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0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两个人既然直接交谈,而没有神念传音,当然是不怕秦无恙听见。秦无恙回头笑道:“你们情报所说的,也没有错。”

我们阴门常年在外行走的圣体境弟子确实只有几十个,但是这些却是我们用丹药强行提升的圣体境强者。

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为了今天的仪式。虽然是圣体境修为,但是他们的实力并没有看起来这么高。

而且,你们也不用担心,过了今天,这些弟子即使不被大阵吸干灵气而死,也会修为大损,只怕连王魂境也保留不下来。

“哈哈!”

语气里,是不尽的得意。如果仪式顺利举行,到时候赢政便顺利复活了,就是少了这些圣体境弟子,正派中人又如何与他们对抗?

沈峰却是给白玉清等三人使了一个眼色,他觉得杨自威的表现越来越不正常。他的表情里,似乎有几分喜悦,又似乎有几分担心,不知道是为了什么。

把沈峰等人让到一边的观礼台上坐下,秦无恙走到了八卦阵的中央。

此时封印阵法解开,从深沟之上,一道光影正从沟壁上慢慢移动,正是天空的阳光。

在这片深沟里,一年之中只有六月六日这一天,太阳才能从沟顶上射下,照在秦无恙所站的位置。在别的日子里,阳光只能照到沟壁。

沈峰的灵魂之力散开,在整个沟底搜寻,现在他已经进入到了阴门之中,不再怕他们发现自己而有所顾忌,灵魂之力肆无忌惮地扫描。**丝的征途

阴门的一些强者便会在沈峰等人的对面,其中自然有一些熟悉的面孔,正是那天沈峰他们追杀而没有杀尽的那些人。

这些人看向沈峰他们四人的眼光里,有恨意,更多的却是惧怕。现在感受到了沈峰横沟底的灵魂之力,似乎沈峰在寻找着什么,这些人也想用灵魂之力对他进行干扰,可是沈峰却连理也不理。

半晌以后,沈峰的眉头皱了起来,他把沟底完全扫描了一遍,虽然发现了一道自己十分熟悉的气息,却没有察觉出是自己的哪个熟人,但是绝对不会是穆秋雨他们的。

穆秋雨等人没有在这里,那不就说明他们不是被阴门捉走的?

除了阴门,又有谁会抓穆秋雨等人呢?哪个势力又有这样的实力呢?

更让沈峰奇怪的是他感受到的那道熟的气息,他熟悉的人,来到这里的都在他身边,他想不起来有谁还会在沟底。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声音通过神念传音在沈峰的脑海里响起:“大哥,你真的来了?”

我听师祖说今天你会来我们门中,说是你要来参加先祖的复活仪式。我还想,你和我们门中有这么大的仇恨,怎么会来观礼呢?却想不到你竟然真的来了。

“我们十多年没见了,大哥你还好吗?我在你东边一里以外的那座房子里,你能来和我见见吗?”

听到这个声音,沈峰脑子里轰得响了一下,他想不到竟然会在这里见到她!

原来刚才那道气息,竟然是她峰上散发出来的,怪不得有这么熟悉的感觉!

沈峰转过头来低声对白玉清道:“我去见一个人,一会就回来。”

白玉清疑惑地问道:“见一个人?谁?”

沈峰迟疑了一下,在白玉清耳边说出一个名字,白玉清奇怪地问道:“她怎么会在这里?”随后好像想起了什么,哦了一声道:“你去吧,小心点。”

沈峰点了点头,悄悄去转峰离开,向着东边的那座小房子走去。

站在大阵中央的秦无恙,看到沈峰离去,嘴角露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第七四九章 故人新衣

小房子里,一个女子安静地坐在那里,身上还是一身浅绿色的衣裙,恰如多年以前一样。

那个时候,她还是一个少女。

那个时候,她是一个柔软无助的女子。

那个时候,她喜欢牵着他的手逛街。

那个时候,她会浅浅地笑着看他一直看到痴了。

那个时候,她跟着他东奔西走从不怨尤。

那个时候,仿佛世界上只有这两个人,相依相伴,同甘共苦。

可是今天再次相见,她还是她,表情不是了。

他还是他,心情不是了。

“大哥,你来了!”她声音是惊喜的,但是表情却是平淡的。她的心情是雀跃的,可是身子却坐在地上没有动。

“薇儿,你怎么在这里?”沈峰问道,问这个跑走多年的女子。

“大哥,我不在这里,应该在哪里呢?”她答非所问。

没有质问当初你为什么不找我,没有哀叹自己这些年的不快乐,只是轻轻问了一句“我该在哪里呢?”

