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阎王殿-第30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现在阴阳界连空间之力都没有,我怎么修炼到天神境,然后突破这片天空?赢政看中了沈峰体内的空间之力种子,难道我就不能据为己用?知道你们在这里给他搞什么复活仪式,我自然不能不光临指导。

哈哈,你们这个小小的禁灵阵法虽然高明,可是岂会在我的眼中?即使你们这里有二百个圣体境的弟子,在我眼里,也不过是一些土鸡瓦狗一般。

“就让我抹去赢政这丝神念上的记忆,把我的记忆植入其中,让我代替他进入这一个将要产生的完美身体吧。”

沈星都惊呆了,忍不住和成梦阳道:“还是大哥厉害!”

你看一个赢政,两千年前阴门的祖师,还有一个杨啸天,阳门的先祖,两个人都争着给他做儿子。不崇拜不行呀!

“这两个人,能有一个是我儿子就好了,那些阴门阳门的徒子徒孙,以后还不把我供着?”

看到出了一个杨啸天,沈星等人倒是心里有点了底,反正这两家要打起来,也未尝不是自己这边的一个机会。

成梦阳听了沈星的话也不禁笑了起来,就是白玉清,也不禁宛尔。

赢政准备了两千年,杨啸天准备了几百年,竟然都要给沈峰当儿子,说出去全阴阳界的人都要惊呆了吧。

杨啸天操控着杨自威的身体,说完上面的话,右手一伸,就要把那丝金色的神念抓在手中,消去里面的记忆。

眼看杨自威的手指已触到了金色神念,大阵中却凭空出现了一个灵魂之体,只是轻轻一招手,那道神念已经进进入了他的手掌。

神念入手,看了看正在冲刺的沈峰,那道魂体右手连动,划下了道道符号,竟然以手布下了一个阵法,沈峰和赢薇所在的那片空间,竟然被禁锢了起来,而这种禁锢却不像是空间禁锢,更像是时间停滞了。

如果他不把沈峰和赢薇禁锢起来,只怕再过几个呼吸,造人行动就结束了,那么这一丝神念再进入其中就没有了作用。

看到出现了一道灵魂体,杨自威的身体也是一阵颤抖,从他的身体里飘出来一道灵魂,正是沈峰他们在地宫里见过的杨啸天。

杨啸天还是那逼粗壮大汉的形象,而飘在他的对面的赢政,却是一个相对较为清瘦的中年男人形象。

杨啸天皱眉道:“赢政?你还有灵魂在世?”

赢政哈哈狂笑道:“二师兄,想不到你竟然被鬼谷子打入轮回。”

嗯,当初我们在一起学道之时,我们都觉得大师兄为人正直,而你却是奸诈得多。想不到你也有今天,竟然会困在阴阳界之中。

百年以前,经过近两千年我门中弟子的孝敬,一直把灵气和灵魂之力输入到我的陵墓中浸润着我的身体和神念,我的灵魂和神念终于先后醒来。

在知道了你几百年前发动的那场战争以后,我便猜到了你的想法,知道你一定会在我复活的这个仪式上出现。今天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准是现身了。

如果你不现身的话,我倒是会有些失望呢!

如果我把你的这一丝灵魂也炼化了,那我的灵魂之力又会强大一点,等我的新身体出生以后,必可以在五十年以内修炼到天神境巅峰,冲破这一片天空。

两千年以前,巫门的那个好友给我卜算,告诉我如果想去到上面的天空,必须等到两千年以后。当时我就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两千年以后,鬼谷子会去往另外一片空间。

你做为鬼谷子的徒弟,应该更明白鬼谷子的情况,他现在的境界是不是高的连上一层空间也无法承载了?这是不是就是我们去往上面的机会呢?

当年他嫌我和徐福杀孽太重,竟然堵住了我们去上一层的气运。徐祖认了,我不认。

“现在我不但要去往上一层,还会在上一层里掀起当年阴阳界一样的血雨腥风。他应该已经离开,又能奈我何?”

嘴里说完,赢政的手一招,沈峰体内的泰阿剑竟然凭空出现。手中的那丝金色神念又飞回到了玉棺中的尸体之中,这道赢政的灵魂也扑到了尸体之上。

赢政的尸体从玉棺中站了气来,手执泰阿剑,气势凌人,如天神下凡一般看着杨啸天的灵魂,大喝道:“杨啸天,速速受死!”

天神境!

