑之威何其伟大,似乎比白虎的气息还要慑人心魄。白虎威压,是一种气势上的压迫,但是泰阿剑却不同,只是一种锋利的肃杀之意。

沈峰又抬起了另一支脚,就想再迈出一步。泰阿剑剑芒吞吐,直接向着沈峰的腿部便削了过来。沈峰不敢用自己的几柄剑抵挡泰阿剑,只能后退一步,站到了水晶台下。

就在沈峰退下水晶台的时候,泰阿剑也停下了自己的攻势,剑锋离沈峰的双腿只有数寸距离。虽然只是警告,沈峰却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敢再往台上走的话,泰阿剑真的会斩下自己的双腿。

这个时候,一个声音忽然响起,正是赢政的声音,这一次他却是以灵魂之力发声:“我劝你还是离开吧。泰阿剑乃是我当年的佩剑,现在落入你的手中,是秦家后辈无能。但是你想当着它的面杀他的主人,神剑有灵,不会让你得逞的。”

现在离六月六日只有二十六天了,你毁了我这具尸体,也改变不了事情的结局。你也知道,神念离开身体虽然没有办法存在两千年,可是一个月还是有办法的。

“难道你想用自己的生命来换一具并不重要的尸体吗?”废材当道之第一傲妃

沈峰知道,赢政的灵魂这样和自己说,一定有他的目的,也许这具尸体对他还是有一定的作用的。但是如果自己要败坏赢政的尸体,泰阿剑的攻击,自己势必无法抵挡。

就在沈峰犹豫不决的时候,忽然从重明鸟空间里,有一个意识向着他传来,告诉他马上离开。

重明鸟空间里,现在只有秦玄衣是活着的,但是被沈峰禁锢住了,他也绝对不会向沈峰发出这样的信息。沈峰想不到这个警告自己的信息是从何而来,但是既然自己不可能败坏得了赢政的尸体,那便只好离开了。

又一次从进入秦皇陵的地方出来,沈峰发现外面一个阴门的人都没有,原来秦无恙料定沈峰一定会死在赢政的灵魂之力手下,带着所有的弟子都离开了。

即使是这样,沈峰也不敢大意,取出金针来,用金针刺穴的方法,把自己面貌改成了秦玄衣的样子,才又向着秦家的居住地方向飞去。

现在沈峰只想快点离开,然后回到天赐绿洲,带着白玉清,沈星和成梦阳,或者去阴阳界到先天秘境的通道口守候,或者干脆直接把通道封闭,不要让阴门弟子把赢政的后人从地球带到阴阳界来。

只要没有赢政后人身体,即使阴门能够唤醒赢政,没有合适的身体他的神念也并存在不了多少时间。

只是沈峰却想不明白一件事,秦家作为阴门的老家,姓氏又是赢政在地球所建的帝国的名字,难道他们不是赢政的后代吗?

不过既然阴门派弟子回地球去找赢政的后人,那么阴阳界应该没有赢政的后人,如果有的话他们何必多此一举。

沈峰原来还怕在路上会遇到秦家的弟子,所以改变成秦玄衣的模样,他却想不到一路上一个阴门弟子都没遇到,顺利回到了传送阵里,然后从传送阵回到了阴阳界的陆地。

远远的,王玉田,胡明水和秦无恙看着沈峰离开,王玉田心犹不甘地问道:“秦师兄,难道就这么放过沈峰,让他带着从我们这里听到的秘密离开吗?”

契约独宠·狐色

秦无恙苦笑道:“我也不想放他离开呀,玄衣还在他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