于是,沈峰无言以对了,只好轻轻坐在她的身边。

半晌无语。

“原来,你一直都是秦家的人。”沈峰终于想明白了。

长叹一声,夏薇道:“是啊,我也是从天赐绿洲离开以后才知道自己原来一直都是秦家的人,原来我一直都是阴门的人。”

那一次我负气出走,被那个蒙汉抓走,你知道吗大哥,那时候我觉得我身体里有一股力量,可以轻意把他击杀。

可是我没有,我想让你去救我,我想知道你是关心我的。

呵呵,是不是很孩子气?

后来我终于明白了,是我太任性,是我想要不属于我自己的东西。而且,那时候我也渐渐地想起了许多事,知道了自己阴门的身份,你不可能是和我在一起是吗大哥?

你从来都没有喜欢我,你只是可怜我,你只是把我当成一个小村子里的村女。你和我在一起,只是因为我当初救了你,只是因为我那个爹爹因为你死了。

“如果你知道了我阴门的身份,你一定就会恨死我了,是吧大哥?”破天

沈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的话,他不是不喜欢她,只是这种喜欢只是兄妹之间的喜欢而已。

“那,你姓什么?”

夏薇看到沈峰终于还是没有回答自己的话,眼底闪过一丝亮光,沈峰因为心中有愧所以没有盯着她的眼睛,竟然没有发觉。

夏薇的声音忽然变得冷淡,好像想通了一些事:“我姓赢,但你还是叫我夏薇就好。”

“秦薇?你为什么不在天宫里,却在西北大漠中?”沈峰很是不解。

“说到为什么吗……有些事,也是我后来才又想起的,既然你问,我就告诉你吧。其实我也是和你一样,来自地球!”赢薇淡淡地道。

沈峰顿时被震惊了,不等沈峰说什么,赢薇接着道:“呵呵,想必你也知道了,我就是那个被找到的赢政的后代。他们把我弄到阴阳界来的目的,就是为了改造我的身体,使我的身体可以承载天神境强者的威能,让赢政通过我的身体复活。”

“可是……你是女的呀!”

“呵呵,你们都这样说。可是,你是女的呀。”

是呀,因为我是女的,所以我刚来到阴阳界的那些年,他们一直想办法改变我的性别,给我吃各种丹药,修炼各种稀奇古怪的功法。

后来我终于忍受不住了,就偷了一种可以封印修为,封印记忆的药,然后从偷偷跑了出去,想换个身份重新生活。

其实我当时的修为就已经是凝丹境了吧,比遇到你的时候修为还要强呢。后来我就跑到了大漠里,然后吃下了丹药。

再后来的事你就知道了。

“如果不是因为你教我修炼,又唤起了我的记忆,我便做一个大漠中的普通村女该有多好。”

沈峰皱起眉头道:“但是那次我在天宫秦家,明明听到秦无恙说在地球上找到了赢政的后人,只是身体是普通人,所以要通过用阴核和阳核产生的灵气改造以后,才能承载赢政的天神境修为。”

赢薇道:“我怎么知道?他们这些不会告诉我。”

不过呢,当初我偷跑以后,他们是又在地球上找人了。我回来以后,他们发现已经来不及改变我的性别了,所以就做了两手准备,一个是又找到的另一个赢政后代,别一个就是我,实在不行就让赢政复活成女人,然后再找办法改变。

可是现在,好像他们找到了更好的方法。穿越之卖包子养媳妇儿

反正我听说你把通往地球的通道给封印了,其实从你离开秦家以后,他们就把从地球把赢政的后人接来的计划放下了。

那些天,秦无恙变得很是兴奋,似乎你去秦家给了他什么灵感,或者给了赢政什么也灵感也说不定。

“如果赢政顺利复活,也许你是最大的罪人。”

赢薇似笑非笑地看着沈峰,小手一伸,轻轻握住了沈峰的手掌,刚才还是冷冷淡淡的她,现在却似乎恢复了当初的样子,眼里有一汪柔情荡漾。

当初赢薇负气从天赐绿洲离开,沈峰对她一直有着深深的负疚感,她的小手握住自己的手掌,竟然没有忍心松开自己的手掌。

虽然赢薇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沈峰对她还是没有半点的提防心理,在和她手掌相握的时候,更不可能运转灵气。