场中有圣体境数百,可是在赢政的身体站起来以后,大家心里都有一种要跪膜拜的冲动。这就是天神境,如天神下凡,如真仙降世。

杨啸天虽然是鬼谷子的二弟子转生,自己当然的境界还超过了天神境,曾进入过仙界,可是现在却只是圣体境的一道残魂,在赢政的身体站起来以后,心中也不由生出一丝惧意。

看着身后几欲逃走的四个阳门圣体境长老,杨啸天喝道:“怕什么?他虽然现在复活了,但是却还是不真正的复活。”

他那丝神念,是当初留下来的残念,最多支撑五十息便会耗尽,他还想夺舍的,绝对不敢任神念耗光。

五十息!难道我们五人,五十息还撑不下去吗?

只要我们能撑过五十息,要么他的身体和神念分离,要么神念耗尽彻底死亡,都是我们的机会。

“来,跟我和他一斗!”

第七五四章 天神之威

上一次在天宫秦家,沈峰见到赢政的时候,他的尸体曾经活过来一次,只不过时间很短,自然就是怕神念消耗太大。

人的身体,有精气神三种精神方面的因素。精便是灵魂之力,气便是灵气,而神便是神念。

神念不能离开身体太长时间,身体死亡神念便也很快就消失了。

当初赢政感觉到自己的大限将至,为了为以后留下复活的种子,便提前留下了一丝神念。

秦皇陵中却是布置下了可以使神念留存的阵法,还要秦家的弟子一直用修为和灵魂之力浸润,他的这丝神念才没有消失。

现在他的这丝神念,虽然还具有天神境的威能,但是确实如杨啸天所说,无法支撑他的身体太长时间,最多五十息便会耗尽。他只有在五十息以内打败阳门的五个圣体境武者才能留下一点神念,使之进入赢薇的体内。

成梦阳轻声问沈星:“你说这两个老贼,哪个能胜?”

沈星道:“狗咬狗,一嘴毛,没有一个好人。我觉得最好的结果就是赢政把五个阳门的老家伙全击杀,然后正好五十息,他的神念也耗尽。到时候他只剩下了灵魂,就是想做我的大侄子也做不了了。不过呢,这样一来大哥就有点亏了,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那啥,却没能收个阴门或者阳门的老祖当儿子。”

别说是他们这些人现在已经没有了灵气,就是还有灵气,这种强者的战斗,也不宜多掺合。

不过说起来,如果沈峰还在的话,他们四人四灵阵法全开,也未必就不能挡住现在的赢政。可是要说这几个阳门的长老能挡住赢政,大家都觉得有点玄。

这五人当初在地宫时和沈峰他们相斗,根本就不是对手,即使是杨啸天,现在只是灵魂体,实力也是十不存五。

如果赢政只是灵魂的话,这四个可能还有一丝机会。可是赢政竟然拼着神念被消耗,直接催动了自己的身体,而且还有泰阿剑在手,那这几个人可以说是一点机会也没有。

现在杨啸天的心里已经是十分后悔了,他当时发现阴门在此设下了禁灵阵,却只是解开了自己这边五人的禁制。因为怕白玉清等人会出头坏了自己的大事,他却没有管白玉清等人。

现在放着六十个人的援助不能用,却是他太会算计的结果。

赢政泰阿剑在手,却是不敢耽误分毫,五十息的时间在强者对战中真的不算是太久,有的武者比斗旗鼓相当,斗上几天几夜也是常有的事。

泰阿剑一指,一道黑光闪现,竟好像是泰阿剑的加长一般,直接向着阳门的五人劈了下来。

看到是黑光,阳门的一个长老便扔出一张符,乃是“炸魂符”,专门针对灵魂攻击的。赢政乃是阴门老祖,阴门最擅长的便是灵魂方面的攻击,这个阳门长老以为赢政发出的这一击也一定是灵魂攻击。

黄符刚贴出,杨啸天便大喝一声:“快闪!”

他现在还没有进入杨自威的身体,看到赢政发现的攻击以后便知道并不是什么灵魂攻击,这乃是赢政的金属性灵气。

武者的灵气,一般都是没有属性的。但是如果领会了五行之力,却可以使自己的灵气具有某种属性。

比如说沈峰领会了全部的五行之力,他的灵气便可以随时转化为某种属性。而赢政当初正是领会了金属性的五行之力,所以他的灵气便是金属性的。

当时的武者都知道,秦皇尚武,尚黑,尚金。阴门武者大多以黑衣遮体,也与他们的祖师当初的这些喜好不无关系。

对付灵气攻击,却用了炸魂符,当然是这毫无用处。那名阳门长老听到杨啸天的提示,忙躲过这一剑,还是被那黑色灵气沾到了衣角。

他身上的衣服乃是圣品的防具,在赢政的黑色灵气之下,竟然被无声削断。

赢政皱眉道:“两千年没活动了,果然是有些生疏,杨啸天,你可敢吃我一剑?”