他没有发觉,赢薇长长的指甲在他的手指上轻轻一划。以沈峰的身体强度,就是用小刀割也不一定能割动他的皮肤,可是赢薇这一划,却划破了他一点油皮。

没有半点感觉,沈峰还是握着赢薇的小手。

“大哥,我虽然是赢政的后代,但是对他却没有一点好感。”赢薇又开始叫沈峰大哥。她提起赢政来,从来都是直呼其名,看来对赢政的恶感倒是真的。

“这十年以来,我可是没有一天不想你,你该怎么补偿我呢?”

赢薇小嘴轻张,眼光如水盯着沈峰问道。

这本来就是一个万里挑一的美人胎子,当初王家少爷就是因为她才丧命在沈峰手下,去沙驰城的路上因为她也没少惹麻烦。

沈峰身边虽然美女无数,可是看着赢薇的美艳面孔,今天却也是心神动荡。

“怎么补偿?……要不等我们离开的时候,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沈峰说道。

明明知道这不是自己心里要说的话,可是现在沈峰的情绪似乎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心里烧起了一股火,嘴巴开始发干,目不转睛地看着赢薇的嘴唇。

赢薇感觉到了沈峰的变化,身子顺势往他的身体里一靠:“跟你们走?那你不会再赶我走了吧?”

沈峰竟也是不由自主地搂住了她:“赶你走?我怎么会赶你走?”

现在沈峰的身体,已经开始发生反应,身体似乎渐渐燥热起来。

英雄联盟:先代的荣耀

赢薇似有意似无意之间,把自己的小腥贴在了沈峰的身上最坚硬的部分,轻轻扭动身体:“大哥,这是什么呀?”

“哦…是什么?”沈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赢薇似乎想要一探究竟,手已向着沈峰的胯下摸了过去:“你自己身上装着什么不知道吗?我看看。

小手握住了一根短棒,赢薇摩挲了几下,似乎还在揣摩到底是一柄短剑还是一把短刀,又或者是某种暗器。

沈峰的身体都似乎要爆炸了,紧紧地抱住赢薇:“不要动。”

赢薇倒是很听话,小手握住了那把武器,不动也没有放开:“好吧,我替你拿着它。”

美人在怀,香气扑鼻,又在不经意间中了赢薇的迷药,沈峰现在即使是已经完全明白这件事有什么蹊跷,却也是控制不住自己。

呼吸开始加重,身上像火在烧一样,下半身有要不听使唤的冲动,沈峰喘着粗气问道:“你是怎么做到的?”

赢薇似乎根本没有想过要瞒着沈峰,小嘴微张,轻轻地在他耳边道:“因为你对我不会设防,还因为即使是修为再高的武者,身体也不可能对这种药产生抗性。因为这本来就不是什么毒药,反而是对身体有益的药,不是吗?最起码,它能帮我和大哥好好地在一起。即使是这辈子只有这一次,我就无怨无悔了。”

“你怎么可以这样!”

沈峰已经没有办法控制自己了,如果是现在这种状态来一个圣体境强者,或者只来一个帝魄境强者,完全可以把沈峰轻意制服。

“大哥,你要相信薇儿,薇儿是不会害你的。”

正是因为是今天,薇儿才有机会和你在一起。也正是因为今天,薇儿才要和你在一起。

你放心吧,这本来就是他们安排的,他们本来就是想要借我们两个人在一起,利用我们在一起……产生的本源之气,复活赢政。

“没有人会打扰我们的,来吧大哥。”

赢薇声音呢喃,说的什么,沈峰根本没有听清。

沈峰想要反抗,可是赢薇的小手就像一个高明的琴师,只是轻轻一弹,沈峰全身便不由地随着她的手指奏响了乐曲。

恍惚之间,沈峰似乎感觉到了哪里不对,觉得自己如果和赢薇在一起了,一定会发生什么大事,可是他却已顾不了那么多了。

原始的冲动盖过了一切。

第七五零章 仪式开始

正派的这些人,自然是没有打算真正在这里看阴门复活赢政的。

复活仪式午时举行,他们本来是要进行破坏的,可是沈峰现在却离开了。马上就要到午时了,秦无恙已经站在了大阵的中央,满面笑容,等着宣布仪式开始。

白玉清似乎心里感到了什么不对,眉头深皱,不停向着沈峰离开的方向望去。

沈星低声问道:“大嫂,一会如果他们的仪式开始了,我们该怎么做?”

白玉清虽然不知道沈峰去干什么了,但是相信这样重要的事,他不可能不重视。既然是夏薇把沈峰叫去了,那么现在他们一定是在一起,或者夏薇遇上了什么危险也说不定。

心思敏锐如白玉清,不可能不考虑夏薇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当初夏薇离开天赐绿洲时给沈峰留下的那一封信里,好像就表明了她自己的身份,好像也很不简单。

可是无论是白玉清还是沈峰,却想不到她会和阴门有联系。但是现在夏薇却忽然出现,摆明了是阴门中人,而且在这样的时候还能神态传音让沈峰去找她,只怕在阴门中的身份还低。

现在白玉清很想去看沈峰那边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可是马上就要到午时了,复活仪式就要开始,她却是知道自己不能不顾全大局。沈峰离开了,如果她在离开,那剩下的沈星和成梦阳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做。

关键是,十年前穆秋雨他们来深沟的时候,各门派都把自己门中的圣体境强者派出了,只有阳门的杨自威等五人却是留了下来。那次去地宫时,从马如龙和杨耀天他们的谈话也可以看出,这五人平时并不听从阳门掌门的安派,而是直接为那个什么杨啸天服务。

那么这一次这五个长老却忽然要跟着一起来深沟里,目的不由不让人怀疑。沈峰前面就和白玉清说,当时在地宫里,杨啸天虽然不敌,但是却只是逃走而没有被击杀,只怕还有什么阴谋也说不定。

无论是杨啸天还是赢政,数百年,两千年以来要做的,就是复活自己。服从于杨啸天的几个长老来对加赢政的复活仪式,难道只是观礼这么简单吗?任谁也不会相信。

白玉清和沈峰心灵相牵,特别是两个人先后晋升到圣体境以后,甚至有了类似心灵感应的感觉。在先前和阴门的那几个顶尖高手战斗时,沈峰和白玉清都能感觉到对方的危险。

现在白玉清的心中,却是没有一点危险的感觉,而是有一种怅然,似乎是自己的什么东西丢失了一般。她能想到的就是,夏薇一直对沈峰情有独衷,可能是自己心中多少有些嫉妒吧,却没有想到现在沈峰和改名为赢薇的夏薇二人在一起到底发生了什么。

既然没有危险的感觉,白玉清决定还是留在复活仪式的这边,等待合适的时机。如果仪式出现什么偏差,最后失败那是最好。如果到时候真的顺利赢政复活了过来,那这六十个圣体境强者,说什么也要试着阻止他们。

如果能不发生战斗自然是最后,毕竟这六十个圣体境强者里面,大部分是南海妖兽,而沈峰不在的话,他们四人的四灵大阵也不能完全,威力要差上太多。

如果只靠联盟这边的这几个圣体境强者,先不说实力比对方差得实在是太多,阳门的五个圣体境强者还不十分可靠,说不到定最后他们会搞出什么来也说不定。

阴门在这里的,可是二百多个圣体境的高手,虽然这些人按秦无恙所说的,似乎实际战斗能力并不出众,但是圣体境的修为却是实打实打,只靠纯粹的灵气攻击,不用任何的功法,二百个人能发挥出来的威力也不容小觑。

白玉清注意到,站在复活大阵中的秦无恙和自己身边的杨自威,都举头看了看天上在缓慢移动着的太阳,似乎心里都有点雀跃和欣喜。

如果说秦无恙看到午时快到,他们阴门准备了无数年的仪式就要举行有这种期待的尽情还可以理解,那么杨自威又为什么有这种表现呢?

就在场中各人不同的心境中,天空中的太阳终于缓慢地移到了天空的正中央。

一缕阳光,如同一道金线一般,从深沟的沟壁下慢慢向下移动,终于照在了复活大阵的正中央。

秦无恙的脸上喜色渐浓,终于按捺不住,挺直了身体,大声叫道:“来观礼的各位好友,阴门的弟子们,午时已到!”

两千年以前,我们的先祖赢政,以天神境的无上大能,创下了丰功伟绩!

当初先祖寿限将近时,曾巫门的大能为自己卜算,两千年以后,先祖将有机会苏醒!