阳门长老虽然差点在赢政的那一下攻击下被伤,但是杨啸天却心里一定,他发现现在赢政虽然看起来还有天神境的修为,但是实力却远远不如了。

现在赢政发挥出来的实力,也就是相当于一个半步天神境强者,将晋升还未晋升那种实力。

如果真的是天神境实力的话,刚才那一下攻击,阳门的长老必定会被攻击的气息锁定,根本没有办法那么轻意闪开,不死也要重伤。

杨啸天的灵魂一闪,却是又一次进入了杨自威的身体,手中同样出现了一柄长剑,指着赢政道:“看来现在你的实力,也是无法完全发挥了,那就让我们一战吧!”

沈星和白玉清看得清楚,杨啸天手中长剑使出来的,竟然是沈峰的纵剑术。

杨啸天的前世乃是鬼谷子的弟子,会使用纵剑术也不让人诧异,便是赢政,其实可能也会这纵剑术。

果然,赢政手中的泰阿剑一指,也是使出来一式侧剑式,直接向着杨啸天便削了过来。

杨啸天却是使出一招平剑式,迎上了泰阿剑。

看到杨啸天的长剑迎向泰阿剑,赢政鼻中一哼。泰阿剑乃是神器,岂是寻常长剑可以挡住的?虽然杨啸天的这柄长剑看起来品阶也不低,但是在泰阿器的剑刃前,只需一击便可削断。

就在两剑就要相交的时候,杨啸天的长剑忽然一划,竟然变成了同样的一式侧剑式,转而削向赢政的右臂。

这一剑下去,赢政自然是会受伤,可是杨啸天受到的伤自然会更重。现在两个人的身体,一个是别人的,一个是已死去了的,如果真拼个两败俱伤的话,还真说不上谁比谁更吃亏,也许最吃亏的应该是杨自威。

赢政却没有选择和杨啸天硬拼这一下,左手一拍,竟然是拍向了杨啸天的长剑,恰恰拍在了剑脊之上。

杨啸天当年和赢政比试也不知道有多少声,岂会不知道他的应对?长剑一荡,一招逆剑式使出。

而对于赢政攻向自己的那一剑,杨啸天却是捏碎了一个卷轴。赢政的泰阿剑斩在了卷轴产生的一道护罩之上,竟然没有破开,反而把泰阿剑给反弹回来,一时无法控制。

赢政怒道:“你真是舍得,竟然用了一个圣品的无敌卷轴!”

杨啸天哈哈笑道:“这也是我在阳门的地宫里发现的,竟然是徐福当初制作的卷轴,你应该能感受到他灵气的气息吧?如果在你全盛时期,再配合泰阿剑,这卷轴虽然号称无敌,却也不一定能挡住你全力一剑,不过现在的你却是无法破开卷轴了。”

就在两人交战的时候,阳门的四个长老也各执武器,向着赢政攻了过来。

下面的秦无恙却是大喝一声道:“先祖,我来帮你!”

他的身后,阴门弟子中间一直站着从来没有说话的王玉田和胡明水,也跟在秦无恙的身后,各自迎上了一个阳门长老。

秦无恙三人挡下了三个阳门长老,攻向赢政的便只有杨啸天和另一名阳门长老了。这名长老手中是一把拂尘,手一抖,千百细丝直接拂向赢政的面门。

对于这个长老的攻击,赢政却并没有放在心上,撮嘴一口灵气吹出,吹散了那些细丝,灵气犹自未散,直接冲到了阳门长老的身前,如同巨锤一般重重击在他的胸口。

只听得“喀喇”一声,那名长老竟然被赢政一口气吹飞了,胸骨碎裂,口吐鲜血。下面的数百阴门弟子,还在维持着大阵,看到赢政的神武,齐声叫好。

白玉清等人心里也不由大惊。天神境强者,即使实力没有完全发挥,却也是比圣体境强得太多了。只是一口灵气,便把一个圣体境强者的攻击破开,还反伤了对手,实在是太强大了。

可是这样一来,赢政却无法躲开杨啸开的那一剑了,“嚓”地一声,剑刃入体三寸停了下来,赢政不由眉头一皱。

“我都不记得多少年没有受过伤了,今天竟然被你伤到了,二师兄,如果是在当年,你可没有这么容易便伤到我。”赢政似乎对自己现在的身体状况很是不满。

杨啸天呵呵一笑道:“如果不是被鬼谷子打入轮回,现在的我灭你这种天神境的武者,只需一根指头。”