今天,正是先祖苏醒的日子!

经过了两千年的准备,我们终于把先祖苏醒所需的一切条件都准备好。

“现在,就让我们发动大阵,唤醒沉睡中的先祖吧!”

如果沈峰在的这里的话,一定会对他的话嗤之以鼻,什么叫沉睡中?那赢政一直以灵魂的形式存活着,等着自己的这些徒子徒孙找齐他复活所需要的东西将他复活。

秦无恙的话音才落,他脚下的地面忽然裂开一道大缝,一个平台从地下升了上来,平台上正是沈峰在天宫秦家秦皇陵里看到的那具玉棺。

在玉棺的周围,还站着九个少女,那自然就是除了十处九千九百九十个以外的另九个少女了。还有十二个玉瓶,想必里面放着的就是从阴阳界十二个不同方位收集到的十二种地气。还有十个赤红色的水晶瓶,里面存放着的应该就是十种天气和人气了。

按照天干地支聚灵大阵的要求,需要的就是十二地支的不同地气,还有十个天干不同时节的天气和人齐。现在十二地支的地气已经存放在了玉瓶之中,而十种天气和人气,只需要输入平台上的九个少女体内,就可为复活仪式所用了。

阳光已经照在了玉棺之上,只需再过片刻,便会把整个玉棺笼罩在其中了。秦无恙以一种极其虔诚的心情,表情恭敬地取下了玉棺的棺盖,赢政身着明皇衣服的尸体显现在众人的眼前。

然后,打开了十个水晶瓶的瓶盖,似乎准备把其中的天气和人气输入到九个少女的体内。站在玉棺周围的几个少女,表情呆滞,应该已经被他们用某种功法控制了神智。

如果沈峰在的话,应该会奇怪,为什么玉棺出现了,而赢政的灵魂却还是没有一点动静。但是在现场的这些人,却是完全不知道,其实赢政的灵魂,早在很多年前便苏醒过来的。

这一次的复活仪式虽然说是复活,其实更多的只是为了给赢政的灵魂找一个合适的身体,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以魂体的形式存在。

白玉清看到秦无恙把水晶瓶里的天气和人气引导了出来,就要输入九个少女的体内,知道等到输入完成以后,应该便是这九个少女的生命结束的时候了。

这九个少女,现在只是十种天干天气和人气的容体而已,阴门需要的是她们把天气和人气融合,从而能让赢政新的身体吸收。

白玉清猛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大声叫道:“秦无恙,放开那几个女子!”

秦无恙笑吟吟地看着:“白姑娘,放开这几个女子?那样我们先祖怎么苏醒?”

白玉清怒道:“你们为了这个仪式,已经了残害了九千多名女子,今天我们在这里,却是不会让你们再残害这九个女子的!”

秦无恙皱眉道:“残害了九千名女子吗?我倒是想否认,可是那却是事实,是否认不了的。好的,我承认,为了使先祖苏醒,我们是让九千多名女子做出了牺牲。”

可是她们不应该感到痛苦,而应该感到荣幸。

这些女子,大部分只是普通人而已,就是活着,最多也不过寿至百年。但是现在她们却有幸成为了我们先祖身体的一部分!

我们先祖顺利苏醒以后,可以寿比天齐!可以进入仙界,成就无上神威,从些与天地同在!

献出些凡人之躯,却造就一个仙人,难道这些女子不应该感到荣幸吗?

而且眼前这九个女子,灵魂和神念已被禁锢百年。你别看她们现在还很年轻,哪一个的年纪也是你的数倍。

“说实话,灵魂和神念被禁锢的痛苦,即使是我想来也很害怕。灵魂和神念被禁锢百年,也许死亡对她们来说没有那么可怕,想死而死不成才是最可怕的,你说呢白姑娘?”

秦无恙的话,却是勾起了白玉清的记忆。她当初被朱见仁所害,身体被白条的神念控制,灵魂和神念便如同被禁锢一样,那种痛苦,没有人比她更清楚了。

灵魂的神念被禁锢百年,也许这些女子活着还不如死了更好些。即使是能把她们救下来,她们的灵魂和神念现在应该也只是残破不全的。

看到阴门这样对待这些鲜活的生命,白玉清的心中不由生出一种愤怒,想要运转灵气飞到大阵中央,救下那些女子,却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找不到一丝灵气!

第七五一章 受制

白玉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6 2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