赢政听了他的话,却也是不由自主地露出了艳羡的表情。

赢政一生追求的,便是长生不死。可是到了最后,他也没能冲破那层界限,最后还是无奈地选择了这种复活的方式。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我们都被那鬼谷子玩弄了。”

当初他怎么也不肯教我如何领悟大道,你即使领悟了大道,还是被打入了轮回。

当初我听说在虚无之海的彼岸有一个大能,开门向所有武者讲道,我便教唆徐福带人去求道。想不到徐福到那以后,那人竟不肯对我们讲道。

你知道那人的理由是什么吗?

因为我们这些武者是阴阳界的,鬼谷子好像告诉过他,不让他给阴阳界的武者讲道。

“他自己藏私,不肯拿大道示人,竟然还不让别的大能把大道之秘传给阴阳界的武者,你说他是不是太自私了?”

第七五五章 帝王怒

杨啸天却是不与赢政多言,手中长剑一带,一片骨肉被长剑削了下来,赢政的面上却没有露出一点痛苦的神色,被削掉的地方也没有鲜血流下来。

看着身体上的伤口,就像是伤在别人的身上一样,赢政皱眉道:“这具身体当初就已经临近大限,又沉睡了两千年,真的是脆弱不堪了。不过今天你们却一定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即使我这具身体不能完全发挥当初的实力,却也不是你们这些蝼蚁可以抵挡。”

口中说着,赢政伸手一把抓住了杨啸天的剑身,根本不管阳门另一个长老对他攻击,手中的泰阿剑向着杨啸天头顶斩落。

杨啸天现在的身体虽然是杨自威的,并不是他自己的,全是却也不敢被这一剑斩到身体。

泰阿剑乃是欧治子铸造的三把神剑之一,如果被泰阿剑击中,不但杨自威的身体会破碎,就是杨啸天的灵魂也会受到严重的创作。

他原来也不是没有和泰阿剑一个品阶的武器,甚至从泰阿剑还要好的武器也有很多,毕竟他当初跟在鬼谷子的身边,虽然鬼谷子因为他的品性一直对他不是很欣赏,但是他的收藏却也是不少。只是可惜的是,在进入轮回的时候,他的那些武器却是没法带到这一世来的。

手中一道黄符出现,乃是一道“开山符”。开山符是一种具有强大力的符贴,即使是一座大山也可以炸开一道裂缝,赢政的身体强度虽然很高,但是他也不敢让这道黄符贴到手臂上。

虽然这具身体现在对他来说并不是很重要,但是如果真的受伤的话了,也还是会影响到自己的实力发挥的。

赢政松开了握着杨啸天的武器的左手,右手中的泰阿剑还是依然斩了下去。

杨啸天右腿踢出,一脚踢在了赢政的小腹处,身体向后如同飞矢一般疾射,离开了泰阿剑的攻击范围。

两个人你来我往,时间已经过去了二十息,赢政只能支撑五十息,现在时间已快要过半。

别外几处在战斗中的双方,却是斗了一个半斤八两,谁都知道,现在最关键的还是看赢政和杨啸天两个人,谁胜了,他那边的力量就完全占据了上风。

沈峰等人准备了这么长时间,穆秋雨等人为了阻挠阴门复活赢政的活动不惜在深沟里一呆就是十年,想不到真正到了今天,决定的双方却并不是他们和阴门,现在联盟这边完全成了看客。

赢政看到时间近半,如果再有三十息不能解决掉杨自威等人,自己准备的这一切就要付诸东流了。

泰阿剑收起,赢政看着杨啸天道:“二师兄,本来并不想动用我留下的一道低牌,现在看来有你在这里,我想要顺利复活却是不太容易。也罢,就让我们像当初那样来一场对决吧。”

说罢,赢政的口中念念前辞,似乎在发动一种神秘的功法,杨啸天怒道:“赢政,难道你疯了吗?完全不在乎你这些徒子徒孙的性命了吗?”

看到赢政发动的功法,杨啸天却是认识,正是赢政当年威力最大的绝技,这也是他自创的一式功法,叫作:帝王怒。

帝王一怒,天下震惊。

赢政笑道:“儿孙自有儿孙福,这可却就用不着我操心了,现在我只想把你击杀,清除我复活道路上的最后一个障碍,只要我能顺利复活,日后必定能进入到仙界。到那时候,再想办法救活他们也不迟。”

这一次杨啸天准备要夺取赢政的神念,然后再夺取他准备好的身体,从而获得新生,却是想错了。他们阳门的情报中,一直也没有关于现在赢政的具体情况。

原来杨啸天以为,经过了两千多年,赢政想复活必然是想办法保存下了自己的神念。可是灵魂却未必还在阴阳界,所以他才敢这样大胆地复活仪式上想要抢夺他的神念。

他却没有想到,赢政的神念保存下来了,甚至连灵魂之力的强度也不比他弱。更重要的是,拥有神念和灵魂的赢政,却是可以短时间返回身体,恢复最巅峰时期的一小半修为。

现在杨啸天感到今天自己不但无法夺取到对方的神念,只怕连自己的灵魂还有阳门的这五个长老都要被留在这里了。

可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既然已经献身,就要和赢政斗下去。即使是杨啸天现在想要收手,赢政也是不会放过他的,倒不如放手一搏,期望能有什么转变。

而现在这里的武者之中,除了阴门弟子还有杨啸天等人,别的人全部被封印了赤气,却是根本没有战斗的能力。

沈峰这边,现在还拥有战斗力的怕就只有他自己了,可是现在连沈峰也被赢政用功法封闭了起来,只怕今天自己这伙人却是无一能够幸免了。

帝王怒发动,赢政会把自己身体里的所有灵气全部在一瞬间暴发出来,向周围十丈以内发出无差别攻击,即使是天神境强者也无法在这样的爆炸中保全自己。

当初赢政曾凭借这一式帝王怒,赢下无数次本来处于下风的战斗。可以说,帝王怒是赢政对上强敌时的保命手段。

不过帝王怒发动以后,赢政会在三天之内修为全失,成为一个没有一丝灵气的普通人。但是现在这个限制对赢政来说却是无关仅要了,毕竟他现在就要复活了,修为全失也无所谓。

只是如果他的帝王怒发动出来,只怕现在大阵里的所有人,包括白玉清,鲸龙等人,还有阴门的弟子,全部都惨死当场。

鲸龙感觉到了赢政正在酿酝的强大威势,对白玉清大叫道:“情况不对,快跑!”

虽然现在灵力被封,但是这些圣体境的强者,见识还是在的,看着赢政身体的表现,知道他正在提聚全身的所有灵气,应该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而从他身边灵气旋涡的强度上来看,这一下攻击如果暴发出来,自己等人所在的地方,也必定在波击范围之内。现在大家都没有一丝的灵气,根本地无法在这样的攻击下活命。

白玉清等人站起来身,手忙脚乱地就想跑开,赢政却是用手一指这边,一道灵气屏障出现在白玉清等人的前方,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今天在场的所有人,就作为我新生的祭品吧!”赢政高叫道,状若疯狂。

即使是秦无恙等人,也想不到赢政竟然会变得如此疯狂,竟然要发出毁灭这里所有人的一式攻击,根本没把这些阴门的弟子的性命放在眼中。

秦无恙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向着赢政高声叫道:“先祖,这里还有我阴门的数百弟子!”

赢政却是狠厉地叫道:“你们这些弟子,哪一个不是受我的恩泽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把你们的生命献给我的新生,是你们最大的荣幸,从此你父便和我的新生同在,一起走向人类可以达到的巅峰。我给予你们这样的荣誉,还不快快跪下拜谢!你们,封住阵外,如果谁胆敢要离开,直接给我击杀!”

随着赢政的话语,场外鬼魅一般地出现了十个身影,正是阴门给赢政找到的那十个十世转生武者,准备十人合体,把赢政的神念打入一具新的身体夺舍的那十个弟子。

十人现在的表现完全就像是被炼化的傀儡一样,面无表情站在那里,手执武器,冷冷地看着场中的众人,就如同在看一堆尸体。

帝王怒发动以后,赢政将会失去所有的修为和灵气,他现在的这具身体本来就是早已死去两年年的身体,发动帝王怒以后自然无法再完成夺舍了,所以他要在发动帝王怒之前把夺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0 2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